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如君弟者稀,武生相公说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94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诗曰: 诗曰: 真人塞其内,夫子入于机。 未肯投竿起,惟欢负米归。雪中东郭履,堂上老莱衣。 读遍夫贺倚,如君弟者希且说韩天锦问过卖,他说外头有现成的茶,拿起就喝。天锦一

诗曰:

诗曰: 真人塞其内,夫子入于机。 未肯投竿起,惟欢负米归。 雪中东郭履,堂上老莱衣。 读遍夫贺倚,如君弟者希 且说韩天锦问过卖,他说外头有现成的茶,拿起就喝。天锦一看北边是里头,隔着一段栏杆,这必是外头了。他一看四个小茶缸四半碗茶,从人才把他搧凉了,他过去伸着大手就要端茶。从人一拦说:“你好生无礼!”这句话未曾说完,就被武生相公拦住,打算着大个把茶喝完,道个致谢也就完了。就见大个嘴又大,碗又小,茶又少,端起来“噶”的一声,几碗茶就没了,一叭咂嘴,就咽下去。大个说:“好哇!”又端起来一碗,一连就是四碗,喝完了又说:“好哇!”转脸要走,被武生伸手拉住说:“呔!你这厮好生无礼!”天锦问:“怎么无礼?”武生说:“你方才喝这茶好不好?”天锦说:“我直说好吗!”武生说:“好便怎样?”天锦说:“喝好了给柜上传名。”武生说:“是我的茶,怎么喝好了给柜上传名?”大个说:“好小子!”武生回答:“骂我哪?” 大个说:“我没骂你,我骂这小子哪。你说外头有现成的,拿起来就喝,让人家损我一顿。我就是打你个狗娘养的!”过卖吓的是浑身乱抖,说:“大太爷等等,咱们可不许矫情。我说外头是门口,外头西边有个绿瓷缸,瓷缸上有块板,板上头有个黄砂碗,拿起来就喝,也不用给钱。谁叫你拿起人家的茶来喝?人家岂有不说的道理?”天锦说:“到底是你没说明白。”言还未尽,抓起过卖要打。武生说:“大个,我看你有些不说礼。不用欺负他,来,来,来,咱们较量较量。”正说话间,卢珍打外边闯将进来,随后大官人也到。 原来是他们见韩天锦到黄花镇踪迹不见,直找到西头,又打西头找回,方才找到全珍馆。高声嚷道:“哥哥要同人打架,千万可别动手!”连大官人也到,一问怎么个缘故,过卖就将所有的情由述了一遍。卢珍拿好话安慰了过卖几句,说:“你看我罢。” 转头又问了问天锦。天锦说:“他说的不明。他说外头,也没说是那个外头,教人家损了我一顿。”卢珍说:“到处里就是哥哥你闯祸。坐着罢,我过去给人赔礼去。”“这位大哥在上,小弟有礼。方才是我无知的哥哥得罪了兄台,看在小弟分上。把尊公的茶全都喝了,我们也不敢说是赔了,我再给阁下斟出几碗来凉着就是了。”武生连连陪笑说:“岂敢!岂敢!我倒透着小器了。”彼此对施一礼。 卢珍告退,归到东边,紧着武生相公那张桌子落坐,数说了天锦几句。然后过卖过来,倒给天锦陪了个礼。然后要茶。天锦说:“什么也敌不住人家那茶好喝。”卢珍一笑说:“哥哥还会品茶哪!”天锦说:“什么话哪?真好喝哇!”山西雁徐良说:“你看这个人那么大个,他会没喝过茶?”乔宾说:“看看他有多时开过眼。”胡小记说:“听见怎么样?别看他料半的身量,我一低脑袋,他就得躺下。那个武生相公倒是个朋友,说话也真通情理,可就是不知道姓字名谁。”再听那边说的话,更奇怪了,就说这喝茶,天锦直夸这茶好。卢珍说:“怎么个好法?”天锦说:“喝的嘴里呀,他那么喷喷香的,苦因因的,沈都噜的,甜深深的。”“你是净喝过凉水,没有喝过好茶。过卖过来,把你们里头那顶高的雨前,照着那边的样子烹一壶来。”不多时烹了一壶来。卢珍把三碗斟上,过去又让了让那边武生相公,头碗递给大官人,二碗递给天锦,然后自己端起一碗,说:“哥哥,尝尝这个茶怎么样。”天锦把茶端起来“噶”的一声,一叭咂嘴,又一裂嘴说:“差多,差多。”卢珍问:“怎么差多呢?”天锦说:“喝的嘴里不那么香喷喷的,不那么苦因因的。”卢珍说:“别说了,让人家听见耻笑。”大官人说:“这茶就很好。” 不多一时来了一个人,提着一壶茶,放在桌案之上,说道:“我家主人听着这位爷夸奖我们的茶好,原本是打我家乡带来的茶叶,固然此处买的茶叶,敌不住我们带来的茶叶好。这是我家主人孝敬你们爷们的。些须小事,望乞笑纳。”卢珍说:“素不相识,这如何使得?净是韩大哥夸好,让那位尊兄送过来,这怎么答人家的情哪。回去见你家主人,替我们道谢。”说毕,复又冲着相公桌上一谢。大官人也就谢了一谢。韩天锦就先把茶斟起来一喝,说:“大叔,兄弟,尝尝这茶,到底是真好!”卢珍也就点头。大官人也说:“好!怪不得他夸奖。” 少刻,那边武生相公过来说:“饭已要齐,请诸位在那边一同吃一杯酒罢。”大官人、卢珍都说:“不陪,不陪,少时我们饭也就要来了,大家两便罢。尊兄先请。”不多一时,叫过卖来,也要了一桌上等酒席,摆列杯盘。卢珍与大官人俱到武生相公面前,让了一让,复反落坐,大家吃酒。卢珍虽是这边吃酒,不住的净看着那边武生相公。但见那相公端起酒来,长叹一声,复又放下,心中如有所思。从人们劝解说:“相公总得吃饭,怎么连酒也不喝了?”勉强着要了两碟馒头,让相公吃。刚吃了半个,也就放下。 又给要汤,相公言不要了,从人一定叫过卖强要了一碗汤,是木樨汤。不多时汤到,相公用茶来漱口。 忽然由外面进来一人,背着个袍袱,一身墨绿的衣服,壮帽,肋下悬刀;面如熟蟹盖一般,粗眉大眼,直往里跑,进门来就嚷:“饿了,饿了,我饿了!”正是过卖张罗着卢珍那边摆齐,又到后堂张罗着胡小记的酒饭。徐良说:“你看打外头来了个饿的。方才来了个渴的,这又来了个饿的,瞧他去罢。”过卖将出来,那人已经到了后堂,说:“饿了!饿了!瞧有什么吃的,快些拿来。”过卖说:“要现成的这里没有,外头有现成的,拿起来就吃,有忙事吃了就走。”可巧过卖又没说明,始终又没提门口的外头,又遇见了个浑人。那人一想那栏杆里头是里面,栏杆外头是外面,转身又看见武生相公那桌酒席,直奔前来。到桌案之前,他也不管好歹,就把方才端来的那碗热汤,端起来就要喝。又是碗清汤,也没有油,也不冒热气,这人端起来就喝。头一口“咕噜”一声咽将下去,烫的心腹生疼,似乎这二口汤就不用喝了,嘴急,又把二口汤喝在嘴内,烫的“噗哧”一声,一口汤喷出,正喷在武生相公脸上、头巾、衣服等处,无一不有。人家是新开剪,头次上身,湛湛新的衣服,全给油了。武生相公气往上一壮,用手一指说:“那丑汉这是怎样了!”那人“哎哟”半天,说:“你说怎样?”武生相公说:“你赔我。”那人说:“你还得赔我。”武生相公说:“我赔你什么?”那人说:“赔我舌头。”武生相公说:“我的菜谁叫你端起就喝?”那人说:“那小子他叫我喝的。”过卖早就吓的抖衣而战,过来分证这个理说:“我叫你在门口外头有个三角架子,上头有个木板,木板上有馒头、面、粽儿,拿起来就吃,谁叫你喝人家这个来?”那人一听,羞恼便成怒,抓起过卖就要打。 里面的三位英雄不服了,开路鬼乔宾就要出来,被胡小记拦住。山西雁说:“该这位相公倒运,喝茶犯小人,吃饭又犯小人。”韩天锦也有了气了:“怎么人家的东西他拿起来就要吃?”卢珍说:“哥哥,你别说了,只许你拿起来就喝,不许人家拿起来就吃么?”那武生相公就是泥人,也有土性儿,喝道:“那个小辈,不用同过卖发横,你就是赔我的衣服。”那人说:“你就赔我舌头。衣服有价,舌头没价,索性我也不冲着过卖,说了赔舌头罢!”小子随说着,上头一晃,就是一拳。武生相公一伸手,接住腕子,底一下腿,那人便倒,复又起来。里外众人哈哈一笑。那人羞恼成怒,亮出刀来。 不知两个人怎样计较,且听下回分解。

大官人说:“我们这到襄陽也就晚了罢?艾虎你必然知道。”艾虎说:“什么事?”大官人说:“你五叔到底是死了,是没死?”艾虎说:“你老人家还不知道哪?死了,没有半年,也有几个月了。并且死的苦,尸骨无存。”这句话还未说完,卢珍就“哎哟,我的五叔哇!”就把气挽住了。大官人放声大哭说:“我的五弟呀!五弟呀!想不到你一旦间身归那世去了。”徐良在旁边也是落泪,艾虎也是凄惨。

楞汉子吃茶夸好 莽男儿喝汤喷人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真人塞其内,夫子入于机。

卢珍假充小义士 张英被哄错磕头

忽然由外面进来一人,背着个袍袱,一身墨绿的衣服,壮帽,肋下悬刀;面如熟蟹盖一般,粗眉大眼,直往里跑,进门来就嚷:“饿了,饿了,我饿了!”正是过卖张罗着卢珍那边摆齐,又到后堂张罗着胡 小记的酒饭。徐良说:“你看打外头来了个饿的。方才来了个渴的,这又来了个饿的,瞧他去罢。”过卖将出来,那人已经到了后堂,说:“饿了!饿了!瞧有什么吃的,快些拿来。”过卖说:“要现成的这里没有,外头有现成的,拿起来就吃,有忙事吃了就走。”可巧过卖又没说明,始终又没提门口的外头,又遇见了个浑人。那人一想那栏杆里头是里面,栏杆外头是外面,转身又看见武生相公那桌酒席,直奔前来。到桌案之前,他也不管好歹,就把方才端来的那碗热汤,端起来就要喝。又是碗清汤,也没有油,也不冒热气,这人端起来就喝。头一口“咕噜”一声咽将下去,烫的心腹生疼,似乎这二口汤就不用喝了,嘴急,又把二口汤喝在嘴内,烫的“噗哧”一声,一口汤喷出,正喷在武生相公脸上、头巾、衣服等处,无一不有。人家是新开剪,头次上身,湛湛新的衣服,全给油了。武生相公气往上一壮,用手一指说:“那丑汉这是怎样了!”那人“哎哟”半天,说:“你说怎样?”武生相公说:“你赔我。”那人说:“你还得赔我。”武生相公说:“我赔你什么?”那人说:“赔我舌头。”武生相公说:“我的菜谁叫你端起就喝?”那人说:“那小子他叫我喝的。”过卖早就吓的抖衣而战,过来分证这个理说:“我叫你在门口外头有个三角架子,上头有个木板,木板上有馒头、面、粽儿,拿起来就吃,谁叫你喝人家这个来?”那人一听,羞恼便成怒,抓起过卖就要打。

原来是卢珍赶奔前来,抽后把腕子接住,底下一脚,那人便倒。卢珍将他搀将起来,说:“朋友,你在这边坐。”那人说:“什么事,你把我逖个跟斗?给我刀来。”那刀早被卢珍拿将过去,递与大官人了。卢珍说:“朋友,你别着急。人将礼义为先,树将枝叶为坚。咱们都是素不相识,你们两下里我俱不认的。天下人管天下人的事,世间人管世间人的事,那有袖手旁观,瞧着你们动刀的道理?故此将你让到这边。论错,是哥哥你错了,也搭着过卖没说明白。你也该想一想,你也该看一看,就有现成的,那里有成桌的酒席给你预备着?你也当问问,再吃再喝才是。知错认锗,是好朋友。哥哥,是你错了不是?”那人说:“我皆因有火烧心的事,我两哥哥在监牢狱中,看看待死,上武昌府找人去。慢了,我两个哥哥有性命之忧。故此听那小子说外边有现成的东西,我拿起来就吃。那个人,既是他的东西,他就应当拦我才是,为何等我喝到口中,他方说是他的?他还叫我赔他衣服,他就是赔我舌头。”卢珍说:“你就是不论怎么急,吃东西总要慢慢的,不然吃下去,也不受用。别管怎么,看在小弟的分上,你过去给他赔个不是。”那人说:“你不用管了,他与我赔不是,我还不能答应呢。”卢珍说:“事情无论闹在那里,总有个了局。你方才说有要紧的事情,此事不了,你也不能走。依我相劝,你先过去与他赔个不是,别误了你的大事。”那人说:“你住口罢,趁早别说了。我这人是个浑人,任凭什么人劝解,我也不听。此时除非有一人到了,他说叫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卢珍问:“是谁?”那人说:“除非是我艾虎哥哥到了,别者之人,免开尊口。”卢珍暗笑,自思:“冤他一冤。此人既认的艾虎,必不是外人。”复又问道:“你怎么认的艾虎?”那人说:“我不认的,我哥哥认的。”卢珍更得了主意了,说:“你不认的艾虎,你贵姓?”那人说:“我姓张,我叫张英,上武昌府找艾虎哥哥,与我们托情。”卢珍说:“你不用去了。这才是恰巧哪,我就是艾虎,匪号人称小义士,将打武昌府往这里来。你要上武昌府,还要扑空了哪。”那人一听,赶紧双膝跪地,说:“哎哟!艾虎哥哥,可了不得了,咱们家祸从天降。”卢珍说:“咱们无论有什么事情,全有小弟一面承当。咱们先把这件事完了,再办咱们的家务。”张英说:“此事怎么办法?我可不能给他赔不是。”卢珍说:“论近,是咱们近。你要栽了跟斗了,如同我抢了脸的一般。”张英说:“除非是艾虎哥哥你派着我,别人谁也不行。你教我磕一百头,我还磕哪。”卢珍说:“好朋友,你这少待。”

原来是他们见韩天锦到黄花镇踪迹不见,直找到西头,又打西头找回,方才找到全珍馆。高声嚷道:“哥哥要同人打架,千万可别动手!”连大官人也到,一问怎么个缘故,过卖就将所有的情由述了一遍。卢珍拿好话安慰了过卖几句,说:“你看我罢。”转头又问了问天锦。天锦说:“他说的不明。他说外头,也没说是那个外头,教人家损了我一顿。”卢珍说:“到处里就是哥哥你闯祸。坐着罢,我过去给人赔礼去。”“这位大哥在上,小弟有礼。方才是我无知的哥哥得罪了兄台,看在小弟分上。把尊公的茶全都喝了,我们也不敢说是赔了,我再给阁下斟出几碗来凉着就是了。”武生连连陪笑说:“岂敢!岂敢!我倒透着小器了。”彼此对施一礼。

原来大官人劝解那位武生相公,人家是百依百随,连身上喷的那些油汤,尽都搽去。又打来的脸水,也把脸上洗净。卢珍过去说:“看在小可分上,我将他说了几句,带将过来与尊公陪礼。”武生说:“屡屡净叫兄台分心,不必让他过来了。”卢珍随即将他带将过去。张英说:“除非我哥哥教我给你磕头,不然你给我磕头,我还不答应呢。”气忿忿跪在地下,磕了几个头。人家武生相公更通情理,也就屈膝把张英搀将起来,说:“朋友,不可计较于我。”卢珍也就给武生相公作了个揖,拉着张英往他们这座位来了。大官人也就给武生相公施了个礼,就奔自己的座位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如君弟者稀,武生相公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