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宿歌舞伎町是红灯区和黑社会的代名词,场子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5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 周五在成都一家外贸企业里上班,他的工作职称相当于外派业务员,一个月下来,就有二十多天都是在国内各地出差。虽然时常出差有些累,但他却很享受这份工作。 就在上周,周


  周五在成都一家外贸企业里上班,他的工作职称相当于外派业务员,一个月下来,就有二十多天都是在国内各地出差。虽然时常出差有些累,但他却很享受这份工作。
  就在上周,周五到福建厦门出差,他遇到了一个接近十年未见面的高中同学代玉。按理说,两个人十年未见面,再相遇时是很难再相认出来的。但对于周五来说,十年的时光并不能磨灭他心里的代玉的样子。
  上周去厦门会见客户,工作洽谈依然非常顺利。洽谈好工作后,客户便邀请周五用餐,他们来到当地一家非常豪华的星级酒店里用餐,依旧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用完餐后,客户提议去唱歌,周五并没有拒绝,说实在话,他喜欢这样的夜生活。
  唱歌的地方也在那个酒店里面,只是不在同一层楼里面。当周五和客户们来到包房里后,接待他们的妈咪叫来了几位陪酒的美女。这样的酒场周五再熟悉不过了,那些陪酒女像一些走穴的演员一样,一场酒陪下来,拿着几百元钱的陪酒费离开,开始到下一个场合。
  相信喜欢夜生活的朋友都知道陪酒女是怎么一个人群。她们的酒量惊人,常常一夜下来会唱四、五个场子,当然,四,五个场子的话,那是所陪客人们只喝一两个小时就散场。有时候就怕碰到喝个大半宿的客户,基本上一夜下来,一个场子就被灌得不省人事。一个场子的陪酒费也不尽相同,碰到小气的客户的话,只会得到出场价,两三百,如果遇到财大气粗的客户的话,给七八百或上千的也有。
  周五喜欢和那些陪酒妹喝酒,那些陪酒会划酒拳,而且“活泼可爱”,可以搂抱,可以KISS,有的陪酒小妹也会答应陪睡条件,只是价钱要得高。当然,愿意陪睡的陪酒小妹很少,大都只愿意陪酒不陪睡。周五有个爱好,就是爱搂抱陪酒小妹,而且他特喜欢抚摸被灌得不省人事的陪酒妹。因为,那些醉得不省人事的小妹,无论你怎么抚摸她,她只会哼哼两声,而无力反抗。当然,周五有时候也觉得这种行为很恶劣,有种趁人之危的感觉。可是,周五却非常喜欢那种感觉,尽管不是真正的makelove。
  其实,几年前,周五也是一个清纯的少年,老实憨厚。对于如今自己为何沉迷在的这种纸醉金迷,花天酒地,歌舞升平的生活,周五也感觉无法说透,也许是社会这个大染缸太浊了吧。周五很喜欢快播CEO王欣曾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纯真过!
  周五还清楚地记得,十几年前,自己上中学那会儿,就像一个木疙瘩一样。那时候,代玉是他们班的班花,学校里很多男同学都喜欢她,而且她的学习成绩也好,也很文静。班主任见周五学习也上进,且上课不开小差,就把他和代玉编为了同桌。这样的安排,他们上课既不会影响彼此,而且还可以相互学习。然而,班主任那一步棋走错了,周五和代玉那会儿都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不知不觉,他们居然早恋了。他们的恋情是在高三下学期才被班主任发现的,因为,那时候的月考,代玉是一次比一次不理想。后来,班主任听说了他们早恋的事后,把他们叫到办公室里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虽然周五和代玉当时表示会断了早恋的心,好好学习,但代玉的的成绩却没有再提升起来了。虽然班主任把他们俩的座位调分开了,但是,放学之后,他们还是悄悄见面,清晨还是早起一起散步。在那个纯洁的时代,他们的恋情状态就是一起散散步,说说话而已。并不像如今这样的开放时代,拥抱,接吻,或者吃青苹果。他们那会儿,周五只牵过代玉一次手而已。
  后来的事,挺凄凉的。代玉高考落榜,而周五却考上了四川大学。代玉的落榜,班主任很自责,他认为是他害了代玉,本来以代玉的实力,考重本是很有把握的,可是,代玉的高考成绩才四百多分。班主任对周五也挺气的。在得知代玉落榜后,班主任找到周五和代玉,他对周五说,你知道吗?代玉落榜了。周五感觉到了班主任找他的目的,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在班主任说这话时,他也是一脸自责,但他并没有说话。
  班主任又对他说,我心痛呀,代玉这么好的苗子,我实在不忍心看她落榜呀。以前调整座位时,我看你老实,学习也好,你们俩个可以一起相互勉励,互相学习。你们怎么这么让我失望?
  代玉此时已经落泪了,可是,她这会儿却还是含着泪水说,何老师,这不怪他,是我的错。现在我已经落榜了,后悔已没有用了。无论将来是一条什么路,我都会坚强地走下去。
  听代玉说着这些话,周五也抢着说,对不起,何老师,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何老师的教育,是我对不起代玉,是我害她高考落榜。
  听着周五和代玉抢着说自己错了的话,何老师突然更是悲痛起来,他重声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再后来,周五要去学校报到了。他想问问代玉今后有什么打算,于是,他把代玉约了出来。在把代玉约出来,见到第一眼时,周五便看到了她手臂上的伤痕。再仔细一看,她身上还有几处伤痕。周五连忙问她怎么了,代玉沉默了一下,悄然泪下,说,我爸打的。他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所以,他……
  二
  周五见到代玉身上的伤痕,心痛极了。他连忙察看她手臂上的伤,问她疼不疼。代玉说,其实我小时候经常挨他的打,只是近两年他才没怎么动手打我。以前他打我打得更凶,我都已经习惯了。没事,不用担心。
  代玉又问,你是要去成都了吗?周五怎么也掩盖不了自己哀愁的表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代玉说出要离开的话。他有千不舍万不舍,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代玉见他愁眉不展,故意露出了笑脸,说,要上大学了,这是一件好事,要开心点。听代玉这么说,周五心里更难受。他问,玉,以后你有什么打算?代玉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他抬头看了看天边的云彩,说,我暂时也不知道,也许我也会像那片云一样,四处飘浮吧。
  周五说,你再复读一年吧。
  代玉轻轻地笑了笑,说,不复读了,我爸他是不同意的。
  周五说,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成都吧?
  代玉又笑了笑,去成都干嘛,当你的书童还是保姆呢?不去了。
  周五说,那如果我想你了,怎么办?
  代玉说,你用心读书吧,我会等你的。如果将来你不嫌弃我,还有心要娶我的话,我就嫁给你。
  周五说,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到时我会好好补偿你。
  代玉说,你又不欠我什么,补偿我什么呢?
  周五说,不,我欠你很多。玉,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你一定要等我。
  代玉没再回答,但她甜甜地笑了笑。然后她又望向天边的那片云彩,口里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好漂亮。
  周五去成都后不久,便听到同学传言,代玉和家人大吵了一架后,便不知所踪了。有人说,她出去打工了。至于她的去向,却没有说得清。周五千方百计地想联系到代玉,可是,在2006年的时候,并不是人人都有手机电话的。所以,周五首先是得打听到代玉的去向,其次是地址,然后才是要么写信,要么打公共电话。然而,周五却并没有打听到代玉的消息。不仅仅是周五没有打听到代玉的消息,而且亲戚朋友都得不到代玉的消息。周五不愿相信,曾经答应过会等自己的人会杳无音信。
  十年了,这期间,周五不停地打听着代玉的消息。参加工作后,他更是奔各个地方去找,他一直相信可以找到她。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她。
  大学时,周五的性格就有所变化了,他不再是木疙瘩了。他的社会交际能力很强,组织能力也很强,所以,他在大学时挺活跃的。参加工作后,他被公司里的前辈带着出差,带着他去歌舞升平的地方,没想到,周五他迷恋上了那些地方。这些年来,他没再谈女朋友,他想找到代玉,应兑他承诺的,娶她。所以,这些年来,他混迹于酒池肉林中,根本没有再谈一次爱情的打算了。
  这是周五第一次来厦门,与客户的生意交谈也相当顺利。这南方人也挺豪气,所以,先前在用餐时,周五便与客户们喝了不少酒。这会儿在包房里,周五看着妈咪带进来的几个陪酒小妹,心里又荡漾了起来。几个小妹不待客人招呼,她们便轻车熟路地分散坐到了客人身旁。
  一个二十多岁的妹子坐到了周五身旁,嗲声地问周五怎么称呼?周五早已经习惯在这酒场上打假话。他回答说,我姓王。那个女子拿着酒杯就说,来,王总,小妹敬你一杯。周五拿着酒杯就与她喝了起来。当他抬头喝的那一刻,他越看眼前的这个女子越像一个人,心里有些颤抖起来。酒杯里的酒还没有喝完,他就问那个女子,说,你是代玉?周五明明看到了对方有几秒钟的异常表情,但那个女子却突然笑着说,王总,你这样的客人我遇见多了。一见面就说在哪里见过我,或者说我长得像他们的老校友,老同学或者是老相识。怎么?王总也喜欢这样与女孩子套近乎吗?
  听对方这么一说,周五心里有些不确定了,也许是自己喝多了,看花了眼,或者是自己太想代玉了,产生幻觉了吧。虽然十年未见了,也许代玉的样子早已经变了。可是,此时此刻,身旁的这个女子的眼神,还有那熟悉而美丽的脸庞,明明就像是久违的代玉的样子。
  周五突然抓住眼前这个女子的手,问,你叫什么?
  那个女子以前也被客人色迷迷地抓过手,但还是第一次遇到周五这样那么奇怪地抓着她的手。不过,那个女子毕竟是长久混迹于酒吧歌厅里的人,面对周五这奇怪的客人,她还是显得很从容,她冲周五笑着说,王总,我叫小芬,你就叫我小芬吧。
  旁边的客户此时笑着对周五说,没想到周总还有这么高的艺术造诣,佩服佩服。
  客户本来想与周五再套套近乎,开些拍马屁性质的玩笑,但这会儿,周五并没有笑着迎合他们的玩笑。周五说,对不起,认错人了。
  客户却又笑着说,认错人了没关系,今晚认识后,以后就是熟人了。
  为了不使场面尴尬,客户对那个女子说,小妹,陪我们周总好好地喝几杯。
  那个女子拿起酒杯,笑道对周五说,刚才还是王总,现在怎么又是周总了?是不是存心欺骗妹妹我哟。不行,来,罚一杯。
  周五接过酒,勉强地笑了笑,之后一饮而尽。旁边的客户连说周总好酒量,而那个叫小芬的女子拍着手,也嗲着声说,周总好酒量,今晚别欺负妹妹我哟。
  周五放下酒杯,又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叫小芬的女子,情不自禁地说,像,真的太像了。
  小芬说,周总,你在说谁像谁呀?
  周五说,你太像我一个老同学了,我已经有十年没有见到了。
  小芬说,没想到周总还是一个专情的人,妹妹好羡慕她哟。
  周五说,十年了,我整整找她十年了,一直没有找到她。
  小芬打断他的话,说,来,周总,别难过了。酒是最解愁的东西,今天晚上妹妹我陪你一醉方休。
  周五停了刚才的话茬,端起酒杯和小芬碰起杯来。
  三
  周五同客户与陪酒小妹们一起唱歌,掷色子喝酒,一直到酒凌晨两点多。
  第二天,周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到洗手间洗漱。当脸经过热水一刺激时,他感觉是那么的清醒,只是头还稍微有一点晕痛。当他看着墙壁上的镜子时,他又猛然想起头天晚上陪他喝酒的那个叫小芬的小妹来。
  周五此时清醒,越想那个小芬越像代玉。虽然小芬化了妆,但是她的的样子真的是太像代玉了,可以说和十年前的代玉一模一样。
  周五做了一个决定,他准备天黑后再去前一晚去的酒店里找小芬,因为,他还是在怀疑那个小芬就是代玉。特别是当时当他说出代玉的名字时,那个小芬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周五甚至心想,也许,代玉当时已经认出自己了,但她却不愿意让自己认出她来,这其中肯定有她说不出的苦衷。
  晚上,周五真去了那个酒店里,他找到头天晚上接待他们的妈咪,他说他要找小芬。妈咪以为他是来消费的,于是也就实话说了,妈咪说,小芬今晚没有来上班。老总你也知道这行里头的规矩,像她们这样的陪酒小妹并不是我们酒店里的,她们都是哪里打电话去哪里。周五又问,妈咪,你知道小芬住哪里吗?妈咪正吸着烟呢,一听周五这么一问,她呛了一口烟,说,我说,老总,你这是唱哪一出?周五明白,在这酒池里,客人一般不会去打听陪酒女的信息的。陪得高兴,喝得嗨,玩得嗨就行。如果陪酒女同意的话,一起出去开房,也很正常。但,彼此都不会打听对方的信息。说得好听一点,叫你情我愿,说得难听一点,其实就是嫖宿。
  周五并没有从妈咪那里了解到关于小芬的信息,他有些失望。他准备离开,刚走几步,后面便跟上来一个同样吸着烟的年轻女子。那个女子上前,朝周五吐了一口烟,接着便像发浪似的嗲声说,老总,你是不是在找小芬呀?
  那个女子一开口说话,便有很大的一股酒气,周五用脚指想也想得到对方也是一个陪酒女。
  周五问,你知道她住哪里?
  那个女子又朝他吐了一口烟,说,不知道,但是我有她的电话号码。
  周五不是两三次在夜店里混,他认为,进了夜店,搭讪的话很忌两点,一是不入戏,像木头疙瘩一样。二是不能像警官侦讯一样与对方搭讪。于是,他左手搂着那个女子的腰,右手拿着几张红色钞票。那个女子笑着收下钱,说,你记好了,我只说一遍。

“当然是和那些花了大把钱买香槟的客人睡觉。我爱有钱人,这不是交易,这是爱。”

即使只是一时的温暖……

图片 1

“小伙子艳遇来喽,趁机把她给搞回家噻。”他双手拍着大腿猥琐的冲我乐。

据初步统计,新宿有 13000 名陪酒女。据 RecordJapan 网站于 2012 年 8 月 3 日报道,日本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公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调查结果,30% 的陪酒女郎白天为职业白领在公司上班。

包间的门是有一块儿玻璃的,外面服务部的家伙全挤在那儿看热闹,堵着门也出不去。一群疯女人扒了这个扒那个,谁也没逃得了。

“我听说在中国,这种行业叫做酒托,很可能会挨揍。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真的陪客人睡觉,不想睡的时候,也会有皮条客保护我们。”

好一会儿,听到里面厕所门开的声音,我们几个全都盯着门口静悄悄的等待着主角的出现。

图片 2

这姑娘情绪似乎是上来了,眼泪刷的就飙了出来。呜哩呜啦的说了一通什么我更听不清了。我只好用懵逼的眼神儿看着她,等到她淡定了些。她问我:“可以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愈来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妇女想当陪酒小姐。现在做陪酒小姐,已不那么不情愿。事实上,这份工作已被很多年轻女性视为很有吸引力的工作。”

卧槽,莫非我脸上写着免费助人为乐?怎么都找我来了。

图片 3

她点点头。

图片 4

我又是一愣,她说的谁谁谁我根本没听清,看她的状态已是喝多了的节奏,说话也不清楚。我用迷茫的脸冲她摇了摇头。

“有的客人喜欢零食,有的喜欢手工品,有的喜欢我。”

“啊?”

“对于高端女性来说,与其去做陪酒女,还不如让他们去拍AV,后者好歹是个媒体工作者。——高端女性一直都这么傲娇。”

露天餐吧的后门是个拱门,平时上班偷懒抽烟我们都会在那儿,现在那里已经聚了好几个同事在看热闹,还冲我嘿嘿嘿。

她说她非常想放弃陪酒女的工作,但是她没有什么文凭,她不知道除了陪酒女的工作外,她还可以做什么。

“起来我送你回去吧。”

在这只有 0.3 平方公里的街上,各种店铺约 3000 多家,各种酒吧、游戏场、俱乐部、夜总会、舞厅、旅店、影院等不少于 200 多家。 入夜,歌舞伎町灯火通明,喧闹异常,其中不少店营业至天明。

我走到街对面,大叔正在收拾冒菜摊儿。

她曾经在东京成田机场的免税商店工作,她说一点也不怀念当时的工作,“白天的工作,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完了~

图片 5

事情发生在上一次她们几个过来之后,上次因为客人需要,小龙联系她带了几个小妹过来。那时,我才知道,她们做的是裸陪。瑞瑞则是负责在包房主持和小妹安全。随后没过几日,瑞瑞带了几个我们都认识的小妹到我们场子在801开了个包间,我们营销部几个朋友自然要去捧场。一帮人像往日一样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突然角落里响起了小涛杀猪般的惨叫。一瞧,瑞瑞几个正扑在他身上扒他的裤子。哎呦,这场面,可把我乐坏了,一个大老爷们,被几个女人按在沙发上,有锁胳膊的,骑腰上的,抽皮带扒拉裤子的,哎呦,活生生的凌辱现场啊。包房里瞬间炸开了,我都听不到小涛在叫什么了,只知道他在啊~啊~ha~救命啊。5分钟不到,小涛就被扒了个精光,独自一人儿在角落蜷缩着。

该调查结果也使得“陪酒女郎”这个人气职业,在人们心中形成了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印象。

在场子上班的人,身份形形色色。告诉我这家冒菜的服务员,她白天做护士。年纪不大,人挺漂亮,自然让服务部的其他男人垂涎三尺,在工作上也都趁机照顾,似乎大家都在琢磨如何把她搞到手。我们营销部之前有个男青年,是在某教育单位任职,说话官腔官调,和我们主管关系处的不错。后来还回来拿了两瓶茅台在隔壁餐厅给我们营销部大宴一场,喝到他们互抱着哭着喊着我的好兄弟。

为了吸引固定的客户,陪酒女必须经常到高级的发廊做头发,买高档的服饰等等,甚至在情人节的时候为客户准备情人节礼物。

这时候姑娘还杵在我跟前,我满脸问号的瞅着她。她用那含着眼泪的眼睛望着我。

“浓妆是必须的,口红脂粉是刺激男性荷尔蒙的法宝。”

我边挑菜,边问道:“叔,您这冒菜放的辣椒叫什么,吃了浑身冒汗,爽的很。”

“那你和什么样的客人睡觉呢?”

这次又见到她们,心里还是怕怕。转一想,她们也并不会再闹了,瑞瑞用她自己的方式来宣告了我们之间的平等。

“成为陪酒女的原因有很多,有的人是因为爱喝酒,有的是因为爱和男人睡觉,但对我来说很简单,这份工作漂亮还有钱。”

第二天晚上妹纸早早的到了场子,她说她学校宿舍离得远,如果在这儿上班,晚上就回不到学校。我说公司是有宿舍的,我帮你问一下。宿舍是刚租下的,之前来了一批女孩儿,她们在那儿住。我并不知道地方,找了个在那儿住的女孩儿,她带着我俩拐歪儿抹角,抹角拐弯儿的来到宿舍楼下,妹纸在前,我在后,登着昏暗的楼梯开门刚进去,妹纸便惊叫一声,转头趴我肩上。我正纳闷儿呢,扭头一看,我嘞个去,这特么什么鬼,地方阴暗破烂不说,对屋还是那几个“人事部”男生的脏乱上下铺。看到这情景,我也真是醉了。当即便决定不让她在这儿上班。我拉起妹纸的手说:“走”

要成为出色的陪酒女,除了长得要漂亮身材要好,还需要经过专门的训练,除了要会聊天陪笑劝酒,连端茶、递毛巾、点烟等小事都有严格规定,每个动作,每句话都要恰如其分。

姑娘点点头。

“这里的晚上,即便是瞎子也看得见,到处全都是五彩斑斓的灯和情色服务。虽然这里的酒店多如牛毛,但是来歌舞伎町的人没有一个是想在这里睡觉的。”

“这是哪个在里面搞哦?”祥子趴我耳边说。

图片 6

“去你的吧,能不能不淫荡。”我甩他一句。我没工夫给他斗嘴,他那么一说,我正盯着姑娘呢,万一她神经起来把我手机给摔了我找谁说理去。

图片 7

给我递麦的是瑞瑞。她在另外一个场子做小妹领班。今儿和她一起来的,也都是我们互相认识的,有几个是她在带着。我们称呼的小妹,也就是坐台陪酒的。在我看来,做小妹的也就分两种人。一种是觉得钱好赚才做,另一种是需要钱而做。当你试图询问第一种人为什么要做小妹呢?她会告诉你我需要钱来供自己读书,给家里父母用啊等等。而当你问第二种人的时候,她会直接告诉你,老子喜欢!

图片 8

躺着就躺着吧,怎么着也不能耽误我唱歌啊。虽然水平不咋地,但我就是爱。

每到晚上这里都是姹紫嫣红的妖风,裹挟着浪荡的人们将他们思想者的头颅深深地埋在美女胸脯里。

或许已是深秋,凌晨2,3点的成都格外的凉。时不时的还给你送些小雨,湿气浓浓。

图片 9

成都的夜场有很多种,我所在的场子他们称之为“花场”,场子里有所谓的“歌手”上台表演,下面的“哥”送各种价格的花篮以示芳心。而我,在这里做客户经理,其实就是维护客人的顺便陪酒的客人“好兄弟”。每当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我会告诉他们,我在从事一种边缘职业。

在歌舞伎町管理多家俱乐部的经理三浦建太郎称︰

我推测应该是那个某某某把她撂下了或者就是独自醉酒之后神志恍惚想起某某某了。姑娘拿了手机晃倒一边去,这时候营销部的同事祥子突然冒出来哈着他那川普跟我说:“别让她给你手机拐走喽”

日本在战后的几十年中,将「陪酒文化」作为公关业的重要一部分发展成了一门可观的产业。

这下更好奇了,到底是谁呢?

图片 10

得了,大概晓得怎么回事了。这时候那个小妹却在包房哭了起来。我把小龙拽过来,说:“去,你干的好事你你收场。”小龙呼了口气,径直走进801。我指着阿林对祥子说:“看着他点,别让他在搞事。我出去买点东西。”然后挥挥手,让大家散了去。

作为一个注重外在言行的国家,日本的社会地位尊卑分明,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较大,无论同事还是家人,都不是倾诉的好对象,所以排解压力寻求安慰的方式,便转而向外——这就是陪酒女这样的职业长期存在的原因。

她是和小龙早就认识的,这么一来两来的,我们也就熟络了。瑞瑞身材较小,和我们一起,她就属于野蛮型的,甚至于可以用凶残来形容。凶残手段“令人发指”——她创造了让我们营销部集体“失身”的壮举。

21 岁的陪酒女阿雅,正在与一名顾客聊天。

“当然。”我从兜里摸出手机递给她。

“我经常和客人睡觉,但是绝对不是性交易。我们是彼此你情我愿的。”

回过神来,那姑娘依旧杵在那儿。而我已不知所措,狠心走开,对她无疑又是一次打击,冷风冷雨,万一想不开可怎么办呢?这时候,从拱门那里小龙带着几个女孩儿向我招呼。

图片 11

这下我更懵逼了,颤颤巍巍的说道:“这……去哪啊?”

东京东洋英和女学院大学久美子教授说,尽管加入陪酒女行列的女性群体更加多样化了,但这一职业吸引的大多只是底层的女性,日本的中上阶层是断然不会把它当做向往的职业。

“诶,晓得了。您慢走。”

根据东京文化学研究所针对 1154 名女高中生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酒吧陪酒女在 40 个受欢迎职业中排第 12 位,公务员列第 18 位,护士列第 22 位。

到了家,她问我有没有电脑,搜个恐怖片来看。之前聊天她说过喜欢看恐怖片,所以我也没诧异,拿了笔记本打开给她。我坐在床边呆滞了一会儿,回头说:“那个……我去打游戏了哈。”

“这都是麦克阿瑟和驻日美军培养出来的。那个时候,整个日本都是陪酒女郎,而美国是唯一的嫖客。”

“我不啊,你把她拉回去就行。”

图片 12

刚到802门口,祥子一把把我拉到801。此时,801包房已经关了灯的。我正纳闷儿呢,祥子“嘘“了一声,淫笑着悄声说:“厕所。”顺势往包房厕所指过去,“听里面。”

“和陪酒女相比,肯定不会选护士啊。虽然我们知道护士很累,但毕竟日本的护士不像是在AV里面演的一样,比女优们累的多。”

我知道师傅的意思,霓虹灯下面,摇摆的躯体,连空气中都是酒精味儿。燥热的心,混乱的情绪,一步之错,就会把你带入深渊。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宿歌舞伎町是红灯区和黑社会的代名词,场子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