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夜半鬼敲门,客官您稍等啊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91 发布时间:2020-02-03
摘要:他家的门庭从何时变得热闹起来,这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他只知道,他家每天,包括夜晚,根本就不用插门,更别说上锁了。这不,仅看今夜的一幕就够了。 “ 笃,笃,笃…

他家的门庭从何时变得热闹起来,这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他只知道,他家每天,包括夜晚,根本就不用插门,更别说上锁了。这不,仅看今夜的一幕就够了。
   “ 笃,笃,笃…… ”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响亮起来。
  他皱皱眉,万分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卷宗。
  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肥胖高大的男人。他蹒跚着、满面春风地向他走去,很远,就向他伸出一只肥大白皙的手。“真不愧是共产党的执法者呀!都午夜了,还不休息。累垮了,谁负责?作为本县的父母官,这事我必须管,我不允许你这样没有节制、没有时间概念地拼命工作,你不爱惜自己的生命,我还爱惜呢!你是本县的一面旗帜呀!懂吗?我的老伙计,这么多年了,老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有那么难吗?爱惜生命,爱惜你自己,就是对党和政府最大的付出与奉献。我对你唯一的要求,也就是四个字:爱惜生命!”他意味深长,关怀备至地嘱咐他着说。
  他感动了!心血一阵阵地直往头上涌……如此温暖,如此体贴的话语,从堂堂一县之长口中说出来,而他却不能不感动,不能不流泪。
  县长坐在沙发上捧着刚才他看的卷宗,接着又说:“王猴子凶杀案,你准备怎么结案?”
  他答:“现在,还没头绪。您放心吧!我办案,绝对公正无私,既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县长停了片刻,呵呵地笑着说:“你说好笑不?那王猴子的母亲昨晚找到我家,我才知道王猴子的老爸是我以前的首长。”话毕,又是一阵豪爽至极的大笑。
  他心中一动,随即答道:“县长请放心!我一定会依法办事。我说过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无辜冤枉一个好人,这是我的原则。”
  县长不再说话,也不再笑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望与尴尬,他还是哈哈地大笑了几声,然后告别而去。
  ……
   “笃,笃,笃……”就在他正打算洗洗睡觉的时候,耳中再次传来了几声清脆、响亮、搅人神思的敲门声。
  他又烦又气,心里气得不得了,只想骂娘。可是他心里又担心,万一敲门者有重要事不就耽误大事了吗!
  于是,他披衣下床,把门打开了。
  来人一进门,就急促地打着招呼:“很不好意思!夜这么深了,还来打扰您,请多多包涵!”
  他没有理睬他。问:“有事吗?”
  来人双手吃力地提着两大包礼物,讨好地望着他,嘻嘻哈哈地笑着说:“请高叔见谅!这点心意是我叔父昨天从美国带回的全美国货,一点小意思,还望高叔笑纳。我叔父是美国A公司的执行董事,今后如果需要我们帮忙的话,您尽管吩咐,一定为您竭力效劳。”
   “完了吗?你需要我做什么呢?也请尽管吩咐好吗?”
   “不敢!只是一点小事。前几天,我家侄子被几个流氓地痞打了,而且捅了一刀。他们反过来倒咬一口说,我侄子花钱请人去收拾他们,出于自卫他们才痛打我侄子的,我们都知道您铁面无私,恳请您为我们主持公道。”
  他点点头:“好的!这个可以有。你放心!结果你明天就会得知的。不过,礼物嘛,还是麻烦你带着,不收礼,是我的铁律,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高叔,那,那,那怎么行呢!不过一点小意思吗!通融一下可以吗?”
   “这个真不可以!我是执法者,会为你主持公道,也会惩恶扬善的,这点你就放120个心好了。”
  ……
   “笃,笃,笃……”
   “笃,笃,笃……”
  他终于被敲门者的执着和毅力打败了。站起来,他拎着一条湿毛巾用冷水洗洗脸。走到门前,他大吃了一惊。
   “大舅!快开门呀!是我!我是三好呀!”走到门前,他才听出敲门者是外甥三好,他心一惊,一股凉意从脚底直串到胸间,头脑也随之发懵,他心知大事不好!
  门开了,他问:“孩子,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大舅,我有急事,又知道你事多,尽是人来找你,所以就在车站蹲了半宿,想等天亮再来找你。可是那里太冷了,我受不住了。这才不得不来打扰你。”
  他忙让三好躺到自己的床上,为他盖好被子。然后安慰他,让他慢慢地说给自己听。
   “大舅,我对不起你!辜负了你对我的厚爱和教育。我失手杀人了!我妈叫我来求你,千万别判我死刑,我又不是故意杀人……”
  三好最后说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见他的两眼噙满了凄凉的泪花,眉头皱得比任何时候都高,下唇也被咬得滴出了殷红的鲜血了。
  明天,又将是个让人伤心的日子呀!

美人盛世 目录

夜半鬼敲门

图片 1

我们大家常说一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客官,有有有,正好还剩了一间房”小二热情的对来人说着。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那好,房间我要了,这是银子”。

“谁啊?”赵刚气愤的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朝着门口走去,一边嘴里嘟囔道,“哪个神经病,大半夜的敲门。”

“好嘞,客官您稍等啊,我这就替您安排”。

说话之间,赵刚已经走到了大门旁边,他从猫眼里向外看了一眼,令他感到郁闷的是:从猫眼看出去,门外的走廊上没有任何一个人。

“你不是刚刚那个人吗”玲儿诧异的问道。

赵刚紧皱了一下眉头,自言自语的骂道:“奶奶的,准是隔壁的小孩。”骂完,赵刚就转身准备回房继续睡觉。

“怎么,玲儿,你认识他啊”

就在他刚刚转身的一刹那,突然敲门声再次想起。

“不认识,就是刚刚见过一面,他是那个怪人身边的人”玲儿气呼呼的说道。

赵刚愤怒的一把拉开大门,可是走廊上依然连个人影都没有。赵刚眉头紧皱着走出家门,然后借着楼道里昏暗的灯光,扫视了一眼整个楼道。

“是这样的,玲儿姑娘,你们走后没多久,我家少爷就吩咐我暗中保护你们”来人说道。

这时楼道里的日光灯突然闪了两下,赵刚惊异的瞟了一眼日光灯,然后满腹疑惑的走进屋里,关上门。就在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由赵刚的身后传来:

“你家少爷会这么好心,他不会是又在想什么办法整我吧”玲儿才不相信那家伙真的会帮她。

“你小子,怎么半天才开门?”

“玲儿姑娘,您误会我家少爷了,其实少爷.....”

赵刚被这个嘶哑的声音吓得,猛的转身靠在门上,双眼惊恐的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片刻之后,当他看清出说话的人时,赵刚舒缓了一口气说道:“哦,原来是周主任啊,下了我一跳。你是怎么进来的?”

“哎呀,玲儿啊,不管白公子怎么想的,我们先把目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吧,有的吃有的睡,就好了,等后面我们有银两了,再来还给人家你说是不是”道长说道“老道也困了,先睡一觉再说”。

周主任冲着赵刚诡异的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小子有睡觉不关窗户的习惯,再说你这是一楼,我很轻松的就爬进来了呗!”

“道长说的是,但是现在只剩下一间房了,这....”安然显得有点为难。

赵刚疑惑的看着周主任说道:“门不是你敲的?”

“哎,老道乃修道之人,住哪儿都行,床给玲儿睡,老道有张凳子就行”。

“哈哈哈哈。”周主任大笑道,“门是我专门花钱顾的人敲的,怎么样,吓到你了吗?”

“那今日只好委屈两位了,道长,玲儿姑娘,两位都早点休息去吧,请放心,属下会保证两位的安全”。

赵刚笑了一下,然后走到坐在沙发上的周主任身边坐下,冲着周主任说道:“呵呵,还好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了,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周主任微微一笑,冲着赵刚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对于去年高速公路竞标的事,我有点不放心。”

“玲儿姑娘,在下安然”。

赵刚疑惑的看着周主任说道:“你不放心?周主任,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那行,那玲儿就叫你安大哥吧,今晚就辛苦安大哥了,玲儿就先去休息了”。

“哎呀。”周主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这事是我们内部操作的,你也知道,那个高速公路的工程纯粹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如果一旦被上级领导知道的话……赵刚啊,你也知道,我家里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啊!”

折腾了一晚上,大家都累了,玲儿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她睡得最香的一晚。

“呵呵。”赵刚笑了一下,冲着周主任说道,“周主任,这件事。除了你知道,我知道,还有王科长知道之外,其他人谁也不知道,再说如果有一天那个豆腐渣工程被查出来的话,责任最后的落实人,是王科长,你怕什么啊?我想:王科长是个聪明人,即使他被抓进去的话,他也不会把你我给捅出去的。你说对不对啊?”

外面传来叫卖声,玲儿在这喧嚣的声音中醒来,揉揉眼睛,太阳已经照进了屋子里,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她赶紧起来,到处也没见道长“道长,道长,您在哪呢”她好害怕道长也把她丢下,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就是道长了。

周主任思索了一会,微微一笑说道:“说得也是啊,看来我是多虑了。那行,那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啊。”说完,周主任便起身离开了赵刚的家。

“丫头,你醒啦,老道看你睡得正香,就没叫醒你,我去叫了些吃的,你肚子应该饿了吧”道长笑着走进来。

第二天赵刚上班,他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以后,拿起一张报纸,往椅背上一靠,消遥自在的看着报纸。这时他对桌的小李,冲着他说道:“赵哥,赵哥?你知道吧,昨天周主任和王科长都挂掉了。”

“您还别说,我还真有点饿了”玲儿摸着自己呱呱叫的肚子笑着撒娇。

“挂掉了?”赵刚紧皱着眉头,凝视着小李说道,“什么意思?”

“道长,您说那个白彬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啊”玲儿边吃边问道,她实在想不通,这人安的什么心,前脚刚把我们赶出来,后脚就来帮助我们。

“嘁!”小李把手一仰,不屑的说道,“赵哥,你别跟我闹着玩了,王科长就不说了,你平时跟周主任走得最近了,昨天周主任心脏病发死了的事,你会不知道?”

“丫头,老道今天教你一个道理,这个看人呢,不能用眼睛看,要用这儿看,眼见不一定为实,所以用你的心去感受”道长指着自己的心口语重心长的说道。

赵刚迷茫的看着小李,片刻之后,他将信将疑的冲着小李说道:“你说得是真的吗?”

“用心去感受,玲儿还是不明白”。

“当然了!”小李看着赵刚说道,“我还能骗你吗?就是昨天晚上8点多的事。”

“哈哈哈,傻丫头,你还小呢,等你长大了你就懂了”。

“啊?”听到这句话,赵刚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喊道。

“道长,玲儿不小了,玲儿已经长大了,过了明天,我就满十六岁了”。

片刻之后,赵刚哆嗦着嘴唇,冲着小李说道:“那……那……王科长是怎么死的?”

“是啊,过了明天,玲儿就是大姑娘了”道长看着眼前的玲儿,感慨道“一转眼都十六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小李思索了一会,皱着眉头冲着赵刚说道:“听说,昨天晚上大概是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王科长被一个外地的轿车当场撞死在外环路了。”

“以往每年过生日爹娘都会给我做好多好吃的,今年却只剩下玲儿一个人孤零零的”玲儿想起了若眉李阳,心里一阵难受。

“哦。”赵刚迷茫的微微点了一下头。

“丫头,别难过了,这不是还有老头子我嘛”。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对于赵刚来说异常熟悉的身影,在赵刚办公室的橱窗外闪现了一下,赵刚立刻瞪大了双眼,惊恐的喊道:“王科长?”

“恩,道长,还好有您,您可不许丢下玲儿啊”玲儿跟道长撒娇道。

小李看了赵刚一眼,接着转头向办公室外望去,片刻之后,小李冲着赵刚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要胡说啊!这种事情不能胡说的!小心夜半鬼敲门啊。”

“好好好”屋子里响起了一片欢笑声。

赵刚急忙冲着小李说道:“可是我刚才真的好像看见了王科长!”

“玲儿姑娘,道长,我可以进来吗”安然的声音传来。

小李冲着赵刚轻轻摇了一下头,然后看着赵刚说道:“你最近工作比较忙,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我看你还是去请个假,好好休息一下吧。”

“哦,是安大哥啊,快快请进”玲儿打开门让安然进来了。

赵刚瞟了一眼小李,然后往办公室外仔细的看了一会。片刻之后,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言道:“哦……也许是我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的缘故吧。”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夜半鬼敲门,客官您稍等啊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