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从修院中出来后才学习了文字美术,相当少有人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83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百年孤独》出版几年后,马尔克斯收到朋友赫曼·阿西涅加斯寄来的一沓书信。那是别人写给赫曼的私人信件。马尔克斯打开阅读,发现写信人字迹稚嫩,拼写中还有很多语法错误,

图片 1图片 2《百年孤独》出版几年后,马尔克斯收到朋友赫曼·阿西涅加斯寄来的一沓书信。那是别人写给赫曼的私人信件。马尔克斯打开阅读,发现写信人字迹稚嫩,拼写中还有很多语法错误,但还是被信的内容所吸引,一封封看完后,惊为天才之作。信的作者,是著名的拉美画家、当时在拉美艺术界有着“教母”地位的艾玛•雷耶斯。有一种说法是,马克尔斯立刻打电话给艾玛,还有一种说法是马尔克斯写信给她,鼓励她把这些信集结出版。无论哪种说法更准确,可以确定的是,艾玛因赫曼未经允许就将她的私人通信给他人看而气愤不已,不仅拒绝出版,还从此停笔,此后20年间不再写信。这让赫曼羞愧难当。2003年,艾玛去世前,终于同意将信出版,并决定将版税收入全部捐给哥伦比亚的一家孤儿院。这本书信集,就是《我在秘密生长》。苦涩的童年在她的笔下却有了一种不屈、向上而又充满了想象力的魔力,像一幅画一样流淌而出、渲染开去。有一种人天生就具有讲好故事的能力,哪怕并未经过任何的专业训练,艾玛应该就是这类人。在《我在秘密生长》一书中,苦涩的童年在她的笔下却有了一种不屈、向上而又充满了想象力的魔力,像一幅画一样流淌而出、渲染开去。这一切的基础,在于艾玛是一个“有话要说”的人。最早洞悉这一点的人之一,是对众多的现代画家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法国画家、教师安德烈·洛特。那时,艾玛在他创办的艺术学校学习绘画,那是当时巴黎最著名的画院之一。根据本书的译者在《译后记》中所说,艾玛开始学习绘画技巧,对着人体模特写生,然而这种套路似乎并不适合艾玛。有一天,洛特亲自找到艾玛,对她说:“您并没有看模特,只是按自己想的在画。您一点都不懂绘画,不过我要跟您谈谈。”两人从此成为朋友,洛特建议艾玛开始独立创作,因为“会画画的人有的是,可有话要说的人并不多。您要说的话太多了,最好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多去美术馆看看吧。”就这样,在洛特的指引下,艾玛开始了她的职业画家生涯,并很快蜚声画坛。多年后,当她在巴黎塞纳河左岸举行个人画展时,当时已经成名的毕加索参观了画展,并留下了自己的签名。在事业有成的同时,艾玛也有了令人羡慕的爱情。她的丈夫Jean被认识的人们称为是“一位真正的绅士”,有修养、有涵养,而且事事以艾玛为中心。那时,很少有人知道艾玛后来在《我在秘密生长》中讲述的一切,包括Jean和他的家人。他们甚至不知道艾玛还有个姐姐。那么,艾玛到底是怎样秘密生长的?她在书中写了些什么?在给朋友的信中,那些悲伤的、快乐的童年往事时而如一条蜿蜒流淌的小溪、时而如咆哮的江海奔涌而来,那种野生的、原始的感染力往往萦绕在心间,久久不退。《我在秘密生长》共收录了艾玛的32封信,以一个小女孩儿的目光和口吻,道出了她悲惨的童年和她眼中的世界。根据书中的描写,艾玛家非常穷,“住的房子是一个很小的单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朝街的门”。她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倒掉用了一夜的便盆。她说,“便盆没有一天不是满到要溢出来了,冒出的味儿恶心到有好多次我都吐在了上面”。艾玛是个斜眼,人们常不知道她在看哪里,小伙伴们不爱和她玩儿,她唯一的玩伴是一个瘸腿男孩。艾玛从小没见过父亲,脾气暴躁的抚养人玛丽亚被视为母亲,她动辄痛打艾玛和她的姐姐,以至于只要母亲一脱下鞋来,艾玛就知道自己要挨打了。她从母亲那儿得到的爱很少,有一次她的姐姐受伤了,母亲竟然念叨说“为什么偏偏是好看的这一个”。艾玛的悲惨遭遇还不止于此。四岁那年,她和姐姐被母亲遗弃,贫穷、被歧视、被抛弃、孤独、无助、不安,应该说这是艾玛生活的主基调,然而,艾玛在这样的困苦中,却仍然能够找到属于童年的快乐。比如,她的妈妈买了几只母鸡,“每次看见一只母鸡进面包炉,我就跟着一起钻进去,在里面静静地待上几个小时,等它下了蛋,捡起来热乎乎地贴在脸上”;她也会骑上一头骡子在院子里转圈;她和朋友“瘸子”制作了一个叫“雷波勇将军”的泥人,之后长时间地围绕这个泥人玩各种游戏……成长阶段的孩子,大概每个人都有不足为外人道、不为成人所理解的秘密花园,艾玛也不例外。于是,在给朋友的信中,那些悲伤的、快乐的童年往事时而如一条蜿蜒流淌的小溪、时而如咆哮的江海奔涌而来,那种野生的、原始的感染力往往萦绕在心间,久久不退,以至于有人说,读这本书,“你会找到读《城南旧事》和《芒果街上的小屋》时的那种少有的震动,甚至可能更加情难平复”。艾玛有几次说过自己是拉斐尔·雷耶斯总统的女儿,并最终向一位好友坦白,其实她是总统的孙女。19岁那年,艾玛的生活出现了转折,“迈步走进外面的世界之前,我发觉自己很久之前就不再是小女孩了。”《我在秘密生长》中的故事到此结束了,然而艾玛的传奇人生才拉开序幕。她开始学习写字、画画,一举成为绘画界“教母”级的人物。“从那一刻起,她在外面世界的传奇故事开始了。不过,艾玛不喜欢传奇这个词,她说,比起自己的作品,她的生活似乎被赋予了过多的重要性。”本书的译者在译后记中写道。艾玛没能写进书中的传奇经历更多,其实,关于她的童年,她也并没有写尽。比如艾玛在书中将她最初的抚养人称为玛丽亚小姐。很多人猜测这位玛利亚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可到底是不是,作者一直没有给出答案。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艾玛是哥伦比亚总统拉斐尔·雷耶斯的孙女。作者在译后记中写了这样一件事:“作家ManuelMejíaVallejo有一次与艾玛碰面时,大胆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你真的是拉斐尔·雷耶斯总统的孙女吗?’‘我不谈这个。咱们换个话题吧。’艾玛很少如此不理智地回应别人。”译者参考了大量的资料后,在译后记中写道:“艾玛有几次说过自己是拉斐尔·雷耶斯总统的女儿,并最终向一位好友坦白,其实她是总统的孙女。”自己的身世之谜,艾玛在《我在秘密生长》中虽未名言,但也有过相关的叙述。文章来源:快悦读

从修院中出来后才学习了文字美术,相当少有人知道Emma后来在《小编在隐私生长》中陈诉的全部。艾玛雷耶斯是一位艺术家,悲惨的青葱年华为她的艺术表现渲染上最独特的一笔。

      《我在秘密生长》收录了23封信,是她写给挚友哥伦比亚学者赫曼·阿西涅加斯的,主要讲述了她的童年往事。这本书的迷人之处在于里面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她的叙述天然去雕饰,用孩童纯真的双眼描述了自己的经历,叙述轻盈乐观,使我们读起来并不觉得过于苦闷压抑。因为是私人信件,没有过多的写作技巧,只是平铺直叙,然而正是这种质朴和单纯赋予文字一种魅力,好像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吸引人想要一直听下去。这本书令人心碎之处恰恰也在于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她的抚养人(无法确定是否为生母)对她和姐姐几乎不管不问,经常把她们关在家中,打骂,忽视,让她们忍饥挨饿都是家常便饭,幼小的她们还要承担家中的杂务。她亲眼看着同病相怜的私生子被遗弃,从一开始她便不敢缔结亲密关系,只敢称呼这个柔弱可爱的生命为“小孩”,因为下意识地她便知道,母爱亲情是奢望。然而这仅仅是分离的开始,她和姐姐也被遗弃了,她们孤立无援,在宗教森严的修道院中默守着身世的秘密。经历过女孩之间的排挤,她们逐渐适应了做工、祈祷的刻板生活。然而残酷的命运并没有放过她,修道院中一个小女孩有臆想症,藏着一个玩具当做与外界沟通的信使,艾玛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偷偷地帮助“喂养”这个信使,他为她们带来外界的消息和新奇的故事,这些精神食粮是女孩们唯一的希望和乐趣,她们通过这样的方式牢固地团结在一起,分担着修道院中生活的孤独和贫乏。可是在修女们看来,患有臆想症的女孩不能存在其中,于是她们的朋友被赶走了。这对小艾玛来说无异于一场精神的疟疾,在制度严格的修道院里,她没有反抗的能力和空间,身体却无法控制地开始不断的尿床,虽然最终这次心理疾病被修女们用冷硬的手段改好了,但心灵的创伤永远存在。她的内心种下了反抗,寻求自由的种子,道貌岸然的神父使她再也无法忍受整个修道院、修女们及所有的一切,她孤立无援,但也更加坚强。因为“迈步走进外面的世界之前,我发觉自己很久之前就不再是小女孩了。”19岁时,她终于逃离了修道院,用在那里习得的绘画刺绣技术独立于世,开始了追寻自由意志和艺术生活的旅途。

--读《我在秘密生长》有感

       和许多人一样,我得知艾玛·雷耶斯的名字源于马尔克斯对她的推崇。然而她的主业是一名画家,这本书在她逝世之后才得以面世,因为她一直拒绝公开这些私人信件,直到去世前才同意出版。这段轶事又给她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这让我不仅对这本书,也对她本人及其画作有极大的兴趣。网络中搜到的信息有限,零星的几部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出她用色大胆,充满了激情和力量,毕加索也对她的画作青眼有加。她是被遗弃的孤儿,从修道院中出来后才学习了文字绘画,之后辗转各地,先后到过布宜诺斯艾利斯,耶路撒冷,罗马,华盛顿等地,最后定居巴黎。她交友广阔,见多识广,是一位勇敢、坚强的女性艺术家。

19岁的艾玛终于逃出了伪善的修道院,远离了原来悲痛的过往,不在受到歧视和嘲笑。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来到了巴黎,真正去做一名画家。童年的经历给了她丰富的灵感,让她名声大噪。她把童年最难忘的事写成信,寄给了全世界,也把她的故事送到每个人的手里。或许不是阿西涅加斯,我们永远也看不到艾玛童年的过往。阿西涅加斯禁不住艾玛独特的经历和优秀的文笔,不惜违背了诺言给予了南美著名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马尔克斯震撼了。不仅是因为她的文字和故事,更是因为难得有人可以吧哥伦比亚社会底层不为人知的黑暗面真正的剖析出来,敢把悲痛的一面奉献给世人。马尔克斯决定劝说艾玛出版这些书信,让更多的人了解。艾玛心里最脆弱的一面被撕扯得疼痛,她立即拒绝并关上了内心的大门。直到去世之前,艾玛才重新敞开心扉,赠与世人这些宝贵的文化财富。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虽然从小就被人遗弃、在修道院受到精神肉体的双重虐待,她依然选择了努力生活,不随波逐流,勇于追求自由,在苦难的废墟中开出美丽的花朵,留下充满激情的画作和美妙的文字作品。在经历过种种磨难后,她可以用平淡的语调说:“有时我也觉得挺悲伤,但更多的时候,我认为那其实是一种幸运和特权。”一切都过去了,她用自己的毅力和坚韧,摆脱了童年阴影。和她所遭受的苦难相比,我们大多数人在生活中的困难也许不值一提。童年时期的成长固然对人的性格、价值观及成年后的经历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但不是全部,我们不能以此为借口,永远当一个摔倒在地上的小孩子,不断诉说童年的不幸和外界的不公而不去解决问题。是时候自己站起来,继续前行,走到外面的广阔世界中,努力成长了。

多说一句,马尔克斯曾经称赞过她,但两个人的风格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艾玛的文笔很细腻,一字一句都注入了自己的感情,她把生活的苦闷寄希望于自己的文字,用文字和陌生人交流;马尔克斯童年接受了文化的熏陶,外祖父又是退役军官,生活无忧无虑,他的文字就偏向于硬朗,思想激进,故事带有魔幻色彩。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修院中出来后才学习了文字美术,相当少有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