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己从未奢望让这一个世界接收自身的叛逆与孤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28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拒绝融化的冰 主持语| 一个人的思想者 你就是有炽烈的光芒,也燃烧不透我内心坚固的外壳。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沉睡很久,我的琥珀心已经不愿意沾上俗世的尘埃。 诗人杨献平的

拒绝融化的冰

主持语|

一个人的思想者

你就是有炽烈的光芒,也燃烧不透我内心坚固的外壳。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沉睡很久,我的琥珀心已经不愿意沾上俗世的尘埃。

诗人杨献平的诗给人留下最初的深刻印象是其言语方式:他似乎拒绝那种流畅的,以致脱口而出的光滑的语言;出于某种原因,他需要停顿乃至中断,以便积蓄某种力量。但他并不拒绝也不有意抑制情感的释放,在被隔断的词语或短语重重落下之时。

在乡村之夜的额头上

我冰清玉洁的内心,已经习惯于在零下的温度里享受自然的清新。

——魏天无

独自醒着

我的世界多好,没有疾病,没有喧嚣,没有嘲讽与讥笑。甚至,没有人间的烟火,没有尔虞我诈的心机,没有战争与流血。

回忆少年光景

而夜 在我的心里

晶莹剔透的外表,是我抵抗这个世界的武装。我的硬度是一枚抵御风声的鸟鸣。起风时刻,我就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土地上,我没有泪水需要流浪,我没有奢望让这个世界接受我的背叛与孤独。

羊们在头顶,高坡俨然万物苍天与宿命

已渐渐睡去

我拒绝太阳。一个人的世界多好,干净、纯粹、晶莹,不动声色,独自冥想。就是小鸟站在我的身上歌唱,我也不会惊动它的抒情。就是它用小喙啄动我的心脏,我也会忍住淡淡的忧伤,不让一滴泪水,在这个冰冷的黄昏,流过那些岁月的梦想。

牛笨拙,只能欺负低岭

月光下的河流

我的生命只有一个季节,我的使命只是在风中承受诋毁与打击。

一个孩子,阳光与杂草之中

在举着银色的火把赶路

即使在人间最冷酷的日子里,我也拒绝做一个投降者,永不叛逃自己的疆域,永不在自己的国土挂上那面醒目的白旗。

岩石的蹲坐、斜躺。村庄以炊烟的口吻

星星点点漂浮于夜的灯火

我拒绝与白昼同流合污,在高高的山冈上,让风,吹散一世的阴霾。

制造人间剧情。那时候很少有人去世

是村庄不眠的眼睛

当阳光莅临,我会关闭所有的出口,只留一条通向人间的暗道,等候子夜时分的一枚雪花,再次把我轻轻唤醒。

只是别村的唢呐,白色孝衣

把我众生的渴望之光一路照亮

即使最后化为一摊水,尸首全无,也要回到英雄的故乡。

哭灵的人们,咽喉红肿,鞭炮齐鸣

清凉的晚风 明澈如水

从此以后

月光照耀露珠,也偏爱积雪

轻轻地 拍打着我的思绪

你进入庙堂,我回归乡野。

好在有羊和它们的肉体,牛总是卧倒

夜虫如丝如缕的浅吟低唱

三月隆起的春风,没有腥潮的气息,空旷的乡村,再次闩上紧闭的门扉,最后一声鸟鸣,在空气中稀释重金属的摇滚,群山封锁了它们漆黑的耳膜。

牲畜们反刍白昼,把草根、荆棘当幸福享用

成为乡村月夜的一段

而我此刻正在觥筹交错的酒桌上,品味城市五彩的虚幻,泡沫与冰冷。

那是公元八〇年代的南太行

最富田园诗意的韵脚

摩天高楼上空,今夜的最后一次航班,正贴着黎明的翅膀飞翔。而翌日的机场里,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吸,让这座城市陷入春天的低谷。巨大的轰鸣声,是这座城市最后挣扎前的喘息与咆哮。

我少年的人间片场。一个孩子与山坡相依为命

高大的乡村白杨

我更替着角色,在不同的时段和季节,交换着不同的思维。我的兄弟和姐妹,朋友与对手,让我在城市逼仄的钢筋水泥丛林里狼奔豕突,找不到乡间芬芳的呼唤,看不见百年老屋里的那缕炊烟,袅袅地究竟要飘向何方?一条瘦成绳索的小河,此刻,它结成圆圈,正在勒紧自己的脖子,作自戕前的演练。它已经丧失生存的河床、泥沙与水草,对这个世界充满敌意。

和草木同气连枝,多年后我不再怀念

夜色中的擎天之剑

你从此寻找不到山峦的松针,锋利的刀片,随时见血封喉。明晃晃的玻璃墙体上,光斑的污染,像一只上下攀爬的壁虎,寻找不到最后的归宿。黑夜永远破解不了白昼的谜语,正在深入每个人惶恐不安的内心。

只痛心,自己为什么长大

横呈于月色和苍茫的大地之间

你是进入庙堂呢,还是怀揣他乡,在城市与乡村的缝隙之间游荡?

爷爷奶奶相继没了,再后来是父亲这一辈

白昼藏匿鸟鸣的浓密枝叶

车流不息的夕阳下,夜的面目狰狞可憎。

如今我再回去,无论走动还是躺下

夜晚开始奏响属于自己的心曲

从此以后,谁也寻找不到指针飞奔的走向。

总有风,从屋顶蹿到骨髓

流淌成乡村月夜的奇妙音乐

渐渐被遗忘的月光

疼痛和恐惧,使得我四肢发麻,灵魂打滑

轻柔地拍打我内心的海岸

蓝天褪下青衫,天空暗淡下来;漂泊多年的月光,却没有如期而归。

海棠花苞

缀满银饰的树冠

我奔跑在自己的花园里,碰落了一些玫瑰散落的香气。那些带刺的月季,用荆棘刺破了一条河流的梦想。

其实是第二次,在路上遇见

夜风塑造的发型

夜,渐渐转入岑寂,虫鸣不再。油菜花簇拥的村庄,早已被一群蜜蜂破门而入,它们嗡嗡的声音,是驱赶夜幕的利器。

太小的,总是被忽略。而那一刹那

宛如挥动的手臂

多么漆黑的村庄啊。零零星星的灯盏,把忽明忽暗的窗棂修饰得更加苍凉。正月未去,年轻人早已远走他乡,城市的灯红酒绿,是另一个诱惑的人间天堂。老弱病残的乡亲们啊,只有你们挪不动早已疲惫的双眸,永远都离不开这片湿润的土地与村庄。

震动的火焰。羞涩、慌乱,但清洁若春露

把满天的星辰和思想的光芒擦亮

生长于斯,病老于斯,就是一把枯骨,也要沉睡在高高的山冈之上。就像那年出走的月光,清冷,孤独,凄凉,在漆黑的寒夜,闪烁着幽暗的微光。

在雾霾之冬,宛若我爱

今夜 倾泻着古典诗意的月光

一个人在黑夜里徘徊太久,他的心,就会变得冷漠,自私,毫无温暖的念想。就连空中的琼楼玉宇,也是那么地惆怅空旷。

又无法得到的。宛若沉沉人世之突破蒙蔽的

为村庄和大地的万物

幼时的月光,此时,不知躲藏在哪株古老的大树旁。那群窃窃私语的萤火虫,也正避开夜的圈套,飞行在低矮的草丛。

一束光亮。照彻我

覆盖了一层梦的气息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没有月光的子夜,一盏孤灯,寂寥地悬挂于古老的屋檐之上。

我为之惊颤。然后深深叹息

在云天一线之间

城市庞大的身影,已经丧失田园抒情的主题;一地破碎的月光,泼洒在城市嘈杂喧嚣的中央,早已没有乡村淳朴圆润的模样。

当我再次经过,她的开放肯定不被我看见

一条缠腰的玉带

农历十六的苍穹啊,虽是一轮满月,却也不再那么皎洁明亮。

秋天记

在鳞光闪耀的银鱼的内心

我只能低头悄悄叹息,举首啜泣张望。

想起灰骡子,挂在树杈上的黑布

银河里漂浮的灯盏依然亮着

村庄离我们越来越远,远得只有一个词的距离,远得中间只能夹着一弯孤月。

想起乌鸦,迁徙路上

在白莲花般的云朵

远得只有伸长怀念,心里却近得一片荒芜。

惊醒我前世妹妹。想起木质车轮下的黄土

簇拥的怀抱里

月色苍白,村庄微凉,它们正在渐渐地被一代人慢慢遗忘,被另一个星空悄然埋葬。

风从岩石缝隙找到绝世之美

熟睡得甜美的婴儿

那是秋花荒草啊!想起镰刀放倒的庄稼

我的一颗无比纯净的心

我只愿意在自己的田园,做自己的王,我没有一统天下的奢望。

北方的谷子,用野火到南方省亲

在静静地潜游

我只守卫我的江山,我没有铁蹄,去践踏另一个王侯的疆域。

想起碰撞额头的黄叶,就要去祭奠

探求月夜的秘密

我每天上山狩猎,下海捕鱼。用一朵花,喂养我的箫笛;用一幅画,描绘我的内心。

逝去的亲人了。想起每顿饭的菜叶和粟米

起风时,就用一叶小舟驮回大海与岛礁。

哎呀,苍天大地,你们的恩赐

此刻,美人鱼只用呜咽的哭泣,告诉我深海之处的黑潮与泥沙。

其实无法感激。想起这快要到底的年岁

我的宫殿已经年久失修,朱红的大柱,被一群白蚁侵蚀。

生而有幸,可恋者几多?

我早就知道,终有一天,我的王朝会丧失在贼臣的掌心。他们唯唯诺诺、躲躲闪闪的眼神,让我窥视到了他们长褂里面隐藏的贪婪与凶险。

想起万里河山,鹰隼正在灭绝

此刻,宫墙外的卫兵,正在春天的柳絮里,擦拭自己手中长满锈迹的长弓。

大水凉了,乡村的锅底却还温热

年老色衰的城池,怎能抵挡一把野火的焚烧?

想起这繁华的街道,他们这么热闹

那些虎狼出没的海岸线,一群草寇正持刀而来。他们的身后,骷髅旗闪烁着寒冷的凶光。一门长炮,瞄准的是,年代久远的江山。

而世界,和人类的期许,却还是铜锁状的哑谜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从未奢望让这一个世界接收自身的叛逆与孤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