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相册里的一张在医院拍的照片,我爸爸的心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68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杨林旭在外辛苦打拼多年,凭着头脑灵活,吃苦耐劳且善于经营的执着精神,从卖服装掘到的第一桶金开始,终于发展成一个小型服装加工厂。从最初的样板设计,裁床,到成品流水线

图片 1
   杨林旭在外辛苦打拼多年,凭着头脑灵活,吃苦耐劳且善于经营的执着精神,从卖服装掘到的第一桶金开始,终于发展成一个小型服装加工厂。从最初的样板设计,裁床,到成品流水线的生产体系,无不倾注了他的心血和汗水。尽管他为了企业废寝忘餐,四处奔波,可他觉得他的付出,是为了母亲、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再累也值得!
   杨林旭的心里,时刻想着母亲一生艰辛不易。由于这些年他漂泊在外,无法尽孝母亲,因此心里满满都是愧疚。再则两个孩子以前一直在寄宿学校里就读,每到开学时他看着边收拾行李边哭泣的孩子,杨林旭的心都碎了。他发誓要尽快解决老人、孩子的留守问题。如今事业初见成效后,他就在市里条件最好的书香华府购置了一套大户型住房,想把母亲接来同住。
  电梯在前厅柜前停下 ,杨林旭一眼看到橘黄灯光里的家,散发着温暖、舒服的情调,心情就特别快乐。妻子素心闻声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疲倦消瘦的丈夫,心疼不已。她赶紧递过来一杯水,说:“你先休息一下,晚饭马上就好。”“嗯,是该好好吃顿饭,休息一下,明天我们一起回家接妈妈。”几分钟后,当素心在餐厅里摆好碗筷,过来喊他去吃饭,却看到杨林旭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他那沧桑的脸上胡子拉碴,茶水从杯子里细细,绵绵的流下来。素心立即拿来毯子,轻轻地盖在他身上 。
  当天夜里,杨林旭梦到自己是一条落单的翘嘴白鱼,在无边的大海里拼命追赶同伴。海水在渐渐升温,同类们为了防止被海水灼伤,挣扎着游向远方那片宁静蔚蓝的深水区。而他却渐渐体力不支,感觉海水越来越灼热,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电话响了,在寂静的夜里特别惊心动魄,杨林旭一激灵坐起来,来不及擦掉满脸冰冷的汗,接通电话刚“喂”了一声,耳机里立即传来妹妹哭泣的声音:“哥哥,你赶紧回来,妈妈生病了,病的很厉害。”杨林旭跌跌撞撞地跳下床,头脑瞬间一片空白,䒖䒖夜色里,只听到心跳加快的催促声。
  这段时间,母亲在妹妹的劝说下,住在妹妹家里。杨林旭和素心开车到妹妹家,将母亲接上,直送医院。检查的过程是很折磨人的,当医生不带感情地说:“脑梗塞,马上手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杨林旭颤抖着在手术单上签字,又几近崩溃一般扑向交费窗口。手术中的几个小时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一家人守在冰冷,紧紧关闭的手术室门口,徘徊着,祈祷母亲能度过难关。直到下午,主治医生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脚步出来,他声音沙哑地对焦急围住的家属说:“所幸抢救的及时,病人手术很成功,但要在重症监护室里过一段时间。”一直提着的心总算稍稍安定,杨林旭流着泪握住医生的手千恩万谢。母亲在监护室里时好时坏,病危通知书一天能接到几个,每一次都让杨林旭炼狱般难过,不定时的高烧时时刻刻摧残着昏迷中的老人。在药物效果不显著的情况下,只能采取物理降温,看着护士送来一包包的冰,一家人的心都碎了。那段时光漫长的像是行进在一条黑暗潮湿的闷热洞穴里,看不到尽头。
  两个月后,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母亲,终于可以出院回家慢慢疗养。只是这次大病之后,母亲性情大变。以前那个爱说爱笑,活泼开朗的形象不见了,一整天都闷不吭声,不与任何人交流。这样子让杨林旭更加提心吊胆。办完出院手续,推着母亲的轮椅走向电梯,低头看着母亲这次病后头发花白许多,杨林旭心疼的鼻子一酸,亲昵地对着她的耳朵说:“妈,我们回家了。”当车子驶进书香华府后,素心指着面前的高楼对母亲说:“妈,快看那就是我们的家。”一直沉默的母亲在车门打开后,含糊不清地说:“不,我要回家,我要回老家。”全家人都愣住了,杨林旭哀求地哄劝母亲,各种妥协的话语都挡不住母亲回老家的脚步。看到儿女们还要轮流劝说,母亲双手抓住车门嚎啕大哭。杨林旭无奈掉转车头,送母亲回老家。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树,被风裹着狂舞的落叶,虽是初秋,分明感到无言的凌厉撕扯着千丝万缕的痛。
  自母亲回家后,杨林旭每天都要驱车去照顾母亲。由于这两个月疏于管理,他那刚有起色的企业几近瘫痪。杨林旭心急如焚,焦头烂额的快要爆炸了。
  有个周末,杨林旭和素心备足所需的日用品,一起回家看母亲。素心到了老家就开始里里外外拾掇清洗,院子里很快就变了模样,干净整洁。靠墙边种的一簇紫菊,迎着秋风送来点点清香。几只土鸡卧在有阳光的墙角,抬着头警惕地四处张望。打开尘封已久的窗子,阳光挤进来洒满屋子。一直卧床的母亲也靠着毯子坐了起来,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看上去清爽了许多。
  返回的路上顺便去素心的娘家,这几个月两人都奔波在工厂、医院之间,一直抽不出时间回家看看。妈妈似乎苍老了一些,嘘寒问暖间知道爸爸这一阵子总说腰疼,饭量明显减少,浑身没有力气。这可不敢大意了,当即简单收拾一下,载上爸爸立即赶往医院。仍然是那所医院,仍然是散发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只是心境大不如前,越发的脆弱,胆怯了。
  彩超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指着片子上的部位让他们看,病人是胆囊癌并且已经转移到肝脏。医生的话如雷轰顶,杨林旭和素心当时就懵了,头脑一片空白。几个小时前都以为是炎症,是老毛病了,进一次医院就被定性成可怕的癌症了。素心险些晕倒过去,乞求医生尽快,尽力,不惜代价挽救爸爸。医生谅解地说:“他岁数大了,病情已经转移,手术就不再考虑,只能保守治疗,先做化疗吧。”素心想到爸爸倔强的个性,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不仅会拒绝入院治疗,还说不定要闹出什么意外的事来。看来只有先瞒住他,让他有一个好心情,对病人恢复有好处。医生也同意他们的想法,好的心态是战胜病魔的有力武器。正好,肿瘤科也没有空床位,就暂时在外科做第一次化疗。
  办完住院手续,尽管素心好话说尽,老人坐在大厅里的椅子上一动不动,坚决不同意住院,强烈要求赶紧回家。护士过来催促家属,请马上做好滴水准备。杨林旭又哄又劝说:“你看,住院费已经交了,护士把水也拼好了,你要是不用,医院又不退钱。”这么一说,老人大概是心疼钱有点动摇了。素心赶紧说:“咱们就是胆囊有炎症,输输水,消消炎就可以回家了。”连拖带抱总算是躺到病床上了。
  化疗是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杀伤力极强的药物,在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对机体正常细胞有着不可估量的损伤。杨林旭和素心陪护在床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生怕他着急了手脚乱动,这可不能出半点差错。老人因为不知道利害关系,也就不管不顾这些,除了偶尔睡一会儿,还算安静,只要醒着就开始埋怨水滴的太慢,操心家里的鸡鸭没人喂养,门口堆放的粮食是否还在?素心就耐心地宽慰,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的,你只管安心把病治好了,就可以回家。化疗摧残病人的同时也折磨着陪护的人,一瓶水,要四五个小时才能滴完,一分钟,严格控制在不能超过二十滴,生命的源泉每一滴要酝酿多久才能注入体内,漫漫长夜里,时间似乎在点点滴滴中静止。老人已经无法忍受二十四小时僵硬卧在床上,还有隐隐的反胃,他开始烦躁不安了。看到医生来查房,很委屈地说:“我就是胆囊炎,你们就让我住院,日以继夜地输水并没有痊愈。相反,又增加了胃的毛病。”医生好言宽慰他:你这是小毛病,好好配合一下,很快就能出院了。
  最后两天药物调整,更加剧了老人的承受能力,一阵阵的干呕,痛到水都喝不进去,话都说不出来。杨林旭和素心看着心里疼得直淌血,脸上仍然镇静自若。
   突然,手机响了,杨林旭赶紧走到外面接听,是妹妹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她说:“妈这几天无缘无故的哭闹,也不好好吃饭,要是没人看着就自己往床下滚,已经掉下来好几次了。”接着妹妹发来视频,母亲正在嚎啕大哭,似乎心里有万般委屈,双手用力撕扯着头发,衣服。杨林旭心酸地流着泪,一遍遍喊着:你不要这样,我一定让你恢复健康,幸福地生活。母亲根本就没有在听,仍然痛心疾首地哭着,眼泪鼻涕抹了一脸,纵横交错的皱纹扭曲着,千针万线般缝合着捂不住的哀伤。杨林旭站在空旷的走廊里心碎一地,中年的遭遇变成密密麻麻带刺的蔓藤,穿刺着心脏的每一个细胞,像冬虫夏草般将身心吞噬的千疮百孔。
  第一个疗程总算结束了,老人不顾素心他们苦苦挽留,执意要回老家,无奈把他送到家里,千叮咛万嘱托两人才恋恋返回。
  晚上,素心接到孩子老师的电话,说:“培养孩子是一件大事,是做父母的责任,一个优秀的孩子成长,来自家庭、学校、社会、孩子是最长期,最有效的投资,做父母的即使再忙都不能忽略教育,你的孩子成绩下滑的很厉害,要引起注意了。”
   唉,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都说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说不尽的懊恼,操不完的烦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杨林旭想不到这么多的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接踵而来,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他携着素心的手,缓缓走到窗前,在暮色四合里呆呆站着,凝望着窗外的世界。杨林旭握住素心那冰冷的手,黑暗中传递着一份温柔的力量,相互鼓励着:只要夫妻俩人同心合一,无论眼前有多少艰难困苦,就没有跨不过去的坎!
   窗外,万家灯火,璀璨的灯光照亮茫茫夜空。   

听着很心酸,我们在的那几天,老人的右侧手脚一天不如一天灵活,发展下去偏瘫的可能性很大。很明显是有了并发症。花了顿钱就保了个命。

眼睁睁的看着他不能动,不能说话,

住进来也不是万事大吉了,这里手术费高,一开始的押金就要三万。在我们家后又推进监护室一位,进去的时候医生对家属说明天赶快再交三万,不要影响治疗,意思就是押金三万已经花完了。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

夜深了,患者家属为了离里面的家人更近些,有的睡在三十公分宽的木头长凳上,有的就在安全过道里,铺块泡沫垫席地而卧。寒气浸袭着人们已经紧缩了的身躯。走道里不时响起踢踏的脚步声,惊醒了头上的声控灯,刺眼的灯光瞬间亮起,脚步声过去,灯光也随着脚步而熄灭。

我不用看你们的经历,我就说我自己的事吧,爸爸12年住重症监护室,脑干出血,抢救半个月,那年我生意被坑了钱,爸爸又重病,但我坚持给父亲,看病住院花了不少钱,还是没救回来,母亲16年,重病,我没多少钱了,我卖了宅基地,给母亲看病,也借钱,虽然现在,我生意被坑,父母又花了不少的钱,我还欠一屁股债,但我对的起父母!

因为不让陪护,所以就不提供家属休息的地方。

我父亲今年7月急性发作,3天时间里认知丧失,一开始都以为脑梗,四处预约医院检查,结果运气好托亲戚才做上了加强磁共振,但是结果没想到也不是最差的胶质瘤,是肺转脑,肺癌晚期iv期b➕多处骨转移,淋巴转移,胸部不排除。那时最后还是决定开颅先恢复认知不要那么疼。接下来8月底的肺部治疗先是靶向花了16800没配上,医生说一年时间肯定没有,先看3个月情况,目前选择化疗➕免疫pd1,21天一次,每次自费2万。我自己也只能一直努力学习了解病情和医生沟通做最好的治疗方案。目前纠结的是晚期的晚期,化疗越化身体越差,但不治疗立马扩散离世,作为女儿肯定不想父亲早离开,但更不想看到过度治疗最后让父亲身体超负荷。所以目前我尊重父亲下次可以不做进口的免疫,但化疗还是要做,然后让父亲在剩下的时间想干嘛就干嘛开开心心的过完最后一段时间。至于将来如果碰到插管抢救,不是不救,更不是经济问题,是因为不想父亲最后的路受更多的痛,靠着杜冷丁走完。所以尤其重病家属,在治疗期间需要自己学习加强和医生的沟通能力,在面对亲人时更必须理智为亲人做最好的打算,尊重他。

这里的主管级别以上的医生,大多数都是博士级别,这在别的行业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在这里医生都很亲民,来去匆匆,每人的脚上穿的都是舒适的运动鞋。就像民工苦力一样辛苦劳累,经常就有数十小时的超强度手术。身体素质不好的人,在这里根本抗不下来。

这个时候,我朋友说:“张炎你看,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怎么办?医生就说老爷子现在脑出血的情况很严重,如果做开颅手术的话,很可能就走在病床上,而且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植物人,甚至能成为植物人的概率都非常非常的小,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呢,估计也就最多是明天的事儿。”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我朋友和他的两个姐姐,就说这个事情我没有办法给意见啊!你们是家里人,我是一个外人,虽然说跟老爷子平时关系也非常好,但是这个决定我没有办法替你们做,因为这个责任太重大了,是一条人命的事情,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的!这个时候我朋友就说:“其实我们姐弟三个人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决定,因为我们的脑子是乱的,我们的思维也是不清晰的,所以你现在作为跟我关系最好的朋友,同时你又是外人,我们也想听一听你的建议,这个时候可能旁观者看的更清楚。”他的两个姐姐也一起点头表示赞同。

人都是吃五谷的,谁也不敢保自己和家人不生病,好不容易认识一位医生,使劲搞好关系,保不准哪天就要用着人家。想想我们自家是如何住进来的,没有床位,父亲的病却一天都拖不了。求爷爷告奶奶,最后从急诊直接进了手术室。这看似令人恐惧敬畏的重症监护室,就成了一个缓冲之地。

……

午睡的病人家属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其实都很脆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会去到另外一个世界。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在活着的时候更加珍惜彼此,这样才不会在以后留有遗憾,否则的话,即便是花了再多的钱,把你爱的人维持在一种植物人的状态很多年,受罪的是他,更是我们自己。

一周后,父亲病情恢复的很好,每天扶着在楼道走两圈,医生说可以出院了。

不要以为住ICU重症监护室,亲人就安全了,就延长生命了,你们住过ICU吗?我清楚的记得ICU病房里的人,浑身插满了各种各样的检测仪,动都不能动,房间里全是仪器,空气干燥、闷热,有一个老人经常趁护士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低声哀求:求求你了,我想给女儿打个电话……

这就是重症监护室的外面。

"不行,得有医生允许"

四天后,终于到了普通病房。这下真是松了口气,父亲的病情明显好转,而且我们也能到温暖的病房陪侍了。那两天病房外的楼道与监护室外比起来感觉就像是天堂,医院规矩严格,连夜里都不让监护室的病人家属到里头来。

这个时候医生就说了:“其实我比较同意你们朋友的意见,老爷子现在再去救护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即便下了手术台,也是植物人,就是重症监护室维持着呼吸也得一天一万块,对你们家人来说虽是尽了孝道却实在是意义不大,但是这个决定却必须有你们家人来做,我们也只能把客观情况分析给你们听。”那个时刻,我感觉时间都静止了,我朋友和他的两个姐姐沉默了有五分钟的时间,最后。我朋友说:“行,那么我们做保守治疗,不让老人最后再受一次罪了!”

就这样醒醒睡睡四五次后,已是凌晨五点。

直到现在,我们依旧在后悔这个选择,

脑神经外科的病人,病情都比较重,做完手术,病人都要在监护室里待几天。

护士小心翼翼的借给他了

同病房的老人也没那么高烧了,老伴来看他,说,打算回家慢慢养,实在是住不起了,已经花了八万多了,家里还有小儿子在上大学。

这位男患者给家人发了个短信:尽快把手机想办法送进来。

普通病房也不太平,同病房的还有一位六十多的老人,比我父亲早一天的手术,我们来病房的时候,他正发不明原因的高烧,一天输的液体不断,还要保证每天1500毫升的饮水量。老人不想喝,儿子每隔一会儿就哄着喝几口。后来医生估计是老人手术后不想进食,肠道不通气引起的高烧,老人儿子就想方设法的把老人抱起来活动、大便。幸亏老人儿子壮实,有力气,才能抱动老人。父亲每天不住口的夸老人儿子孝顺。

姥爷拼命闭着嘴,护士是硬撬开嘴插进去管子的,

这里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眼见一个大约二十四五的姑娘,头天还是一副哭啼抹泪的模样,第二天就一脸的坚强,站在母亲身前,听护士的安排嘱咐。

护士每天吸痰 ,可能是真的难受,

我也惊了一下,“二十三万,一般人家哪里能一下子拿出来呀!可是病却不挑人,不论贫富”。

关于这件事情,我想说一段我的亲身经历,虽不是自己父母,但是因为自己全程参与,所以这么多年很多细节都十分清晰,尤其是那个难以抉择的选择!

看样子这几天陪在这里的是大哥,记得就在头天晚上,护士从里面提出一大包东西给他,是病人大便失禁弄在铺着的浴巾上了。这位矮胖的男子,在卫生间的地上,蹲着认真的洗着,背在肩膀上的小包,隔一会儿就滑到前面,他只能斜着身子,弄的地面上都是水,特别是靠卫生间的里面地势比较低,进里面的人都要跳着走。有的人湿了鞋,低声的嘟囔几句就走了。大部分的人都什么也不管,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在这里唯有生死,什么都不是事!人们的心态都平和了许多。

既然他们这么说,我斟酌了一下就说:“其实刚才医生讲的已经很清楚了,动这个手术,老爷子很可能就走在手术台上,并且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植物人,而且这种结果的概率都很小,更大的结果还是走在手术台上,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你们想不想在老人走之前还要受一次罪?其实你们的决定已经做出来了,我个人建议现在就选择保守治疗吧,你们还能多陪陪他一段时间。”

在这里不管你身家如何的富裕,还是生活的如何不如意。都回归到了最初的原点,只要亲人能够好好活着。


在护士站,看见一个小伙子拿着一张纸条,疑惑的问护士,“交二十三块?”,护士头也不抬,说,“你看清楚没,是二十三万!”

可能因为我是学医的出身,所以在我母亲离世时,我就已经知道她希望不大,当她还有三个月左右寿命时,我就准备放弃任何形式的治疗了,唯一需要照顾到的就是“什么形式的抢救治疗,可以让父亲在他余下的生命中不必带着内疚和不安”!

父亲的病放在这里是小毛病,每个医生都这么说。可落到咱自家头上就是大毛病。不来不知道,来了吓一跳。和那些昏迷不醒,下胃管进流食,下病危通知的相比,真的感觉很幸运。

像你们这种情况,既然医生都说了希望渺茫,

这也是一个特别能改造人的地方,一个皮肤白皙的姑娘,刚来的时候,很是矜持,高冷的好似云端的仙子,一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模样。第二天就变得很是随和,和人笑着打招呼了。

这就是这件事情的结果,最后老人在第二天的中午离世的。其实在离世之前,老人没受什么罪,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处在深度昏迷的状态了,但是如果让今天的我再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如果让今天的我再去他们拿一个决定,我想我还是同样的看法。当然,决定权在他们自己。

现在大多数的手术都是微创,十多个小时在显微镜下,精神高度集中,手指动作不能有丝毫的偏差。不经打熬一般人根本吃不消。早就听说过一位肠胃手术专家,做完手术后,两手颤抖,连双筷子都拿不动,开不了车,还得叫老婆去接。

图片 2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手机相册里的一张在医院拍的照片,我爸爸的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