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林子里那叁个的安静,莉娜收拾好行李之后就叫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75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孩子又咳嗽了”丈夫说道。“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造的孽,怎么会染上这样的病呢”,婆婆在那里抱怨。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小欣一出生就不太顺利,总是得病,后来还染上了咳嗽的

“孩子又咳嗽了”丈夫说道。“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造的孽,怎么会染上这样的病呢”,婆婆在那里抱怨。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小欣一出生就不太顺利,总是得病,后来还染上了咳嗽的病,而且还一直治不好,看遍了大大小小数十家医院,也只能缓解病情,无法根治,一家子为此也是束手无策。莉娜是赵霖的妻子,在一家知名的报社当记者,她有一个好闺蜜,叫秋萍,平时两人关系很好,会经常出去玩。这不,秋萍又跑过来串门了,但是这次不仅仅是约莉娜去玩,而是带着重要的任务来的。秋萍说她从一个神秘的江湖郎中那里得到了医治小欣怪病的祖传秘方,之前也治好了不少病人,只是缺少个药引子,需要前往某个地方去采摘。“要去什么地方?”莉娜问道。“西藏的一座神仙峰”,秋萍答道。“听起来就不太靠谱”赵霖似乎不愿意相信这些江湖郎中的话。“既然有办法,何不去试一下?”婆婆倒是挺支持的。
  “那可是我的孩子,只要有办法能治好她的病,哪怕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赵霖的话激起了莉娜的母爱之心。“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好好规划一下吧,最好下周就启程。”秋萍满心欢喜的说道。
  经过几天的规划,她们决定“小雪”那天就出发。一切都准备妥当后,她们两人就带着两个行李箱开始西藏之旅了。江湖郎中所说的神仙峰位于偏僻的岩卡村,从市中心到那里还需要3个小时的车程。神仙峰,那是一个神秘的存在,经常被雾气萦绕,普通人不敢轻易前往,因为很多人去了之后就杳无音信了。秋萍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莉娜家人,因此他们才会放心的让她们去。这座山峰有一个传说,在很久以前,有位神仙因为犯了杀戒被贬入凡间。后来他隐居在此,种植各种花草树木,希望可以用这些植物来造福人间。当地的药农经常会上山采摘药材,突然有一天发现仙人住处附近的花草拥有神奇的疗效,此消息传播之后,闻讯而来的人就越来越多了。结果那些贪婪的人为了能卖到更多钱,把全部植物都连根拔起。仙翁发现后感慨不已,为了不让贪婪的人那么轻易得到宝贵的药材,他就将这座山拔高五千米,自此只有意志力顽强的人才能登上高峰采摘药材,为真正有需要的人去治疗。
  江湖郎中所说的药引子就是“血人参”,它只能生长在极其寒冷的环境中,生长的海拔在三千米以上,而且周围需要有冰雪覆盖,但是它的颜色是红色的,形状像普通的人参,因此得名。莉娜和秋萍来到岩卡村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她们找到当地的一间民俗住了下来。那里的夜色很美、很静,是嘈杂喧嚣的城市所无法比拟的,让人有一种舒心愉悦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莉娜就起来了,而秋萍似乎还在留恋昨晚的梦境,嘴角流淌着甜蜜的笑容。莉娜收拾好行李之后就叫醒了秋萍,随后就跟着当地的三个农民徒步半小时来到了烟雾缭绕的神仙峰。咋一看,这座山峰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烟雾有点浓。随着步行的深入,它的神秘才开始慢慢显露出来。那里的石头特别奇怪,远看是圆圆的,近看确实棱角分明,像一张张狰狞的脸。秋萍看到后有些害怕,一直躲在莉娜后面。而莉娜却是一个胆大的人,踩死老鼠蟑螂都不在话下,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秋萍,似乎在说“胆小鬼,没出息”。那里的草特别柔软,又富有灵气,当你走近它时,它仿佛会跟你打招呼,组成一个笑脸;你离开时,它们又恢复了原样。
  这里的山路并不好走,除了崎岖之外,还有很多弯路,有些地方还有一些树木横在路上,一不小心就会被绊倒。由于雾气很浓,能见度不到五十米,因此当地农民叮嘱大家要跟紧一点,以防走丢。三个农民中,其中一人叫阿木,是领队,长得高高瘦瘦的,颧骨有点高,两只眼睛小小的,眯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走到海拔五百米的时候,阿木就吩咐大家在原地休息,并且拿出零食和水来充饥。休息之后五个人又重新出发了,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领队就带领大家继续往高处走,不久便走到了一个山洞门口。门口有一个石碑,碑上刻了奇怪的文字,似乎是一些咒语,莉娜他们看不懂,也没有去深究。阿木说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奇珍异宝,于是就叫大家进去寻找。秋萍听到有宝贝后,两眼放光,竟忘了来时的胆怯,抛下莉娜一个人跑了进去,只管找寻自己梦中的蓝宝石。
  进去之后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于是大家就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来探路。不知道是谁踩中了山洞的机关,洞口的大门就咕噜噜的关上了。秋萍尖叫了一声,紧紧的抱住莉娜。莉娜安慰她说不要怕,并大声的喊领队的名字,然后并没有人回答,于是又喊了几次,依旧没有人回答,只有山洞传来自己的回音。此时胆大的莉娜也开始害怕了,这莫名的恐惧像藤条一样,慢慢地爬上心头,怎么甩也甩不掉。秋萍开始哭了起来,这哭声倒是吓了莉娜一跳。莉娜说:“不要慌,阿木一定是寻找出路去了,待会就会回来找我们的。”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阿木他们并没有回来,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把你的手电筒关掉吧,不要浪费电了,用我的就好了,我的还有百分之六十的电量”,莉娜说道。秋萍便关掉了手电筒。“不如我们打电话报警吧”莉娜急中生智的说道。然而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无信号,此时真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秋萍居然睡着了,莉娜也是迷迷糊糊的状态。突然有一束光从远处传来,莉娜以为是幻觉,仔细一看,还有一个人影,于是赶紧叫醒秋萍。“阿木,阿木!”莉娜以为是领队,于是就喊了他的名字。但是那人并没有回她。莉娜和秋萍的心里又害怕了起来。
  那人越走越近,呼吸声越来越明显。借助火把的光,秋萍好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轮廓,心里想道:“难道是他!他怎么会来这里?”那人越走越近,来到了她们的跟前。“你是谁?”莉娜带着好奇与紧张的心情问道。哈哈哈,那人大笑三声,笑声回荡在山谷里,听了让人毛骨悚然。“你还记得三年前的陈厂长吗?”“陈厂长?好像有点印象。”莉娜答道。“当年要不是你报道了他制造假药,导致他破产跳楼,我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你是他儿子?”“你还不算太笨,但是你的聪明也没有用武之地了,今天我就要你血债血偿!要不是因为你,我就能继承我爸的公司了,今后也会衣食无忧,现在却沦落到四处在街头卖药的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呵!制造假药那是违法的事情,就算我不去举报,也会有别人去举报。”“不要再说了!今天你落在我手里,就别想活着出去了。”“陈公子,那我呢?”秋萍说道。“你就当她的陪葬品吧。”江湖郎中说道。“你当初答应我事情办好之后就放我走的,现在怎么出尔反尔呢?”秋萍质问他。
  “什么?你们居然是一伙的!”莉娜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扇了秋萍一巴掌。原来秋萍在一家酒吧中认识了陈公子,当时正好缺钱,而她又是个贪财的人,陈公子便开出了十万块的条件,让她给莉娜的孩子小欣喂食一种药物,并声称对孩子没有生命危险。秋萍犹豫再三,最终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按照陈公子的要求办了。后来陈公子又给了她十万,让她带莉娜来到神仙峰,事成之后会再给她转五万块。
  “我给你孩子投的药物正是用山下那笑脸般的草制成的,再加上一些辅料,便可以让你的孩子患上难以治愈的咳嗽。当你的孩子久治不愈时我又让你的闺蜜带你来神仙峰,声称这里有解药—血人参。其实根本就没有这种药材。”“你个禽兽!”莉娜骂道。“上山之前我收买了领队阿木,让他带你们来山洞,然后踩下机关把你们困在这里。他们则通过密道走出去了。”陈公子得意的说道,对自己的计划感到十分满意。
  阿木他们正高兴的往山下走,突然被几个穿制服的人围住了,随后被手铐铐住了。“我们怀疑你们跟几宗人口失踪案有关,现在请你们回去配合我们录口供。”走了一段路以后,阿木看到了山上的老母亲正在弯腰捡拾干柴,满鬓的白发看了让人心酸。不知是否因此触发了阿木的善念,他竟然主动告诉警察山洞里还困了两名女子,希望能减轻自己的罪行,不让年迈的母亲等太久。随后警察便折返,前往山洞营救莉娜她们。
  当他们到达山洞时,发现外面无法打开山门,因此只能从密道进去。“别动!警察”。当警察赶到时,江湖郎中已经在莉娜的脸上划了一刀,莉娜在痛苦的哭泣。江湖郎中并没有放弃抵抗,反而拿刀架在莉娜的脖子上,并威胁警察放下枪,否则就杀了人质。为了防止江湖郎中出现不理智的行为,警察只好放下枪,并让他带着莉娜从密道慢慢走出去,而秋萍则被反绑在地上,动弹不得。在门外站岗的警察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人出来了,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同伴,于是就躲在隐蔽处,伺机而动。说时迟那时快,站岗的警察突然出现在江湖郎中的身后,用擒拿手控制住了江湖郎中拿刀的手,并成功夺下了他的刀,莉娜因此获救。
  最后,江湖郎中和阿木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秋萍也因为投毒罪被判了刑。阿木因为善念启动而救了两条人命,秋萍因为自己的贪念而害了莉娜和孩子,正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图片 1

图片 2

初夏的夜晚微风习习,朗朗的夜空,月光透过树叶无声地洒下来,地上月影斑驳。树林里非常的静谧,只听见蛐蛐在寂寞的歌唱。

七公主在一旁刀剑弄清影一般练习着,我参观着洞里的每个角落,我看到石壁上有一个突出的石头,难道这是天意,看见像大拇指大突出的石头,因为我看过的电视告诉我,通常这样的山洞一定有机关密道,我按下去果不其然一阵地动山摇的声响像极了地震一般,后面居然开了一个石门,她飞快跑过来,我问她该不会也不知道有这个石门存在吧!她一脸茫然,说一般我来这边只是图个安静练习武功,没想过这么多,我也没再多说废话,我说不如我们进去洞里看看,我走前面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去深怕有什么机关似的,我们进去后不由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真不敢相信这是天堂吗?真是别有洞天啊!柳暗花明啊!

这些胆小鬼,真可笑!朗朗乾坤,哪里来的鬼?陈大胆倚着树,席地而坐,无聊的掏出了手机,打起了游戏。

一片花海草丛,我闻着鸟语花香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好久没有这样舒心过了,走着走着一个个石头铺成的小路,她指着前面说:看不远处有一座湖,湖中有一个亭子,亭中只有张大理石桌放着盘盘水果,这根本就是一个大庭院,湖中长满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

南方的午夜,空气潮湿,坐在地上的陈放不由得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泥土,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真舒服。陈放发现小树林起了薄雾,像是披上了轻纱,宿舍里的那些家伙这会儿睡得正香吧。

亭中这里面的东西都非常精致,有些女性化,挂上挂着许多画像,其中一张画像中的女人美得无法形容,形态端庄优雅,画中的人羽羽如生惟妙惟肖,我拿起大理石桌上的的苹果用衣服擦拭了表明,边吃着边研究这画像,我说七公主这八幅画画的是什么意思,她说:那个美女可能画的的第一任公主张亦,听说她在二十三时就失踪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第一张画着一个笛子写着玉虚洞,第二张画了一支金光棍棒写着天王山,第三张,画了只猴子写着天王山,第四张:画了一个袈裟,第五张:在一个海岛上画了一片竹林,竹林中有个大殿写了炼丹殿,第六张:画了一个山洞里面很多神兵神器,,第七张:画了从林有个人参如大人般大小,第八张就是那张美人图,美人蹲立在一个完美的花世界里,闻着花香,七公主摸摸画神情脉脉说: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老祖画的,这字迹和皇宫大殿挂的是一模一样的,难道老祖在这里没有去天王山,我说:干嘛一惊一乍的不就是老祖吗?

踏……踏……踏,不远处传来了声音。陈大胆心想,难道是同学们故意吓唬我。待我先躲起来,一会好好吓吓他们。

有必要这么激动不,我们再往前走走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向着羊肠小道走了差不多500米转弯,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女人在她的动作就像第八幅画中一样,俯仰着身子放佛在嗅花香,我大声叫了几句姑娘,还是没动静她身边有几只蝴蝶缠绕她身边飞来飞去,七公主先行一步走到那个姑娘面前打量,我也跑过去打量着这个女人就像冰雕一样,纹丝不动,七公主说:好像不对劲被定住了一样,我伸手去触摸这个标准东方气息的脸孔,等我手一碰到那姑娘身上的冰就散掉脱落下来,我慢慢看清她的真面目,她伸了懒腰,好像睡了很久的样子,七公主又是满脸惊讶的说:看样子下巴就快掉了嘴巴成O字形,你是叶秀容公主,那姑娘从睡梦中苏醒过来,说你认识我,七公主说:如我没猜错你就是三百年前失踪的女儿国公主叶秀容,姑娘说:没错就是我,我说:真是人如其名水出芙蓉啊!

渐渐地脚步近了,听起来只有一个人,脚步声还很急,藏在树后的陈放悄悄地望去,咦,这不是医药学院的男神——王守义老师吗?别看他的名字土,人可是帅到了天际,直接秒杀韩国欧巴。他的公选课“如何自制美颜又养肤的化妆品”简直受到了全校女生的追捧,而他也成为了女生们课余饭后谈论的话题,以至于像陈大胆这样的一枚糙汉也认识他。

叶秀容说姑娘看你也是五阶上峰了,七公主说哪敢和你比,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前辈,叶秀容说:我已经练到了八阶高峰了,七公主不可思议的说:当年我们的老祖才九阶,你这么小年纪都八阶了这什么世道啊!要逆天了,难怪我看不到你的阶数,叶秀容一身散发出强者般的气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场。

看起来王老师像是在躲什么似的,一边走,一边慌慌张张的回头。

陈放刚想追出去,可好像后面又来人了,吓得他重新躲了起来。

这回竟然是个女生,一袭长裙,披肩的长发遮挡了脸,她走的很匆忙,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天哪,她在跟踪王老师!

陈放突然觉得背后传来了一阵凉气,她是谁?和王老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夜半跟踪王老师?太多的疑问激起了陈放的好奇心,他决定悄悄跟上去一探究竟。

可是走在前面的王老师好像很谨慎,走走停停,不时回头看看。

陈放不得不和前面的女生保持一段距离。

他跟随着他们,远远看见王老师来到了废弃的防空洞入口处,那里在解放后,曾经有国民党间谍潜伏下来,作为活动基地,听说那个女匪首死于非命,就是吊死在前面那片小树林里的。

后来,中南科技大学建新校区,征了这片地。大概是学校的领导人一来要相信科学,二来认为大学里这么多热血青年,怎么着也能镇住这阴气吧。谁承想,这里的煞气大概是太重了,自学校建成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

    女子在入口处停了下来,好像在犹豫要不要跟下去。

突然间,小树林里传来了女生的呼叫:“救命!救命呀!”

不好,出事了!陈放顾不得多想,向小树林里飞奔过去。

只见一个青年正一只手捂住女生的嘴,另一只手死死地按住正在挣扎的女生,要把她往里拖。

虽然号称陈大胆,可却第一次面对这样凶险的情况,这么近的面对坏人,陈放反而愣住了。只见女生的脚不停地在地上挣扎,一瞬间,他热血冲头,心想:大不了,这一百多斤交待到这了,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冲了过去。

那人见势不妙,将女生往过一推,顺势想逃。

就在这时,树林里突然亮了起来,几束电筒的强光射了过来。

“都不要动,跟我们走一趟。”原来是校园的保安及时赶到。

保安看了看现场的情况,问那个女生:“是你报的警吗?”

女生惶恐地摇摇头。

“不,是我报的警。”一个身影走了出来,陈放惊地合不拢嘴,这不是跟踪王老师的那个女人吗?她怎么跟过来了?难道她发现了自己?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子里那叁个的安静,莉娜收拾好行李之后就叫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