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拆除与搬迁工大家正在拆迁全数楼房的门窗,新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78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 龙溪汽配市场位于312国道旁,是自发形成的。汽配市场前些年还是一片农田,那时候一亩地不值多少钱,十来个闲着没事干的村民在这里办了几家汽车修理厂,兼营汽车配件。随着时


  龙溪汽配市场位于312国道旁,是自发形成的。汽配市场前些年还是一片农田,那时候一亩地不值多少钱,十来个闲着没事干的村民在这里办了几家汽车修理厂,兼营汽车配件。随着时间的推移,私家车越来越多,在这里开店的人愈来愈多,逐步形成了一个销售汽车配件的市场,店铺多达百家之多。龙溪村委会见此光景,便将这里收归村有,盖起了许多门面房,统一管理,收取租赁费。
  近几年,省城的建设规模越来越大,地处城市边缘的汽配市场四周,呼啦啦竖起了几十幢高楼大厦,致使此处的房价火箭般向上蹿。香港某顶级地产开发商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派出公司高管拜会省政府某领导。这位领导给王市长打了个招呼,叮嘱他务必办成。新上任的王市长急于干出一番政绩,责成市招商局与香港开发商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市政府连夜晚召开会议,要求龙溪村委会立即停止对外出租门面房,限两个月内将汽配市场搬迁走。务必从讲政治的高度认识此项工作的重要性,若不能按期完成任务,龙溪村委会的班子成员全部就地免职。
  秦书记在村委会办公室传达完市政府文件,整个人像是被人打断了肋骨,有气无力。村委会各成员面色凝重,一边听着,一边做笔记。村里成立了拆迁小组,秦书记任组长,张主任、副主任李力为副组长,其他村委会委员为小组成员。
  拆迁小组雷厉风行,立即将市政府文件精神以通知形式告知了各经营户,限一个月内全部搬离。此通知一出,汽配市场跟炸锅似的,所有经营户觉得龙溪村的人是在放屁。朗朗乾坤,皓皓日月,龙溪村村委会擅自中止租赁合同,强行逼着经营户搬离,一点都不讲理。
  拆迁小组刚转了几家,就有人骂起娘来。你们是什么东西,敢叫老子滚蛋,是让老子日你娘还是掘你家祖坟。骂着骂着,各经营户的情绪像火似的一点就燃,一个个冲上来,将拆迁小组成员往外推。文书小刘一步没退,被人推倒在地上。小刘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拍了拍身上的土,与一个胖子对打了起来。小刘是90后年轻人,血气方刚,哪能咽下这口窝囊气?刚好货架上有一把扳手,小刘刚抓起来就被村副主任李力一把夺下。
  小刘的冲动动作,激怒了各经营户。一位麻脸的黑胖男人走向前,瞪眼瞅着小刘,怒气冲冲地吼道,你还想打人吗?来,是你妈的娃,就朝爷爷这里打!他拍着胸膛,高喉咙大嗓门,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
  从经营户此起彼伏的骂骂咧咧声中,李力听出,经营户这几年确实没赚多少钱,怨气冲天。房租水电费年年涨,各种税费有增无减,村里说搬离就得搬离,谁能替他们说句公道话。
  李力见这样争下去,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便从另外一个角度“说理”。他劝大家要有大局意识,舍小家顾大家。不要有对立情绪,村里也不想让大家搬离,怎奈市政府要征用汽配市场这块地,谁也挡不住。前些年有个钉子户为房屋赔偿费,死扛住不拆房,最后房还不是被施工队用挖掘机刨倒了。凡是政府决定的事情,钉子钉在木板上,谁都无法阻挡。说句良心话,这几年房租是在年年涨,可这里要比别的地方低得多,村民还嫌房租收得太低了。有几个经营户听了李力的话,一声不吭往店里走了,从表情看,立场有所松动,正考虑搬迁的问题。
  这时,一个黑脸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背有些驼,说话的声音有点嘶哑。这样吧,让我们考虑一下,这个人姓张名五,经营户们都叫他五哥。
  
  二
  大家以为李力把经营户说服了,都夸他见多识广,说话有水平。听到大家的恭维的话,李力也有点飘飘然,不以为然地说,咱是谁?村里第一大能人,天底下没有我办不了的事情。
  大家坐在村委会的办公室内,等待着经营户上门结结账,可直到晚上七点钟也没来一个人。顿时,大家满脸疑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第二天中午,李力吃完饭来到村委会,眼睛瞪得比鸡蛋还要大,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门前的一排杨树上挂上了横幅,白布黑字:“擅自中止合同,欺压善良百姓”,“赔偿经济损失,还百姓一个公道”,“谁来主持公道,拯救平头百姓”。看这架势,经营户受高人指点,打算把事情闹大。听周围人议论说,经营户已经联系了省电视台“百姓有事”栏目的记者。路过围观的群众黑压压一大片,纷纷举着手机拍照。一时间,微信朋友圈多出了成千上万的管事者,热闹非凡。
  秦书记在第一时间将此事向街道办事处李书记作了汇报,然后召集村委会班子成员开会,商议对策。秦书记说着说着气得身子直发抖,手拍着桌子,大骂经营户全都不是好东西,跟老子玩阴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秦书记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情绪稍微平复下来,决定让李力带着拆迁小组的人继续与经营户沟通协商,了解经营户的真实想法,提出的赔偿标准和其他要求。他反复叮嘱大家要多安抚,千万不能让矛盾激化。
  会议还没有结束,只听外面一片欢呼声,原来是省电视台的记者来了。他们一下车就被人群热情地包围了。记者一行三个人,举着摄像机将横幅一一拍摄,然后将话筒对准了五哥。五哥慷慨陈词,不时用手比划,怒目圆睁,表情激愤。胖低个的摄影记者和举话筒的瘦高个记者,还有一位拿采访本和笔的中年记者直奔村委会。秦书记在会客室接待了记者,不让别人进去,至于说了些什么,无人知道。一个半小时后,秦书记、李力和记者们从房间里出来下楼,临别时与他们亲切握手。胖记者说,秦书记放心,我们了解事情真相后,决不会给你们添乱子。秦书记点点头,连说谢谢。
  记者下楼后,有意回避开经营户,迅速摇上车窗玻璃,开车走了。经营户们原指望省电视台记者替他们出头,可不知秦书记说了些什么,记者一声不吭打道回府。经营户们脸色跟霜打了茄子似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五哥五官完全变形,怒气冲冲地骂道,他妈的,连记者都被收买了,哪里有我们平头百姓说理的地方?
  记者一走,秦书记觉得经营户的锐气已挫了不少,正好是协商的好机会,他让李力和经营户代表五哥商谈。李力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你看这几年,省城发展得特别快,政府说拆迁,哗啦啦,整条街道,整个村子就拆完了。社会要进步,国家要发展,城市规模不断扩大,不拆迁能行吗?话又说回来,龙溪汽配市场全是老旧的泥砖房,有碍城市形象,早就该列入拆迁对象。俗话说,狼不和虎斗,民不与官斗。我奉劝你,不能再带头闹事了,一点作用都不起。
  五哥眉毛一挑,膀子一甩反击道,你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我们起早贪黑为了啥?不就是想多挣点钱,可房租费年年涨,这几年我们确实没挣多少钱。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大嘴一张,就叫我们滚蛋,我们的搬迁损失找谁去要?
  五哥说着说着,脑门冒烟,用下命令的口气对李力说,请你给秦书记带个口话,要我们搬离可以,得答应我们的条件:第一,每个经营户赔偿十万元;第二,一个月之内给我们找下搬迁的地方。
  李力见还是谈不拢,就表态说,你们的意见我会如实转告给秦书记,我们的意思你们也要好好想一想。
  李力把经营户提出的条件向秦书记作了汇报。还没听完,秦书记青筋直暴,怒吼道,这是敲诈,赤裸裸的敲诈,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秦书记吼声如雷,震得房子的墙壁都在晃动。
  李力眨了眨眼,好言相劝道,好我的书记大哥,你不答应,矛盾若激化,经营户们去市政府上访,你我吃不了兜着走。商谈,商谈就是双方讨价还价,您把弓扳那么硬,能解决实际问题吗?秦书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天灵盖,一道金光钻入脑袋,猛然醒悟,开言道,不是你,我真气糊涂了。还得辛苦你一下,你这几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继续与经营户商谈,力争将每户的赔偿款压到三万元,一分都不能多,这是我们的底线。当然了,五哥可以多一些,先把他的火喷灭。有了秦书记这番表态,李力觉得事情就好办多了。
  
  三
  接下来二十多天,双方的商谈陷入了僵局。经营户重申先前提出的条件,不答应坚决不搬离;拆迁小组说这不可能,你们的条件太离谱,简直是天方夜谭。
  李力从侧面打听到,五哥是自己外甥袁野的好朋友,就让外甥出面请五哥喝酒。五哥的腻门不多,就好喝酒,胡吹冒谝。
  李力是在古都大酒店请客的,是个五星级酒店。那天,五哥穿一件白衬衣,灰色休闲西装,皮鞋锃亮,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还刮了脸。席间,李力自我介绍说,我没别的嗜好,最喜欢交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你是我外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别的话他就不啰嗦了,今天咱们只管放开吃喝。菜陆续上来了,全是五哥喜欢吃的。清蒸鳜鱼、白灼芥蓝、蓝莓山药、木瓜雪蛤、香椿芽煎蛋、一小钵银耳莲子羹。他们三个人推杯换盏,天南海北,金木水火土,乱侃一气。五哥不知怎么把话题引到了搬迁上来,李力说这个好商量。只要你同意搬离,我们立马给你的账户上打十万元,再加三万元奖励。五哥满脸戆红,笑得像个石榴花。他写给了李力一个银行账号,李力立马往上面转了十三万元。收到钱到账的短信,五哥拍着李力的肩膀说,够朋友,明天我就把门关了。不过,我一旦带头搬离,大家就会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吃里扒外。干脆这几天我把门关了,一礼拜后就搬。李力与五哥碰了下杯,喊叫道,够朋友,谢谢了!
  五哥果然没有失言,第二天就关了门,声称自己的媳妇患心脏病住院,他得去伺候,顾不上了生意。一星期后,五哥从汽配市场大摇大摆搬走了。
  经营户见五哥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十分纳闷。本来说得好好的,要搬大家一起搬,谁知五哥中途变卦,日弄了大家。失去了领头人,经营户就少了主心骨。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政府要征用土地,谁也挡不住。与其无休止拖下去,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和村里把账结了,少损失点。当天下午,就有三十三家经营户去村委会的办公室结账。文书小刘看见李力嘴角上翘,微微含笑,带着胜利的得意。
  还有几个经营户不死心,打着横幅去市政府门前静坐,可无人理睬,最后只好灰头土脸地失败而归,乖乖和村委会结了账,拿到了三万元的赔偿金。听说,有人不服气,还想去省政府上访……
  那天,秦书记和张村长坐在一起聊天,秦书记表功说,要不是我让李力找关系拿下五哥,汽配市场搬迁能如此顺利吗?张村长说,要不是我让村民在汽配市场大门前倒了两架子车土,买主就不来了,那些经营户能痛痛快快搬离吗?秦书记狡黠一笑,开玩笑说,咱们都是半斤八两,彼此彼此,谁也笑不成谁啥。说完,两人对视,哈哈大笑……

核心摘要: 记者昨从玄武区新伊汽配城综合拆迁指挥部获悉,至9月5日,在新伊汽配城经营的770户经营户已全部搬离,所有经 记者昨从玄武区新伊汽配城综合拆迁指挥部获悉,至9月5日,在新伊汽配城经营的770户经营户已全部搬离,所有经营房屋都已腾空。截至昨天下午,已有35幢共计3.7万平方米的违建被拆。

为社会广泛关注的南京最大违建群新伊汽配城,经市委、市政府和玄武区的周密部署,整体拆除工作于前天开始。到昨天,共9幢9000余平方米违建被拆,市场内770户商户,仅剩南京广联汽车配件有限公司等6户因货物多,外运需要时间,在9月6日前搬空,其他商户已全部搬离。

昨天上午8点,记者现场看到,20多台机械、200多人的拆迁队伍正在进行拆除作业。“原本月底才能完成的拆除工作,因为经营户们的理解、配合,可能会在本月20日前完成。”玄武区红山街道办事处主任胡全康说。

昨天中午,记者在现场看到,新伊汽配城已显得空空荡荡,拆迁工人们正在拆除所有楼房的门窗,室内挑高的二层隔段也全部被拆除。东区6幢楼房已全部拆除。在临街的店面,有一商户正将3楼的货物通过吊车放在地面上,工人们再将货物装上货车。据该商户员工说,他们公司货物较多,从8月15日就开始搬迁。拆违指挥部同意他们在9月6日前全部搬空。在西区,有3幢楼房也正在拆迁。

那么,这770户经营户的安置情况怎样?生意是否受到影响?当天,记者从新伊汽配城东西两个市场,分别选择了一户经营户进行了采访。

今年43岁的张洪晖是红山街道小营村村民,有块200平方米的住宅地。2007年,看到新伊汽配城出租生意红火,就将住宅地上的4间平房推倒,建起两幢3层楼共3000平方米的违建,出租给了18户承租户,每年收入很可观。今年7月,得知新伊汽配城准备拆迁,他有较强的抵触情绪。

赵加林夫妇2006年入驻新伊汽配城,租的是东市场4幢8号一处房子,开了家名叫“隆鑫誉”的汽车配件经营部。新伊汽配城拆违开始后,他们到仙林汽车城订了套经营用房,因要装修,目前在红山街道滕子村临时租了间700多平方米的仓库过渡。

他说,拆违工作组成员到他家宣传政策,他差一点就将对方打了。“但工作组成员仍不厌其烦地上门做工作,不到两个月,找我谈心16次。”张洪晖说,最后一次谈话是红山街道主任胡全康与他谈的,一直谈到第二天凌晨2点。“这让我看到了政府拆违的决心,我决定自拆,又做通这18户承租户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早日搬迁。”

“我们是今年6月得到新伊汽配城将要拆除的通知的。”赵加林的妻子说,“当时也想不通。但这是违建,政府既然决心要拆,我们赖着不走,肯定不行。7月初,我们就四处张罗找仓库了。上月中旬,我们搬到了现在的仓库。”

上月31日,张洪晖找来两台挖掘机,20多人,对自建的两幢楼房进行自拆。第二天就拆除完毕。目前,张洪晖在栖霞区天林装饰城帮一老板开车,月薪3600元。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拆除与搬迁工大家正在拆迁全数楼房的门窗,新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