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公爵的门泰特,萨多卡人会像我一样急于想从哈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68 发布时间:2019-10-05
摘要:在人类非意识的深处,完全需要符合逻辑的有意义的宇宙。但是,真正的宇宙总是落后逻辑一步。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语录》我与许多大家族的统治者打过交道,但从来没有见过

在人类非意识的深处,完全需要符合逻辑的有意义的宇宙。但是,真正的宇宙总是落后逻辑一步。 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语录》 我与许多大家族的统治者打过交道,但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下流、更危险的猪猡,萨菲哈瓦特对自己说。 你可以坦白地对我说,哈瓦特。男爵说。他往后靠在吊椅椅背上,起皱的肥眼像锥子一样盯着哈瓦特。 老门泰特眼睛向下,看着他与伏拉迪米尔哈可宁男爵之间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丰盛的食物,这也是需要考虑用来安慰男爵的因素之一。这个专用会议室有着红色的墙壁,空气中弥漫着微弱的草药香气,掩盖着一股更浓的麝香气味。 你没有让我因一时兴起向拉宾发出警告。男爵说。 哈瓦特皮革似的老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也没有显露出一点点他所感到的厌恶。许多事值得我怀疑,阁下。 是的。我希望知道,为什么阿拉吉斯在你对萨鲁斯塞康达斯的怀疑中占首要地位。你对我讲过,皇上正处在阿拉吉斯与他的神秘的监狱星球之间的某种联合的动乱之中。这一点还不够清楚。 我之所以迅速向拉宾发出警告,仅仅是因为送信人必须乘坐那架空间运输机。你说过,这件事不能拖延。现在我要求你做出解释。 他唠叨得太多了,哈瓦特想。他不像雷多。雷多告诉我一件事,只需眉毛一扬或手一挥就行了。他也不像老公爵,能用简单的一个词来表达整个句子的意思。这是一个大老粗!除掉他将对人类有益。 你不可以离开这里,除非我得到了充分完整的解释。男爵说。 你谈起萨鲁斯塞康达斯来太过谨慎。哈瓦特说。 那是一个流放地,男爵说,星系中最坏的地痞流氓被遣送到那里。我们还需要知道其他的事吗? 那个监狱星球上的条件比任何其他地方更令人压抑,哈瓦特说,在那里,犯人中在道德方面的判罚率高达60%,皇上在那里实施了各种形式的高压手段,你听说过这一切而不提出疑问吗? 皇上不允许各大家族探查他的监狱,男爵嘟嘟哝哝地说,但是,他也没有视察过我的地牢呀。 对萨鲁斯塞康达斯感到好奇嗯哈瓦特把一根皮包骨的手指放到唇上,令人沮丧。 因此,他并不为他在那里所做的事而感到自豪! 哈瓦特发黑的双唇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他的眼睛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他注视着男爵。你从来不想知道皇上从哪里弄到萨多卡人? 男爵绷起肥厚的双唇,这使他看起来像一个生气的婴儿。他恼怒地说:他们为什么招兵那就是说,他们征集兵员 从 哈!哈瓦特说,你听说过利用萨多卡人的传言,它们并不是谣言,是吗?这些第一手资料来自曾与萨多卡人作过战的极少数幸存者。 萨多卡人是一流的战士,这一点毋庸置疑,男爵说,但是,我认为我自己的军团 与萨多卡人比起来,不过是一群度假的旅游者,哈瓦特讽刺道,你认为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对付阿特雷兹家族? 这不是要你来思考的问题。男爵警告说。 甚至,他也不可能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皇上的动机是什么?哈瓦特自问。 任何方面我都可以思考,如果它与你让我做的事有关的话, 哈瓦特说,我是一个门泰特,你不可能将任何信息或任何计划的过程都瞒过一个门泰特。 男爵盯着他看了很长的时间,然后说:你要说些什么,门泰特? 帕迪沙皇帝反对阿特雷兹家族,是因为公爵的军事统帅哥尼哈莱克和邓肯。伊达荷训练了一支战斗部队一支小小的战斗部队与萨多卡军队相比,一点也不逊色。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更出色。公爵打算扩充这支部队,使它与皇上的军队一样强大。 男爵掂量着这个结论,然后说:阿拉吉斯与这又有什么关系? 阿拉吉斯为这样的一支志愿兵部队在艰苦的环境中进行生存训练,提供了必需的条件。 男爵摇摇头。你可能不是指弗雷曼人吧? 我指的就是弗雷曼人。 啊!那么,你为什么要我向拉宾发出警告?在萨多卡的屠杀和拉宾的高压下,不可能有超过一小撮的弗雷曼人残留下来。 哈瓦特默默地看着他。 不到一小撮!男爵重复说道,仅去年一年拉宾就杀掉六千弗雷曼人。 哈瓦特继续默默地看着他。 前年,被杀掉的人数是九千,男爵继续说道,萨多卡人离开前,杀了至少两万人。 拉宾的军队过去损失了多少人?哈瓦特问。 男爵摸着下颌,说:他一直在大量补充新兵。他的事务官曾经十分夸张地告诉我 我们可以估计,超过了三万人?哈瓦特问。 那似乎有点过高。男爵说。 恰恰相反,哈瓦特说,我跟你一样,也可以从拉宾报告的字里行间了解到这些情况。你肯定已经从我们的事务官那里得到的报告中了解到这些。 阿拉吉斯是一个可怕的星球,男爵说,暴风的损失可能 我们都知道暴风的特点。哈瓦特说。 假如我们损失了三万人,那又怎么样?男爵问道,血液上冲使他的睑更加阴沉。 按照你的计算,哈瓦特说,拉宾在两年内杀掉一万五千人,而他损失的人数是那个数的两倍。你说萨多卡人杀了另外两万人,可能还要多些。我看到过他们从阿拉吉斯运回的棺材,如果他们杀掉两万人,那么他们损失的人数则是这个数的五倍。你为什么不正视这些数字呢?男爵,你知道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 男爵冷漠而谨慎地说:这是你的工作,门泰特。它们意味着什么呢? 我向你提供过邓肯。伊达荷对他访问过的营地的计算数目,哈瓦特说,完全相符。如果他们有二百五十个那样的营地的话,他们的人口大约有五百万。我估计他们至少有两倍那样多的营地,而你却把你的那点人撒在了这样的一个星球上。 一千万?男爵的下颌因惊讶而颤动着。 至少有一千万。 男爵口大张着,珠子般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哈瓦特。门泰特的计算是真的吗?他问自己,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没有人怀疑? 我们甚至没有把他们的出生数计算在内,哈瓦特说,我们仅仅除掉了他们中的一些不良种子,而把强壮的种子留了下来,让他们变得更强壮,就像萨鲁斯塞康达斯那样。 萨鲁斯塞康达斯!男爵叫道,这与皇上的监狱星球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在萨鲁斯塞康达斯苦役中活下来的人会比其他大多数人更粗野,哈瓦特说,你给他们进行非常好的军事训练 胡说!照你看来,我侄儿对弗雷曼人进行残酷镇压之后,我还能从他们之中招募新兵。 哈瓦特和缓地说:难道你没有镇压过你的军队? 那么我但是 镇压是一件相对的事,哈瓦特说,你的军人比他们周围的那些人境况更好,生活更富裕,因而他们并不把选择当你的土兵看成是不愉快的事。 男爵默默无言,眼光游移不定。可能拉宾把哈可宁家族的命运交付于他那极端的武器是不明智的?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怎样才能确信这样招募的兵是忠诚的? 我们把他们分成小队,不比一个排大,哈瓦特说,消除他们受压的环境,把他们和那些了解他们背景的训练人员分隔开来,雇用一些在他们之前就脱离了与他们相同的受压环境的人,来训练他们,并使他们的脑子充满这样的神话:他们的星球真正成了一个秘密的训练基地,能训练出像他们自己一样的优秀战士。同时我们向他们展示出,这样优秀的战士应该得到什么:丰裕的生活、漂亮的女人、精美的住宅所有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 男爵开始点头表示赞同。萨多卡人在家里的生活方式。 他们也会逐渐地相信,像萨鲁斯塞康达斯这样的地方是正常现象,因为它培养了他们人类的精华。甚至最普通的萨多卡军人,也过着一种在许多方面与任何大家族成员一样优裕的生活。 真是好主意!男爵小声说。 你开始分担我的疑惑了。哈瓦特说。 这件事从哪里入手?男爵问。 嗯是的。可是诺家族发源于哪里?皇上把第一批犯人送到萨鲁斯塞康达斯以前,那里有没有人?甚至连雷多公爵也肯定不知道。这些问题不会使人感兴趣。 男爵沉思着,眼睛变得呆滞。是的,一个十分小心隐藏的秘密,他们采用了各种方式 那么,他们隐藏的是什么呢?哈瓦特问,帕迪沙皇帝有一个监狱星球?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他有 芬伦伯爵。男爵嘟嘟哝哝地说。 哈瓦特停止说下去,用迷茫的眼光看着男爵。芬伦伯爵? 几年前,在我侄儿的生日宴会期间,男爵说,这位皇上的差官,芬伦伯爵,作为宫廷的观礼员来到这里啊,了结了皇上和我之间一场生意上的纠纷。 是这样的吗? 我在我们的一次交谈中,我相信我们谈过有关把阿拉吉斯建成一个监狱星球的事。芬伦他 准确地说,你讲了些什么? 准确?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并且 男爵阁下,如果你希望我能更好地为你效劳的话,你必须向我提供足够多的信息。这谈话没有记录下来吗? 男爵的脸色因气愤而更加阴沉。你跟彼得一样坏!我不喜欢这些 彼得不能再为你效力了,阁下,哈瓦特说,至于那个彼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对我太随便,要求太过分。男爵说。 我担保,你不会除掉一个对你有用的人,哈瓦特说,你不会用威胁的话和双关语想除掉我吧?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你对芬伦伯爵讲的话。 男爵慢慢地镇静下来。到时再说,他想,我将记住他对待我的态度。是的,我将永远记住。 等一会儿。男爵说。他想起了在他的大厅里的那次会见的情形,这有助于使他们站在隔音圆锥体内谈话的情形具体化。我说过这样的话:皇上知道,一定量的屠杀总是伴随着一次军火生意,我是指我们军队的损失。然后我又说,要考虑一个解决阿拉凯恩问题的办法。我还说,皇上的监狱星球计划鼓励我去仿效。 魔鬼!哈瓦特咒骂道,芬伦伯爵讲了些什么呢? 那时,他就开始问我有关你的情况。 哈瓦特坐回到座位上,闭上眼睛思索着。原来那就是他们探查阿拉吉斯的原因,他说,好了,这件事完了。他睁开眼睛:到现在为止已经两年了,在整个阿拉吉斯他们一定有他们自己的谍报人员。 但是,我那无知的建议当然 在皇上的眼中,没有什么是无知的。你给拉宾的指示是什么? 仅仅叫他教会阿拉吉斯害怕我们。 哈瓦特摇摇头。你现在可以有两种选择,男爵。一是把土著人杀光,把他们完全消灭,或者是 失去整个劳动力? 难道你希望让皇上和跟随他的那些大家族一齐到这里来,像把一个葫芦掏空一样,把吉第。普莱门搜刮空? 男爵打量着门泰特,然后说:他不敢! 他不敢吗? 男爵抖动着双唇。你的选择是什么? 除掉你的侄儿拉宾。 除掉男爵说不下去,盯着哈瓦特。 不再给他派军队,不给予他任何资助,也不给他回信,只说你已经听说了他在阿拉吉斯处理事情的可怕方式。一有可能,你便采取适当的措施。我会安排使你的一些情报让皇上的间谍截获。 但是,衰微香料怎么办?收入怎么办? 要求得到你男爵的俸禄。但是,要谨慎地提出你的要求,要求拉宾供给你固定数目的钱。我们能 男爵把手一摊,说:但是,我怎样才能肯定我那凶残的侄儿不 我们继续把我们的间谍派往阿拉吉斯,并告诉拉宾,要么他必须满足你分派给他必须分担的衰微香料份额,要么他将被取代。 我了解我的侄儿,男爵说,这只会使他更加变本加厉地去压榨那里的人民。 他肯定会那样做!哈瓦特狡黠地说,你不想去阻止它吧!你只想要你自己的手保持干净,让拉宾去给你建立你的萨鲁斯塞康达斯。甚至没有必要给他送去任何犯人,他有所需要的人。如果拉宾驱使他的人民来满足你的衰微香料份额,皇上就不会怀疑你有其他的动机。那也就是把这个星球推上毁灭之路的足够的原因。 你,男爵,在任何讲话或行动中,都不要表现出有其他动机。 男爵露出毫不掩饰的赞赏,说:啊,哈瓦特,你真正是一个误入歧途的人!现在谈谈,我们该如何进入阿拉吉斯,如何利用拉宾准备好的东西。 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男爵。如果你把每年应得的份额都比上一年定得高些,事情便会很快达到高xdx潮,生产会下降,你就可以借此除掉拉宾,自己取而代之来纠正混乱局面。 正合我意,男爵说,可是,我觉得我已经厌倦了这一切,我准备让另外一个人为我接管阿拉吉斯。 哈瓦特从对面打量着他那肥胖的圆脸,这个老兵加间谍开始慢慢地点着头。菲得罗斯,他说,原来那就是现在实行高压政策的原因。你自己也是误入歧途的人,男爵。也许我们能够实行这两个计划。是的,你的菲得罗斯可以到阿拉吉斯去当他们的救星,他可以赢得民心。 男爵笑了。在笑的后面,他问自己:我这个计划怎么和哈瓦特个人的想法完全一致呢? 知道了让他走,哈瓦特站了起来,走出了红色墙壁的房间。他一边走,一边压制着内心的不安,感到自己对突然出现的有关阿拉吉斯的计划一点也不知晓。这个新的宗教领导人,隐藏在走私者中的哥尼哈莱克所暗示过的人,摩亚迪。 也许我不该告诉男爵,而让这个宗教在它将存在的地方,在洼地和沟地间的民族中繁荣昌盛起来,他对自己说。众所周知,残酷的镇压会使宗教繁荣起来。 他想到哈莱克有关弗雷曼人战斗策略的报告,这种策略有点像哈莱克本人伊达荷甚至哈瓦特自己的策略。 伊达荷还活着?他问自己。 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然而他没有问自己,保罗是否还活着。他知道,男爵相信所有的阿特雷兹人都死了。男爵还承认那个比吉斯特女巫成了他的武器,那只能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 包括那个女巫和她的儿子。

你鄙视什么?凭这一点你才真正为人们所知。 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手记》 男爵,他们都死了。卫队队长亚肯。勒夫特说,那个女人和那个男孩肯定都死了。 哈可宁男爵从他私人住宅内的吊床上坐了起来。他的那些在阿拉吉斯着陆的快速飞机延伸到住宅的另一边,像一个多壳的鸡蛋围着他的座机。然而他的座机里,那些粗糙而令人不快的金属部分,被用篷布、织造物和珍稀的艺术品遮盖着。 这是一个确切的事实,卫队长说,他们死了。 男爵在吊床上移动了一下过于肥胖的身体,注意力集中在房间对面壁龛里的一个跳跃着的男孩的乌木雕像上。他的睡意消失了,把肥胖的脖子下的折皱抚平,从卧室里惟一的一盏球形灯卜望过去,盯着门廊。勒夫特队长站在那里,被五道屏蔽墙隔着。 男爵,他们肯定死了。那人重复说道。 男爵注意到勒夫特眼中那致幻剂所产生的晦暗的痕迹。显然他在接到报告时,一直在吸食那种药物,并处于药物的兴奋之中,仅仅是为了跑到这里来,才服用了解毒药。 我得到全面的报告。卫队长说。 让他冒一点汗,男爵想。一个政治家总是要使他的工具锐利,随手可得。权力和恐惧锐利和随手可得。 你见到他们的尸体了?男爵用低沉的声音说。 卫队长犹豫不定。 怎么? 阁下有人看见他们飞入风暴之中风速超过八百公里,我们的一架飞机在追击时毁于风暴。 男爵盯着勒夫特,注意到那人上下颌呈剪刀形的肌肉紧张地抽动着,在他吞咽时,下颌颤动着。 你看到尸体了吗?男爵问。 阁下 你到这里来,把你的屏蔽弄得咔哒咔哒地响,有什么目的? 男爵咆哮道,来告诉我一件难以肯定的、并不确切的事吗?难道你认为我会称赞你,再给你升一次职吗? 勒夫特的脸变得惨白。 看看这些鸡,男爵想,我被这些无用的傻瓜所包围。如果我把沙粒撒在这些生物面前,告诉它们这是谷粒,它们也会啄食它。 是伊达荷带领我们找到他们的?男爵问。 是的,阁下! 瞧,他是怎样随口回答的,男爵想。他们正企图逃往弗雷曼人那里?男爵问。 是的,阁下! 对这件事,还有更多的要报告吗? 帝国的星球生态学家,凯因斯,卷了进去,阁下。伊达荷在秘密之中加入了凯因斯一伙我甚至可以说,这是值得怀疑的情况。 是这样吗? 他们啊,一起逃进了沙漠的一个地方。显然,那个男孩和他的母亲正躲藏在那里。在令人振奋的追击中,我们的几个小队遭遇到一次激光枪屏蔽爆炸的袭击。 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我还不清楚,阁下。 他在撒谎,男爵想,损失一定相当严重。 那个帝国的仆人,这个凯因斯,男爵说,他在耍两面派,是吗? 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是这样的,阁下。 他的名誉! 叫人杀掉他。男爵说。 阁下,凯因斯是帝国星球生态学家,陛下自己的仆人。 那么,使它看起来像一次意外事故。 阁下,在攻克这个弗雷曼人的巢穴的战斗中,萨多卡人和我们武装部队一起战斗。 让他离开他们,就说我要审问他。 如果他们反对呢? 如果你处理得当,他们会同意的。 勒夫特咽了一口唾沫,说:是的,阁下! 那个人必须死,男爵声音低沉地说,他试图帮助我的敌人。 卫队长把身体重心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脚上。 怎么? 阁下,萨多卡监禁着两个人,他们或许使你感兴趣。他们捉住了公爵刺杀团团长。 哈瓦特?萨菲。哈瓦特? 我亲眼看到了俘虏,阁下。是哈瓦特。 我过去并不认为这是可能的事。 他们说他是被发射武器击倒的,阁下。在沙漠里他不能使用屏蔽。事实上,他并未受伤。如果我们插上一手,他会提供一些重要的信息。 你谈的是一个门泰特,男爵咆哮道,你不要在一个门泰特身上浪费时间。他讲了吗?关于他的失败,他讲了些什么呢?他能知道但是,不。 他讲了足够多的话,阁下。他相信杰西卡夫人是他们的叛徒。 哈 男爵坐回到吊床上,思索着,然后说:你能肯定吗?是杰西卡夫人激起了他的愤怒? 他当着我的面说的,阁下。 那么,我认为她还活着。 但是,阁下 住口!我希望对待哈瓦特好一些,一定不要告诉他已故的越博士的任何事情。越才是真正的叛徒。要说越博士是为保护公爵而死的。这也许有点像真的。我们要煽起他对杰西卡夫人的怀疑。 阁下,我不 勒夫特,控制并引导门泰特的方法,是向他提供他需要的信息,假的信息假的结果。 是的,阁下。但是 哈瓦特饿了吗?渴了吗? 是的。真的,是的。 但是,萨多卡人会像我一样急于想从哈瓦特那里得到信息。 我已经注意到一件有关我们联盟的事,勒夫特。他们并没有怎么误入歧途从政治上来说。我确实认为那是一件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皇上想要它那样。是的,我也确实认为是那样。你要提醒萨多卡的司令,我从不情愿从提供消息的臣民那里获得消息。 勒夫特显得不高兴:是的,阁下。 你要告诉萨多卡司令,我想同时审问哈瓦特和凯因斯,让一个人反对另一个人。我想他能理解。 是的,阁下。 一旦我们控制了他们两个人男爵点点头。 阁下,萨多卡人要在任何审问期间,派一名观察员参加审问。 勒夫特,我相信我们能制造出一个紧急事件,把任何观察员支开。 阁下,我明白了。那就是凯因斯发生意外事故的时候。 凯因斯和哈瓦特都要发生意外事故,勒夫特。但是,只有凯因斯发生真正的意外事故。我要的是哈瓦特。是的,哈,是的。 勒夫特眨了眨眼睛,又咽了一口唾沫。他好像要问一个问题,但仍然保持着沉默。 给哈瓦特食物和饮料,男爵说,要友好、同情地对待他。在他的水中,放上由已故的彼得研究留下的毒药。你会看到,从那时起,解毒药会成为哈瓦特部分定期的食物。 解毒药,是的,勒夫特摇摇头,但是 不要那么笨,勒夫特,公爵用含有毒药胶囊的牙齿差点害死我,他当着我的面施放毒气,夺走了我最有价值的门泰特人彼得。 我要他们偿还。 哈瓦特? 哈瓦特。 但是 你是要说,哈瓦特完全忠于阿特雷兹,真的。但是阿特雷兹死了,我们会说服他。他要相信,他不该为公爵的死受到谴责,那完全是那该死的比吉斯特女巫所干的事情。他的主人品质低劣,是那种因感情而变得理智不清的人。门泰特欣赏不带任何感情考虑问题的能力。勒夫特,我们会说服那令人畏惧的萨菲。哈瓦特。 是的,阁下。会说服他的。 不幸的是,哈瓦特有了这样的一个主人。他资质贫乏,不能把一个门泰特人提高到推理的最高峰,这种推理是门泰特人所特有的能力。在这方面,哈瓦特将看到真理的某些要素,公爵花不起钱收买最有效率的间谍,来向他的门泰特人提供他们进行分析所需的重要信息。男爵盯着勒夫特,让我们永远不要欺骗我们自己,勒夫特。真理是强有力的武器。我们知道我们是怎样战胜阿特雷兹的,哈瓦特也知道。我们是用财富战胜他们的。 是的,阁下!我们用财富战胜了阿特雷兹。 我们将说服哈瓦特,男爵说,我们要把他藏起来,不让萨多卡人和他接触。我们要把消息控制住,不让它泄露出去撤消使用解毒药。勒夫特,永远不要让哈瓦特怀疑,解毒药不会向中毒的管闲事的人出卖它自己。哈瓦特愿意,也可以检查他的食物,然而他不会查出毒药的痕迹。 勒夫特睁大双眼,表示懂了。 还缺少一样东西,男爵说,这东西跟毒药一样,可以置人于死地。缺少空气会怎么样呢?缺少水会怎么样呢?当缺少了我们已上瘾的东西时,又会发生什么呢?男爵点头示意道:勒夫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勒夫特紧张地喉头咽了一下:是的,阁下。 那么赶快去找萨多卡的司令,把此事解决。 遵命,阁下。勒夫特鞠了一躬,转身急急忙忙离开。 哈瓦特站在我们一边,男爵想,萨多卡人会把他交给我,如果他们真的怀疑的话,那就是我希望的那样,杀掉门泰特。我可以允许这样的怀疑!他妈的傻瓜!在整个历史上,他是一个最可怕的门泰特。门泰特人受到训练去杀人。他们会把他扔给我,就像扔一个破烂的笨玩具。我将向他们证明,这样的玩具有什么用途。 男爵把手伸到吊床旁边的一块篷布下面,按了一个按钮,把他的大侄儿拉宾召来。他坐着,往后靠,面露笑容。 阿特雷兹的人全死了! 当然,蠢笨的卫队长是对的。当然,没有什么可以在阿拉吉斯强大的沙风暴中幸存。一架扑翼飞机不能幸存或者它的驾驶者。那个女人和那个男孩已经死了。适当的贿赂,庞大的、不可想象的为把强大的军队降落到这个星球上的开销,所有这些秘密报告纯粹是为皇上一人编造的,所有精心策划的阴谋终于取得了圆满结果。 权力和恐惧恐惧和权力! 男爵能看到他前面的路,有一天,一个哈可宁人会成为皇帝。 但不是他本人,也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个哈可宁人。当然也不是这个他召来的拉宾,而是拉宾的弟弟,年轻的菲得罗斯。那孩子有一种男爵喜欢的残酷凶猛。 一个可爱的孩子,男爵想。比如说,一两年后,他17岁,我肯定会知道他是否是哈可宁家族需要用来夺取王位的工具。 男爵阁下! 站在男爵卧室屏蔽门辐射场外的那人,身材矮小,身体壮实,长有跟他父亲一样的窄而小的眼睛和凸起的肩膀。然而,那肥胖中含有坚实。他的眼光中明显流露出:他那肥壮的身子总有一天会躺在这可移动的吊床上。 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男爵想。决不会是门泰特,我的侄儿 也不是彼得。但是,更准确地说,是为了眼前的任务而设计出来的某个东西。如果他有权去做一件事,他会把挡道的一切碾得粉粹。 啊,在阿拉吉斯他会受到多大的仇恨! 我亲爱的拉宾。男爵说。他收起屏蔽门辐射场。显然他的护身屏蔽能充分发挥效力,他知道屏蔽在床前荧光灯的照耀下能被看见。 你召唤我。拉宾说。他步入房间,迅速地看了一眼屏蔽引起的空气振动波。他寻视着吊椅,但没有找到。 走近一点,站在我能清楚地看到你的地方。男爵说。 拉宾又向前走了一步,发觉可恶的老家伙很谨慎,把全部椅子都搬走,迫使拜访者站着。 阿特雷兹人都死了,男爵说,他们中的最后两人也不例外,那就是我召你到这里阿拉吉斯来的原因。这个星球又要属于你了。 拉宾眨着眼睛:但是,我以为你准备推举彼得当 彼得也死了。 彼得? 彼得。 男爵重新使屏蔽门辐射场激活,以防能量穿透。 你终于对他厌倦了,啊?拉宾问。 他的声音在隔绝能量的房间里显得平淡而无生气。 这次,我和你谈一件事,男爵声音低沉地说,你暗示我除掉彼得,就像忘掉一件小事一样。他弹着粗壮多肉的手指:是那样吗?我并不笨,我的侄儿。如果你再用言语或行动暗指我愚笨的话,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拉宾斜视的眼中露出恐惧,他知道男爵在对付家族成员的某些方面会很过分。如果不是绝对有利可图,如果不是家族中的成员引起公众的反感或者受到挑衅,很少有人会被处死的。但是,家族中的惩罚是极其痛苦的。 男爵阁下,请原谅我。拉宾说。他低下头,显出谦恭卑下的奴性,以此来掩盖自己的愤怒。 你不要愚弄我,拉宾。男爵说。 拉宾仍然低着头,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我要你特别注意,男爵说,不经过思考,决不要轻易除去任何人。这也许是整个封地通过某个正当的法律程序来进行此事的方式。你总是为了某个目的,不顾一切我要知道你的目的! 拉宾心中很愤怒,暗暗地说:但是你除掉了那个叛徒越! 昨天晚上我进来时,看到他的尸体被抬了出去。 拉宾盯着他的叔叔,突然因说话的声音而感到恐惧。 但是,男爵却笑着说:我对危险的武器一向非常小心。越博士是个叛徒,他把公爵出卖给我。男爵的声音逐渐变得有力:是我收买了他,苏克学院的博士!英纳学院!孩子,你听见了吗?但那是一种播下谎言之后就不管了的野蛮的武器。我并不是无意除掉他的。 皇上不知道你收买了一位苏克博士吗? 这是一个有见识的问题,男爵想,难道我错看了这个侄儿? 皇上还不知道此事,男爵说,但是,他的萨多卡一定向他报告过此事。然而那事发生之前,我会通过宇宙联合开发有限公司,将我的报告送到皇上手中。我将解释说,我幸运地发现了一位博士,他企图阻挠我们的行动。一位假博土,你明白吗?由于人人都知道,你不能对苏克学院的阻挠进行反击,这样解释会被接受的。 啊我明白了。拉宾喃喃地说。 男爵想:我确实希望你真的明白,使此事保持秘密是多么重要。男爵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讶: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呢?我为什么要向这个傻侄儿夸口呢?这个我必须利用,然后抛弃的侄儿。男爵对自己感到愤慨,感到自己被自己出卖了。 这件事必须保密,拉宾说,我明白了。 男爵叹息了一声,说:这次,我要给你一些有关阿拉吉斯事务的不同的指示,我的侄儿。你上次统治这个地方时,我严格控制着你。但是这次,我只有一个要求。 阁下? 定期收入。 定期收入? 拉宾,你知道不知道,用这样庞大的军队进攻阿特雷兹,我们花了多少钱?你对吉尔德人为这次军事行动的运输所要的价钱是否略有所闻呢? 价钱昂贵吗? 十分昂贵。男爵向拉宾伸出肥壮的手臂,如果你在六十年内从阿拉吉斯挤出每一分钱来付我们的债务的话,那也将仅够偿付我们所支出的费用。 拉宾张开的嘴又闭上了,没有说话。 太昂贵了,男爵轻蔑地说,可恶的吉尔德人独占空间。会毁灭我们,如果很久以前,我没有为这一代价作出计划的话。你应该知道,拉宾,我们对这首当其冲的问题感到烦死了,我们甚至为运送萨多卡人而付钱。 拉宾不是第一次想知道,是否有一天会打败吉尔德人。他们是隐患敲诈出足够的钱,使万军之主不能反对,直到他们用拳头打败你。那样,他们就可以迫使你付了钱又付钱、再付钱给他们。 过高的要求总是以军事上的冒险为赌注。冒险也值得。油腔滑调的吉尔德代表解释说。你想方设法在吉尔德银行机构中安插一个间谍,他们就在你的银行系统中安插两个。 真是气死人! 那么,定期收入拉宾说。 男爵放下手臂,握成一个拳头:你必须榨取每一分钱。 只要我榨取每一分钱,我就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吗? 是的,你可以做任何事。 你带来的大炮,拉宾说,我可以 我要带走它们。 但是你 你将不再需要这些工具,它们是特制的,现在它们成了无用的东西。拉宾,我们需要金属,它们不能抵抗屏蔽,它们只不过是想不到的东西。可能预料,公爵的人会撤到这个令人讨厌的星球的岩洞里,我们的大炮只能把他们封闭在里面。 弗雷曼人并不使用屏蔽。 你如果想要,可以保留一些激光枪。 是的,阁下。我凭自己的手来干。 只要你榨取每一分钱。 拉宾满意地笑了:阁下,我完全明白。 你并不完全明白,男爵吼道,在开始的时候,就该让我们把那点弄清楚。你要明白的,是如何执行我的命令。你是否想到,我的侄儿,在这个星球上至少有五百万人? 阁下是否忘了我以前是这里的摄政官?如果阁下原谅的话,我说您的估计也许是低的。要数清散居在沟地和盆地中的人数是困难的。当你考虑弗雷曼人 弗雷曼人不值得考虑。 请原谅,阁下。萨多卡并不那样认为。 男爵犹豫不定,盯着他的侄儿:你知道什么吗? 我昨晚到达时,阁下已经休息了。我嗯,冒昧地与我的一些军官进行了接触以前,他们一直在充当萨多卡人的向导。他们报告说,一个弗雷曼人小队在这里东南方的某个地方,伏击了一支萨多卡部队,并把他们消灭了。 消灭了一支萨多卡部队? 是的,阁下。 不可能! 拉宾耸了耸肩。 弗雷曼人打败了萨多卡人。男爵冷笑着说。 我重复一遍,这仅仅是我得到的报告,拉宾说,据说这支弗雷曼人部队抓住了公爵的令人可畏的萨菲。哈瓦特。 哈男爵点点头,笑了起来。 我相信这个报告,拉宾说,你不知道,弗雷曼人是多么让人感到头痛。 但是,这些人也许不是你的军官们看到的弗雷曼人,他们一定是哈瓦特训练的,伪装成弗雷曼人的阿特雷兹人。这是惟一可能的答案。 拉宾再次耸了耸肩:那么,萨多卡人认为他们是弗雷曼人,萨多卡已采取了行动,来消灭弗雷曼人。 好! 但是 让萨多卡人去采取行动。这样,我们不久就会得到哈瓦特。我知道这件事!我也预感得到!嗳,这一直就是一场竞争。萨多卡人去追剿几支无用的沙漠军队,而我们却得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阁下拉宾踌躇着,皱着眉头,我总感到我们低估了弗雷曼人,在数量上和 不要理睬他们,孩子!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所关心的是人口众多的城镇,那里有许多人啊! 有许多人,阁下。 他们使我不安,拉宾。 使你不安? 哦他们中的百分之九十不值得担心,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小家族一些人也许要干危险的事,还有野心。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带着有关这里发生的、令人不愉快的消息离开阿拉吉斯的话,我会很不高兴的。你知道我会有多么不高兴吗? 拉宾紧张地吸了一口气。 你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从每个小家族中抓一个人质,男爵说,每个离开阿拉吉斯的人必须知道,这是一场家族之间的战争。 萨多卡人对这件事没有责任,你明白吗?我们软禁公爵,向他提供了通常的住处。但是,在他接受软禁之前,一次不幸的事故使他丧生。情况就是如此。任何这里有关萨多卡的谣言一定会受到嘲笑。 正如皇上所希望的那样。拉宾说。 正如皇上所希望的那样。 走私者怎么办? 没有人相信走私者,拉宾。人们容忍他们,但是不会相信他们。无论如何,你要在那个地区大量地贿赂采取其他我相信你能想出来的办法。 是,阁下。 你在阿拉吉斯要做两件事,拉宾,横征暴敛和无情镇压,这里不应该有怜悯。这些傻瓜就是这个样子妒忌他们的主人、总在等待机会反叛主人的奴隶,决不能向他们显示一丝一毫的同情和怜悯。 能够灭绝整个星球吗?拉宾问。 灭绝?男爵迅速转过头来,惊讶地说,谁说灭绝? 唔,我原以为我准备移入新的家族,并且 我说的是榨取,而不是灭绝,侄儿。不要毁灭掉这里的人,而是迫使他们归顺。你一定属于食肉动物,我的孩子。他笑起来,那张露出酒窝的胖脸就像婴儿一样。一个食肉动物不会停止吃人。 不要怜悯,不要停止压榨。怜悯是妖怪,它可以被饥饿的肚子、干渴的喉咙打败。你随时要感到饥饿和干渴。男爵摸着吊带下面突出的肚子,像我一样。 拉宾左右看了一下。 一切都明白了吗,侄儿? 除了一件事,叔叔。那个星球生态学家,凯因斯。 啊,是的,凯因斯。 他是皇上的人,阁下。他可以随意地来去,他与弗雷曼人的关系十分密切与一个弗雷曼人结了婚。 到明天夜幕降临时,凯因斯就要死了。 那是件危险的事,叔叔杀死皇上的仆人。 你怎么认为我这样快就做得这样过分呢?男爵说,他声音低沉,充满了一些说不出口的形容词,此外,你永远不必担心凯因斯会离开阿拉吉斯,你忘了他有衰微香料瘾。 当然! 知道的那些人,不会做出任何会威胁到他们的供应物品的事,男爵说,凯因斯当然也应该知道。 我忘了。拉宾说。 他们静静地对望着。 过了一会儿,男爵说:顺便说一下,你要把对我自己的供给当做头等重要的事。虽然我有大量的私人积蓄,但是公爵的人那自杀般的袭击,使我们把大部分积蓄都花掉了。 拉宾点头表示赞同:是的,阁下。 男爵高兴起来。那么,明天早上,你把留在这里的人集合起来,对他们说:我们尊敬的帕迪沙皇上,已派我来管理这个星球,结束所有的争端。 知道了,阁下。 我相信你这次会干得不错,明天我们再详细地讨论这个问题。现在,让我睡觉。 男爵收起屏蔽辐射场,望着他的侄儿,直到看不见他。 头脑简单,男爵想,肌肉发达,头脑简单。当他对他们感到厌烦时,他会把他们碾成血浆。然后,我把菲得罗斯派来替他们解除重压,他们会为他们的拯救者欢呼。敬爱的菲得罗斯,仁慈的菲得罗斯,是他把他们从野兽拉宾的蹂躏下解救出来。菲得罗斯才是他们愿意跟随、愿意为之去死的人。这个孩子到那时就会知道如何无所顾忌地去压榨他们。我相信他才是我们需要的人,他会懂得这一点的。他会成为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真正可爱的孩子。

要想了解摩亚迪而不了解他致命的敌人哈可宁人,就像要看到真理而不懂得谬误一样。这也像在不懂得黑暗的前提下去寻求光明,这是不可能的事。 摘自伊丽兰公主的《摩亚迪手记》 这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星球仪,一只戴着戒指的胖手转动着它。 十个自由旋转支架托着星球仪,挂在一面没有窗户的墙上。这屋子里的其他墙上都涂着多彩卷纹图案,四处摆满了电影集、磁带和胶片。活动悬挂板上挂着金色的球形灯。屋子中央放着一张紫玉色桌面的椭圆形办公桌,周围安了一圈异形悬吊椅,其中的两把椅子上坐着人。一个人只有十六七岁,一头黑发,圆脸,眼光阴沉;另一个又瘦又矮,长着一张女人般娇小的脸。两人都盯着星球仪,半隐在阴影处的那人转动着星球仪。 星球仪旁传出一阵笑声,笑声中伴着一个男低音:就这,彼得,人类历史上一个最大的陷阱。公爵正在步人虎口。这难道不是我伏拉迪米尔哈可宁男爵的杰作吗? 当然是,男爵。那男的答道,声音里有一种男高音的甜美。 那胖手放到了星球仪上,止住了转动。现在屋子里的眼睛都可以集中在那不动的表面,都能看出这是皇上等星球统治者们和富有的收藏家们所渴望的那种星球。那上面有皇室手工印迹。上面的经纬线都用头发丝般的铂线标注出来,两极处嵌着云影钻石。 那胖手在那表面上缓慢地移动着,抚摸着每一个细节。我要你们观察,那男低音说,仔细地观察,彼得,还有你,菲得罗斯,我亲爱的。从南纬70到北纬60这些精致的波纹,它们的色彩,难道不使你们想起甜美的蔗糖吗?在哪儿你们都不可能见到这样蓝色的湖、蓝色的河流、蓝色的海洋。还有这些可爱的极地 这么小。谁能不注意这个地方?阿拉吉斯!真的与众不同。是一个取得非凡胜利的独特地方。 彼得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想想,男爵,帕迪沙皇上相信他将你的衰微香料星球给了公爵,这是多么刻薄,伤害感情。 那是一个不合理的说法,男爵低沉地说,你这么说会使年轻的菲得罗斯迷惑不解,没有必要使我的侄子有这种感觉。 阴沉着脸的年轻人在椅子上动了一下,抚平了黑色紧身衣上的一个皱褶。他坐直身子,这时他身后传来了敲门声。 彼得站起来,走到门边,开了一条缝,取进来一个圆柱形信息筒。他关好门,展开圆筒扫了一眼,低声笑了。 怎么?男爵问道。 那蠢货给我们回音了,男爵。 阿特雷兹人什么时候会拒绝一个表态的机会?男爵问,那么,他怎么说? 他真是冥顽不化,男爵,竟然把您称为哈可宁而不是先生或亲爱的男爵,没有头衔,什么尊称也没有。 那名字不错,男爵低声说,他的声音表明不耐烦,亲爱的雷多说什么? 他说:拒绝您关于会面的建议。我有时间对付你的阴谋诡计,这是众所周知的。 还有呢?男爵问。 他说:王国中仍有不少人崇尚家族复仇方式。他的签名:阿拉吉斯雷多公爵。彼得开始大笑起来,阿拉吉斯公爵!哦,上帝!这也太夸夸其谈了。 闭嘴,彼得!男爵说。笑声戛然而止,就像断了开关。复仇,是吧?男爵问道,家族血仇,啊?他用了一个漂亮的古老词汇,内涵丰富,知道我一定深明其义。 你做出了和平的姿态,彼得说,过场已经走了。 作为一名门泰特,你说得太多,彼得。男爵说。他想:我必须尽快除掉他。他快没什么用了。男爵的眼光越过房间,盯着他的门泰特杀手,注意到了大部分人第一眼就会看到的特征:眼睛,阴暗的眼缝中蓝色透着蓝色,里面没有一丝白色。 彼得咧嘴一笑,就像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外套着一张鬼脸面具。 但是,我的男爵,从来没有过如此美妙的复仇。这是一个大衣无缝的阴谋计划,让雷多用卡拉丹换取沙丘这别无选择,因为皇上命令如此。你真幽默! 男爵冷冷地应道:你的嘴太松,彼得! 可我很高兴,我的男爵。而你你却有点妒忌。 彼得! 啊哈,男爵!你没有亲自设计这个妙计,是不是有点后悔? 有一大我会让人勒死你,彼得。 没问题,男爵,最终会这样!但善意的行为却不会失去,对吗? 你嚼过塞式迷药和维莱测谎药吗,彼得? 无惧的真理使男爵感到惊异,彼得说,他的脸皱到了一起,像卡通面具。啊哈!可男爵您瞧,作为门泰特,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派出处决者。只要我有用,你就会留着我。过早行动是一种浪费,我的用处还不小。我知道你从那个可爱的沙丘星球上学到的东西绝不浪费,对吗,男爵? 男爵继续瞪着彼得。 菲得罗斯如坐针毡。这些好斗的蠢货!他想,我的叔叔总要与他的门泰特争论。他们以为我除了听他们争论外,就没事可做了吗? 菲得,男爵说,我告诉过你,让你来就是要听,要学。你在学吗? 是的,叔叔。他的声音小心谨慎,带着奉承。 有时我对彼得很好奇,男爵说,出于需要,我让他痛苦,可他我发誓他喜欢这样。就我本人来讲,我可怜不幸的雷多公爵。越博士很快就会背叛他,这会使阿特雷兹彻底毁灭。当然雷多会知道是谁的手牵着那听话医生的鼻子当然也就会知道那会是多么可怕的结果。 那您为什么不让那医生将肯杰剑悄悄地送人公爵的肋骨里,一下就结果了他?彼得问,你说到怜悯,可 在我为他准备后事时,公爵应该知道,男爵说,而其他各大家族也会得到消息。这会使他们犹豫,住手。我将赢得时间,进行下一步策划。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我并不一定非得喜欢它。 赢得时间进行策划,彼得轻蔑地说,皇上已在关注你,男爵。你做得太大胆。有一天,皇上会把他的萨多卡军团派一两个到这儿,吉第。普莱门,那时伏拉迪米尔哈可宁男爵也会彻底完蛋的。 你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是吗,彼得?男爵问,你会很高兴地看到萨多卡军团在我的城市里烧杀抢掠,把这座城堡洗劫一空,你真会为此感到心满意足? 男爵还需要问吗?彼得轻声说。 你应该去做这个部队的巴夏统领,男爵说,你对血腥和痛苦太感兴趣。也许我对阿拉吉斯战利品的许诺太早了点。 彼得迈着奇怪的碎步向屋中央走了五步,就在菲得罗斯的身后停下来。屋子里的空气突然一阵紧张,年轻人抬头看着彼得,双眉焦虑地皱到了一起。 别跟彼得玩游戏,男爵,彼得说,你答应给我杰西卡女士,你已答应了。 为什么,彼得?男爵问,为痛苦? 彼得瞪着他,一言不发。 菲得罗斯把自己坐的椅子推到一边,说:叔叔,我非得呆在这吗?你说过你要 我亲爱的罗斯有点不耐烦了,男爵说,他在阴影里走到星球仪旁。耐心,菲得。他又把注意力转回到那位门泰特,那位小公爵,保罗怎么样了,我亲爱的彼得? 陷阱会让他落到您的手里,男爵。彼得说道。 那不是我的问题,男爵说,你会想起来,你曾预言那个比。 吉斯特巫婆多半会生出一个女儿。就是皇上的女儿也只生女孩。 叔叔,菲得罗斯说,你说过这儿有重要事务让我 听听我的侄子,公爵打断道,他渴望统治我的领地,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男爵在星球仪旁动了一下,现出阴影中的阴影。 那么好吧,菲得罗斯。哈可宁,我召你来此是想教你一点智慧。 你观察了我们这位好汉门泰特吗?你应该从这些交谈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可是,叔叔 彼得,一个效率颇高的门泰特,你说呢,菲得? 是的但 啊!确实,他消耗大多的衰微香料,就像吃糖。看着他的眼睛! 他或许是直接来自阿拉吉斯劳工营的。高效率,彼得,但他仍然充满情感,容易爆发狂怒。高效率的彼得,但他也会出错。 彼得以阴沉的声音说:男爵,你让我来这就是为了批评我的效率,损害我的自尊吗? 批评你的效率?你更了解我,彼得。我只希望我的侄子懂得一个门泰特的局限。 你已在训练接替我的人了吗?彼得问道。 替换你?为什么,彼得?我去哪儿找一个像你这样狡诈阴毒的门泰特? 在你发现我的同一个地方,男爵。 也许我该这么做,男爵沉思道,你最近确实显得有点不稳定。还有你吃的香料厂我的享乐太昂贵,男爵?你不赞成? 我亲爱的彼得,你的享乐把你跟我连在一起,我怎么能反对呢?我只希望我的侄子能观察到你身上的这一点。 那么,我是在被展出,彼得说,我还应跳舞吗?应该向这位杰出的菲得罗斯表演我的各种功能吗? 正是,男爵说,你在被展出。现在,闭上嘴。他斜了一眼菲得罗斯,注意到他侄子的嘴唇,丰满突出,这是哈可宁人的遗传标志,现在轻轻地抿在一起,表现出高兴的样子。这是一个门泰特,菲得。它接受了特殊的培养和训练,专门履行某些职责。它被嵌进人体内,这个事实不容忽视,这是一个严重的缺陷。有时我想古人用可以思考的机器也许是正确的。 跟我比,那些只是玩具而已,彼得愤怒地说,你本人,男爵,也能胜过那些机器。 也许,男爵说,啊,好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了个嗝。现在,彼得,你简要地给我侄子介绍一下我们反阿特雷兹家族战役计划的主要特点,展示你的门泰特功能,别让我们失望。 男爵,我警告过你别把这么重要的信息讲给这样年轻的人听。我的观察 这由我来决定,男爵说,我给你一项命令,门泰特:展示你的各项功能。 好吧,彼得说。他站直身体,摆出一副奇怪的尊严姿态 好像戴上了另外一副面具,但这次却把全身都罩了进去。几天后的标准时间,雷多公爵全家将乘太空吉尔德飞船前往阿拉吉斯。吉尔德的运输船将让他们在阿拉凯恩城登陆,而不会去我们的卡塞格城。公爵的门泰特,萨菲。哈瓦特,将得出正确的判断,阿拉凯恩更易防守 菲得,仔细听,男爵说,注意计划中的计划中套着计划。 菲得罗斯点点头,想:这才像真格的。老魔头终于让我了解绝密事务。他肯定真想让我做他的继承人。 还存在几种难料的可能性,彼得说,我指出阿特雷兹家族将去阿拉吉斯,但我们却不能忽略这样一种可能性,公爵已与吉尔德达成协议,送他本人去系统以外的其他安全地方。有类似情况的其他家族曾造了反,带着家族的核武器和防卫场逃之夭夭,远离王国。 公爵这人太骄傲,不可能这么做。男爵接着说。 那是一种可能性,彼得说,最终的结果对我们总之都一样。 不,那或许不一样!公爵咆哮道,我必须要他死,他的延续必须完全终结。 那完全能行,彼得说,一个家族要造反,肯定会有做准备的迹象。公爵似乎没在这方面做什么。 所以,男爵叹息道,在这方面下功夫,彼得。 在阿拉凯恩,彼得说,公爵和他全家将暂居威热敦宫,以后会住在芬伦伯爵和夫人家中。 海盗的使臣。男爵低声笑着说。 谁的使臣?菲得罗斯问。 你叔叔开了个玩笑,彼得说,他把芬伦伯爵称作为海盗使臣,是指国王对在阿拉吉斯的海盗行动很感兴趣。 菲得罗斯转身,迷惑不解地看着叔叔:为什么? 别不开窍,菲得,男爵厉声说,只要太空吉尔德仍然不受皇室控制,别的情形就不可能出现,间谍、杀手就没有别的方法四处活动。 菲得罗斯的嘴里传出一阵无声的回答:噢 我们在威热敦宫里安排了小队人马,彼得说,那将会有一次行动,要取阿特雷兹继承人的命一次可能成功的行动。 彼得,男爵低沉地说,你是说 我是说可能发生故障,彼得说,这次行动必须看起来有效、 啊,可那小家伙长得那么可爱的身体,男爵说,当然,他将比他父亲更危险有那个巫婆式的母亲训练他。该诅咒的女人! 啊,行啦,请继续,彼得。 哈瓦特将推测出我们会安排间谍,彼得说,明显的怀疑对象是越博士,他确实是我们的间谍。但哈瓦特已做过调查,发现我们的医生是一位苏克学校的毕业生,由皇室培训编程即所谓的完全安全,可以为皇上服务。据认为最高目的的编程在载体没被杀死前是不能消除的。然而,正如有人曾得出结论,有合适的杠杆,你就可以移动星球。我们找到了控制医生的杠杆。 怎么可能?菲得罗斯问。他发觉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题目。人人都知道不可能改变皇室固定编程! 下一次吧,男爵说,彼得,往下说。 有一个人会替越受怀疑,彼得说,这是哈瓦特追踪的一个有趣障碍。这个可疑的人会非常明显、真实,她会引起哈瓦特的注意。 她?菲得罗斯问道。 杰西卡女士本人。男爵说。 这难道不是非常卓越吗?彼得问,哈瓦特的脑子里将满是这种可能性,这就会妨碍他作为一个门泰特的功能。他甚至会试图除掉她。彼得皱了一下眉头,接着说:但我想他不可能成功。 你不希望他成功,对吧?男爵问道。 别分散我的注意力,彼得说,当哈瓦特一心一意地对付杰西卡女士,我们将在几个要塞小镇策划几次暴动,进一步分散他的注意力。这些暴动将被平息。公爵必须相信他取得了某种程度的安全。然后,时机成熟,我们给越发出信号,将我们的主力 啊 别停,把一切都告诉他。男爵说。 我们的行动将得到两个萨多卡兵团的支援,他们将伪装成哈可宁军人。 萨多卡!菲得罗斯抽了一口冷气。他的注意力集中到恐怖的皇家军队上,这是一群无情杀手,帕迪沙皇上的狂热士兵。 你瞧我是多么信任你,菲得,男爵说,这消息绝不能有一丝一毫让另外一个大家族知道,否则,兰兹拉德会联合起来反对皇室,这就会引起混乱。 关键在于,彼得说,由于哈可宁家族被利用进行皇家的阴谋勾当,我们也就从中赢得了优势。当然,加果小心利用,这会给哈可宁家族带来比别的皇室家族大得多的利益。 你不知道这会创造出多么巨大的财富,菲得,男爵说,你无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首先,我们将在乔姆公司取得一个无法动摇的董事席位。 菲得罗斯点点头。财富是关键。乔姆是取得财富的途径。每个家族都以占有董事权利的名义从公司中尽量分享财富。乔姆董董事会席位是王国中政治权威的真实代表,通过在兰兹拉德内部投票进行分割,这样就使它能与皇上及其支持者分庭抗礼。 雷多公爵,彼得说,可能试图逃往住在沙漠边缘的弗雷曼人避难区,或者他会将家人送往那个想象中的安全地方。可那条通路却由皇上属下把守着那位星球生态学家。你们可能还记得凯因斯。 菲得记得他,男爵说,继续讲。 你还不够高兴,男爵。彼得说。 继续,我命令你!男爵咆哮道。 彼得耸耸肩。如果一切按计划进展,他说,哈可宁家族将在一年里在阿拉吉斯拥有一个子封地。你叔叔将对该封地行使管理权。他将派出代理人对阿拉吉斯进行具体管理。 更多的利润。菲得罗斯说。 确实如此。男爵说。他暗想:这只是开头。是我们驯服了阿拉吉斯除了少数躲藏在沙漠边缘的弗雷曼人有些听话的海盗已离不开这个星球,就跟土著弗雷曼人一样。 而且各大家族将会知道男爵已消灭了阿特雷兹,彼得说,他们将会知道。 他们会知道的。男爵低沉地说。 最漂亮的是,彼得说,公爵本人也会知道。他现在就知道。 他已能感觉到陷阱的存在。 公爵确实知道,男爵说,声音里带着伤感,他知道也没办法更可怜 男爵离开阿拉吉斯星球仪,走出来。他离开了阴影,身体显出了形状块头巨大,身体肥胖。他穿着黑色外套,从衣服的皱褶可以看出他身上带着便携式支撑器,托着脂肪。他可能重达200公斤,而他那双腿却只能承受其中的四分之一。 我饿了,男爵低声说,用戴着戒指的手擦着那突出的嘴唇,用那脂肪盖着的眼睛瞪着非得。罗斯,叫人送饭来,亲爱的。我们吃了再出去。 【注①:萨多卡:皇帝的私人军团,具有超凡的作战和博斗能力。皇帝在一个秘密星球上专门训练这种军人。】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公爵的门泰特,萨多卡人会像我一样急于想从哈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