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刘想着忘了户外飘着的雪,改天在为您修窗户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82 发布时间:2020-02-03
摘要:这场雪下完,就逼近年关了。 雪已经下了两天,到今早还没有停的意思。老刘一早摸黑爬起来,想开灯,想了想又垂下上举着的手,微撩起遮窗户的布,看了一眼雪白的原野,哈出一口

这场雪下完,就逼近年关了。
   雪已经下了两天,到今早还没有停的意思。老刘一早摸黑爬起来,想开灯,想了想又垂下上举着的手,微撩起遮窗户的布,看了一眼雪白的原野,哈出一口气就缩了回来。
   老伴也醒了过来,没有说话,起身穿戴好,抻了抻衣服,说,我先做饭去。
   好。老刘又哈出一口气。
   厨房里点起橘黄色的灯光,透出几许寒气,灯泡上满是陈年累月的污垢。老刘脚步跟到厨房,看了一眼猪圈里的猪,心想再过不久就得宰了,少说这也有200来斤。自己留一半,另一半卖了,就不知道最近猪肉的价格,如果不称心,就不卖了,自己留着腌了,多是多了些。儿子最喜欢吃腌肉,不知道孙子和儿媳喜不喜欢,老刘想着忘了窗外飘着的雪。
   今天阴历多少了?老伴问道,打断了老刘的思绪。
   欸,廿十吧。快了快了,没几天了,你看这日历上我标着的,一天过了就划掉一天。今天正好廿十!说着老刘拿起笔来又划了一天。
   廿十?那他们说好廿一回家的吧?快了快了,就明天了,再过几天就过年了。今天家里收拾收拾,别乱了,城里住惯了乡下就不习惯了……
   老刘听着都有些发急了,说,哪的话!哪还有嫌自己家的?!
   怎么不可能?好了,你先去洗洗,待会儿过来吃饭。
   老刘有些气火,皱了皱眉之后却又舒坦了些似的,走开了。
   外面响起一声爆竹,把雪地印出一块红印,顷刻又消失。突然又是一声,印出红印的地方散下几片纸,弥漫开一股火药味,冒了一点的烟顷刻就被雪盖住了。老刘赶到厨房来,说,待会儿我也去买几个来放下,再买几挂鞭炮,热闹热闹。欸,你说,要不要买烟花?烟花好看……不过就是贵了点。欸,卖了猪就有钱了!这样就好了,挺好挺好,也好喜庆喜庆。就这样吧,啊?怎么样?
   老伴没有搭话,老刘看了看,说,你不说话就是应允了。
   老刘洗完放下脸盆,匆匆赶回房间,拉出衣柜下的暗格,拿出格子布包裹,仔细地摊开,认真地拿出一撂钱,对着窗外透过来的光线数着钱,连着数了三遍,又认真裹回包裹,上好暗格的锁,关上衣柜的门就自信地踱回厨房。
   钱够的,我还怕不够嘞。老刘有些开心地坐在餐桌边的凳子上说。说是餐桌,其实也不过几块三合板搭起来的而已。
   外面的雪飘着,老刘觉得这雪下得好,来年麦子有个好收成。
   老刘看着老伴为自己舀来一碗稀饭,赶紧拿出食柜里的咸菜,想了想,又拿出昨夜剩下的菜,说,吃了,都吃了吧,别留着剩菜了,中午炒几个好菜。
   老伴听了有些犹疑,但还是说,好。
   你说咱们儿子离这么远,赶过来要多久啊?
   老刘说,半天就可以了,睡一觉就到了。
   睡一觉?也好,只要到家就好。
   老刘咕噜吞了一大口稀饭,把筷子抵到年历上,说,欸,你说,咱们中国有这么些个……
   老刘看了一眼老伴,老伴看了一眼老刘,又看了一眼年历上的一只鸡的图形,说,省?
   老刘急忙接话,说,对!
   那有几个啊?
   老刘用筷子磕磕碗沿,说,有64个吧。
   64个啊。
   对啊,64个。老刘又把眼睛盯到年历,年历已经有些发黑了,一层油光,亮着橘黄灯的影子。边角都被磨损光滑,上面的铅字上都被画满字迹,每个日期上都被画上了几道叉。
   那你指指看他们都在哪个地方,再告诉我我们在哪里。
   老刘斜看了一眼,说,之前不是跟你说好几遍了!怎么又问,什么记性?
   指指,指指,我再认认。
   老刘撂下碗筷,看了一眼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天已经透亮了,说,问什么?有什么好问的!我不说了,我得去买东西了,你也快点收拾收拾,家里弄亮堂些,等孩子回来你一个个接着问。问明白了再让他们回去。
   好,好,挺好。
   老刘披上大衣,顶着风拉开门,正撞见来找自己的村支书,赶紧让进家。
   回过头,说,欸,快泡壶茶,书记来拜早年了。
   又转头来对书记说,今天在我家吃饭,我正赶去买菜呢。
   村书记忙招招手,说,别了,别了,我给你们送点钱就回。欸,对了,这个新年历拿去,好好看着日子。还有这么一些礼品,都要用掉啊,别舍不得,有什么困难就向村里开口。过几天就年初一了,给你们儿子一家上坟的东西都齐全吧?要不行,我帮衬着些……
   老刘气上来了,大喊,什么东西!出去!出去!
   村支书被撵进风雪里,回头看看,没说话,就别过头。
   老刘支着门框,手里攥了一把钱,有些吃力。眼窝有些深,正好噙满了一窝泪。

“一更里呀,月芽儿出正东啊。”老刘推开门便扯开了嗓子。这二人转小调是他的最爱,一天不唱从嗓子痒到心。天才朦朦亮,老刘出来也没事做,只是他早起惯了。以前天天早起喂马,现在都用拖拉机了,他围着四轮子转了两圈又返身进屋。
  老伴还没起来,老刘坐在炕沿上,伸手扯过烟匣子卷了根烟点上。他用力吸了一口就把烟夹在手上,另一只手拍了拍老伴的肩。
  “别装睡了,起来吧。”
  老伴嗔怪的打了下他的手背。
  “起这么早干啥?这大冬天的又没什么事儿。”
  “嘿嘿,你起来收拾下,吃了饭咱俩去趟县城。”
  “你不是昨天刚回来吗?又去干啥呀?”
  “哎呀你起来吧,你边穿衣服我边跟你说。”
  老刘边说边拽着老伴的胳膊把她拉起来。老伴只好边穿衣服边听他说。
  “我昨天不是和你说了吗,儿子昨儿过生日,晚上朋友请他去歌厅把我也带去了。大伙非让我唱一个,我就唱了《小拜年》,那掌声,老激烈了。”
  “看把你美的,那又咋了?人家是看儿子面子抬举你吧?”
  “啧啧,到底是我老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想让你去听一听,我唱的到底好不好?”
  “我当啥事呢,你唱的好啊,我不是天天都要在听你唱吗?”
  “那有音乐伴的和个人瞎唱的不一样,求你陪我去一趟吧。”
  “真是越老越不着调了。”
  老伴嘴上嘟囔着,手里还是收拾着。
  “你别做菜了,馏点馒头,我去换点豆腐脑,咱俩吃了就走。”
  两口子来到歌厅时,歌厅老板才刚起床,正站在门口伸懒腰。老刘进来一下竟不知说啥,老伴拉了下他衣角。
  “人家还没开业吧?”
  老板是个年轻人,见二人进来忙笑着问:
  “叔,您有事?”
  “嗯呐,我唱歌儿。”
  小老板没说话,他盯着老刘的脸左看右看,盯的老刘直发毛。
  “要不,我过会儿再来吧?”老刘喏喏着。
  小老板却一拍巴掌笑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您是那个,那个《小拜年》。”
  原来昨晚老刘他们来时没有包房了,他们在大厅唱的,老刘的歌声引发全场观众喊“好”,小老板也跑过来看,老刘唱的正是《小拜年》。
  “本来我们还没到开业时间,这样吧叔,您先坐一下,我收拾一间包房出来给您玩儿。”
  “好,好。”老刘开心的应着。
  老伴凑近他耳朵小声说道:
  “看来你昨晚唱的真不赖。”
  “呵呵——”老刘美美的笑了。
  小老板很快收拾出一间房,调好音又教了下老刘怎么用便去忙了。
  老刘拿过麦克,第一句起的低了,重放一下又唱早了。老伴笑了起来。
  “咋的?你看我还紧张啊?那你昨儿咋唱的?”
  “呵呵,昨儿不是喝酒了吗?酒壮熊人胆。”
  “我看你越老越没出息了,把你当年演杨子荣那劲儿拿出来。”
  “当年那劲儿?”
  “嗯,当年那劲。”
  老刘重新挺了挺腰板,双手冲老伴一抱拳:
  “观众们好:下一个节目,东北民歌《小拜年》”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儿啊……”
  “好!”
  这次老刘一开嗓,老伴便忍不住的给他喊了好。一曲唱完,老伴用力的拍着巴掌,手都拍红了。老伴冲他竖起大拇指。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贺亮,还是那么贺亮!”
  “老伴我唱的还行吧?不是别人忽悠我吧?”
  “相当行了,真不是别人忽悠你。”
  “我再唱一遍,你给我伴舞呗。”
  “我哪里会跳舞?”
  “咱俩今儿高兴,玩呗,大央歌你还不会呀。”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儿啊,家家团圆会呀,少的给老的拜年儿啊……”俩人儿边唱边扭起了大央歌。
  老刘和老伴从歌厅出来时已晌午歪了,老刘摸着肚子和老伴商量:
  “老伴你也饿了吧?我请你下馆子吧,咱吃饱了再回去。”
  老伴瞪了他一眼。
  “啥你请我呀?花的都是我兜里的钱。”
  “啥你的呀,你都是我的。”
  俩人找了一家干净的小饭馆,老刘点了个尖椒干豆腐,一杯散酒,老伴要了个地三鲜,一碗米饭。
  老刘若有所思的喝着酒,小半杯下肚了也没说一句话。老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老刘想着忘了户外飘着的雪,改天在为您修窗户。  “这咋突然哑了呢?”
  老刘呡了口酒,又夹了块干豆腐在汤里醮了醮送到嘴里。他细细的嚼了咽下才放下筷子开口道:
  “老伴儿,我想跟你商量件正事儿。”
  “你事儿咋恁多呢?又啥事啊?”
  “我想组个老年文艺队,你说我一辈子就爱这二人转,这辈子要是不能在台上站一站,我死了心里都憋屈啊。”
  老刘说到后面,声音都哽咽了,眼里闪起了泪花花。
  老伴看着老刘的样子,眼圈也红了。
  “唉,都怪我呀,当年那个名角儿都答应收你为徒了,我非说团儿里的女人眉眼儿俏,个个跟妖精似的,我怕你去了就不回来呀,寻死觅活不准你去。这些年我也品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儿。”
  “我又没怪你,咱俩这辈子不是挺好。”
  “你说这个倒是个好事儿,你说咱冬天啥事儿没有,除了耍钱就是串门子,要是有个戏班子多热闹,说不定能改一下村儿里的风气呢。”
  老刘听老伴一说,眼神儿一下有了光彩。
  “那你是答应了!”
  “嗯,答应了。”
  “我谢谢你,老伴,我太感谢你了!”
  老刘激动的双手抓住老伴的手用力摇着。
  “看把你高兴的,说,要怎么谢我?”
  “你说你想要啥吧?”
  “要啥呀?晚上,晚上你给我唱一段《红月娥做梦》”
  “刀摁脖子问亲事,我有心要杀他来着。”
  “你小点声儿,咋跟疯子似的呢?”
  “我还舍呀我还舍呀,舍我还没舍得呀!”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1

目录

简书连载风云录

上一章,为钱疯狂

(四十一)、别情汶城

文/曹明新

王大哥听完老头的话后,将眉头一皱,然后他不笑装笑的笑了一下,“老大爷,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我们还有其它活要作,恐怕没时间,我们改天,改天在为您修窗户。”

老头听完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王大哥一眼,张姨见老头有些不高兴了,她怕老头将王哥进秦肯家的事情给说出去,她急忙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来塞到老头手里。

“大爷,他们家的窗户不好修,我们没能给他修好,等他回来你可千万别跟他说,这一百块钱您拿着买酒喝吧。”

老头一见有人给他钱,他急忙将钱掖到怀里,“嘿嘿,好,好,我不跟他说。”

老头立马高兴了,张姨见老头高兴了,一拉王大哥的胳膊,“既然不好修,咱们还是走吧。”

王大哥看了一眼张姨,“好吧,我收拾一下东西。”

说着王大哥一转身,将窗台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来到车前,拉开车门将东西放到车上,“张妹,上车咱们走吧。”

张姨一边往车边走,一边嘱咐老头到:“大爷,您了千万别说我们来给他们家修过窗户,听见没大爷?”

老头笑呵呵的看着张姨,“听见了,我不说,嘿嘿。”

“哪好,大爷,您先在这玩吧,我们走了。”

说着张姨一拉车门上了车,老头冲着张姨还摆了摆手,“路上开慢的点,现在路上车很多。”

老头还挺关心张姨的,张姨在车上也向老头摆了摆手,“谢谢你大爷,您玩吧。”

此时王大哥已经将轿车启动,当车开出去有一百米左右时,王大哥有些埋怨的对张姨说到:“我让你在哪里看着,有人来就对我说,你可倒好,人都来到我身后了,你也没告诉我一声,差点就露馅了。”

张姨听完一脸无奈的说到:“我那时正往东看呢,谁知人从北边出来了。”

王大哥用眼睛狠狠的瞪了张姨一眼,“你真不是把风的料。”

张姨听完没有言语,王大哥继续说到:“对了,你闲着没事给那老头钱干嘛?”

张姨听完一边往车窗外看,一边回答到:“这叫封口费,他拿了咱的钱,就不能出卖咱了。”

王大哥听完有些生气的说到:“张妹,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给老头钱,那不等于我们自己承认了,我们不是来修窗户的,我们是来做其他事情的了吗?”

张姨一听觉着王大哥说的也有道理,“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王大哥,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王大哥一脸无奈的看着张姨,“还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呗。”

张姨听完有点丧气,“但愿老头别胡说八道吧。”

张姨它们走后,老头站在路边还挺高兴,这个修窗户的好,还给我钱花,真是个大好人。

唉?不对,他一个修窗户的,干嘛无缘无故的给我钱呢?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刘想着忘了户外飘着的雪,改天在为您修窗户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