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像温彩慧那样的价值观渔夫服装手工业作坊,你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81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一个热爱生活的年轻人,从小就喜欢剪刀,他的理想是当一个优秀的裁缝,让邻里街坊都穿上他缝制的衣裳。他为此努力多年。然而就当他学成手艺要开一间自己的裁缝店大干一番事业

一个热爱生活的年轻人,从小就喜欢剪刀,他的理想是当一个优秀的裁缝,让邻里街坊都穿上他缝制的衣裳。他为此努力多年。然而就当他学成手艺要开一间自己的裁缝店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命运却不知怎么的和他开了个玩笑——故意让他成了一个厨子。
  命运这种东西,就像滚滚波涛,凡是卷入的人都无可避免地被裹挟其中,无论情不情愿,大多数人最终都会依着其轨迹,顺流而下。
  年轻人当然并不想当一个厨子,他甚至恨那把刀。可是人总得吃饭,所以不得不向命运低头。他只好压抑着自己的裁缝梦,干着一个厨子的活儿。虽然不喜欢,但凭着做事认真的态度和聪颖的天资,倒也成了一个中规中矩、小有名气的厨子,让街坊邻居们吃上了他做的菜。但是年轻人的心中始终有个疙瘩,不忙的时候心里总是感觉空落落的,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他为此不时地埋怨着命运。
  有一天,命运说话了:“为什么你总是恨我?”
  “因为你的捉弄,我没能实现我的理想。”年轻人在惊愕中回答。
  “理想?”
  “我为了当一个裁缝,努力了这么多年!你知道我喜欢剪刀!”
  “我是没让你成为一个裁缝,可是我让你成了一个优秀的厨子。你现在也小有名气不是吗?你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你并不是全然无所收获,不是吗?”命运有些不解。
  “我是有所收获,但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成为一个裁缝,我讨厌拿刀。我需要一个苹果,你却给我一筐梨!”年轻人有些气愤。
  “可是我毕竟给了你一筐梨啊!”
  “失去的和获得的真的可以相互抵消吗?理想,覆灭了就是覆灭了!我再也成不了一个裁缝。隔壁的王小二,当初的手艺没我好,天资也没有我高,可是他成了裁缝,他在给街坊们做衣服。他时常对我说‘努力总有回报’!我听了心如刀绞!”
  “你的天资和努力现在没有回报吗?你现在厨子当得也不赖!邻居们喜欢吃你做的菜!”
  “如果我成为裁缝,除了天资、努力还可以加上我的热爱,也许我可以成为一个高阶的裁缝。然而我成了一个厨子,我只剩天资和努力,没有了热爱,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高阶的厨子,因为我的心不在这里。我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在裁缝们眼里,我抛弃了那个行当抛弃了他们,他们从心底里看不起我,在厨子们眼里,我只是个半路出家、踏实肯干却心不在焉的年轻人,前途有限!”
  “……”命运有些沉默,“我承认是我当初没想到。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有天资有热情肯努力的年轻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生根发芽,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有自己的人生。隔壁的王二小,我看他也很努力,但他天资没有你高,接受能力也没有你强,我看他也许只能当个裁缝了,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当初确实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感到抱歉。我只想到足够的天资和努力足以让一个人有自己的生活,但没有想到理想和热爱可以让一个人的人生达到更高的高度。”
  “……”年轻人也有些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命运又开口了
  “我要走了。很高兴与你对话,这让我理解了很多事情。但最后我还是想问问,你真正的理想是什么?仅仅是当裁缝?还是过上好日子?还是为街坊邻居们做衣服?也许找到答案的时候也就是你的人生达到新高度的时候。”
  说完以后,命运走了,只剩下年轻的厨子思索良久。   

澳头本是一个渔村,温彩慧的街坊邻居都是渔民。得知她会做衣服,一些老街坊就怂恿她做传统的渔民服装。“渔民尤其是年老的都喜欢穿传统服装,以前是自己手工缝制,但现在很少有人会做了,而且市面上很难买到。”1993年,温彩慧开始做传统渔民服装,并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服装店。后来,她一门心思经营这个小作坊,直到今天。

图片 1 钟老汉坐在屋堂前,一个人默默地抽着旱烟。堂上挂着一张黑白底色的全家福,钟老汉望的出神,思绪也像他口中吐出的烟雾一样弥漫开来。
  东兴镇上有两家小有名气的店铺,一家是王春的裁缝店,另一家则是隔了两条街的钟庆的铁铺子。镇上的老少没有一个不佩服王裁缝手艺的,无一不啧啧称赞。可王裁缝一直苦恼,因为裁缝必需得要一把上好的剪刀,才能吃得住饭,自己少的就是这样一把像样的剪刀。王裁缝有个女儿——王瑛,长的聪明,伶俐,十四岁便学会了父亲的所有绝活。而且乖巧懂事,现在差不多到了出嫁年龄。媒婆进进出出,几乎踏破了她家的门栏。
  铁铺子里的钟庆老头得到这一消息后,望了望正在埋头烧火的年轻儿子钟明。
  “明儿啊,你说隔壁街王裁缝的女儿王瑛怎样?”
  “孩儿不敢妄想,心里只想着好好经营父亲您的铁铺子。”说完,钟明又默默地转身去取木炭烧火了。
  钟庆瞟了瞟炉膛中烧得通红的炉火,又瞟了瞟转身离去的儿子,黝黑的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半个月后,裁缝王春到了两份特殊的礼物——铁匠钟庆亲手打制的剪刀和他憨厚老实的儿子钟明。王春自然很乐意地收下了这两份礼物。至于礼物,他更喜欢后者,因为那不光是他喜欢的,也还是他女儿王瑛中意的。
  此后,钟王两家的名气更大了。很多外镇的人都慕名过来买他们两家的衣服和刀具,顺便也来看看这对幸福的年轻人。
  心灵手巧的王瑛在学得父亲的真传后,又从隔壁谭大婶那儿学了刺绣。王瑛最喜欢红杜鹃了,家里的枕头,被子上都绣着红杜鹃。黄黄的花蕊,嫣红鲜丽的花瓣,活脱脱的就像是开在四月里真的杜鹃一样。不过最传神的还是她一岁女儿肚兜上的那一朵,那是她在女儿一周岁的时候绣的。女儿鼓鼓的肚子撑着那朵红杜鹃,远远望去,别样的美丽,可爱。每晚睡觉前,钟明总爱把自己长满胡茬的嘴巴在女儿肚兜上蹭来蹭去,逗得满屋都是女儿清甜的笑声。
  “好了,不要在逗她了。笑多了,长大后会结巴的。”
  “你知道么?我吻女儿的时候,也吻了那朵红杜鹃。钟明幸福地抱着妻子王瑛和一岁多的女儿。
  抗日战争爆发后,东兴镇原本的安宁被完全打破了,好多无辜的百姓被战争带走了生命,百姓生活更是水深火热。
  “瑛,我们只想过简单,平静的日子。你不要参加区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好么?至少为了我们一岁多的女儿。”
  “国难当头,我们已经顾不上小家了。”王瑛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决。
  当钟明带着高烧已退的女儿从药堂回来时,眼前的一幕让他终生难忘。家里凌乱不堪,像是刚刚被洗劫过。丢下女儿,钟明声嘶力竭地喊着,疯狂地在找妻子王瑛。在踏进房间门口的那一瞬,他彻底瘫软在地上。为了保卫区共产党员们的活动安全,她选择了牺牲。她死时,目光还停留在不远处晾晒着的女儿的肚兜上。王瑛正是用那把定亲时的剪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区共产党员们成功地逃过了敌人的剿杀,在与总队会和后消灭了所有当地的敌人。王瑛也被上级追为革命烈士,她这一家也被授予革命先进组织,可钟明对这个却丝毫没有半点心思。那把剪刀,给钟明带来了一个幸福美好的家庭,也带走了他美丽贤惠的妻子。
  从那以后,钟明还是经营着父亲留下的那一铁铺子。只是,他不再打制剪刀了。女儿的肚兜和那把剪刀已经被压在箱底,正如他想把这段痛苦的经历忘却。
  “爹,娘一个人住在那里会不会冷啊?我今天跑去看,娘的小屋前长了一棵树,开出好多红色的花,可好看了。”女儿硬要拉着父亲过去看。
  “是啊!杜鹃红了。”钟明喃喃地说。

用心

用着“花码数”留着老弯尺

时代在变,渔民对传统服装的要求也在提高,不仅要求合身,也要漂亮。“漂亮就是时尚,时尚就要创新。”温彩慧说,虽然基本上是她设计什么款式渔民就穿什么,但这些年来她自我要求在设计上一年要有一个样。她的“创新”和“时尚”理念都来自平时的设计、裁剪体验。

一件“学佬衫”见证渔民好日子

以前,渔民一年到头难得穿上一两件新衣服;而今,渔民们每年逢年过节、婚嫁寿喜等都要订制新衣服。一把剪刀一把尺,温彩慧透过一件件渔家传统服装,见证了大亚湾渔民的幸福生活变迁。

“大亚湾渔民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从做衣服就可以看出来。”温彩慧说,传统服装在渔民心目中有着重要地位。如今,但凡逢年过节或者家有喜事,渔民们都会订做一套新衣服,有的全家乃至全族、全村人都会统一订制一件传统服装,少的几件,多的上百件。这些年,因为给渔民做服装,她也熟悉了渔家的民俗,也为渔民对传统的尊重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而感动。

传统

本组文/图 惠州日报记者匡湘鄂

温彩慧自小从母亲手中传承学得一手裁缝手艺。26年前,她在大亚湾澳头开始经营起这家传统渔民服装小作坊。如今,她的客户遍及大亚湾、惠东、深圳、香港乃至新加坡,甚至被国外友人珍藏。

深刻理解渔家文化,款式设计“随心所欲”

温彩慧说,每年过大王爷节时,东升渔村的渔民们穿的新衣服都出自她的作坊。不仅如此,渔民们对新衣服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还经常会自己选花色、订布料,或者自己想创意让她设计出来。

一手拿笔,一手拿尺子,在一块绿色的布匹上横横竖竖画出衣服的线条,然后用剪刀一剪,一件成衣的布料就剪好了。在大亚湾澳头赤角街64号彩慧服装店,温彩慧正为客户赶制传统的渔民服装“学佬衫”。在大亚湾,像温彩慧这样的传统渔民服装手工作坊,仅此一家,在整个惠州也是罕有的。

人物名片>>>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像温彩慧那样的价值观渔夫服装手工业作坊,你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