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它们在母亲猎食离巢之后,正是蚊子的天下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77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七月盛夏,枝桠上的绿已经很浓,阳光有些前所未有的热烈,茅草一天天的疯长蔓延,树叶子大片大片的冒尖伸展扩散,直到自成一片茂盛绿荫。昆虫们从春天的梦里清醒,跳跃着寻找

图片 1 七月盛夏,枝桠上的绿已经很浓,阳光有些前所未有的热烈,茅草一天天的疯长蔓延,树叶子大片大片的冒尖伸展扩散,直到自成一片茂盛绿荫。昆虫们从春天的梦里清醒,跳跃着寻找着适合自己生存的空间,各种各样的声音从角落里从缝隙中传来。叶间,熟透了的果子慢慢的,从繁密到稀落,知了不胜厌烦的叫着。燥热,在空气里逐渐弥漫。
  一只单飞的蚊子,正在空中盘旋,嗡嗡声细微又清晰。
  它在寻找目标,当它刚一出生,它的妈妈,一只傲慢的老蚊子就告诉了它,夏天,正是蚊子的天下。小蚊子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可惜老蚊子来不及教它更多就失去了生命。那是一个燥热的黄昏,一个光着脊背的孩子正在玩水。他年轻的母亲在院子那边叫喊着他的名字。可他一点也不听,还是高兴的踩着水,老蚊子盯上了孩子细嫩的皮肤,带着小蚊子紧紧的贴了上去,也许是吃得太饱了,老蚊子饱的有点打瞌睡。就在那一瞬间,啪的一声,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母亲轻轻的摊开手掌,一滩鲜红的血迹和着老蚊子干瘦的尸首,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好奇地看着母亲的手心。小蚊子拼命煽动翅膀向空中逃窜,直到隐入空中那团黑雾——那是几千只蚊子组成的大军。
  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小蚊子还很傻很天真,现在的它早不同往日,群居使它学会了很多技巧,那些无知牲畜的血液滋养着它干渴的肚皮,也滋养着它那颗逐渐骄傲起来的心。它从来都认为自己是只智慧的蚊子。它是吸过人血的,所以注定与众不同。它依赖着群居的安全却也鄙夷着它那些没脑子的同类。在日复一日的枯燥里,它的飞行技巧已经锻炼得炉火纯青,它深深的记得它的蚊子妈妈说过的那句话,它终于决定,要独自去闯闯天下。它要做蚊子世界的英雄。
  于是它扇动着有力的翅膀,开始寻找人类那最甜美的血液。
  还是那个院落,还是那个孩子,虽然已经长高不少,蚊子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于是带着复仇的快感,它小心翼翼的接近孩子赤裸的身体,把尖尖的长嘴扎进孩子细嫩的肌肤里去,血液熟悉的鲜美让它忍不住想唱歌,一切都那么完美,它喝饱了肚皮而且在那个巴掌拍过之前完美逃离。蚊子兴奋地扇动翅膀,在空中骄傲地飞舞,不屑一顾地欣赏着孩子的哭闹和年轻母亲的狼狈。
  炙热的夏,阳光浓烈又疯狂,挑战人类又屡屡成功的蚊子终于累了,它停落在一片宽大的绿叶上,慢慢地睡着了。它做了一个长长的又美丽无比的梦,梦里,它成了蚊子世界的英雄,享受到了蚊子世界的最高待遇。
  可是夜来临了,天边,闪电的光亮划破夜空。一滴雨滴落在叶子上,然后又是一滴,雨越来越大。蚊子在睡梦中被惊醒,夜很黑,蚊子突然觉得好孤独,它想念着曾经群居的日子,虽然日子枯燥但也热闹,黑夜让它迷失,它受到了惊吓,摇摇晃晃地煽动翅膀,终于飞进了一间开着窗的小屋。
  咦,蚊子惊奇地发现,墙壁上,一盏幽幽的小灯里,居然有它很多的同类。蚊子急切地飞过去,它想看个究竟,孤独使它失去了戒心,等它发现不对劲,一切已经都晚了,它的触角黏在了灯上,接着是它的翅膀,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一眼那些灯里诱它而来的同类。它知道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快要来临,它终于明白了,有一种温暖叫做陷阱……
  房门开了,一个小小的孩子跑了进来,他的眼睛很黑很大,很纯洁,他用柔嫩的手指轻轻捻下那只蚊子,放进小小的掌心。他奇怪地喜悦着,跳跃着冲屋外叫喊着:妈妈,我捉到了一只蚊子,我捉到了一只蚊子!你看你看!年轻的母亲把儿子搂进怀里,称赞着他是个小英雄,孩子扬起了稚嫩的脑袋询问母亲。
  “妈妈,什么是英雄?”
  “我的宝贝,英雄……等你长大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妈妈,那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呵,宝贝,等你长大了,你就长大了呀!”
  “妈妈,长大好吗?”
  “长大……长大好啊……”
  一场大雨,洗去了盘桓多日的闷热。树叶子在黑夜里清亮,蛐蛐又开始不厌其烦的啾鸣。孩子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早已进入了梦乡,他的嘴角微微的翘着,他在做一个甜美纯洁的梦吧。年轻的母亲温柔的摇着小扇,为孩子驱赶蚊虫。
  夜,好静好静。
  没有谁会注意到,这博大的宇宙间,有一只渴望成为英雄的蚊子,忽闪着微弱的翅膀,跌落在漆黑的院落,悲伤地挣扎着挣扎着,终于停止了呼吸……   

要不是小妞,我都快忘记蜻蜓了。这也难怪,在这座城市里,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蜻蜓了。

图片 2

蜻蜓是小时候最熟悉的昆虫,夏日的傍晚,一大群顽童举着竹竿满头大汗追打半空中飞舞的蜻蜓,是那时大院里最常见最热闹的场景。

从未见过一部关于鸟类的纪录片拍的像一部武侠片。

蜻蜓是很傻的,尤其是傻子黄。那是我们给黄蜻蜓起的外号。

所以《鹭世界》有多特别,就显而易见了。

每当傻子黄飞临我们大院的上空,最先发现它们的孩子就会招呼起来:“傻子黄来啦,快出来打呀。”于是,一呼百应,男孩女孩呼啦一下子全都涌出家门,手举竹竿,傻子黄的厄运也就开始了。

《鹭世界》的主人公是一只名叫“泽一”的苍鹭。但影片却从它父母的爱情开始讲起,让观众直击了一场苍鹭衔枝筑巢的过程,也目睹了父亲在知道妻子产卵之后,因为兴奋,在飞行中凌空踏步热舞的样子,真的,和现实中听到“你要当爸爸”了这个消息的每个男人一样,令人动容。

傻子黄的数量太多了,多到我们怎么打都打不完。有着赤黄色腹部、浅黄色翅膀的傻子黄经常是成群成群地飞临我们大院的上空,飞得很低,让你打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是身边的同伴被打落在地,它们也丝毫不躲闪,前仆后继地在低空中盘旋。

苍鹭和喜鹊之间的战斗,是鲜为人知的,这也是影片在踩点拍摄了两年之后,第一次拍到有价值的素材。在这场喜鹊的骚扰和攻击中,它们不但驱逐了公鹭,还觊觎母鹭身体下正在孵化的三枚蛋,这大概是泽一第一场有关生死的危机,而母亲陆平的坚持,化解了这场危机。

我们最喜欢从大扫帚里抽出一根竹竿来打蜻蜓,因为那样的竹竿从主干上会分出许多小竹枝,更方便打到蜻蜓。就连大院里最单薄最体弱多病的男孩小义也能轻松地用竹竿将它们打落。“蜻蜓低飞,不雨也阴”这是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当时我们最期望看到的。

三枚蛋只有两只小苍鹭破壳而出,但很意外,它们在母亲猎食离巢之后,全部跌落悬崖,就此陨落,一个险恶的生存空间,瞬间击穿观众,和母亲陆平一样,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最后那只蛋上。二十天后,泽一终于破壳而出。

在所有孩子当中,比我们大三岁的毕宏来是打傻子黄最多的人。每次他都用手指的缝隙夹住被竹竿打下来的傻子黄的翅膀,常常是一手夹四只,每次一双手都能满满地夹着八只傻子黄,在其他孩子面前炫耀般地晃来晃去。

此时,泽一显示出了顽强的生命力,尽管总是被母亲踩来踩去,但它还是历经三个月,完成了一枚卵走到一只翱翔天际的苍鹭的成长史,没人知道,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正在悄然降临到它的生命当中。

大院里只有一个孩子不打蜻蜓,那就是二妞。每次我们打傻子黄的时候,二妞就在旁边看着,心痛的样子,好像傻子黄是她的朋友。看到被我们打下来的傻子黄落英般飘落在地上,她总是很难过。有时候,她会走近被我们打落在地上的傻子黄,蹲下身体,轻轻地捏起傻子黄的翅膀,将它放在手心里,轻柔地抚摩着傻子黄痛苦颤动的翅膀。这时,二妞最常说的话就是“为什么要打它们呢?”

母亲突然的消失,让泽一的独立来的很突然,等不到猎食的母亲归来,为了生存,他必须立刻长大,于是,有了泽一的第一次飞行。

是呀,为什么打它们呢?好玩,仅仅是好玩吧,而且大人们并没有阻止我们,大人们不去阻止的事情,也就成了我们做的理由。于是“为什么不打呢?”就成了我们经常反问二妞的话。不打蜻蜓反而成了不正常的事情了。

初入江湖的泽一,第一次觅食就被其他苍鹭踩着脑袋一顿海扁,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让它感受不到一丝来自同类的温情,于是,饥饿的泽一,想到了第一个办法——去其他苍鹭的巢里假装别人的孩子讨口饭吃,结果可想而知,刚一上门,就被别人家的孩子追着一顿痛揍。

不过,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了打蜻蜓的理由。蜻蜓是吃蚊子的,那我们打蜻蜓就可以把蜻蜓放在家里或者蚊帐里,让它们捉蚊子了。可是这个理由仍然遭到了二妞的反驳,“你们用竹竿打下来的蜻蜓,不是翅膀被打断,就是身体被打断,这样的蜻蜓怎么能帮你们捉到蚊子呢?”

独立闯荡,四处碰壁,泽一只好再次回家,家里空荡荡,肚里更是空荡荡,压力很大的泽一临风而立,开始想妈妈了。显然,一个高手的成长,是离不开对亲人的思念的。

二妞的话提醒了我们,我们开始改变方法,把细网绑在竹竿上,用细网捕捉活的傻子黄。然后再小心地把它们放飞到家里的纱窗上或是蚊帐里。可是效果并不明显,每到第二天早上我们都会发现这些傻子黄不是躺在了窗台上就是趴在蚊帐上,一动不动。用手一摸,才发现它们身体僵硬,早已没了气息。

饥饿难耐的泽一,最终再次飞临第一次挨揍的觅食之地,一个回合又被干倒,但为了生存,泽一终于完成了它人生中的第一次反击,最终打败了对手,然后,它在流水中,捉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只泥鳅。真香啊——解说词如是说道。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它们在母亲猎食离巢之后,正是蚊子的天下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