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子夜》是国内当代工学史上先是部现实主义长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80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近年来,国内的作家和学者们似乎接受了文学的边缘地位,好像这也是与世界接轨的必然结果。其实在美国,文学从来就没有被边缘化过。在美国文化结构中伟大的美国小说一直是一颗

近年来,国内的作家和学者们似乎接受了文学的边缘地位,好像这也是与世界接轨的必然结果。其实在美国,文学从来就没有被边缘化过。在美国文化结构中伟大的美国小说一直是一颗众目所望的星。常常有年轻人辞掉工作,回家去写伟大的美国小说,甚至有的编辑也梦想有朝一日能编辑伟大的美国小说。每年春季,我都教中篇小说写作。在第一堂课上我总要把伟大的美国小说的定义发给学生,告诉他们这就是每一个有抱负的小说家写作的最高目标。

文学常识是公基考试中经常涉及到的一个考点,但是由于文学常识本身存在涉及面广、文学著作多、不熟悉这样一个特点,就决定了我们在复习备考的过程中不可能把全部的文学著作和作者都背下来,这样也不现实。针对文学长这样一个特点,在这里为大家整理一下,在公共基础考试中经常涉及到的一些近代中外的文学著作。

程永新:文学编辑是作家的提衣人 | 最果夕日的诗作和当下年轻人情感的表达与书写 | 芬兰“颂歌”,理想中的图书馆 | ......

早在1868年,J.W.Deforest就给伟大的美国小说下了定义,至今这个定义仍在沿用:“一个描述美国生活的长篇小说,它的描绘如此广阔、真实、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美国人都不得不承认它似乎再现了自己所知道的某些东西”。表面看来,这个定义似乎有点陈旧、平淡,实际上是非常宽阔的,并富有极大的理想主义的色彩。它的核心在于没有人能写成这样的小说,因为不可能有一部让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书。然而正是这种理想主义推动着美国作家去创作伟大的作品。美国作家都明白伟大的美国小说只是一个设想,如同天上的一颗星,虽然谁也没法抵达,但它提供了一个坐标,使他们清楚努力的方向。纵观美国文学,我们会发现每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后面都有伟大的美国小说的影子--《汤姆叔叔的小屋》、《哈克贝利-芬历险记》、《白鲸》、《大街》、《愤怒的葡萄》、《奥吉-马奇历险记》等巨著都是如此。上个世纪有几部小说乾脆就自诩为《伟大的美国小说》,Philp Roth写了这样一部书,诗人William Carlos Williams也写了一本薄薄的、冠以如此大名的小说。美国的小说家们都梦想写出一部接近那个理想的伟大作品。只要谁写出了一部这样的书,不管他身在何处、有无名气,谁就是主要作家。反之,不管你目前多么红火,你写不出重要的作品,你不久就得靠边让道。这是公平的竞争,大家都享有同等的机会。

我国近代文学:

......“图画书界奥斯卡”

近二、三十年来,世界各国的小说都不很景气,唯独美国和印度两枝繁茂。这与他们的小说观念有关。Salman Rushideie在1981年发表了《午夜的孩子》;1989年,33岁的Shashi Tharoor写了一本长篇,就叫做《伟大的印度小说》。后来又出现了Vikram Seth的《合适的男孩》,洋洋洒洒一千三百多页,是英语中最长的小说;接着移居加拿大的Rohinton Mistry于1996年出版了《恰好的平衡》。显然,这些大作都渊源于一种宏大的意识,就是伟大的印度小说的意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作家都多年身居国外,但他们是印度的重要作家,也就是说伟大的印度小说的意识和创作实践排除了中心与边缘的区别--谁写出举足轻重的作品,谁就是重要作家。

(1)鲁迅,原名周树人,字豫才。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主要作品有小说集《呐喊》(包括《狂人日记》、《阿Q正传》、《孔乙己》等)、《彷徨》(包括《祝福》、《伤逝》等),散文集《朝花夕拾》(包括《藤野先生》、《范爱农》等)。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行将结束。回望这20年来中国小说的发展历程,反思一下它在哪一层面上给我的青春与人生,或思想或情感以教益与陶冶,检视的结果却是有一些失望。

其实,作家的地位最终就是这样确定的。记的余华说过,如果马尔克斯没写出《百年孤独》,他就跟别的拉美作家没什么两样。

(2)茅盾,原名沈德鸿,字雁冰,茅盾是笔名。现代杰出作家,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先驱之一。主要作品有蚀三部曲(《幻灭》、《动摇》、《追求》)和农村三部曲(《春蚕》、《秋收》、《残冬》),散文《风景谈》、《白杨礼赞》。《子夜》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长篇杰作,显示了“左翼”文学阵营的战斗实绩。

傅逸尘 | 文

目前中国文化中缺少的是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概念。没有宏大的意识,就不会有宏大的作品。这是为什么现、当代中国文学中,长篇小说一直是个薄弱环节。在此我试图给伟大的中国小说下个定义,希望大家开始争论、讨论这个问题。伟大的中国小说应该是这样的:“一部关于中国人经验的长篇小说,其中对人物和生活的描述如此深刻、丰富、真确、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中国人都能在故事中找到认同感。”虽然这个定义深受伟大的美国小说的影响,但我觉得还是到位的。我们可以进一步研讨,从而把这个定义下得更准确,更能为作家和学者们接受,以形成共识。

(3)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人。1950年获“人民艺术家”称号。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剧本《茶馆》、《龙须沟》、《西望长安》等。浓郁的地方色彩,生动活泼的北京口语的运用,通俗而不乏幽默,形成了老舍的风格,也是“京味小说”的开创者。

当然我不会忘记莫言的成就,不仅仅是因为诺贝尔文学奖,而是他对小说的探索与创新一直伴随着他的文学生涯,形式与思想,无论从哪个层面看,他都是中国最好的作家。这样的作家还有几位,像刘震云、贾平凹、王安忆等,问题是他们都成为了作家或小说的个案,或者说他们只是作为一个有个性与艺术特征的作家而存在;他们对小说的探索与创新始终没能形成思潮与主义,无法在中国文坛更广阔的范围漫延开去。

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意识一旦形成,作家们就会对我们的文学传统持有新的态度,因为按照我下的定义,伟大的中国小说从未写成,也不会写成。就是《红楼梦》也不可能得到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中国人的认同,至多只是那个时代的小说的最高成就。也就是说,作家们必须放弃历史的完结感,必须建立起伟大的小说仍待写成的信念。如果没有这种后有来者的心态,中国文学就真的没指望了。

(4)巴金,原名李尧棠。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家》、《春》、《秋》)和爱情三部曲(《雾》、《雨》、《电》),中篇小说《寒夜》、《憩园》等,散文集《保卫和平的人们》、《随想录》等。《家》等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描写封建家庭历史的最成功的作品。1982年获意大利“但丁国际奖”。

文学思潮与主义的缺失

没有伟大的文学信念往往会给写作造成重大失误。鲁迅认真地写小说只写了七年,只出了两个短篇集子(《故事新编》不是纯文学创作)。对小说家来说,七年时间至多只不过是个开端,都不足以全面掌握小说的技艺。设想如果鲁迅当时怀有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意识,他就会把更多的时间用于写小说,就会给我们留下比那些杂文更有意义的伟大作品。鲁迅临终前曾对冯雪峰说他希望能再活十年,每年都要写出一部长篇来。他没能珍惜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因为他没有高远的文学信念。再来看张爱玲,她在自己汉语的创作高峰时期改用英语写小说,夭折了自己的才华。如果她头脑里有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意识,清楚自己努力的目标,就不会出现那种失误。鲁迅和张爱玲都会迷失方向,更何况当代的青年作家呢?

外国文学常识:

在我看来,21世纪以来最优秀的作家大都出道在1980年代初至1980年代末——文学史谓之“新时期”十年的那个黄金时代。直至今日,重读他们的代表作品,仍会令我感动,尤其是文化寻根思潮中那些颇具经典意味的作品。他们依凭着自己深厚的生活积累和已经具有一定现代性的文学观念,当然还有思想的能力,奠定了自身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进入21世纪,他们仍然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中坚。当然,也还有一批作家退出了文学界,另寻他途,让我时常为之喟叹不已。比如阿城,他小说中的人物表征着老庄思想与禅宗境界,融汇着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与道德伦理,自成一格,至今难见超越者。

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意识形成后,文学小说就会自然地跟别的类型的小说分开。作家们会不再被某些时髦一时的东西所迷惑,会把眼光放在真正伟大的作品上,会将世界文学中的巨人做为自己的导师或对手。目前一些西方作家在国内很走红,诸如昆德拉、卡维诺、杜拉、博尔赫斯。这些作家各有其独到的一面,但他们都没能写出里程碑式的著作,也就无法滋痒伟大的作品;对于这类作家应该持浅尝而止的态度,就象巧克力好吃,但顿顿吃,就把人吃坏了。然而,有的作家的作品则可以成为精神食粮,能够为创作伟大的小说提供源源的养份。我并不想在此表达自己的好恶,只是想说:一旦你决心写伟大的小说,你就会自然地寻找属于自己的伟大的传统,这时你的眼光和标准就不一样了,就不会把心思放在眼下的区区小利和雕虫小技上。

(1)莎士比亚,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剧作家和诗人。主要作品有剧本37部,悲剧有《哈姆雷特》、《奥赛罗》、《麦克白》、《李尔王》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喜剧有《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皆大欢喜》等,历史剧有《理查二世》、《亨利四世》等。马克思称之为“人类最伟大的戏剧天才”。

1980至1990年代是中国当代文学最活跃的时期,思潮与主义竞相绽放,小说、戏剧,尤其是诗歌,甚至还有理论批评,说汹涌澎湃亦不为过。无论文学性如何,也不管从哪儿拿来,终归是在尝试与探索,而且充满着想象与激情,建构了一个只有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可以比肩的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场。而这,恰恰是近20年来中国文学所缺失的。

最后我想指出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意识的形成将取消中心与边缘的分野,将为海内外的中国作家提供公平的尺度和相同的空间,因为大家都将在同一起跑线上,都面对无法最终实现的理想。今后不管你人在哪里,只要你写出接近于伟大的中国小说的作品,你就是中华民族的主要作家。

(2)莫里哀,伟大的喜剧家,是世界喜剧作家中成就最高者之一。主要作品有《伪君子》、《悭吝人》(又称《吝啬鬼》)等共37部喜剧。鞭挞了封建制度和丑恶势力,是世界喜剧中最出色的作品。

威尔·贡培兹和《现代艺术150年》

(3)雨果,伟大作家,欧洲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最卓越的代表。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笑面人》、《九三年》等。《悲惨世界》写的是失业短工冉阿让因偷吃一片面包被抓进监狱,后改名换姓,当上企业主和市长,但终不能摆脱迫害的故事。

理想国·广西师大出版社

(4)巴尔扎克,19世纪上半叶法国和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主要作品有《人间喜剧》,包括《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贝姨》、《邦斯舅舅》等。《人间喜剧》是世界文学中规模最宏伟的创作之一,也是人类思维劳动最辉煌的成果之一。马克思称其“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

近读英国威尔·贡培兹的《现代艺术150年》,感慨万千。这部有如散文般优美的美术史论专着,虽然是概括,但仍然展现出西方现代艺术思潮瀚海潮汐般的流变。从现代艺术的滥觞——杜尚始,作者论及了从前印象派、印象派、后印象派到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波普艺术、极简主义等艺术流派与思潮,真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如何评价这些艺术流派暂且不论,我想说的是,这150年的西方艺术是真正在艺术的境界里存在和生长的。就有如我们的春秋战国时代,那些圣贤们真正生存在思想与智识的境界里。没有这样的境界,很难想象会产生伟大的作家作品。威尔·贡培兹在该书的“导论”中说:“当下美术馆那日益庞大的参观者队伍,需要的是一种能为他们的时代发声的艺术,一种新鲜、有活力、令人兴奋的艺术,一种关于现时、现地的艺术,这种艺术如同他们一样,富有魅力,新式时髦,有一点‘摇滚’:响亮、叛逆、有趣、酷。”这个描述当然还不是我所期待的中国当下文学的现实情势,但它至少充满了活力与想象。

(5)莫泊桑,被称为“短篇小说巨匠”。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一生》、《俊友》,短篇小说《羊脂球》、《我的叔叔于勒》、《项链》。

生活经验的贫乏与故事格局的逼仄

(6)列夫·托尔斯泰,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等。列宁称列夫·托尔斯泰为“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

故事的概念无论东西方都早已有之,各种文学理论也都对其高度重视,但故事作为小说之圭臬,并在近20年来成为中国小说创作之终极追求者却是罕见的。对此,我一直不敢苟同。我怀疑,当故事成为小说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要素,当所有的作家都绞尽脑汁去追求讲述一个所谓好看的故事的时候,这个时代小说的品质是极其可疑的。我对这个“好看”颇为疑虑,它的语义下的世俗性意味远超于文学性。问题是,许多理论批评家们也跟在作家的身后鼓噪这个观念,而无力进行更多文学性层面的探索。

(7)高尔基,无产阶级伟大作家。主要作品有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长篇小说《母亲》,散文诗《海燕》等。列宁称之为“无产阶级艺术的最杰出代表”,称《母亲》是一部“非常及时的书”。

经验在作家写作中的地位或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小说家,缺乏经验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那么,经验是什么呢?我们现在有经验吗?(我指的是文学史意义上的经验。)经验是作家的生活与经历么?当然是,但又不完全是,或者说生活与经历是经验的一部分,是经验的基础或素材。按此逻辑推论,经验当是生活的提炼与概括,是一种主观性的观念。

(8)马克·吐温,美国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讽刺小说《镀金时代》,儿童文学《汤姆·索亚历险记》,短篇小说《竞选州长》、《百万英镑》等。他的作品对资本主义的现实认识不断深化,由轻松的幽默转向了辛辣的讽刺。

本雅明就认为,经验是年长者传给年轻人的,权威者通过谚语,絮叨者讲故事。可是在经历了一战后,经验贬值了,难再有正经能讲故事的人和临终者可信的话。谁能在关键时刻想起一句谚语?又有谁愿意试图以他的经验来和年轻人沟通?

(9)海明威,美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代表作中篇小说《老人与海》,描写一个老渔夫与鲨鱼搏斗的故事,表现“人的能耐可以达到什么程度,描写人的灵魂的尊严”。

本雅明说上述这番话是1933年,80多年后的今天,我并没有感觉到时间或空间的距离。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与磨难后,我们获得了什么样的可以向后代讲述的故事与可信的话呢?比如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从生活与经历的角度看不可谓不独特与深厚,可是我们的文学创造了什么样的真正有价值与意义的经验呢?

(10)泰戈尔,印度诗人,小说家,剧作家,是亚洲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诗集有《飞鸟集》、《新月集》,长篇小说《沉船》等。他的《人民的意志》一诗被定为印度国歌。

那么,再来看看绵延近二十年的“底层叙事”,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具有上述“经验”的经验呢?说其只有叙事而无“经验”似乎过于武断或冷酷;但我又读不出,或者概括不出如本雅明所指认的那种意义上的“经验”。人道主义、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以及方法上的现实主义底色是这一文学思潮的基本元素,但经过二十余年的延续与积淀,似乎不再单一与纯粹,变得有些含混与暧昧。我无法想象“底层叙事”还会延续多久,会不会有新的思潮取而代之。因为这几乎是21世纪以来中国当代文学唯一持续发展的文学思潮,我希冀着它能有所变化,或者提升,以至于将来累积至一个我们所期待的高度。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子夜》是国内当代工学史上先是部现实主义长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