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研讨会专家观点集萃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95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我们是世界的希望和果实,我们是智慧的眼睛的黑色眸子,如果把这个诺大的宇宙看成是一个指环,无疑我们就是镶在上面的那块宝石。 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研讨会专家观点集萃

我们是世界的希望和果实,我们是智慧的眼睛的黑色眸子,如果把这个诺大的宇宙看成是一个指环,无疑我们就是镶在上面的那块宝石。

图片 1

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研讨会专家观点集萃

85岁王蒙:如果把宇宙看成一个指环,我们就是镶在上面的宝石

“人民艺术家”王蒙——一位与新中国共同成长起来的作家,见证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之路。他以辉煌的创作实绩和多方面的工作,参与并推动了中国文学事业的繁荣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发展。

“文学的记忆——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研讨会”近日在广州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十几位汉维两族学者汇聚一堂,从文化、历史、政治、民族等维度全面分析这部小说,给出高度评价,认为《这边风景》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发现,为当代文学史提供了重要文本。

文 | 陈泽宇

从少年到耄耋,从中学生党员到新中国的文化部长,那颗“少年布尔什维克”的初心始终在王蒙的胸中跃动。

《这边风景》是王蒙窖藏了40年、在“文革”政治桎梏之下动情书写的70万字长篇巨作。1963年,29岁的王蒙被下放到新疆,在新疆度过了风华正茂的16年,《这边风景》是他在这16年里创作的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完成于1974年至1978年,后因种种原因未出版。小说以新疆伊犁地区少数民族生活为原型,真实地再现了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是王蒙“戴着镣铐的激情舞蹈”。花城出版社于2013年4月出版了这部小说,丰富了“文革文学”的创作链条,受到各界广泛关注。

“二十世纪末中国文化的风风雨雨,似乎都关联着他的名字。不论你喜欢与否,王蒙在这个巨变的年代里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有论者曾经这样评价作家王蒙与中国当代文学的关系。

1948年,年仅14岁的王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一名“少年布尔什维克”的身份参加革命活动。

此次研讨会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花城出版社承办。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专职副主席李敬泽,广东省作协党组书记吴伟鹏,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副主任何向阳,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桂科,南方出版传媒总经理杜传贵,南方出版传媒副总经理何祖敏等出席此次会议。与会的专家学者还有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中国海洋大学王蒙文学研究所所长温奉桥、新疆喀什师范学院教授姑丽娜尔·吾甫力、《文艺报》副总编辑王山、《光明日报》高级编辑单三娅等。

的确,王蒙的创作几乎与新中国同龄——1953年,19岁的小伙子动笔写下了《青春万岁》,从此便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文学旅途:1956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发表在《人民文学》,1979年中篇小说《布礼》面世,同年《悠悠寸草心》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80年代初,《蝴蝶》《春之声》《深的湖》《心的光》《夜的眼》等一大批中短篇佳作频发,文坛称之为“王蒙的集束手榴弹”。1987年,《活动变人形》正式出版,主人公倪吾诚至今仍漫步在当代文学的人物画廊中,被后来的写作者学习效仿。1989年发表的短篇小说《坚硬的稀粥》更是引起轰动,小说以一个家庭中的“膳食改革”作为象征,折射出改革开放过程中不同人群的不同面孔——至此,王蒙的创作历程已经接近40年,这对于一般作家来说是近乎全部的创作生命,但王蒙不愧是王蒙:1990年出版中篇小说集《球星奇遇记》,1991年出版红学专着《红楼启示录》,从1992到1999年陆续出版《恋爱的季节》《失态的季节》《踌躇的季节》《狂欢的季节》长篇小说四部曲,2004年出版长篇小说《青狐》,2013年出版长篇小说《这边风景》,2014年出版长篇小说《闷与狂》,2015年凭借《这边风景》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除此之外,还有大量散文、杂文、随笔、诗歌、报告文学等各种文体的“闲暇”之作。新世纪以来,王蒙在传统文化方面尤其用力,《老子的帮助》《老子十八讲》《庄子的享受》《庄子的快活》《庄子的奔腾》《与庄共舞》《天下归仁》《得人心得天下》《双飞翼》等一系列解读文化经典的作品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可谓作赋穷经两不误。如此庞大的创作体量,令不少同代作家汗颜。王蒙自身的经历和他的创作一样非常人可以企及,自我流放新疆边陲长达16年,回京后官至文化部部长,至今已出访近60个国家和地区……他充沛的体能与旺盛的精力哪怕年轻作家也难以望其项背。2019年初,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在拜访王蒙时劝他写点文坛回忆录,王蒙说:“我哪有时间,我现在正忙着写爱情小说呢!”果然,前不久他的小说集《生死恋》便和读者们见面了。

“新中国成立对我的意义非常大,那是完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和世界。我亲眼看见旧中国和旧社会是怎样分崩离析的,到处是危机,百姓没法生活下去。”

新时期文学 一个非常独特的文本

7月5日,王蒙来到北京SKP RENDEZ-VOUS书店,受邀出席人民文学出版社“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沙龙”,与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胡平一道,对话《这边风景》的那些年那些事,为该系列沙龙活动启幕。

王蒙激动地说,新中国像朝阳一样,有诸多的可能性和期待;在革命战争胜利凯歌声中建立起来,社会焕然一新。

李敬泽:《这边风景》是2013年文学界的重要收获,是一部非常值得重视和探讨的作品,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这几年来的中国文学和中国小说,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反思历史,反思我们的当代史、现代史。王蒙先生写于39岁的作品,经历几十年后,放到2013年来出版,依然有力地加入了这个话语,加入了我们整个中国文学对于当代历史和现代历史的反思和认识。这样一部作品,对于我们怎么思考、怎么去表现我们的历史、怎么去认识我们的历史,是具有非常重要的启发性意义的。

图片 2

“新中国的成立、发展、建设是我一生的经历,也是创作的主题,我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新中国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她的辉煌成绩我分享了,她的曲折和坎坷我也有经验。”

这部小说是“文革”期间“潜在写作”的重要代表作品,它是那个特殊历史时期诞生的真正具有文学意义的作品,它的出现会影响学术界对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研究,从而提供新的巨大的言说空间。

活动现场

王蒙的文学创作与新中国的行进步履紧紧相连。

《这边风景》创作和出版相隔40年时间,使我们有机会从新的立足点回望彼时,回望历史,从而发现我们对文学的认识,对文学与社会、生活、政治各种关系的认识在不断升华和拓展。即便受到当时意识形态的诸多限制,今天的读者依然能从中体会到作家令人惊叹的洞见——真切的生活、面向生活的真诚与执著、对自然和人民的热爱、对各民族文化兼收并蓄的包容性,种种这些都来自作家在处理文学与政治、生活三者关系时一直坚守的文学天职。

《这边风景》:从1973到2013

从上世纪50年代的《青春万岁》《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到改革开放后的《蝴蝶》《布礼》《活动变人形》等,到进入新世纪后的《这边风景》及“季节”系列长篇小说……王蒙始终敏锐地捕捉着时代的脉搏,关注现实、反映现实。他的作品清晰描绘了新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社会生活变迁,深刻剖析人们的内心世界。

所以说,这部小说在我们整个新时期文学中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文本,它写得丰富性感、非常丰饶。

1981年3月14日,病中的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茅盾致信作协书记处:“亲爱的同志们,为了繁荣长篇小说的创作,我将我的稿费二十五万元捐献给作协,作为设立一个长篇小说文艺奖金的基金,以奖励每年最优秀的长篇小说。我自知病将不起,我衷心地祝愿我国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繁荣昌盛!”茅盾文学奖遂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最高奖项,自1982年起,基本为4年一届。获奖作品反映了1977年以后长篇小说创作发展的轨迹和取得的成就,在卷帙浩繁的当代长篇小说文库中遴选出翘楚之作,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持续的影响。

在67年的文学创作历程中,王蒙创作了1800多万字文学作品,出版近百部小说、散文、诗歌和学术著作,作品被译成20多种文字在国际上出版,获得过茅盾文学奖等国家级文学大奖和多项国际性文学大奖,显示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创作高度。

新疆对王蒙而言是一个绕不开的地理坐标,是其文学作品蓬勃生长的动力之一。王蒙的特殊性在于他不仅是中华“汉文化”影响下产生的重要作家,同时,他也是极少部分充分吸收了灿烂的、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传统的汉族作家。王蒙对于我们的民族历史,以及民族历史中的那些活生生的政治保持着一种负责任的书写态度,小说中对于民俗、对于各族人民生活风景等的描写,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其中的政治内容和历史内容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可以让我们在历史的具体性中去理解和认识我们的过去。

1963年,29岁的王蒙离开北京抵达新疆。从29岁到45岁,王蒙一生最好的青春年华都在新疆大地上度过,长篇小说《这边风景》也创作于此期间。回想起这部小说创作的过程,王蒙很有感触。他从1973年开始陆陆续续地写《这边风景》的一些片断,到1974年正式开始写起来,写作的时间正是“文革”期间。王蒙说,“‘文革’中写《这边风景》的时候,当然也得写阶级斗争、人民公社。但到了1978年下半年,那些人物也不怎么合乎时宜,所以就把它放下了。1979年我回到北京前三门,住房的门框上面有一个顶柜,稿子就放在那里了。”

王蒙的文学创作横跨中国当代文学史的各个时期,与时代、现实相呼应:

同时,其诸多价值之中,有一个价值值得探讨,就是这本书各个文稿版本之间的异同,这个异同不仅仅是文稿版本上的异同,而且由此可以看到丰富的社会历史魅力,看到一个作家与时代、与社会历史之间的复杂关系。

这一放就是三十余年,直至2012年《这边风景》手稿才被意外地重新发现,并于2013年由花城出版社出版。

1953年,王蒙以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开启了自己的创作生涯,刻画了新中国新一代青年人积极明朗、热情洋溢的精神风貌;

这样一部书是值得反复品读的,它本身已经经受住了40年时光的考验。我相信,它在未来同样能够经得住更长时间的考验,能经得住更多的读者去阅读,也能经得住越来越多的评论家和研究者深入研究。

小说写完了却没有发表,在王蒙的人生中并非第一次。早在上世纪50年代,《青春万岁》就遭遇过无法出版的命运。1957年,《青春万岁》曾有部分章节在《文汇报》连载,同时个别章节也曾在《北京日报》发表,但《青春万岁》单行本的出版落了空。直至文革结束,1978年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的作家、编辑家韦君宜同王蒙见面时,请王蒙将《青春万岁》中的个别内容进行删减,小说才得以在次年出版。

1956年,发表短篇小说《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显示出他对现实问题的关切和思考,以及在选材立意上的新意和勇气;

吴伟鹏:《这边风景》是王蒙写于“文革”时期的作品,是新疆这块神奇的土地在王蒙生命中永恒的记忆,展现了王蒙敏锐的洞察力和非凡的语言艺术。小说里面描绘了许多丰满、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如诗如画的新疆风景和色彩斑斓的诗意生活场景,关乎民族风情、文化信仰和生活情况,为读者展开了一幅巨大的、多民族融合生活的历史画卷。我认为这是一部既历史又现实的作品。16年的新疆生活深深影响了王蒙的思维方式和语言风格,这部作品由此显示了特殊的文学力量,凸显了文学在多民族文化的构建和社会成长中的重要作用。

图片 3

依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新疆生活劳动的丰富经历,王蒙创作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生动表现了多民族共同生活的火热图景,并于2015年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

作品透过历史书写人民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系列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小说《表姐》《布礼》《蝴蝶》《杂色》等,显示出王蒙对历史与人生的回顾和思考,在新时期之初的文学图景中十分具有代表性。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研讨会专家观点集萃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