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侯莫陈悦既害岳,统岳之众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73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寇洛 赵贵从祖兄善 李贤子询 崇 孙敏 弟远 穆 穆子浑 梁御 子睿 寇洛,上谷昌平人也。累世为将吏。父延寿,魏和平中,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洛性明辩,不修边幅。贺拔岳西征,

寇洛 赵贵从祖兄善 李贤子询 崇 孙敏 弟远 穆 穆子浑 梁御 子睿

寇洛,上谷昌平人也。累世为将吏。父延寿,魏和平中,以良家子镇武川,因 家焉。洛性明辩,不修边幅。贺拔岳西征,洛与岳乡党,乃募从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以功封安乡县子。及岳为大行台,以洛为右知府。侯莫陈悦既害岳,欲并其众。时初丧大校, 洛于诸将中非常旧齿,素为众信,乃搜集将士,志在复雠。既至原州,众推洛为盟 主,统岳之众,至吕梁。周文帝至,以洛为右尚书。从讨侯莫陈悦,平之。拜泾州 上卿。大统初,诏加开府,进爵京兆郡公,封洛母宋为保康郡君。四年,镇东幽州。 七年,卒于镇,赠大将军、经略使令,谥曰武。

北史卷五十九

北史卷六十五

子和嗣。明帝二年,录旧勋,以洛配享文帝庙庭,赐和姓若引氏,改封松阳郡 公。

列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五十三

赵贵,字金锭,武威南安人也。祖仁,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贵少有节概, 尔硃荣以为别将,从讨魏圣武帝有功,赐爵燕乐县子。从贺拔岳平关中,累迁大县令。 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将吏奔败,莫有守者。谓其党曰:“吾闻仁义岂有常哉,行之 则为君子,违之则为小人。硃伯厚、王修感意气微恩,尚能蹈履名节,况吾等荷贺 拔公国士之遇,宁可自同公众乎?”因涕泣嘘唏,从之者五拾肆位。乃诣悦诈降,悦 信之。因请收葬岳,言辞慷慨,悦壮而许之。贵乃收岳尸还营,与寇洛等奔白山, 共图拒悦。贵乃首议迎周文帝。周文至,以贵为大巡抚,领府司马。悦平,行秦州 事。

  寇洛赵贵从祖兄善李贤子询崇孙敏弟远穆穆子浑梁御子睿

  达奚武若干惠怡峰刘亮王德赫连达韩果蔡祐常善辛威厍狄昌梁椿梁台田弘子仁恭孙德懋

后以预立曹子桓勋,进爵为公。梁GC定称乱河右,以贵为浙南行台讨破之。 从复弘农,战沙苑,进爵阳江郡公。河桥之战,贵与怡峰为左军,战不利,先还。 及高仲密以北交州降,周文迎之,与北魏人战于芒山。贵为左军,失律,坐免官。 寻复官爵。后拜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赐姓乙弗氏。六官建,为中国太平洋有限支撑公司、大宗伯,改封上饶郡 公。周孝闵帝践阼,迁大冢宰,进封宋国公,邑万户。

  寇洛,上谷昌平人也。累世为将吏。父延寿,魏和平中,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洛性明辩,不拘小节。贺拔岳西征,洛与岳乡友,乃募从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以功封鼎城区子。及岳为大行台,以洛为右长史。侯莫陈悦既害岳,欲并其众。时初丧元帅,洛于诸将中最佳旧齿,素为众信,乃搜罗将士,志在复雠。既至原州,众推洛为盟主,统岳之众,至巴中。周文帝至,以洛为右少保。从讨侯莫陈悦,平之。拜泾州军机大臣。大统初,诏加开府,进爵京兆郡公,封洛母宋为谷城郡君。两年,镇东荆州。四年,卒于镇,赠上大夫、里胥令,谥曰武。

  达奚武,字成兴,代人也。祖眷,父长,并为镇将。武少倜傥好驰射,贺拔岳征关右,引为别将。及岳为侯莫陈悦所害,武与赵贵收尸归白城,同翊载周文帝。从平悦,封须昌县伯。大统初,自大太史府中兵参军出为东秦州参知政事。齐神武与窦泰、高敖曹三道来侵,周文欲并兵击泰,诸将多争论,唯武及苏绰与周文意同,遂禽之。周文进图弘农,遣武从两骑觇候。武与其候奇遇,即作战,斩六级,获三人而反。齐神武趣沙苑,周文复遣武觇之。武从三骑,皆衣仇敌衣,至暮,下马潜听其军号,历营若警夜者,有不及法者,往往挞之。具知敌情以告,周文遂从破之。进爵高阳郡公。

初,贵与独孤信等皆与文帝等夷。及晋公护摄政,贵自以元勋,每怀怏怏,与 信谋杀护,为开府宇文盛告,被诛。

  子和嗣。明帝二年,录旧勋,以洛配享文帝庙庭,赐和姓若引氏,改封松阳郡公。

  四年,周文援威海,武为前锋,与李弼破莫多娄贷文。又进至河桥,力战,斩其司徒高敖曹。再迁建邺太傅。复从战芒山,时大军不利,齐神武乘胜进军至陕。武御之,乃退。市斤年,诏武经略汉川。梁梁州太尉宜丰侯萧修固守南郑。武围之,修请服。会梁武陵王遣其将杨乾运等救修,修更不下。武击走乾运,修乃降。自敛门以北悉平。二零一五年,振旅还首都。朝议欲以武为柱国,武曰:「小编作柱国,不应在元子孝前。」固辞。以长史出镇玉壁。

善,字僧庆,贵之从祖兄也。少好学,美容仪,沉毅有远量。尔硃天光讨邢杲、 万俟丑奴,以为太尉。普泰初,为大行台士大夫,封山北县伯。天光拒齐神武于韩陵, 败,见杀。善请收葬其尸,齐神武义而许之。贺拔岳总关中,迎善,复以为太史。 岳为侯莫陈悦所杀,善共诸将翊戴周文帝。魏孝武西迁,改封建安区伯。历位侍中左右仆射,进爵为公。善性平恭,有器局,虽坐落端右,而愈自谦退。其岗位克举, 则曰某官之力;有罪责,则曰善之咎也。时人称其有公辅量。

  赵贵,字金锭,阳泉南安人也。祖仁,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贵少有节概,尔硃荣感到别将,从讨魏元皇帝有功,赐爵燕乐县子。从贺拔岳平关中,累迁大上卿。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将吏奔败,莫有守者。谓其党曰:「吾闻仁义岂有常哉,行之则为君子,违之则为小人。硃伯厚、王修感意气微恩,尚能蹈履名节,况吾等荷贺拔公国士之遇,宁可自同大伙儿乎?」因涕泣嘘唏,从之者伍九人。乃诣悦诈降,悦信之。因请收葬岳,言辞慷慨,悦壮而许之。贵乃收岳尸还营,与寇洛等奔乌兰察布,共图拒悦。贵乃首议迎周文帝。周文至,以贵为大太史,领府司马。悦平,行秦州事。

  周孝闵帝践祚,授柱国、大司寇。齐北荆州令尹司马消难举州来附,诏武与杨忠迎消难以归。武成实,转大宗伯,进封隋朝公。齐将斛律敦侵汾、绛,武御之,敦退。武筑柏壁城,留开府权严、薛羽生守之。张家口四年,迁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其年,大军东伐,随公杨忠引突厥自北道,武以一万骑自东道期会晋阳。武至平阳,中期不进,而忠已还,武尚未知。齐将斛律明月遣武书曰:「鸿鹤已翔于浩瀚,罗者犹视于沮泽也。」武览书,乃班师。出为同州太傅。后年,从晋公护东伐。时尉迟迥围宁德,为敌所败。武与齐王宪于芒山御之。至夜,收军。宪欲待明更战。武曰:「衡阳军散,人情骇动,不因夜速还,今天欲归不得。」宪从之,遂全军而返。天和四年,转太史。

大统八年,从战芒山,属大军不利,善为敌所获,卒于西魏。建德初,周、齐 通好,齐人乃归其柩。其子询表请赠谥。诏赠太守、大太尉、四州诸军事、岐州 太傅,谥曰敬。

  后以预立魏文皇帝勋,进爵为公。梁GC定称乱河右,以贵为赣北行台讨破之。从复弘农,战沙苑,进爵营口郡公。河桥之战,贵与怡峰为左军,战不利,先还。及高仲密以北兖州降,周文迎之,与东汉人战于芒山。贵为左军,失律,坐免官。寻复官爵。后拜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赐姓乙弗氏。六官建,为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大宗伯,改封德阳郡公。周孝闵帝践阼,迁大冢宰,进封赵国公,邑万户。

  武微时,豪华好华饰。及居重位,不持威仪,行常单马,左右从一三个人罢了,门外不施戟,恆昼掩一扉。或谓曰:「公位冠群后,何轻率若是?」武曰:「吾昔在大老粗,岂望富贵!今天雄厚,不可顿忘畴昔。且整个世界未平,国恩未报,安可过事威容乎?」言者惭而退。武之在同州,时旱,武帝敕武祀华岳。岳庙旧在山下,常所祈祷。武谓僚属曰:「吾备位三公,无法燮理阴阳,不可同于人人,在常祀所,必得登峰展诚,寻其圣奥。」岳既高峻,人迹罕通。武年逾六十,唯将数人攀藤而上,于是稽首祈请。晚不得还,即于岳上藉草而宿。梦一白衣来执武手曰:「快劳累。」甚相嘉尚。武遂惊觉,益用祗肃。至旦,云雾四起,俄而澍雨,远近沾洽。武帝闻之,玺书劳武,赐彩百匹。

李贤,字贤和,自云浙北成纪人,汉骑都督陵之后也。陵没匈奴,子孙因居北狄。后随魏南迁,复归氵幵、陇。曾祖富,魏太武时以子太傅讨两山屠各,殁于阵, 赠宁西将领、浙南郡守。大统末,以贤兄弟著勋,追赠司空公。

  初,贵与独孤信等皆与文帝等夷。及晋公护摄政,贵自以元勋,每怀怏怏,与信谋杀护,为开府宇文盛告,被诛。

  武性贪吝,其为大司寇也,在库有万钉金带,那时候宝之,武因入库,乃取以归。主得白晋公护,护以武勋重,不彰其过,由此赐之。时论深鄙焉。薨,赠郎中、十五州诸军事、同州校尉,谥曰桓。子震嗣。

贤幼有志节,不妄举动。尝出行,逢一老前辈,鬓眉皓白,谓曰:“笔者年八十, 观士多矣,未有如卿。卿必为台牧,努力勉之。”九虚岁,从师受业,略观大指而已。 或讥其不精,答曰:“贤岂会领徒传授学识?至如忠孝之道,实铭于心。”问者惭服。 十四遭父忧,抚训诸弟,友爱甚笃。

  善,字僧庆,贵之从祖兄也。少好学,美容仪,沉毅有远量。尔硃天光讨邢杲、万俟丑奴,认为太守。普泰初,为大行台长史,封山北县伯。天光拒齐神武于韩陵,败,见杀。善请收葬其尸,齐神武义而许之。贺拔岳总关中,迎善,复以为县令。岳为侯莫陈悦所杀,善共诸将翊戴周文帝。魏孝武西迁,改封魏都区伯。历位经略使左右仆射,进爵为公。善性凉恭,有器局,虽坐落端右,而愈自谦退。其地方克举,则曰某官之力;有罪责,则曰善之咎也。时人称其有公辅量。

  震字猛略。少勇猛,走及奔马。周文尝于渭北校猎,时有兔过周文前,震与诸将竞射之,马倒而坠。震足不倾踬,因步走射之,一发中兔。顾马才起,遂回身腾上。周文喜曰:「非此父不生此子。」乃赐震杂彩一百段。后封魏昌县公。明帝初,拜司右中医务职员,加骠骑太史、开府仪同三司。武成初,进爵广平郡公,除华州左徒。震虽出自膏腴,少习武艺(Martial arts),然颇负政术。天和三年,拜柱国。建德初,袭爵卫国公。从平鄴,赐妾几位、女乐一部,拜大宗伯。震父尝为此职,时论荣之。宣政中,出为原州总管。隋开皇初,薨于家。

魏永安中,万俊丑奴据岐、泾等州反,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遣尔硃天光击破之。天光令校尉长 孙邪利行原州事,以贤为主簿。累迁高平令。贺拔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周文帝西征, 贤与其弟远、穆等密应侯莫陈崇。以功授教头,仍守原州。及部队至秦州,悦弃城 走。周文命兄子导追之,以贤为先锋,至牵屯山及之。以功授假节、左徒将军、大 少保。

  大统七年,从战芒山,属大军不利,善为敌所获,卒于北魏。建德初,周、齐通好,齐人乃归其柩。其子询表请赠谥。诏赠侍郎、大御史、四州诸军事、岐州长史,谥曰敬。

  震弟惎,大象末,为豫州上大夫,与王谦据蜀起兵,被诛。

魏孝武西迁,周文令贤率骑迎卫,封上邽县公。俄授左大大将军,还镇原州。大 统二年,州人豆卢狼害里正大野树兒等,据州城反。贤率敢死士第一回大败北之,狼斩关 遁走,贤追斩之。七年,授原州太守。周文之奉魏皇储西巡,至原州,遂幸贤第, 让齿而坐,行乡饮酒礼。后帝复至原州,令贤乘路车,备仪服,以诸侯会遇礼相见。 然后幸贤第,欢宴成天,凡是亲族,颁赐有差。恭帝元年,进爵西河郡公。后以弟 子植被诛,贤坐除名。黄石二年,诏复贤官爵,仍授瓜州上卿。

  李贤,字贤和,自云浙北成纪人,汉骑上大夫陵之后也。陵没匈奴,子孙因居西戎。后随魏南迁,复归氵幵、陇。曾祖富,魏太武时以子上卿讨两山屠各,殁于阵,赠宁西将军、苏北郡守。大统末,以贤兄弟著勋,追赠司空公。

  若干惠,字惠保,代武川人也。其先与魏俱起,以国为姓。父树利周,从魏广阳王深征葛荣,战没,赠咸阳里胥。惠以别将从贺拔岳,以功封北平县男。及岳为侯莫陈悦所害,惠与寇洛、赵贵等同谋翊戴周文。仍从平悦,拜直阁将军。从禽窦泰,复弘农,破沙苑,惠每首先登场陷阵。加太尉、开府仪同三司、封长乐郡公。大统八年,从魏明成祖东巡威海,与齐神武战于河桥,力战破之。七年,迁领军。及高仲密举北明州来附,周文迎之。军至呼和浩特,齐神武屯于芒山。惠为右军,与清军政大学破之。齐神武兵乃萃左军,军将赵贵等战不利。会日暮,齐神武进兵攻惠,惠击之,皆披靡。至夜中,神武骑复来追惠。惠徐下马,顾命厨人营食。食讫,谓左右曰:「长安死,在那之中死,异乎?」乃建旗鸣角,收军而还。神武追骑惮惠,疑有伏兵,不敢逼。至弘农,见周文,陈贼时局,恨其垂成之功,亏于一篑,嘘唏不自胜。周文壮之,迁司空。惠性刚质,有勇力,姿色魁岸。长于抚御,将士莫不怀恩。及侯景内附,朝议欲收辑河北,令惠以本官镇鲁阳。遇病,薨于军。

武帝及齐王宪之在小儿,不利居宫中,周文令于贤家处之,六载乃还宫。因赐 娇妻吴姓宇文氏,养为女儿,赐与甚厚。及武帝西巡原州,幸贤第,诏曰:“朕昔 冲幼,爰寓此州。使持节、骠骑都尉、开府仪同三司、大上卿、瓜州诸军事、瓜 州太史贤,斯土良家,勋德兼著,受委居朕,教导积年。念其规弼,功劳甚茂。今 上大夫届此,不殊代邑,举目依然,益增旧想。贤虽无属籍,朕处之若亲,凡厥昆季, 以致子侄等,可并预宴赐。”于是令中侍少尉尉迟恺往瓜州,降玺书劳贤。赐衣一 袭及被褥,并御所服十三环金带一腰、中厩马一疋、金装鞍勒、杂彩五百段、银钱 一万。赐贤弟申国公穆亦如之。子侄男女子中学外诸孙三十几个人各赐衣一袭。拜贤甥库 狄乐为仪同。贤门生昔经侍奉者,几个人授大上卿,四个人授帅左徒,三人别将。奴已 免贱者四个人,授军主;未免贱者十四位,酬替放之。

  贤幼有志节,不妄举动。尝出行,逢一长者,鬓眉皓白,谓曰:「作者年八十,观士多矣,未有如卿。卿必为台牧,努力勉之。」拾岁,从师受业,略观大指而已。或讥其不精,答曰:「贤岂会领徒传授学业?至如忠孝之道,实铭于心。」问者惭服。十四遭父忧,抚训诸弟,友爱甚笃。

  惠于诸将年起码。早丧父,事母以孝闻。周文尝造射堂新成,与诸将宴射。惠窃叹曰:「亲老矣,何时办此!」周文闻之,即日徙堂于惠宅。其见重如此。及薨,为流涕久之。惠丧至,又临抚焉。加赠秦州都尉,谥曰武烈。子凤嗣。

三年,王师东讨,西道空虚,虑羌、浑干扰,乃授贤河州监护人。河州旧非管事人, 至是创置。贤乃大营屯田,以省运漕,多设斥候,以备寇戎,于是羌、浑敛迹。七年,宕昌寇边,乃于洮州置管事人府以镇遏之。遂废河州管事人,改授贤洮州监护人。属 羌寇骚扰,贤频破之,虏遂震慑,不敢犯塞。俄废洮州管事人,还于河州置监护人府, 复以贤为之。

  魏永安中,万俊丑奴据岐、泾等州反,孝庄文皇后遣尔硃天光击破之。天光令太上校孙邪利行原州事,以贤为主簿。累迁高平令。贺拔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周文帝西征,贤与其弟远、穆等密应侯莫陈崇。以功授巡抚,仍守原州。及队容至秦州,悦弃城走。周文命兄子导追之,以贤为先锋,至牵屯山及之。以功授假节、知府将军、大太傅。

  凤字达摩,有识度。袭父爵长乐郡公,尚周文女。位开府仪同三司、大驭中医务人士。后录惠佐命功,封凤徐国公,拜柱国。

武帝思贤旧恩,征拜太史。于京师薨,帝亲入,哀动左右。赠使持节、柱国少保、大都督、十州诸军事、原州县令,谥曰桓。子端嗣。

  魏孝武西迁,周文令贤率骑迎卫,封上邽县公。俄授左大上卿,还镇原州。大统二年,州人豆卢狼害上卿大野树兒等,据州城反。贤率敢死士世界第一回大失利之,狼斩关遁走,贤追斩之。七年,授原州尚书。周文之奉魏世子西巡,至原州,遂幸贤第,让齿而坐,行乡吃酒礼。后帝复至原州,令贤乘路车,备仪服,以诸侯会遇礼相见。然后幸贤第,欢宴整日,凡是亲族,颁赐有差。恭帝元年,进爵西河郡公。后以弟子植被诛,贤坐除名。信阳二年,诏复贤官爵,仍授瓜州都督。

  怡峰,字景阜,辽西人也。本姓默台,因避难改焉。高祖宽,燕辽西郡守,魏道武时归朝,拜羽真,赐爵长蛇公。曾祖文,寿春上大夫。峰少(Lin feng)以勇猛闻。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赐爵蒲阴县男。岳被害,峰与赵贵等同谋翊戴周文,进爵为伯。及齐神武与刘彻构隙,文帝令峰与太尉赵贵赴银川。至潼关,孝武西迁,峰即从周文帝拔回洛,复潼关。后以讨曹泥功,进爵华阳县公。又从破窦泰于小关。复弘农,破沙苑,进爵乐陵郡公。仍与元季海、独孤信复威海。清代行台任祥率步骑万余攻颍川,峰复以轻骑五百狙击,大破之。自是威名转盛。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及周文与唐代战河桥,时峰为左军,不利,与李远先还,周文遂班师。诏原其罪。拜夏州经略使。大统十七年,唐朝围颍川,峰与赵贵赴援。至邢台,病卒。峰沈毅有胆量,得士卒心,那时候号骁将。周文嗟悼者久之。赠华州上卿,谥曰襄威。

端位开府仪同三司,从平齐,战没,赠上海高校将军,追封湛江公,谥曰果。

  武帝及齐王宪之在小时候,不利居宫中,周文令于贤家处之,六载乃还宫。因赐贤惠妻子吴姓宇文氏,养为外孙女,赐与甚厚。及武帝西巡原州,幸贤第,诏曰:「朕昔冲幼,爰寓此州。使持节、骠骑上卿、开府仪同三司、大士大夫、瓜州诸军事、瓜州军机大臣贤,斯土良家,勋德兼著,受委居朕,指引积年。念其规弼,功劳甚茂。今经略使届此,不殊代邑,举目依然,益增旧想。贤虽无属籍,朕处之若亲,凡厥昆季,以致子侄等,可并预宴赐。」于是令中上大夫尉尉迟恺往瓜州,降玺书劳贤。赐衣一袭及被褥,并御所服十三环金带一腰、中厩马一疋、金装鞍勒、杂彩五百段、银钱20000。赐贤弟申国公穆亦如之。子侄男女子中学外诸孙37位各赐衣一袭。拜贤甥库狄乐为仪同。贤门生昔经侍奉者,四个人授大尚书,四个人授帅太史,多少人别将。奴已免贱者几个人,授军主;未免贱者九人,酬替放之。

  子昂嗣。位开府仪同三司。朝廷追录峰功,封昂郡公。

端弟吉,仪同三司。

  四年,王师东讨,西道空虚,虑羌、浑侵扰,乃授贤河州管事人。河州旧非管事人,至是创置。贤乃大营屯田,以省运漕,多设斥候,以备寇戎,于是羌、浑敛迹。七年,宕昌寇边,乃于洮州置管事人府以镇遏之。遂废河州总管,改授贤洮州管事人。属羌寇骚扰,贤频破之,虏遂震慑,不敢犯塞。俄废洮州监护人,还于河州置理事府,复以贤为之。

  昂弟光,少以峰勋,赐爵景县侯,加开府仪同三司。

吉弟孝轨,开府仪同太师、晋升县伯,后封奇章公。孝轨弟询。

  武帝思贤旧恩,征拜太师。于京师薨,帝亲入,哀动左右。赠使持节、柱国民代表大会将军、大太守、十州诸军事、原州太守,谥曰桓。子端嗣。

  光弟春,少出名,位吏部下大夫、仪同三司。

询,字孝询,深沉有大致,颇涉书记。仕周,累迁司卫少尉。武帝幸云阳宫, 委以留府事。卫王直作乱,焚肃章门,询于内益火,故贼不得入。武帝善之。累迁 英果中医务职员,屡以军功,加位上大夫,赐爵平高郡公。隋文帝为太守,尉迟迥作乱, 遣韦孝宽击之,以询为上将大将军,委以心膂。军至永桥,诸将不一致。询密启请重臣 监护。文帝令高颎监军。与颎同心,唯询而已。及迥平,进位上柱国,改封苏北郡 公。开皇初,历位隰州监护人,以疾征还首都。卒,帝悼惜者久之,谥曰襄。子元方 嗣。

  端位开府仪同三司,从平齐,战没,赠上海高校将军,追封驻马店公,谥曰果。

  刘亮,苏州人也,本名道德。父特真,位领人酋长。魏大统中,以亮著勋,追赠恆州抚军。亮少倜傥,有从横计略,姿貌魁杰,见者惮之。以里正从贺拔岳西征,以功封广原平市子。侯莫陈悦害岳,亮与诸将谋迎周文。及平悦后,悦党豳州都督孙定兒仍据州不下,众至数万。周文令亮袭之。定兒以义兵犹远,未为之备。亮乃轻将二十骑,先竖一纛于近城高岭,即驰入城中。定兒方置酒高会,卒见亮至,众皆骇愕。亮乃麾兵斩定兒,悬首州门,号令贼党。仍遥指城外纛,命二骑曰:「出追大军。」贼党凶惧,临时低头。及周文置十二军,简诸将领之,亮领一军。每诛讨,常与怡峰俱为骑将。以复潼关功,封桃城区伯。寻加校尉。从禽窦泰,复弘农,虞沙苑,并力战有功。迁开府仪同三司、大太傅,进爵长广公。以母忧去职,居丧毁瘠。周文嗟其至性,每忧惜之。起复本官。亮以无畏见知,为当下将军,兼屡陈谋策,多合机宜。周文谓曰:「卿文韬武韬,即孤之孔明也。」乃赐名亮,并赐姓侯莫陈氏。出为东幽州士大夫,为政清静,百姓安之。卒于州。丧还京,周文亲临之,泣而谓人曰:「股肱丧矣,腹心何寄!」令鸿胪卿临护丧事,追赠太傅,谥曰襄。后配饷周关帝庙廷。子昶嗣。

询弟崇,字永隆,英果有准备,胆力过人。周元年,以父勋,封回乐县侯。时 年尚小,拜爵日,亲族相贺,宗独泣下。贤问之,对曰:“无勋于国,幼少封侯, 当报主恩,不得终于孝养,是以悲耳。”贤因此大奇之。起家州主簿,非其好也, 辞不就职,求为将兵太尉。随宇文护伐齐,以功最,授仪同三司。历位少侍伯大夫、 少承御大夫,摄太子宫正。周武平齐,引参谋议,以勋加授开府,封新乡县公,寻 改封内丘县公。

  端弟吉,仪同三司。

  昶尚周文女西河长公主,大象中,位柱国、秦灵二州理事,以亮功封彭国公。隋开皇中,坐事死。

隋文帝为太守,加授上开府仪同士大夫、怀州少保,进爵郡公。尉迟迥反,遣 使招之。崇初欲相应,后知叔父穆以并州附文帝,慨然太息曰:“合家富贵数10个人, 遇国有难,竟不可能扶倾继绝,何面目处天地间乎!”韦孝宽亦疑之,与俱卧起。其 兄询时为大校上大夫,每讽谕之。崇由是亦归心焉。及迥平,授上饶总管,进位上柱 国。

  吉弟孝轨,开府仪同郎中、提拔县伯,后封奇章公。孝轨弟询。

  昶弟静,兴安盟郡守。静弟恭,开府仪同三司、深州市伯。恭弟干,上仪同三司、褒中侯。

开皇五年,除大梁总管。突厥犯塞,崇辄破之。奚、霄、契丹等詟吓其威略, 争来内附。后突厥大为侵掠,崇率步骑3000拒之。转战十余日,师人多死,遂保于 沙城。突厥围之,驾鹤归西略尽。突厥欲降之,谓曰:“降者封为特勤。”崇知不免, 令其士卒曰:“吾丧师徒,罪当万死,今效命以谢国家。看笔者死,且可降贼,方便 散走。还见至尊,道此意也。”乃挺刃突贼,复杀四个人,没于阵。主州诸军事、宛城都督,谥曰壮。子敏嗣。

  询,字孝询,深沉有大要,颇涉书记。仕周,累迁司卫排长。武帝幸云阳宫,委以留府事。卫王直作乱,焚肃章门,询于内益火,故贼不得入。武帝善之。累迁英果中医务人士,屡以军功,加位尚书,赐爵平高郡公。隋文帝为首相,尉迟迥作乱,遣韦孝宽击之,以询为中校刺史,委以心膂。军至永桥,诸将分裂。询密启请重臣监护。文帝令高颎监军。与颎同心,唯询而已。及迥平,进位上柱国,改封浙南郡公。开皇初,历位隰州总管,以疾征还首都。卒,帝悼惜者久之,谥曰襄。子元方嗣。

  王德,字天恩,代武川人也。少善骑射,虽不经师训,以孝悌称。初从尔硃荣讨拓跋毛,赐爵同官县子。又从贺拔岳讨平万俟丑奴,别封藁潮阳区男。及侯莫陈悦害岳,德与寇洛等议,翊戴周文,于是除商洛郡守。德虽不知书,至于断决处分,良吏无以过。泾州所部五郡,德常为最。及孝武西迁,进封下博县伯,行东益州事。在州未几,百姓怀之。赐姓乌丸氏。大统元年,进爵为公,加车骑都督、仪同三司、北郑城太傅。后常从周文征讨,累有胜绩,加开府、通判,进爵河间郡公。先是河、渭间种羌屡叛,以色列德国有威望,拜河州尚书。群羌率服。后卒于泾州节度使,谥曰献。德性厚重廉慎,言行无择。母几年百岁,后德终。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侯莫陈悦既害岳,统岳之众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