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一听来了精神头,  老姑夫把我送回昆汀的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200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大学毕业之后,我一直没找到适合工作,不是我挑剔,是人家工作单位招人要求有工作经验的,我这种刚迈出大学的幼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先打拼了。 白手起家不容易,我看准了服装

大学毕业之后,我一直没找到适合工作,不是我挑剔,是人家工作单位招人要求有工作经验的,我这种刚迈出大学的幼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先打拼了。
  白手起家不容易,我看准了服装这一块肥肉,从父母那里硬磨来了一些本金,本金很小,租个便宜的店面已经花去了一半,剩下的都上了服装,清一色男装。我的小店就算开张了,头几天一个顾客都没有,可把我急坏了,满嘴水泡。再不来客人我打算关门大吉了,再撑下去只能越赔越多。
  正郁闷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响,一个女人探进一个脑袋,年纪挺大,面黄肌瘦,胆怯地望了我一眼。
  “我想买套西装。”她用极小的声音对我说道。
  “好哇!”我一听来了精神头,嗖一下站在她面前,笑呵呵地说:“夫人!这边请,都是今年最新款式的西装,您看看有合适的吗?”
  她对我的殷勤似乎很不适应,退后了一步,小心地看着我说:“一般样式的就行,最主要……我想……我想要一套便宜点的。”她的话说完,我的精神大受打击,什么呀!还没看就讲价,看来并不是个真心想买衣服的主,没准先来无事消遣我来了。如此一想我的态度立马怠慢了许多,指着角落里的一套西装说:“这套最便宜五百六。”
  “什么?五百六?”她瞪大眼睛,仿佛我是吃人的妖怪一样。
  “嗯!最便宜的了。”我嘟着嘴,打算坐回椅子上,看来她不是不想买是买不起,我何必和她浪费时间。
  她见我不理她,小心地走到角落,用手细细地摸衣服的料子,摸了许久,摸得我都要发火了,她突然抬起头望着我问:“能便宜点吗?我没这么多钱。”
  “不能了,这已经是最低价了。”我不耐烦的说道。
  “姑娘!便宜点吧!我有急用,真的。”她低声下气的哀求,样子有几分可怜,可是我不能因为她可怜,就不赚钱卖给她。
  “大姐,真的是最低价了。”我淡淡地回答,眼睛已经从她的身上回到了电脑上。
  “这个……”她看着我并不走,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不忍再看她一眼。
  突然又有个男人推开了门,这男人好似有气无力,门推到一半就推不开了,气喘吁吁地问:“孩子她妈,我们还是回去吧!”
  “等一等,我想给你买套西装。”女人颤声说道。
  “买身西装?钱都看病了,你哪来钱……再说我穿西服干什么去?”男人很生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声音里带着坚定。
  “当家的,买一套吧!老板说了,给我们打个折,只要五十块钱。”
  我当时就楞了,啥五十块,我上都上不来。
  我正要开口说话,女人走过了抓住了我的手,小声在我耳边说:“妹子求你了,这套西服我买了,但是今天我没带那么多钱,你就当我借你的,回头我一定给你送回来。”
  我脸色难看的摇摇头,意思很明显,不行。
  “妹子求你了,我家男人癌症晚期,顶多一个月的命,他这辈子命苦,一辈子没穿过好衣服,前天我听他嘟囔,西服挺好看的,我想我给他买一套。”女人说完哀求地看着我,就差掉下眼泪了。
  “行吧!你让他过来试试吧!”我咬着牙,狠了狠心拿下那套西服,他穿上到是蛮合适的,好似特意为他订制的一样,女人很满意,一直笑着说好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十块钱递给了我,我接过来,没说什么就收下了。
  自然卖这套西服我陪了好多,可是陪得我心里特别舒服,不管她以后会不会给我送剩下的钱,我都很开心。
  有了这一次赔本的买卖,没想到我的生意竟奇迹般的好了起来,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好人有好报吧!

    我在法国的生活开始忙碌了起来,星期一的早上,老姑夫来开车接我去做身体检测,然后我们又拿着一大堆的证明来到巴黎警署备案,我清楚的记得我坐在一位警察的面前,他问我说:“你会在巴黎一直住下去吗?”我说:“会的”然后他在我的居住证上盖了章。在离开警局的时候,我的老姑夫非常高兴,用左手抱住我的头,嘴里发出‘么么么’的声响,然后在我的额头用力一吻说:“你和昆汀都是我的好孩子,我爱你!巴黎欢迎你!“

晚上十一点,我在书房赶稿。

  老姑夫把我送回昆汀的公寓,对我说:”这个周六你和昆汀都要来我家,你老姑很想你,皮耶和很想昆汀(皮耶和是我小表弟的名字)。

为什么那么晚了还在赶稿呢?因为客户急着要。

  我回到公寓,开始紧张的男仆工作,因为如果我没有做完的话,昆汀回来又要碎碎念(法国人碎碎念起来没有人是受的了的,这就是为什么很难在法国买东西讲价格的原因,法国人的慢性子有时真是让人讨厌),昨天晚上昆汀交代我用消毒水清洁房间的每个角落,所以今天我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

其实稿件我早就写了一份给他的,

  在经过了一整天的奋斗后,我买好昆汀晚上做饭需要准备的材料(在巴黎去饭馆真的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事情),耐心的看着电视,法国的电视剧尺度都很大,每隔一会就会有男女**的镜头,而我买菜时路过的报刊亭也不像在国内了,所有的法国报刊亭都在大量的贩卖色情DVD和杂志,一本DORCEL杂志只需要10欧元里面是一本高清的巨幅图册,还赠送了2个小时的DVD。当天在买菜的时候就买了一本,毕竟我也是个男人。在我看来法国真的是男人的天堂,因为,法国女人都这么爱打扮,但是我也发现了很多法国不好的地方,就是法国的外来移民太多了,黑人太多了(后来我总结出了一条经验:在欧洲只要你遇到一个黑人,那这个黑人肯定是法国来的),这真的让我觉得巴黎有一点点危险。恰巧昆汀送干洗西装的干洗店的老板娘就是个黑人,每次她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像是随时准备好占我便宜似的。

但客户看了稿件后,眉头一皱,说道:

  最终,我还是被人占了便宜。由于昆汀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带我买衣服,我就自己去买衣服,我买了几身休闲装还好,就是感觉巴黎物价太贵了,也不是名牌也不能划价,一件普通的小短裤就要70欧元。

“其实你的稿件跟科比一样出类拔萃:60分”

  我在巴黎的闹市区欣赏者巴黎的橱窗之美,忽然我看见很多家开在小巷子里的定制西服的商店,那橱窗里的西装真是太帅了,我从小到大还没穿过西装呢!又想起了昆汀每天穿西装皮鞋走路哒哒哒的样子真的很想买一件。我看这家做西装的店规模不是很大,就壮着胆子走了进去,接待我的是个胖乎乎的白人老爷爷对我说:“HELLO,你会说法语吗?”我说:“我会呀,但我只是看看!”他在我身上四处打量然后对我说:“我这里都是定制的,是我纯手工做的”“那最便宜的一套西装多少钱呢?”我问到“200欧元左右吧!”老爷爷笑眯眯得说道,当时我心想70欧元买个小短裤,200欧元确实不贵,随即说道:“那我想试试,这是我第一次在巴黎买衣服!”老爷爷问到:“你来巴黎多久了,爸爸妈妈在这里吗?是哪国人呀?”“我是中国人,刚来才没几天。”当时我真的好开心有个法国人和我这样聊天,因为其实大多数巴黎人都像昆汀一样,对人爱搭不理的。

于是,我得重新给客户写一份稿件。

  老爷爷说:“那我要开始为你量衣了!”

说到这写稿件的事,真的讲究灵感。

  老爷爷叫来了他的年轻的男助手,把我带到了后边的屋子。然后拿起了皮尺,对我说:“美丽的男孩把所有的衣服都要脱了!”我当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只是觉得来的太唐突,之前没有洗澡是不是太冒犯了,然后就把我的上衣裤子都脱了,只剩下内裤。这是我感觉老爷爷很兴奋,对我说,内裤也要脱的。我很听话把内裤脱了,一丝不挂地站在了他的面前。老爷爷拿着皮尺在我身上一寸寸的量着,我的左手,右手。我听着他的指挥两只手不停的抬起放下,抬头,低头。他还量了我的脖子,然后我感觉到皮尺量到了我的大腿根,他让我把双腿再分开站一点,然后他握住了我的小弟弟,开始玩弄了起来,用皮尺量。

没有灵感的话,三天都憋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老爷爷激动的对我说:“真是美丽的身体!”然后我交了200欧元。拿好了收据,开心的回家了。

那感觉就像便秘,想拉又拉不出来,着实让人难受。

  晚上,我等昆汀回来,第一件事就告诉他:“法国买衣服真的好贵,不过我今天买了一身西装,才200欧元。”他说:“我这辈子没见过200欧元的西装!”我继续说道:“你们法国人真怪量衣服还要量小弟弟吗?”昆汀起初没理我,忽然隔了几秒问到:“你说什么”?我紧张地对他说:“我说今天给我量衣服的人用皮尺量我的小弟弟!”昆汀随即发出了法式笑声,那是一种疯狂的,旁若无人的笑声对我说:“你真是个傻逼,你被男同志调戏了!”

考虑到与这篇文章的主题关系不大,这里就不展开细说了。

  我当时真是五雷轰顶,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老婆见我那么晚了还不休息,

  我当时收起了所有的自尊对昆汀说:“我求求你,请你不要告诉我的老姑夫,可以吗?”

拿着一条红领巾,伴着诡异的笑走了进来。

  昆汀勉强的收住了笑容,“好吧,你在哪家店被人骚扰的,告诉我!我们可以报警的”

“不会是要夸赞我是国民好老公,给条红领巾我戴吧?”我心想。

  我也不想报警,因为我前天刚去过警局备案,所以只想让昆汀带替我去那家店把200欧元退回来,我说:“算了吧,我不想报警,你能帮我把200欧元要回来吗?这200欧元退回来以后就给你吧。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不过从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我知道事情不会有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你是要搬走吗?”昆汀说到,我轻声说道:“不,我没有地方可去!所以我不会走的。”我感觉我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尊可言。

“见你那么晚了还在赶稿,休息一下呗,我们来玩个游戏。”她说道。

  昆汀无奈地对我说:“好吧,你刚来巴黎,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对了你过来!”昆汀随即把我带到厕所,“我不知道你爸爸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但我要把你变成一个合格的男人!”昆汀对我说道,他随手拿起了一个小瓶子说道:“以后,这个浴室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用,看这个是男人专门洗私处的,男人的私处不能用其他东西洗,只能用这个,这个是刮完胡子抹在脸上的,还有男人每天都要换内裤。还有,不要让任何一个男人碰你的下体,听明白了吗?”我用力地点头。

说到游戏我就精神多了,“想怎么玩?”

  以前真的没人和我说过这些。

她把红领巾折叠了一下,蒙住我的双眼。

  我想,有时候,真的会感觉迷茫,但是,我要勇敢的走下去。

“不会的要玩个情趣play吧?”

“错,我们玩的是猜物游戏。”她一边说,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袋东西放在桌子上。

失望。

失望透顶。

幼稚

幼稚到爆,那么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剑桥、宋慧乔。

那个谁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而我此刻觉得自己的生命只有虱子,没有袍,爬得我浑身痒。

不是官人我还要的那种痒,而是想打人的那种痒。

“那你还玩不玩?”

“玩。”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一听来了精神头,  老姑夫把我送回昆汀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