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之所以不让作者告诉阿爹阿妈她和自己在一块,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2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秦晓晓高二那年,实在不想读书了,成绩不好,读下去也实在没有意思。父母是老实忠厚的农民,也不会讲深厚的大道理,只好随他去。再说下面也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成绩比他好了

秦晓晓高二那年,实在不想读书了,成绩不好,读下去也实在没有意思。父母是老实忠厚的农民,也不会讲深厚的大道理,只好随他去。再说下面也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成绩比他好了几倍,父母的希望都放在了弟弟的身上,越发让他有些沮丧。
  秦晓晓不管三七二十一,背着简单的行李就来到了附近的省城,离家近,回一趟家也很容易。加上他没有什么经验和技术,也不敢冒失地跑到很远的地方去。
  秦晓晓找了好几天,才得到一份在小餐厅里当服务员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管吃管住,秦晓晓非常高兴,也干得很卖力。然而老板不是个好侍候的主儿,天天都找秦晓晓的短,想法压他的志气。秦晓晓也是血气方刚,哪里受得了这种窝心的气,不干了,走爷!
  秦晓晓干了两个月,按说一月六百元的工资,扣掉以前借的两百元,也还剩下一些,可是老板真够狠的,只给了他五百元,说他干活太差,吃得也太多,能给他五百元已经仁至义尽了,算了,就当给了乞丐,积了一点德!
  看着老板那油光光的脸,肥胖的五短身材,秦晓晓恨得牙咬咬,但能怎样呢?一个外地人,又年少不更事,他哪里是老板的对手,算了,来日再报仇吧!
  秦晓晓漫无目标的在繁华的城市里转悠,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容身之所,心里有些想哭,果然应了那句话,在家事事好,出门处处难。
  秦晓晓拿着五百元,不敢乱花,在偏僻一点的都市村庄找了一间小屋,一个月七十元,而且不带卫生间。好在房间里有一张床,还有别人走时扔的破席子,一个破风扇,就凑合着住下吧。
  秦晓晓又开始了满大街的找工作,这期间也做了几份短工,但工资都不高。因为自己没有经验,只能找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活儿干,其实饭店里的活儿倒是好找,然而吃了第一次的亏,他心有余悸,也讨厌饭店里的活,又脏又累,也没有好的前景。
  秦晓晓这样三天两头的折腾,不觉在这里呆了有半年,寒凉的秋天来临了,钱也花光了,而工作却没有着落,他感到异常的落寞和沮丧。
  秦晓晓对周围的一切突然产生了憎恨,没有钱干嘛不偷?现在有多少人不都是昧着良心在过日子吗?管他呢,先混饱肚子再说!
  秦晓晓暗察了几个夜晚,在附近有一家比较好一点的小区,小区门口的保安也看着像终日没有睡好觉的样子,防护不是很严格。
  秦晓晓通过细心观察,发现靠近围墙的那一家总是锁着门,夜里也没有灯光,心里乐了,机会来临了!
  一个秋高气爽的夜晚,月色有些阴迷,秦晓晓一看这家还是没灯,知道这家肯定是空巢,但多少有些值钱的东西吧?
  房子在五楼,秦晓晓设法进了屋,屋里的确装修得不错,很温馨也很质朴,不太像有钱人家,心里就有些后悔。找了一圈,也没有什么重大发现,一泄气,倒在了柔柔软软的大床上,这么好的床,他还从来没有睡过呢,这几夜连续潜伏,也累坏了,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太阳已经高照了。
  他一低头,吃了一惊。
  身上什么时候盖了一床漂亮的被子?
  他猛地起身,却不料门口站着一个女孩,不,女孩不是站着,而是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看着他。
  女孩不大,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很清秀,一双明眸宁静极了。
  女孩看见他醒来,露出一丝笑容,轻轻地说:“哥哥,你醒了!饿了吧,我已经做好饭了,我们一起吃吧。”
  秦晓晓魂都惊飞了,哪里还有心情停留,赶紧想溜。
  女孩似乎看出他的窘迫,微微一笑,那神情不像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一脸的凄哀,他有些纳闷,女孩又说:“哥哥,你能陪我吗?现在我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很寂寞,真的,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前一个月,我爸爸和妈妈一起去旅游出了车祸,他们都走了,而我腿也受伤了,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是姨妈一直陪伴我,但姨妈现在也很忙,只能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我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怎样去上学呢?哥哥,你能呆在这儿吗?我想,你一定是打工累了,误闯进我家的吧,我们真有缘分,你能做我哥哥吗?每天送我去上学,行吗?我现在还不能走路,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我想考大学,完成我爸爸妈妈的理想,他们是地质专家,希望我有一天也能接他们的班,哥哥,你帮帮我好吗?”
  女孩说着,眼泪流了下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秦晓晓替她难过,这么小的女孩就面临这么大的痛苦,一个人怎么过哦。
  秦晓晓的侠义心肠立即热了起来,爽快地说:“好,我一定帮你,每天大不了我背你去上学,我会去找一份工作,我来养你,好吗?你别哭,我最害怕女孩哭了。”
  秦晓晓说得是实话,看到女孩哭,他的心立即软了。
  女孩叫小蕊,小蕊高兴地拉着他的手,秦晓晓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也不过比她才大五岁哩,第一次被一个小女孩拉,有些难为情,很快他就被小蕊的活泼征服了。这个小姑娘如果不是遇上这样的伤心事,一定是个快乐的小公主吧,秦晓晓心里替她万分的惋惜,加上自己从小就盼望着有个妹妹让他疼,这回想不到真的有个异性妹妹,虽然是偷来的,有些不大光彩,但不管怎样,总是一件好事,如果真能帮助她,自己也算将功补过了,尽管他一件东西也没有偷到。
  两人欢快的吃完饭,秦晓晓真的推着小蕊去上学了,有电梯,上下不是很辛苦。好在学校不远,十来分钟就到了。
  看着小蕊被同学们热情地推进教室,他舒了口气,小蕊回过头,甜甜地叫:“哥哥,你一会儿来接我哦。”
  秦晓晓甜蜜地笑了,有个娇娇的妹妹真好。
  秦晓晓一刻也不停留,在小蕊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大酒楼在招工,一直以来,他对饭店有些排斥,但现在顾不了许多了,先去混混再说吧,等找到合适的,再换也不迟。
  秦晓晓因为年青,也长得俊秀,加上一点经验,毫无悬念地录用了。
  秦晓晓高兴之极,薪水不是很高,但有提成,经理说可能还会得到一些小费,这更让他兴奋了。虽然时间长了点,但环境很美,比以前的那家小店强了不知多少倍,还能照顾小蕊,省着点花,大约是够两人的开资了。
  秦晓晓趁着吃饭的空间正好去接小蕊,把自己上班的事告诉了她,小蕊开心的笑:“哥哥,真的吗?我就说嘛,哥哥这么年青,只要肯吃苦,不可能找不到工作,哥哥,一定要珍惜啊,好好干,总会有出头的日子,我支持你哦。”
  秦晓晓挠挠头,难为情地笑了,这个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来偷她家的东西呢?心里疑惑着也感激,不管这个小蕊是不是太单纯,总之他铁了心要报答她不报警的救命之恩。
  秦晓晓干得很欢,酒楼里的确辛苦,有时,一天站下来,腿都散了架,但一想到小蕊那殷切的眼神,还有小蕊那伤心时哭泣的模样,他就紧咬牙关,坚持!再坚持!他不愿意毁坏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好印象,他相信小蕊一定是看到自己不像个坏人,所以才愿意认他做哥哥的。
  秦晓晓也搬到酒楼旁边住了,公司在小蕊家隔壁的小区租了几套房,供他们这些普通员工住宿。房子旧了些,但设备齐全,比起在都市村庄,简直一个天,一个地。秦晓晓满意也开心,渐渐地喜欢上了这家大酒楼,生意不仅火爆,只要服务态度好,还经常得到一些小费,吃的也非常好,秦晓晓为自己以前的偏见感到羞愧,更羞愧的是因为上了一次当,就愤恨这个社会,差点变成万劫不复的小偷,每每想起,还不寒而栗。幸亏遇上了天真的小蕊!秦晓晓对小蕊真是好得没话说,也真心把她当作妹妹看待,一个城里女孩不嫌弃自己,还认做哥哥,他不知道自己哪里修来这样的福分,只有好好工作,才对得起这个好妹妹。无论小蕊要什么,他毫不吝啬自己的工资,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个月的生活费,他也心甘情愿。
  小蕊常常抱着他的胳膊欢呼,大声叫:“哥哥,哥哥,我有哥哥真好!哥哥真是天下最好的人!”
  不仅这样,小蕊还经常向来家里玩的同学自豪地介绍他:“这是我的哥哥,我哥哥可好了,将来呀,一定能当上大经理,到时,你们来吃饭,我一定让哥哥给你们打折哦。”
  同学们羡慕极了,这年头都是独生子女,有哥哥宠爱多幸福啊!秦晓晓也兴奋地笑。
  小蕊真是个调皮又折磨人的家伙,还帮着秦晓晓找来许多酒店管理之类的书,逼着秦晓晓读,说:“哥哥,总有一天你会进步的,不可能永远只当一个跟班,多学一点,一定管用!”
  秦晓晓没办法,硬着头皮看吧,还甭说,时间一长,他还真读懂了些门道,虽然读书不怎么样,可是对酒楼一旦来了兴趣,学起来还真不慢。
  三个月后,秦晓晓竟然升了领班,工资也加了几百,秦晓晓欢喜得直跳,成天眉开眼笑。秦晓晓买了许多小蕊爱吃的零食,兴高采烈地敲开了小蕊家的门,今天是星期六,小蕊应该在家学习,顺便买了几样菜,准备亲自做给她吃,这一段时间,自己的烧菜水平也大涨了,在酒楼里上班的人不会做也会尝,尝多了自然会做。
  再说因为秦晓晓精心的照顾,小蕊的腿也彻底好了,也不用秦晓晓天天来回推了。为了庆祝她的腿恢复,秦晓晓特地请了半天假,也该庆祝了,双喜临门哩。
  门开了,却不是小蕊,而是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秦晓晓魂都吓没了,难道小蕊最终还是报警了?他转身刚想逃,被中年男人一把拉进屋,根本容不得他有多余的思想。
  秦晓晓腿也软了,咬咬牙,挺直背,豁了出去,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但他丝毫不怪小蕊,不管怎样,自己做错了事,就得受处罚,他准备承受这晚来的拘留。
  小蕊却笑嘻嘻地向他走来,桌子上也摆满了菜。
  拉他进来的中年男人微笑地看着他,从厨房里又走出来一个满面笑容的中年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秦晓晓弄糊涂了。
  小蕊牵着他的手走到中年男人身边,笑着说:“哥哥,这是我爸爸和妈妈,他们都是警察,一直在外执行任务,请原谅我骗了你。”
  秦晓晓更是坠入云雾。
  小蕊这才告诉他实情。
  原来小蕊的腿的确是摔断了,骑车不小心撞的,妈妈守了几天就去抓罪犯了,只好由姨妈照顾。那天一早,姨妈送她回来,就匆匆上班去了。小蕊坐在轮椅上一边伤心,一边收拾着家里,却蓦然发现爸爸屋里竟睡着一个人。她一开始吃了一惊,心想一定是小偷了,正准备报警,突然又有些不忍,他这样年轻,如果报警,有了案底,一定留下污点。再仔细看,一点也不像坏人的模样,大概是遇上了许多不公平的事吧,平常也和爸爸妈妈一起聊人为什么犯罪的事,多多少少都有些外在的因素,所以她有心放他一码。转而又想起来,老师不是布置了一篇文章叫《良心未泯》吗?来看她的同学都愁着这篇文章怎么切入正题,太不好写了!天性调皮的小蕊就想,何不来一场试验呢?看看他到底良心泯灭了,还是一时冲动才做出如此的愚蠢行为?于是就有了这一段故事了。
  秦晓晓羞愧的低下头,又忍不住问:“你这么大胆,不怕我会害你吗?”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嘻嘻,我爸爸妈妈是警察啊!他们一开始不赞成我的计划,但禁不住我缠。我缠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哦,再说妈妈后来也支持,也想看看我的成果到底如何。好哥哥,你真的没有辜负我,所以我也真心喜欢你做我的哥哥,这些天我花了你不少钱,也难为你一直推我去上学,又抽空给我做饭,更重要的是你在饭店里的表现越来越好了,所以今天我特地请爸爸妈妈回来一起为你庆祝,我的作文也有了真实素材,几喜临门哦,算来我最开心了。”
  小蕊的爸爸妈妈一直温和地看着他,爸爸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温情地说:“小伙子,及时回头是块好材料!好好过,将来一定有美满的生活。我们也欢迎你做小蕊的哥哥,我也是农民的孩子,好不容易才在这里落了根,孩子,你也一定能!”
  秦晓晓的眼睛湿润了。
  小蕊调皮地对他做鬼脸,两人都笑了。
  小蕊又不失时机地趴在他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哥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实我的腿早就好了,我只是想享受一下被哥哥宠的好处,天天都被推到学校,不用走路,你不知道多美!嘻嘻,哥哥真笨!”
  秦晓晓追着她想狠狠地拧她一下,这个臭妹妹,害得自己白白辛苦了两个多月!
  温馨的屋里充满了欢笑声。-

“哥哥,我们永不分离好不?”我妹妹对我说,看着妹妹天真期待的眼神,我笑着抚摸着妹妹的头说,“好,哥哥怎么会跟妹妹分离呢,哥哥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哥哥,这盆吊兰是不是不正常?”小蕊蹲在阳台的吊兰旁,大声地喊着坐在电脑前的哥哥。可是哥哥纹丝未动,他全神贯注地打着电脑游戏,根本听不到小蕊的声音。

我叫左子延,我不知道妹妹的名字,是的,和妹妹相处这么久,我居然不知道妹妹的名字,妹妹让我不要告诉爸爸妈妈,妹妹说爸爸妈妈不喜欢她,所以不让我告诉爸爸妈妈她和我在一起。

小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哥哥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和自己一起玩了,这个周末妈妈出去出差了,让小蕊乖乖听哥哥的话,看来哥哥是不会离开电脑半步了。

我答应了妹妹,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久还不知道妹妹的名字,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妹妹。

她突然想起之前哥哥陪自己涂色秘密花园的事。那是一只美丽的孔雀站在一片五彩的大森林里,小蕊涂孔雀,哥哥涂大森林,尽管分工明显不平,可是小蕊的速度还是赶不上哥哥。于是小蕊就开始捣乱,她使劲把哥哥往边上挤,她挠哥哥痒痒,她用水彩笔在哥哥的手背上画手表…

“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哥哥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想到这里,她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可恶的游戏,都怪这让人讨厌的游戏,她抬起头,拼命不让眼泪流下来。

“哥哥,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哥哥给我起一个名字吧?”妹妹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问我。

“来,来,来…”小蕊突然听到了女孩的声音,她低头看着面前的吊兰,这声音分明就是从吊兰里面发出的,可是此时此刻,又安静得很,她只听到键盘“啪啪啪”被击打的声音。

“我叫左子延,不如就叫你左子邤吧。”我问妹妹。妹妹很高兴。看着妹妹微笑的脸,我也跟着开心。

这盆吊兰是妈妈从花市捡回来的,到小蕊家也就三天而已,刚回来的时候,她瘦弱不已,只有稀稀落落的几片叶子,叶子的边缘都是黄黄的,根本就一个分枝也没有。小蕊给她浇了水,她依然不见起色,只是颜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可是今天早晨小蕊却发现吊兰的叶子突然变得又宽又长,而且一下子分出了八枝,每一枝都张牙舞爪的挂在花盆边上,密密麻麻的将整个花盆围得密不透风。分枝上还分布着不少白色的袖珍小花,花朵都紧紧地包裹着花蕊没有张开,好像要隐藏什么秘密。

每天妹妹跟着我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但是妹妹从来不吃东西,她总是说她吃过了,不饿。可是妹妹一直跟我在一起,我不知道妹妹什么时候吃的,不过看着妹妹满面红润,所以也就不再多问。

“等妈妈回来我一定要问问妈妈怎么回事?”小蕊自言自语,她看了一眼哥哥,默默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的爸爸妈妈似乎对于妹妹并不关心,我问子邤,“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关心你,难道你不难受吗?”

小蕊是被饿醒的,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她看着外边的天空,已经全部黑掉了,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准备去拿点面包吃。

子邤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而是让我不要告诉爸爸妈妈。

哥哥不在电脑前,哥哥去了哪里?小蕊把家里全都找遍了,依然没有找到。

有一天爸爸带我出去玩,我说也带上妹妹吧,爸爸突然大声的问我什么妹妹,你哪来的妹妹,你没有妹妹。

“会不会去了同学家?”小蕊这样想着的时候,墙上的大挂钟敲了起来,已经十二点了。

我被吓坏了,没有再说话。后来子邤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哥哥,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跟爸爸妈妈说我吗,你看爸爸多生气。”

“哥哥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小蕊有点害怕了,她惊慌地看着空荡荡的家,不自觉地啜泣起来。

我看着子邤天真的脸,再次点点头。

“来,来,来…”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还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小蕊又一次走到了吊兰旁,小蕊觉得哥哥不见了,肯定和这不正常的吊兰有关系。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除了上学,我每天都和子邤待在我的房间里面玩。爸爸妈妈让我自己出去喝其他朋友玩玩,不要总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我再次狡辩我不是一个人,我和妹妹子邤一起玩的,子邤每天都陪着我,陪我上学,陪我玩。

深夜里的吊兰发着绿色的光,越发显得翠绿逼人,仿佛正在吸收肥沃的养分,每一片叶子都变得肥厚了很多,每一分枝都延长不少。

于是爸爸妈妈就带着我去了医院做了一大堆检查,所幸什么都没查出来。我黑着脸回家和妹妹子邤待在房间里面。

突然小蕊发现吊兰的白色小花开了,而且那几片花瓣好像正在向自己招手呢,声音仿佛就是来自那里,小蕊蹲下来,她埋下头想一看究竟。

子邤也黑着脸看着我说,“哥哥,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跟爸爸妈妈说我吗。你为什么还要跟他们说我。”子邤突然发飙,不,子邤的脸怎么变了。

“不要低头,不要低头…”

啊,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子邤脸上的肉在迅速的腐烂,子邤的衣服在变得破碎,我吓坏了,我想打开门出去,可是我的腿发软,我动不了了。

小蕊将头猛地抬起,“是谁?”她被吓坏了,声音颤抖得厉害。

我看到子邤在靠近我,嘴巴里面还在责备我为什么告诉爸爸妈妈她的存在。突然,子邤猛的冲向我,我啊的一声习惯性的用手遮住脸。

“是我,我是小玉呀,小蕊。”

“小延,你怎么了?”门被妈妈打开了,我看到了爸爸妈妈出现在门口,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小蕊看着吊兰边上的小玉树,最近天气热忘记给她浇水了,小玉树干瘪瘪的,最下面的叶子都要裂开了,小蕊立马拿起水壶给玉树浇了水,不一会儿,满满一壶水就被玉树给喝光了,小蕊感觉自己听到了“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

“妈妈,我看到妹妹她,妹妹她...”我害怕的对妈妈说,却没想到妈妈走到我面前二话不说就扇了我一巴掌说,“你没有妹妹。”

“谢谢你,小蕊,好甜好甜的水…刚才你可千万不能低头,一低头你就掉入吊兰花妖的陷阱啦。”

我被突然变凶的妈妈扇懵了,爸爸走到我面前拉起我,我看到妈妈和爸爸眼中的紧张,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总是说我没有妹妹,而刚刚妹妹明明在屋内,可是爸爸妈妈进来的时候她就消失。

“那哥哥呢?哥哥是不是掉进去啦?”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之所以不让作者告诉阿爹阿妈她和自己在一块,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