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又或者用一只张开的小手捂着嘴格格的偷笑,问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34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妈妈,爸爸呢?”园园仰着娇嫩的小脸,眨着长长的眼睫毛,问着给她穿衣服的妈妈。妈妈心里明白,相同的问话将会持续多久。她幼小的心灵,会不会罩上一层无父爱的阴影? “妈

  “妈妈,爸爸呢?”园园仰着娇嫩的小脸,眨着长长的眼睫毛,问着给她穿衣服的妈妈。妈妈心里明白,相同的问话将会持续多久。她幼小的心灵,会不会罩上一层无父爱的阴影?
  “妈妈,爸爸呢?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可现在还不回来呀?”园园反复发问,见妈妈没理她觉得妈妈不喜欢她了,一双炯炯的眼睛汪着泪水,又迫不及待地问,“为什么?”意思说,你老骗我,我往后就不信你的话啦!
  妈妈一声不响地给她扣扣子,忧虑的脸越发憔悴了,鸭蛋形的脸宛若落了一层霜。她穿衣服的手也不那么娴熟了。她的思绪很乱,茫茫然,不知所措。怔怔地不知怎样打破女儿给她设置的这场僵局。
  无奈,她只能凑合一句,“园园,妈妈不是说了吗?爸爸出远门了,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个好爸爸,常给他们讲故事,星期天还带他们上公园呢!”园园毕竟是个六岁的孩子,小手摸着脑袋,想了想,破涕为笑地说:“他们的爸爸还给买泡泡糖、巧克力……好些好些好吃的。”说完,看了看妈妈的脸,又来一问:“为啥我没有这样的好爸爸呢?”
  园园的样子,还像刚才那么认真,闪着明亮的大眼睛,她的一个个问,都在瞬间形成,又在眨动的瞬息发问。妈妈稍稳了稳神,亲昵地把她搂在怀里,故意岔开话题,温柔地说:“园园,今天星期日,我带你上公园好吗?”
  园园挣脱母亲,跳起来,又搂住母亲的脖子,撒娇似的喊着:“妈妈,你比爸爸好!噢,上公园喽!上公园划船喽!”
  
  阳光被枝叶,滤得一缕缕的,斑斑驳驳地洒在亭边的长椅上。长椅上坐着妈妈。妈妈膝盖上坐着园园。园园惊喜地望着湖心岛,望着湖面来往如梭的船只,望着本属于她的小乐园里的一切……可她的妈妈却无心情观赏这碧波荡漾的佳景,陷入沉思之中……
  她原想带着女儿来公园转一圈,散散心,再回家备备课。自己的人生路虽然曲折,但她还有“嗷嗷待哺”的学生,并且是面临中考的学生。可园园她……
  园园还在掰着手指,数着从眼前划过的船只:“一个,二个,三个……”数完十个,再从一数:“一个,二个,三个……”忽然,从湖心岛方向划来一只小船。船上坐着两女一男。园园的手停在胸前,仔细瞧了瞧,高喊一声:“红红——”然后从妈妈的膝盖上跳下来,“妈妈,你快看。”愣过神来的妈妈,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问:“你喊谁呢?”
  “红红呗!”园园小嘴努着。“红红?”妈妈追问一句。“就是船上的那个小红。”说着,把头一歪,眼睛一眨,“俺俩在幼儿园是同桌,可好哩!”妈妈无心地打量着坐在船头的小姑娘——她长了一双跟女儿一样明亮的大眼睛。小姑娘坐在船头;船后坐着一位俊俏的女人;中间还有一位划桨的中年男子,头戴大盖帽,身穿公安制服。他们说说笑笑,好亲热啊!
  船渐渐地靠了岸,船上的小姑娘也看见了园园,在向园园招手微笑。园园边挥舞着小手边回头问妈妈:“爸爸要在,我们一家也这样划船该多好哇!”她又眨了眨好看的眼睛,“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园园很焦急地问着妈妈。妈妈的眼泪好似断线的珍珠,夺眶而出。园园莫名其妙地瞅着妈妈,也“哇”地一声哭了,抽泣着问:“妈妈,爸爸呢?”船上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震慑住了……
  
  五路公交车上,园园揉着红肿的双眼,仍在抽泣着。妈妈噙着眼泪,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树,心里难过极了。此情此景,让她想起了曾经逝去的岁月——
  她送他。他去省美院上学。
  他望着她,啥也没说。她用脉脉含情的眼睛瞅着他,觉得他那油光可鉴的乌黑长发,棱角分明的脸庞,笔挺潇洒的西装革履,越发地让她依依难舍了。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啊!
  离别之时,虽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说说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这些早就念叨烂了。他抬起头,默默地看了看他,又低下了头,用她那娇柔纤细的小手摸着身边的汉白玉栏杆。她第四次抬起头来,俊俏的脸上染了一层红晕,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着,她好像有什么话要想说,却什么话也没说。列车来了。又开走了。她的心儿也被列车带走了。
  他俩高中都在文科班。梵高的画,黑格尔的美学,王维的诗歌,把他们连在了一起。帕拉斯、纳诺和维纳斯,谁最美?他们曾争执不下。设想了一个又一个维纳斯的胳膊安在何处最合适的方案。他专攻美术。她热衷于哲学,古典文学,对王维的诗歌尤为偏爱。他们配合得很默契,她背一首王维的诗,就让他看诗画一幅画;他作一幅画,就让她看画写一首诗。多少个日日夜夜,就这样在他们身边飞驰而过。
  时光荏苒,正处在青春妙龄的他们,感情在渐渐的升华,升华到了需要用理智才能维系的程度。他们做着彩色的梦,他去美院,她考中文。她身材苗条,樱桃小口,眉毛弯弯,眼睛深邃得像一潭秋水,走在街上回头率很高。他们花前月下的浪漫,长椅上的依偎,浓荫里的悄悄情话,书桌旁的依依相伴,遭来许多人妒忌和艳羡的目光。
  她下周也要去一所省重点的师范大学报到。床上的她,翻来覆去,左右折腾,胡思乱想,圆圆的月亮已爬上了树梢,狡黠的光线从她那嫰俏的脸上吻别了。不知不觉间,她陷入了摩登女郎的包围圈。那个丹凤眼,娇滴滴地对他说,你知道的可真多呀!你的画画得可真棒啊!像你这样的天才可真少哇!不断的向他献媚讨好,频送秋波。她在梦中向他跑啊跑啊,边跑边看见他随丹凤眼进了舞厅,大摆其跨大扭其腰,跟着节奏蹦跳起来。搂着腰,搭着背,拥着吻着……气急败坏的她,明明是到了舞厅门口,却怎么也迈不动脚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急得“啊”“啊”直喊。喊着喊着,猛地从床上跃起,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掐了掐白皙的大腿,望了望窗外,圆月早已偏西了。
  可今天早晨醒来,全是他——同自己丈夫离别热恋时的镜头,甚至还有了离谱的梦境。
  后来,他们毕业了,都分到了省城;后来,他们结婚了,有了园园。园园三岁时,也就在三年前,丈夫在车上悲惨的一幕:丈夫那天晚上到校接我……车上勇斗两名持刀的歹徒……血泊中的丈夫……
  这时,泪水又模糊了她的双眼。一旁的园园直喊:“妈妈,妈妈!你别哭了,我再不找爸爸了!”

         看旁边没有大人,我便蹲下身子,问她:"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一个人在这玩呢?你的爸爸妈妈呢?"

   星期天的中午,秋高气爽,风轻云淡。她乘一辆中巴从乡下的婆家回城,汽车在公路上飞快地行驶着。车上,坐在后座的她正在教刚牙牙学语的女儿在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呀开开”,满车的乘客都被她女儿那清脆的声音陶醉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溢着开心的笑容,不时有人夸她的女儿长得跟电视里的童星一样,太可爱、太漂亮了。突然她听到一声惊叫“啊!”待她抬起头,只见一辆大卡车狰狞着正疯了样正朝她乘坐的中巴车撞来,就在快撞上的一瞬间,她把站在她面前的女儿举了起来,毫不犹豫地用瘦弱的身子迎了上去,“轰隆”一声,她只听到了几声“救命”的惊叫和撕心裂肺的哭叫,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发生在柳河市的2.19特大车祸共死伤12人,5人当场死亡,2人在送医院抢救过程中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神奇的是她举在空中的女儿却安然无恙,她在医院里静静地躺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三天来,所有的亲人和同事好友都来了,看着睡着了一般的她一个个为她惋惜不已。大学毕业的她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一个幸福的家,丈夫在城里一家电脑公司担任工程师,她在市一小当幼儿教师,每天和一群唧唧喳喳的小天使一起唱歌做游戏,快乐而又充实。生活为她张开了笑脸,每天都冒着快乐而幸福的泡泡。
  车祸后,她的爸爸妈妈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看着昏迷的她哭哑了嗓子,拉着她的手不停地柔声喊着“小晴!小晴!”,声声呼唤让人听了心生疼生疼。
  公公婆婆得到消息后,几乎是从乡下一路哭来,婆婆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晕过去好几回,又被抢救过来。
  丈夫抱着女儿日夜守在床前,“晴!晴!”声声呼唤让人心痛不已。
  女儿园园看着呼天哭地的大人们不知所措地摇着她的手“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叫得所有的人心都碎了。
  一个星期了,她依然昏迷不醒,医生们想尽办法,依然没能让她睁开眼睛,最后叹着气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让家人做好思想准备,因为她的心跳已出现不稳定状态,在目前的科学水平下她醒来的可能性几乎不可能。
  可瘦了一圈的丈夫死活不肯放弃,只要她还有一丝心跳,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抢救她,每天坚持在她的耳边呼唤着她的名字,“晴!晴!你醒醒呀!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和园园的……”
  丈夫喊累了,女儿却还在一遍遍地喊着“妈妈!妈妈!”,女儿在昏迷的她身边爬来爬去,在妈妈耳边唱起了“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把病房里所有的人心都唱颤了,只好偷偷溜出去抹泪。
  可她依然昏迷不醒。女儿喊累了,哭累了,开始用小嘴亲妈妈,“妈妈,快醒醒!你醒醒呀!”突然伏在床边打盹的丈夫感觉她的手轻轻动了一下,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睛,她的手又动了一下,惊喜不已地冲了出去,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医……医生!她…她的手动了!真的动了!”
  医生赶来时,女儿园园仍然在“啃”着她,弄得她满脸的泪水和鼻涕“妈妈!园园要妈妈!”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撅着屁股伏在她枕边破涕而笑的女儿,两行泪再也止不住。
  医生们全惊奇得张大了嘴巴,感叹不已,这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太出乎意料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医师动情地说:“这是爱的奇迹,她虽然一直昏迷着,可她的母爱是清醒的,是母爱和女儿的呼唤让她的生命产生了奇迹!”   

         我站起身来,放眼望去,公园里一堆又一堆的坐着低头玩手机的男女老少,小孩子们三五成群地追赶嬉戏着,年轻的父母也不少,可到底哪一个又是她妈妈呢?

            这一说不打紧,小不点儿竟趴到我耳朵边,用小手挡着悄悄说:"阿姨,我叫茑茑(可能是这个名吧!听不太准她的发音),我妈妈在那边玩手机呢!你可不要告诉妈妈我们说过话,不然她会打我小屁屁,好疼的哟!"

图片 1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或者用一只张开的小手捂着嘴格格的偷笑,问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