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报告经济学当然是有的时候的历史学,当下经济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7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由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主办,新疆建设兵团作家协会承办的“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第七届学术年会”日前在新疆布尔津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

由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主办,新疆建设兵团作家协会承办的“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第七届学术年会”日前在新疆布尔津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发来贺信。新疆兵团作协主席丰收致欢迎词。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会长李炳银作主题发言。来自全国1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二十余位报告文学作家、理论家和报刊编辑与会。 何建明在信中称,“这是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又一次全国性报告文学创作理论研究的专业学术会议。报告文学发展处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当下我们更需要理论批评的支力。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报告文学未来如何,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各位专家的贡献成果。” 李炳银在主题发言时谈到,当下整个文学创作尽管时有热闹,但是对社会的影响力、对文学的推动力都无法与上世纪八十年代比肩,报告文学也不例外。但是报告文学对社会的关注、密切的影响,相对诗歌、散文、小说都更为直接。社会在变,文学也在变,报告文学也面临巨大变革。报告文学作家应当找到自己的优势,找到承担自己使命的理想方式。 比之小说创作的活跃,报告文学越来越缺乏文学性,越来越沦为表扬稿,李炳银坦承这也是当下报告文学作家亟待突破的地方。报告文学作家要在文体意识上有所加强。很多作家“用力”很大,但是“用心”不够,报告文学写作不只是素材、资料的重组,而是要用心去寻找理想的文体表达和叙述方式。比如赵瑜写《寻找巴金的黛莉》,就像一架望远镜,从7封信件切入,写社会、历史的大问题,层层推进,这种文体意识很值得提倡。此次与会的李春雷、李青松两位青年报告文学作家也都有强烈的文体意识,挖掘深刻。 面对当前报告文学“无名”的局面,李炳银认为评论家们大多关注作家写什么,却很少在意怎么写。报告文学理论研究浮在表层,深入不够。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也需要变化,随时跟踪和调整,可以宏观把控,从民生、人性、人权等多角度切入。报告文学的概念要厘清,它有别于不敢承担真实的“纪实文学”和消解报告文学强悍的力量、直接的参与的“非虚构文学”。所有打着这些旗号的认为报告文学粗糙的说法要警惕。报告文学随着时间的淘洗,它的价值深远。随着社会的发展,表达的欲望会愈益强烈,好的报告文学能够在某一点上发出真实、独特的声音。 同时也是报告文学作家的丰收介绍了新疆兵团的文学创作概况。他说,兵团总人口260万,其中汉族占230万,辐射在边边角角。兵团的文学创作虽每个门类都有写作者,但仍缺少在全国有影响的领军人物,这也是兵团的作家们需要向全国作家看齐的地方,希望以后更多一些学术讨论和文学交流,以促进兵团的文学创作。 就报告文学创作,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李运抟教授指出:作为“时代的报告”,报告文学素来与时代联系密切,这固然能够显示报告文学的时代性,但往往也受到时代公共话语环境的制约,甚至成为“单纯的传声筒”。因此报告文学作家在报告时代的同时如何坚守创作的个体立场,体现个体的独特思考,尤其是拒绝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的平庸,是当今报告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问题。 针对目前报告文学批评理论建设的缺失,绵阳师范学院王辉教授建议成立报告文学高校研究会,从理论、文学史的角度,对报告文学的创作成就给予总结梳理;同时加强报告文学的教学,以强化报告文学对当下大学生人文精神的培养和人生价值观的教育。 两位报告文学作家李青松、李春雷也先后交流了各自的创作。李青松认为,报告文学关注的首先应该是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情、人与这片土地的关系。报告文学要正视历史,要有自己的主张和声音。报告文学要为人民说话,要为那些创造历史的人说话。报告文学要坚守自己的本质,要有一种精神和骨气。李春雷结合自己写作 《木棉花开》《钢铁是这样炼成的》等作品,畅谈文学的表现力在报告文学写作中的重要性。 会上发言的专家还有秦安江、王兆山、王耕夫、张立国、陈敢、王文军、张瑷、何英、周志雄、郭晓力、张宏图等。

图片 1

比起小说和诗歌,报告文学无论如何要算个年轻的文体。报告文学热发轫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代表作家和作品主要有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刘宾雁的《人妖之向》、黄宗英的《大雁情》、理由的《扬眉剑出鞘》、张锲的《热流》、柯岩的《船长》、陈祖芬的《祖国高于一切》、鲁光的《中国姑娘》、程树榛的《励精图治》,杨匡满、郭宝臣的《命运》等等。进入新世纪后,以何建明、赵瑜、徐刚、王宏甲、李鸣生、哲夫、邢军纪、黄传会为代表的报告文学作家,以更宏大深邃的视野进一步发展着报告文学这个文体。所不同的是,八十年代的报告文学作品,大都文字短小,多则三五万字,少则五六千字,通常发表在报刊报纸上;而新世纪以来的报告文学,几乎无一例外的全部是“书写”——少则三五万字,多则三五十万字,甚至上百万字,除部分发表在大型文学期刊,很少发在报纸副刊上。更多的是以图书的形式通过新华书店去发行。

摘要:一个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既要尽可能地深入生活现场,像画家描摹一样去认真细腻地记录客观事物,又要保持独立的人格尊严和思想品质,充分调动和发挥自己的主观意识,去对万物世界作出“优”与“劣”的准确判断。还需要从更高立场、更宽阔视野去分析和剖析这个世界,从而认识事件和人物内心的所思所想等,这才是完整的“真实性”,也是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必备的能力。

  熟悉出版市场的人都知道,相比八十年代,当下文学报刊、书籍的发行已经越来越小众化了。过去,随便一本省地级文学刊物,发行三五十万本是常事,即使上百万本也不是什么新闻。经过三十年的河东河西,今天全国文学报刊发行的总和恐怕也就百万册。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对此进行过分析。

徐芳:年轻的报告文学,虽只有百多年的历史,而真正取得独立的文体地位后,在数十年中,却以丰硕的劳动成果,奠定了它在当代文学史上特有的地位。若以您的创作实绩为观照,字数之巨大,可谓惊人——但此绝非惊人之语。由此看来,报告文学当然是时代的文学,特别是在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下,正以无比高涨的热情书写着社会和文学的新历史,可以说,乃责任所在,使命担当。作为很多人口中一种“两跨”的文学样式:“报告”加“文学”的“新文”融合体,报告文学也应该有个基本原则,是否突破了它也就无所谓报告文学的文体价值,也难以产生真正属于报告文学的影响力,甚至是震撼力?

  作者说:市场经济使读者忙着挣钱去了,谁还有心思关注文学。文学也不能当饭吃。

何建明:在我看来,首先要对报告文学作解释:它不是简单的介于“报告”和“文学”之间的一种融合式的文种,它应该是以客观事实为根本的文学叙事,其对人物及事件发生的真实性要求必须像新闻一样严格尊重客观事实,且越接近客观事物本身的全部“真相”越好。现在有些人认为来自真实的人与事件的叙事似乎就远离了文学性,这种认识肯定是片面的。

  读者说:作者不关心社会,只埋头自身的写作,你自我欣赏好了。

报告文学的“文学性”,有与小说、诗歌、散文等其他文学同样的品质与形态,比如文字之美、事件与人物表达的精彩、抒情与叙事的张力、结构和形式上的逻辑要求,包括作品折射出的思想光芒和价值体现等等。

  出版者说:我们只出版名家的,名家的有保障。但现在的名家几乎成了写作机器,写出的作品太粗糙。为了抢市场,我们也只能跟着走。

但是由于报告文学写作的文学性是建立在内容的“不失客观真实”的基础之上,可以说报告文学写作,其实比任何文体都要更加考验一个作家的综合素质。

  读者说:现在的书籍价格太高,内容质量与价格不成正比。所以,我们宁可选择不买少买。

比如文学知识面的广度,社会认识的深度,政治意识上的高度,人文历史等多层面知识的宽度等等,这也正是人们为什么常说的报告文学写作就如“戴着镣铐跳舞”,它必须具备“高难度”的本领者才能潇洒得起来,否则跳出的“舞”一定很拙劣。

  作者说:写作者写作不完全为了稿费,但稿费确实能体现作者的市场实力。这几年要求提高稿费的呼声越来越高,从某种意义上标志着写作者的尊严与价值。

其实,从哲学的角度思考“真实性”问题时,我们就会发现:事物的“真实”性,是有三个纬度,一是客观世界的真实性,即我们通常理解的你所通过眼睛、嗅觉和听觉等看得见的客观事物本身,这是“一般意义”上的真实,是新闻报导和报告文学最基本、最可能求证的重要方面。

  出版者说:社会对我们的批评之声越来越高,认为图书的价格难以接受。其实,个中之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纸张、印刷费、制作设计费、房屋租赁费、工资、稿费、增值税这些年都在大幅增长,我们的成本之大,大得有点瞠目结舌。

第二个纬度是作者心目中的“真实性”,文学之所以为文学,是因为介入了作家的独立思想、价值判断和主观意识,我把这种“真实性”归位主观真实,即融入了作者思想意识的“真实”,这样的真实性有时看起来与客观真实有差异,但它往往更加丰满和闪耀着事物本身的光芒。

  评论家说:你们三者说的都有道理,问题的核心不是出版过程,而是作者写了什么,为什么人写,怎样写的问题。当下的问题,一是作品内容过于自我,缺乏宏大的具有影响社会进程的作品;二是写作手法缺乏创新,模式化比较普遍;三是作者的知识更新不够,缺乏前瞻意识,有的还沉湎于过去的记忆;四是作品注水太多,越写越长,短篇像中篇,中篇像长篇。不符合时代紧张、快速的节奏要求。

然而,这还并非是事物的全部“真实”性,人类要想全面洞察和看透这个万物世界,除了尊重“客观真实”和主张“主观真实”之外,更重要的是必须注重事物的本质真实,这才是认识世界的最高境界。它是事物“真实性”的第三个纬度。

  偶翻一九八五年第二期《人民文学之友》(函授教材),上面刊载了田流同志的文章《小报告文学好——读〈高山流水觅知音〉有感》。田流同志是八十年代有重要影响的报告文学评论家、编辑家,曾一度主编报告文学杂志《时代的报告》。一九八五年前后,正是报告文学非常活跃的时期,正如田流在文中所写:“报告文学既有新闻性,又有文学性,是被人们重视和喜爱的根本原因。它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把生活中发生的重大事件,真实地告诉读者,但它又与通常的新闻通讯不同,报告文学不仅忠实地告诉读者生活中发生了什么有意义的新事物,而且用文学的笔法,生动具体形象地把那一事物再现在读者面前,使读者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如睹其人。”尽管田流主编的是一本比较厚重的报告文学刊物,可他还是道出了“三五千字的小报告文学最受读者欢迎”的心里话。为此,他进一步阐释说:“小报告文学一个最可贵、最难能的优点是选择最能表现事物本质的典型事例,一些报告文学作品所以写得冗长,很大一个原因是没能做到这一点,广大读者向报告文学提出短小精悍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

因此,一个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既要尽可能地深入生活现场,像画家描摹一样去认真细腻地记录客观事物,又要保持独立的人格尊严和思想品质,充分调动和发挥自己的主观意识,去对万物世界作出“优”与“劣”的准确判断。还需要从更高立场、更宽阔视野去分析和剖析这个世界,从而认识事件和人物内心的所思所想等,这才是完整的“真实性”,也是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必备的能力。

  记得八十年代,好多报纸副刊都刊登报告文学,后来由于某些作家利用报告文学为企业做广告,结果使报告文学成了名副其实的“广告文学”。因此,很多报纸在九十年代后几乎再也不登报告文学了。既然报纸不登了,那么就往刊物写。谁料,刊物面对日益萎缩的读者市场,发行锐减,哪个老板愿意花这个冤钱呢?结果,积重难返,报告文学终于陷入了低谷。当然,报告文学在整个发展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它振聋发聩的声音,如赵瑜的《兵败汉城》、《马家军调查》和何建明的《落泪是金》在读者中都曾引起巨大的反响。

徐芳:据“报告”,近年的报告文学,以其前所未有观照的广度,透视的深度和创作数量的激增、创作队伍的壮大,蔚成空前繁盛的文学主潮之一。中国已成为世界报告文学创作的中心?但是在看到成就的同时,或者也不应该忽视这些年创作中存在的问题?比如在一直存在着真实性的问题,还有像有关文学性的问题,虽然可能已经讨论了很久,类似这样的讨论,可谓一直伴随着报告文学的发生发展和繁荣,可直到现在,却还是众说纷纭。例如曾有人提及:“一谈到作品就谈到文学性,他们是在用一种通常的文学来要求我们,我认为可以摆脱这种要求……比如小说家一直认为文学是人学,要写人,我以为对我们报告文学家来说束缚最大的就是这东西。”又比如究竟什么是报告文学,什么又是非虚构创作?诸如此类,是否不解决这些重大问题,也就无法展望报告文学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报告文学的社会作用有两大功能,一是塑造典型,鼓舞人心,催人奋进;另一是直面社会,揭示矛盾,弘扬正气。在我们过去几十年的报告文学创作中,这两方面都不乏优秀的代表之作。但就报告文学的体量而讲,我则赞成中短篇为好,即两三万字的中篇,万八千字的短篇。至于两三千字,我以为那该归于人物特写似乎更合适。像那种动辄几十万字的报告文学,我对其能否叫报告文学深表怀疑。道理很简单,报告文学具有新闻性,新闻也叫消息,指的是最近发生的事。而在报告文学里过多的介绍背景,就失去了新闻的特性。这一点应该引起报告文学作家的充分注意。当然,让文学作品瘦身也不光是报告文学这个文体。红 孩

何建明:如果用简单的“报告文学”定义和创作数量来衡量,确实今天的中国应该是世界报告文学写作的“中心国”。

(中国文化报2014-03-6)

因为从捷克人基希自成一体所创立的“报告文学”写作至今一百多年里,没有哪个国家像今天的中国一样如此广泛地、熟悉和运用报告文学这一写作文体来反映和影响我们整个社会的发展与变化,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甚至是军事和科学领域。设想一下:哪个部门、哪条战线没有使用过“报告文学”这一文体形式来记录他们的事?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报告经济学当然是有的时候的历史学,当下经济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