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的书桌被布署在商铺的最外侧,年轻时您说要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59 发布时间:2020-02-03
摘要:(一) “英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嫁给我呀?我都等你半个世纪了。” “等小宝再大一点,孩子会接他到城里去上学的,那时候我一定做你的新娘。” “又是等,等到什么时候是个

  (一)
  “英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嫁给我呀?我都等你半个世纪了。”
  “等小宝再大一点,孩子会接他到城里去上学的,那时候我一定做你的新娘。”
  “又是等,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年轻时你说要等你把儿子抚养大,儿子出息了,你才安心踏实的跟我过日子。”
  “我不是怕我们孤儿寡母的连累你,给你添负担吗?我可不想别人说我找你是为了让你给我养儿子。”
  “好,就算你好强,爱面子,我都能理解,可是等你儿子上完大学,找到工作了,你还让我等,又说等他找到爱人结了婚,再考虑咱们的事。”
  “你想啊,只有孩子安定了,我这做母亲的才能放心吧,只有孩子成家立业了,我这做娘的才有心思想自己的事不是吗?”
  “是,你说的都对!等他结了婚,再等他做了爹,我就这么一直傻傻的等着,青丝熬成白发。等到他都结婚好多年了,现在孩子都五岁了,你怎么还让我等呢?”
  “这不是孩子还小嘛,他们都忙,忙学习忙工作,竞争激烈着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给他们带孩子,他们就得请保姆,花钱不说,还不放心,你说我能不答应他们带孙子吗?”
  “是啊,在你心里,就他们最重要。你是否想过我呢?为了我们的爱情,一直痴痴的等待,从三十出头的年轻小伙一直等到现在,两鬓斑白,人家都叫我爷爷了,我都不知道等到何时才能把你娶进家门?”
  “就是啊,半辈子都等了,何必在乎这一年半载呢?等小宝进城读书去了,我们就办事,好吗?”
  他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没有说等也没有说不等,无奈地转身就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抿嘴一笑,吐出俩字“德---性”!
  没出三个月,村里锣鼓喧天,迎亲的队伍越走越近,她看见了走在最前头的他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胸前挂着大红花,满面春风,喜笑颜开……
  
  (二)
  打开电脑,QQ上线,查看好友列表,寻找她的名字,映入眼帘的是灰色,心中好失落。自己安慰自己,或许她在忙吧,忙完就会来的,于是,我开始一边漫无目的地游走空间,一边默默的等待着她的出现……
  说是逛空间,其实根本没心思看别人写的什么说的什么,时不时地弹出QQ版面,查看她来了没有。依旧还是灰暗的颜色,无奈,只好打开她的专属相册看她的照片。她没有小女孩的清新亮丽,也没有范爷的气势强大,有的只是我喜欢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正因为她的与众不同,我才被她迷得丢了魂。在等待中,看她的照片,是一种荡涤心灵的享受……
  忽然,电脑右下角一方块显示她来了,这是我特意设置的好友上线提醒,老藤在这点上还是很敬业的,准确无误。弹出QQ版面一看,她的头像果真成了彩色的。我立马敲打了一行字发过去“终于把你给等来了”,可怎么就发不出去呢?一遍,两遍,三遍,就是弹不出去。仔细一看,原来是我的QQ企鹅成了灰色,电信啊电信,你怎么这么捉弄人呢?偏偏这个时候掉了线,我唯一能做的是等待,再等待,等待电信大发慈悲成人之美……
  幸好,只是短暂的掉线,信号恢复了,她还在。她的彩色,扫去了我心头所有的不快,生怕她等不及我的到来会突然溜走一样,从表情里点了一枝玫瑰花赶紧送过去。“啪”的一声,整个电脑都黑屏了,我的天哪,居然停电了,所有的指示灯,一齐全黑了。老天,要不要这么悲催呀?我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把她给盼来了,你居然给我停电?我可是每个月都按时交电费的呀!没有电,她看不到我会着急的,你知道吗?没有电,我该咋办呀?唯有耐心的等待,等待奇迹的出现,等待灰色的我还在彩色的她的等待里……   

图片 1

不谋面的知已

有些艺术家被抓进精神病院,成了精神病
有些精神病人从精神病院逃出来,成了艺术家

文/明月漱玉

这个周末,阳光不错,温度合适,凌寒的心情也是不错,虽然让她自己的脚累了一个小时,但身心放松啊。

昨儿,凌寒为让墨冰的小毛驴加满格电,牺牲了一个晚上充电的机会,毕竟人家小毛驴第二天要跑长途的呀,所以只能让位;谁让她家的车库这么的小,只能留一个毛驴车充电的位置。

初次见她,是在她刚来到那家英国IT公司的时候。她穿着一身样式简单的淡蓝色的职业套裙,一头黑瀑般的秀发直垂腰间。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向各位同事一一介绍她,待到他的办公桌前,他正忙活着一份策划,匆忙的从电脑上抬起头来,礼貌地点了点头,正碰上她清澈如湖水般的眸子和百合花一般的笑靥,他顿时呆住。居然忘了自我介绍一下。

凌寒没料到,今天上午自己的小毛驴电瓶,已经到了岌岌可危快断气的地步。将儿子小宝饭后乘车送去兴趣班之后,也没什么急事儿,于是决定慢慢走回家去,这样小毛驴也可顺理成章的,安静地多充一会儿电;墨冰大早已经出发,位置当然腾出来了。

她的办公桌被安排在公司的最外面,同事们进进出出,都能经过她的身边。他时常借个机会就出来一趟。为得是能看她一眼。

凌寒一路慢慢悠悠走着,还一边跟死党聊着微信,汇报了上午的情况;当然也不是麻木做着低头党,路上的交通安全她还是很注意的。

一天早上,她开机,QQ自动登录后,忽然弹出一个对话框,上面写着:“早上好呀!茉莉!”茉莉是她的网名。她去看对方的署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沧海一笑。她皱着眉头仔细想了很久,也没记起自己有这么一个网友。这个QQ上除了同事就是老朋友,她轻易不会加陌生人。她问:“你是哪位?”对方故作高深:“你的朋友啊!”还打来一个笑脸。她问:“我什么时候加的你?”对方:“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有点生气了:“快说吧,你是谁?”对方说:“沧海一笑是也!你只要记得我是你的朋友就行了!好了,该上班了,你的领导该叫你去讨论新的活动案了,准备一下吧!”她登时明白,这个人是她的一个同事。但是谁呢?她加好友都要审验身份再通过的,这个人用什么高招才跑到她的QQ好友组里来的呢?真让人纳闷。

女人之间,总是聊不完的话题,不是有心理学家说过嘛,如果不让人——尤其是女人,适度释放心里埋藏的话,会随时有抑郁的倾向;哈哈,为了不抑郁,一定要隔三差五的找个地方释放,死党、闺蜜之类就是最好的对象。

自此后,这个沧海一笑天天来跟她聊一会儿,天南海北、历史人文、明星私密,无所不聊,有时候,还来告诉她今天他的心情,也包括他吃了什么午饭,在哪吃的。她总是淡淡的应上几句,有时候忙起来,就由着他一个人在那说,连一个表情符号也懒得打过去。

上午,一远在他乡的异性老同学,驾车来访。死党问凌寒有没有报备墨冰?切,只是老同学的互相探望,能不能单纯点儿?!何况,人家墨冰还提醒要记得带些土特产,别让老同学觉得小地方的人没礼貌、小气。死党夸赞,看来经过调教,墨冰进步不小,让凌寒不免欣慰了些。

凌寒跟死党继续聊着,这老同学基本都是认识的,曾经是公认的学霸,如今在大城市生活,人家大老远来访,被访者这心里自是觉得给了莫大的荣光。如今人与人之间,能有点单纯的交往多不容易啊,所以不要用不合适的臆想来恶意揣测。再说了,凌寒的心思,死党应该最明白了,还需要多说啥,无非是想拿她开涮。

初次见他,她记得是在一个夏天的早上。她赶时间上班打卡,冲进电梯,人就要满了,有人按了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闭。正在这时,一只手飞快地从外面伸进来,硬是把电梯门撑开,一个庞然大物挤了进来。

聊着聊着,凌寒居然就把好几公里的路走完了,算算已经快三小时的充电,也应该能对付这段路程了。

那便是他。其实他并不胖,只是他穿得是户外服、登山鞋,背上还背着一个高出他一头的登山包,太臃肿。如此酷热的天气,这个人穿成这副样子,又背着这样的行囊,必定是刚刚从遥远的野外回来。其他人都身着上班的正装,唯有他一身野外的行头。他的脸正好对着靠在电梯间的她,他便笑了。她看着他的脸,眉眼俊美,络腮胡子一定是好几天没刮了,足有几寸长,浓浓密密地从白净的面皮里钻出来,倒为这张脸增加几分英武之气。仅凭一点点印象,她便断定这个人是她公司的同事。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名字。面对着他的笑容,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算是一个回报。

骑上小毛驴,凌寒再次出发。刚刚穿过小区门口的马路,就听到身后传来小孩子的哭声,渐渐,声音跑到她前面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姑娘坐在一小毛驴上,干打雷不下雨的哭着,而且演绎得很是凄切,声音也很洪亮,音调还时而转折波动。凌寒听着觉得好笑,心里在猜测,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这孩子要这样“伤心”。

电梯缓缓向上滑去,空气粘滞笨拙,夏日的酷热让人汗流浃背。22层到了,他先走出电梯,接着是她和其他的同事,在出电梯的瞬间,她闻到了他身上青草和鲜花的气味。一个同事追上他,说:“真去西藏了?这才回来?”他边走边说:“是啊,刚下飞机。假期截止到昨天,今天必须赶来上班!”她一听,顿生羡慕之情,西藏,一直是她心驰神往的地方,那是人生的圣地,前面走着的这个人,居然就去了。她想追上去问问他在西藏的见闻,但又感觉太唐突,终于还是没有如愿。

前面的红绿灯,正好让凌寒与小女孩的爸爸都停住了;那位爸爸丝毫没有要阻止或是劝慰的样子,任由小女孩这样继续“嚎啕”。凌寒注意到,那爸爸的头发居然有些白了,一根根发尾都是白的,但看小女孩明显没有自己儿子大呀?看来,这爸爸怕是够操心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她的书桌被布署在商铺的最外侧,年轻时您说要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