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贼大呼开门者不杀,贼至献门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44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卷二十二 崇祯千克年丁未 魏藻德(1605—1644),南梁最后一任内阁首辅,崇祯十三年11月至崇祯十五年2月负责政坛首辅,仅当了7个月的内阁首辅。顺天通州人,字师令,号清躬。崇祯

卷二十二 崇祯千克年丁未

魏藻德(1605—1644),南梁最后一任内阁首辅,崇祯十三年11月至崇祯十五年2月负责政坛首辅,仅当了7个月的内阁首辅。 顺天通州人,字师令,号清躬。崇祯十三年榜眼。擅长辞令,有辩才,且深通崇祯的计谋,故总能迎合崇祯的主张,官至礼部右里正,东阁高校士。崇祯十七年举贡士。崇祯十八年一月陈演被清理并辞退政党首辅,魏藻德接任。崇祯十七年15月二十22日,黄来儿军步入东京城,大顺亡。 魏藻德,顺天通州人。崇祯十八年举进士。既殿试,帝思得异才,复召四十12人于皇极殿,问:“后天内外交讧,何以报仇雪恨?”藻德即以“知耻”对,又自叙十一年守通州功。帝善之,擢置第一,授修撰。演为人既庸且刻。恶副都左徒房可壮、湖南道张煊不受属,因会推阁臣谗于帝,可壮等两人俱下吏。王应熊召至,旋放还,演有力焉。 自延儒罢后,帝最倚信演。台省附延儒者,尽趋演门。当是时,国势累卵,中外举知其不支。演无所筹画,顾以贿闻。及李鸿基陷吉林,逼山东,廷议撤宁远吴三桂兵入守山海关,策应京师。帝意亦然之,演持不可。后帝决计行之,三桂始用海船渡辽民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往返者再,而贼已陷宣、大矣。演惧不自安,引疾求罢。诏许之,赐道里费五十金,彩币四表里,乘传行。 演既谢事,蓟辽总督王永吉上疏力诋其罪,请置之典刑,给事中汪惟效、孙承泽亦极论之。演入辞,谓佐理无状,罪当死。帝怒曰:“汝一死不足蔽辜!”叱之去。演赀多,不可能遽行。贼陷京师,与魏藻德等俱被执,系贼将刘宗敏营中。其日献银50000,贼喜,不加处徒刑。三月二十四日,已得释。十三十五日,自成将东御三桂,虑诸大臣为后患,尽杀之。 十七年,都城-,疏陈兵事。二〇二〇年一月,召对称旨。藻德有口才。帝以己所亲擢,且意其有理想,五月,骤擢礼部右军机章京兼东阁大博士,入阁辅政。藻德力辞部衔,乃改少詹事。正统末年,兵事孔棘,彭时以殿试第四个人,逾年即入阁,然仍故官修撰,未有超拜学院士者。陈演见帝遇之厚,曲相比较附。10月,补行会试引为副组长,越蒋德璟、黄景昉而用之。藻德居位,一无建白,但倡议令百官捐助而已。十两年八月,诏加兵部上卿兼工部太傅、文渊阁高校士,总督河道、屯田、练兵诸事,驻圣Louis,而命方岳贡驻新乡,盖欲出太子拉脱维亚里加,俾先清道路也。有言百官不可令出,出即潜遁者,遂止不行。 及演罢,藻德遂为首辅。同事者李建泰、方岳贡、范景文、邱瑜,皆新入政坛,莫能补救。至5月,都城陷,景文死之,藻德、岳贡、瑜并被执,幽刘宗敏所。贼下令勒内阁九万金,京卿、锦衣四千0,或五二万,给事、里胥、吏部、翰林伍万至三千0有差,部曹数千,勋戚无定数。藻德输万金,贼认为少,酷刑五昼夜,脑裂而死。复逮其子追征,诉言:“家已消亡。父在,犹可丐诸门生故旧。今已死,复何所贷?”贼挥刃斩之。

黄来儿入法国首都内城

诛戮诸臣

回到目录

甲子子刻,上既入后苑,内门大开。宫人内监,纷繁奔出东华门,厂卫犹禁,讹言执送金吾所。昧爽阴云四合,城外国香烟焰障天,微雨不绝,雾迷俄微雪。城陷,或谓先有人伏内通太监曹化淳弟曹二公,内应开门。一云太监王相尧率内兵千人,开永定门,出迎贼。贼将刘宗敏整顿军队入,军容甚肃。锦衣吴孟明,遇之于宣哈工业大学街,犹谓援兵;问之,乃知是贼。太监曹化淳同兵部上卿张缙彦,开彰义门迎贼。一云张缙彦坐安定门,朱纯臣守哈德门,不经常俱开。二臣迎门拜降,闻城中火起,顺成、齐化、东直三门,有时俱开。贼先入东安门。一云辰刻得胜、平子、顺成、齐化、清和月五门,临时俱开。闻贼所掠刺绣帷褥等,则以裹十四伍周岁娃儿,驰马市中为乐。盖攻城每用首先登场也,京城矗立数仞,峻甚,无法仰攻,贼砍杨树为云梯,漏下五鼓,使孩儿军从西南猱升而上。孩儿军者,即所云剪毛贼也。贼中年少童子,习杀掠,闵不畏死者也。守卒见童子至,哄然蚁坠,脱衣委刀,惟恐知其为兵卒者。夫贼能用童子为军,而国家养军数100000,不获一小家伙之用,何哉!大致都城之陷,多由奸人内应耳,贼于数年前,先用西人,开典卖货于京中,又乘国家开鬻爵之令,辇金易凭文扎,付为护身符,人莫能诘。而新募军卒,皆其布党也。是夜锦衣大堂,尚出示禁讹言,而城中坑厕皆贼矣。城中人往返疾驰,哭声动地。守城者俱下,贼登陴,兵部提辖张伯鲸走匿民舍,贼骑率巷大呼民间速献骡马。时阁臣魏藻德,方传单敛犒兵银,方岳贡、范景文,适传导至西长安门,见人鼎沸,即回寓,贼千骑入广渠门投矢,令人持归闭门,得免死。苏州张朴,闻贼呼云,百姓不许开门,开门便杀,众逐闭户。此初入时也。已而,贼大呼开门者不杀,于是士民各执香立门,贼过伏迎门,上俱粘顺民。大书永昌元年顺天王万万岁。贼经象房桥,群象哀呜,泪下如雨。午刻,李枣儿毡笠缥衣,乘乌驳马,拥精骑百余,由得胜门入,转广安门,遂进紫金城。伪军师宋献策,伪内阁牛水星及宋企郊等,五骑从之。伪将刘宗敏、李牟、副将李化龙、李岩等,分将各兵,自成从西长安门入,弯弓仰天津高校笑。自恃百步穿杨,射长安牌坊。祝曰:若射中间字上,太平盖世。一箭射在瓦楞内,宋献策姑慰之曰:射在沟中。以淮为界。其实为架空之处。一旦成空,及必亡之兆耳。自成貌奇陋,眇一目,至承天门,顾盼自得,见承天门四字,欲藉以惑众,复弯指门榜,大声语诸贼曰:作者能为天下主。则一矢射中四字基本,射之不中,中天字下,俯首不乐。牛紫炁星趋进曰:中其下,个中分天下。自成喜,投弓而笑,太监王德化,率内员三百人,先迎于天安门,自成令照常管司礼监,各监局印官,迎亦如之。贼未破城时,宋献策占云:十八阵雨,十九马时破城,若虎时不破,即日全军俱反,待七年始破。

朱绳臣

时有淄博人与友饮于北都肆中,有小厮年可十四五,在侧献酒。主谓之曰:晚餐早须,要登城守陴,时以无兵,俱将此辈应点耳。饮顷之,忽传城陷,众惊。犹未之信,遂还寓。已而遇贼索金。对以无有,遂折案足夹之。

朱绳臣,字心翼,怀远人。世爵成国公。贼至献门,时守神武门也。二十三十七日,与陈演劝进不得入。世臣中之最逆者,吴镇兵临,贼欲迎敌,恐其有变诛之。初上未崩时,谕阁札托纯臣辅世子。阁中未及宣,自成由此有疑纯臣,立命诛之,籍其家。

是日,秦皇岛西门外,有马兵突至,劫掠妇女,幼妓锦毛虎燕顺,詈拒被杀,乡民大哗,群聚与斗,始知马士英标兵。

徐允祯

二十戊寅黄来儿入宫

徐允祯,字桐月,世爵定国公。与成国同诛。昔建文之难,其祖以献门获爵,今始食其报云。他元勋戚畹罕其全者,无法尽录。

贼尽放马兵入城,乱入人家,诸将军望高门大第,即入据之。刘宗敏据田宏第,李牟据周奎第。

陈演

黄来儿入宫,问帝所在,大索宫中不可。伪尚玺卿黎某进曰:此必匿民间,非重赏严诛,不可得。明天盛事,不可忽也。乃下令献帝者,赏万金,封萧邦;匿者夷族。刘宗敏、牛木星出示,仰东汉文明百官,俱于次旦入朝。先具剧中人物手本,青衣小帽,赴府报名,愿回籍者,听其自便。愿服官者,量才选拔。抗违不出者,罪大辟。藏匿之家,一去连坐,禁民间讳自成等字。贼先差人赴五府六部,并各衙门,令长班俱将本官报名,因而无一位得脱。

陈演,青海爱丁堡井研人,天启丙午贡士,官高校士。既罢官,以多藏无法出都。先是,演责治一仆,仆恨之,遂出首于贼,言主家甚富。即如某处有银伍万7000两,珠亦盈斗,贼兵如言往,掘果如数。因是垂涎不唯有。受刑最惨,伪相牛金星以二铁素贯其帮手,所至牵以自随,步稍迟,皮鞭乱下,身无完肤,竟诛死。先是三月,演乞休,上许之,赐金币,始上忧秦寇,演谓无足虑。至是不自安求去。然挟重赀,知都外寇盗充斥,迟迟久之,遂及于难。或云献银一万两、金3000两,珠三斗。

自成同刘宗敏等数十骑入大内,太监杜之秩、曹化淳等率党为起先。自成责之曰:汝曹背主献城,皆当斩,秩等伏地叩首曰:惟能识天命,故如此。自成叱之曰:饶死去。

余昔见樵史云:贼入京,演语所知曰:吾昨梦于山上骑龙而飞,返顾无尾,客以谄言贺,之演颇喜。有妄志,末几遂罗祸。

一云:叛监杜秩亨,选太监以供使令,自成集选百余名,余皆散去。

魏藻德

内臣献世子

魏藻德,顺天涿州籍,应天上元节人。崇祯戊寅探花,官大博士。贼点名曰,藻德首向自成叩头求用。自成旁揖之,藻德请试题。自成有所命,藻德听之不真,而又不敢再请,望遽而起。二十十五日殿上点名,急呼魏藻德来见,欲为周延儒等报仇。三呼藻德不应,即命速拏。少顷,绳系至,命送伪刑官拷打。刘宗敏责以首辅致乱。魏藻德曰:臣本雅人不谙政事,又兼先帝无道,遂至于此。宗敏怒曰:汝以文人擢探花,不三年为首相,崇祯有什么负汝,诋为无道。呼左右批其颊。夹二夹,追出银叁万柒仟两。其妻拶贰遍,子亦二夹。国变录云:与演等同诛,或云自勒死,又云饮水一大碗死。甲乙史云:7月底二,魏藻德被夹,19日不释而死。后逮其子,云无错置,即斩之。

贼大索先帝、皇帝之庶子、二王,搜得皇储、定王于内官外舍,世子送刘宗敏收看TV。定王送李牟收视。永王不知所在,贼封定王为宅安公。

予观藻德之对宗敏,宗敏之责藻德,与晋之王衍、石勒酢肖,小人贼渠,千古一辙。

内臣献世子,自成留之南宫,封为宋王。皇太子不为屈。初,世子走诣周奎第,奎卧未起,叩门不得入,因走匿内宫外舍,至是献之。自成命之跪。世子怒曰:吾岂为若屈耶?自成曰:汝父何在?曰:死寿宁宫矣。自成曰:汝家何以失天下?曰:以误用贼臣周延儒等。自成笑曰:汝亦通晓。皇太子问曰:何不速杀作者?自成曰:汝无罪,作者岂妄杀?皇太子问曰:如是当听本人一言。一不可惊笔者祖宗陵寝,二速以皇礼葬作者父皇母后。三不足杀戮作者公民。又曰:文武百官最无义,前些天必至朝贺。次日,朝贺者果1000三百余名。自成叹曰:此辈不义如此,天下安得不乱?于是,始动杀戮之念。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贼大呼开门者不杀,贼至献门

关键词:

上一篇:崇祯帝转身对袁贵妃说,舁还即死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