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编写适合小学生的语言艺术教材,他们是中国播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01 发布时间:2019-11-16
摘要:“青春,是一种状态,而不是一个年龄”是今日85岁的播音主持前辈葛兰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老一辈播音艺术家言传身教,受益匪浅。 学生时代的葛兰 她的声音对于很多50后、60后乃

图片 1

图片 2

“青春,是一种状态,而不是一个年龄”是今日85岁的播音主持前辈葛兰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老一辈播音艺术家言传身教,受益匪浅。

学生时代的葛兰

她的声音对于很多50后、60后乃至70后来说,是永远留在记忆里的,悦耳、柔和、庄重、优雅,极具辨识度,这声音伴随着几代人成长,很多人都会说:“我是听着她的声音长大的。”

对播音,语言艺术的热爱。80多岁的高龄,不顾身体上的疾病(脊椎骨折过),编写适合小学生的语言艺术教材,一坐就是一天,有时都忘了吃饭。把《汉乐府》改编成小朋友们喜闻乐见的三句半,并适合舞台演出。要教别人,自己先弄明白,从电视剧中想象,从姥姥讲大白鹅的故事中得到启发,一首《咏鹅》从作者写诗背景到诗词场景都一一研究,现场还给年轻老师做教学指导,声音的远近,高低,都被老师用声音刻画得活灵活现!

与张海迪一起做播音节目

她就是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葛兰和丈夫夏青的名字,曾经无人不晓,红极一时,他们是中国播音界的传奇。名满天下几十载,他们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葛兰已经是年过八旬的老人,很多曾经的忠实听众都很想了解她的近况。

教学,工作严谨。老师不能迟到,宁可让老师等学生,不能让学生等老师。得了急性阑尾炎,还想着不能耽误学生上课,让大夫保守治疗,先输液,可第二天就严重了,本来2个小时就能结束的手术做了3个小时,外面已经感染了。在中央台上班,夜里2点半起床,定的闹铃,不敢躺着按掉,怕是自己睡个回笼觉,耽误了上班,先站起来,再按铃?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从来没耽误过。葛老师爱人,夏青老师也是这样,风湿性关节炎犯了,身边没有别人在,怕自己走不了路,脚上栓上绳子,用手提着,拎哪个脚,哪个脚走一步,平时只要15分钟的路,走了1个小时。老一辈的敬业精神叫我们钦佩。

十八岁初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日前,我有幸拜访了葛兰老师,再次听到童年时代熟悉的声音,令人感慨万千。听葛兰讲述播音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代播音名人,世人眼中的传奇,由当事人娓娓道来,不过是平凡的生活琐事,然而那些奋斗的甘苦,生活的艰辛,相濡以沫的温情,竟让人如此动容。

生活简朴,上完课回家,饿了,就着酱豆腐吃个凉馒头。养生之道是从来不做身体检查,别把焦点放在医院,放在身体上,想想怎么做点儿有意义的事。现在流行的三高,在老师身上也找不到。

这些年是繁忙的工作 和充实的生活支撑着她

1

无私大爱。教材,你们谁想要,我可给你们。哪个学生没有在工作岗位上好好工作,她丝毫不留情面。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们有事,可以随时找我。我这里积累的东西就是要好好传给你们,是中央台给了我这个平台,我自己没有什么,那些台长,编导比我们还辛苦,可听众只记住了我们。我们要让小孩子从小打好基础,是一辈子的辛福,培养小孩子成为有能力的人,而不只仅仅是成为舞台上的明星。

“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时间……”伴随着《歌唱祖国》的音乐响起,收音机里传来的这个端庄、大气的声音曾经伴随着多少中国家庭迎来每一个清晨。

每天都会在

葛老师还是个朴素,可爱的人,她说看不惯那谢播音主持人穿得花里胡哨,戴耳饰,这就是个平凡的工作,没有必要那么张扬。还建议播新闻的女播音员不能戴耳环。

她的名字当年红遍全国,几乎家喻户晓;她的声音伴随着几代人成长,瞬间便能勾起人无数记忆;她60余年的职业生涯是中国的一部播音史。她已经成了播音界的一个传奇,然而,她只是说:“这是我的工作。”

半夜三点准时醒来

生命影响生命,德艺双馨的老一辈艺术家给我们传承的不仅仅是知识,更是一种精神!我还发现85岁的葛兰老师比她年轻时的照片更美!

她就是著名播音艺术家、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生命似乎兜兜转转画了一个圆,如今已届85岁高龄的葛兰回到了她18岁时毕业的母校——中华女子学校,成立了“葛兰工作室”,担任教师培养更多的播音人才。日前,笔者拜访了葛兰老师,听她聊往昔生活,谈工作趣事,几十年的风云岁月在她那优雅的声音中似乎就这样悄悄滑过。把一辈子献给播音,葛兰说,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葛兰的家就在她工作的中华女子学院对面的一座老楼里,这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居民楼有着复杂的电梯系统和奇怪的结构,宛若迷宫,最后我还是在葛兰老师的助理、一名女学生的引领下,才找到了她的家。

图片 3

阴差阳错做了播音员

女助理告诉我,这个房子是葛兰老师租的,就是为了上下班方便,过一条马路即可。葛兰在1998年离开了工作将近半个世纪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来到中华女子学院艺术系播音主持专业任教,并成立了葛兰工作室,一干就是18年。如今,84岁高龄的葛兰每天奔波于学校和家之间,工作依然忙碌。

为了上班方便,葛兰租住在中华女子学校附近的一座老居民楼里,房子不大,布置得简朴温馨,最引人注目的是墙上的老照片。照片中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少女葛兰,满脸稚气地坐在简陋的播音室里;中年干练的葛兰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在宴会上和总理碰杯;更多的是和丈夫夏青一起工作的场景,夏青葛兰,人称“播音双璧”,一个端庄,一个儒雅,两人伉俪情深,可是13年前,一人已经先走了,令人唏嘘。

轻轻敲门,迎出来的是一位纤瘦而优雅的老人,她一开口说话,似乎一切都没有变,那熟悉的声音立刻把人拉回对很多往事的记忆中,我情不自禁地说:“我是听着收音机里您的声音长大的。”葛兰大概听过太多人说这句话,爽朗地笑起来。

在收音机里,葛兰代表着庄重大气的“中国声音”,可是和她接触却发现,生活中她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尤其喜欢自嘲。葛兰身材纤瘦,她笑称自己一辈子都没超过90斤重,是“白骨精她妈”,但是一直身体倍儿棒,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如今还能站在讲台上一气儿讲俩钟头不带喝水的。岁月渐增,老人依然精神矍铄、风趣幽默,在谈到自己的年龄时,她哈哈笑起来:“我76岁的时候会告诉人家我67,现在我85了,也没法反着说了。”那神情如同一个恶作剧的孩子。

房子不大,简朴但布置得十分温馨,墙上、桌上摆放着很多黑白老照片,宛如一部微型的中国播音史。照片中还是小女孩的葛兰梳着两个大辫子,满脸稚气地坐在简陋的播音室里;中年干练的葛兰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在宴会上和总理碰杯;更多的是和丈夫夏青一起工作的场景,一个端庄,一个儒雅,堪称播音双璧,可是12年前,一人已经先走了。

葛兰告诉我,当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看上她的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口音好,嗓门大”,当年她是阴差阳错入了这个门,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和葛兰老师的聊天从拉家常开始了,听着曾经从收音机里飘出来的这么字正腔圆的声音闲话家常,是一种很特殊的体验。因为天冷的缘故,葛兰夜里有时腿抽筋,影响睡眠。可天一亮,她又精神抖擞地上班去了,“给学生讲了俩钟头的课不带歇气的,一口水都没喝。”她一工作起来,就什么劳累病痛都忘了,一辈子都是这样。

1951年,18岁的葛兰还叫做王静蓉,从女子职业学校毕业不久,已经是一名小学教师。做老师一直是她的理想职业,那时候她绝没有想到自己日后会成为全国皆知的“葛兰”。然而,一次意外受伤改变了葛兰的命运,她和同学去颐和园玩的时候摔伤右手导致骨折,差点儿截肢,从此不能写板书,做不成老师了,她心情很郁闷,在家复习准备高考。

即使腿不抽筋,葛兰也会在每天半夜的三点钟准时醒来,因为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她需要在这个时间起床为播音做准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时间便在她身上留下了烙印般的痕迹,如今不再播音,职业习惯却改不掉了。

这时,同学给她带来了一个消息,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招播音员,她被同学拉着去报名,竟然面试、口试、笔试顺利通过。接到录取通知书后,葛兰还曾经一度犹豫,最初还很不情愿去做播音员,“不知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播音员是怎么回事,甚至以为是新中国成立前电台那种说话嗲声嗲气播广告的小姐,觉得不是正经人做的事。”家人对此也并不支持。

所以,葛兰通常会很早就来到学校,准备一天的工作,她喜欢每天都充实,“我从十八岁开始上班,到八十四了还在上班,所以精神才这么好,人就是不能闲着。”

幸好她找到一位非常信任的老师征求意见,在老师的鼓励下,十八岁的王静蓉忐忑地走进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了一生挚爱的播音事业,从此,她还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葛兰。

2

上夜班自己抹个“大花脸”

口音好嗓门大

说起葛兰这个名字的由来,却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意义。“台里每个播音员都会起一个播音名字,因为会有听众给我们写信,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区分私人信件和听众信件,没想到后来真名竟然渐渐被人忘了。”当时,有人起播音名字颇费心思,寓意很深,如夏青就是“华夏青年”之意,葛兰的名字却是一位老师随口起的,因为她母亲姓葛,她没想到这个名字此后会跟随她60多年。

被中央台录取

葛兰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播“记录新闻”,并不是人们后来经常收听的那种电台节目。很多人也许不了解,新中国成立初期通讯十分不发达,不像现在一发短信微信美国都能收到。那时有大量的“记录新闻”,要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出去,各地报馆都有抄书员,他们连夜抄书,然后印成报纸发出去。例如,在抗美援朝时期,朝鲜前线战壕里就有不少志愿军抄书员,前线才能及时了解祖国消息。当时记录新闻占了台里播出内容的大量篇幅,每天上午四个小时,夜里六个小时,由两三个人轮着来,一个人播另一个负责监听,有错误立刻就要改过来,夜里一播就是一宿。

说起当年十八岁上班的事,葛兰笑称,最初还很不情愿去做播音员,“不知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播音员是怎么回事,甚至以为是以前电台那种说话嗲声嗲气播广告的小姐,觉得不是正经人做的事。”

葛兰刚工作的时候很羡慕上晚班的同志,觉得晚上灯火辉煌很有意思。可是真排到她晚班的时候她才知道,第一次感到新鲜,第二次还不到夜里12点,她就已经坚持不住了,困得没办法就使劲掐自己的腿,要不就用冷水冲一把脸。“尤其是监听记录新闻,一句一句的真像催眠曲一样,但是还要集中精力,一字不落地去监听。”

当时葛兰的名字还叫做王静蓉,从女子职业学校毕业不久,已经是一名小学教师,却因为去颐和园玩的时候摔伤右手导致骨折,不能写板书,只得告别教师生涯,在家复习准备高考。这次受伤却成了她命运的转折点,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招播音员,她被同学拉着报名,竟然面试、口试、笔试顺利通过,“听说是因为我口音好,嗓门大,就这么被录取了。”

葛兰记得当时中央台的条件很差,冬天监听室里很冷,需要自己生炉子取暖,夜里时不时地还要向炉子里加煤块,经常弄得满手都是煤灰,然后又去洗脸揉眼睛。“下夜班回家的时候家里人吓一跳,因为脸上蹭了很多煤灰,成了大花脸。”

在一位她很信任的老师的劝说下,十八岁的王静蓉忐忑地走进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了一生挚爱的播音事业,从此,她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葛兰。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编写适合小学生的语言艺术教材,他们是中国播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