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会太祖军,  邵惠公颢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01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子洛嗣,位仪同三司。隋初为介国公,为隋室宾云。 先是,护母阎与皇第四姑及诸戚属并没齐,皆被幽絷。护居宰相后,每遣间使寻求,莫知音息。至是,并许还朝,且请和好。八年,

子洛嗣,位仪同三司。隋初为介国公,为隋室宾云。

  先是,护母阎与皇第四姑及诸戚属并没齐,皆被幽絷。护居宰相后,每遣间使寻求,莫知音息。至是,并许还朝,且请和好。八年,皇姑先至。齐主以护权重,乃留其母,感觉后图。仍令人为阎作书与护曰:

诏曰 :“省充信等表,但增哀悼。豳国公广藩屏令望,宗 室表仪,言着身文,行成士则。方凭懿戚,用匡朝政,奄丁荼 蓼,便致衰亡。启手归全,无忘雅操。言念既往,震于厥心。 昔河间才藻,追叙于少尉;戴维斯海峡谦约,见称于身后。可商讨前 典,率由旧章。使易箦之言,得申遗志;黜殡之请,无亏令终。” 于是赠本官,加太保。葬于苏南。所司一遵诏旨,并存俭约。 子洽嗣。大定中,隋文辅政,以宗室被害,国除。

静乱子协,位右翊卫将军。宇文化及之乱,遇害。

  天长丧乱,四海横流,太祖乘时,齐朝抚运,两河三辅,各遇神机。源其史事,非相负背。太祖升遐,未定萨保,萨保属当犹子之长,亲受顾命。虽身居重任,职当忧责,至于岁时称庆,子孙在庭,顾视悲摧,心绪断绝,胡颜履戴,负愧神仙。齐朝霈然之恩,既已沾洽,爱敬之至,施及傍人。草木有心,禽鱼感泽,况在伦理,而不铭戴?有国有家,信义为本,伏度来期,已应有日。一得奉见慈颜,永一生愿。生死肉骨,岂过今恩,负山戴岳,未足胜荷。两国相隔,理无书信,主上以彼朝不绝老妈和儿子之恩,亦赐许奉答。不期昨天,得通家问,伏纸呜咽,言不宣心。蒙寄萨保别时所留锦袍表,年岁虽久,宛然犹识,抱此悲泣,至于探访,事归忍死,知复何心!

什肥年十五而惠公殁,自笔者肆虐对待早孤,事母以孝闻。永安中, 太祖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什肥无法离母,遂留晋阳。及太祖定秦、陇,什肥 为齐神武所害。宿迁初,追赠大将军、小冢宰、大军机大臣、冀定 等州诸军事、彭城长史。袭爵邵国公。谥曰景。子冑嗣。 冑少而孤贫,颇具干略。景公之见害也,以年幼下蚕室。 岳阳初,诏以晋公护子会绍景公封。天和中,与齐通好,冑始 归关中。授上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袭爵邵公。寻除宗师中大夫,进位上大夫,出为原州上卿,转荥州令尹。大象末,隋文 帝辅政,冑举州兵应尉迟迥,与清河公杨素战,败,遂走,追 获于石济,遂斩之。国除。

广字乾归,少方严,好理学。武成初,位都督、梁州理事,进封蔡国公,累 迁秦州上卿、管事人十三州诸军事。性明察,善抚绥,人庶畏悦之。时晋公护诸子及 广弟杞公亮等侈靡逾制,广独率礼,又折节待士,朝野称焉。曾侍于武帝所,食瓜 美,持以奉进,帝悦之。广以晋公护擅权,劝令挹损,护无法纳。后除陕州管事人, 以病免。及孝公追封豳国公,召广袭爵。初、广母李氏以广患,忧而成疾,遂殁。 广居丧加笃,乃以毁薨。世称母为广病,广为母死,慈孝之道,极于一门。武帝素 服亲临。其故吏仪同李克信等上表褒述,申其宿志,庶存俭约。诏曰:“昔河间才 藻,追叙于上等兵;黄海谦约,见称于身后。可研讨前典,率由旧章,使易箦之言, 得申遗志,黜殡之请,无亏令终。”于是赠本官,加太保、陇右十四州诸军事、秦 州士大夫,谥曰文。葬于陇右,所司一遵俭约之典。子洽嗣,隋文辅政,被害,国除。

列传第四十五  周宗室

亮字干德。武成初,封永昌郡公。后袭烈波米雷特,除开府仪 同三司、梁州管事人。天和末,拜宗师中医务卫生职员,进位少保。豳 国公薨,以亮为秦州管事人,广之所部,悉以配焉。亮在州吗无 政绩。寻进位柱国。晋公护诛后,亮心不自安,唯纵酒而已。 高祖手敕让之。建德中,高祖东伐,以亮为右第二军管事人。并 州平,进位上柱国。仍从平邺,迁大司徒。宣帝即位,出为安 州监护人。大象初,诏以亮为行军管事人,与大校、郧国公韦孝宽 等伐陈。亮自安陆道攻拔黄城,辄破江侧民村,掠其生口,以 赐士卒。军还至咸阳,亮密谓士大夫杜士峻曰 :“主上淫纵滋甚, 社稷将危。吾既忝宗枝,不忍坐见倾覆。今若据有郧国公而并 其众,推诸父为主,鼓行而前,哪个人敢不从 。”遂夜将数百骑袭 孝宽营。会亮国官茹宽知其谋,先以驰告,孝宽乃设备。亮不 克,遯走,孝宽追斩之。子明坐亮诛。诏以亮弟椿为烈公后。 翼字干宜。武成初,封西阳郡公。早薨,谥曰昭。无子, 以杞国公亮子温为嗣。后坐亮反诛,国除。

子静乱,尚隋文女广平公主,位仪同、安德县公、熊州长史。先庆卒。

  导五子,广、亮、翼、椿、众。亮、椿出后于杞。

导字菩萨。少雄豪,有仁惠,太祖爱之。初与诸父在葛荣誉军官中,荣败,迁晋阳。及太祖随贺拔岳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导进而西,常从 征伐。太祖讨侯莫陈悦,以导为上卿,镇原州。及悦败,北走 出故塞,导率骑追之,至牵屯山及悦,斩之,传首京师。以功 封桃城区侯,邑五百户,拜亚军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魏文皇帝即位,以定策功,进爵为公,增邑五百户,拜使持节、散骑 常侍、车骑太守、左光禄先生。八年,太祖东征,导入宿卫, 拜领军将军、大提辖。齐神武渡河侵冯翊,太祖自弘农引军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导督左右禁旅会于沙苑,与齐神武战,大破之。进位仪同 三司。前些年,魏明成祖东征,留导为华州里胥。及赵青雀、于伏 德、慕容思庆等扰民,导自华州率所部兵击之,擒伏德,斩思 庆。进屯渭桥,会太祖军。事平,进爵章武郡公,增邑并前二 千户。寻加刺史、开府、骠骑左徒、皇帝之庶子上卿。高仲密以北 豫降,太祖率诸将辅魏皇皇太子东征,复以导为大尚书、华西雍 二州诸军事,行华州太师。导治兵训卒,得守捍之方。及军队 不利,西楚鲜军队追至稠桑,知关中有备,乃退。会侯景举河南来 附,遣使请援,朝议将应之,乃征为陇右大通判、秦南等十五 州诸军事、秦州少保。及齐氏称帝,太祖发关中兵讨之,曹丕遣齐王廓镇陇右,征导还朝。拜太师、大太师、三雍二华 等二十三州诸军事,屯明州。大军还,乃旋旧镇。

胄少孤,颇负干略。景公之见害,以年幼下蚕室。石家庄初,诏以晋公护子会绍 景公封。天和中,与齐通好,胄归,袭爵邵国公。及隋文帝辅政,胄为荥州大将军, 举兵应尉迟迥,为清河公杨素所杀。国除。

  文帝西巡,至牵屯山遇疾,召护至泾州,见文帝。帝曰:「吾形容若此,必不济。诸子幼,天下事以属汝。」护涕泣奉命。行至云阳,文帝崩,护秘之,至长安乃发丧。时嗣子冲幼,强寇在近,人情不安。护纲纪内外,抚循文武,众心乃定。先是,文帝常云「作者得胡力」,那时候莫晓其指,时人以「护」字当之。寻拜柱国。文帝山陵毕,护以天命有归,遣讽魏帝以禅代事。孝闵践阼,拜大司马,封晋国公,邑万户。赵贵、独孤信等将谋袭护,护因贵入朝,执之,党与皆伏诛。拜大冢宰。

众字干道。海口初,封海东郡公。少而不惠,语默有的时候, 人莫能测。隋文帝践极,初欲封为介公,后复诛之,并二子仲 和、孰伦。

深少丧父,事兄甚谨。性多奇谲,好读兵书,既居近侍,每进筹策。及在选曹, 颇临时誉。性仁爱,从弟神举、神庆幼孤,深抚训之,义均同气,世亦以此称焉。 卒于位,谥曰成康。子孝伯。

  协弟晶,字婆罗门,伟大的工作中养于宫廷,后为千牛左右。炀帝甚亲密之,每有游宴,必侍从。至于出入卧内,伺察六宫,往来不限门禁。时人号为宇文三郎。与宫人淫乱,至于贵妃公主亦有丑声。萧后言于帝,晶闻,惧不敢见。协因奏晶壮,不可久在宫掖。帝不之罪,召入,待之如初。化及杀逆际,为乱兵所害。

兴生,兵乱,与仲相失,年又冲幼,莫知其戚属远近。与 太祖兄弟,初不相识。齐神武寇沙苑,兴预在行间,军败被虏, 随例散配诸军。兴性弘厚,有志度,虽流去世故,而风范可观。 魏恭帝二年,举贤良,除本郡丞,徙长累左徒。石家庄二年,诏 仲子兴始附属籍。高祖以兴宗戚近属,尊礼之甚厚,拜使持节、 骠骑太傅、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封大宁郡公。寻除宗师中山学院夫。五年,出为泾州太师。三年,又征拜宗师,加左徒, 袭爵虞国公。天和二年薨,高祖亲临,恸焉。诏大司空、申国 公李穆监护丧事。赠使持节、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大提辖、恒幽等六 州诸军事、恒州左徒,谥曰靖。子洛嗣。

区宇分崩,碰着患难,违离膝下,三十四年。受形禀气,皆泡参子,什么人知萨保, 如此不孝!宿殃积戾,唯应赐锺,岂悟纲罗,上婴慈母。但立身立行,不辜负一物, 明神有识,宜先哀怜。而子为公侯,母为俘隶,热不见母热,寒不见母寒,衣不知 有无,食不知饥饱,泯如世界之外,无由暂闻。昼夜悲号,继之以血,分怀冤酷, 终此一生,死若有知,冀奉见于泉下耳。不谓齐朝解纲,惠以色列德国音,摩敦、四姑, 并许哀放。初闻此旨,魂爽飞越,号天叩地,不能够自胜。四姑即蒙礼送,平安进入国境, 以今月一日于河东参拜。遥奉颜色,崩恸肝肠。但离绝多年,存亡隔断,相见之 始,口未忍言。唯叙齐朝宽弘,每存大德,云与摩敦虽处宫禁,常蒙优礼,今者来 鄴,恩遇弥隆。重降矜哀,听许摩敦垂敕,曲尽悲酷,备述家事。伏读未周,五情 屠割。书中所道,无一事敢忘。摩敦年尊,又加忧苦,常谓寝食贬损,或多遗漏。 伏奉论述,次第明显。一则以悲,一则以喜。当故乡破败之日,萨保年以十余岁, 邻曲逸事,犹自纪念;况家门祸难,亲人工不孕症离?奉辞时节,前后相继慈训,刻肌刻骨, 常缠心府。

  叱罗协,代郡人,本名与武帝讳同,后改焉。少寒微,尝为州小吏,以尊重见知。窦泰为太守中士,以协为书侍太史。泰向潼关,协为监军。泰死,协见获。文帝授大太尉东合祭酒,累迁相府属、从事中郎。协历事二京,详练逸事,又深自克励,文帝颇委任之。然犹以亲朋基友在东,疑其恋本。及河桥战败,协随军还。文帝知协不贰,封亚军县男,进爵为侯。后为太守尉迟迥太史,率兵伐蜀,行潼州事。魏恭帝四年,文帝征协入朝,论蜀中事,乃赐姓宇文氏。

臣闻资孝成忠,生民高义;旌德树善,有国常规。窃惟故 豳国公臣广,懿亲令望,具瞻攸在,道冠群后,功懋维城。受 脤建旆,威行秦、陇;班条驱传,化溢崤、函。比腠理舛和, 奉诏还阙,药石所及,沉痾渐愈。而灾衅仍集,丁此穷忧,至 性过人,遂增旧疾,因兹毁顿,以致薨殂。寻绎贯切,无法自 已。

东平公神举,文帝之族子也。高祖普陵、曾祖求男,仕魏位并显达。祖金殿, 魏兗州太师安喜县侯。父显和,少而袭爵,性矜严,颇涉经史,膂力绝人,弯弓数 百斤,能左右驰射。孝武之在蕃,显和早蒙眷遇。时属多难,尝问计于显和。显和 具陈宜杜门晦迹,相时而动,帝深纳焉。及即位,拜阁内左徒,封城阳县公,以恩 旧遇之甚厚。显和所居隘陋,乃撤殿省赐为寝室,其见重如此。及齐神武专政,帝 每不自安,问显和曰:“天下汹汹,将如之何?”对曰:“莫若群策群力。”因诵 诗云:“彼美丽的女人兮,西方之人兮。”帝曰:“是笔者心也。”遂定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策。以其母老, 令预为计。对曰:“前几天之事,忠孝不并。然臣不密则失身,安敢预为私计。”帝 怆然改容曰:“卿,作者之皇陵也。”迁硃衣直合、合内大长史,改封长广县公。从 孝武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至溱水,周文帝素闻其善射而未之见,俄而水傍有一小鸟,显和射中之。 文帝笑曰:“小编知卿工矣。”进位车骑太史、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卒。建德五年,追赠骠骑左徒、开府仪同三司。

  兴生,属兵乱,与仲相失,年幼莫知其戚属远近,与文帝兄弟,初不相识。沙苑之败,预在行间,被虏,随例散配诸军。兴性弘厚,有志度,虽流死亡故,而风韵可观。铜陵二年,诏访仲子孙,兴始从属籍。武帝以兴帝戚近属,尊礼之甚厚。位开府仪同三司、宗师,袭爵虞国公。薨,武帝亲临恸焉。诏大司空、申国公李穆监护丧事,赠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谥曰靖。

古典文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联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冯迁字羽化,弘农人。少修谨,有干能,为护府司录。性质直,小心畏慎,兼 明练时事,长于断决,每校阅文簿,孜孜不倦,以此非常护委任。后方授助陕州巡抚。 迁本寒微,不为时辈所重。一旦刺举本州,唯以廉恭招待乡邑,人无怨者。复入为 司录,累迁小司空。自天和后,以年事已高,委任稍衰。及护诛,犹除名。卒于家。子 恕,位仪同三司。

  晋公护既杀孙恆、李植等,欲委腹心于司会柳庆、司宪令狐整等,三个人并辞,俱荐协。护遂征协入朝,引与同宿,深寄托之。协誓以躯命自效。护大悦,以为得协之晚。稍迁护府都督,进爵为公,常在护侧。明帝知其材识庸浅,每按抑之,数谓曰:「汝何知也!」犹以护所亲任,每含容之。及明帝崩,便授协司会中医务卫生职员、中外府里正。协形貌身材消瘦个头矮小,举措偏急,既以得志,每自矜高;及其所言,多乖事衷,那时莫不笑之。护以其忠己,每提奖之。协既受护重委,冀得婚连帝室,乃求复旧姓叱罗氏,许之。又进位柱国。护以协年老,许其致仕,而协贪荣,未肯告退。及护诛,除名。建德六年,以协宿齿,授仪同三司、赐爵鞍山郡公。卒,子金刚嗣。

洛字永洛。七周岁,命为虞国公皇帝之庶子。天和七年,诏袭兴爵。 建德初,拜使持节、车骑太尉、仪同三司。及静帝崩,隋文 帝以洛为介国公,为隋室宾云。

时司会李植、军司马孙恆等密要宫伯乙弗凤、张光洛、贺拔提、元进等为肝胆, 说帝,言护不守臣节,宜图之。帝然之,数将武士于后园,为执缚势。护微知之。 出植为梁州,恆为潼州,欲遏其谋。后帝思植等,每欲召之。护谏曰:“天下至亲, 可是兄弟。若兄弟自构嫌隙,外人何易可亲?但恐除臣后,奸回得逞其欲,非唯不 处帝王,亦危社稷。”因泣涕,久之乃止。帝犹猜,凤等益惧,密谋滋甚,遂克日 将诛护。光洛告护,护乃召柱国贺兰祥、小司马尉迟纲等以凤谋告之。祥并劝废帝。 时纲总领禁兵,护乃遣纲入宫,召凤等议事,以次执送护第。因罢散宿卫兵,遣祥 逼帝,幽于旧邸。于是召公卿毕集护第。护曰:“先王勤劳王业三十余年,寇贼未 平,奄弃万国。寡人地则犹子,亲受顾命,以略阳公既居正嫡,与公等立而奉之, 革魏兴周,为四海主。自即位已来,极度享受,昵近群小,疏忌骨血,大臣重将, 咸欲诛夷。若此谋遂行,社稷必致倾覆。寡人若死,将何面目以见先王?今日宁负 略阳公,岂可负社稷!宁都公年德兼茂,仁孝圣慈,今欲废昏立明,公等感觉何如?” 群公咸曰:“此公之家事,敢不唯命是听!”于是斩凤等于门外,并诛植、恆。寻 弑帝,迎明帝于岐州而立之。

  会字乾仁,胄至自齐,改封谭国公。后与护同诛。建德五年,追复封爵常武公。

臣等接事,每承余论。仰之一贯,约己立身,位极上公, 赋兼千乘,所获禄秩,周赡无余,器用服玩,取给而已。每言 及终始,尤存简素。非秦政而褒吴礼,讥石椁而美厚薪。今卜 兆有期,先远方及,诚恐一从朝露,此志莫伸。伏惟君王弘不 世之慈,垂霈然之泽,留情既往,降愍幽魂,爰敕有司,申其 宿志,窀穸之礼,庶存俭约。

晋公护既杀孙恆、李植等,欲委腹心于司会柳庆、司宪令狐整等,肆人并辞, 俱荐协。护遂征协入朝,引与同宿,深寄托之。协誓以躯命自效。护大悦,以为得 协之晚。稍迁护府太师,进爵为公,常在护侧。明帝知其材识庸浅,每按抑之,数 谓曰:“汝何知也!”犹以护所亲任,每含容之。及明帝崩,便授协司会中医务人士、 中外府大将军。协形貌身材瘦个儿小,举措偏急,既以得志,每自矜高;及其所言,多乖事衷, 那时莫不笑之。护以其忠己,每提奖之。协既受护重委,冀得婚连帝室,乃求复旧 姓叱罗氏,许之。又进位柱国。护以协年老,许其致仕,而协贪荣,未肯告退。及 护诛,除名。建德六年,以协宿齿,授仪同三司、赐爵临安郡公。卒,子金刚嗣。

  杨氏姑今虽盛暑,犹能头阵。关、河阻远,隔离多年,书依常体,虑汝致惑,是以每积蓄质,兼亦载笔者姓名,当识此理,勿认为怪。

初,广母李氏以广患弥年,忧而成疾,由此致没。广既居 丧,越发绵笃,乃以毁薨。世称母为广病,广为母亡,慈孝之 道,极于一门。高祖素服亲临,百僚毕集。其故吏仪同李充信 等上表曰:

椿字乾寿,位上柱国、大司徒。大定中,为隋文帝所害,并其五子。

  子同嗣,位至仪同上卿,神举弟庆。

史臣曰:自古受命之君及守文之主,非独异姓之辅也,亦 有骨血之助焉。其茂亲有鲁卫梁楚,其疏属有凡蒋荆燕,咸能 飞声腾实,不泯于百代之后。至若豳孝公之勋烈,而给予以善 政;蔡文公之纯孝,而饰之以俭约:峨峨焉,足以轥轹于前载 矣。当隋氏之起,乘天威而服海内,将相王侯,莫不隳真心以 效款,援符命以颂德。冑以葭莩之亲,据一州而协义举,可谓 忠而能勇。功业不遂,悲夫!亮实庸才,图非常于巨逆。古代人称不度德、不量力者,其斯之谓欤。

杨氏姑今虽热暑,犹能首发。关、河阻远,隔断多年,书依常体,虑汝致惑, 是以每积贮质,兼亦载小编姓名,当识此理,勿感到怪。

  是年,突厥复率众赴期。护以齐氏初送国亲,未欲即行,复虑失信蕃夷,不得已,遂请东征。5月,诏征二十四军及左右厢散隶、秦陇巴蜀兵、诸蕃国众二70000人。十月,帝于庙庭授护斧铖。出军至潼关,乃遣柱国尉迟迥为前锋,里正权景宣率三门峡兵出明州,少师杨标出轵关。护连营渐进,屯军弘农。迥围潮州,柱国齐王宪、郑公达奚武等营芒山。护性无戎略,此行又非本心,故师出虽久,无所克获。以无功,与诸将稽首请罪,帝弗之责。天和二年,护母薨,寻诏起令视事。四年,诏赐护轩悬之乐,六佾之舞。

〔会字〕干仁,幼好学,聪惠。魏恭帝二年,以 护平江陵之功,赐爵公安县公。大庆初,绍景公后,拜骠骑经略使、开府仪同三司。二年,除蒲州潼关六防诸军事、蒲州左徒。冑至自齐,改封谭国公。寻进位柱国。建德初,与护同伏 诛。两年10月,追赠,复封旧爵。

天长丧乱,四海横流,太祖乘时,齐朝抚运,两河三辅,各遇神机。源其史事, 非相负背。太祖升遐,未定萨保,萨保属当犹子之长,亲受顾命。虽身居重任,职 当忧责,至于岁时称庆,子孙在庭,顾视悲摧,激情断绝,胡颜履戴,负愧神仙。 齐朝霈然之恩,既已沾洽,爱敬之至,施及傍人。草木有心,禽鱼感泽,况在伦理, 而不铭戴?有国有家,信义为本,伏度来期,已应有日。一得奉见慈颜,永一生愿。 生死肉骨,岂过今恩,负山戴岳,未足胜荷。二国相隔,理无书信,主上以彼朝不 绝母亲和儿子之恩,亦赐许奉答。不期前些天,得通家问,伏纸呜咽,言不宣心。蒙寄萨保 别时所留锦袍表,年岁虽久,宛然犹识,抱此悲泣,至于探问,事归忍死,知复何 心!

  庆字神庆,沈深有器局,少以敏见知。初受业东观,颇涉经史。既而谓人曰:「书足记姓名而已,安能久事笔砚为腐儒业乎?」时文州贼乱,庆应募从征,以功授都督。卫王直镇天堂寨,引为左右。庆善射,有胆略,好格猛兽,直甚壮之。稍迁车骑郎中、仪同三司。及诛宇文护,庆有谋焉。时授骠骑太师,加开府。从武帝攻河阴,首先登场攀堞,与贼短兵接,中石乃坠,绝而后苏。帝劳之曰:「卿勇能够贾人也。」复从武帝拔熊津,齐兵大至,庆与齐王宪轻骑觇之,卒与贼相遇,为贼所窘。宪挺身而遁。庆退据汾桥,众贼争进,庆射之,所中兵马必倒,贼乃稍却。及拔高壁,克并州,下信都,禽高湝,功并居最。进位军机章京,封汝南郡公。寻以行军总管击乌兰察布反胡,平之。历延、宁二州管事人。

虞国公仲,德国君从表哥也。卒于代。衡水初,追赠使持 节、太师、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大司徒、大长史、燕平等十州诸军事、 燕州通判;封虞国公,邑贰仟户。 子兴嗣。

及军队东讨,拜内史下大夫,令掌留台事。军还,帝曰:“居守之重,无忝战 功。”于是加授军机章京,进爵宛城郡公,并赐金帛女妓等。复为宗师。每车驾巡幸, 常令居守。后帝北讨,至云阳宫寝疾,驿召孝伯赴行在所,执其手曰:“吾自量必 无济理,未来事付君。”是夜,授司卫校尉,总宿卫兵马,令驰驿入京镇守。

  莒庄公洛生,少任侠,好施爱士,北州贤俊皆与之游,而技术多出其下。及葛荣破鲜于修礼,以洛生为渔阳王,仍领德国王余众,时人皆呼为洛生王。洛生善抚将士,是以克获常冠诸军。尔硃荣定山东,时洛生在虏中,荣雅闻其名,心惮焉。寻为荣所害。常德初,追赠抚军,封莒国公,谥曰庄。

宾字干瑞 。寻坐直诛 。建德八年,更以齐王宪子广都公

宣帝即位,授小冢宰。帝忌齐王宪,意欲除之,谓孝伯曰:“公能图之,当以 其官位相授。”孝伯叩头曰:“齐王戚近功高,栋梁所寄。臣若顺旨,则臣为不忠, 国王为不孝之子也。”帝因疏之,乃与于智、郑译等图其事。令智告宪谋逆,遣孝 伯召入,诛之。

  东平公神举,文帝之族子也。高祖普陵、曾祖求男,仕魏位并显达。祖金殿,魏兗州都尉安喜县侯。父显和,少而袭爵,性矜严,颇涉经史,膂力绝人,弯弓数百斤,能左右驰射。孝武之在蕃,显和早蒙眷遇。时属多难,尝问计于显和。显和具陈宜杜门晦迹,相时而动,帝深纳焉。及即位,拜阁内校尉,封城阳县公,以恩旧遇之甚厚。显和所居隘陋,乃撤殿省赐为寝室,其见重如此。及齐神武专政,帝每不自安,问显和曰:「天下汹汹,将如之何?」对曰:「莫若裁长补短。」因诵诗云:「彼美眉兮,西方之人兮。」帝曰:「是自身心也。」遂定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策。以其母老,令预为计。对曰:「今日之事,忠孝不并。然臣不密则失身,安敢预为私计。」帝怆然改容曰:「卿,作者之皇陵也。」迁硃衣直合、合内大上大夫,改封长广县公。从孝武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至溱水,周文帝素闻其善射而未之见,俄而水傍有一小鸟,显和射中之。文帝笑曰:「小编知卿工矣。」进位车骑经略使、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卒。建德八年,追赠骠骑尚书、开府仪同三司。

至字干附 。初封崇业公,后袭穆男爵。建德初,〔坐〕父 护诛,诏以卫王直子宾为穆公后。七年,追复至爵。

子同嗣,位至仪同太守,神举弟庆。

  齐朝不即发遣,更令重与护书,要护重报。护复书,往返至于每每,而母竟不至。朝议以其失信,令有司移齐,移未送而母至。举朝庆悦,大赦天下。护与母暌隔多年,一朝集中,凡所资奉,穷极华盛。每四时伏腊,武帝率诸亲人,行亲属礼,称觞上寿,荣贵之极,振古未闻。

子菩提,为齐神武所害。咸宁初,追赠都督、小宗伯、 大太师、肆恒等六州诸军事、肆州上大夫,袭爵莒国公,谥曰穆。 以晋公护子至为嗣。

自文帝为首相,立左右十二军,总属相府。文帝崩后,皆受护处分,凡所征废, 非护书不行。护第屯兵禁卫,盛于宫阙。事无巨细,皆先断后闻。张家口元年,以护 国左徒中外诸军事,令一府总于水官。或有希护旨者,云周公共道德重,鲁立文王之庙, 以护功比周公,宜用此礼。于是诏于同州晋国第立德太岁别庙,使护祭焉。五年, 诏自今诏诰及百司文书并不得称公名,以彰殊礼。护抗表固让。初,文帝创办实业,即 与突厥和亲,谋为掎角,共图高氏。是年,乃遣柱国杨忠与突厥东伐,破齐GreatWall, 至并州而还,期二〇二〇年更举,南北相应。齐主大惧。

  皇皇储既无令德,孝伯言于帝曰:「皇太子德声未闻,请妙选正人为其老师和朋友,调护圣质,不然,悔无所及。」帝敛容曰:「卿世载鲠正,竭诚所事,观卿此言,有家风矣。」孝伯拜谢曰:「非言之难,受之难也,深愿皇帝思之。」帝曰:「正人岂复过君?」于是以尉迟运为右宫正,孝伯仍为左宫正、宗师中医务职员。累迁右宫伯。尝因侍坐,帝问:「作者兒比进不?」答曰:「皇皇太子比惧天威,更无罪失。」及王轨因内宴捋帝须,言世子之不善。帝罢酒,责孝伯曰:「公常谓小编云世子无过,今轨有此言,公为诳矣。」孝伯拜曰:「臣闻父子之际,人所难言,臣知主公不可能割情忍爱,遂尔结舌。」帝知其意,默然久之,乃曰:「朕已委公,公其勉之。」

莒庄公洛生,少任侠,尚武艺(英文名:wǔ yì),及壮,有大气,好施爱士。 北州贤俊,皆与之游,而技术多出其下。及葛荣破鲜于修礼, 乃以洛生为渔阳王,仍领德国君余众。时人皆呼为洛生王。洛 生善军官和士兵,帐下多大侠。至于攻战,莫有当其锋者,是以克获 常冠诸军。尔朱荣定江苏,收诸铁汉,迁于晋阳,洛生时在虏 中。荣雅闻其名,心惮之。寻为荣所害。张家口初,追赠使持节、 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大冢宰、大宗伯、大太师、并肆等十州诸 军事、并州左徒;封莒国公,邑陆仟户;谥曰庄。

论曰:自古受命之君及守文之王,非独异姓之辅,亦有骨肉之助焉。其茂亲则 有鲁卫、梁楚,其疏属则有凡蒋、荆燕,咸能飞声腾实,不灭于百代之后。至若豳 孝公之勋烈,加之以善政,蔡文公之纯孝,饰之以俭约,峨峨焉足以辚轹于前载矣。 有周受命之始,宇文护实预艰辛。及文后崩殂,诸子冲幼,群公怀等夷之士,天下 有去就之心,卒能变魏为周,捍危获义者,护之力也。向使加之以礼让,经之以忠 贞,桐宫有悔过之期,未央终天年之数,同前史所载,焉足道哉?然护寡于学术, 昵近群小,威福在已,诛讨自出,有人臣无君之心,为人主不堪之事,终于内人为 戮,身首横分,盖其宜也。当隋氏之起,假天威而服海内,胄以葭莩之亲,据一州 而协义举,可谓忠而能勇。功业不遂,悲夫!亮实庸才,图非常于巨逆,古人称不 度德、不量力者,其斯之谓欤。宇文测兄弟驱驰于经纶之日,孝伯、神举尽言于父亲和儿子之间,观其智勇忠概,并可追从于古时候的人矣。

  二年,拜里胥,赐路车冕服,封子至为崇业郡公。初改幽州太傅为牧,以护为之,并赐金石之东。

杞简公连,幼而谨厚,临敌果毅。随德圣上逼定州,军于 唐河,遂俱殁。宁德初,追赠使持节、上卿、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大 司徒、大太师、定冀等十州诸军事、定州左徒;封杞国公,邑 5000户 ;谥曰简。子〔元〕宝为齐神武所害。九江初, 追赠县令、小司徒、〔大〕都督 、幽燕等六州诸军事、建邺上卿。袭爵杞国公,谥曰烈。以章武公导子亮嗣。

兴生,属兵乱,与仲相失,年幼莫知其戚属远近,与文帝兄弟,初不相识。沙 苑之败,预在行间,被虏,随例散配诸军。兴性弘厚,有志度,虽流归西故,而风范可观。秦皇岛二年,诏访仲子孙,兴始从属籍。武帝以兴帝戚近属,尊礼之甚厚。 位开府仪同三司、宗师,袭爵虞国公。薨,武帝亲临恸焉。诏大司空、申国公李穆 监护丧事,赠柱国都尉,谥曰靖。

  子洛嗣,位仪同三司。隋初为介国公,为隋室宾云。

〔贡〕字干祯。宣帝初,被诛,国除。

神举见待于武帝,处心腹之任,王轨、宇文孝伯等屡言皇世子之短,神举亦颇 预焉。及宣帝即位,穷奢极欲,神举惧及祸,怀不自安。初定范阳之后,威声甚振, 帝亦忌其名望,兼以宿憾,遂使人赍CG酒赐之,薨于马邑,时年四十八。

  护性甚宽和,然暗于大要。自恃创设功,久当权轴,所任皆非其人。兼诸子贪残,僚属纵溢,莫不蠹政害人。以其暴慢,密与卫王直图之。四年10月十二十八日,护自同州还,帝御文安殿见护讫,引进含仁殿,朝皇太后。先是,帝于禁中见护,常行亲属礼。护谒太后,太后必赐之坐,帝每立侍。至是,护将入,帝谓曰:「太后春秋既尊,颇好酒,诸亲朝谒,或废引入。喜怒临时乖爽。比谏,未蒙垂纳。兄今愿更启请。」因出怀中酒诰授护曰:「以此谏太后。」护入,如帝所诫,读示太后。未讫,帝以玉珽自后击之,踣地,又令宦者何泉以御刀斫之。泉惧,斫无法伤。时卫王直先匿于户内,乃出斩之。

邵惠公颢 子什肥 导、护 什肥子胄 导子广 亮翼 椿众 杞简公连 莒庄公洛生 子菩提 虞国公仲 子兴

古典工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声明出处

  邵惠公颢子什肥导护叱罗协冯迁杞简公连莒庄公洛生虞国公仲广川公开测量检验弟深深子孝伯东平公神举弟庆

导性宽明,善于抚御,凡所引接,人皆尽诚。临事敬慎, 常若弗及。太祖每出讨伐,导恒居守,深为吏民所附,朝廷亦 以此重之。魏恭帝元年十7月,薨于上邽,年四十四。魏帝遣 巡抚、渔阳王绳监护丧事。赠本官,加太守令、秦州抚军,谥 曰孝。朝议以导抚和西戎,威恩显然,欲令世镇陇右,以彰厥 德,乃葬于上邽城西无疆原。华戎会葬有万余名,奠祭于路, 悲号满野,皆曰“笔者君舍小编乎”。大小相率,负土成坟,高五 十余尺,周回八十余步。为官司所止,然后泣辞而去。其遗爱 见思如此。天和三年,重赠太尉、柱国、豳国公。导五子,广、 亮、翼、椿、众。亮、椿并出后于杞。

第一,护母阎与皇第四姑及诸戚属并没齐,皆被幽絷。护居宰相后,每遣间使 寻求,莫知音息。至是,并许还朝,且请和好。三年,皇姑先至。齐主以护权重, 乃留其母,感觉后图。仍令人为阎作书与护曰:

  隋文帝为首相,以行军管事人征江表,次白招拒,以劳进上海大学将军。帝与庆有旧,甚见亲待,令督士大夫军事,委以心腹。寻加柱国。开皇初,拜左武卫将军,进上柱国。数年,除彭城管事人。九冬征还,不任以职。

邵惠公颢,太祖之长兄也。德君主娶乐浪王氏,是为德皇 后。生颢,次杞简公连,次莒庄公洛生,次太祖。颢性至孝, 德皇后崩,哀毁过礼,乡里咸敬异焉。德天皇与卫可孤战于武 川南河,临阵坠马,颢与数骑奔救,击杀数12位,贼众披靡, 德太岁乃得起来引去。俄而贼追骑大至,颢遂战殁。张家口初, 追赠长史、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大冢宰、大令尹、恒朔等十州诸军事、 恒州知府。封邵国公,邑万户。谥曰惠。颢三子什肥、导、护。 护别有传。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会太祖军,  邵惠公颢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