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伙子开始跟着牛二崴学剃头手艺了,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73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老西门外是老活师傅们摆摊的地方,牛二崴挑着剃头挑子,一大早就来到老西门外城墙边,把铁桶、脸盆架、脸盆放好,开始烧水,接着抓住皮褡裢拿出剃头刀在上边蹭着刀。西门外的

图片 1 老西门外是老活师傅们摆摊的地方,牛二崴挑着剃头挑子,一大早就来到老西门外城墙边,把铁桶、脸盆架、脸盆放好,开始烧水,接着抓住皮褡裢拿出剃头刀在上边蹭着刀。西门外的黄四爷腆着肚子,抢先仰在牛二崴破旧的躺椅上,等着牛二崴给他剃头。不一会儿,说书的刘瞎子、看相的赵麻子、卖瓜子的马寡妇、割脚的蔡瘸子、卖膏药的黄陂子都来了,几个老相识相互打着招呼,接着大家各忙各的,这老西门城墙下立刻就热闹了起来。
  黄四爷仰在牛二崴的躺椅上,嘴也不闲着,他神秘地说:“你们知道嘛,八路的军队已经往这里靠近了,这老西门的生意恐怕做不长久了。听说八路共产共妻,都是红毛绿眼睛的山大王!”牛二崴听了黄四爷这话,剃头刀不觉一抖,在黄四爷脸上画了一个口子,鲜血往外直冒,黄四爷顿时发飙了,要砸了牛二崴的剃头挑子,牛二崴忙赔不是:“黄四爷,对不起,我是被吓着了,头一次听说这么厉害的人。”大家都围拢了过来连哄带劝的,终于让牛二崴拿出了一个大洋算是完事。
  生意很萧条,牛二崴干了一天还没有挣上二毛钱,却赔给黄四爷一块大洋,垂头丧气地收工回家的时候,看到路边躺着一个年轻小伙子。牛二崴马上放下剃头挑子,摸了摸小伙子的鼻子,觉得还有一丝气,就赶紧叫了一个推独轮车的把小伙子推到了家里。
  最终牛二崴把这个小伙子给救活了,小伙子要拜牛二崴为师,牛二崴说:“这兵荒马乱的生意不好做啊,我都养活不了我们爷俩啊!唉,白瞎了我这好手艺啊!”小伙子虔诚地说:“我就是慕名而来的,向牛师傅您学手艺的!”女儿桂兰在一旁劝着爹爹:“爹,救人救到底啊,您就收下他吧!再说了,你那绝活也要有个传人,不白瞎了不是?”牛二崴听了女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也就收下了这个徒弟。
  小伙子开始跟着牛二崴学剃头手艺了,先练习眼功,然后再练习刀工。小伙子很吃苦,整天对着师傅给他专门做的葫芦道具练习刮脸、剃头。
  一来二往,这个徒弟和自己的独生女桂香眉来眼去的,牛二崴心里明镜似的。
  老西门的老活还是不冷不热的,各种传言开始来了,西门里边的官兵把守得更严了,进出城门都要严格搜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个也不放过。卖瓜子的马寡妇被一个当兵的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就委屈地哭了起来,大家都抱不平,要和那个当兵的说理,当兵的黑着脸就吓唬道:“你们都私通八路,抓你们进大牢!”牛二崴劝大家不要惹事了,马寡妇开口就骂道:“你呀,就是没蛋子,虽然是个爷们,蹲着尿!”
  马寡妇埋怨牛二崴没有骨气就不理睬牛二崴了,和其他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中午时分,黄四爷过来了,劝牛二崴和徒弟到他的民团去干,“现在是大敌当前,还在这里摆弄老活?跟我到民团去,可以拿大洋的,还能吃饱饭!”牛二崴没答应,晚上黄四爷带着人把徒弟给抓走了。牛二崴去黄四爷府上说情,黄四爷让牛二崴准备四十块大洋。
  牛二崴回到老西门给大家说起这件事,但是大家也无能为力。这时候,徒弟来了,说自己愿意去民团当兵。
  牛二崴依然在老西门给各种各样的人剃头,生意还是不温不火的。这一天,黄四爷带着民团和官兵在牛二崴剃头摊上抓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说是八路探子,牛二崴有私通的涉嫌也被抓走了。
  牛二崴的老婆桂兰找到了徒弟,让他设法救牛二崴,徒弟爽快地答应帮这个忙,让桂兰先回去等候消息。
  这天,黄四爷在老西门召集这些玩老活的人说:“牛二崴就是个八路探子,谁是八路探子快主动自首!”
  几天后,布告贴满了大街小巷,牛二崴和那个八路探子即日要在菜市口被砍头示众。那一天马寡妇一大早去了,哭着说:“牛二崴是冤枉的,他一个剃头匠怎么会是八路探子呢?”黄四爷和监斩官都在,徒弟跪在了牛二崴面前,桂兰哭着给牛二崴倒了一碗断头酒,牛二崴老泪纵横,把桂兰托付给了徒弟。
  老西门的那些老相识们一个个都来了,他们含着热泪给牛二崴送来了断头饭。
  时辰已到,牛二崴一口气喝完了酒,把酒碗摔在了地上,刀斧手刚举起牛头大刀准备砍下去之时,突然出现了几个蒙面劫持法场的人,场面顿时一片大乱。牛二崴和那个八路探子被这帮人劫走了,黄四爷中了一枪,带着民团逃命去了。
  原来牛二崴被城外山上的女土匪红玫瑰给劫走了,并不是传说中的八路,这时候大家才明白了,牛二崴就是土匪的探子。
  老西门外没有了牛二崴,剃头绝活就没有了。后来,牛二崴的徒弟被黄四爷赶出了民团,在老西门外徒弟代替了牛二崴在那里继续摆摊。
  后来,徒弟到山上跪求红玫瑰,牛二崴又回到了老西门做老活了。老西门外过来的人都说,八路的队伍已经快打到附近县城了。后来八路军队伍真的来了,徒弟说服了红玫瑰带着手下的土匪投靠了八路军。
  老西门的墙角下,牛二崴还在摆弄他的剃头老活,只是黄四爷再也没有来过,听说在菜市口被八路军给枪毙了。

老西门的热闹,方圆几百里的县城哪个也比不上。这里玩着杂七杂八的,牛二崴的剃头活,蔡瘸子的修脚活,石匠三的石匠活,瞎子的坠子书,都是出了名的。很多挑汉的生意人也过来凑热闹,这样一来,老西门也就成了一个市场。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也跟着凑热爆,所以这里也出现了卖胭脂的、卖针线的。
  那一年马寡妇和老公来到老西门赶集,不曾想在这里遇到了玫瑰山的女土匪红玫瑰。
  红玫瑰是带着土匪骑着马来这里的。红玫瑰其实是来打劫黄四爷的,卧底已经告诉红玫瑰这一天黄四爷要带着银来老西门买骡子,于是红玫瑰带着大汉和一干土匪发疯地来到了老西门。红玫瑰的到来,老西门一下子乱了,那些做买卖的都四处逃窜。
  谁知道消息有误,黄四爷那一天没有来老西门,而是跟着人去关外买骡子了,土匪们也就扑了个空,但遇到了马寡妇夫妻。大汉看见马寡妇很漂亮,就动了心思,要抢人,丈夫奋力反抗保护妻子,土匪们就下手了,马寡妇就成了真寡妇。为这个事情,马寡妇和红玫瑰闹翻了。
  到了玫瑰山上红玫瑰对着大汉发了火,拿着马粗粗的鞭子鞭笞了大汉。大汉光着脊梁在聚义堂上咬着牙一言不发,直直地看着红玫瑰拿着鞭子抽打自己。谁都知道,玫瑰山是大汉领着弟兄们打下的,红玫瑰上山后,大汉主动让出了头把交椅的位置。玫瑰山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有很多主意,她严肃纪律,制定了新规矩:杀富济贫,除恶扬善。马寡妇的男人也算是个开明士绅,大汉违反了规矩,当然要受到惩罚!
  大汉挨了打,就把仇恨记在了马寡妇的身上,于是带了人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偷袭了马寡妇家,临走的时候又放了一把火,马寡妇万贯家业毁于一旦,马寡妇为了生计就只好到老西门卖瓜子了。
  大汉没有承认是自己放的火,红玫瑰也不好追究。打那以后,大汉就老实多了。打日本那会儿,玫瑰山的人真的没少出力,他们配合八路给日军造成了不少麻烦,日本人多次对玫瑰山扫荡进攻,都是大败而归,红玫瑰还带着弟兄们还端了鬼子几个炮楼。
  当八路的毛五受伤了,还住在了玫瑰山养了一段时间的伤。
  毛五养伤好了就下山了,大家在老西门看见了毛五,他在老西门摆摊,专门给人家洗井。大家都怀疑毛五是玫瑰山的卧底,黄四爷还专门把毛五弄到了保安团,听说什么刑法都用了,毛五就是死不承认,可没啥确凿的证据,也就不得不放了他。
  有时候,红玫瑰会打扮成小媳妇,穿着红色的小褂,来老西门找毛五,却寻不到。大家都说,他带着石匠三去投奔八路了。
  日本投降了,王团长来到老西门驻防。红玫瑰带了土匪抢了王团长几次军火,王团长也没有去剿匪,为了这个,黄四爷还和王团长闹了别扭,因为黄四爷的保安团被红玫瑰的土匪缴了好几次枪。一次,黄四爷和红玫瑰撞了个对面,他们火并起来,眼看着就抓住红玫瑰了,是王团长给红玫瑰打了掩护,红玫瑰才得以逃脱。
  这件事黄四爷去县长那里说理,县长也不好和王团长闹翻了,因为王团长上头有人。
  红玫瑰觉得王团长这个人不错,以后就没给他找任何麻烦,专心地和黄四爷过不去,他们山上没有给养的时候,就会到山下抢黄四爷的。黄四爷虽然有保安队,但是他们不敢和玫瑰山的土匪对着干。
  离开玫瑰山很久的毛五来了,他和红玫瑰在聚义堂秘密约会了很长一段时间,红玫瑰决定投奔解放军。石匠三被毛五派来联系合作事项,在老西门牛二崴的剃头摊被黄四爷看见抓了起来,黄四爷把他们送进了大牢。
  毛五再次上山求红玫瑰劫法场,大汉却不愿意,红玫瑰坚决去劫法场,他们成功解救了牛二崴和石匠三。
  那一年,石匠三终于报了仇。红玫瑰带着弟兄们下山参加了解放军,跟随大部队去解放省城。
  红玫瑰和大汉走了,毛五来到了老西门,做了老西门的新县长。

四八年老西门发生很多事,剃头的牛二崴的女婿带着土匪策反了国军将领王旅长,在老西门摆摊的麻子突然不见了,大家都感到非常奇怪,都不知道麻子到底去了哪里?
  其实,老西门去了省城八王府那里摆卦摊。麻子的生意还是很好的,当下时局不稳,那些达官贵人都担心自己的前程,都会去麻子那里看相,麻子的相术一时间名气大振了。
  麻子常常被请进那些达官贵人的府邸去给他们看相算卦。麻子很是得意,觉得来省城来对了。
  麻子是在八王府的司令部对过看见牛二崴的,就带着点心去牛二崴的剃头店。牛二崴的剃头店非常火,牛二崴和徒弟田娃忙得不可开交,就让桂兰给麻子倒茶,让麻子在一边等着。好不容易等到,麻子躺在了椅子上,牛二崴便给麻子刮脸。
  麻子问牛二崴:“你们到这里卧底来了?”
  牛二崴飞快地刮脸刀在麻子脸上游走自如,“麻子,你有时候操心不要太多了,老牛的刮脸刀你也知道了,万一走偏了,虽然咱们是老相识,也怪不得老牛了。”麻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城防司令是黄四爷的儿子,他在省城说一不二,省城里的人都背地里说他是皇二阎王。一次黄司令的轿车从麻子身边经过,竟然下了车到了麻子的看相的摊前,麻子马上堆着笑脸说:“司令今天的脸色很好,说不定我今天要发大财了。”黄司令掏出一把精细手枪放在麻子看相的桌子上,狠狠地说:“麻子,我认识你,这玩意不认识你。你给我说实话,我爹是谁杀死的?”麻子吓得屁滚尿流,忙给黄司令跪下磕头,“我的爷,老西门的人都知道,黄四爷是死在石匠三手里,可惨了,还用刀挑着,说是把老爷子的脑袋当夜壶用。”
  黄司令的脸色很难看,带着自己的人回到了司令部,司令部的人汇报了城外围城的人就是石匠三,黄司令发誓要和石匠三决一死战,为父亲报仇。
  黄司令把牛二崴叫到了司令部给自己刮脸,活做完,黄司令叫住牛二崴:“你认识石匠三吗?”牛二崴低着头说:“在老西门那会儿我们在一起揽活。”黄司令说:“那小子怎么投奔共军?”牛二崴不吭声,黄司令大了声:“我问你呢?”牛二崴低声道:“我不敢说。”黄司令急了,“老牛,你不说知道啥后果!”
  牛二崴跪在地上:“司令,我就说实话了,你爹霸占了他老婆,那女人刚烈,在你家后花园那井里自尽了。你爹就逼着石匠三洗井净院,还要让他交三百块大洋。那石匠三刚好认识了一个洗井的,谁知道那人就是八路。”
  黄司令阴沉着脸挥了挥手说:“你回去吧。”
  攻城的炮声越来越厉害了,黄司令兵员不够,把大街上摆摊的都抓去当兵,麻子也被拉去了。在检阅的时候,黄司令看见了麻子,让麻子留在自己的身边,这麻子就成为了黄司令身边的红人。
  一天,红玫瑰来省城和田娃接头,在饭馆被麻子发现了。
  红玫瑰下决心要除掉麻子,带领自己的人伏击了麻子,麻子受了伤。
  田娃接到上级命令要搞到城防图,让他和我军潜伏在敌人内部的人员接头。田娃按照接头暗号和一个蒙面人接头,蒙面人告诉田娃自己正在接近城防图。
  田娃接到上级的指示,让牛二崴去给黄司令治病,说是有内线照应牛二崴。
  牛二崴在司令部见到了麻子,牛二崴要躲走,被麻子拉住。麻子把牛二崴带到黄司令那里给黄司令按摩,黄司令的病得到了缓解。黄司令让麻子好好照顾牛二崴,把牛二崴留在了司令部。
  牛二崴终于发现了黄司令的秘密,趁着黄司令睡着的时候盗取了布防图,可他没办法送出布防图,出门的时候被卫兵截住,麻子把牛二崴带到自己的房间,搜出了布防图。
  麻子生气地对牛二崴说:“你这是找死呀,现在戒备森严,司令部就是飞出一只萌萌虫都难!”
  田娃接到卧底暗号去和卧底接头,在原地等待卧底出现,怎么也等不到,麻子却带着牛二崴出现了。麻子告诉田娃,自己就是解放军的卧底。
  解放军得到了布防图,总攻开始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伙子开始跟着牛二崴学剃头手艺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