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总其书数,"谓藏室也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17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采来遗逸 ○秘书监 牛弘字里仁,安定鹑觚人也,本姓尞氏。祖炽,郡中正。父允,魏长史、工部士大夫、临泾公,赐姓为牛氏。弘初在襁緥,有相者见之,谓其父曰:“此儿当贵,

○采来遗逸

○秘书监

牛弘字里仁,安定鹑觚人也,本姓尞氏。祖炽,郡中正。父允,魏长史、工部士大夫、临泾公,赐姓为牛氏。弘初在襁緥,有相者见之,谓其父曰:“此儿当贵,善爱养之。”及长,须貌甚伟,性宽裕,好学博闻。在周,起家中外府记室、内史军士长。俄转纳言上等兵,专掌文翰,甚有美称。加威烈将军、员外散骑上卿,修起居注。其后袭封临泾公,宣政元年,转内史下大夫,进位使持节、提辖、仪同三司。 开皇初,迁授散骑常侍、秘书监。弘以典籍遗逸,上表请开献书之路,曰: 经籍所兴,由来尚矣。爻画肇于庖义,文字生于苍颉,有技能的人所以弘宣引导,博通古今,扬于王庭,肆于时夏。故尧称至圣,犹考古道来说,舜其大智,尚观古代人之象。《周第1297页官》,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及四方之志。武王问轩辕黄帝、高阳氏之道,太公曰:“在《丹书》。”是知握符御历,有国有家者,曷尝不以《诗》、《书》而为教,因礼乐而成功也。 昔周德既衰,旧经紊弃。孔仲尼以大圣之才,开素王之业,宪章祖述,制《礼》刊《诗》,正五始而修《春秋》,阐《十翼》而弘《易》道。治国立身,作范垂法。及秦皇驭宇,吞灭诸侯,任用威力,事不师古,始下焚书之令,行偶语之刑。先王坟籍,扫地皆尽。本既先亡,进而颠覆。臣以图谶言之,卓越盛衰,信有征数。此则书之一厄也。汉兴,改秦之弊,敦尚儒术,建藏书之策,置校书之官,屋壁山岩,往往间出。外有太常、军机大臣之藏,内有延阁、秘书之府。至孝成之世,亡逸尚多,遣谒者陈农求遗书张卫内外,诏刘向老爹和儿子雠校篇籍。汉之典文,于斯为盛。及新太祖之末,长安兵起,官室图书,并从焚烬。此则书之二厄也。光武嗣兴,尤重经诰,未及下车,先求高雅。于是鸿生巨儒,继踵而集,怀经负帙,不远斯至。肃宗亲临讲肄,和帝数幸书林,其兰台、石室,鸿都、东观,秘牒填委,更倍于前。及孝献移都,吏民纷扰,图书缣帛,皆取为帷囊。所收而西,载七十余乘,属西京大乱,有的时候燔荡。此则书之三厄也。魏文代汉,更集杰出,皆藏在文书、内外三阁,遣秘书郎郑默删定旧文。时之论者,美其朱紫有别。晋氏承之,文籍尤广。晋秘书监荀勖定魏《内经》,更著《新簿》。虽古文旧简,犹云有缺,新章后录,鸠集已多,足得恢弘正道,训范当第1298页世。属刘、石凭陵,京华毁灭,朝章国典,进而失坠。此则书之四厄也。永嘉事后,寇窃竞兴,因河据洛,跨秦带赵。论其开国立家,虽传名号,宪章礼乐,寂灭无闻。刘裕平姚,收其图籍,五经子史,才四千卷,皆赤轴青纸,文字古拙。僭伪之盛,莫过二秦,以此而论,足可明矣。故知衣冠轨物,图画记注,播迁之余,皆归江左。晋、宋之际,学艺为多,齐、梁之间,经史弥盛。宋秘书丞王俭,依刘氏《七略》,撰为《七志》。梁人阮孝绪,亦为《七录》。总其书数,三万余卷。及侯景渡江,破灭梁室,秘省级优质产品秀,虽从战役,其文德殿内书史,宛然犹存。萧绎占领江陵,遣将破平侯景,收文德之书,及国有典籍,重本陆仟0余卷,悉送大梁。故江表图书,因斯尽萃于绎矣。及周师入郢,绎悉焚之于外城,所收十才一二。此则书之五厄也。后魏爰自幽方,迁宅伊、洛,日不暇给,经籍阙如。周氏创基关右,戎车未息。衡水之始,书止柒仟,后加采撷,方盈万卷。高氏占领辽宁,初亦访谈,验其本目,残缺犹多。及东夏初平,获其经史,四部重杂,三千0余卷。所益旧书,五千而已。

《史记》曰:高祖入咸阳,萧相国先收秦图书。

《六典》曰:秘书监之职,掌邦国经籍图书之事。有二局:一曰文章,二曰长史,皆率其属而修其职:少监为之贰。

刘歆《七略》曰:武帝广开献书之路,百余年中间,书积如丘山。故外有郎中、博士之藏,内则延阁、广内、秘室之府。

《东观汉记》曰:桓帝延熹二年底,置秘书监,掌典图书、古今文字,考合异同。

《物理论》曰:鲁恭王坏孔圣人旧宅,得《周书》,阙无《冬官》,汉武购千金而莫有得者,遂以《考工记》备其数。

华峤《东汉书》曰:学者称东观为老氏藏室,道家蓬莱山。王融《曲水诗序》曰:"记言事於仙室。"谓藏室也。

《汉书》曰:孝帝河平八年,遣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

《魏志》曰:王象字善伯,散骑常侍领秘书监,撰《皇览》。

《东观汉记》曰:杜林於河西得漆书古文《太守》经一卷,每遭困厄,握抱此经。

鱼豢《魏略》曰:兰台,台也。而秘书署耳。

《后魏书》曰:高谧字安平,典秘阁。谧以坟典残缺,奏广访郡邑,大加缮写。由是图籍莫不审正。

王隐《晋书》曰:王沉为书记监,著《魏书》,多为时讳而善序事。

又曰:唐武宗署刘昞为儒林祭酒从事中郎。暠好尚文籍典史,穿落者亲自补治。昞时侍侧,前代暠,暠:"躬自补者,欲人重此曲籍。"

又曰:羊祐为黄门郎,陈留王立,以少帝,不愿为侍臣,徙为秘书监。

《隋书》曰:刘炫除殿内将军,时牛弘奏请购求天下遗逸之书。炫遂伪造书百卷,题为《连山易》、《鲁史记》等,录上送官,取赏而去。后有人讼之,经赦免死。

又曰:惠帝永平元年,诏云:"秘书监综理经籍,考校古今,课试署吏,领有四百人,宜专其事。"

《北史》曰:隋裴矩伐陈之役,领上将记室,既破丹阳,晋王广令矩与高颎收陈图籍。

邓粲《晋纪》:华谭为书记,自负宿名,意每怏怏,尝从容谓上曰:"臣老於秘阁矣。汲暗之言,复存今天。"上不悦。

又曰:隋牛弘上表请开献书之路,曰:"昔周德既衰,旧经紊弃。孔丘以大圣之才,开素王之业,宪章祖述,制《礼》刊《诗》,正五始而条《春秋》,阐《十翼》而弘《易》道;及秦皇驭宇,吞灭诸侯,先王坟籍,扫地皆尽,此则书之一厄也。汉兴,建藏书之策,置校书之官,至孝成之代,遣谒者陈农求遗书施晓东内外,诏刘向父亲和儿子雠校篇籍,汉之典文於斯为盛;及新太祖之末,并从焚烬,此则书之二厄也。光武嗣兴,尤重经诰,未及下车,先求高雅;至肃宗远道而来说肆,和帝数幸书林,其兰台、石室、鸿都、东观,秘牒填委,更倍於前;及孝献移都,吏人打扰,图书缣帛,皆取为帷囊,所收而西,裁七十馀乘,属西京大乱,不经常燔荡,此则书之三厄也。魏文代汉,更集杰出,秘书郎郑默删定旧文,时之论者,美其朱紫有别;晋氏承之,文籍尤广,晋秘书监荀勖定魏内经,更著《新簿》;属刘、石凭陵,进而失坠,此则书之四厄也。永嘉事后,寇窃竞兴,其开国立家,虽传名号,宪章礼乐,寂灭无闻;刘裕平姚泓,收其图籍,五经子史,才伍仟卷,皆赤轴青纸,文字古拙,并归江左,宋秘书丞王俭,依刘氏《七略》撰为《七志》,梁人阮孝绪亦为《七录》,总其书数三万馀卷;及侯景渡江,坏破梁室,秘省优秀,虽从战斗,其文德殿内书及公共典籍重本70000馀卷,悉送临安;及周师入郢,绎悉焚之於外城,所收十才一二,此则书之五厄也。后魏爰自幽方,迁宅伊、洛,日不暇给,经籍阙如;周氏创基关右,戎军未息,唐山之始,书止7000,后加收罗,方盈万卷;高氏据有辽宁,初亦访谈,验其本目,残阙犹多;及东夏初平,获其经史,四部重杂,一万馀卷,所益旧书,6000而已。今御书单本三千0六千馀卷,部帙之间,仍有欠缺,比梁之旧目止有其半。至於阴阳河洛之篇,医方图谱之说,弥复为少。臣以特出,自仲尼迄今,数遭五厄,兴集之期,属膺圣代。今秘诀见书,亦足披览,但时期载籍,须令大备,不可王府所无,私家乃有。若猥发明诏,兼开购赏,则异典必致,观阁斯积。"上纳之。於是下诏,献书一卷赏缣一匹。一二年间,篇籍稍备,乃总加编次,召天下工书之士,京兆韦霈、西宁杜頵等,于书记内补续残缺,为正职和副职二本,藏於宫中。其馀以实秘书内外之阁,凡三千0馀卷。炀帝即位,秘阁之书分为三品,於东都观文殿东西厢屋以贮之:东屋藏甲乙,西屋藏丙丁。

《晋诸公赞》曰:荀勖领秘书监。太康二年,汲郡冢中得竹书,勖躬自撰次注写,以为中经,列於秘书,经传阙文多所证实。

《孙吴史》曰:都官经略使庾传美充三川搜访图籍使。传美言伪蜀王衍之书,旧僚家在拉合尔,便於归计,且言拉合尔独具本朝实录。及传美使回,所得才九朝而已,其馀残缺杂书,盖不足记。

又赞曰:庾峻自司空太历史之父秘书监,幽赞、符命、天文、地理,因有述焉。

○借书

何法盛《晋One plus书》曰:孙盛字安国,为书记监,笃尚好学。自少及长,常爱不释手。既居史官,乃著《三国阳秋》

《西京杂记》曰:匡衡勤学,邑人大姓又不识字,家富多书,乃与客作,不求其价。主人怪而问之,衡曰:"愿得主人书,遍读之。"主惊讶,给以书,后成大儒。

沈约《宋书·百官志》曰:秘书监、丞各一人,郎几个人。魏武建国有秘书令,左、右丞。黄初级中学,分秘书,立中书,而秘书之局不废。昔孝武皇帝建藏书之册,置写书之官,於是天下文籍皆在天禄、石渠、延阁、广内秘府之室,谓之秘书。至成、哀世,使刘向父亲和儿子以本官典其事。至于后则图籍在东观,有校书郎,又有作品郎。(傅毅、马融之徒多为校书郎。又蔡邕从都督选入东观文章,邕既已为都尉郎而入东观文章,复拜议郎,知是小说郎也。)又硕学达官,往往典校秘书,如向、歆故事。或但校书东观,或有兼撰《汉记》也。

《古代书》曰:王充师事扶风班彪,好博览而不守章句。家贫无书,常游西宁商号,阅卖书,一见辄能忆诵,遂博通众流百家之言。

《梁书》曰:任昉字彦升,为秘书监。自齐永元以来,秘阁四部篇卷纷杂,昉手动和自动雠校,由是篇目定焉。

《蜀志》曰:李权从秦宓借《西周策》,宓曰:"成汤大圣,睹野渔而有猎逐之失;定公贤者,受女乐而弃朝事。法家法曰:不见所欲,使心不乱,是故君子先以懿文德也。"

《后魏书》:伊馥,世祖欲拜馥为太师、郡公。馥辞曰:"大将军务殷,伯爵至重,非臣年少愚近所宜荷任,请收过恩。"世祖问其所欲,馥曰:"中、秘二省多诸文士,若恩矜不已,请参其次。"世祖贤之,遂拜为中护将军,秘书监。

《博物志》曰:蔡邕有书万卷,汉末年,载数车与王粲。亡后,相国掾魏讽谋反,粲子预焉,既被诛,邕所与粲书,悉入粲族子业。

《隋书》曰:柳,炀帝嗣位,拜秘书监,封汉赫山区公。帝退朝从此,便命入阁,言宴讽读,整日而罢。帝每与嫔后对酒,时逢与会,辄遣命之,至与同榻共席,恩若友朋。帝犹恨不能够夜召,於是命匠刻木偶人,施机关,能坐起拜伏,以像於。帝每在月下对酒,辄令宫人置之於座,与相酬酢,而为欢笑。

王隐《晋书》曰:齐王攸好学不倦,借人书皆治护,时以还之。

《唐书》曰:魏玄成为书记监,奏引学者校定四部书,自是秘府图籍,粲然毕备。

又曰:皇甫谧表从武帝借书,上送一车与之。谧羸病,喜爱得舍不得放手,历观古今,无不皆综。

刘歆《七略》曰:武帝广献书之路,百多年之内,书积如丘山,故外有太常、史、大学生之藏,内则延阁、广内、秘室之府。

《先贤传》曰:延笃从唐溪李度受《左氏》,欲写传本,无纸,乃借本诵。及笃辞归,李度曰:"卿欲写本,何故辞归?"答曰:"已诵之矣。"

鱼豢《魏略》曰:芸台香辟纸鱼蠹,故藏书台称芸台。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齐·张率传》曰:时陆少玄家有父澄书万馀卷,率与少玄善,遂通书籍,尽读其书。

《三辅黄图》曰:仁寿宫东有麒麟殿,藏秘书,即扬雄校书之处也。

《陈书》曰:孔奂字休文,山阴人。好学,经史百家或然通涉。沛国刘显,时称"学府",每共奂切磋,深相叹,乃执奂手曰:"昔伯喈坟素悉与仲宣,吾当希彼蔡君,足下无愧王氏。"所保书籍,寻以相付。

王充《论衡》曰:兰台之官,监国得失也。

《后魏书》曰:崔亮家贫,佣书自业。时浙东李冲当朝任事,亮从兄光往依之,谓亮曰:"安能久事笔砚而不往托李氏也?彼家饶书,因可得学。"亮曰:"弟妹饥寒,岂可独饱?自可观书於市,安能举夺由人乎?"

《通典》曰:秘书省,但主书写、勘校而已,虽非要剧,然好学君子亦多求为之。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总其书数,"谓藏室也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