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公园散步的她,她终于可以回家照顾老伴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03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叫她老李太太,那还是25年前的事。 那年她年龄刚过50周岁,丈夫就因在井下煤矿干活出事公亡了。她带着刚结婚的儿子真是遇上了天灾酿成的人祸,丧事办完后,不知谁愣头愣脑地说

叫她老李太太,那还是25年前的事。
  那年她年龄刚过50周岁,丈夫就因在井下煤矿干活出事公亡了。她带着刚结婚的儿子真是遇上了天灾酿成的人祸,丧事办完后,不知谁愣头愣脑地说了句,这老李太太的命也太苦了,刚和丈夫过上等见晚辈人的幸福生活,家里的“天”就塌了。说来也真怪,在这之前,谁也没这么称呼过她,在这之后,人们却又都好像顺理成章地叫开了。她也就随弯就弯的答应起来。
  也是那年,送走了丈夫,按照单位规定内退后,她有意识把自己朝着老太太的形象打扮,举止言谈也与以前的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经常独自一人去公园散心,看着形式和内容多样的老年人活动团体在公园里搞集体活动,但她却从未想过也加入进去。一天上午,在公园散步的她,突然遇见了中学毕业后就未曾见面的“班花”季莉,只见“班花”手挽着一位70开外的老头,慢步在公园的小径上。她本想躲避开,但季莉的眼睛更快,把她一纳入视线就把老头安扶在公园的长条休息凳上,直奔她来。俩人站在距离老头15米开外的地方唠了起来。原来,“班花”的婚姻非常不顺心,似乎应了那句中国老话:“好汉无好妻,坏汉娶花枝”。第一任丈夫是酒鬼,喝了个肝硬化“走了”,第二任丈夫是个大款,但结婚不到二年,就有了小三把她抛弃了。现在这位虽然78岁了,但身体硬朗,是市教育局正局级离休干部,也是在公园散步时遇见的,当时心里也感到他年纪确实有些大,但一细想,自身的红花好季早已过去了,年轻时的风韵早已消失的只能在回忆和照片里寻找出来了,人家对自己真是“一片冰心在玉壶”,而且保证结婚后会把她与他儿女的瓜葛处理的一步到位,就这样俩人走到了一起。当初她也没有把老头婚前说的话当真,只是觉得找个知识分子型的丈夫能体贴自己就比什么都强了,这么些年自己受到的心灵伤害太大了。令她没想到的是婚后一年后,老头还真决定把死后200多平的房子从法律角度上公正到她的名下,这让她非常感动。听完“班花”的诉说,她心里一动,不由地赞同她的选择是对的。看着“班花”依然白晰的皮肤,苗条的身材,端庄的五官,似乎对自己也是对“班花”说,人不知应不应该认命,你的命比我好。“班花”对她的情况早已从同学那里知道的八九不离十,停顿了一下说,你才50岁,身体又没有什么大疾病,振作起来,再往前“走一步”,别这么自己遭蹋自己,我们年龄都不小了,人生做出的最愚蠢的事,就是自己对不起自己。人生的价值不只在于美色、年轻和才华,不同的环境、家庭和自身条件,有不同的需求,这种需求对大官和凡人来说都是一样的。说完这话,“班花”朝老头那边瞅了一眼,忙说唠了这么长时间,我也该走了,今天还得陪老头去中心医院取化验单,最近,他的前列腺病又犯了。
  她说好的,有时间我们再聊,你今天的一席话,使我茅塞顿开,我真得考虑考虑自己今后的生活了。第二天,她就报了公园老年练剑队,一星期后,又报了市老年大学烹饪专业。半年后,她不但剑术和烹饪手艺大有长进,精气神也有了质的变化,无论是同学、同事还是邻居,都说她变了,特别是心态变得越来越年轻了。在集体活动中,还真有几个心里有点“那个”的老头与她贴近乎,但此时的她只是以朋友相待他们,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又过了三年,她又学了老年大学的绘画专业和公园的健美操舞蹈队,在毕业前举办了个人画展,烹饪的几个拿手菜获得了金牌奖,都被市电视台录制成专题节目播放,健美操也成为领舞,在圈子里可谓是功成名就。就在追求者不断增多的情况下,人们都注视着她,看她能作出什么样的决断,因为她的第二青春正在水到渠成。
  五月份的一天晚上,她把儿子儿媳叫到家里,告诉他们对她来说是两件大事的事。一是她把这套座落在市中心,90多平的住房以月租金800元的租价出租了,合同后天就生效,家里的东西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剩下的留给租者使用。最近她要报团外出旅游,最快也得半个月后回来,孙子就得靠你们自己带了,你们有什么意见?儿子不解地问:“妈,你出去旅游我们百分之百赞成并同意,但也没有必要把仅有的住房租出去啊。这些年你独自一人也静贯了,我就怕你旅游回来住我那,孙子吵闹影响你休息啊。”她说那没关系,我也得学会融入和适应生活在完整的家庭之中,不能隔岸观火。好,就这么定了,走,下楼吃北京火锅去。她出钱,三辈四口人花了二百多元,吃了一顿正宗的北京火锅。
  半个月后,她的一个电话,让儿子当时都没相信自己的耳朵。电话打到儿子的办公室,她在北京景山公园附近租了个36平米的单间,准备长住,不用挂念,有事打电话,过年儿子要把全家带过来,在北京过春节。握着电话,儿子半天才缓过神来,回想母亲这些年的努力,才明白当初母亲作出决定背后的长远打算。果不出儿子所然,春节来临之际,她告诉儿子,在北京找了个伴儿,是副部长级离休干部,已正式登记结婚,春节来北京愿住在她的新家也行,想住在她租的单间也可。儿子怕母亲吃亏,也因为这个电话太突然,一时半晌还真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说,妈,你找那么大级别的干部能行吗?她回话:“儿子,怎么不行,他老伴病故二年了,经过几个月的相与了解,他的人品很好,至于涉及他的儿女将来提出的房产继承等诸多问题,我们都经过公正处认真公正了,将来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
  25年后的今天,家乡人听说她在北京的第一个老伴去世后,又找了一个正部级退休干部,她与第一个老伴的住房现出租,月租金8000元,如果要卖市值360万元。儿子一家也被她弄到北京,工作相当不错。此时,人们对老李太太谈论和认识更多的是她的胆识,却很少能看到她当年执著的付出和作为她的老伴,对她由衷的认可,这种认可是以凡人的思维和需要作出的。
  对了,老李太太大名叫李淑香,年龄你能算出来。

图片 1

夫妻俩感情非常好。

图片 2

外出旅行享受生活。

她和老伴结婚43 年,两人相濡以沫,共同经营一家小卖部,带大三个子女。婚姻生活的前40年,老两口从未分开过一天。直到三年前大儿子结婚生子,为了带孙,她不得不前往江苏,一去就是三年。

三年后,当她回到家中,不禁心酸落泪,“感觉他老了十几岁,瘦得很,好心疼。”孙子上了幼儿园,她终于可以回家照顾老伴。但没想到,一年后,小儿子传来消息:小儿媳妇怀孕,请她前去湖南带孙女。面对又将到来的三年分别,她感到难以承受。

恩爱四十载

曾经历生离死别下决心不分开一天

今年64岁的向吉敏与丈夫李其坤家住蜀陵路,年轻时两人曾是菜农,靠种菜为生。随着年纪的逐渐增长,体力渐衰的夫妻俩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起了一家小卖部,靠卖点杂货水果维持生计。

向吉敏夫妻二人,是所住辖区内出了名的恩爱夫妻,“我们从来没分开过一天。”今年65岁的李其坤说,以前生活过得苦,所以彼此就是生活最大的精神支柱。四十多年的生活中,夫妻二人红脸争吵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很难想象,生活了四十年没有分开 一天,是怎样做到的?面对我们的疑问,向吉敏说起了发生于1986年的那件终身难忘的事情。“那时候我们都三十几岁,每天起早贪黑种菜、卖菜。”向吉敏说,那时候卖菜,她与丈夫每天凌晨两点半就要从家里出发前往菜市。有一天,她因为身体不适在家休息,丈夫一人骑着三轮车出发前去卖菜。“当时天黑得很,路上只有偶尔经过的大货车。没想到,就是那天,大货车把老李给撞了!”这次意外,让夫妻俩差点生离死别,丈夫李其坤休养了近一年才完全康复。这件事后,两人便下定决心,“有生之年不能分开,哪怕一天都不行。”

第一次分别

为带孙前往苏州 一别三年未见

2011年,向吉敏与李其坤的大儿子李聪在江苏喜结连理。李聪在南京读了大学,毕业后便与妻子留在了当地。老两口当时拿出了大部分积蓄,为大儿子在南京买了房,本以为心头的大事终于解决,但没想到,2011年中旬,大儿子来电话告知,妻子已经怀孕,希望向吉敏在后期能前去江苏照顾。

“毕竟是第一个孙子,心里还是激动,但还是放心不下老伴一人在家”向吉敏说。经过半个月的挣扎,在丈夫李其坤的一再劝慰下,向吉敏踏上了去江苏的火车。

2012年4月,老两口的第一个孙子降临,向吉敏便一心投入到照顾孙子中。2013年初快过年了,孙子小,向吉敏就叫老李来江苏,但是他一再拒绝,总说不想给孩子们添麻烦。向吉敏说,“那是第一次没有老李在身边的新年,十分难受。直到三个月后,老李才给我说,他当时是腰部受伤了,怕我担心才拒绝来江苏的。”知道了真正原因的向吉敏,当时心酸难耐,但孙子尚小,只能无奈地默默落泪。

三年后再见

老伴头发白了 像老了十几岁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公园散步的她,她终于可以回家照顾老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