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又改封乐陵郡开国公,椿以尔硃兆擅权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67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硃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子徵 孙政 贾显度弟智 樊子鹄 侯深贺 拔允弟胜 胜弟岳侯莫陈悦 念贤 梁览 雷绍 毛遐弟鸿宾 乙弗朗 朱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 贾显度 樊子鹄 贺拔胜 侯莫 陈悦 侯渊

硃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子徵 孙政 贾显度弟智 樊子鹄 侯深贺 拔允弟胜 胜弟岳 侯莫陈悦 念贤 梁览 雷绍 毛遐弟鸿宾 乙弗朗

朱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 贾显度 樊子鹄 贺拔胜 侯莫 陈悦 侯渊

硃瑞,字元龙,代郡桑乾人也。祖就,沛县令。父惠,行太原太守。瑞贵达, 并赠刺史。瑞长厚质直,敬爱人士,尔硃荣引为大行台郎中,甚见亲任,以为黄门 侍郎,仍中书舍人。荣恐朝廷事意有所不知,故居之门下,为腹心之寄。封阳邑县 公。及元颢内逼,从车驾于河阳,除侍中、兼吏部尚书,改封北海郡公。庄帝还洛, 改封乐陵郡公,仍侍中。瑞虽为尔硃荣所委,而善处朝廷间。帝亦赏遇之,尝谓侍 臣曰:“为人臣当须忠实,至如硃元龙者,朕待之亦不异余人。”瑞以青州乐陵有 硃氏,意欲归之,故求为青州中正。又以沧州乐陵亦有硃氏,而心好河北,遂乞三 从内并属沧州乐陵郡。诏许之,仍转沧州大中正。尔硃荣死,瑞与世隆俱北走。以 庄帝待之素厚,且见世隆等并无雄才,终当败丧,于路乃还,帝大悦。时尔硃天光 拥众关右,帝招纳之,乃以瑞兼尚书左仆射,为西道大行台,以慰劳焉。既达长安, 会尔硃兆入洛,复还京师。都督斛斯椿先与瑞有隙,数谮之于世隆,世隆遂诛之。 太昌初,赠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谥曰恭穆。

北史卷四十九

朱瑞,字元龙,代郡桑干人。祖就,字祖成,卒于沛县令。父惠,字僧生,行 太原太守,卒。永安中,瑞贵达,就赠平东将军、齐州刺史,惠赠使持节、冠军将 军、恆州刺史。

叱列延庆,代西部人也,世为酋帅。延庆娶尔硃世隆姊,故被尔硃荣亲遇。普 泰初,世隆得志,特见委重,兼尚书左仆射、山东行台、北海郡公。时幽州刺史刘 灵助以庄帝幽崩,遂举兵唱义,世隆白节闵帝,以延庆与大都督侯深于定州讨之。 深以灵助善占,百姓信惑,未易可图,欲还师入据关拒险,以待其变。延庆以灵助 庸人,彼皆恃其妖术,坐看符厌,宁肯戮力致死。宜诡言西归,可袭而禽。深从之, 乃出顿城西,声云将还,诘朝造灵助垒,遂破禽之。及韩陵战败,延庆与尔硃仲远 走度石济。仲远南窜,延庆北降齐神武,仍从并州。后赴洛,孝武帝以为中军大都 督。孝武之西,齐神武诛之。

列传第三十七

瑞长厚质直,敬爱人士。孝昌末,尔朱荣引为其府户曹参军,又为大行台郎中, 甚为荣所亲任。建义初,除黄门侍郎,仍中书舍人。荣恐朝廷事意有所不知,故居 之门下,为腹心之寄。录前后勋,封阳邑县开国公,食邑一千户。未几,又除散骑 常侍、安南将军,黄门如故。丁父忧,去官。诏起复任,除青州大中正,及元颢内 逼,瑞启劝北幸,乃从驾于河阳,除侍中、征南将军、兼吏部尚书,改封北海郡开 国公,增邑一千户。庄帝还洛,加卫将军、左光禄大夫,又改封乐陵郡开国公,仍 侍中。瑞虽为尔朱荣所委,而善处朝廷之间,庄帝亦赏遇之,曾谓侍臣曰:“为人 臣当须忠实,至如朱元龙者,朕待之亦不异余人。”瑞启乞三从之内并属沧州乐陵 郡,诏许之,仍转沧州大中正。瑞始以青州乐陵有朱氏,意欲归之,故求为青州中 正;又以沧州乐陵亦有朱氏,而心好河北,遂乞移属焉。寻加车骑将军。

斛斯椿,字法寿,广牧富昌人也。其先世为莫弗大人。父足,一名敦,明帝时 为左牧令。时河西贼起,牧人不安,椿乃将家投尔硃荣。征伐有功,稍迁中散大夫, 署外兵事。椿性佞巧,甚得荣心,军之密谋,颇亦关预。庄帝初,改封阳曲县公, 除荣大将军府司马。后为东徐州刺史。及荣死,椿甚忧惧。时梁以汝南王悦为魏主, 资其士马,次于境上。椿遂弃州归悦。悦授尚书左仆射、司空公,封灵丘郡公,又 为大行台前驱都督。会尔硃兆入洛,悦知不逮,南旋。椿复背悦归兆。以参立节闵 谋,拜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城阳郡公。寻加开府。时椿父足先在秀容, 忽有传其死问,椿请减己阶以赠之。寻知其父犹存,诏复官,仍除其父为车骑将军、 扬州刺史。

  硃瑞叱列延庆斛斯椿子徵孙政贾显度弟智樊子鹄侯深贺拔允弟胜胜弟岳侯莫陈悦念贤梁览雷绍毛遐弟鸿宾乙弗朗

尔朱荣死,瑞与世隆俱北走。既而以庄帝待之素厚,且见世隆等并无雄才,终 当败丧,于路乃还。帝大悦,执其手曰:“社稷忠臣,当须如此。”尔朱天光拥众 关右,帝欲招纳之,乃以瑞兼尚书左仆射,为西道大行台以慰劳焉。既达长安,会 尔朱兆入洛,复还京师。都督斛斯椿先与瑞有隙,数谮之于世隆。世隆性多忌,且 以前日乖异,忿恨更甚,普泰元年七月,遂诛之,时年四十九。太昌初,赠使持节、 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谥曰恭穆。

椿以尔硃兆擅权,惧祸,乃与贺拔胜俱说世隆以正道。世隆不悦,欲害椿,赖 尔硃天光救,得免。及世隆、度律与兆自相疑,椿与贺拔胜和之,兆执椿、胜还营。 椿又陈以正理,兆谢而遣之。椿谓胜曰:“天下皆怨毒尔硃,吾等附之,亡无日矣, 不如图之。”胜曰:“天光与兆,各据一方,今俱禽为难。”椿曰:“易致耳。” 乃说世隆追天光等赴洛,讨齐神武。及韩陵之败,椿谓都督贾显智等曰:“若不先 执尔硃,我等死无类矣。”遂与显智等夜于桑下盟约,倍道兼行。椿入北中城,收 尔硃部曲,尽杀之。令弟元寿与张欢、长孙承业、显智等袭世隆、彦伯兄弟,并斩 于阊阖门外。椿入洛,县世隆兄弟首于其门树。椿父出见,谓曰:“汝与尔硃约为 兄弟,今何忍县其头于家门?宁不愧负天地!”椿乃传世隆等首,并囚度律、天光, 送于齐神武。

  硃瑞,字元龙,代郡桑乾人也。祖就,沛县令。父惠,行太原太守。瑞贵达,并赠刺史。瑞长厚质直,敬爱人士,尔硃荣引为大行台郎中,甚见亲任,以为黄门侍郎,仍中书舍人。荣恐朝廷事意有所不知,故居之门下,为腹心之寄。封阳邑县公。及元颢内逼,从车驾于河阳,除侍中、兼吏部尚书,改封北海郡公。庄帝还洛,改封乐陵郡公,仍侍中。瑞虽为尔硃荣所委,而善处朝廷间。帝亦赏遇之,尝谓侍臣曰:「为人臣当须忠实,至如硃元龙者,朕待之亦不异余人。」瑞以青州乐陵有硃氏,意欲归之,故求为青州中正。又以沧州乐陵亦有硃氏,而心好河北,遂乞三从内并属沧州乐陵郡。诏许之,仍转沧州大中正。尔硃荣死,瑞与世隆俱北走。以庄帝待之素厚,且见世隆等并无雄才,终当败丧,于路乃还,帝大悦。时尔硃天光拥众关右,帝招纳之,乃以瑞兼尚书左仆射,为西道大行台,以慰劳焉。既达长安,会尔硃兆入洛,复还京师。都督斛斯椿先与瑞有隙,数谮之于世隆,世隆遂诛之。太昌初,赠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谥曰恭穆。

子孟胤,袭封。齐受禅,例降。

及神武入洛,椿谓贺拔胜曰:“今天下事在吾与君,若不先制人,将为人所制。 高欢初至,图之不难。”胜曰:“彼有心于人,害之不详。比数夜与欢同宿,具序 往昔之怀,兼荷兄恩意甚多,何苦惮之!”椿乃止。孝武帝立,拜椿侍中、仪同开 府、城阳郡公。父足亦加开府,子悦太中大夫,同日受拜。当时荣之。

  叱列延庆,代西部人也,世为酋帅。延庆娶尔硃世隆姊,故被尔硃荣亲遇。普泰初,世隆得志,特见委重,兼尚书左仆射、山东行台、北海郡公。时幽州刺史刘灵助以庄帝幽崩,遂举兵唱义,世隆白节闵帝,以延庆与大都督侯深于定州讨之。深以灵助善占,百姓信惑,未易可图,欲还师入据关拒险,以待其变。延庆以灵助庸人,彼皆恃其妖术,坐看符厌,宁肯戮力致死。宜诡言西归,可袭而禽。深从之,乃出顿城西,声云将还,诘朝造灵助垒,遂破禽之。及韩陵战败,延庆与尔硃仲远走度石济。仲远南窜,延庆北降齐神武,仍从并州。后赴洛,孝武帝以为中军大都督。孝武之西,齐神武诛之。

瑞弟珍,字多宝。太尉、上党王天穆录事参军。卒。

椿自以数反,意常不安,遂密劝孝武帝置阁内都督部曲,又增武直人数百,直 阁已下员别数百,皆选天下轻剽以充之。又说帝数出游幸,号令部曲,别为行阵, 椿自约勒指麾其间。从此以后,军谋朝政,一决于椿。又劝帝徵兵,诡称南讨,将 以伐齐神武。帝从之。以椿为前驱大都督。椿因奏请率精骑二千,夜度河,掩其劳 弊。帝始然之,黄门侍郎杨宽说帝曰:“高欢以臣伐君,何所不至?今假兵于人, 恐生他变。今度河,万一有功,是灭一高欢,复生一高欢矣。”帝遂敕椿停行。椿 叹曰:“顷荧惑入南斗,今上信左右间构,不用吾计,岂天道乎!”

  斛斯椿,字法寿,广牧富昌人也。其先世为莫弗大人。父足,一名敦,明帝时为左牧令。时河西贼起,牧人不安,椿乃将家投尔硃荣。征伐有功,稍迁中散大夫,署外兵事。椿性佞巧,甚得荣心,军之密谋,颇亦关预。庄帝初,改封阳曲县公,除荣大将军府司马。后为东徐州刺史。及荣死,椿甚忧惧。时梁以汝南王悦为魏主,资其士马,次于境上。椿遂弃州归悦。悦授尚书左仆射、司空公,封灵丘郡公,又为大行台前驱都督。会尔硃兆入洛,悦知不逮,南旋。椿复背悦归兆。以参立节闵谋,拜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城阳郡公。寻加开府。时椿父足先在秀容,忽有传其死问,椿请减己阶以赠之。寻知其父犹存,诏复官,仍除其父为车骑将军、扬州刺史。

珍弟腾,字神龙。建义初,为龙骧将军、大都督司马。又封泾阳县开国男,食 邑二百户。累迁中军将军、光禄大夫。与瑞同遇害。太昌初,赠沧州刺史。

帝勒兵河桥,命椿自洛而东,至武牢。帝以贾显智背叛,东师失律,将幸关中。 乃遣使命椿因从入关。拜尚书令,侍中如故,封常山郡公。历位司徒、太保,仍尚 书令。时寇难未息,内外戒严,唯椿得列威仪,鸣驺清路。迁太傅,薨,年四十三。 帝亲临吊,百僚赴哭。诏赐东园秘器,遣尚书、梁郡王景略监护丧事。赠大将军、 录尚书、三十州诸军事、侍中、恆州刺史、常山郡王,谥曰文宣,祭以太牢。又诏 改大将军,赠大司马,给辒辌车。及葬,车驾临于渭阳,止绋恸哭。

  椿以尔硃兆擅权,惧祸,乃与贺拔胜俱说世隆以正道。世隆不悦,欲害椿,赖尔硃天光救,得免。及世隆、度律与兆自相疑,椿与贺拔胜和之,兆执椿、胜还营。椿又陈以正理,兆谢而遣之。椿谓胜曰:「天下皆怨毒尔硃,吾等附之,亡无日矣,不如图之。」胜曰:「天光与兆,各据一方,今俱禽为难。」椿曰:「易致耳。」乃说世隆追天光等赴洛,讨齐神武。及韩陵之败,椿谓都督贾显智等曰:「若不先执尔硃,我等死无类矣。」遂与显智等夜于桑下盟约,倍道兼行。椿入北中城,收尔硃部曲,尽杀之。令弟元寿与张欢、长孙承业、显智等袭世隆、彦伯兄弟,并斩于阊阖门外。椿入洛,县世隆兄弟首于其门树。椿父出见,谓曰:「汝与尔硃约为兄弟,今何忍县其头于家门?宁不愧负天地!」椿乃传世隆等首,并囚度律、天光,送于齐神武。

腾弟庆宾,卒于光禄大夫。

帝尝给椿店数区,耕牛三十头。椿以国难未平,不可与百姓争利,辞店受牛, 日烹一头,以飨军士。及死,家无余资。有四子:悦、恢、徵、演。演为齐神武所 杀,三子入关。

  及神武入洛,椿谓贺拔胜曰:「今天下事在吾与君,若不先制人,将为人所制。高欢初至,图之不难。」胜曰:「彼有心于人,害之不详。比数夜与欢同宿,具序往昔之怀,兼荷兄恩意甚多,何苦惮之!」椿乃止。孝武帝立,拜椿侍中、仪同开府、城阳郡公。父足亦加开府,子悦太中大夫,同日受拜。当时荣之。

子清,武定末,齐王开府中兵参军。

徵字士亮,博涉群书,尤精三礼,兼解音律。有至性。居父丧,朝夕共一溢米。 少以父勋赐爵城阳郡公。大统末,起家通直散骑常侍,稍迁兼太常少卿。

  椿自以数反,意常不安,遂密劝孝武帝置阁内都督部曲,又增武直人数百,直阁已下员别数百,皆选天下轻剽以充之。又说帝数出游幸,号令部曲,别为行阵,椿自约勒指麾其间。从此以后,军谋朝政,一决于椿。又劝帝徵兵,诡称南讨,将以伐齐神武。帝从之。以椿为前驱大都督。椿因奏请率精骑二千,夜度河,掩其劳弊。帝始然之,黄门侍郎杨宽说帝曰:「高欢以臣伐君,何所不至?今假兵于人,恐生他变。今度河,万一有功,是灭一高欢,复生一高欢矣。」帝遂敕椿停行。椿叹曰:「顷荧惑入南斗,今上信左右间构,不用吾计,岂天道乎!」

叱列延庆,代西部人也,世为酋帅。曾祖鍮石,世祖末从驾至瓜步,赐爵临江 伯。父亿弥,袭祖爵,高祖时越骑校尉。

自魏孝武迁西,雅乐废缺,徵博采遗逸,稽诸典故,创新改旧,方始备焉。又 乐有錞于者,近代绝此器,或有自蜀得之,皆莫之识。徵见之曰:“此錞于也。” 众弗信之,徵遂依干宝《周礼注》,以芒筒捋之。其声极清,众乃叹服。徵仍取以 合乐焉。六官建,拜司乐下大夫,迁司乐中大夫,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转内史下大夫。天和三年,周武帝以徵经有师法,诏令授皇诸子。宣帝时为鲁公, 与诸皇子等咸服青衿,行束脩之礼,受业于徵。仍并呼徵为夫子,儒者荣之。六年, 除司宗中大夫,行内史,仍摄乐部。进封岐国公,寻转小宗伯。除太子太傅,仍小 宗伯。宣帝嗣位,迁上大将军、大宗伯。时武帝初崩,梓宫在殡,帝意欲速葬,令 朝臣议之。徵与内史宇文孝伯等,固请依《礼》七月,帝竟不许。

  帝勒兵河桥,命椿自洛而东,至武牢。帝以贾显智背叛,东师失律,将幸关中。乃遣使命椿因从入关。拜尚书令,侍中如故,封常山郡公。历位司徒、太保,仍尚书令。时寇难未息,内外戒严,唯椿得列威仪,鸣驺清路。迁太傅,薨,年四十三。帝亲临吊,百僚赴哭。诏赐东园秘器,遣尚书、梁郡王景略监护丧事。赠大将军、录尚书、三十州诸军事、侍中、恆州刺史、常山郡王,谥曰文宣,祭以太牢。又诏改大将军,赠大司马,给辒辌车。及葬,车驾临于渭阳,止绋恸哭。

延庆少便弓马,有胆力。正光末,除直后,隶大都督李崇北伐。后随尔朱荣入 洛,仍从荣讨葛荣于相州。延庆,世隆姊婿也,荣亲遇之。葛荣既擒,除使持节、 抚军将军、光禄大夫、假镇东将军、都督、西部第一领民酋长,封永宁县开国伯, 食邑五百户。永安二年,以本将军除恆州刺史。普泰初,世隆得志,特见委重,迁 散骑常侍、车骑将军、仪同三司,又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余如故。寻除都督恆云 燕朔四州诸军事、大都督、兼尚书左仆射、山东行台,北海郡开国公,邑五百户。

帝之为太子也,宫尹郑译坐不能以正道调护,被谪除名。而帝雅亲爱译。至是, 拜译内史中大夫,甚委任之。译乃献新乐,十二月各一笙,每笙用十六管。帝令与 徵议之。徵驳而奏之曰:“《礼》云,十二律转相生,声五具在十六焉,六律十二 管,还相为宫。然详一笙十六管,总一百九十二管,既无相生之理,又无还宫之义。 臣恐郑声乱乐,未合于古。夫音乐之起,本于人心,天之应人,有如影响。为善者, 天报之以福;为恶者,天谴之以殃。故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化。 纣为朝歌、北里之音,而社稷灭。是知乐也者,和情性,移风俗,动天地,感鬼神, 祸福所基,盛衰攸系,安可不慎哉!案译之所为,不师古始。若以月奏一笙,则钟 鼓诸色,各须一十有二。雅乐之备,已充庙廷,今若益之,于何陈列?方须更辟阶 墀,增修廊宇,非急之务,宁可劳人?如谓笙管之外,不须加造,则乐之损益,岂 系于笙?进退无据,窃谓不可。”帝颇纳之,且令停译所献。

  帝尝给椿店数区,耕牛三十头。椿以国难未平,不可与百姓争利,辞店受牛,日烹一头,以飨军士。及死,家无余资。有四子:悦、恢、徵、演。演为齐神武所杀,三子入关。

时幽州刺史刘灵助以庄帝幽崩,遂举兵唱义,诸州豪右咸相结附。灵助进屯于 定州之安固。世隆白前废帝,以延庆与大都督侯渊于定州相会,以讨灵助。渊谓延 庆曰:“灵助善于卜占,百姓信惑,所在响应,未易可图,若万一战有利钝,则大 事去矣。未若还师西入,据关拒险,以待其变。”延庆曰:“刘灵助,庸人也。天 道深远,岂其所识?大兵一临,彼皆恃其妖术,坐看符厌,宁肯戮力致死,与吾争 胜负哉。如吾计者,政欲出营城外,诡言西归,灵助闻之,必信而自宽,潜军往袭, 可一往而擒。”渊从之,乃出顿城西,声云将还。简精骑一千夜发,诘朝造灵助垒, 战于城北,遂破擒之。仍兼尚书左仆射,为恆云燕朔四州行台。又除使持节、侍中、 都督恆云燕朔定五州诸军事、定州刺史,余如故。

及武帝山陵回,帝欲作乐,复令议其可不。徵曰:“《孝经》云‘闻乐不乐。’ 闻尚不乐,其况作乎!”郑译曰:“既云闻乐,明即非无,止可不乐,何容不奏。” 帝遂依译议,译因此衔之。帝后肆行非度,昏虑日甚。徵以荷武帝重恩,尝备位师 傅,乃上疏极谏,指陈帝失。不纳。译因谮之,遂下徵于狱。徵惧不免,狱卒张元 平哀之,乃以佩刀穿墙,送之出。元平被捶拷百数,而无所言。徵既出,匿于人家, 后遇赦得免,然犹坐除名。

  徵字士亮,博涉群书,尤精三礼,兼解音律。有至性。居父丧,朝夕共一溢米。少以父勋赐爵城阳郡公。大统末,起家通直散骑常侍,稍迁兼太常少卿。

与尔朱兆等拒义旗于韩陵,战败,延庆与尔朱仲远走渡石济。仲远南窜,延庆 北降齐献武王。王与之入洛,仍从王于并州。后赴洛,出帝以为中军大都督。延庆 既尔朱亲昵,又党于权佞,出帝之西,齐献武王入洛,以罪诛之。

隋文帝践极,例复官爵,除太子太傅,仍诏徵修撰乐书。开皇四年薨,年五十 六。初,隋文帝为大司马,有外姻丧,徵就第吊之。久而不出。徵怒,遂弗之待。 比出候,徵已去矣。隋文帝以此常恨之。至是,诏所司谥之曰闇。子该嗣。徽所撰 《乐典》十卷。

  自魏孝武迁西,雅乐废缺,徵博采遗逸,稽诸典故,创新改旧,方始备焉。又乐有錞于者,近代绝此器,或有自蜀得之,皆莫之识。徵见之曰:「此錞于也。」众弗信之,徵遂依干宝《周礼注》,以芒筒捋之。其声极清,众乃叹服。徵仍取以合乐焉。六官建,拜司乐下大夫,迁司乐中大夫,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转内史下大夫。天和三年,周武帝以徵经有师法,诏令授皇诸子。宣帝时为鲁公,与诸皇子等咸服青衿,行束脩之礼,受业于徵。仍并呼徵为夫子,儒者荣之。六年,除司宗中大夫,行内史,仍摄乐部。进封岐国公,寻转小宗伯。除太子太傅,仍小宗伯。宣帝嗣位,迁上大将军、大宗伯。时武帝初崩,梓宫在殡,帝意欲速葬,令朝臣议之。徵与内史宇文孝伯等,固请依《礼》七月,帝竟不许。

延庆兄子平,武定末,仪同三司、右卫将军、廮陶县开国侯。

兄恢,散骑常侍,新蔡郡公。子政嗣。

  帝之为太子也,宫尹郑译坐不能以正道调护,被谪除名。而帝雅亲爱译。至是,拜译内史中大夫,甚委任之。译乃献新乐,十二月各一笙,每笙用十六管。帝令与徵议之。徵驳而奏之曰:「《礼》云,十二律转相生,声五具在十六焉,六律十二管,还相为宫。然详一笙十六管,总一百九十二管,既无相生之理,又无还宫之义。臣恐郑声乱乐,未合于古。夫音乐之起,本于人心,天之应人,有如影响。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恶者,天谴之以殃。故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化。纣为朝歌、北里之音,而社稷灭。是知乐也者,和情性,移风俗,动天地,感鬼神,祸福所基,盛衰攸系,安可不慎哉!案译之所为,不师古始。若以月奏一笙,则钟鼓诸色,各须一十有二。雅乐之备,已充庙廷,今若益之,于何陈列?方须更辟阶墀,增修廊宇,非急之务,宁可劳人?如谓笙管之外,不须加造,则乐之损益,岂系于笙?进退无据,窃谓不可。」帝颇纳之,且令停译所献。

斛斯椿,字法寿,广牧富昌人也。父敦,肃宗时为左牧令,时河西贼起,牧民 不安,椿乃将家投尔朱荣,荣以椿兼其都督府铠曹参军。从荣征伐有功,表授厉威 将军。稍迁中散大夫,署外兵事。椿性佞巧,甚得荣心,军之密谋,颇亦关预。

政明悟有器干,隋开皇中,以军功授仪同,甚为杨素所礼。大业中,位尚书兵 曹郎,渐见委遇。玄感兄弟,俱与之交。辽东之役,兵部尚书段文振卒,侍郎明雅 复以罪废,帝弥属意于政。寻迁兵部侍郎。称为干理。玄感之反,政与通谋,及玄 纵等亡归,亦政之计。及帝穷玄纵党与,政亡奔高丽。明年,帝复东征,高丽请和, 遂送政。锁至京师以告庙,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请变常法行刑,帝许之。以出金光 门,缚之于柱,公卿百僚,并亲击射。脔其肉,多有啖者,然后烹焚,扬其骨灰。

  及武帝山陵回,帝欲作乐,复令议其可不。徵曰:「《孝经》云'闻乐不乐。'闻尚不乐,其况作乎!」郑译曰:「既云闻乐,明即非无,止可不乐,何容不奏。」帝遂依译议,译因此衔之。帝后肆行非度,昏虑日甚。徵以荷武帝重恩,尝备位师傅,乃上疏极谏,指陈帝失。不纳。译因谮之,遂下徵于狱。徵惧不免,狱卒张元平哀之,乃以佩刀穿墙,送之出。元平被捶拷百数,而无所言。徵既出,匿于人家,后遇赦得免,然犹坐除名。

及肃宗崩,椿从荣入洛。庄帝初,封阳曲县开国公,食邑千户,迁散骑常侍、 平北将军司马,寻除尔朱荣大将军府司马。从平葛荣,以功除上党太守。及元颢入 洛,椿随荣奉迎庄帝,遂从攻颢。颢败,迁安北将军、建州刺史,改封深泽县,转 镇东将军、徐州刺史,又转征东将军、东徐州刺史。

椿弟元寿,性刚毅谅直,武力过人,弯弓两石,左右驰射。历位吏部尚书,封 桑乾县伯。孝武践阼,进爵为公,除豫州刺史。及车驾西巡,为部下所杀。赠司空 公,谥曰景庄。

  隋文帝践极,例复官爵,除太子太傅,仍诏徵修撰乐书。开皇四年薨,年五十六。初,隋文帝为大司马,有外姻丧,徵就第吊之。久而不出。徵怒,遂弗之待。比出候,徵已去矣。隋文帝以此常恨之。至是,诏所司谥之曰闇。子该嗣。徽所撰《乐典》十卷。

及尔朱荣死,椿甚忧惧。时萧衍以汝南王悦为魏主,资其士马,次于境上。椿 闻大喜,遂率所部弃州归悦,悦授椿使持节、侍中、大将军、领军将军、领左右、 尚书左仆射、司空公,封灵丘郡开国公,邑万户,又为大行台前驱都督。会尔朱兆 入洛,椿复率所部背悦归兆。尔朱世隆之立前废帝也,椿参其谋,以定策功,拜侍 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京畿北面大都督,改封城阳郡开国公,增邑五百户, 并前一千五百户,寻加开府。时椿父敦先在秀容,忽有传敦死问,请减己阶以赠之, 自襄城将军超赠车骑将军、恆州刺史。寻知其父犹在,诏复椿官,仍除其父为车骑 将军、扬州刺史。世隆之厚椿也如此。

贾显度,中山无极人也。父道监,沃野镇长史。显度形貌伟壮,有志气。初为 别将,防守薄骨律镇。正光末,北镇扰乱,显度乃率镇人浮河而下,达秀容,为尔 硃荣所留。随荣破葛荣,封石艾县公,累迁南衮州刺史。尔硃荣之死,显度奔梁。 普泰初,还朝。后随尔硃度律等败于韩陵,与斛斯椿及弟智等先据河桥,诛尔硃氏。 孝武帝初,除尚书左仆射,寻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定州大中正。永熙三 年,为雍州刺史、西道大行台。亲故祖饯于张方桥,显度执酒曰:“显智性轻躁, 好去就,覆败吾家,其此人也!”武帝入关后,显智果同于齐神武。孝武帝怒,乃 赐显度死。

  兄恢,散骑常侍,新蔡郡公。子政嗣。

椿与尔朱度律、仲远等北拒齐献武王,次阳平。会尔朱兆与度律等相疑,遁还, 语在《兆传》。椿后复与度律等同拒义旗,败于韩陵。椿谓都督贾显智等曰:“若 不先执尔朱,我等死无类矣。”遂与显智等夜于桑下盟约,倍道兼行。椿入北中城, 收尔朱部曲尽杀之,令长孙稚、贾显智等率数百骑袭尔朱世隆、彦伯兄弟,斩于阊 阖门外。椿入洛,悬世隆兄弟首于其门树。椿父出见,谓椿曰:“汝与尔朱约为兄 弟,今何忍悬其头于家门,宁不愧负天地乎!”椿乃传世隆等首,并囚度律、天光, 送于齐献武王。出帝拜椿侍中、仪同开府。

智字显智,少有胆决,以军功累迁金紫光禄大夫,封义阳县伯。及尔硃仲远为 徐州刺史,智隶仲远赴彭城。尔硃荣死,仲远举兵向洛,智不从之。庄帝闻而善之。 普泰初,还洛。仲远忿其乖背,议欲杀之。智兄显度先为世隆所厚,世隆为解喻得 全。后进爵为公。随度律等败于韩陵。智与显度、斛斯椿谋诛尔硃氏,显度据守北 中城,令智等入京,禽世隆兄弟。

  政明悟有器干,隋开皇中,以军功授仪同,甚为杨素所礼。大业中,位尚书兵曹郎,渐见委遇。玄感兄弟,俱与之交。辽东之役,兵部尚书段文振卒,侍郎明雅复以罪废,帝弥属意于政。寻迁兵部侍郎。称为干理。玄感之反,政与通谋,及玄纵等亡归,亦政之计。及帝穷玄纵党与,政亡奔高丽。明年,帝复东征,高丽请和,遂送政。锁至京师以告庙,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请变常法行刑,帝许之。以出金光门,缚之于柱,公卿百僚,并亲击射。脔其肉,多有啖者,然后烹焚,扬其骨灰。

初,献武王之入洛,顿于邙山,尔朱仲远帐下都督桥宁、张子期自滑台而至。 献武王责宁等曰:“汝事仲远,擅其荣利,盟契百重,许同生死。前仲远自徐为逆, 汝为戎首,今仲远南走,汝复背之。于臣节则不忠,论事人则无信。犬马尚识恩养, 汝今犬马之不如!”遂斩之。椿自以数为反覆,见宁等之死,意常不安。遂密构间, 劝出帝置阁内都督部曲,又增武直人数,自直阁已下员别数百,皆选天下轻剽者以 充之。又说帝数出游幸,号令部曲,别为行陈,椿自约勒,指麾其间。从此以后, 军谋朝政,一决于椿。又劝帝征兵,诡称南讨,将以伐齐献武王,帝从之。遂陈兵 城西,北接邙山,南至洛水,帝诘旦戎服与椿临阅焉。献武王以椿乱政,欲诛之。 椿谮说既行,因此遂相恐动。出帝勒兵河桥,令椿为前军,营于邙山北。寻遣椿率 步骑数千镇虎牢。椿弟豫州刺史元寿与都督贾显智守滑台,献武王令相州刺史窦泰 击破之。椿惧己不免,复启出帝,假说游声以劫胁。帝信之,遂入关,椿亦西走长 安。椿狡猾多事,好乱乐祸,于时败国,朝野莫不仇疾之。元寿寻为部下所杀。

孝武帝初,除开府仪同三司、沧州刺史。在州贪纵,甚为人害。孝武徵还京师, 加侍中,除济州刺史,率众达东郡,仍停不进。于长寿津为相州刺史窦泰所破。天 平初,赴晋阳。智去就多端,后坐事死。

  椿弟元寿,性刚毅谅直,武力过人,弯弓两石,左右驰射。历位吏部尚书,封桑乾县伯。孝武践阼,进爵为公,除豫州刺史。及车驾西巡,为部下所杀。赠司空公,谥曰景庄。

贾显度,中山无极人。父道监,沃野镇长史。显度形貌伟壮,有志气。初为别 将,防守薄骨律镇。正光末,北镇扰乱,为贼攻围。显度拒守多时,以贼势转炽, 不可久立,乃率镇民浮河而下。既达秀容,为尔朱荣所留。寻表授直阁将军、左中 郎将。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改封乐陵郡开国公,椿以尔硃兆擅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