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说罚金50的,他现已听到她的深呼吸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80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1 在黑暗中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仿佛在阴冷的洞穴中。有水的声音,叮咚,叮咚,有几滴甚至滴到了脖颈上,夏玉秋不由打了个寒战,好冷!他抱紧了双臂,双腿仍像被幽魂吸引着一样

图片 1 1
  在黑暗中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仿佛在阴冷的洞穴中。有水的声音,叮咚,叮咚,有几滴甚至滴到了脖颈上,夏玉秋不由打了个寒战,好冷!他抱紧了双臂,双腿仍像被幽魂吸引着一样向前走去。前面有亮光,有唱歌的声音,如丝一般,钻入他的耳膜。他的耳朵指引着他的感觉,他的感觉指引着他的身体,他听不到滴水的声音了,整个身体只能听到那灵蛇般嘶嘶地轻哼……
  他知道是她,她一定在等着他。
  他忽然就不再冷了,一股温热从身体的某处向上滋生,向每个神经末梢蔓延,他加快了脚步,他要追上她,她就在前面。他已经听到她的呼吸,那么的温暖,那丝丝气息已吐到他的鼻翼上,脸上的汗毛也在微微颤抖,他感觉得到的。
  他已经触到了她,那软软的肌肤,那么凉,她的口气却是温热的,好奇怪。她的面容那么模糊,他一丝一毫都看不清,但他知道是她,除了她,还会有谁?
  此刻,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掌汗涔涔了。你总是这么暖和,她说过的,她总这样说。他用他的汗涔涔的双手握住了她,她那么小,小的叫人心疼。她的手冷冰冰的,她的身子在发抖,她向他的怀里滑去,如泥鳅一样,软软的、凉凉的。他觉得自己变得好大,大的几乎感觉不到她了,而她,在他的温暖中,化成一滩水,漫过了他的整个身体……
  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渗进一层薄薄的光线,灰蓝色的条纹被套稍稍明亮了些。夏玉秋掀了被子走进卫生间,他脱下内裤,把它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拧开花洒,温暖适度的水流瞬间包围了他,他闭上眼睛,水流过他的头发、胸脯、腿,被冲刷得服服帖帖的。他躺下来,浴缸的水刚好漫过肩膀,水龙头已经关掉,从接口处滴下一滴、两滴水珠,轻轻地砸在他的脖子处,好冷,他的脑海又浮出她的影子,为什么总是看不清楚她的脸呢?
  苏海燕已经上班去了,剩菜热在微波炉里,夏玉秋慢悠悠地穿好衣服,端了牛奶,坐在餐桌旁,一口一口地喝,已经八点四十分了,但他不着急,办公室的其他人大都是在九点左右到达,他急什么?
  日子仿佛就像这杯慢慢减少的牛奶,剩下的不多了,才需要一小口一小口地抿,在唇边咂吧咂巴,咂出更纯正的奶香味。他吃完早餐,看了下手机,九点二十了,搁在前十年,他绝不会迟到,但现在,早到一会儿或是晚到一会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骑上了自行车走出了小区,县城的街道已经拓得很宽,人行道、机动车道泾渭分明。夏玉秋挑了一条窄仄的小巷,城市规划还没有顾及到这里,这座房子突出一尺阳台,那边庭院开采几步小池,里面种上一簇蒜苗、几株月季。道路被逼得紧了些,却也生出许多趣味来。夏玉秋喜欢走这样的路。他几乎把县城内所有的小巷走了个遍,有段时间,他每天上下班就在寻找不同的回家的路。他觉得自己对这座城市的熟悉程度不亚于任何一个出租车司机,甚至城市规划局将来要规划城区建筑时,就可以请他来当顾问,他很有自信。
  苏海燕早就要给他买一辆电瓶车,他不要,电瓶车解放了双腿,却也束缚了双腿。苏海燕现在每天骑着电瓶车上班,惯得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的。夏玉秋可不想像她那样,年纪轻轻的,未老先衰,一说她未老先衰,苏海燕就不乐意了,“咱俩到底谁未老先衰,你说,到底是谁?是谁?”夏玉秋不出声了。他知道苏海燕对他有意见,而这个意见却无法摆在台面上。只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咆哮几句或者借题发挥一下。夏玉秋自己心里知道,所以苏海燕发脾气的时候,他从不发言,但也不表现得唯唯诺诺,仿佛她面对的是空气,她的杀伤性很强的语言扫向他的时候,就如拳头砸在一堆棉花上,无声无息。这种情形,让苏海燕恼怒不已,心情好的时候,她会对夏玉秋说:“求求你和我打一架吧,这样我会好受点。”“你有病!”夏玉秋说:“你才有病!你不是个男人!”苏海燕终于骂出了声。
  夏玉秋不置可否,他转了身去推自行车,不管苏海燕在身后咆哮。
  他今天选的这条路是前几天早就走过了的,他想再走一遍。
  这座外观刷成粉红色的房子,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是那种俗不可耐的与众不同,不管怎样,总算与别的房子有些不同的了。夏玉秋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心里在想,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主人,才会把房子刷成这种庸俗的粉色。夏玉秋一下子想到了妓院,那个穿着暴露、偎红倚翠的情形。门是开着的,一个年轻的妇人伸了手臂在二楼晾晒衣服,夏玉秋确定这是一位妇人,而不是一个少女,是因为她的丰满,妇人特有的丰满,这一点他是确定无疑的,尽管他有过的女人并不多,连苏海燕在内,一共三个。夏玉秋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想起了一句话,“这个人被竹竿打在头上,便立住了脚,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只可惜自己不是那“超风弄月的班头,拾翠寻香的元帅”,但漂亮女人的美,男女皆爱欣赏。
  夏玉秋放慢了脚步,他本来就是推着自行车走的,所以走得再慢些,也并不显得突兀,此刻,他的鼻孔里仿佛能闻到那女人所洗衣服散发出的洗衣粉的清香,甚至还有女人的体香。
  夏玉秋是欣赏美的,不管是超凡的美还是粗俗的美。这个女人的美就是粗俗的美,因为他看到了她裸露在外的一大半胸,也许她并不知道有人在欣赏她,甚至可以说叫偷窥。所以她旁若无人的,白底小碎花衬衫只扣了两个纽扣,上下皆露,夏玉秋猜想她在卧室的时候,一定会露得更多。
  夏玉秋这样猜想的时候,并不觉得这是好色,或是一种道貌岸然之类的伪君子。如果是以前,他决不允许自己对一个陌生女人有这种臆想,这是对女人的侮辱,而现在,这算什么呀?将近五十岁的老男人了,再想,还能想到哪里去?
  可今天却不见了这个女人,红色的大门却紧紧闭着。眼睛越过院墙,二楼的阳台上仍挂着几件衣服,有那件白底碎花的衬衫。也许她出去买菜了吧,或者是上班去了。夏玉秋不确定她是不是有工作,不过,凭感觉她应该是一位全职太太,因为她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慵懒味,这是职业女性所没有的,只有衣食无忧的女人才会有这种气息。
  夏玉秋稍稍有些失落,他跨上自行车沿着小巷的花带向前骑去。
  老九总是第一个到,一到就先泡上一杯茶,茶杯已经被茶叶染得边沿都发了黄,却不舍得刷干净。他拿了报纸一坐就是一上午,除了上厕所,基本上不挪椅子,他也很少和夏玉秋说话,只有在上边布置了任务,要到下边搞个什么活动的时候,才会放下报纸,拿出一叠稿纸,在上面涂涂画画,其实到了最后,他的涂涂画画多半也排不上什么用场。
  夏玉秋和老九打了声招呼,就坐在电脑前,先打开邮箱,看看北京那个杂志社有没有发来新的稿子。最近几年,他接了几个私活,替北京的一个杂志社校对稿子,为几个企业策划一些宣传单,给某个旅行社编编导游词,这些活儿为他创造了一笔不小的收入,是他工资的两三倍。他靠着这些收入还了欠下的债务,所以,在这一点上,苏海燕还是觉得他很有功劳的,对于他的病,有时候也能够原谅。
  十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宋佳成来了,他来的时候,夏玉秋迅速最小化了窗口,下意识地看了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其实即使不看,宋佳成往往也是这个点到。夏玉秋说:“宋主任早。”老九说:“宋主任早。”宋佳成点点头,他环视了一下,并没有走进来,他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就在隔壁。他一般钻进去后不到下班就不再出来,但在进去之前,总会照例来巡查一番。
  他们三个人,宋佳成最年轻,却是他俩的领导。命运这回事,谁也说不准。
  
  2
  一大片油菜花金黄金黄,空气中已经有了些闷热。夏天似乎要来了,但这不是夏天,才二月天气。夏玉秋脱掉外套,只穿着藏青色的毛衣。他踏进油菜花地,像漫进了花海。毛衣上粘了很多黄黄的花粉,嫩枝甚至拂扑着他的脸,痒痒的,又难受,又舒服。他两只手向前扒着,做着类似于游泳的姿势。在一大片黄色的尽头,有一抹红,若隐若现,他知道是她,除了她,还会有谁呢?
  她在等他的,这个念头让夏玉秋激动起来,他奋力向前走去,油菜花秆仿佛生长了力量,绞住他的腿,死死地抱着他,他的手臂已经伸得很长了,下半身却挪不动一步。她分明离他更近了,那红色慢慢流动起来,油菜花也变成红色了,他看到了她,在对他笑,笑容很清晰,五官却渐渐模糊。是她!一定是她!他伸出手,她却消失不见了,他站在茫茫的血红色的海中……
  夏玉秋翻了个身,抱住了苏海燕肥肥的肚皮,他睁了一下眼睛又闭上,苏海燕睡得很沉,他悄悄起身走进卫生间。
  他把内裤脱掉,轻轻地打开水龙头,倒了点洗衣粉,慢慢揉搓几下,把它撑开凉在窗户外边。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保持着自己清洗内裤的习惯。苏海燕对他这一点很满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什么。
  但他也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他曾经一天之内写出三万多字的小说,完全是用钢笔写出来的。那一天,他不吃不喝,趴在桌子上只是写。苏海燕那时也很好看,穿着粉红的的确良衬衫,被圆滚滚的胸撑得紧绷绷的,但夏玉秋无暇欣赏这些,他一心扑在写作上,每天做着名垂文史的美梦。宣传部和文联还联合搞了一本杂志,叫《樱花词》,名义上张春义是主编,其实组稿、校正这些活都是他干的。他很满意这种状态,无名无份算什么,只要能实实在在地做事,他就心满意足了,况且这还是他最热爱的工作。一个人不怕被人利用,被人利用证明你还有点价值。
  夏玉秋认为自己是有价值的,他不吃不喝写成的三万多字的小说,获了奖,还是在一个国家级刊物上,他把杂志拿给张春义看,张春义很高兴鼓励他说:“嗯,不错,好好写,有前途!”
  前途对于夏玉秋来说是渺茫的,他只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能转正,把工作关系调过来。
  年底的时候,他听说上边拨了一个编制。他也侧面打听过了,按他现在的表现,很有希望。他把自己这一年多以来发表的文章整理了一下,光国家级刊物就发表了三篇,省级刊物发表三十七篇,更重要的是,《樱花词》还被政府表扬了几次,说是当地文学的一面旗帜,虽说上台领奖的是张春义,但谁都知道,他的功劳不可磨灭,领奖回来,张春义还特地口头表扬了他。
  夏玉秋和苏海燕一条条地分析,不论从哪方面他都觉得自己很有希望,可苏海燕说:“光这些还不行,得送礼!”
  关于礼的厚重,他们俩讨论了前半夜,最后决定,不拿烟,不拿酒,就送人民币,可是送多少钱,两人又讨论了后半夜。
  夏玉秋穿了一件稍大一些的外套,把五百块钱用信封装了,揣在里面的上衣口袋里。
  他敲开了张春义家的门,张春义正在泡脚,他抬起脚要擦,夏玉秋忙说:“张主任,你就泡着,多泡一会儿活血,对身体好。”“那我就多泡一会儿,呵呵呵。”张春义一边泡,一边用手去搓,他用食指和中指来回揉脚背,又用食指和中指去搓脚后跟,搓一阵儿,又弯了手指,用指甲来回刮脚后跟上泡白了的茧子。
  夏玉秋把信封掏出来放在身边的桌子上,“张主任,我的事你还要多费心啊!”“你看你,你看你,弄这干什么?我也腾不开手,你快装起来。”张春义看上去有推辞的样子,夏玉秋连忙站起身,“我走了,张主任,你赶紧泡,别叫水凉了。”
  从张春义家里出来的时候,夏玉秋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这是人生的第一次,他觉得一个耳刮子才能让这件事有一种里程碑似的意义。
  过完年,编制下来了,和编制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是张春义的侄儿。
  夏玉秋第一次下班按时回了家,苏海燕正在蒸馒头,“咋?今天不用给主任办公室打扫卫生了?”夏玉秋不说话,他掀开门帘躺到床上。
  他想去找张春义,把那五百块钱要回来,这是他三个月的工资,一年的房租。苏海燕说:“不可,亏你还是知识分子,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不想在人家手下干了?只当这钱给他买药了!”
  但这五百块钱就像嘴里的唾沫一样,吐出去就咽不回来了,每次看到张春义若无其事的嘴脸,夏玉秋都有扑上去要钱的冲动。
  在这里借调了两年,夏玉秋又回到了原单位,每天晚上下班,夏玉秋就会一个人走到东边的小土坡上,从这里,能看到村庄,也能看到缠绕着庄稼地的公路。
  他开始写诗了,每天都写。看到穿着花衬衫的锄草的姑娘,他写;看到叼着烟袋赶着羊群的老汉,他写;看到苏海燕撅着屁股在煤炉旁点煤球,他也写。那时候苏海燕的屁股还不太大,那时候他的儿子夏冬冬还没出生。
  他写了整整三年诗歌,在《诗刊》上发表过,在《星星》上发表过。儿子出生的第五年,他又一次回到了县城,这一次,有编制。张春义握着夏玉秋的手笑道:“我就说嘛,年轻人只要努力,就会有希望的,好好干!”
  夏玉秋点点头,笑道:“张主任,跟着你干,我有劲头啊!”“哈哈哈……”张春义笑了起来。
  夏玉秋已经不是八年前那个夏玉秋了,他学会了装疯卖傻,他知道自己是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才有如此转机。一个县领导也喜欢诗歌,在杂志上读了他的诗,惊呼这样的人才居然被埋没了,找到县委书记,直接把他调进县城。

本文将电影的关键情节都描述了出来。
一个故事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周一,匆忙

 
父亲终于在修自行车的店里给少年买了一辆自行车,其实就是修车的拿各种各样的零件组装起来的自行车,少年很高兴,有了自行车至少就算是像个大人模样了。他高高兴兴的去找那群比他高一个头的少年,想要加入他们,他们每个人都有一辆自行车,与少年不一样的是他们都穿着长裤,而少年自己却只是短裤。
 
年长一些的少年们整齐的坐在海边的堤岸上,在等着什么,少年向前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几岁模样的女人,面容姣好,悠悠的从他们面前走过,少年惊觉身下有异样,原来是小帐篷已经情不自禁的撑了起来。
等那女人走过,一群人赶忙骑着自行车穿过小道到女人经过的下一个路口,一路上还有人喊着:你看那是多诱人的美臀啊!在路口的路边又整齐的坐着,喘着气,少年看着那女人微微显露的乳沟,胸前的一枚十字架项链,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仿佛空气中都是那女人的汗涔涔的味道。
原来她是拉丁文的新老师的女儿,玛丽莲,西西里海边小镇最美丽的女人,美丽到街上的男人谄媚跪舔,美丽到女人们羡慕嫉妒恨。

天很冷,塞了电脑和平板的包包,我的肩膀有些吃不消,弃25分钟步行加2站地铁,取5分钟步行15分电动车5分钟自行车,寒风刺骨的。

白天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在海边的礁石上玩,每个人一边拿着拇指头测量着各自小鸡鸡的长度,一边在说着和玛丽莲有关的事,有个男生量了鸡鸡的长度,喊着他有九个指头的长度,像颗鱼雷,人们都笑了。另一个男生喊着他的就是艘潜水艇,简直能够把玛丽莲劈成两半。听到这里,别人有都笑了,少年似乎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少年迟迟没有量他的小鸡鸡,众人都嘘他,等他量完,五个指头,众人都笑了,“你知道他们怎么说穿短裤的吗?他们说穿短裤的都有很短的小鸡鸡!”少年看着自己的短裤,有几分羞赧,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反驳了一句边和其他人扭打起来。
 
少年夜不能寐,日不能安,想着的都是玛丽莲曼妙的身姿。白天的时候他逃课去了玛丽莲的家门口,看着玛丽莲的家,突然玛丽莲开了门,唤他过去帮她买包烟,少年伸手去接钱币,不甚却将钱币滑落在地,少年俯身去捡,玛丽莲宽松的纱质衣裙随风拂起,能够清晰的看见她诱人的长腿和肌肤。少年多渴望风再大些啊,可以把裙子吹得高一些,或许还能看到其他的什么,只是眼前的景象戛然而止,这一切不过是他的遐想,对于从来没见过的情景,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想象出来。就像做春梦的时候,总是在关键时刻惊醒,因为大脑里没有存储着那样的潜意识,即便是有了自行车,他仍然还是个孩子,仍然没有长大,穿着短裤的他就算是去理发店都不允许坐在大人们才能坐的高一点的椅子。
 
少年心最是骚动,他开始了窥视一个成年女性的生活,夏日炎炎,玛丽莲坐在庭院的大树下纳凉,少年的视线从她的脚踝沿着长腿一直向上,玛丽莲湿哒哒的长发垂下来滴着水,少年则想象着自己的脸沐浴着那样的水滴,水滴滴进嘴里,能够顺着喉咙直达心田,那是夏日里最解渴的甘露啊!
 
夜晚的时候少年爬上玛丽莲庭院里的大树,透过窗户的缝隙一点一点的收藏着玛丽莲生活里的每一片段。玛丽莲是个裁缝,她叼着烟在缝纫机前工作,穿着黑色吊带内衣,内衣的肩带不时掉下,能看到玛丽莲丰满可爱的乳房藏在内衣里,若隐若现的样子让少年的心一点一点的燥热起来。有时玛丽莲放着黑胶唱片,拿着架子上摆置的军人照片仔细端详,那是他参军打战的丈夫,新婚不过两个月玛丽莲的丈夫就被法西斯政府征召去了战场。玛丽莲胸口抱着丈夫的照片随着音乐偏偏起舞,在客厅里的方寸之地优雅的以这样的方式怀念着他的丈夫。就寝的时候玛丽莲走进卧室脱去内衣,卧室昏黄的灯光能把玛丽莲坚挺诱人的乳房的影子映在墙上……
 
少年脑海里都是那样的情境下那样的音乐,他特意去买唱片的地方问老板那是什么曲子,可是毕竟他不知道名字,他只好哼着旋律,和店家撕扯一番才终于找到了那个曲子。在自己的卧室里迫不及待的播放那张黑胶唱片,躺在床上拿出从同学那要来的小画册,一页一页的翻看着,另一只手不时伸进被巾里。小画册上有各种神态的裸露女人,看着看着,小画册上女人都幻化成了玛丽莲,玛丽莲勾人的微笑,玛丽莲坚挺的酥胸,玛丽莲那小镇第一美臀。玛丽莲从门外走了进来,少年起身去拥抱着玛丽莲,慢慢的脱去玛丽莲的外套,慢慢的褪去玛丽莲的黑色内衣,玛丽莲那诱人的酥胸一下子跃了出来……
 
安耐不住的少年决定要给玛丽莲,写了很多封信,他写道小镇上到处都是关于玛丽莲的流言,说玛丽莲是个下流的女人,有很多情夫,可是少年知道,这一切都是恶意中伤,这一切绝对不会是真的,玛丽莲爱的男人只有她的丈夫和少年自己……写着写着,少年又撕掉,扔进了大海里,原来他只是有勇气写却没有勇气寄出去。
 
少年像往常一样和那群年长一点的孩子站在玛丽莲途径的路旁窥视着玛丽莲,只是少年自己还要更疯狂一些,他知道这个路口过去那群少年就会散了,于是少年就说,我先自己一个人回家了,我们下周一上课再见。他急忙骑上自行车,穿过更热闹的人群,更难行的小巷,费力的推着自行车上台阶……原来他是要继续自己一个人跟踪窥视玛丽莲啊!玛丽莲途径的街上人们都在窃窃私语,人们的目光都在玛丽莲身上,尤其是男人,那些街边无所事事的男人,那些衣冠楚楚的富绅,临街楼上的士官,学院里衣冠整齐的学生……少年看着玛丽莲穿过街道到达一处楼房,她敲了敲门,有人从楼上的窗户便扔下一把钥匙,玛丽莲稍微环视了一下四周,就开门进去了。少年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人们说的或许是真的,玛丽莲在和别人私会,和那个猥琐的牙医,那个觊觎着玛丽莲的律师,或者还有很多……少年心里越想越生气,他觉得玛丽莲背叛了他,他真想打玛丽莲一巴掌!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的议论玛丽莲,女人们说她下流,说她为什么要嫁到乡下,说自己的老公一眼都不会看她,说自己的儿子觉得她是个浪荡的的人,说连公爵的情妇都比她好,至少公爵的情妇光明磊落,公爵每周过来干那情妇一次,这个所有人都知道,说玛丽莲自恃高人一等,但是谁不知道她干的丑事……玛丽莲似乎没有听见这样的流言,她优雅的不紧不慢的穿过人群,少年仍然亦步亦趋跟在后面,自行车骑得太频繁都产生了叽叽呀呀的声音。在学校的时候那群学生在戏弄着玛丽莲的父亲,那位年老耳聋教拉丁文的老人,学生们举起手来示意要上厕所,然而嘴里说的却是能让你的女儿玛丽莲给我乳交好吗,我能干翻你的女儿吗之类的龌龊不堪入耳的话语。少年心里很痛恨那些人说的那些话,或许玛丽莲真的下流真的淫荡,他也不许人们说那样的话,少年心里十分的鄙视他们,然而也无可奈何,只是会趁着下课从楼上网楼下拥挤的人群吐口水,唾弃那群人!
 
少年又一次跟踪着玛丽莲,这一次,他想知道玛丽莲去见的究竟是谁!他假装与玛丽莲擦肩而过,又掉过头来慢慢循在后。等玛丽莲进去了后,少年顺着铁门爬山去,心惊胆战的窥视着房间内的人,哦,那是玛丽莲的父亲,她来探望的是教拉丁文的老师!少年早就知道,玛丽莲绝对不会是荡妇,绝对不会和街上那些猥琐的男人乱搞的,原来玛丽莲是那样一个圣洁的女人啊!越想越开心,回到家午睡躺在床上的时候少年又一次脑海里满满都是玛丽莲的影子,弹簧床又咯吱咯吱的摇了起来,辗转侧身,躁动不安。睡楼下的父亲被吵醒,十分生气的大喊“你又在干什么你!!”
 
 
一天早晨,人们在广场集会,原来是玛丽莲的丈夫阵亡了,丈夫是个中尉,所以小镇上的人们为他开追悼会。玛丽莲并没有出现,人群中又交头接耳“她一定又是另结新欢了”“指不定现在在哪张床上快活呢”。主持追悼会的军官慷慨陈词,说着西西里的女人永远支持远征的男人,胜利永远属于法西斯!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掌声,男人们使劲的鼓掌,究竟是在为法西斯喝彩还是为玛丽莲的丈夫的牺牲喝彩就只有那些男人自己知道了。追悼会的结束是向法西斯伟大元首敬礼致意,少年全然不在乎伸手指向天空的人们,转身一人离开,来到了玛丽莲父亲的住所,他知道,这时候的玛丽莲,只有一个地方去了。少年看到玛丽莲一动不动的侧躺在床上,他知道,玛丽莲是多么的伤心,他多想这个时候去安慰安慰玛丽莲,然而他只是在偷窥,他一点勇气都没有。翌日玛丽莲丈夫的葬礼游行上,玛丽莲像圣母一样站在游行车上,众人仰望着玛丽莲,嘴里念念有词的祈祷和画着十字……
 
 
少年心里可怜着玛丽莲,憎恨着那群假把式的人们,在仪式上装出一副虔诚的样子,在背后却又那么的肆无忌惮的诋毁玛丽莲。在娱乐厅里他向戏谑玛丽莲的军官的咖啡里悄悄吐口水,在学校图书馆里他向嚼舌根的妇人的包包里偷偷撒童子尿……少年很责备自己,他一点能够为玛丽莲做的都没有,他多想去保护她,他多想倾尽所有去爱她,可是他却还是个穿着短裤的孩子。
 
少年来到了教堂,教堂里安置着各种各样的神像,少年细细挑选了一个看起来眉目慈善的神像,他小心翼翼的对神像说,“我的事情太私密了,你看起来似乎不错,我只能悄悄的对你说。我每天都会拿一根蜡烛来,甚至周末还会来做弥撒。我希望你替我保护玛丽莲,就这几年保护她不被人伤害,过几年我会自己接手的……”少年还是常常跟着玛丽莲,听到牙医和别人说玛丽莲很骚,他拿起石头就往牙医诊所的窗户砸。跟着玛丽莲回到了家,玛丽莲在庭院里的大树旁晾着她的黑色内衣,玛丽莲走进屋内,少年趁无人注意,一个动作迅速的将玛丽莲的一条黑色内裤抓了下来,又匆匆的跑去骑自行车跑了。
 
一条黑色的内裤,少年拿来做什么呢?晚上回到家里少年拿来润滑自行车的油一点一点滴在弹簧床的弹簧上,试了试,扭动的时候已经不再咯吱咯吱作响了。少年拿着黑色的内裤紧紧地贴在脸上,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啊,那上面有着西西里最美丽的女人的最私密的味道,少年使劲的闻,使劲抹在脸上,肆无忌惮的在弹簧床上扭动,一只手拿着黑色内裤,另一只手则在被巾下抖动……脑海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与玛丽莲相关的剧情,就像他同他的小伙伴曾经在深夜潜入大人们的电影里看到的那种情节,她不知道在脑海里预演了多少次,那种感觉让他不能自己,直到他自己累的筋疲力尽了,在不知不觉之中沉沉的睡去……
 
早上,日已上三竿,少年的父亲见儿子还没起床,便上来打开二楼的窗户,看见儿子的脸上盖着黑色的衣物,凑前一看,又撤近稍微一闻,有种石楠花的味道,再仔细看看这黑色布料是什么,竟是一条女式带花边的内裤!!父亲震怒,猛地拍醒少年:“混蛋!这是什么?你这个恋物癖,受虐狂!搞不好还是个变态!”边说边用手掌拍打少年的头,少年则从梦中大叫惊醒,为躲避父亲的暴揍少年冲出门外,却来不及扯下此时覆在脸上的黑色内裤,在走廊外却正好碰见了闻声而来的母亲和姐姐,母亲问他,那是什么?少年机智的回答,“那是法国便帽”。没那么好糊弄过去的母亲一看是女式内裤,也不由分说的拍打少年的头,大声的责骂少年不知羞耻。只是姐姐拿来一看,发现这内裤挺漂亮的,不知深浅的问母亲这内裤可不可以给她。母亲怒不可遏,转身就打起姐姐来嘴里骂着不要脸的东西。父亲此时冲出来将姐姐赶跑,母亲则将那内裤视为极其污秽之物烧掉,一边还使劲的咒骂。父亲抓着少年,少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父亲打了少年几巴掌“你这个变态,以后不准和我坐一起吃饭,不准和你的姐姐说哈,我要把你关在房间里不让你出去!”父亲把少年拖进房间内关上门,还拿木板钉住了窗户,少年也不示弱,谁怕谁,他把房内的留声机开到最大声……
 
少年应有好几天不吃饭了,看来是在绝食抗议父亲对他的禁足,母亲则在门口哭泣哀求他吃饭,责备父亲的过分严格,她担心她那儿子就这样饿出病来。房间里是少年的胡言乱语,母亲哀求无法,只好在厅里借着灯光缝补少年的校裤,埋怨着法西斯补给的针线根本不能把校裤口袋的洞口补完好。父亲拿来一看,怒喝道“这根本不是针线的问题,最好把他的口袋全都直接缝上堵住!”母亲不解,那样儿子不就没有口袋了吗?父亲不耐烦了“那是你儿子在上学的时候把手放在口袋里这样!”说着还拿起一个茄子作起了抖动的动作。父亲想必是在为儿子的健康着想,毕竟那样的动作是不适合频繁进行的。
 
母亲请来医生看看少年的病情,少年整日在房间内神神叨叨,连他的小伙伴们都以为他是撸多疯了。医生简单查看了一番,也没说什么,只是说让少年出去透透气。透透气?少年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许久不去窥视守寡的玛丽莲,少年才发现玛丽莲家已是门庭若市,门外有着各色各样人,有牙医,有律师,还有军官,他们或是假装途径,或是假装看风景。有天晚上,爱慕玛丽莲的军官拜访了玛丽莲,他执意要在玛丽莲家过夜,玛丽莲说推辞说改天,无奈的军官也只好离开,却不料门外遇见了牙医,牙医简直疯了,他嫉妒军官,他和军官扭打在了一起,嘴里还咒骂着军官勾引他的未婚妻。而此时,黑处正是无数守在玛丽莲家附近的男人,这下不得了,这件事第二天就上了法庭,牙医的妻子状告玛丽莲不守妇道勾引他的丈夫。法庭里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们,玛丽莲的辩护律师正是那觊觎玛丽莲许久的那个,他慷慨激昂的陈述辩词,本是军官出来作证便可以解决的事情,出了这事,军官便急急忙忙回到了战场,现在的玛丽莲只能依靠律师了。那律师是小镇最厉害的律师,一番辩论过后责任全在那牙医。
律师帮了玛丽莲的大忙,现在的玛丽莲无依无靠,她的父亲听了关于她的流言也不再见她,丈夫又早已牺牲,她完全付不起律师的诉讼费。夜晚的时候,那律师借口惝恍律师费,不顾玛丽莲的反抗,却将玛丽莲推向了床边……这一切少年全都看在眼里,少年悲愤至极,却不慎从树上摔了下来,把手臂摔折了。
 
少年原谅了玛丽莲,他知道玛丽莲情非得已被逼无奈,她是为了偿还律师费,但是教堂里的那神灵却没有保护玛丽莲,白瞎了少年的蜡烛和祷告,少年一气之下就把那神像的手臂也打掉了,这样才算两清。但是少年至此却得了魔怔,上课的时候误将一个女老师当做玛丽莲,还在课堂上问她是否真的要嫁给那人。结果当然是被撵出了教室,生气之下的少年将学校里的墨索里尼的塑像直接推到裂成了两半。
 
律师最终也没娶玛丽莲,四十几岁的他在征求他母亲的意见时被轰了出去,镇上的男人都笑话这个没断奶的律师。少年很高兴,家里终于给他做长裤了,他像一个大人一样在理发店的时候坐着高脚的椅子。玛丽莲的父亲在一场空袭中死了,她彻底变得无依无靠起来,连吃的东西都变得奢侈,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男人趁着夜色偷偷的带着食物潜进玛丽莲的家里,不等一分钟就猴急的……
 
 
 
当看到玛丽莲剪短了头发,染成了红色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人群坐在街边的茶店,看到她拿出了一根香烟,这还是少年第一次见到玛丽莲抽烟,看到那群谄媚的男人纷纷点火的情景时,少年多想自己是那勇敢的战士,救玛丽莲于水火之中。可是他做不到,他只会在夜里躺在床上幻想着自己英雄救美,在床上不停地抖动。白天看到玛丽莲和那位被男爵抛弃的情妇一起被德国军官搂着,街上的男人议论着这荡妇现在连德国佬都接。少年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仿佛看到了玛丽莲与德国军官声色犬马的情景,眼前一阵眩晕,就倒了下去。
 
少年彻底的魔怔了,母亲带着少年去过教堂驱魔,去过乡下巫婆处跳大神,母亲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毫无生气了呢?父亲看不下去了,这怎么能治得了儿子呢?他向妻子怒吼道:“你儿子没病,他是男子汉了!鸡鸡这么大了,他需要的是性交!”
 
 
盟军的轰炸机早就轰到了西西里,在炮火连天的时刻,妓院的老鸨说今天不是被炮火炸死就是进监狱。因为少年的父亲带着少年来买春,连未成年的生意也做,老鸨深知这是违法的事。妓院里红色灯光的映衬下女人们围着少年转,战争年代连妓院都冷清了,都想得到这个小客人的喜欢。她们毫不在乎的展现着自己的肉体,揉搓着胸部,粗狂放肆的像个男人,至少她们是真实的,总也好过镇上那些猥琐虚伪的男人。
 
 
 
唯独有一个女人倚在门边,冷艳的样子,黑色的长发,看上去竟有几分像玛丽莲,或者在男孩眼里那就是玛丽莲吧。老鸨看到男孩的目光投向倚在门边的女人,便唤那人的名字让她带着男孩上楼。男孩有一丝不安,朝门外望了望,叫了声爸爸。爸爸此时倚在门边,应声道“去吧,没事的。” 男孩跟着女人进了房间,女人替男孩脱了衣服,拿着香皂给男孩洗下身,接着让男孩赤裸的躺在床上。女人慢慢的褪去了丝袜,衣服,露出了美丽的酮体,男孩此时倒开始变得轻松起来,眼前的女人仿佛成了玛丽莲,对于这样的情景男孩早已在脑海里预演了无数遍……

偶遇交警拦住一电瓶车带人的农民工夫妻,老公车上憨厚地笑对警察罚款,摸索着腰间的钱袋子,老婆站立一旁,嘀咕着,一天才挣几十块钱,很无耐,仿佛两人都忘记还能试试求情,另一警察一脚将电瓶车刹住,滑行到路边,边滑行边说“罚款30,罚款30!”已经在开罚单的警察应到“我说罚款50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说罚金50的,他现已听到她的深呼吸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