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交织出一幅别样的山水画卷,  这时就听见一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03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江南水乡,十里河道交错纵横、烟雨迷朦美如画。一艘破旧的小船缓缓行驶过来。船头摇橹的是一位年逾古稀老者,而船尾则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眼看船已靠岸,老者喜笑颜开下

  江南水乡,十里河道交错纵横、烟雨迷朦美如画。一艘破旧的小船缓缓行驶过来。船头摇橹的是一位年逾古稀老者,而船尾则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眼看船已靠岸,老者喜笑颜开下船系绳。
  这时就听见一个公鸭嗓尖声叫道:“真晦气,这俩货色从哪里钻出来的。”
  一帮家奴马上气势汹汹围了过去,老者连忙作揖求情,可那个小孩不干了,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公鸭嗓脆生生喝道:“谁在这里狂吠,小爷我纵横江湖十几年就没见过你这根葱。识相的滚远点。”
  “葱?什么是葱?什么叫狂吠?”公鸭嗓好奇有这新名词,扭头问身旁一个獐头鼠目的家奴。家奴胆怯地看了一眼公鸭嗓,转而恶狠狠瞪着小乞丐:“活腻了你这个穷叫花子,大爷这就送你去天堂。”
  那老者一看马上扑过去求饶,说来也巧,家奴手上的刀不偏不倚砍在老者脖子上。小孩凄喊一声.扑倒在老者身边,家奴可顾不了小孩凄哭还是凄喊。伸手又是一刀,眼看刀锋离小孩后脑勺只有寸许,就听见一声哀嚎,家奴直挺挺倒在小孩身侧,一个白色影子撩起小孩飞跃而去……
  凤鸣楼
  掌柜柳三娘正聚精会神地拨着算盘,一抬头看见就儿子柳叶蝉提着一个小孩走了进来:“秋荷,快带这小孩去沐浴,臭死了。”
  谁知那小孩咕噜爬了起来,一把抱住柳蝉叶大腿:“恩公您好人做到底,竖儿从生下来就没什么沐浴过,您要让竖儿沐浴,还不如杀了竖儿,竖儿……”
  再也忍受不了小孩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一把又提起他,大步流星朝浴房走去。不一会就听见一声嚎叫:“娘,这小孩……这小孩……”
  柳三娘一听赶紧朝浴房跑去,一看那小孩正在浑水里扑棱:“哎呦,这水脏死了,快出来换一桶。”
  小孩仰起脏兮兮地小脸说:“我是男儿身,怎好出来。”
  “屁大小孩,三娘我没见过啊!”
  小孩扭扭捏捏爬出水桶,柳三娘仔细一瞧,这小孩不是男儿身,怪不得儿子嚎叫:“哎呦!敢情你不知道自己是女孩啊!你叫啥名?”
  “竖儿,我是女孩?”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
  “可我爷爷说我是男孩啊?”
  真是个傻丫头,敢情她爷爷为了保护她故意这么做的,柳三娘从新帮她洗漱一番,一个清丽脱俗小姑娘呈现在铜镜前。竖儿左摇右摆不相信地看着镜里人儿。
  柳三娘瞧瞧她干瘪身材问:“你今年几岁?”
  “十三,十四,不知道啦!反正不是十三就是十四。”
  “十三、十四都不小了,快点长肉,长肉就像姑娘家样了。”
  竖儿想为什么长肉就像姑娘家样,难道现在不像姑娘家?她决定去问恩公柳叶蝉:“恩公,你说为什么我要长肉才像女孩。”
  柳叶蝉扭头楞住了:“你是那个小孩?”
  “如假包换,嘻嘻。恩公你看我是女孩好看还是男孩好看?为什么恩公娘让我长肉呢?”竖儿站起身子转来转去让柳叶蝉看。
  “当然女孩好看,我娘有我娘道理,要不你去问我娘。”
  竖儿决定不去问柳三娘,长肉不长肉跟她没关系,肚子填饱就行,可身上还真像柳三娘说的,呼哧呼哧长肉。没半年就前凹后翘起来。
  这几天“凤鸣楼”来来往往客人非常多,多半是住一宿就走。原来“凤鸣楼”还有一个身份—刀子铺。所谓刀子铺就是三教九流交易和恩仇了结之地。
  而轴心就是“凤鸣楼”掌柜柳三娘,柳叶蝉作为柳三娘最得意的弟子,最器重的手下,最疼爱的儿子理所当然要为她分忧。
  前凹后翘的竖儿除了外表像姑娘外,其他百教不会,仍旧像个小男孩蹦蹦跳跳绕在柳叶蝉左右。如果说刚开始柳叶蝉对她有点好感,那现在就想入非非了。
  “店家,有上房吗?”一个赶考书生风尘仆仆走了进来。伙计小六福爱理不理道:“上房?有是有,不过不是给你们穷书生住的,那是给爷们住的。”
  “你这不是客栈吗?哪有房不给人住道理。”书生脸上顿时笼罩一层寒霜,声音也像是在北冰洋泡过。
  “不给住就是不给住,本客栈就这规矩,不服气找我们掌柜的。”小六福自顾自忙着收碗,头也没抬一下。
  “掌柜的!掌柜的!”书生扯着与体形不符音调狂吼。
  “哪个在喊,声音比小爷、不姑娘我还大--琳儿、琳儿姐姐,我想死你了。”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握着猪蹄的竖儿由惊愕转为惊喜。
  “你、你是谁啊!小生是男的,不是你什么琳儿姐姐。”
  “琳儿姐姐,我是竖儿啊!你装男人干什么?还扮书生,假斯文,琳儿姐姐我想死你了。”
  “竖儿?你是竖儿?你怎会是竖儿?”
  “姐姐我是女的,是爷爷为了保护我,一直当我男孩养。姐姐小薰还好吗?晴儿有没有被卖到怡红院。”
  “晴儿自尽了,是被怡红院老鸨一枝花逼死的。小薰为了替晴儿报仇,只身潜入怡红院,杀了一枝花,跑了。你们都走了,我也就四处游荡,为了安全,就女扮男装咯。”
  “晴儿死了--琳儿姐姐你哪来这么多银两,住上房?”
  “嘻嘻,前几日做了一票。”
  “琳儿姐姐你还是死性不改,你……”竖儿真准备大张特张她那张小口教育琳儿。一眼瞟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人,赶紧将滚到唇边的话硬生生咽进去。
  黑衣人大刺刺朝桌子前一坐,小六儿赶紧沏茶倒水,琳儿不屑地瞟了他一眼:“狗眼看人低。”
  黑衣人正要用茶,闻听慢慢抬起头:“兄台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怎的这般粗鲁?”
  “狗眼看人低就是粗鲁啊!小爷我来的时候,这家伙看都不看我一眼。好家伙,一看见你那就是三孙子在世,有什么了不起的,小爷我拿个状元玩玩,哼!”
  “兄台此话差异,伙计并没有装什么三孙子,读书人当以斯文论理,你这当真斯文扫地、祖师蒙羞。”
  “什么跟什么呀!你个江湖浪子左一句斯文扫地右一句祖师蒙羞,像是一个习武人说的话吗?我看你,哼!就是一个假游侠。”琳儿不屑地瞟了一眼黑衣人。
  黑衣人站起身来上上下下打量了琳儿笑了:“我说怎的这般伶牙俐齿,原来是个姑娘。”
  “余兄,好久不见,最近可好啊!”柳叶蝉人没到笑声就到,这州里第一快手余朝风来绝非什么好事。
  “柳兄一向可好,余某是奉州府大人之命,前来捉拿昔日在东郊城外惊吓州府大人公子的那个小乞丐。”
  小乞丐!不就是竖儿吗?那日就是救走竖儿,并没有伤害那个公鸭嗓啊?怎么说惊吓。没等柳叶蝉想好对策竖儿忍不住了,她一个箭步冲到余朝风面前,张嘴就要骂。柳叶蝉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早就叫你不要调皮,就是不听。”
  竖儿杏眼圆瞪,挣扎着要去打,嘴巴也闲不住要骂。柳叶蝉一看她嘴巴微张,马上知道怎么回事,手已经不能用了,嘴一下子堵了过去。顺手一把抱起就朝后房走去,留下俩人惊愕地瞅着那二位。
  “你放我下来,你啃我干什么,那个什么余兄的还在外面,你让小爷—姑娘好好教训教训他。”竖儿挣脱柳叶蝉怀抱,这大柳树没事啃人家干嘛,一点不讲卫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竖儿不叫柳叶蝉为恩公,而改为大柳树。就在这时一声惊呼,伴随咣当一声:“柳叶蝉,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等下流龌蹉之事,你给我放这丫头下来。”
  柳叶蝉这才猛然清醒,他看看竖儿红晕满面,用尽力气将口水咽进肚子里。竖儿却不管这些,她用手理理凌乱的头发,又擦擦嘴巴,一蹦三跳跑到柳三娘面前:“掌柜三娘,你看大柳树老啃我,嘻嘻。”柳三娘是彻底无语,她恨铁不成钢瞪了柳叶蝉一眼,转身出去。
  州府府邸,州府大人公子躺在床上哀嚎:“谁?你是谁?妈啊!幽灵啊!别杀我、不是我、我没杀你,娘亲、爹爹你们来救我啊!追魂、追魂、绝对是追魂的来了,爹爹,爹爹……”
  原来州府公子平时横行乡里,坏事做尽,被他逼死不下百人。那天家奴正要斩杀竖儿,是柳叶蝉飞天而降救了竖儿,又飘飘然地飞走了,由于柳叶蝉速度太快,又穿一身白袍,州府公子只看见家奴的刀离那个小乞丐脖子半寸,然后莫名其妙直挺挺倒在地上,周围一大滩黑血,一个白色幽灵挟着小乞丐飞了。当时就吓得两眼发直,嘴巴张得像火盆,然后直挺挺倒在地上。
  州府公子是州府大人的心头肉,如今整日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当然心急如焚,勃然大怒的他迁怒于那个白色幽灵,于是派州里第一快手余朝风,限期一年,务必抓住幽灵。
  余朝风不愧是第一快手,没几天就查出“凤鸣楼”有嫌疑,不过余朝风可不像州府大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他办案凭的是真凭实据。不过没看见州府家奴说的小乞丐,倒看见一对俊男美女上演激情戏,边上还有个美娇娘和他一样目瞪口呆。
  可琳儿的心里真不是那什么滋味,这竖儿不就是以前那个瘦瘦小小,脏不啦叽地臭小子。现在竟然有这么帅的男人吻她。这么帅的男人竟然给竖儿这坨粪糟蹋了,那怎么行,要糟蹋也是她琳儿来。
  “琳儿姐姐,这大柳树又啃我,你看,口水还在我脸上。”竖儿一蹦三跳比柳三娘还要快跑到余捕头和琳儿面前,她斜着脸给琳儿看,眼角正好瞄到呆若木鸡的余朝风,于是腰身一扭:“我说那个什么的,傻不楞站着干什么,没看见我们掌柜三娘来啊!”
  余朝风刚要回答,就见柳三娘赶紧走上前来娇笑道:"哎呀!余爷真是稀客啊!您看您,事先也不打声招呼。"
  “招呼,为什么他来就要打招呼”竖儿不等柳三娘开口,双手叉腰叫嚣起来。柳叶蝉好笑的看着竖儿,又看看柳三娘:“有娘亲在,哪有我们说话的份,走、我们去看小楚。”
  小楚是竖儿捡回来的叫花子,那日竖儿正拿着糖葫芦边跳边吃,冷不丁窜出来一个小孩,抢了她糖葫芦就跑。竖儿紧追慢赶,终于在一个破庙里抓住了他,一问没爹没娘,这引起了竖儿同情心滥发,不顾自己寄人篱下,当即将小乞丐带回来,给他取名小楚,每天不是缠柳叶蝉就是找小楚玩。
  “琳儿姐姐,我们一起去看小楚吧!琳儿姐姐你是不知道,小楚真像小薰,说不定就是小薰什么弟弟妹妹呀!”
  “这小楚几岁?”
  “六岁,姐姐快走,马上你就见到小薰了。”
  “不可能,小薰娘生下小薰就死了,我亲眼看见的,”
  “不管啦!琳儿姐姐你和我看看就相信了啦!”竖儿一手拉着琳儿一手拉着柳叶蝉蹦蹦跳跳朝后院走去。
  “小楚,小楚,姐姐来看你了,你看,我又帮你带来一个姐姐。”
  小楚闻听赶紧跑出来,刚要叫竖儿姐姐,一眼看见琳儿,神色陡然一变,不过马上回复正常,琳儿却无异样看着小楚对竖儿说:“真像小薰哎!小楚,让姐姐看看。”
  小楚胆怯地望了望竖儿,竖儿赞许地朝他笑了笑,小楚这才胆怯地走到琳儿面前,脸上莫名其妙露出害怕神色。
  琳儿笑着蹲了下来,又仔仔细细看了小楚一遍,才仰头对竖儿说:“真像,竖儿你本事真大,这孩子家里还有什么人?”
  竖儿看小楚实在惧怕琳儿,知他是怕生,于是将他一把拉到怀里说:“小楚和我们一样,无父无母,琳儿姐姐他好可怜的,大柳树你说是不是。”柳叶蝉也怜惜摸摸小楚头发:“小楚就是我们弟弟,以后就不会可怜了。”
  竖儿重重点点头:“嗯,以后谁欺负小楚就是欺负竖儿,欺负竖儿就是欺负大柳树。大柳树你说是不是。”
  柳叶蝉宠溺地看看竖儿,一把抱起小楚:“当然,竖儿就是柳叶蝉,柳叶蝉就是竖儿,来,小楚我们去那边玩,让琳儿姐姐和竖儿姐姐说会话。”小楚恋恋不舍瞧了一眼竖儿,又胆怯地瞅了一眼琳儿,低头趴在柳叶蝉肩膀上。竖儿可不管大柳树了,一把拉起琳儿,叽叽喳喳聊了起来。
  城西树林
  琳儿跪在地上,面前站着一个蒙面人,只见他寒着声音对跪在地上琳儿说:“竖儿那丫头有没有怀疑?”
  “没有,不知宫主要竖儿接近柳叶蝉所为何事?”
  “你是第一天到想龙宫的吗?如果还想见到明天太阳,不该打听的就不要打听。”
  “是,琳儿明白,朝儿已经成功打入竖儿身边,不过他好像不喜欢看见我。”
  “难怪,你要记住,不许勾引柳叶蝉,他是我的知道吗?哈哈哈……”随着怪异笑声,蒙面人消失在密林深处。
  琳儿站起来擦擦额头上的汗,一反刚才毕恭毕敬,脸色阴沉道:“柳叶蝉是我的,谁也甭想得到。”一扭身朝向反方向跃去。
  可是她没料到,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她和那个蒙面人,谁?余朝风。余朝风今天悄悄爬起来侦查客栈。没想到正看见琳儿鬼鬼祟祟向树林跑,于是就尾随其后,果然被他发现端倪。
  “禀告大人,小人没有查到白色幽灵,却发现一个神秘组织,领头是一位灰袍蒙面人。”今天又到了余朝风汇报日子,州府大人最近被州府公子闹得晕头转向,一心盼望余朝风带来喜讯,令他懊恼是余朝风喜讯没带到,倒是带来啥神秘组织这个坏消息。
  不过作为一州之主,州府大人虽然不想过问此事但也不能明目张胆对着属下说,老奸巨猾的他眉头一皱:“朝风啊!州里这几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康,千万不能因为莫须有事扰乱民心。”
  “大人,小人所言句句事实,我听那些手下都称那灰袍蒙面人为宫主,试问除了皇家,谁敢称宫主。”

(蒹葭

初  花零落

第三章.轻罗

        ———“其甚吾哀矣,怅平生,知交零落,而今馀几?”

我问,姑娘,你哭什么?她伸手拭去泪痕,不可说。那敢问姑娘芳名。李余。我愕然,啊?她巧笑嫣然,李家多余的那个人,后来恩公救了我,我就跟他姓沈了。我撇嘴,姓沈不好,那我就没便宜可占了,不好。

        三月的扬州格外清宁,微雨浣尘,天际黯光。

沉吟一下,我又问,那沈余姐姐可本是打算找我爹报恩?她又转过头去看着漂远的灯,嗯,打算长侍恩公左右。我挠头,若是我娘尚在,也不知会不会举着菜刀追你。那...沈余姐姐,如今你知晓了我爹娘已故,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她又转过头看着我,良久不言,而后眼眸低垂,我也不知道。

        碧绿的河水蜿蜒绕过古老的城楼,静如不动,仿佛一块透明的翡翠,城里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小河对岸一阵儿童的嬉笑声,遥望去只见村里的傻子杨二狗带着孩子们在玩老鹰捉小鸡,归云这里这一点却是好,不论大人孩子都不去欺负乞儿傻子,比起我在西厢书里看到的繁华城镇中那些市侩之人不知好了多少。我又看了一眼这个沈余,兴许趁她不注意拆了她的面纱?我是她小恩公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吧?算了算了,看她怅然不止,还是安慰她一句吧。沈余姐姐,明日你同我拜祭过我爹娘,再决定该何去何从吧。她看着河水,点了点头。

        街道两旁茶肆酒楼林立,青楼相接,红袖招摇。不少公子王孙进出谈笑,十分欢欣。

五月节就像记忆里一样喧嚣热闹,可在云杨村里感觉天天都一样祥和安宁。若不是师命在身,谁去那劳什子洛阳,不如天天和杨二狗一起捉小鸡。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我心里这么想到。可村子太小,我们习武天才步子太快,转眼到了归云山上,该办正事儿了。

        春雨如酒,浇在江南的土地氤氲醉烟袅袅,交织出一幅别样的山水画卷。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1

        “公子!公子!您就买一朵吧!”

我手持一块麻布,上前擦试爹娘的碑,而后心里偷偷的说,娘,不知道我爹还有个干女儿这事儿您知不知道,我看这姑娘比我大不了几岁,当年我爹帮她时她估计刚刚记事儿,您也别往心里去,当然,您打我爹的时候也别跟我爹说是我告诉您的。啊,爹,我刚刚什么也没跟娘说。

      一个稚嫩的童声传来,只见青楼前一个小男孩正在极力的向刚刚出来的几位华服男子推销着手中的鲜花。

这就是我爹娘的墓,沈余姐姐你来跟他们说几句吧。我让开身子,她似乎还是不肯相信恩公已死,尽管她已经看见沈公长明与爱妻杨婉儿之墓。她走上前缓而跪下,恩公,余儿十五年前得您相助,逃出李家牢笼,在九华山拜师学艺,重获新生,未曾想已与您天人两隔,不得侍奉您与夫人左右......如今,如今我只求为您报仇,只求护好沈洛公子......

        那两人脸色不耐,匆匆走了。小男孩失望的看着远去的背影,摸了摸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忍着饥饿,又强打起精神,瞄向下一个目标。

我不是有意偷听,一来我是武学天才,顺风而闻之事不在话下,二来,这姑娘哭的忘乎所以,山脚下的牧童估计也能听个七八。可是现在我不得不心系于沈余的最后一句话,要护住她的小恩公我理解,可村西里的人只道爹娘是作为医者救治瘟疫在百里外遭遇不幸,她何谈报仇之说?我走到爹娘的坟后,果不其然。

        此时他忽然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壮硕男子,正搂着两个美艳女子,一边欢笑一边大步走出,两个家仆模样的男子紧随其后。

沈余姐姐,我虽是孤儿野童,但有些道理我不是不懂,你如若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定然要用手里的剑跟你讨个说法!我豁然拔剑,剑指沈余,沈余依旧跪在地上。她抬头看我,因为恩公不是普通百姓,所以不会普通死去,于是昨晚我忍痛对恩公和夫人大不敬,挖了二老的坟,开了二老的棺,但也申了二老的雪,得知了二老的仇人。

      “有姑娘在!”男孩心里想着,“这次一定要把花卖出去!”

良久,山风吹得我握剑的手都有些刺痛了,我怒目看着眼神坚毅的沈余,闭眼,深深吐气,入鞘。我走过去扶起沈余,说,姐姐,关于我父母,我只道他们是去百里外救治瘟疫而亡,若其中另有隐情,请你知无不言。

      那胖男子正怀燕抱莺,涎水直流,忽然感觉裤腿被什么东西扯住。

她伸手拂去轻罗上的泥土,而后定睛看着我,好!

      “大人!公子!老爷!”男孩挤出几滴眼泪,“买一束花吧!”说着他瞟了一眼两位美女,复又说道,“两位姐姐如此美丽,带上花定然更加漂亮?我这花是早晨刚采得,新鲜着呢!”

      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花朵,花瓣上滚落几滴露珠。

      那男子听了忧郁不决,正要买下,忽然右侧美女咯咯直笑,

      “小娃娃真会哄人,现在距离清晨已过三个时辰,露水早就该干了,而你这花朵娇艳欲滴,显然是事后用水喷过。”

        男孩听了应声愣住,

        “是呀!”另一侧的女子说道,“如你所言,咱们本就漂亮,若是买了你的东西,岂不是锦上添花,多此一举?”

      那胖男子恍然,连连称赞,“美人儿可聪明!”说罢,径自搂着两人走开,而那男孩儿还想辩解,却被男子身后家仆一把掀翻,背后花娄里枝散一地。

        “去你娘的乞丐,敢骗咱家老爷,没找你算帐算是今天老爷心情好,要不然,哼!”

        两个家仆面目狰狞,骂声不断,

        “没!我没骗人!”男孩不顾嘴角流血,颤抖的爬起,他本就饥饿无力,不然也不至于会一推便倒。“这不是喷的水,这是雨水!”他爬起不久,站立不住,一把跪下,膝盖震得生疼。

      两个家仆见状哈哈大笑,“就算你给爷爷下跪,也不会给你子儿花的!还不快滚远些了!”

      他们看着小男孩无动于衷,顿时恶向胆边生,其中一个挽起袖子,狠狠的给了男孩一拳,小男孩向后仰出,血水合着碎牙在嘴中囫囵,咽喉哽咽干疼,不再站起,倒在花瓣之中。

      路旁行人事不关己,有的瞧热闹,有的避开,但却无人出来帮忙。人人都表情冷漠,大多看了摇摇头,垂目走过。

      “嘿,这小子这么不经打?”那出手的家仆满脸不屑。“别是打死了!”

        正要上前看看,突然一声叹息远远传来,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

      两个家仆抬头望去,只见一男子轻衫无尘,剑眉星目,徐徐向这边走来。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

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今番同。”

        浅吟低唱之间,已到男孩身旁。

        那如玉公子俯下身来,扶起地上的男孩,右手五指张开,按在他的后背。一股暖流顺着他的掌心涌入男孩体内,如饮甘泉,身子慢慢恢复过来。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咳咳!”

        男孩咳出一口黑血,混着几颗碎牙。

        一旁的两个家仆看了上前喝道,“这位公子,敢问尊名?”

        那男子却如若未闻,低头帮男孩抚按后脊。两个家仆自觉收到了轻视,却看对方衣着便知对方并非等闲,看这风流气度,没准儿对方是哪个王子皇孙,无故惹来徒添灾患。

        两人不及男子答话就赶紧开溜了。

        “谢…谢…咳…”小男孩说话十分吃力,每一句出口都似牵动五脏六腑,气血翻滚。

        “勿言。”那男子面色如霜,声音轻柔仿若天边流云,拂柳春风。

        “小兄弟,你这花多少钱?”男子问道,“我都买了。”

          男孩闻言脸色一变,似是不大相信这等好事从天降来,“恩公,这花都已经脏了,您若是需要,我去与你取来!”

          男子沉默时许,看着地上残花败柳思索片刻,“好!”。说罢,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块。“这些算定金,你且先拿去,待你采完花后,送到城外山上,那里有座石碑,若是我不在,你便替我放在那里,之后我会把余下的银子给你。”

        “不不不!”小男孩看着银子急的脸色通红,“恩公你救我一命,替您跑腿本就应该,这几束野花值不了几个钱,您快些收回去…”

        “我还有事,不与你扯这些了。”

          男子突然起身,男孩不知所措。“把银子收好了,不然刺了别人的眼了。”随着男子话语,男孩向四周望去,发现刚才冷漠的行人此时盯着怀里的银子眼神发直,有几个已经隐隐靠过来。

          孩子下意识的攥紧手中银钱,男子瞟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右手在风中轻轻挥舞,那两个靠近之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觉裤带一松,赤裸着下身惊起街上阵阵叫唤和哄笑,那两人面红耳赤,提起裤子飞也似的逃走,剩下的行人要么注意力不在男孩身上,要么见了男子的本事压下邪念,默默走开。

          “恩公!”

            男孩低声的询问止住了男子离开的脚步,“敢问恩公名讳?”

          “我姓李,单名缜。”

            随着话音传来,男子已渐行渐远…

            街旁转角处,两个家仆看了眼前的一切,恨得牙齿痒。

            “奶奶的!”那其中一个吐了口痰,低声骂道,“那小骗子凭什么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爷爷我平时善事做了恁多,也没少给菩萨添香火,凭什么这等好事就没落到我头上呢?你说是不是?老钱!”

            那男子只顾着看那男孩,却没有发现身旁早已空无一人,刚才随他一起的那个家仆已然不见。

          “老钱?老钱?”

            家仆喊声无人应答,疑惑的回过头来,只见一人黑色衣袍,面带黑甲,他手上刀刃如雪,在他身后,老钱已经身首分离。

          “你!你是谁!”

            家仆惊恐欲叫,却如噎在喉,无法出声。

            “唰”的一道白光闪过,小巷里寂寥无声。

贰  扬州慢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交织出一幅别样的山水画卷,  这时就听见一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