快捷搜索:

一年又招待不三回,作者会去把工资卡挂失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63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1 费兴恶狠狠地瞪着眼,撇着嘴吼道:“想死?容易。死前只需做完两件事,一、我的工资卡交给我;二、把你的私房钱全拿出来。” 玲玉在床边上坐着,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按在

1
  费兴恶狠狠地瞪着眼,撇着嘴吼道:“想死?容易。死前只需做完两件事,一、我的工资卡交给我;二、把你的私房钱全拿出来。”
  玲玉在床边上坐着,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按在小腹处,苍白消瘦的脸颊上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你以为我稀罕你的钱?说不定那天到银行里一查,你那张工资卡就成了被挂失的废卡。”
  “别巧辩,你那点小九九还在我面前卖弄?我费兴要貌有貌,要钱有钱,不愁没女人跟在屁股后面追。不是你把钱攥得紧,遇事小家子气,我会去把工资卡挂失?”
  “孩子要上学,房贷要去还,你把工资都到外面撩光了,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你的工资呢?”
  “咱娘的赡养费,人情随往哪里来的钱?”
  “别拿咱娘说事。屁大的事就到娘哪里去告状,你娘俩穿一条裤子算计我。我一个大男人家,辛辛苦苦在外面打拼,和朋友们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有错吗?”
  “说得好听,三天两头往外跑,还不知道去做什么勾当呢!”
  “少废话,快把钱给我,朋友们都在饭店等着我呢。”
  玲玉很不情愿地在衣橱里翻弄着,将几张百元钞票攥在手里,眼里含着泪,小声嘟囔:“这样下去日子真的没法过了,真不如死了清心。”
  “把钱给我去死吧。对你说过多少遍了,想死就赶快想办法,别絮絮叨叨腻歪我!”
  “一来放不下孩子,二来怕你后悔。”
  “你尽管放一百个心去死。你今天死了,我明天就给孩子带回家一个新妈,又漂亮、又贤惠,对咱孩子比亲妈还亲。”
  “只怕找个和你一样不通人性的东西,不出三天就会把你娘气死。”
  “你是不是身上痒了,找揍啊?要咒咒你自己,别咒我娘!”
  “兴,你就听我一句话,咱娘身体越来越不好,孩子也到了花钱的时候,以后少出去几次,稳下心来过日子。”
  “给你脸不要脸是吗?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耳刮子早打下去了。去去去,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我没工夫和你闲扯淡!”费兴夺过玲玉手里的钱,扬长而去。
  
  2
  费兴将两张百元钞票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眯着眼看着身旁浓妆艳抹,娇小玲珑的美女莉莉,方正白皙的脸上充满笑意。
  “妹妹,替哥喝了这杯,然后再到客房陪哥谈谈心,这钱就是给你的了。”
  莉莉刚把手伸过来,钱就被费兴身旁的大肚子男人拿走了。
  “呵呵,莉莉,今天说好了你费哥请客,但他向来说话不算数,吃到最后身上的钱就会当作小费全发出去,钻到桌子底下睡大觉。这钱我先替他收着做饭费。”
  费兴干笑了几声,“刘哥,今天兄弟高兴,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虽然你兄弟赶上手头紧显得小气,但还不是早晚补上?”
  大肚子男人回答:“那好,今天先去买单,剩下的钱随你去花。”
  “钱是我的,我愿怎么花就怎么花,大不了买单时签字。老顾客了,偶尔打个欠条老板也不会不给面子。”
  “实话说出来了吧?可别打这样的谱,你吃好玩够钻到桌下装迷糊,让弟兄们给你擦屁股,门也没有。大家说是不是?”
  “刘哥说得对,他这种事做了不止一次两次了,不得不防。莉莉,看看你费哥身上带了多少钱,大家给你作证,留下五百,其余的都归你。”众人嬉笑着纷纷附和。
  莉莉凑到费兴面前,娇滴滴地说:“哥呀,怎么老是这么不给力,是不是除了饭费没有钱赏妹妹了?今天可是你主动提出请妹妹,让众位哥哥作陪的。”
  莉莉的小手伸过来,费兴骨头都酥了。
  “妹妹,别听他们的,哥哥有钱。”说完将三百块钱放到桌子上,“加上刚才刘哥收起来的二百够了吧?”说完拉起莉莉的小手,“来,妹妹,先替哥哥喝了这杯。”
  有钱就是爽,有钱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吃喝玩乐,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在别人面前说话。玲玉这个守财奴,让我在酒场上丢尽了脸面,幸亏昨天晚上在她小包里找到三百块钱。
  
  3
  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搂着美女,费兴从头发梢到脚后跟每一个细胞都处在高度的兴奋中。
  “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待……”
  手机铃声突然想起,费兴的情绪一落千丈,不用看肯定是玲玉或者是玲玉攒动母亲打电话,找借口催他回家。这个只知道败坏别人兴致的可恶女人,要不是娘给她撑着腰,和看到她会教育孩子的份上,早对她不客气了。以后不能再对她手下留情,回家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她。
  费兴正气急败坏地想着,莉莉娇滴滴的声音传过来:“哥,谁这么不识相,要坏咱们的好事啊?记得以前哥一进酒店门就关机,今天怎么忘了?”
  费兴把酒杯放到桌上,拿出手机看也没看就按了关机键。
  酒醉似神仙,何况还有美人伴。
  酒足饭饱后又在美女相伴下度过了人生最美妙的一夜后,费兴直接从酒店回单位上班了。
  办公桌前,费兴正考虑什么时候去银行,把上个月刚补出来的银行卡挂失,拿出钱再次去和莉莉逍遥的事,老板突然站到了面前,生气地责问他:“费兴,你搞什么鬼?为什么电话关机?”
  费兴这才想起,居然光顾了回味昨天晚上的美妙佳境,忘记开机。
  望着老板严肃的面孔,费兴结结巴巴地说:“老板,怎么了?”
  “你家里出事了,你老婆昨天晚上自杀,你娘心肌梗塞进了医院!没人能联系上你,电话打到我这里,你跑哪里鬼混去了?”
  费兴一激灵,还没稳住心神,老板的拳头就落在他的头上。
  
  4
  “哎呦!”费兴大叫一声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在一片狼藉的酒店桌子底下。
  “这群混蛋,又像以前一样把我舍到酒店里溜走了……”费兴摸着被桌子腿碰得生疼的脑袋,回忆着梦中的情形,心有余悸。“玲玉这段时间更瘦了,她不会真想不开吧?女人就是小心眼,男人有男人的缺点,趁着年轻先享受享受,等上上岁数我会慢慢去改的。我有固定工资,单位里还给交着五险一金,她整天没事操那些闲心干吗?我娘……”费兴想到娘心里一激灵,“赌气的话好说,玲玉真有了事,我娘和孩子怎么办?”
  费兴忐忑不安地站起来,刚向门口迈出一步,就听见了老板的声音,“这么说,费兴还在你家饭桌下面睡大觉?”
  酒店老板回答:“这是常有的事,他经常吃蹭饭不结账,他的伙伴们就不给他订房间,这样来惩罚他。”
  “赶快把他叫起来,他家里出事了。这小子,出来喝酒居然不开手机!”      

『我敢说,没有人遭遇过如此离奇的事』

莉莉在商场当收银员,追求她的人不少,都是穷光蛋。上次有个叫余鱼的笨蛋,硬要与她谈谈。谈谈就谈谈,还说能不能与她交朋友,她说行,给我三十万,咱们再谈。余鱼眼珠子瞪大了,问她,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莉莉说,我要买房、儿子要上学,你说没有三十万哪能行!那笨蛋不吱声了,莉莉便大笑而去。
  莉莉回到家,房东便来了。他笑着说,这月房租该交了。莉莉拿出钱包,里面只有三百元,这是准备给儿子乐乐春游的钱,没办法,给了房东。乐乐不能春游了,她痛苦甚于乐乐!平时她宁愿自己多吃苦多受累,也要多给儿子快乐,今天不能了,她流泪了,为自己没钱、为一个母亲不能给儿子快乐。她牙一咬,遂决定登个征婚广告,找个有钱丈夫!
  有电话来,约她到红袖茶室。到那一看,是个中年人,头发油光光的,衣服笔挺挺的,像有钱人。坐下喝茶,他就直说了,给他当情人,条件是,一月付她二千元。一周做爱两次,不必住一起。她没回话,走了。却见另张桌前,上次那个要与她交朋友的笨蛋一人坐那里。
  又有电话来,约她到红香酒楼,她去了。这是个六十多岁的人,精神好,也像有钱人。他说他是房产开发商,要她当妻子兼做秘书。天天在外,孩子需寄养别处。这个也不行,她宁可自己死,也不能离开乐乐。奇怪的是,她离开的时候,那个叫余鱼的笨蛋又坐在酒馆里。
  这次约她的人较为合适,是个中年偏大男人,温和、有礼、还特别多情。两人吃过饭后,他把她带到家里,一幢小楼,楼前是花园,他对她说,两个孩子都在外地读书。但有不理想处,他有个瘫痪娘。以后吃喝拉撒,得她包下来。这就等于这个有钱男人雇个保姆还兼做泄欲的工具。没法儿,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就他吧!她心想。
  回到家,竟发现余鱼与乐乐在房里玩得非常开心。乐乐告诉妈妈,这位叔叔好,他今天被同学欺侮,是他教育那同学,又把他送回来,还帮他解决了作业中的难题。她对他说,谢谢!她对他说,今天她找到一个有钱的男人。余鱼平静地说,祝贺你。尔后,余鱼说,其实我才是你的合适人选。因为你不了解我。莉莉哈哈大笑,说谁让你是穷光蛋呢?余鱼痛苦地说,钱对你真的那么重要?比人还重要。假若现在我给你三十万,你真的能嫁给我。莉莉坚定地说:能!可惜你没三十万。余鱼生气地说,你不要谅我官小没马骑!我也许有三百万、三千万呢!莉莉冷笑一声,对对!你有三百万、三千万!那冷笑,比匕首锋利,顿时将余鱼的心扎痛了,他不声不响地离开了莉莉家。
  莉莉天天去侍候瘫子,瘫子好说话。每次都说,辛苦你了!莉莉感到辛苦的值。在外忙了一天的男人,也对她说,你辛苦了!当他吃上莉莉做的又香又美的饭菜时,感激地说,这是我上辈修来的福。莉莉心里乐滋滋的,对他也温情绵绵。这男人虽对她多情,这多情,也仅限于口头上。手脚上,却是没点儿行动。这是怎么回事?后来男人对她说,你是好女人,但我不能瞒着你。我的那东西不能用,你要想好了,不同意还来得及。莉莉心里就“咯噔”一下,这、这,当个女人还有啥意思。她心里话,没说出来。头就低下了,很低、很低!
  那天,他正要下班,商场老板急忙忙地向外走,有人小声地说,他儿子为救个小孩,被车碰伤了,住进医院。她想,是老板的儿子,又赶上下班,到医院去看看也是人之常情。
  莉莉到医院,却诧异乐乐怎么也在医院。她喊乐乐,你怎么在这里?乐乐说,是余鱼叔叔救了我。什么?余鱼救了你。天啊!余鱼救了你、他还是老板儿子!难怪他说,也许他有三百万、三千万!难道她与余鱼真的有前定的姻缘吗?
  莉莉走到余鱼床前,探着身,深情地看着余鱼,对他说,谢谢你!余鱼说,我知道你会来,我伤不重、没事!你把手给我。余鱼就将一枚白亮亮的戒指戴在她手上。对她说,喜欢吗?莉莉心被蜜酥了,急忙说喜欢、喜欢!

“大背头”是胶东农村小伙,一米五五的小个,天天打满鸡血一样精神,22岁就在香港路开药店创业。

那时候,我只有个仓库,偶尔来客户也没个办公室接待,租写字楼吧,一年又接待不几次,太浪费。

他店里恰好闲置一个套间。

背头说,这店原来的老板搞船运发了大财,他是店里的伙计,就15万便宜转给了他。

男人估计都有保护欲,天生喜欢保护弱者,看着他娇小的身躯,我说,创业不容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言语一声。

背头说,哥,我转让费还差5万……

一是、我想用他的房子,偶尔接待客户,药店也符合我的业务场景。

二是、一个弱小的年轻人,勾起我创业之初艰辛的记忆。

我说,不就5万嘛,明天我提钱给你。

多年之后,讲起这次借钱经历,朋友都会嘲讽一通:你这是上赶着借钱啊。

失误都是多维度的因素,那几年赚钱太快,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痛快撒钱。

第二天去工行取了款,装在黑方便袋里,背头说,哥,我给你写个借条。

我说,不用了,不想还我,有借条也没用。

大背头执意写了一个,还签字按了手印。

一张白条换我5万,咋觉得我才是杨白劳,有点后悔了。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那天晚上在他店里吃饭,才发现店里还有个大胸妹,20岁左右,清纯丰满,比大背头还高。

一口一个哥,叫的真甜。

大胸妹学医,叫莉莉,在店里做营业员,聊起来居然还是老乡,倍感亲切。

白天她在店里上班,晚上在店里住,背头住隔层。

背头结婚早,老婆孩子都在老家,老人帮着照看。

第二天,我买了办公家具,就正式在他店里办公了。

莉莉嘴甜人体贴,每次去都亲自做饭,3个人关了门喝酒聊天。

喝多了酒,莉莉就改称呼了,叫背头 :死小王!

背头说,妹,去给我买包烟呗。

莉莉就原地不动,面若桃花,斜着眼瞪他几秒,又屁颠屁颠的去买烟。

嘴里还嘟囔:整天说戒烟、戒烟,死小王~

图片 2

图片来自网络

我一个月能去三五趟,偶然也叫她们来我家做客。

用他的房子,我也没交房租,给他供的货也没给他加价。

有次喝完酒,背头说,哥,你的药不给我加钱,我也不收你房租,你看行吧?

我说,都是朋友,没必要分那么明白。

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出奇的祥和融洽。

有天晚上,莉莉给我打电话,我问,妹,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莉莉带着哭腔,哥,你能不能来一趟,我在百丽广场等你。

大半夜的约我,不是好事,就是坏事。

到了百丽,见到莉莉站在瑟瑟秋风里,一改往日的甜美,面色憔悴,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了。

她说,哥,这个店是我跟小王合伙的,小王一开始不让我给你说。

我问,你投了多少钱?

她说,当初说这个店20万转的,我俩一人凑10万。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年又招待不三回,作者会去把工资卡挂失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