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围绕在花圃相近的,到了送女儿学习的时间了吧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27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清早,当新一天的第一缕阳光,柔和地照在办公楼的玻璃窗上,张明已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泡了一壶茶,站在窗前,边喝茶边理理今天工作的思路。 作为公司高管的他,由于职责所在,

  清早,当新一天的第一缕阳光,柔和地照在办公楼的玻璃窗上,张明已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泡了一壶茶,站在窗前,边喝茶边理理今天工作的思路。
  作为公司高管的他,由于职责所在,他顺便察看了一下楼下公司的情况。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处在公司中央的一个大花圃,花圃里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花卉,争奇斗艳。花圃旁边摆设着多各种各样的娱乐运动设施,那是员工们平时休闲、健身的地方。环绕在花圃周围的,是他目所能极的一排排标准化的现代厂房和员工宿舍,周围也是青绿一片。在通往办公楼的路上,两边是间隔有序的桂花树。这简直就是一个花园式的厂区。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张明感慨颇多……
  他是来自江西的一名新晋江人,25年前,他只身来到晋江谋生,进厂打工是很多外来人员的第一谋生方式,张明也不例外。他在晋江某乡镇找了一家陶瓷工厂,开始他在晋江的打工生涯。刚到晋江时,没有技术和企业经验,他只得从搬运工开始做起。那时,工厂的厂房都是用“油磨片”临时搭盖的,通气性差,冬冷夏热;住宿条件很差,六七个员工就挤在工厂一角临时围搭起来的宿舍,严格来说,是属于典型的三合一工厂;工资水平很低,一个月也就几百块,平时只能省吃俭用,有时还不够补贴家用;子女上学难,大部分只能在老家上学。同时,老板法律意识较低,对待员工的态度不是很好,员工合法权益经常被侵犯且很难得到申诉……每每回想起这些往事,他就感到心酸,他曾经也想过放弃,但幸运的是,他坚持下来了。
  “叮铃铃……”手机响了,张明拿出手机,神情自若地一按,手机那边传来了一个清脆又熟悉的声音,“老公,下午放学记得去学校接孩子回家。”说完电话就挂了,那是他老婆的电话。接完电话,张明呷了一口茶,继续他的思绪。
  时隔25年后,张明已是某一陶瓷企业常务副总,工资待遇从刚来时的每月八百多元提升到现在的每月两万多了。不仅买车、买房,还给自己买了商业保险。同时,政府对外来人员的关注,让他非常感动,作为一名新晋江人,现在办事方便多了。员工的合法权益切切实实的得到保障,不用担心被侵犯的问题。他不仅在这里买了房,也把老婆儿子都接来了,儿子在这里的一所小学念五年级。平时,上班工作;节假日时,就带着老婆孩子去旅游。想到这,张某不禁会心一笑。
  是的,这里充满经济活力,在这里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所以我在这里安家,在这里培养我的孩子,让他们将来比我更有出息。虽然这里仍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排外性,但相比较以前,这种排外性已经有很大程度上的改善了。而且随着社会整体进步,这种排外性会逐渐消失的。张明越想越开心,不自觉间,眼神里流落出对生活的无比自信。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张明接通手机,只听电话那边传来响亮的声音,“张总,车准备好了。”“好,我马上下来。”张明挂完电话,整理了一下领带下楼了……   

        清晨,我如往常一样,睡到该上班时才从被窝爬起。洗脸、刷牙……                                      清晨,如往常一样,手机滴滴响了起来,喂:老婆,醒了?到了送女儿上学的时间了吧,饭做好了吗?女儿吃饱了吗?小儿子起床了吗?在一句句问答中结束通话!                          清晨,手机滴,滴,滴,来电提示家。喂:老婆,该送孩子了吧!辛苦你了!宿舍里他们还没醒,先挂了!                                                        …………清晨…………??????                              清晨,今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滴,滴,喂……电话那边传来了轻轻的哽咽声!艳华你回来吧!……我原认为是老婆我和开玩笑,原认为,是不是老婆和母亲吵架了?……你哥(姐夫)开车出事了!噩耗冲击了我的大脑!一下子,全身无力!像有千斤重担压住一样!脑子一片空白!

工厂女孩

图片 1

我第一次意识到沿海地区江浙闽粤是很多内陆人向往的“天堂”,是十多岁的时候在杂志上读到一个贵州少女的故事,故事里的主角一直向往着遥远的南方,终于有一天收拾行李跟着男孩踏上了南下的列车。这里的南方就是我长大的闽南。

图片 2

闽南地区民营经济发达、乡镇企业繁荣,以泉州地区为例,连续十多年GDP领跑福建省,占全省三分之一,这里诞生了许多各行各业的知名品牌,号称中国品牌之都。我从小就感觉自己生活在一座世界工厂里,虽然我出生的乡镇现在都还是务农为主的村落,但打工是一个熟悉得仿佛与生俱来一般的词汇。因为务农并不足以养家,打工是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做的事,跬步之遥的隔壁县城晋江、石狮成为大家的“向往”。

围绕在花圃相近的,到了送女儿学习的时间了吧。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听说邻居的哪位姐姐在晋江或者石狮打工,给家里挣了多少钱,说起来神采得意表情艳羡。老家重男轻女,很多家庭好几个女儿才有一个独苗男丁,八九十年代又莫名地刮起抱养女孩之风,所以整个县的水平来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大我几岁乃至我的同龄女孩没有完成义务教育就外出打工不在少数,我记忆里关于打工的印象是从我身边早早走出课堂的女孩们开始的。

关于她们的打工生活我无从了解,但作为一个经济普通甚至因为三个孩子在上学而捉襟见肘不堪重负的家庭里的长女,我以前面对她们是心虚的。她们早早地挣钱养家,给家里盖了洋房给弟弟买了手机也给自己买了漂亮新衣,而我只能穿着朴素的衣裳操心起起落落的学业成绩,直觉对父母有愧。我大二的一天回家碰上一个女邻居,她在路上拦着我问我在哪里念书,然后当着很多人高声说:“你们有钱人才能念书,你真幸福啊,我们XX多辛苦啊,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不过她每月都给家里寄好几千!”XX是我的小学同学。她的语气并不心疼辛苦工作的女儿,反而是得意洋洋地在向我炫耀,事实上我们家因为负担两个大学生一个高中生而经济困难的现实邻里都清楚,反而是她家因为三个女儿都是小学毕业就外出打工,已经盖起了好几层漂亮洋房,正准备给唯一的儿子娶媳妇。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围绕在花圃相近的,到了送女儿学习的时间了吧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