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了给你生儿子,父母第一次说我有眼光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38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我常常怀疑自己是领养的,父母对我过于严格,什么事都要精益求精,不论我干啥,都会挑出点毛病来,从来不曾夸过我一次。就是唯一的一次,当我把女朋友领回家中后,父母第一次

  我常常怀疑自己是领养的,父母对我过于严格,什么事都要精益求精,不论我干啥,都会挑出点毛病来,从来不曾夸过我一次。就是唯一的一次,当我把女朋友领回家中后,父母第一次说我有眼光。
  父母看人真的很准,妻子从喜欢我那天起,就是个通情达理,宽宏大度的人。结婚后更是,处处为我和家人着想,处事为人上从不斤斤计较,成了我的贤内助。
  “妈又来电话催了,说人家弟媳妇儿都怀上了,咱俩结婚三年了,为啥没动静。”这天下了班我刚坐到沙发上,妻倒了杯茶给我,她下班比我早一会,回家要做晚饭,早晚饭我俩在家吃,午饭单位订餐。
  “妈也刚刚给我来了电话,说明天要来住几天,给咱俩弄了几付中药,管怀孕的。”我其实也早想要孩子,毕竟快三十岁的人了。妻在这点上让我有些不满意,她说晚要几年孩子,创业要紧,不然生活没保障,孩子生下来会有压力。她其实比我小了整整六岁,我俩可以说是兄妹恋。
  “妈一来,就孩子,孩子的。”妻撅起了小嘴,假装生气,她是很喜欢妈妈来的,她可以不用早起做饭了。
  “我就这个事,真的不该依着你。”我笑着对妻说。
  “我结婚就向你提了这么个要求,二十五岁后要宝宝。”妻今年二十四岁,结婚时二十一岁。
  “你没算算,你二十五要宝宝,生下来,我都快四十了。”我有些夸大奇谈。
  “哼,反正你答应我的,哪有四十,三十刚出一点头,别以为我不识数。”妻子生在农村,只读到了中学毕业,进了服装厂。
  “爸妈,您这都拿些啥呀?”第二天正好周六,中午,爸爸和妈妈从三十多里地的老家赶了过来,拿的大包小包,咸鸭蛋,笨鸡蛋,还有几个又大又白的鹅蛋,居然还拎了一只老母鸡来,咯咯咯地一直瞪着惊恐的眼睛,弄得满楼的鸡粪味。
  “老母鸡,下蛋的,大补。鸡血好,不然我在家就杀了。”妈妈说着揪起了鸡脖子上的毛,进了厨房。
  “妈……求你放了它吧!我不敢吃。”妻大声地央求着跟着妈妈进了厨房。
  “你俩怀不上孩子,是气血亏。”妈妈已把刀拿在手上。
  “妈,求您放了它吧!”妻的眼里竟满了泪花。
  “鸡是阳间一刀菜,今年死了来年再回来,它就是让人吃的。”妈妈嘴里叨咕了几句,刀刃放在了鸡脖子上。
  “妈,如果我没看见,鸡肉我吃,可这我咋吃肉喝血!”我也进了厨房,劝妈妈放生。
  “放生可以,必须答应我给我生个孙子。”妈妈似乎是有备而来,还提出了条件。
  “妈,我和云峰商量好了的,过两年就会要的。”妻此时才知道妈为啥让爸爸陪着来,还拎来了一只鸡。
  “你要不答应,今天这鸡可就没命了,答应,一会儿,让你爸拎回去,它今天还有个蛋在肚子里呢。”妈妈的眼里露过一丝胜利的喜悦。
  “妈呀!您老可真聪明,居然想这么个计谋。答应,答应……”我顺坡下驴,夸了老妈一句,把鸡从她手里拿了过来,又装进了纤维袋子里,放到了楼下的一个空着的建筑地边。用几块板子横了个小棚,弄好后四下看了一眼,挺安全的,这才回了楼。
  中午妻做了一桌子的菜。昨天知道今天妈妈要来,她早饭后去了趟超市。吃过午饭,父亲回家去了,我和妻送他下了楼,在楼下的那个建筑地旁,我把那只母鸡递给了老爸。老爸把纤维袋子放在地上,解开了绳嘴,从里面取出一枚热乎乎的鸡蛋,递给了妻子。
  “哇!它真的下了蛋!”妻子抚摸着粉红的蛋,眼里满了喜庆。
  “师傅,把我爸送到家。谢谢!”我叫了辆出租车,讲好了价,付了车费后,拜托他一直送老爸到老屯。
  回到了楼上,见妈妈正在擦拭着我们的卧室,整个房间被她通收拾了一遍。大到床铺,小到抽屉。
  “妈,我的那个东西咋没了?”妻子在抽屉里找了半天,不知她什么宝贝丟了。大惊小怪地翻了许久,问妈妈。
  “我扔了。留那玩意干啥?”妈妈说的干脆。眼皮也没抬,只顾低头用抹布擦阳台。我有点莫名其妙。
  “妈,过两年要,行吗?”妻的脸有些红,我知道了,她丢的是啥了。
  “云峰,下楼去买,不然今晚我和妈睡。”妻娇嗔地看了我一眼。
  “给你,别买了。”妈妈从侧卧里拿出来一袋东西递给了妻,满眼的责怪,“看你爸把鸡拿走了,是不?”
  “谢谢妈,妈最好了!”妻很会撒娇,抱着老妈看着我,还冲我做了个鬼脸。
  就在老妈走后的四十几天后,妻子竟有了孕娠反应,呕吐恶心,当时的我吓坏了,以为她可能得了什么病,大概是胃出现了症状。
  去了医院才知道,她怀孕了,当时我强压住火,忍到了家。
  “说?这孩子是谁的?”我坚信这不是我的孩子,每次我都用避孕套的。
  “你说啥?除了你,我还有谁?”妻子满脸的委屈。不像是装的。
  “可我们在一起时,每次都用那个的,为啥能怀孕?怪不得不和我要孩子,原来外面有人。对不?”我的声音里充满了恨和伤心。
  “没有,我发誓你信吗?”妻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稀里哗啦流了一地。
  “我不想听!”我真的不敢想她竟然会给我戴绿帽子,看她平时清纯可人,原来骨子里这么脏。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我没和任何的男人有染,这个孩子我也不知道咋来的。”妻子还在与理力争。
  “怎么办?把孩子打掉,我们是否能回归到从前?”我的心在痛。
  “别想让我打掉孩子。我要生下来,让孩子证明我的清白。”妻子竟然从我闪烁的目光里看到了我的心。
  “……”我不知道说啥。
  “从今天起,我上侧卧室。”妻从柜门里取出一床被,进了小屋。
  “妈,亚丽怀孕了。”我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最近妈妈几乎天天来电话问,亚丽有没有反应,闹没闹病,好像她早掐算好了的妻能怀上的。
  “真的,太好了。”妈妈在电话那头高兴得似乎在蹦。
  “妈,您就这么高兴?”我的心很酸,不知说啥了。
  “当然了,你弟媳妇儿都要生了,你是做哥哥的,哪能落后。”妈妈的声音很大。
  “可,这个孩子,亚丽不知咋怀上的。我俩……为了这事,差点离婚。”我想当妈妈诉诉苦。
  “哈哈哈……傻儿子,这孩子是你的,妈知道。”妈妈笑得一定是前仰后合的。
  “妈,您是不想孙子想疯了。”我真的替老妈难过,两个儿子结婚都晚,和我们同龄的人孩子都满地跑了。
  “我是想孙子想得离疯不远了,可妈还没疯。老妈聪明着呢!”妈妈又开始老王卖瓜了,自卖自夸了。
  “妈,我不和您说了,她回来了。”我听见了开门声。
  “儿子,必须好好待亚丽,我哪天去看她,哈哈……”妈妈临挂电话还在乐,看来不是离疯不远,而是已经疯了。
  “我买了婴儿用品,看,全是男孩儿的,我知道他是儿子。”妻的肚子根本看不出来。可她还是用手边摸边说。
  “妈,哪天要来看你,搬过来吧!”我有些想她了。想和她紧挨着躺着的日子。
  “等妈来再说。”她还是用责怪和伤心的眼神看了我一下。我想,我的不信任伤得她不轻。
  五天后,妈妈又一次拎着大包小包来了,这次是她自己来的。
  “亚丽,这只鸡,妈给你熬汤喝。”这回妈妈拿了一只白条鸡,膛都收拾好了的。
  “谢谢妈,还是妈对我最好,可我吃不下,恶心。”说完话的妻也许闻到了鸡腥味,跑进了卫生间,一顿嗷嗷地吐,出来时脸色发黄,没了刚刚的红晕。
  “这咋闹病这么严重,唉!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妈妈心疼地给妻倒了杯水。
  “妈,我咋就怀上了呢?真难受。云峰还怀疑我。”妻向妈告了我一状。
  “妈告诉你俩咋怀上的。哈哈……”妈妈把鸡放在了厨房的灶台上,在水龙头上洗了洗手。
  妈妈径直进了我俩的主卧室,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那袋避孕套。
  “你俩看看,这是啥?”妈妈把袋子里的避孕套全倒在了床上,挨个的叫我俩看。
  “妈,它咋漏眼了呢?”妻子瞪大了眼睛。
  “真的,每只都有个小眼儿?”我也惊奇地有所发现。
  “没眼儿能怀孕吗?”妈妈反问了一句。
  “妈,您剪的?”我的反应比妻快了好多。她还在挨个地看,嘴里还不停地说:虫子也嗑这玩意?
  “哈哈……还是我儿子聪明!”这是妈妈第二次夸我。
  “啥?我的妈呀!您可把我害苦了。”妻差点没哭出来。

图片 1
  哇哇,随着两声稚嫩的婴儿的哭声,王富贵的第五个女儿降生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了地上,“都说凑一桌,四个了,下一个一定是个带把的,这老娘们太不甜乎人了。”“你说啥呢?你种的高粱,能结出谷子来?”老婆杨丽红气得嚎啕大哭。委屈的泪顺着脸往下淌。“为了给你生儿子,我都成猪了,一年一个的生,没儿子命,就别让老娘们受罪,看看屯子的哪个老娘们像我,一出门,像老母猪领一窝崽子似的,前后是孩子。”
  “快别哭了,坐月子呢,落下病根不好治。”邻居大驴子媳妇儿抱着她两岁的儿子,来看杨丽红。“看你家多好,两个大儿子。”王富贵羡慕地看着大驴子媳妇儿怀里的大胖小子。“妈,我饿了,我要吃饭。”七岁的大女儿领弟和三个相隔只有一岁的女儿可怜巴巴地看着妈妈。
  “就知道吃,一群陪钱的货。”王富贵嗷嗷几嗓子,吓得女儿们一顿嚎叫。“你咋这样呢?丫头就不是人了,我还喜欢丫头呢。”大驴子媳妇儿边说,边抱着儿子上厨房给领弟姐妹几个去做饭了。
  晚上,躺在炕上的王富贵怎么也睡不着觉,翻身打滚地来回折腾,“你干啥呢?不睡觉?还影响我。”杨丽红被王富贵的唉叹声弄醒了,生气地对他说。“这可咋整,生了五个丫头片子,大概冲上七女星了,还得生两个才能生个儿子。”“你疯了?还让我生,门都没有,别想美事,活活不能干就在家生孩子玩,你不怕人笑话,孩子们还得吃饭呢,外面一点不出去挣去,就指这点破地,有儿子当啥?喝西北风活呀?”杨丽红下决心,再不生了,打死也不生。
  “我不想被人说成绝户,丽红,你看人家大驴子媳妇儿就能生儿子,可能是大驴子打的种好,不然你和大驴子生一个吧?给咱家留个后?”王富贵血迷一窍了的想儿子想疯了。“你真不是个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和别人生了个小子,那是你儿子吗?”杨丽红又气又恨,自己当初瞎眼了,找这么个男人,为生儿子竟然让自己的老婆和别人去睡觉。
  
  有了这个想法的王富贵,天天琢磨怎么让大驴子和杨丽红睡上一觉。
  一晃,五女儿都一生生日了,这一天,刚出门的王富贵看见大驴子媳妇儿抱着孩子好像回了娘家,他一看机会来了,他走进大驴子的家,“哥,在家呢,没出去干活?”王富贵对正在收拾屋的大驴子肖广义说。“没,这不,我老丈母娘生病了,我家那口子回家去了,小军还得上学,就不能出去了。你来有事?”肖广义看着贼眉鼠眼满脸心事的王富贵问。“没啥事,这不看我嫂子走了,你一个人在家,今天晚上,上我家吃去吧?我一会回家杀只鸡,咱哥俩喝两杯。”王富贵一狠心,决定回家把自家的母鸡杀一只。“不了,你家孩子多,自己吃吧,我会做饭,还有小军。多好几口人,一只鸡够谁吃的。”肖广义笑着说,他觉得王富贵像有什么事,迷离的眼神飘浮不定的。“去吧,多放点土豆,孩子多,小,吃不多些,就这么定了,我回去,杀鸡去了,小军也领着。”王富贵推门走出了大驴子肖广义的家。
  “你疯了,败家的爷们,好好的下蛋的母鸡你杀了?成天算计你这点破事。”气得几乎要疯了的杨丽红,没好声地冲着正在杀鸡的王富贵喊。“不用你能吗?败家娘们,鸡死了也不会怪我。”王富贵心里说,你要给我生个儿子,多好,鸡也不用杀了,王八也不用当了。
  “不用你管,你就只管吃肉吧,多放点土豆。”王富贵边摘着鸡毛边对老婆杨丽红说。
  “来,哥,咱俩走一个。”王富贵边唉声叹息边把酒杯举起来。“你这是咋的了?有啥事?只管说,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帮忙。”肖广义看王富贵抽巴个脸,没一点乐呵劲,觉得奇怪。“别理他,他就这样,天天没个开心的时候。”杨丽红边往盘子里添鸡肉边说。她真的害怕,怕王富贵说出来,打算让自己和肖广义借夫生子的事。
  “他婶子,你也吃吧,不用忙活了,吃吧。”肖广义看杨丽红没上桌盛完菜要走,忙对她说。“不了,我和唤弟她们在厨房吃就行了,你们吃吧!小军夹肉吃。”杨丽红给和肖广义一块来的肖小军夹了块肉,进了厨房。
  “哥,看你命多好,两个大儿子,哪像我,五个丫头片子,看着都闹心,唉。”王富贵羡慕地看着长得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的肖小军。
  “富贵呀,别那么守旧了,现在这社会,男孩,女孩都一样,儿子也有不养爹妈的,女儿也有给爹妈养老送终的呢,一样。”
  “怎么能一样呢?儿子还能给你生孙子,随你姓,闺女结了婚成了外姓人,生了孩子随婆家姓,我绝户了,没姓了,不一样。”王富贵边喝酒边唉声不断的叹气。
  “你这人,真是一根筋,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根业,生啥啥好,别为这个愁眉苦脸的,有的自己还不能生呢,得抱养别人家的呢,你还不受了?好了,少喝点,我以为你有什么大事呢?”肖广义边劝王富贵,边寻思,这小子,太老思想了,为了生儿子,把个好好的媳妇儿祸害成老母猪了。
  成天家造得和猪窝似的,没个清亮劲,看来这小子还没死心,不见儿子不刹车,真够呛,这日子以后咋过,孩子老婆和他受罪。
  “小军,吃完了和招弟玩去吧?我和你爸说几句话。”王富贵对吃完饭的肖小军说。“爸,我想回家写作业去,今天老师留的作业多。”肖小军对还没喝完酒的肖广义说。“行,儿子,别瞎弄电啥的,爸一会就回去。”说完话的肖广义把钥匙递给了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肖小军。
  “大哥,你说是我没儿子命,还是咋的?咋就是生不出来个儿子呢?唉!”王富贵看肖小军走了,又接着唉声叹气地说起来。“别瞎寻思了,看你家的闺女,个个长得像小花骨朵似的,多好看,我想要个闺女还怕再生个带把的呢!”肖广义真的喜欢女儿,也许是没有啥啥好吧。
  “大哥,听老话说,生儿生女,全凭男人,女人是地,男人是种子,不知是真是假?”王富贵啧了一口酒,满脸通红地说。“可能也对,种啥出啥,哈哈……”肖广义大笑起来。
  “这俩人不知扯啥呢?”杨丽红在厨房喂孩子,听见肖广义的笑声心里想。
  “大哥,我想借个种,种种我家的那块地,给我生个儿子,你看行吗?”王富贵咬了咬牙,借着酒劲,终于说出了压在心底一年的这句话。
  “啥?借……借种?”肖广义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这王富贵请他吃饭喝酒,平时抠得一分钱掉地下,打灯找半宿,谁能吃着他家一口饭喝他家一口酒。这小子为了生儿子,下了大本钱。
  原来想让我和他老婆……想到这,肖广义的脸腾地红起来,“富贵,这可不行,我不是那样人,虽说你媳妇儿是比我家那口子年轻,但我绝不会那样做,邻居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咋见面说个啥?不行,再说你媳妇儿也不是那样随便的人,我绝对不行,不然你找别人吧!”肖广义为人本份,老实厚道,他一口回绝了王富贵。
  “大哥,我看中了你的人品,你留下的种我放心,本份,别人不行,嘴不好,传出去将来孩子会知道的,大哥,求求你了,看在咱们老邻旧居的份上,咱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帮帮我,这事就咱俩知道,丽红也不让她知道,她知道了,决不会同意的。”王富贵求爷爷告奶奶的央求。
  “你这人,真够呛,儿子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宁可把媳妇儿让人睡,睡出来的那是你的种吗?傻子一个。”肖广义指着王富贵的鼻子数落他。
  “大哥,只要你不说,孩子不会知道,我会把他当亲生的养大,娶妻生子的,大哥求你了了我的这桩心病吧!”王富贵抱拳作揖地求着。
  “你这个人那,世间少有,求别人和自己的老婆睡觉,还像孙子似的,真拿你没办法,行了,就依你吧,事先说好了,要是让你媳妇儿知道了,可别告我强奸!还有,那万一再生女儿咋办?”肖广义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绝对不会让我媳妇儿知道,咱俩选个好的时间,如果再生丫头片子,我也死心了,这辈子到我这,老王家绝户了。”
  
  一晃十来天过去了,肖广义媳妇儿还没回来,王富贵天天晚上吃完饭往肖广义家去,一坐就坐到十来点钟,他急得像猴一样,抓耳挠腮的,找合适的时间。
  这天,吃完晚饭的他又来到肖广义家,坐到快九点半了,肖小军早睡了,肖广义困得直打哈欠,“富贵,回家吧,我困得不行了。”肖广义的话还没说完,灯灭了,屋里漆黑一片,“这咋停电了?”肖广义忙把手机打开。’大哥,天助我也,大哥,就今晚你去我家吧,丽红肯定不会知道。”王富贵暗自庆幸,天老爷成全他。”你这个人可咋整。”肖广义没办法借着手机的亮接过王富贵递过来的钥匙。
  开开了王富贵家的门,肖广义的心呯呯直跳,他蹑手蹑脚地推开了王富贵家卧室的门。屋里黑黑的,传来杨丽红和小女儿的酣睡声,大了的女儿们都在西屋睡,杨丽红的五女儿唤弟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睡,她还没舍奶。
  也许是媳妇儿十多天了没在家,也许是男人的本性,喜欢比自己老婆更年轻漂亮的女人,三十几岁的肖广义热血沸腾喘着粗气,掀开了杨丽红的被。
  正睡得香甜的杨丽红忽然觉得身上压了块石头一样,重重地喘不上来气,她一下子憋醒了,用手一推,是个人,她这才感觉到,是老公,“富贵,干嘛?不说好了吗,等过几天带上避孕环吗?不能再怀孕了。”杨丽红下决心不要孩子了,一年多了,她没让王富贵碰她,王富贵天天琢磨借种生儿子,天天看一屋子的丫头片子,动不动鬼哭狼嚎的,也没有啥心情,从生完小五一直没和杨丽红过夫妻生活。
  杨丽红睡得迷迷糊糊的,用手轻轻推着身上的这个男人,肖广义火一样的身子,牛一样的有力气,他不敢把脸直对杨丽红,虽然谁也看不清谁的脸。杨丽红觉得奇怪,今天的王富贵咋这么大的劲,也许是憋了一年的关系,还有每次和她做爱的王富贵,都会说,老婆,加油,生个儿子,今天的他为什么一句话没有,有点哪里不对头。
  一阵疯狂过后,肖广义完成了任务,匆忙地下了地,杨丽红伸手去打灯,“奇怪,停电了?富贵,你干啥去?”杨丽红身边放着手电筒,她怕晚上停电,奶孩子不方便。
  等她起身找到手电时,肖广义已走出了门,“我上趟厕所。”王富贵的声音在外面。其实王富贵一直站在自家的院子里,他看着肖广义进了了他家的院子,随后他也跟了过来,他不敢站在窗户下,他怕听见屋里的声音,受不了刺激。
  “你今天,咋这么怪呢?”杨丽红回身又躺下了。“咋怪了,什么怪了?”王富贵心里流着血的痛,进了屋。
  “我不告诉你了吗?等上上环再……你今天咋不听呢?疯了一样的,还有,从没有过这么大的劲,吃错药了?万一怀上咋办?”杨丽红好害怕,她怀孕率特别高。“有就要,我就不信整不出个儿子来。”王富贵的心又酸又痛,说不出来是啥滋味,反正不好受。
  “再有,不管闺女小子,我都打掉,不生了。”“你敢,这回一定是个儿子,我敢打保票。”
  一晃,四十天过去了,在王富贵天天祈盼中,杨丽红真的怀孕了,这次的反应还特别大,成天水米不粘牙地呕吐,吃啥吐啥,小五唤弟的奶也戒了,不吃了,王富贵乐的,成天的算日子,还有多少天能生。他觉得媳妇儿挺棒的,一次性成功了,不然他还得去求肖广义。
  “大哥,丽红有了,闹病闹得比上几次都严重,这回肯定是个小子,不一样的反应。”王富贵在地里干活和也在地里的肖广义悄悄地说。他们两家的地也挨着的。“是么?那挺好的。”肖广义的脸一阵阵发烧,尴尬地笑了一下,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一幕,不禁还有一丝的留恋和不安。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近半年,杨丽红的肚子大得出奇,没上大月呢,弯腰也费劲了,家务活干着也上喘,她有感觉,这个孩子和以前的那几个不一样,但始终没上医院检查。
  “丽红,你都这样了,咋还来抱柴火,快放下,我帮你背回去。”肖广义看见挺着个大肚子的杨丽红在拽玉米杆子,旁边的唤弟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小四来弟,小三领弟在一边玩闹。老大招弟上一年级了,老二盼弟上学前班了。
  “谢谢大哥,这不富贵今天上砖厂了吗,他说,家里孩子多,他不能出去打工干活的,打算盖几组鸡舍,在家养鸡,去进砖了,不然他不用我来抱柴火的。”杨丽红边说,边用手拽了一下上衣,又摸了摸大大的肚子,脸红得像朵花,肖广义不敢正视杨丽红的脸,又忍不住用眼角偷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那里是他的种。
  “以后,这样的重活千万别干了,哄孩子,做口饭就行,别抻着了。”肖广义边把柴火扛在肩上边说。
  “广义,你干啥呢?吃饭了!”肖广义的媳妇儿看见肖广义在和杨丽红说话,又帮她扛玉米杆子,想把老公喊回来。“嫂子,我抱柴火费劲,让大哥帮忙送回去。”杨丽红这才发现大驴子媳妇儿气乎乎的站在身后。“你先吃吧,我马上回去。”肖广义红着脸背着一大捆柴火进了王富贵家的院子。
  他们俩家是对门的邻居,中间就隔一个两米宽的道。

尽管时代发展如此迅速,社会进步的如此之快,生活水平也提高了无数倍,但中国根深蒂固的传宗接代思想在很多地方还无比严重的存在。不知道还要多少年中国人才能彻底不在乎生男生女,每一个家庭都能顺其自然的生儿育女。 记得结婚半年后,跟单位的大姐们三八妇女节出去玩,有一个大姐对我说:“你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呀,听说这里有一个寺庙很灵验,你去求一求,赐你一个大胖儿子。”我当时说:“主任啦,您自己也是女儿,干嘛也有这个思想哟。”这个大姐生的是个儿子,我说的意思是大姐本身是做女儿的,为什么依旧会觉得生儿子好,也许只是大家都这么认为于是都受影响了吧。

图片 2

我和老公说好结婚后不着急要孩子,一年后婆婆和妈妈轮番开始轰炸,最让我崩溃掉的是婆婆居然埋怨到我妈妈头上去了,并质问我妈说我结婚一年不怀孕是什么意思。当时简直是把我气晕了,老妈为了争这口气同时也因为她也觉得我也该要个孩子了,于是开始了锲而不舍的电话监督,那不是一般的老妈能比拟的,记我大姨妈的时间比我记得还准,每次我来大姨妈的日子老妈准时的打电话问我:“大姨妈来了没?”连续这样三个月之后,我投降了,同时心里也暗自跟婆婆较劲,哼,我生个娃娃出来你看看,居然欺负到我妈头上去了。 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的备孕之旅,妈妈听说我决定要备孕了高兴的不得了,接着她在电话里无比神秘的跟我说:“女儿啊,别说现在社会进步,实际上还是有很多公婆在乎生男生女的,这第一胎生个男孩子是最好的。这不,我给你照着清宫图已经计算好了,这个月怀上的话就是男孩,你可把握好机会啊。”我当时笑喷了,从未想过有一天老妈居然会跟我说这些话,我笑着说:“您学过生物啊,应该知道生男生女是由男方决定,咋跟我有关呢?”老妈严肃的说:“你个丫头别不信,我怀你弟弟就是按照这个清宫图表来怀的,准着呢。”我狂笑:“妈,您觉得我是您的小棉袄呢还是弟弟是您的小棉袄呀?”老妈说:“恩,你是我的小棉袄,可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人家的儿媳妇,别说我没提醒你,十之八九你公婆就有那老思想,我还是希望你生个儿子来得稳妥。” 虽然不相信妈妈的清宫图之说,但我也无比好奇的上网搜了一下清宫图。为了替妈妈出口气,我心里想着赶紧生个娃娃出来气气婆婆,管它是男是女呢。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给你生儿子,父母第一次说我有眼光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