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他们是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丘克大声催促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62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可是甘步库,知道我喜欢什么吗?我喜欢在准星里看猎物移动的样子,然后听见我的猎枪扣动扳机:嘎——嘎——”丘克举枪做瞄准动作,一边模仿着枪声:“那声音真他妈带劲……

“可是甘步库,知道我喜欢什么吗?我喜欢在准星里看猎物移动的样子,然后听见我的猎枪扣动扳机:嘎——嘎——”丘克举枪做瞄准动作,一边模仿着枪声:“那声音真他妈带劲……再看猎物,猛地前蹿,一个跟头栽下去……这就是一个使鹿部猎人要做的。”

图片 1

去呼伦贝尔玩,很多人都会去寻找她的足迹。

1920年,玛利亚·索出生在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部落,她没想到多年后的今天,她会成为人们口中传说的“中国最后的一位女酋长。”

图片 2

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部落只有200多人(目前人口仍在减少),他们是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驯鹿、狩猎、捕鱼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他们世代住在森林里,“撮罗子”是他们的房子,按照季节的不同,分别用桦树皮、草帘子和犴、狍等兽皮做成自上而下一层压一层的围子,绑在木杆上。夏天用草或树做门帘,冬天用狍皮。而如今,防水雨布替代了原来的桦树皮。

图片 3

图片 4

在激流河边出生,玛利亚一生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从能牵驯鹿开始,她就跟着父母出去打猎,帮着喂鹿。

那时,他们家的驯鹿只有一只,玛利亚做梦都想着驯鹿头数能一下子多起来。在鄂温克人眼里,驯鹿是他们的宝贝,有了驯鹿,才能过得踏实。

图片 5

出嫁那天,父母一下子给了她6头驯鹿做嫁妆,在当时还有好多姑娘没有鹿做嫁妆。

每年5、6月,驯鹿产羔了。女人们很忙很累,但是很开心。因为驯鹿自己在林子里走,随便哪里都能下羔,人要到处去找。每天出去找鹿,看看鹿下了什么样的羔,花的、黑的,是玛利亚最幸福的时候。

图片 6

“找鹿要沿着蹄印去找,一路上 都能看到,棒鸡、熊、兔子、灰鼠子,带着列巴背着枪走。驯鹿如果找不到是不会回去的,晚上就在林子里拢一堆火,就这么过夜了。”

40多岁,玛利亚梦想成真,她的鹿多得怎么抓都抓不过来。

图片 7

随着时代变迁,鄂温克人越来越少,鹿也越来越少。外来的偷猎、伐木、修路,破坏了他们的生态环境,他们不得不一次次搬迁。

图片 8

过去到处都有犴、鹿、灰鼠子,现在不一样了,到处都有人,都有偷猎的人。

图片 9

当猎枪被没收,狩猎被禁止,在大兴安岭,鄂温克人的狩猎文明正渐渐消逝。

住在山上的日子很苦,蚊虫叮咬,严冬寒雪。所以在2002年,当地政府为了改善猎民们的生活,在内蒙古根河市的西边为“敖鲁古雅”所有243名鄂温克人建起了居民新居。

图片 10

猎民们陆续下山,玛利亚却坚守着深林和驯鹿。她成为了“热点人物”,人们称她为“中国最后一位女酋长”。

图片 11

老人家现在居住在内蒙古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现在,她一天中最高兴的事就是觅食的驯鹿从山林中归来,争抢她手中的食盐。

如今,这里也成了旅游景点,许多游客来喂食驯鹿,参观鄂温克人的住所,同时对玛利亚·索充满好奇。

图片 12

图片 13

谁也无法阻止时代的车轮,玛利亚·索会老去,鄂温克狩猎部落也会消失在人们的一片唏嘘声中。

素材来源/网络    编辑/行走君

品牌推广图片 14

-End-

  商务&合作  

联系QQ | 2973461866     微信 | 18987699683

图片 15

阅读原文:

老爷爷,这么多山,它偏到这来吗?

“还不是‘瘸腿犴’惹的……”

老爷爷,现在,真让人猜不准你的眼睛,到底是好还是坏。

“这么说是达瓦和括号一起把咱们害了……”

我爱。

“天黑前我们得赶到有水的地方,再翻过两道岭就是。”丘克瞄一瞄头顶的日光,找个背阴处盘腿坐了,双手抖得像筛糠,他胡乱地打开背袋,倒出一堆饼干火腿,榨菜和水,从中快速翻出一个袋装白酒,用牙齿咬破一角,咕咚咕咚地吮吸,直至塑料袋见瘪。甘步库一把抢过来,张大嘴,让酒水成线状浇到喉咙。这时候,西班赶上来了,气喘吁吁,脸色涨红得像野草莓。

谁教你的?

“要是卡道布大叔活着就好了。”

老人拎起水壶。

丘克走过来,用手摸摸西班的头:“走吧,臭小子,我要证明给你看,丘克是个……莫日根……”

我知道。

“是的,我想让他做一回猎人,像他父亲那样。”

是。我是来这听野鹿的声音,就像你听收音机里的歌。那可是真正的歌呀!

“所以你叫上了西班……”

老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丘克屏着酒气和呼吸,他找到一块开阔地,从这里能窥视到大半个水泡,他藏在一簇大灌木丛的树根下,示意西班埋伏在他身边,西班却扛着枪向泡沿靠近。

孩子含着泪,松开老人的手。他拎起水壶。

丘克牵着一头秃角的驯鹿,和甘步库两个人背着枪,领着西班穿行在林子里。西班大概十几岁的样子,右肩斜挎着一管桦树皮做的鹿哨,他的额头受伤了,那儿淤青着一个拳头大的包,几只讨厌的苍蝇围着渗血的伤口嗡嗡转。

她的脸红吗?老人声音很低。

“你,你喝多了。”西班蹲在地上,把下颚放在两臂中间,一副沮丧相:“你不是个好猎人……”

老爷爷,我爱。

“你说他那个继父?”

老爷爷,你和谁说话。跟在老人身后的孩子问。他满脸稚气,闪着一双好奇的黑眼睛,天真可爱。 和我的朋友。

白酒还剩下两袋,丘克不再言语,咬开一袋喝下一大口递与甘步库,再喝自己这袋。这让甘步库很不高兴,拿了灰鼠子扭头到旁边一个人去吃。

哦,这你不猜也知道。

择了一块远离河岸的下风处,丘克给驯鹿拴上足绊,放它去密林里,那儿会有它爱吃的苔藓。那根站杆很快变成了一堆篝火,热气腾腾的吊锅架在上面,里面滚着米粥。一只灰鼠子被甘步库烤在火中吱吱冒油,那是猎人们这一天唯一的战利品。

它们生在这。老人加重了语气。

“卡道布……他长什么样儿?”

老爷爷,我听到鹿叫了,真好听。

“迟早的事儿,”丘克又吮了一大口酒:“他们说了,枪支管理法里边要是写了括号,说使鹿部猎民除外,他们就不收……可是后边没有括号……”

老爷爷,你多大岁数了!

丘克点点头:“那个家伙对西班不好。”

哟山峰上突然传来响亮的声音,这好像是野鹿在叫。

声音短促而急切,一声接一声,那叫声像极了真鹿,丘克一愣,立耳辨听,才知晓那是西班的鹿哨。

是这样。到了山里,我真觉得啥都能看见了,就好像这些树,长在我心里,连小路,也好像铺在我手掌上了。你知道,这些小路,有不少是我的脚踩出来的。

“狩猎不要说这些忌讳的话。”丘克朝他瞪了瞪眼睛,喘着粗气停下来,双手扶膝借以小憩。

我明白了,老爷爷。还有都说你到这里来,是听山上野鹿叫唤,是吗?

西班狐疑地望一望他,眼睛落到甘步库的猎枪上。

啊,这个你知道春天飞来的大雁吗?

走了快一整天,没见到一片原始林,矮矮细细的人工林和次生林子里真的没什么野物了,连鸟的叫声都很少听到。路过的鹿道上只有偷猎者下的钢丝套和捉脚,丘克和甘步库见到就拆掉,像两个拆弹队员似的,这也耽搁了不少行程。

准是、它死了。

图片 16

老爷爷,鹿叫了吗?我睡的真死。孩子凑在老人身边,问。

淡淡的月光悬照的峡谷太静谧了,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沉浸在它的梦里了似的。丘克就在这呦呦鹿鸣中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睛时,眼前的一幕让他一个激灵爬起来:不远处的泡岸上,一头强壮的雄鹿正擎着树杈般的大犄角,来来回回颠着碎步,亢奋地东张西望,这会儿就伸长绒白的脖颈:“嗷——嗷——”……两声震耳呼吼把丘克的手叫得发颤,他强作镇定,抖着手端起枪瞄准雄鹿那挺拔雄伟的身躯,可他的手指却不听使唤,就连枪栓的位置都摸不准了,他蜷缩了身子低头狠咬了一口胳膊,这才将手指伸入扳机……

记住:这是狍崽的声音。

“那你还来干什么?”

红,彤红彤红的。

半个残月升在远处的山崖顶时,丘克和西班已接近了窸窣作响的溪流,一片铁色的泡子就在前方沉睡着,更密集的红柳林和芦苇荡掩映着它。柳丛里不时传来一两声夜鸟的孤鸣。

老爷爷,我去拎水。孩子上前攥住水壶。

“这他妈还是我买的酒呢。”丘克朝他挥了挥拳头。

你爱小河吗?

“我累了,只想一头倒在这里睡觉……”甘步库往火堆里加柴。

记住:这是老公鹿的声音。老人告诉孩子。

那一声枪响震人心弦,回音经久不息……瞬间,雄鹿一个前趴栽倒在夜色里,将月光激荡出层层涟漪……

孩子,鹿不像人。它爱上那个山,是不会甩掉的,除非它死了。

“丘克,今晚别去蹲夜了,我的脚上都是泡,再说这一路上你也看到,林子里屁都没了……”

吃过晚饭,老人抬头凝望西山。孩子枕着双手,又开两条腿,躺在淡绿色的青苔上。

夜色又恢复了原样,一切都静悄悄的。

我老人好像突然被谁触到痛处。他的声音顿时低下去了,现在,我喜欢鹿,最喜欢它,它没有一点坏心眼。

“到这个河边就是为了猎鹿,难道我们是来生火的吗?”

你爱林子吗?

西班一直在后面瞅着丘克的背影,等他走回时忽然开口,这是他一天里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眼角还挂着泪珠。

晨雾弥漫的岸边,西班仰躺在那里,胸口和地上凝固着一大摊刺眼的血泊……他的头上多了一个用树枝和芦苇扎成的草帽,一只手还紧握着鹿哨……

是爸爸来的时候。

“他可差着呢,唉,咱们的好猎人都死光了。”

夜深了。

“我能用他的枪吗?”

孩子,你听着。老人又一次吮起了鹿哨。

“西班,快点。”丘克大声催促着他,随手整了整驯鹿背上的驮具。驯鹿晃一晃锯掉了鹿角的大头,一副滑稽相,鼓冒冒的鹿眼要掉出来似的。

天亮了。老人倚着树根坐着。

丘克一愣:“你问你的父亲?”

哦,叫我怎么说呢它是为了爱情。

最后一点炭火的微光中,一高一矮两个人的背影向着黑黝黝的灌木林里行去了。

像也是假的。这没有鹿了,一只也没有了,孩子。老人下了一个痛苦的结论。

丘克被酒精拿坏了的腿已疲惫得迈不动步子。不过现在他来了精神,两只眼睛也有了光亮。在进入河谷之前,他瞄好了桦树林里的一根站杆,像头熊那样呼哧带喘提了猎刀走过去,几声咔咔响动过后,枯木吱呀呀地重重倒下。丘克拎起它使劲向山下撇去……

孩子侧过耳朵,听起来。缥缈的夜风送来河水的流动声,很有节奏,哗啦啦地响。声音时隐时现,时远时近。这纯净的音响,在这沉静的山林里,单纯,活泼,使人仿佛看得见河水的波动。

“嘎——”

老爷爷孩子伤心地哭了。他把身旁的松树根制成的、弯曲的鹿哨递给老人。

停顿了好一会儿,却听不到任何回应。

两人来到河岸。对岸是一片灌木丛,背后是拔地而起的山峰,山峰上挺立着石崖,它像一个威武的巨人。 老人停住脚步,站在那里。这里是一块难得的空地。

“不,我想,他应该更像你……”西班扭过头去,望着天边升起的第一颗闪亮的星。

不,不是真的。这里的河、树、鸟儿、鹿,都是我的朋友。它们帮助过我,帮我活到现在吃饭吧。

“我打的灰鼠子……”甘步库抱屈了一句。

流水声越来越小没有野鹿的声音。

西班回头瞅了他一眼,转瞬间湮没在芦苇荡里。

我知道,你爸爸昨天把帐篷扎在那了。我说过,我不住帐篷。

......

我哭啦!老人捂着脸痛哭起来,那头鹿、不愿来。来和我、告别了。它、嫌弃、我。啊!老人痛苦地叫了一声,那善良的它们、嫌弃我,都在、嫌弃我。呜呜老人低着头,肩膀在抖。

“嗷——嗷——”又一阵叫,仍没有野鹿响应……

孩子爬起来,站着,伸个懒腰,望着从山顶的树隙间冉冉升起的火球。

西班点点头。

记住:这是犴崽的声音。

天蒙蒙放亮时,仍在树丛下酣睡的丘克被甘步库喊醒,甘步库惊惧着没了血色的面孔:“丘克,快看看西班,你他妈的快看看西班……”

他终于听清第二声鹿鸣。骤然间,他的脸变得阴沉、灰暗,嘴角在痛苦地抽动,身体慢慢地软瘫下去。飞翔的苍鹰被枪弹击中了。

“不管是谁害的,这可能是咱最后一次狩猎了……”丘克拿起枪来,喝过酒后他的手竟不再哆嗦,粗硬的手掌摩挲着发烫的枪管,因为年久枪身至枪托的漆皮已渐次斑驳,每一块剥落的痕迹都写着丘克的狩猎经历,虽然它们都像落叶般去了。

记住:这是鹿崽的声音。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是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丘克大声催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