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的母亲回来了,冻得直冒烟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72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米兰•坤德拉 一 今年冬季来得早,似乎,昨天秋季金灿灿的阳光才敛在夕阳上呢,今天却突然寒风凛冽,天灰惨惨的,整个城市像从冰窖里打捞出来,

图片 1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米兰•坤德拉
  
  一
  今年冬季来得早,似乎,昨天秋季金灿灿的阳光才敛在夕阳上呢,今天却突然寒风凛冽,天灰惨惨的,整个城市像从冰窖里打捞出来,冻得直冒烟。
  张斌一早就被传到问讯室了,警察的话问得生硬而粗鲁,说,老实交代,你女人是怎么不见的?
  张斌茫然,说,不知道啊。
  警察说,你女人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张斌还是茫然,说,没有啊。
  快下班时,民警互相对了眼,胖大头用眼角斜着张斌,说,你——回去,哪天想起来了,给我们电话。
  张斌说,好。
  张斌稍稍整理衣服,抬脚出了大门。
  在一棵紫荆树下,张斌听胖大头破口大骂:他妈的,专家又怎么样,皇帝还不是一条草根命!
  浔江呈螺旋形从城市蜿蜒而过,浔江医院就位于江边。从问讯处回家,浔江是必经之路,张斌没有办法不从这里经过,尽管,他心里本能拒绝这个处处充塞着病毒和死亡的地方,尤其是眼下,四面楚歌,一片喧嚣,生活把他搞得烦乱。
  到底是和这里息息相关的缘故,张斌不自主地抬头朝楼上望了一眼,这一眼便见天梯般的楼层上晃着白色的世界,来往匆忙的衣帽,风起纷扬的床单被套,白晃晃的,一片隆重的虚无感。
  张斌用眼睛从一数到二十五楼,他的女人萧娅就在二十五楼上班。多年来,他只上过那么一两回,要不是有电梯,那真是登天似的。他记得,从电梯出来左转,走过一条通道,就是神经外科了。
  萧娅他们不叫神经外科,叫神外。
  萧娅在神外有三十年了。自进入这个医院,萧娅就种在这里了,动也没动过,她甚至连假都没请过的。可是,这一次,她的不辞而别,让这个聊斋般迷幻虚无的世界,充满了质疑猜测。
  有人说萧娅肯定不在人世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本身让人生疑。关于萧娅不在人世的说法,见解颇多,有人认为,萧娅如果真是不在了,那只有一种可能:意外。多数人赞同这个看法,他们认为萧娅是个积极的人,消极的做法和她不会有多大关系。却有人说,萧娅后来是有些异常的,只是,她本身都是一部哲学了,该不会有什么想不通的。
  众说纷纭,却似乎都莫衷一是。总之,一天找不回萧娅,传言就杂草横生。
  在医学界,萧娅是作出了贡献的。作为脑科大夫,一个三甲医院院长,医学院教授,享有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不说一直来她救了多少生命,光是她带出的学生,就桃李天下。如今,她的离去,显然人心惶惶,尤其是,手术台前,萧娅的缺席,缺出了一片空白。
  
  二
  张斌渐渐想起,之前,萧娅确实是有些反常的。偶尔,她会抱着那堆骷髅似的头颅发呆,或者出门前满屋子找钥匙。那天,是周末,周五,还是周六?具体是忘了。她要出门,当时,四处找不着钥匙。起先,她显得还平常,她首先去翻看了入门处鞋柜上面的钥匙筐子,之后,上了她楼上,不久,又折下楼来,回到门后鞋柜前,在那个藤编的筐子里翻了好些遍。未果,下来,她开始掏口袋,自上而下地,一遍遍地掏身上口袋,翻过来,翻过去,好一阵摸索,抖动,软软的布兜始终传不出一丝金属碰击的声音。终于,又回了她楼上。
  后续,那时,萧娅正从一阵忙乱中停下来,她站在门口,一片惶惑,茫然。
  张斌正从她卧室经过,要到楼顶上去晾晒他的裤衩,在楼道看见一脸惶惑的萧娅。她手插了外套的兜里,神色凝重,自言自语,说,我明明是一进门就放那里呀,明明就放那里啊。
  萧娅的异常,是从来没有的。张斌估计着她是找不到钥匙了,突然意识到要表示点什么,只是,长期的冷清淡漠,让人觉着事情要料理起来很有些生涩,不自然。他想,就当没看见吧,正打算目不斜视地往楼梯上一拐完事。恰在那时,萧娅发现了他,萧娅看他呆愣着站一旁,自觉有些尴尬——张斌都多久没到她楼上来了?她所在的这处洞穴,一直只有她和自己的影子游游晃晃,如今突然钻出一个身影来,多少有些突兀,这突兀让她失措,条件反射似的,开了口,说,你看,张斌手里提着一块布,湿漉漉的,是拧得满是褶皱的三角裤,便住了口。
  张斌其实每天都把裤衩搭在浴室的窗口晾晒的,今天他却突然想晾到楼顶去。此刻面对萧娅,又看看自己拎着的那件三角裤,很有些窘,赶紧揉了几下,把裤衩捏了掌心,也是条件反射神差鬼使,问了一句,说,你是——
  萧娅脸上的惶惑,经张斌一问,就成了茫然,都有点忧郁了,说,我的钥匙,不记得放哪儿了。
  张斌迟疑着,说,是大门钥匙?
  萧娅说,不,不是。
  张斌说,车匙?
  萧娅点点头,又摇摇头。
  张斌就明白,萧娅是不愿意和他说,她是找不到车钥匙了。他闷闷的,站了一会儿,上楼去了。
  多年来,张斌和萧娅各自都感觉有些怪,这种怪,一如空气,说不出是什么颜色气味,只就是怪。比如,对彼此之间的事情,他们表现得十分自觉,似是达成共盟,彼此尊重,不探究,只要对方不主动提起,各自都很遵守,也很知趣,绝不过问的。比如今天,张斌其实也不打算过问,他只需轻轻几步,绕过去了,拐上楼梯,就当没看见,只是,他和萧娅,都是条件反射,都神差鬼使。
  张斌来到楼顶,用铁架子把三角裤衩支着,挂在太阳底下。他似乎也有意晒一下太阳,就在栏杆边上站了一会儿。稍后,从楼上下来,拐弯时,本来三步两步,也就下楼去了,只是,看萧娅依然站在门口,神情依然茫然,想想,就又说了一句。
  张斌说,要不,你开我的去?
  萧娅回过神来,很有些难为情,抱歉着,说,不用了,我找找看,再找找看。
  张斌说,那好。回他楼下去了。
  萧娅后来就把车匙找着了。
  萧娅记得,她那串车匙,一共是两枚,一短一长,很硬朗,粗壮,匙圈上还佩带着两个小脚丫一样的铃铛。萧娅就在脑子里现着那串钥匙的样子,努力寻找。她楼上楼下,厨房,厕所,浴室,床头小柜,鞋柜,都看了,没有结果。她有些毛躁,索性躺了床上,不经意间,一串脆响落向地面,一看,两只小脚丫正滚在地上呢。她于是想起,其实,她在出门前已经把钥匙拽了手里,然后穿鞋,只是在穿好鞋以后,却突然觉得没拿车匙,看鞋柜上的匙盒没有,就四处找,谁想,车匙就挂了手里?
  一如戴着眼镜找眼镜,那是十分糟糕的事,那是身体对她一个极大的暗示,或者说,是提醒,她已经老了,脑子已经现出失灵状态。
  再强大的生命,到底也无法和自然对抗的。萧娅感慨。
  后来一次,同样是因为疏忽,这一次疏忽,却是十分危险了。
  那天,也还是周末。张斌从街上回来,一阵焦枯的气味把他呛得喘不过气。萧娅显然吓得不轻,张斌看她眼睛大睁着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正疑惑,只见萧娅她急速地向他奔过来,却在半途又折了回去,失重着落回沙发上。张斌寻着浓烈的焦糊味,进了厨房,案台上那团焦铁般乌黑的炉灶,让张斌一下明白萧娅的失措慌张。
  萧娅是在褒灵芝香菇糖水,糖水煲干了,她浑然不知,接着火就烧了炉灶锅头,要不是陶瓷小锅那声爆裂的脆响惊醒了她,煤气管道毁灭性的蔓延就开始了。
  因为忘钥匙一事,萧娅自觉长期的失眠导致了脑力的衰退,她开始给自己配些简单而疗效不错的方子,找来材料,颇费心思地煎熬。那天,她是在做灵芝香菇糖水呢。她把灵芝和香菇浸泡后的汁液放进陶瓷小锅,开了火,就到阳台摘菜去了。这个方子,健脑利血,防老抗衰,用于神经衰弱,失眠,等等。做法也简单,只须把灵芝和香菇一起浸泡,之后,把香菇和灵芝捞起,在余下的水中放糖一起煮好,凉了之后,放冰箱冻成晶体,即可吃用。萧娅想,吃上一阵子,看看效果,如果还好,就作为日常调理之用,要不行,改方子好了。
  便是在萧娅一味地想着时,一声脆响让她猛一激灵,才想起是陶瓷碎裂的声响,接着,一种怪异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并伴随着焦枯的气味弥漫而出,萧娅赤脚奔回厨房。于是,她看到眼前惊魂动魄的一幕:瓷锅如炸开的花瓣散落炉灶旁,火苗肆虐,从炉灶底部直往上窜,煤气管道烈火熊熊。萧娅惊慌失措,突然才记起大声呼喊,门窗外却没有任何回应,她心跳如击鼓,都快蹦出喉咙来了,她慌乱乱奔向门口,想想不对,又狂奔回来,终于,她努力抵抗着巨大的惊恐,果断地将水池边上的煤气总筏掰下,然后从刀架里抽出菜刀,一刀断掉爬向墙壁的管道。
  ——这一切,就结束在刚才,萧娅魂还没回身呢,张斌就回来了。
  萧娅软软地靠在沙发上。如果张斌不问,她似乎没有半点向他诉说的冲动,多年来,她已经习惯独自承受一切了。生活中,张斌不是个善于嘘寒问暖的人,他似乎先天缺乏喜怒哀乐,甚至耻于言笑,或者,和外人说的一样。
  他城府深些吧。他朋友爱这样评价。
  萧娅天生不喜欢城府这个词,尤其是城府至深这样的说法,听起来莫名恐慌,很失助,一如纵身黑夜,茫茫苍苍,不知所以。
  还在刚才,在火苗蛇信子般呼哧哧地叫嚣着的时候,萧娅竟有盼望张斌回来的冲动,她想,起码张斌他应该去救火的,哪怕,他一如既往地袖手旁观,但是,有他在,起码可以壮壮胆呀。然而,在她一手掰下筏门一刀断点火种﹑浑身绵软地坐在地板上时,她觉得张斌在这个家里显得那样多余,那样形同虚设。
  便是这样沮丧着,门开了,萧娅惊魂未定,本能让她迎头就张斌奔去,可是,跑了几步,莫名多了几分茫然,于是,又回头,软软落在沙发上。
  张斌叉着腰,目光从赫然在目的管道切口回来,落在萧娅身上,说,怎么回事?
  萧娅还满脸惊悸,抱歉着,说,我忘记关火了。
  马大哈!张斌鼓着嘴,蟾蜍似的,明显地一肚子气。
  那是多少吨炸药的威力你知道吗,一幢楼房多少人命你赔得起吗?
  还脑科专家呢!
  张斌尖酸刻薄,加了一句。
  萧娅长长地舒口气,竟然就缓过神来了。似乎,张斌雷声落地般的骂词是一支强心针,适时地注射到她的血管神经,惊吓没有消除,人却清醒了。
  
  三
  张斌在监狱上班,监狱设在郊外,离市区有点距离,中午就不回来了。本来,监狱有自己的饭堂,可是张斌说吃的猪菜,缺油,又干又咸,从铁锅里出来的汤压根是一滩子锈水,吃喝不得的。张斌这样说,那意思似乎不在饭菜的好坏上,而是在解决饭菜的法子上。潜意识里,张斌希望萧娅能主动开口,让他带饭。如果萧娅让他带饭,自然,准备便当是她的分内事了。
  张斌是不入厨房的。他自多年前为萧芮买了一个月的菜,做了一个月的饭,就把一辈子的家务活做完了,从此,一切和家务两字有关的活,都和他没了关系。而萧娅,自嫁入张家,杯盏瓢盘,烟火缭绕,自然就属她一个人。
  早上,萧娅得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洗好鸡蛋,放进瓷锅,把罐装的牛奶盛入硬塑器皿,放进微波炉加热,然后淘米放进饭锅。这时,微波炉提示牛奶加热时间到,取出牛奶,放进从冰箱取出的肉块或骨头,快速解冻。下来,着手摘菜,洗菜。稍顷,机器提示解冻完毕,再把肉拿出来,清洗,切块,调味。
  萧娅给张斌中午备的汤多是快餐式的配套,比如,紫菜蛋花虾仁汤,或者,肉片蘑菇汤,等等。一天一换。大约四十分钟后,两人的早点和张斌的中餐都做好了,这时,张斌打着哈欠在卫生间里洗涑,再蹲上半个小时的厕所,出来时,萧娅已经把他的便当备好,早餐也上桌了,鸡蛋、面包和牛奶,轻轻地冒着烟。
  张斌哈欠连天,从洗手间出来,坐到餐桌边上吃早点。等到鸡蛋进了肚子,牛奶喝完,拿着面包,拎了便当,说一声“走了”,就走了。
  萧娅对厨房的熟悉,似在少年就开始了。那时,她不仅要做功课,带小弟小妹,还要做饭煮猪食,到了后来,她在课本中学到华罗庚的《统筹方法》,上面说到泡一壶茶的几种程序,她豁然开朗,尤其对其中一种认同,那就是:先洗锅,把水烧上,然后洗茶壶茶杯,等到洗完茶杯,上了茶叶,正好水开,那时,即可泡茶。整个过程,每个环节之间衔接得十分紧凑,滴水不漏的,时间一点也没浪费。多年后,萧娅回头想想,这个方法让她受益很深呢。
  萧娅才从大学出来,就把弟妹带身边了。先是萧谦,后是萧芮。
  说起来,萧娅的婚姻促成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里,或者说因为弟妹。之前,北方那所医学院是极力要把她留下的,只是父母要她回来。父亲说,回来吧,离家近些,萧谦要上高中了。
  父亲在大队的中学教书,对乡下的教学条件和学习氛围很不满意,之前,他带了萧娅,萧谦也带完初中了,现在,萧娅在城里有了安身的地方,一心要她把接力棒传下来。
  萧娅就回来了。
  萧娅才回到当地医院,弟弟萧谦就跟在身边了。萧谦上高中,是重要的阶段。萧娅在医院分得一单间,长长窄窄的,防空洞一样。萧娅到街上扯了一块布,把长长的地洞一分为二,就成了两间房,萧娅住里间,萧谦住外间。

初遇引路者之安家「2」

啪嗒——,房门被钥匙开锁的声响传来,她还沉浸在刚刚和大叔聊天的氛围中,抬头,才看见一脸疲倦的温青梅,她的母亲回来了,

图片 2

她是该兴奋,还是该惊喜,或者该忐忑,这种种复杂的心情盘旋在脑海中一点一点占据了心灵,

                            【始嬜】

“妈,你回来了。”她开心走过去给她的母亲拿行李,

[上回链接]

“走开。”没有想到的是换来温青梅一声冷冷的呵斥,她大概是习惯了,自从那个男人离开以后,她的母亲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她明白,

三人提着一个皮箱的行李出了校门打了辆车送涂钦觅离开。

看着母亲一个人走过她身边,坐在沙发上,她手掌撑着脑袋,样子困倦而疲乏,


“妈,我去给你倒杯牛奶喝吧~”她说着,依旧洋溢着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火车站是永远都不会人少,南来北往的行人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赶路,涂钦觅一个人走进车站,似乎是有些早了,便悠闲的逛着车站里的各种店铺。

沉默,

闲逛中的涂钦觅的思绪已经不知飞到了何处,‘不知道这一走还会不会再回来,但我知道我就快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虽然不确定是哪一天,但是那个强塞进来的记忆告诉我快了,那一天很快就要来了,我想我就此离开才是对的,至少我的爸爸妈妈会认为我一直活着。

她转身离开,走进厨房,

太多太多的东西我也不明白,那种像是梦一样不可能的,却又无比真实的记忆,我想到我能真正明白的时候也就是我该消失的时候。’

“妈,牛奶!”她说着,甜甜的嗓音,面对这样温和的她,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话,妈妈会满心欢喜的抱着她的小脸,说着:“我女儿真乖!”

说起来,涂钦觅可以说是之前就有提前离开的准备,老早就给自己做了假证件,还是那种查不出来是假的假证件,也不过就是为了方便自己的离开。从这里离开后她就叫余芊觅,其实也就是换汤不换药,只是为了不让人找到就好了。

可是现在,温青梅挥了挥手,头都不抬一下,突然,一杯温润的牛奶幡然倒在了托盘上,里面纯白色的牛奶洒落在地毯上,

广播里传来了进站的通知,众人排队检票入站,火车一路南下,直到了南方的G市,涂钦觅住了一夜再次坐上汽车到达本市的P真,以前就听说这里的风景迷人,环境秀丽,所以才会选择这里,来到这里前她就联系了这边的房子直接找到房东看房。

“让你拿走,你听不到啊!”

宽敞的小巷,两边栽种着疏密适中的垂柳,院落的墙不是很高,也就是到人肩膀的高度,围墙上爬满了蔷薇花,院子里的藤椅上坐着的中年妇人,身材颇为丰满,40多岁,披散着一头因扎辫子微微向外翻着的黑色头发,微微低头,认真的捡着手中的菜。

温莞清像是受了委屈一般,她恹恹的走开,落寞的背影,然后默默的拿着抹布擦起了地毯,或许是受到了感染一样,温青梅抬眼看了看跪在地板上擦地毯的她,她胸口起伏着:“你放下吧,别在我眼前晃。”

“请问,是房东太太吗?”涂钦觅拉着皮箱走进院落问道。

她似乎是压抑了好久好久,站起身来对面前的母亲说:“妈!我是你的女儿温莞清啊!您看看我好吗!”

妇人猛然抬头,眉宇间有一丝的茫然,而后随即明朗:“你是来看房的?”

温青梅似乎是被惹怒了:“不用你提醒,这个事实烙印在我心里一直压着我,到现在一直到现在!”

涂钦觅上前,放下手中的行李说:“您好,我是余芊觅,之前有和您电话联系过,如果房子可以我想今天住下来。”

她走到母亲的身旁:“妈,你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她的泪扑簌簌的留下来,两横清泪滚烫着一直落下,啪嗒——滴落在地板上,滴答滴答,

“昂,你好,房子的话还有好几间,就这是栋小五层,别看这五层,其实就四层,我家这楼啊一层是按照复式楼盖的,一层前面是客厅,后面是厨房,楼上前面是卧室,后面是梳洗室里面连带着卫生间和浴室,而且一层后面都有一个后门,附带一个小院子,晾衣服什么的会比较方便,所以一层比较贵,一层104这是我们住的,挨着我们103是空的,102已近有住户了,最靠边的101也空着。”妇人顿时眉开眼笑的介绍着这里房子的情况,边说边找到钥匙带涂钦觅去看房子。

她这才抬眼好好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生得好看的眸子,娇艳的红唇,笔挺的鼻子,这是像她一样美丽的女儿,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她的母亲回来了,冻得直冒烟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