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刘黎民用眼扫了一下客厅,但我觉得这就是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60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在省城农行工作的刘黎民接到电话,农村老家几个同学要过来。父亲周年回家时,这帮同学对他很热情,酒桌上他邀请同学们来省城认认门。刘黎民想好了,老同学第一次来,一定让他

图片 1 在省城农行工作的刘黎民接到电话,农村老家几个同学要过来。父亲周年回家时,这帮同学对他很热情,酒桌上他邀请同学们来省城认认门。刘黎民想好了,老同学第一次来,一定让他们吃喝喝好玩好。
  刘黎民用眼扫了一下客厅,心里犯了嘀咕。老婆很爱干净,每次来人把家弄脏,自己就会跟着倒霉。从老家来的人更得瑟,有些话自己又不好明说。让他们去饭店,他们非要来家里。他们说的也在理,一是家里节省,二呢顺便认认门。如果自己执意不让来,怕他们有想法,再说总不能人没来先扫他们兴吧。反正老婆当面是不会给自己难堪的,大不了事后再挨顿骂。刘黎民最后拿定了主意。
  快十二点了,几个同学才到。刘黎民跟大家一一握手,他们比刘黎民在家里看到时,整洁干净了许多。
  在路上哥几个已经说好了,城里人爱干净,千万注意卫生,不要让人家讨厌。进门的时候,他们在门外把脚跺了又跺,确信脚上没有了尘土,才进屋。
  刘黎民用眼扫了一下客厅,但我觉得这就是美味佳肴。  刘黎民看到大家都这么讲究,感觉自己担心是多余的,心里踏实了许多,忙不迭地把大家让到客厅。
  客厅很大,门口是一个衣架,西边墙前放着一个48英寸的液晶电视,墙上挂着刘黎民和妻子的婚纱照,西南角是一个立式空调。东边沙发前是一个玻璃茶几,茶几南侧放一个一米高的大花盆,茶几上的盘子里放有瓜子、水果和两盒大中华烟,盘子旁边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烟灰缸。刘黎民招呼大家坐下,这帮同学把烟灰缸当成了装饰品,拿着传了半天,啧啧称赞。
  客套完毕,刘黎民去准备酒菜,几个人吃瓜子、抽烟、唠嗑……
  12点多,随着屋门打开,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摩登女人。屋内人声嘈杂,烟雾缭绕。女人先是一惊,马上又镇静下来。尽管她不认识来人,但她已经猜到这帮人的来历。
  女人是刘黎民的爱人王丽,大家认识,王丽随刘黎民回过一趟老家。大家见王丽回来了,都站了起来。王丽很有礼貌地招呼大家坐下,换了拖鞋,捏着鼻子打开窗户和排风扇。然后说道:“你们坐着,我去厨房帮刘黎民。”
  王丽见了刘黎民就埋怨:“不是跟你说了,来了人去饭店吗。怎么又领进家了啊?不是跟我添乱吗?”
  刘黎民哀求道:“人已经来了你就别说话了。”
  王丽气汹汹地上了卧室。
  酒菜准备的很丰盛,开始大家都很注意。桌上的水果和菜谁也没有怎么动。
  开始喝酒了,刘黎民端起酒杯:“来到这里就算到自己的里了,不要拘束,该吃吃,该喝喝。”
  两瓶酒喝完后,刚才还拘束的人们,已经放开了手脚了。吃的也猛了,酒喝的也急了。有人说,让嫂子出来见见面。刘黎民搪塞“你嫂子不舒服。”
  快两点了,王丽走出卧室对大家说:“你们慢慢吃,我得上班了。”
  女主人走了,大家就更没有顾忌了。半斤酒下肚,刘黎民的酒劲也上来了,大声喊道:“在咱家不要拘束啊,你大哥绝对说了算。”大家随声附和。
  酒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大家酒足饭饱,晃晃悠悠随刘黎民下了楼,刘黎民喊来出租车付了款,看着出租车远去,才返身上楼。
  刘黎民回到客厅,屋里很干净,别说地板上了,烟灰缸里一个烟头也没有。刘黎民特别高兴,这帮老同学还真知道我怕的是什么。为了不让老婆回家着急,他把盘子酒瓶收拾好。桌子、屋地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放心的去卧室睡觉。
  酣睡中,刘黎民听到老婆在外面大声叫骂:“刘黎民,给我滚出来!”
  刘黎民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今天够干净的了,又怎么了。”
  刘黎民晃晃悠悠来到客厅,老婆指了指花盆和沙发下面喊:“你看看你们这帮人干的好事,脏死了。”
  刘黎民顺着老婆的手指一看,暗暗叫苦

  睡到了屋外    老婆王丽有事回了老家,张长明下班回来,感觉屋里空荡荡的。胡乱吃了几口饭,他倒头就睡。    似乎还在睡梦中,张长明突然感觉浑身冷飕飕的,下意识地伸手拽被子,却拽了个空。睁开眼,张长明几乎惊呆了。他竟然躺在小区甬道上,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    慌慌张张进了屋,张长明赶紧披上被子。坐在床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小时候他有过梦游的毛病,可大了就好了,再没犯过。昨晚怎么睡着睡着就到了楼下?    风从窗子吹进来,张长明又要打喷嚏。昨晚睡觉前,他明明记得关了窗户。莫非有人从窗子进来,将自己抱到了楼下?白天干一天活,他晚上睡觉雷打都不醒的。这么想着,张长明胡乱套上件衣服,打开了所有房间的灯。屋子里没什么变化,一切都井井有条。甚至,连桌子上摆放的玉器白菜都没被抱走。听人说,这样的白菜,要几千元呢。    坐在客厅沙发上,张长明一眼看到茶几上放着的咖啡杯,杯子里还有一少半咖啡。他的头皮顿时都要炸起来,谁进来泡了咖啡?那是别人送的咖啡,他自己都没喝过呢。拿过大瓶雀巢,果真被开了封。    张长明呆愣片刻,将咖啡倒掉。透过厨房窗子,他突然看到楼下站着一个身材纤瘦的女人。她穿着深红色风衣,风衣帽子遮住头,双手插进衣袋,正朝着他的窗口看。刹那间,张长明魂儿都快吓飞了。    吃过早饭,张长明匆匆赶到公司。他是修理工,公司许多机器老化,他不停地跑上跑下。整整一天,张长明跟丢了魂儿似的,好几次差点儿出错。    天黑下班,张长明骑车子回家。半路,他到便利店买烟。可还没走到近前,再次看到了红风衣,那个瘦长的身影对着他,似乎在怔怔地看。张长明惊得魂飞魄散,烟也顾不上买,推起车子就跑。    一进家门,张长明马上仔细检查门窗。想想昨晚的情景,他连饭都不敢吃,生怕吃饱了会打瞌睡。索性,他开始一杯接一杯地喝咖啡。咖啡果然提神,三大杯灌下去,张长明大瞪着眼睛,看电视直到凌晨。可凌晨刚过,他开始哈欠连天,尽管拼命想打起精神,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终于,他还是睡着了。    张长明觉得自己好像刚打了个盹儿,可当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楼下。这次,他不仅睡到了院子里,甚至他的身边还摆满了锅碗瓢盆。不单是吃饭的家伙,连他的被褥都被扔了出来。    心惊胆战地坐起身,张长明在黑暗中再次看到了那个红风衣的背影。他壮起胆子走过去,红风衣消失得无影无踪。    月黑杀人夜    走到楼门口,正碰上早起的邻居。邻居打量他,紧紧皱起了眉。他对张长明说:“昨天晚上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哭,还是个女人,哭得挺悲惨的。你老婆,她没有回老家?”    看着邻居狐疑的目光,张长明摇摇头,“你一定听错了,我老婆没在,怎么可能有女人?”    连续两晚出事,张长明心里发毛。尤其是,他几次看到女人的身影,更令他不寒而栗。要知道,那个女人可是在两个月前就死了啊。    说起来,这件事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张长明身上,让他几乎透不过气来。张长明和老婆来到这个城市,以极低的价格租下了这套两居室的房子。一直住了三年,相安无事。可突然有一天,王丽刚回家,就听到有人敲门。    打开门,王丽看到一个女人一脸怒容,手里拉着皮箱。她诧异地问女人找谁?女人愤怒地喊叫着:“这是我的房子!”    王丽惊呆了,这是他们租的房子,已经给房东交了三年房租,怎么又成了她的房子?女人一把推开王丽,闯进了屋。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女人转过头对王丽说:“你们一定是被骗了!我十年前出国,房子一直由父母住着。几年前他们去世,我还没来得及处理,怎么会被人租出去?”说着,女人从口袋里掏出钥匙。    王丽将信将疑,从杂物箱里找出原来的旧锁,一试,开了。她怔怔地看着女人,说一把钥匙不能证明她就是房主。女人冷笑,从皮箱里拿出房产证,土地证,身份证……王丽这回傻了眼。眼前的女人叫杨雯,果真是房东。    王丽生气地打电话给中介。令人气愤的是,电话成了空号。    张长明回到家,也是无可奈何。看着面前的房东,他只好低声下气,问能不能再住几晚?他们找到房子马上搬走。杨雯见他们可怜,点头答应。    夫妇俩十分感激,王丽特意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还开了瓶红酒。三个人边吃边聊,女人接连喝下几杯,不知不觉打开了话匣子。十年前她出国留学,三年后定居美国,后来又想尽千方百计把老公办过去。想不到,老公到美国不久就变了心,两个月前,他们正式离婚。因为长期两地分居,年轻时没要孩子,现在她年龄大了,已不适合再要孩子。半个月前,她又查出了心脏病,时不时地就绞痛。这次回来她想卖掉房子,回美国找个安静的小镇隐居。她对生活已经心灰意冷。    心情不好,杨雯越喝越多,直至酩酊大醉。王丽将她扶进卧室,自己则和张长明挤在了一张单人床上。两人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这个城市近两年租金暴涨,他们一直都庆幸租到了这么便宜的房子。    看看表,已经是凌晨,王丽正迷迷糊糊,突然听到隔壁传来重重的呻吟声。她赶紧推醒张长明,两人进到杨雯的房间。打开灯,只见她脸色青紫,眼睛向上翻着,双手用力抓着胸口。张长明呆住了,她一定是心脏病犯了!    这么想着,张长明叫王丽赶紧给杨雯穿衣服,他们得把她送到医院去。说着,张长明蹲下身,就要背着杨雯下楼。这时,王丽却一动不动。张长明喝斥她,怎么不动?王丽眼珠一转,突然说:“如果杨雯人不知鬼不觉地死了呢?”    张长明惊呆了,问她胡说什么?王丽说她想到了一个能一劳永逸的办法。杨雯无父无母又离了婚,她刚刚回来,如果永远地消失,没有人会察觉。这栋楼住的都是租住户,人口流动极大,即使有人问起,可以说她回了美国。    张长明吃惊地看着妻子。王丽一把拉住他,说如果杨雯永远消失了,这房子没人过问就成了他们的。即使有人问,他们有房产证,谁又敢奈何?有了房子就等于成了城里人,以后他们可以安心地要孩子,孩子在城里读小学,他们的后代就再不是泥腿子了。    一番话将张长明说得动了心。见杨雯喘着粗气,脸色越来越难看。夫妇俩一动不动站着,眼睁睁看到杨雯一口气没上来,停止了呼吸。王丽胆子大,拿过编织袋来将杨雯装了,又撬了楼下一个三轮车,将尸体运到了郊外。在一片树林里挖了深坑,杨雯被扔了进去。    这几天,张长明看到的,正是杨雯的身影!    心里有鬼    张长明心怀鬼胎,天一黑心里就打起了鼓。走到家门口,他却不想进去。而是打电话给租住在隔壁单元的刘大海,叫他来家里喝酒。刘大海光棍一条,平时蹬着三轮车收废品,喜欢蹭吃蹭喝。这等好事,自然是一叫就来。    半个小时后,张长明买酒买肉还买了把新锁。刘大海到了,两人齐心协力换了锁,刘大海开玩笑说:“趁着嫂子不在,你想造反啊?”张长明连连摆手,说最近尽出邪乎事,门得把得严实点儿。    打开酒,摆上肉,两人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张长明有心把刘大海灌醉,所以不住地殷勤劝酒。喝到深夜,刘大海果然酩酊大醉。他摇摇晃晃地起身,张长明赶紧扶住他,说他醉得太厉害了,不如就在自己家将就一晚。    见刘大海四仰八叉横到了床上,张长明心里暗喜。刘大海,无异于一个强壮的保镖啊!今晚,应该不会再出什么怪事了吧?    躺到床上,张长明支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不知不觉中,他又累又乏,沉入了梦乡。    张长明正做着黄粱美梦,突然被刘大海的尖叫声惊醒了。他忙起身查看,却见刘大海捂着头,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他们的床上,一大滩的血迹。张长明惊呆了,再看左手,竟然握着一柄利斧!    “你个狗日的,你想杀了我。”刘大海大声喊着,猛地推开张长明,夺路而逃。    张长明蒙了,手里的斧子掉到地上,半天没动。    没有等到天亮,张长明打车直奔医院。他一定是神经出了问题,先是梦游到楼下,后来又出现幻觉,现在索性竟开始杀人了!    可是,张长明的脑子被检查了个遍,却没查出任何毛病。医生听了他结结巴巴的述说,只开了些安定心神的药物,嘱咐他不要过于劳累。看看时间,已经该上班了。张长明揣着药,直奔公司。    心不在焉地在公司待了半天,张长明接到电话,老婆回来了,却进不了家。张长明只好请假回家。可一进家门,两人就惊呆了,厕所堵了个结结实实,污水流了一屋子,臭气熏天。王丽生气地质问张长明:“这几天你没在家?厕所怎么堵成了这样?”张长明也生气,怕吓着王丽,便没有解释。    一直忙到天黑,夫妇俩总算把家清理干净。    本来以为,老婆回来了,能睡个安稳觉。但令张长明想不到的是,这竟是他和老婆睡在一起的最后一夜。半夜,老婆突然破窗而出,当场摔死。    警察很快赶到了。王丽不可能自杀,根据种种迹象,再加上刘大海的佐证,张长明应该是在梦游时将妻子抛出了窗子。张长明当即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那套房子,又空了下来。    刘大海推起三轮车,暗自叹息。在他的设计中,应该不会死人的。    杨雯那天回来,进不去屋,正碰到来蹭喝的刘大海。刘大海得知原委,想着这顿吃蹭不上,只好回家。后来,刘长明患得患失,绝口不提杨雯,而刘大海的三轮车被撬上面落下几根黄色的头发,再联想到张长明以前开过的玩笑,他认定张长明夫妇把杨雯害死了。    一想到张长明竟然是如此人面兽心的家伙,刘大海义愤填膺,决心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他。他先是雇了个跟杨雯长得相似的人一次次地吓唬张长明,又找了把万能钥匙进入张长明的家,为他注射镇静剂,将他两次挪到楼下。再后来,将厕所堵了个结结实实给他添堵。不过,令刘大海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张长明怎么会突然真的梦游了?

老婆来了,幸福感陡然上升了几个层级。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我觉得这就是美味佳肴。

图片 2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黎民用眼扫了一下客厅,但我觉得这就是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