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都说男人是天,她一本正经面对这对夫妻坐在调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98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近二十年来,中国逼近百分之九十八点四六的已婚男性公务员(非公务员无究),生活均出现过桃色新闻。作为受害屈辱的另一方,往往是选择了忍让、默认、怕丢人、怕丢官和无所谓

近二十年来,中国逼近百分之九十八点四六的已婚男性公务员(非公务员无究),生活均出现过桃色新闻。作为受害屈辱的另一方,往往是选择了忍让、默认、怕丢人、怕丢官和无所谓的态度而了事过关!
  但从何时起,北京、天津、辽宁、甘肃等地都有消息表明,也有个别的妻子放下世俗的面子,拿起法律的武器到有关部门揭发、检举、上访或网上留贴,戳穿自己丈夫淫乱的铁证事实,唯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是啊!中国男人除工作不努力外,干坏事有的是蛮劲!
  今天,二姑所在的乌合区居委会的第三调节室里,就来了如此而已的年近半百的一对夫妻。
  二姑担任主调节人,她一本正经面对这对夫妻坐在调节室台坐席上,一时看起来像法官一样的威严。但在两米三的距离可看出,二姑出发前对自己熬包相会的两个脸蛋,明显的进行了简单的描摩和修饰,也许是太急忙,那抹口红还是涂鸦的太大意了点,上下嘴唇的颜色很不均匀,特别是上嘴唇如不细致的看,还以为是被别人咬起个小血泡似的。
  “哎哟!我的妈妈大大耶,前世做了什么孽种的事,修来这么一个畜牲一样的男人,让我过了半辈子的家庭尼姑生活。”妻子像受了八辈子冤的一声哭腔,也是吹响了二姑调节的前奏曲。
  “别激动,别激动,注意克制自己的心情,有话慢慢说、慢慢说。”二姑安慰性的对这位妻子说。
  坐在一边的男人,见势不悲不喜贬视了一眼妻子,显得小觑而老道的表情。
  “咯”的一声,妻子收敛哭泣举手直指男人:“你个驴的杂种,三代罗圈腿的走不上正道,把坏事做尽的亏人心,让你活活蛆虫吃的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就活着。”男人皱了皱眉水也不蘸的干犟。
  调节这等的龌龊事,二姑的原则是先让双方把心情欲望失放在急,这样既有利于掌握情况,又有利于使双方静心平事。
  “从2003年开始,一年一个的换你奶奶的勾顶裆,就不怕你祖先在墓冢里长出狗角么?世上的女人你能舔尽几个的裤衩子!”妻子毫无遮掩的骂着男人的戳心话!
  “听你妻子的哭诉,我们既不能回避也不能全当真,但我们要面对。你曾经和现在有过如此的事么?”二姑先向男人发问。
  “不,绝对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哎!”男人欲言又止的说了一句,哎了一声。
  “如我没听错的话,是你还有不好对你妻子启齿的话和事么?”二姑听出了男人的弦外之音。
  沉默了一时的妻子,听到男人说出如此模棱两可的话,又急风暴雨的:“你瞎了眼的当年花一仟六百元彩礼,娶老娘是看寺庙来了?老娘哪打点肉的骨的不给你出俏了?让你的狼心狗肺染上狐臭味了?!”
  二姑见男人没有了脾气,先让妻子退席说事。听听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难道他能狡辩出他胡作非为的理由么……
  哎!中国婚姻,中国家庭,难道真的都是男人的错么?

高情商的男人是这样对待妻子的!

夜晚的高峰县城刚下过一场雨,可清新凉爽的空气却丝毫没有降低屋内一对男女身上的热度。 “将温度再调低一些!”躺在床上的女人指着角落里的一台空调说。 男人望着身下香汗淋漓的女人,露出极为得意的神情。他停止动作,跃下床去,将掉落在床下的摇控器捡起,把空调温度调到了10度,然后又翻身上床。 完事后,女人并未如男人所想像的那样露出满足的神情,而是陷入了沉思。男人问:“怎么啦,你不高兴?” 女人没有回答,侧身背对着男人而睡。男人又问:“你是不是想起了他?”见女人还不回答,便加重语气又问:“你难道还喜欢他?” “别烦我好不好!”女人突然坐了起来,对着男人说:“你能不能回去睡?” 男人愣了好一阵,心中尽管憋气,又不好发作,只得依言穿衣而去。临走时,为表示关心,他对女人说:“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既然你想一个人清静,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男人走后,女人的眼泪夺眶而出,她软弱地扑在床上无声地哭泣着。 “春子,你在哪里?”女人喃喃自语,“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背叛你。”然后又说:“可是你为何要那样对我,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突然,门铃响了。女人定了定神,略略梳理了一下情绪,走到门前对着门上的猫眼朝外望去,见又是刚才那个男人,便不打算开门,她说:“你还有什么事呀?” 门外说:“蔡芬,我把手机忘屋里了,开开门让我进去拿。” 女人确实是蔡芬,她怀着对春子深深的误解,怀着由这误解而产生的深深的怨恨,在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夜晚,投入了郑金平精心设计的怀抱。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两人多次偷偷在一起享受别样的刺激。 可在蔡芬心中,这一切进行得并不轻松,尽管从郑金平的嘴里获悉春子原来并不喜欢自己,且从他拿出的照片上看出春子在背叛自己的路上走出很远,但她对春子的那份爱,却并没有因此真正改变过。所以每次与郑金平苟合后,蔡芬总会产生一种强烈的负疚感,春子那可爱的脸庞总会浮现在眼前,让她感觉无地自容。有几次她都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决心从此不再见郑金平,可总是抵挡不住郑金平的执拗。近段时期以来,蔡芬就一直这样矛盾着、煎熬着。 门铃又响了一次,蔡芬担心邻居们会发现,便开门让郑金平进来。 郑金平进屋后找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并不急着走,而是借机又费了一番唇舌,述说了一会衷肠,终于使蔡芬的心情平和了许多。 “我不仅要得到她的身,还要得到她的心!”郑金平一直在心中这样盘算。 ************ 这段时间,李唯一与赵晶晶也备受煎熬,尽管他们两情相悦,但正因为如此才惹来了让人心神不宁的第二封恐吓信。其实,他们二人在接到第一封恐吓信后刻意保持了距离。如此过了近一个月。可正当他们认为平安无事又忍不住相约到酒店偷欢后,又收到了让人既难堪又担心的恐吓信。 信中这样写道:李唯一,你有妻有女,难道就一点也不为她们着想吗?赵晶晶,你勾引一个有妇之夫就不觉得羞耻吗?你们二人若再执迷不悟,就等着接受严重的后果吧。 李唯一安慰赵晶晶:“恐怕是有人恶作剧,我们偏不信这个邪。”赵晶晶却在心里思索着信中的话,是啊,自己为何要与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呢,这能说不是件羞耻的事吗。 李唯一看着赵晶晶复杂的表情,知道自己又要费一番苦心劝慰了。他后悔不该给赵晶晶看,因为信中的话明显会刺伤她的自尊心。 李唯一花了几天的时间安抚她,总算使赵晶晶的心情平复了许多,但谁知几天后又收到了该死的匿名信,而且信中还夹着一张他与赵晶晶进入一家酒店时的照片。再看信的内容,李唯一不禁头冒冷汗。信中说:“死不悔改的李唯一,你再不管住自己,这张照片将被冲洗无数张帖在大街小巷,让你的领导、你的妻子都好好看看你是如何风流快活的。” 李唯一不敢再给赵晶晶看,怕她受不了而真的离开自己,但他确实不得不正视这个严重的问题。人家照片都能拍下来,说明盯得自己很紧,是有计划、有目的的。想到这,李唯一感觉自己真好像遇到了当年的中统特务,随时会被人家抹掉了脖子,这可如何是好? 就算被抹脖子是过分担心,但只要人家真的将照片冲洗后全张帖出来,那也会成为高峰的一大丑闻,自己的妻子吴慧贤将到单位大闹不说,赵晶晶一个未婚少女如何能受得住这样的公然污辱? 权衡再三,李唯一决定暂时不与赵晶晶有私下交往,他不想自私地不顾及赵晶晶会受到伤害,他决心找妻子吴慧贤好好谈谈,结束那段苦涩的婚姻,与赵晶晶正大光明地走到一起。 那天晚上,李唯一抢着下厨房,为妻子烧了一条她最爱吃的年鱼。吴慧贤特高兴,她可从来没有享受到这样的礼遇。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吴慧贤不停给丈夫夹菜,脸上堆满了笑,唯有女儿冷眼相看,让李唯一好不自在。 女儿的怪脾气和对自己的冷淡已经有好一阵了,李唯一先前还以为是她在学校与同学打了架,致使情绪受到影响,没想到这么久了竟对自己产生了类似于敌视的态度。“也许是自己对女儿关心不够。”李唯一想。 想起来了。李唯一记起几个月前有一次因为女儿与某个男同学晚上玩得很晚回来,自己气得打了她一个耳光让她委屈得哭了一个晚上。难道她从此记恨了自己?李唯一不禁叹了口气,十二三岁的孩子,自尊心竟也这样强,看来还得花点时间与女儿好好沟通才行。 回到自己今晚想找妻子谈的问题,李唯一感觉很难说出口,一个家就这样散掉,的确是让人有些割舍不下。 望着女儿对她的母亲说进房看书时用眼角的余光瞟向自己的神情,李唯一感觉心里头堵得慌。半晌,他走进女儿的房间,只见女儿忙将一本书藏到枕下,李唯一感到奇怪,便将枕下的书找出,原来是琼瑶的一部小说。李唯一本想责备几句,但还是忍住了,他对着气鼓鼓的女儿说:“如果你喜欢看课外书,哪天我带你到书店去买那些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书好吗?”他指着手中的琼瑶书说:“这样的书看了没好处,以后就别看了。” 谁知女儿一把夺了回去,“这书哪里不好,它起码告诉人们要忠于爱情。” 李唯一很奇怪女儿竟有这种想法,“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叫爱情,真是乱弹琴。”说着又要去夺女儿手中的书。 女儿大叫:“别烦我好不好,你自己不懂得爱情,也不知道忠于爱情,就别到这里乱教训人。” “你说什么?”李唯一气得不知说什么好,此时正好妻子赶了进来,便对着吴慧贤骂道:“都是你平时惯的,现在都成什么样子啦!” “好啦,好啦,我来批评她,你就别生气了。”吴慧贤以少有的温柔劝李唯一离开了女儿房间。 在客厅看电视时,李唯一对正嗑瓜子的妻子说:“慧贤,你说女儿咋成这样,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怪,我看就是像坏了你。” “小孩子懂啥,就算像我,像我不好吗,难道要像你这个书呆子。”吴慧贤说,“对了,你今天咋好心买年鱼烧给我吃?” “这。”李唯一说不出话来,他好想鼓足勇气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又担心话一出口即刻掀起无边大浪。 “瞧你那熊样,有啥不能说的,是不是有事求我呀?” 李唯一想了想,点点头。他看了看女儿的房间,起身对吴慧贤说:“我们到房里去说吧。” 二人来到卧室,李唯一将门轻轻带上,吴慧贤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将衣服净脱后爬上了床。李唯一见她眼如电火,心中暗暗叫苦,心想吴慧贤定是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 果然,吴慧贤迫不急待地将李唯一拉上床,帮他脱掉上衣和裤子,口中还边说:“想好好做一次是吗,用不着兜圈子的,今天我一定让你玩个尽兴,什么姿势都听你的好吗?” 李唯一不得以,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整晚,李唯一都没有找到机会与吴慧贤谈离婚的事。他在妻子掀起的欲望之海中,当了个呛得半死的水手。折腾到半夜,累得脸色苍白的李唯一带着满腹惆怅进入了梦乡。 梦中,赵晶晶可人的表情又浮现在李唯一面前,一笑一嗔都是那样迷人。突然,赵晶晶愤怒地指着李唯一说:“你对底是要娶我还是在玩我,你给我一个交待呀?”见李唯一吱吱唔唔接不上话,赵晶晶气得头也不回地走了。 “晶晶,晶晶……”失落中,李唯一醒了。见吴慧贤睡得像死猪,李唯一爬了起来,看了看表,才凌晨三点钟,而此时自己睡意全无,因此便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支芙蓉王烟,吐着烟圈想心事。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李唯一决定无论如何要与吴慧贤摊牌了,让她早些接受事实,长痛不如短痛。 早上吃过早饭,待女儿上学去了,李唯一叫住吴慧贤:“你今天上午休息是吧,我有件事想与你谈谈。”吴慧贤见他态度很认真,奇怪地说:“怎么啦,有什么大事呀?”李唯一指指餐桌:“还是等你忙完了再说吧。”说着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吴慧贤收拾完碗筷,也来到客厅,不解地问:“什么鬼事哟,坐在这里不用去上班呀?” 李唯一待她也坐下,说:“有件事想与你商量,不过你千万别动气。”吴慧贤点点头答应。李唯一便接着说:“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这个老公,觉得我没用?”吴慧贤惊讶地望着他,“是啊,你想怎么样?鬼东西,想打我不成?” 李唯一连连摆手,“我哪敢。”吴慧贤得意的一笑,“这还差不多,不过……”吴慧贤正想说“你也不是很讨厌”之类的话,却被李唯一的话打住了,李唯一说:“我也知道你心里面对我并不满意,所以我有一个想法,不知你能否同意?” 吴慧贤说:“什么想法不想法,今天我又没骂你,别没事找事的,上班去吧。”说着起身要走,“我衣服还没洗呢。” 李唯一将她拉住,“你老是这样像火烧屁股一样,听我把话说完嘛。”李唯一知道,如果这次再不摊牌,以后又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 待吴慧贤重又坐下,李唯一说:“我,我觉得你另找一个会生活得更好,我们干脆离了吧。” “你说什么?”吴慧贤似乎没听清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就是,就是我们两人离婚吧,你的日子也许还会好过些。” 当吴慧贤确认这就是李唯一总想与她说的话,泪水已像是突然裂开的水管里的水,奔涌而出。她站起身指着李唯一的鼻子说:“你再说一遍。” 李唯一见她情绪开始激动,有点慌,“我也是为了你好,我会把财产都留给你,你今后的日子一样会好过的,你……” “啪。”李唯一还没把话说完,左脸已多了一个红手掌印。“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吴慧贤不禁号啕大哭。 好一阵,吴慧贤才止住哭声,说:“你以为现在自己就了不起了吗,不妨告诉你,你那副主任职务,是老娘花6000元钱给你买来的,为了不伤你的所谓一钱不值的自尊心,一直瞒着没告诉你,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 “你骗我,我是正常提拔,何来行贿一事。”李唯一怎么也不敢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 吴慧贤便继续边抽泣边说:“管干部的县委周副书记有一个表姐也在自来水公司上班,是我求她帮忙牵线搭桥才办成此事,你说说,你还有意思和我提离婚吗?呜呜……” 听她说得有鼻子有眼,李唯一还是不肯让步,他清楚,如果自己不再坚持,以后就很难有足够的勇气提出了,就难以兑现对赵晶晶的承诺了,“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大不了副主任我不当了。” 吴慧贤又哭出了声:“你说,你到底为了哪个女人宁愿什么也不要啊?”她抓住李唯一的手腕,指甲都将他的手抠出了血,“你说呀,这到底是为什么?” 李唯一不还手,也不说话,任由吴慧贤抓着自己尽情地发泄。 过了好一阵,吴慧贤呈现出绝望的神情,终于松开手瘫坐在地上。李唯一伸出满是抓痕且仍在淌血的手想去搀她,被吴慧贤一把推开……

都说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但对我们来说,地比天更重要,因为天上刮风下雨电闪雷鸣我们都有办法躲避,可是地震呢?当山崩地裂、火山海啸的时候,我们还能往哪里躲呢?

所以说,作为“天”的男人们,一定要有足够高的情商令你的那块“地”安安稳稳,这个家就和谐了,家和万事兴,这是男人们要做的事。那怎么做到了?是不是很难?其实不难,不妨从下面几点努力做起!

-01-

无论什么事情,都别在言语上动粗

电影《叶问1》里有句台词就是:天下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夫妻俩吵架时,往往是双方最没有理智的时候。彼此都在气头上,说出来的话都不经过大脑思考,字字戳中对方的痛点。等各自逞完口舌之快后,又陷入了无限的后悔之中,“我当初干嘛要说那种话呢?”

而如果老公在老婆生气时,懂得示弱,不管是谁的错,先承认自己错了。若老婆还是不依不饶,就主动给老婆一个温柔的拥抱,在老婆耳边说一句温馨的话:“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会这样了。”

你以为老婆和你吵架真的想跟你分出胜负吗?她们要的不过是你认错的态度罢了,因为她觉得你认错了才是真正的爱她,说到底,她们要的就是被爱的感觉。

-02-

试着关注细节

比如,和老婆偶尔一次在外面吃饭时,记住了老婆喜欢吃哪家饭馆的哪道菜,下次再带老婆去吃一次;比如,和老婆逛街时,她在某一件商品前面停留的时间长了一点,但最后却说了一句:“走吧,都不喜欢。”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都说男人是天,她一本正经面对这对夫妻坐在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