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冰心对学生如此,八股文章写得十分老到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34 发布时间:2019-12-30
摘要:就技巧一词加以诠释,真正意义应当是选择,是谨慎处置,是求妥贴,是求恰当。一个作者下笔时,关于运用文字铺排故事方面,能够细心选择,能够谨慎处置,能够妥贴,能够恰当,

就技巧一词加以诠释,真正意义应当是选择,是谨慎处置,是求妥贴,是求恰当。一个作者下笔时,关于运用文字铺排故事方面,能够细心选择,能够谨慎处置,能够妥贴,能够恰当,不是坏事情。假定有一个人,在同一主题下连续写故事两篇,一则马马虎虎,信手写下,杂凑而成;一则对于一句话一个字,全部发展,整个组织,皆求其恰到好处,看去俨然不多不少。这两个作品本身的优劣,以及留给读者的印象,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一个懂得技巧在艺术完成上的责任的人,对于技巧的态度,似乎应当看得客观一点的。

文章徒重技巧,于是不可免转入空洞、累赘、芜杂,猥琐的骈体文与应制文产生。文章不重技巧而重思想,方可希望言之有物,不作枝枝节节描述,产生伟大作品。所谓伟大作品,自然是有思想,有魄力,有内容,文字虽泥沙杂下,却具有一泻千里之概的作品。技巧被诅咒,被轻视,同时也近于被误解,便因为一,技巧在某种习气下已发展过分,转入空疏;二,新时代所需要,实不在乎此。社会需变革,必变革,方能进步。徒重技巧的文字,就文字本身言已成为进步阻碍,就社会言更无多少帮助。技巧有害于新文学运动,自然不能否认。

所以沈从文说,“一个女子可以嘲笑冰心,因为冰心缺少气概显示自己另一面生活,不如稍后一时淦女士对于自白的勇敢。”郁达夫则一言中的:“我以为读了冰心女士的作品,就能够了解中国一切历史上的才女的心情,意在言外,文必己出,哀而不伤,动中法度,是女士的生平,亦即是女士的文章的极致。”至于夏志清说,“即使文学革命没有发生她仍然会成为一个颇为重要的诗人或散文家。但在旧的传统下,她可能会更有成就,更为多产。”如果冰心不去从事医道,这话未必完全没有道理。当年评论界流行“闺秀派”说法,指认的几个闺秀作家中列有冰心。据澳大利亚汉学家孟华玲介绍,“很多西方人不太喜欢冰心的作品……比较之下,鲁迅的作品,西方人却很喜欢。”这话当不至于意外。

对于小玩具小摆设,我们褒奖赞颂中,离不了技巧一词,批评一篇文章,加上技巧得很时,就隐寓似褒实贬。说及一个人,若说他为人有技巧,这人便俨然是个世故滑头样子。总而言之,技巧一字已被流行观念所限制,所拘束,成为要不得的东西了。流行观念的成立,值得注意,流行观念的是非,值得讨论。

几年来文学辞典上有个名辞极不走运,就是“技巧”。多数人说到技巧时,就觉得有一种鄙视意识,另外有一部分人却极害羞,在人面前深怕提这两个字。“技巧”两个字似乎包含了纤细、琐碎、空洞等等意味,有时甚至于还带点猥亵下流意味。对于小玩具、小摆设,我们褒奖赞颂中,离不了用“技巧”二字。批评一篇文章,加上“技巧很好”字样时,就隐寓似褒实贬。说及一个人,若说他“为人有技巧”,这人便俨然是个世故滑头样子。总而言之,“技巧”二字已被流行观念所限制,所拘束,成为要不得的东西了。流行观念的成立,值得注意,流行观念的是非,值得讨论。

冰心纵然以问题小说引世人瞩目,可是她所提的一些问题,诸如报国无门、旧家庭教育、父辈禁锢子女,是无需靠多新的思想指引的,只要凭一般的道德观是非感即能发觉提出。她于问题的揭示,绝无庐隐那般撕心裂肺,而是哀而不伤,合乎传统的诗教,与张扬个性、张扬自我的时尚显然持有距离。新文学初期婚恋题材风靡一时,冰心几乎未予涉足,而是谨慎地回避了。说她自身婚恋的顺利,胸中无此块垒,就缺少写它的激情,这样的解释似是而非。同样婚恋未经多大挫折的冯沅君,便写出了为爱情牺牲的《隔绝》,锐气无比。最近刚发现的冰心小说佚作《惆怅》,倒写了一回三角恋爱故事,可表现的恰是迥异于“五四”主潮的另一种叙述。那时婚恋小说弥漫着爱情至上主义,父母干预势成众矢之的。对此冰心借人物之口表示了异议:“像那些两方面盲目的浅薄的恋爱,不顾家庭方面,只凭自己一时的情感,我是绝对不赞成的。”婚姻除了“自由选择”还应该得到“父母俯允”。

几年来文学词典上有个名词极不走运,就是技巧。多数人说到技巧时,就有一种鄙视意识。另外有一部分人却极害羞,在人面前深怕提这两个字。技巧两个字似乎包含了纤细、琐碎、空洞等等意味,有时甚至于带点猥亵下流意味。

作者:沈从文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3月 ISBN:9787220112324

本文出处历史网www.lishiqw.com

同样这么一件事,冰心女士动手把它写成一篇小说,称为杰作;另外一个作家,用同一方法,同一组织写成一个作品,结果却完全失败。在这里,我们更可以看到一个作品的成败,是决定在技巧上的。

惟过犹不及。正由于数年来技巧二字被侮辱、被蔑视,许多所谓“有思想的伟大作品”企图刻画时代变动的一部分或全体,在时间面前,却站立不住,反而很容易的被“时代”淘汰忘却了。一面流行观念虽已把技巧二字抛入毛坑里,事实是:有思想的作家若预备写出一点有思想的作品,引起读者注意,催眠,集中其宗教情绪,因之推动社会产生变革,作者应当作的第一件事,还是得把技巧学会。目前中国作者,若希望本人作品成为光明的颂歌、未来世界的圣典,既不知如何驾驭文字,尽文字本能,使其具有光辉、能力,更不知如何安排作品,使作品似乎符咒,发生魔力,这颂歌,这圣典,是无法产生的。

其实,冰心与真正沐浴五四新思潮的一批女性作家还是不太一样的,比起庐隐,她显然留有相当多传统的观念、伦理、意识,以至于传统的性格、气质。同在文学研究会,庐隐勇于投入各类活动、讨论、演讲、聚餐,十分活跃。冰心不过列名而已,仅以作品参与,并不介入具体事宜(因此有学者质疑冰心是否属该会作家)。庐隐作品尽情倾诉觉醒女性追求幸福不得的苦闷,满纸伤感,熏染着新时代思想光彩。

《诗经》上的诗,有些篇章读来觉得极美丽,《楚辞》上的文章,有些读来也觉得极有热情,它们是靠技巧存在的。骈体文写得十分典雅,八股文章写得十分老到,毫无可疑,也在技巧。前者具永久性,因为注重安排文字,达到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亲切,妥贴,近情,合理的目的。后者无永久性,因为除了玩弄文字以外毫无好处,近于精力白费,空洞无物。

同样这么一件事,冰心女士动手把它写成一篇小说,称为杰作,另外一个作家,用同一方法,同一组织写成一个作品,结果却完全失败。在这里,我们更可以看出一个作品的成败,是决定在技巧上的。就“技巧”二字加以诠释,真正意义应当是“选择”,是“谨慎处置”,是“求妥贴”,是“求恰当”。一个作者下笔时,关于运用文字铺排故事方面,能够细心选择,能够谨慎处置,能够妥贴,能够稳当,不是坏事情。假定有一个人,在同主题下连续写故事两篇,一则马马虎虎,信手写下,杂凑而成;一则对于一句话,一个字,全部发展,整个组织,皆求其恰到好处,看去俨然不多不少。这两个作品本身的优劣,以及留给读者的印象,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一个懂得技巧在艺术完成上的责任的人,对于技巧的态度,似乎是应当看得客气一点的。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当然冰心自有并不矜持的时候,与婚后不久的丈夫,就偶尔戏谑一番。她问吴文藻是否每天看一眼他书桌上的冰心小照,丈夫应答看了。冰心知道他是敷衍,专注学问顾不得小照。于是把明星阮玲玉照片换进相框,丈夫几天没有察觉,她揭穿后令丈夫大窘。冰心与相知的友人有时也不无调侃,在梁实秋生日纪念册上题写过这样的话:“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要好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梁实秋最像一朵花,虽然是一朵鸡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实秋尚需努力!”这些戏谑的举动和文字从冰心作品里很难读到的,她的为文比为人更加矜持。有首小诗即可佐证:“聪明人!/要提防的是:/忧郁时的文字,/愉快时的言语。”冰心总以这样的聪明人自律。偶有破例如小说《姑姑》,善意地调侃主人公的单恋,末尾则特别地注明“戏作”。节制的文字还有另一首短小情诗《相思》:“躲开相思,/披上裘儿,/走出灯明人静的屋子。/小径里明月相窥,/枯枝——/在雪地上/又纵横的写遍了相思。”冰心有文章解释它内容完全写实,诗里写遍相思两字的并非欲躲相思的诗人,是她见别人相思后留下的字迹。这就是写情诗的冰心。她还说,这首情诗“除了对我的导师外,别的人都没有看过,包括文藻在内!”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冰心对学生如此,八股文章写得十分老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