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每每赔钱父亲就告诉我说,  配菜员李添爵是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01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 林记饭店对石狮市里成千上万的餐饮店来说算是小店中的大个头了。林记饭店开在福辉路上,这里说的福辉路其实是一条繁华的正街。林记饭馆共有三楼。一楼分前后两段,前段是餐


  林记饭店对石狮市里成千上万的餐饮店来说算是小店中的大个头了。林记饭店开在福辉路上,这里说的福辉路其实是一条繁华的正街。林记饭馆共有三楼。一楼分前后两段,前段是餐厅,放有五六张小型饭桌,可以容三十人同时用餐。后段是厨房,二楼是豪华包间,有五个一桌式的包间。三楼是员工宿舍,也分两段,左段是男宿舍,右边是女宿舍。他们共用一个楼梯,只是,女宿舍那边焊了铁门,上了锁。
  林记饭店里共有三个厨师,两个配菜员,一个洗碗阿姨,另外,还有就是四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外加一个同样年轻美丽的经理兼收银员何美芬。林记饭店每天都由这十一个人运作着。老板林华并不是每天都来店里,而是隔三差五地来,或者大半个月来查一下账,看一下店里的生意状况。因为,林记饭店只是他的其中一份产业而已。
  配菜员李添爵是去年才到林记饭店里来的。当时,他对林老板说他是贵州人,无家小,一个人来石狮,想在林记饭店里长期干下去。林老板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答应了。因为,当时刚好缺一个配菜员。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林老板一直想让林记餐店的员工维持在十一人上运作,一个不能少,一个也不能多。只要少了一个,他就会立马对外招聘。这是老板的思维,员工们很少去研究过这个情况。
  林记饭店向东一千米左右就有一个很大的菜市场,名字叫湖东菜市场。由于湖东菜市场里的菜多,价格相对于其它小菜摊上的东西实惠一些,所以,湖东菜市场每天都得承受很大的人流量。
  买菜的活本来不是李添爵的,但是,厨师长魏长东却硬是把这活派给了他。起初,他心里还有些不爽,但是后来,他却习惯了买菜这活,甚至可以说,他喜欢上了买菜这活。
  早上,李添爵又来到了湖东菜市场,像是失去自我控制似的,他又走到了那个卖葱叶的摊位前。那个摊位不大,但每天都会有许多葱叶,还有少许其它的蔬菜。那个摊位主是一个二九芳龄的女孩子,长长的秀发,清澈的眼睛,晶滢的脸庞,微微丰厚的嘴唇。这种美丽让李添爵怦然心动。
  李添爵自从第一天进入湖东菜市场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许多摊位主都是一些小女孩子。小的有十岁左右,大的有二十岁左右。而且那些女孩子卖起菜来,游刃有余。特别是有一个看起来像九岁左右的女孩子,她遇到有讨价的顾客时,嘴巴厉害得很,像是天生有当菜贩的基因一样。李添爵天天都会看到那些女孩子在菜市场卖菜,并没有去上学。这样的年龄不正是在学校读书的年龄吗?可是,现实却终归是现实,她们真的没有读书了,成为了一名守着菜摊的小商贩了。
  李添爵又要了几斤葱,他每次买葱,都只说一个字,葱。对方问要多少,他就伸出五指,说,五斤。他总会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对方,对方的一举一动,他都觉得好喜欢。那个女孩被他看得不自然,不敢与他目光对视。终究是女孩子,本性里都会有着那怜人的羞涩。有时候,看到李添爵在看她,女孩子的脸都红了。李添爵是太喜欢她了。
  买好了菜,回到店里后,他就开始忙起来了。配菜这活看似轻松,但却是非常累人的。两天前,另一个配菜的青年请了长假,说是一个月,但大家觉得肯定不止一个月。见李添爵沉默勤快,也就没再给他派一个帮手。不过,有一个服务员,会在空闲的时间里帮他一下。那个服务员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名字叫曾小梅。李添爵还是有所感触的。从与曾小梅的接触中,李添爵可以感觉到对方情窦初开的心思的。可是,自己比对方大了近十岁,他只把她当妹妹看。
  曾小梅对李添爵说,他们看你老实,都欺负你。李添爵说,出门在外,没必要斤斤斤计较。曾小梅又说,现在你对他们让了步,以后他们就会得寸进尺的。李添爵说,没关系。反正我一无所有,只有力气。力气用了还在的。
  曾小梅说,添爵哥,你人真好。李添爵听后,说,傻丫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说不定我是一个坏人呢。曾小梅认为李添爵在跟她开玩笑,于是笑着说,你是坏人中挑出来的。
  李添爵在背后叫厨师长魏长东为魏胖子。魏胖子今年三十九岁,有一米七的个头,体重大概有两百斤吧。魏胖子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脸横肉,有点恶煞相。魏胖子爱使坏。另外,他居然还是单身。李添爵听到过同事们议论魏胖爱骚扰女服务员的事,饭店里的女服务员几乎都被他骚扰过,是那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那种。就连洗碗的比他大十来岁的阿姨都不放开。同事们私下说他是想女人想疯了。曾小梅特别讨厌他,在曾小梅眼里,魏胖子可以是长辈了,可魏胖子居然也对曾小梅说一些不干不净的话。
  但是,魏胖子不敢对何经理开玩笑,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何美芬的职位比他高,而且因为何经理是林老板的情人。大家都知道林老板是有老婆的,也都知道何经理是林老板的二房,但是,有时候当老板娘来店里时,大家都不会把这个公开的秘密说给老板娘。如今这个社会,这种现象已是见怪不怪了,如果自己不是吃撑了的话,谁会去捅这层纸呢。但是,何美芬对大家还是很好,并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在工作上,大家也都听从她的安排。
  
  二
  一个男人怎么能没有女人呢,虽然心理上撑得住,但生理上也是撑不住的。也正因为这,魏胖子还有一段黑历史,那就是前年因为嫖娼被抓,罚了几千元钱,还被关了一阵子。大概被关了半个月吧。虽然半个月没有上班,林老板并没有因此而将他开除。也许这就是男人能够理解男人的不易吧。
  大家很奇怪,魏胖子被放出来后,并没有改过自新的面貌,也没有感到羞耻,他甚至说,自古至今,多少伟人都趟过这潭水,陈独秀当年还赊着账干那档子事呢。
  说实在的,魏胖子见李添爵不多说话,老实,魏胖子还真的欺压着李添爵。李添爵不仅要配菜,店里的杂七杂八的事儿几乎都交给了李添爵。但李添爵却没与他对抗过。所以,同事们都说魏胖子欺负老实人。
  李添爵住在饭店的宿舍里,店里的男同事们除了他和魏胖子,其他人都在外租房子住。男生宿舍有刚好两间四人住的房间,他和魏胖子就一个人一间。
  饭店里每天都会从上午九十点忙到十一点,有时候会忙到十二点。早上不开业。由于魏胖子是厨师长,他每天几乎也不怎么做事,几乎是另外两个厨子在忙。所以,大家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而他却神采奕奕。魏胖子时常在晚上下班后会出去,凌晨四五点才回来。甚至通宵不回宿舍。李添爵心里清楚,他可能是出去找女人了。听说他打二十几年的工,一分积蓄都没有,大概都送到女人的肚皮上了吧。
  每次下班后,李添爵就只是躺在宿舍里的床上玩手机,是一个十足的宅男。有好几次下班后曾小梅都叫他一起出去吃夜宵,他都拒绝了。尽管是夜里十一二点的时间点,但街上依然有不少人,那些人大都是附近工厂里下班的人。工厂里的工人有很多都是十点之后才下班的,服装厂里的下班时间更晚,几乎每晚都是十二点才下班。那些打工仔会三五成群地到路边摊上吃点烧烤,喝点啤酒。或者吃碗面,聊一会儿天。
  曾小梅和其他三位服务员都是不满二十的女孩子,她们向往都市的繁华,但工作却把她们的时间透支得所剩无几了。她们经常也会在下班后去逛一下隔壁的大超市,还有就是在街边的烧烤摊上买一些闻起来很香的东西。
  曾小梅是喜欢李添爵的,她也知道李添爵比她大很多岁,但就是喜欢。可是,对于她的情意,李添爵好像并不在意。这让曾小梅心里有些难过。
  曾小梅有一次很直接地对李添爵说,我喜欢你。李添爵笑了笑,没有说话,却走开了。曾小梅又难过又生气,她对李添爵说,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李添爵依然没有回答。
  那次表白后,曾小梅冷落了李添爵好几天,以前无论是李添爵做什么,她都会去搭手帮忙,但那几天她一句话都没有对他说。而李添爵好像根本不在乎曾小梅的感受。服务员小陈是曾小梅的闺密,她是知道曾小梅的心思的,于是,她去找李添爵。
  小陈说,李添爵,你知道小梅喜欢你吗?
  李添爵居然不回答她的话。
  小陈有一点激动了,说,人家小姑娘喜欢你,她都向你表白了,你是什么意思,表个态呢。
  李添爵终于说话了,他说,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小陈说,可是人家是喜欢你,是爱你。
  李添爵说,你都说了,她是一个小姑娘,我都比她大那么多岁。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合适。
  小陈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年龄不是问题,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可以了。
  李添爵说,我这人没什么出息,我不想害她一辈子。
  小陈说,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呢,人生三起三落不到老,再说你这人,我们都知道,人品不错,如果我没有男朋友的话,我也会追你的。
  李添爵轻轻地笑了笑,说,你说笑了。你帮我对她说一声对不起,就说我和她不可能。
  小陈又说了许多,可李添爵还是那句话,不可能和她一起。
  小陈有些生气地走开了。而李添爵心里却好像有些矛盾。他的表情有些凝重起来。
  小陈很快就把话带给了曾小梅。曾小梅听后哭了。小陈劝他说,他不答应就算了,你也别伤心。天下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两条腿的男人多得去了。
  曾小梅抽泣着说,可是我真的喜欢他。我一个女孩子都向他表白了,他都不愿意。
  小陈说,他不愿意就拉倒吧。你别难过了。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曾小梅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哭着。
  的确,李添爵觉得曾小梅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与自己真的不适合。他对她真的没有来电的感觉。再说,他不喜欢她,他也不想误了她,所以他就直接回绝了。
  他对菜市场里的那个女孩来电了,只要一到菜市场里,他都会不自觉地走过那个卖葱摊位,也会情不自禁地看看那个女孩子。终于有一天,他知道了那个女孩子的姓名。当时是旁边摊位上的人叫了一声许丹玲,她回应了一声。从此,李添爵就牢牢地记住了许丹玲这个名字。
  可是,李添爵在许丹玲面前从来都是不多说话一句话,只是,他看她时的眼神却那么的深情。许丹玲仿佛知道了他的这一举动的意义。正如唐朝有一首民歌所言,我恨君生迟,君恨我生早。
  一天下晚班后,李添爵正躺在床上,突然,手机来电显示了曾小梅的电话号码,李添爵以为他她又叫他出去吃夜宵,于是,他想都没想就把电话给挂了。但是,不一会儿,电话玲声又响起了,依然是曾小梅打过来的,李添爵同样把电话挂掉了。随后,他把电话关机了。
  第二天,他一到店里,同事小陈就冲到他面前骂他,大声质问他,昨天晚上为会么不接小梅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小梅遇到危险了?
  这时,他目光向四周寻视了一番,才发现,小梅今天没有上班。他问,她怎么了?
  小陈说,小梅昨晚上遇到几个混混,差点被欺负了,你知道吗?要不是老魏解围,还不知道小梅会遇到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李添爵问,她现在还好吗?
  小陈说,不劳你费心了。说完,她转身走开了。在转身时,她小声说了一句,真是一个冷血动物。
  自从这件事后,同事们对李添爵都没有之前那么有好感了。大家都多少认为他不会做人,太自我封闭了。
  
  三
  曾小梅向林老板提出辞职了,大家心里都觉得她是因为李添爵而离开的。曾小梅走了。女同事们都觉得李添爵比魏胖子更讨厌,都开始不喜欢和他说话了,但李添爵对此好像根本不在乎。如果可以,李添爵一周都不会和谁说一句话的。
  李添爵又请了一天假,他来到八七路的一个出租房里。小心买了一些便当在吃。李添爵进房后点燃了一支烟,小心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她也从李添爵的烟盒里抽出一支含在嘴上,熟练地打火点烟。之后,他们不说一句话,上床,做事,然后再一起躺在床上,一起抽着烟,一起沉默地盯着电视。
  小心穿的是露了半个胸脯的挂衫,胸脯上刺着一个鲜红的玫瑰刺青,小心今年才十六岁,面容娇好,身材细条。如果去年她不是信了她网上一个男朋友的话,那么她现在应该是还在学校的课堂上。去年刚上高中一年级的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阿哲的小青年,阿哲一张油腔滑调的嘴把小心骗得失魂落魄。在去年国庆假时,小心就信了阿哲的话,来到了福建石狮。阿哲的确长得一张好皮囊,小心见到真实的阿哲时就以为遇到了她的白马王子。就在到石狮的当天,小心就把自己给了阿哲。此后两三天,他们天天都在宾馆里滚床单。至到第四天,阿哲把她带到了一个宾馆里,之后又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进来,之后,阿哲就退出了房间,房间里就留着她和那个中年男子。小心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那个中年男子就扑向了她。她激烈地反抗着,招来了那个中年男子的几拳暴打。她被打懵了,之后,她麻木地感觉那个中年男子撞击着自己的身体。
  中年男子完事后,拍拍屁股就离开了。小心继续流着眼泪,这时,她才承认自己是多么蠢。当阿哲再进房间里,前两天对她的表情和态度全变了。唉,男人就怕掉进黑砖窑,女人就怕进黑发廊。从此,阿哲就把她带进了一个洗发店里,那个洗发店看似正儿八经的店,其实就是一个暗窑。

事实真相已经不重要了,她是必须离开的时候了,她走的这天,问我能不能陪她出去走走,我没有拒绝。

虽然临近中午,但天气并不是很热,阿怪却是满头大汗。“阿怪掌柜,怎么了?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做什么?”故昔说着递给了阿怪一根烟,阿怪接过烟也没有点,而是随手夹在了耳朵上,”故昔,大事不妙啊,你看我这猪肉是怎么了?我要去找景大夫看看呢!”故昔定睛一看阿怪手中的猪肉,这猪肉切割完整,刀口平滑,可以看得出阿怪的刀功不错,但这猪肉本身却不怎么样,上面是稀稀疏疏的褐色斑点,看样子像是发霉的猪肉,又像是猪肉本来就长这个样子。“这是……你家猪肉变质了?”故昔盯着肉问阿怪。

喜欢拍他马屁的人一看到老板开始烤就站在他旁边打下手,帮他上菜。这个女孩因此被提升为我们的领班,她到店里的时间比我还晚,但是由于和老板有很多共同话题,也舍得下身段陪客人喝酒所以我可以说是目睹她一路开挂式升职的。

“老板,你这空心菜怎么卖?”那人站在故昔菜摊前,冲着老刘说。看样子是新顾客,不然这附近的熟客是不会不认识老刘头和故昔这一对活宝的。

我成长在一个不富裕的家庭,父母虽然经商多年,由于本性憨厚,不曾赚的很多钱。父亲勤恳,也尝试了很多新鲜的买卖,每每赔钱父亲就告诉我说“这是学费,和你上学一样的,要学得新知识总是要交学费的。”所以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是老实本分,勤恳踏实。

“不是,这摊位不是我的,旁边那是我的,他的菜没有我的好,你来我这边看看……”老刘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对不住故昔,他想把手里这颗菜悄悄处理掉而不是卖掉。

高中毕业后,我独自一人到距离家乡180公里的楚雄州“找工作”,这是我小时候父母带我来过的地方,他们以前在这里买布匹,后来到楚雄比较偏远的地方去了。但是舅舅还在这里。

可是今天一大早他也没有听说故昔生意受损的传闻。他正在暗暗纳闷……

离开这里,我新的人生篇章打开了,这段经历也让我久久回味,中间的人情世故,每一个接触过的人都给我不同的启示。每每回味都有新的体会。感谢我自己的选择!

故昔开摊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他把一切收拾妥当坐在摊位上要抽烟时,才发现一个问题,隔壁老刘头这半天都没有和他说话。这不对,老刘头平时就是个话唠,有的没的,只要故昔在他就说个没完,今天这是怎么了?就连自己因为睡过头而迟到,老刘都没有问一句原因。

老板唯一会做的一道菜是“茶花鸡”,他也就将这个菜定为本店特色,来者必推。

这边,花老板坐在自己的海鲜店里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他总觉得自己这一次做错了。但是现在也许已经无法挽回了。他终于熄灭了烟,走出店外……

店里16:00开工,到夜里没人为止。我们白天睡到很晚,16:00到店里打扫卫生,结束后吃饭,然后就等着客人上门了。

老刘依旧是心不在焉,他没有看花老板:“这不是一上午就在闹什么猪流感的传闻嘛,什么变异菜虫,什么褐色斑点的,我这生意也受影响咯!”但老刘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随即抬头看向花老板,只见花老板满脸堆笑,并没有不自然的样子。老刘便不再说什么。

由于她私下里比较傲慢,我们一众服务员都不待见她,甚至孤立她,她在宿舍看不到几个好脸色,所以每天故意晚归,这样可以避免些碰面的尴尬。

老刘用手比了比那三个洞,又闭起了一只眼用另一只眼睛瞄了瞄那三个洞,怎么办,平常上的都是农家肥,农药也上过,杀虫药也打了,怎么还会有虫?老刘想不通。片刻之后,他走到了故昔的菜摊前,想都没想的,把手里的菜从故昔菜摊的遮光布下塞了进去,接着,他又从里边摸出一颗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空心菜,抱起来走回了自己的摊位。这一切一气呵成,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另外说是烧烤师,其实是个16岁的小屁孩,工作时候一本正经,有条不紊,不工作时候爱撒娇,给颗糖可以开心一下午那种。他也喜欢我去帮忙,他教我处理生蚝,开始时候我要么打不开蚌壳要么划到手,学了几天也掌握了技巧,干起活来游刃有余。

月光下,如水的银白色并不能透过遮光布一泄如注地照到空心菜的叶子和黄瓜茄子的表皮上,自然,那虫子也就更加放肆的蠕动,不只是蠕动,它还在啃食,锋利的牙齿,肥硕的躯体,从外向里的啃食……不,它不是一条菜虫!

我身上只有100元,坐火车花了20元,我必须在一天内找到工作!我踏进一家门口贴着“招学徒”的店,我大方地进门和老板问好,老板知晓来意后,眯瞪眼睛上下打量我,告诉我这里是开茶庄的。晚上会有客人来“喝茶”如果在这里上班,唯一的条件就是陪客人开心。我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随即道谢离开了,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工作。

原来在昨晚,花老板心血来潮打算睡在店里,打烊后便自己一个人去了子吟的杂货铺买啤酒,准备晚上喝点。在回来的路上,他看见了陈老板鬼头鬼脑的不知抱着什么东西从角落里的成人用品店出来。花老板出于好奇就跟了上去,结果,他在不远处看到陈老板把一颗空心菜放到了故昔的摊位上。

要知道,老板娘正怀着孩子呢。重点在于这个店归根结底是老板娘的叔叔帮她们开起来的。老板压力也很大。

老刘摊位前,花老板一动不动的盯着菜摊。“花老板,你买菜吗?”老刘心不在焉的问。半响,花老板抬头:“刘叔,今天……今天生意怎么样?”花老板的眼神有些躲闪。

大学通知书下来了,我和另外一个准大学生都要离开了,好在我们两平时人际关系不错,老板让厨师长做了一顿大餐,所有人都来为我们送行,我第一次喝了一瓶多啤酒。

故昔一向敏感多疑,这也是他朋友少的原因,便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看老刘头,这一看不要紧,故昔发觉老刘头也刚好在瞅自己,在二人眼神交汇时,老刘头又显得慌乱,对视一秒便挪开了眼神。故昔心说,不对,刘叔这是有事情。

由于是烧烤店,所以我们其实每天在打扫好卫生后有一大段时间是在准备食材的。肉是厨师长提前腌制好的,我们只要用竹签子串起来。我除了兔子肉,其他都敢弄。兔子是我职业生涯里的BUG。

那人又说:“这么大一颗空心菜我觉得两斤都有了吧,给你三块吧,你这人真是的……”说着那人从兜里拿出了三个一元硬币,一手接过了菜,一手把钱给了老刘,“老板,做人不是你这样的。”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服务生一共有21人,老板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老板娘怀了孩子,我去时候大概五个来月,也正由于此厨师长才破例留下我。厨师长40多岁,是个幽默的怪叔叔,他手下两个男助手,一个配菜师,一个烧烤师,一个女孩专门做小吃,厨房还有两个洗碗阿姨。

老刘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只感觉现在自己在赎罪,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可他又感觉自己的罪孽好像不减反增了。

她敞开心扉和我聊了聊天,对于她的经历我也深表同情,她说家里没条件念书,要不然她也不用到处讨生活,这个店里遭遇的这一切不是偶然,她说她也想好好干一份工作,由始至终。

做完这一切,老刘继续端坐在了自己的菜摊前,捧着手里的大茶杯,盯着茶杯里的凉茶发愣。

我们其他服务员负责外面客人的点菜,上菜和用餐期间服务。每个人负责一到两桌,客人少时候就两人负责一桌,有的负责包厢。工作虽然琐碎,但是对于一个没有涉足社会的人来说,一切都觉得新鲜,精力也足够,不会觉得太累。

“噢……挺好的,都挺好……”老刘说话的时候没有了原来“老顽童”的感觉,而是吞吞吐吐,故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老刘绝对做了什么坏事。随后老刘也发觉自己的不自然,便赶忙补充说:“噢对,我说你小子今天早上怎么不见踪影,原来是睡过头了?哈哈,嗯……咳咳……嗯……”他说完又不自然的低头喝水,又看了看杯子,又喝了一口水。故昔只见他双手握着大茶杯搓了又搓之后低下头去不再说什么。

说实话,她长得挺漂亮的,老板想重用她也情有可原,可是她太急功近利,遭到别人的嫉妒,打击报复也在所难免。

阿怪摆摆手,“今天早上我一大早就去县城北边的家禽活畜市场,打算叫那边的人帮我杀头猪,现杀现卖,毕竟快周末了,我估摸着买肉的人一定多,可是挑猪的时候还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等我把猪肉运回咱们菜市场,这猪肉就变成这样了,当时是我选的猪,我回去找家禽市场的人,人家肯定不承认猪肉有问题,我这不是就先找景苗大夫来看看嘛,我猜是这猪在被杀的时候就有问题了,只不过是我没看出来……”

客人最多的时候要数火把节,由于大量游客涌入楚雄,有的客人甚至连酒店都定不上,所以他们就在店里坐一夜。过一小时半小时点个菜,以此和服务员“耗到底”。幸亏我们人多,换着上班才得以度过最繁忙的时候。

“你这人,帮人家看摊子就好好看,有你这样的吗?趁人家不在就把客人往自己摊子上拉,你这老大爷活这么大岁数怎么还耍这小聪明?我今天就要这颗!”那人态度坚决,同时对老刘的人品表示出不满。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每每赔钱父亲就告诉我说,  配菜员李添爵是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