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欢乐同学在信里说,张老汉有了孩子们的支持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37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一 明天我就回部队了,妈不快地说:“你一走又是一年,这次回家就没相中一个?” “没有!” “见了几个?” “五个!” “前天见的那个不中?” “不中!” “你见个不中,见个


  明天我就回部队了,妈不快地说:“你一走又是一年,这次回家就没相中一个?”
  “没有!”
  “见了几个?”
  “五个!”
  “前天见的那个不中?”
  “不中!”
  “你见个不中,见个不中,差不离就中了,虽然咱家的条件好,也不能挑三拣四的,再说呢,你一年就回来一次,一次也就是二十天时间,哪有那么多大闺女等你挑啊。”妈心事重重地唠叨我。
  “妈,你就放宽心吧,儿早晚会给你领个满意的媳妇来。”我安慰妈说。
  “你就会宽我的心,过年你都三十了,我能不急吗?!”妈说着眼睛有些湿,到另一间屋去了。
  回到部队正赶上外出执行任务,忙得不可开交。我们部队特点是冬天回营房,春暖花开时就外出。现在正是阳春三月,北京也格外暖和,大家都在积极地备战外出。
  陈队长见了我问:“怎么样啊?这次回家探亲谈了一个没有?”
  “没有!”我轻松地说。
  “找对像也不是一句话的事,等明年回家再谈吧!部队马上就出发了,好好准备吧!”
  “放心吧队长,绝不会影响工作。”我回答说。
  队长扭头向队部走去。
  忽然通讯员拿着一封信向我跑来,喊到:“三中队长,有你一封信。”说着就递给了我。我一看是家来的,忙拆开看,是父亲写来的。说是又托人给我说个对象,父亲高兴的给我描述说:“这个女孩不论外表还是家庭都挺好的,熟人带着我还远远地看了一次。熟人说,你当父亲的要看着差不多,就给你儿子写信说说。我怕说不清还专门要了一张照片给你寄来看看。女孩没照片,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才找着这么一张,就给咱了,你好好看看,行,就谈,不行咱再找。”看完父亲的信,我急忙看照片。天呢,这是一张欢迎工宣队进驻单位的照片,前面几个女的打着红旗和横幅,后面跟着一群人。是黑白照片,也看不清哪个是她,我看照片后面也没说明。就又看信,只见父亲在信的尾部加了句:“照片上打横幅右侧扎长辫子的就是。”我赶紧看,果然就一个扎两辫子的女孩,举着横幅的右杆,肯定是她了。我愣怔了半天,睁大眼使劲看也看不清是啥样。只好发挥我的想象力,想着她应该是啥样。我有些埋怨父亲,寄个照片还不如不寄,啥也看不清。我想,不管怎样说总算有了新情况,心里不由的有些高兴。
  白天忙完工作,晚上我给父亲写信,让他把详细情况说说,寄个清楚的照片来看看,再定谈不谈。也真快,一星期就收到了父亲的回信。他说:“你问我她长得啥样,我一时也给你说不清,打个比方吧,个子比你妈还高,皮肤白白的就像咱隔壁的三妞那样,不胖也不瘦。样子就像咱家外屋东墙上贴的画里的那个妞那样,虽说没她那样漂亮,也差不那去。身体很键康,将来养儿育女是不成问题的。她有一个弟、一个妹,母亲在银行工作,父亲是部队转业干部,在一个单位做领导工作,文革初期受到过冲击批判,可惜现在不在了。她本人在五金公司上班。你看家里条件多好,就是政审也不怕。我向熟人要女孩照片,熟人说,这是两个孩子的事,咱当老的来回传话干啥!让他俩通信聊聊,你儿子直接给她要不好吗?”
  看着父亲的回信,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为了我的婚姻,老人真是操碎了心,女孩既然愿意联系,又有她的详细地址,当晚我就给她写了一封简单的信,主动给她寄了一张我的照片。
  再有两天部队就出发了,真巧她的回信也来了。她说,她叫刘春花,今年二十五岁,在市五金公司上班。高中毕业。她从小就喜欢解放军,我能给一个解放军谈恋爱非常高兴。她还说,我知道你们部队找对象对女方政治条件要求很严,政审不过是不能结婚的。俺家是贫农,父亲是咱部队一个营长转业回来的,前年病故了。弟妹上学。母亲是银行的老职工,还是北京人呢。我还是一个共青团员呢!我和家人,拥护党的一切决定,上面让学生上山下乡,俺妹就下乡当知青了。就是我父亲有病她也不回来伺候,一心在农村,思想坚定着呢。俺家政治条件你放心好啦。她还说,眼下没照片,我找人照几张给你邮去。我长的不好看,一顆红心,两手准备吧!你相中了,咱就谈。你的照片我和家人都看啦,很威武阳刚,我没意见。俺妈看了也说你好,俺妈说,咱家条件差,就看人家解放军了。
  信,我一连看了三遍,看来女孩家里条件不错。工作也好,一心看上了我,就等我开口了。我也就等着她的照片了,心想等看看本人啥样再表态也不晚。
  两天后部队出发了,开到太行山区执行任务。部队刚安置好,我就给她回了一封信,让她按新地址联系,并把照片邮来。一天傍晚我刚从工地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浑身脏兮兮的,头脸都是灰土,通讯员拿着信向我跑来说:“三中队长,你的信,是啥东西里面硬棒棒的?”
  我忙接过信撕开就看。信纸一展开一下露出几张彩照片,人照的很大,很清楚。我认真的一张张细看着,这时我的心咚咚跳,心想,好漂亮的姑娘,两条黝黑的大辫子一前一后的摆着,瓜子脸嵌着一对秀气明亮的大眼睛。鼻梁很高。嘴不大不小,露出皓齿。花上衣蓝裤子,有的是站那照的,有的是坐那照的,看来是在楼顶凉台照的。看的我心动。
  突然,我身后伸出一只手,夺过一张说:“我看看!”我慌的一扭脸,看见是一中队长和其他战友,他们抢着要看,既然暴露了就让他们看吧,我给他们说:“限时一分钟看完给我。”他们也不说话,一个个紧张的,聚精会神地互相传着看着。末了,都啧啧地说:“真漂亮,三中队长有福气。啥时吃你喜糖?”有人问。“八字还没一撇呢,吃啥喜糖!”“刚挂了一个?”二中队长问。“是呀,这人还没见过呢,俺爸托人才给我说了一个,照片刚寄来就让你们发现了。”
  回到办公室,我又细细地看了照片和信。她说她还没谈过恋爱呢,这是第一次给我谈,心里很紧张,不知写啥好。当天我就给她写了封回信,表示愿意和她谈。从此,通过写信,拉开了我们俩恋爱的序幕。她来我往,交流着我们的思想和各自的情况,以及对未来的设想和看法等等。越谈我们俩越亲近,情感越好,她知道我爱看书,专门给我寄来几本小说让我看。
  
  二
  我谈上恋爱的消息在部队传开了。队长说:“咱队里的老大难终于解决了。”
  我写信告诉她说:“俺部队的人都等着吃我们俩的喜糖呢!”
  她说:“吃成吃不成就看你的了,咱还没政审呢!”
  我给她说:“按你说的情况,问题不大,反正我是娶定你了。”
  她回信说:“我是非你不嫁。”
  我说:“我是非你不娶。”我哈哈地笑着逗她说,“咱们还没见过面呢,怎能这样坚决的表态呢?”
  她回信说:“虽然我们还没见过面,照片我们是互相看过的,也差不到哪去。我从小就喜欢解放军,现在有个兵哥哥给我谈情说爱,我当然愿意了。”
  就这样我们俩一周一封信地谈着。现在我箱子里已经存了一摞信了。
  一次她来信说:“我们的关系进展的不错,你写的信都很好,可惜都是说些大道理,缺少人情味。我不是来听你给我上政治课的,我是来给你谈恋爱呢!”
  我一看,坏了,肯定我写的信出问题了。我一直在想她说的人情味是什么。我想不透,就问结过婚的张参谋,啥叫人情味?
  他一愣,说:“你问这干啥?”
  我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他听了哈哈笑弯了腰。他问我给女朋友都是写点啥?我说写工作、学习、业务、打靶。
  没别的?
  没别的!
  他又问,她写啥?
  她说你们解放军,不会谈恋爱,光会背枪。
  我说,咱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她说,我们不是在谈恋爱,我们在讨论双方的工作情况,在说家长理短。
  张参谋又哈哈的笑了说:“小子,你还嫩些。人家女孩要的是你的情感,不是你的工作,不是业务,不是紧急集合!再写信,亲热点,多写想她,喜欢她的话,你看她高兴不高兴!哈哈!你这个笨蛋,谈恋爱也要我教你!哈哈!”说完拍了我一下,就走了。
  张参谋的话在我耳边回响。也给我敲响了警钟。以后再写信我就有意的多写些感情方面的话,她也变的格外高兴。说,原来你也是个有感情的人呢!我说,我不但有感情而且还很丰富呢!要是我们能见个面该多好啊。谈了快一年了,还不知道真人是啥样呢!她说,我们想一块了。你们部队忙,不好请假,我给我妈说,我请假看你去,到时让你看个够。哈哈!
  没几天她来信高兴地说:“春生,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俺妈同意让我去看你了。妈说,人家孩子谈恋爱三天两头地见面,还手拉手,你们倒好,谈了快一年了,连个面还没见过,请几天假去找他说说话吧。”我听了妈说的话,高兴地直蹦,抱着我妈就亲了两口,说:“妈,还是你了解女儿的心思!”
  为了到部队来看我,她来信说,她托人去省城买了一件灰色上衣和一条兰裤子。一双方口带襻的平底黑尼绒鞋。对着镜子左试试右看看,真像是给她定做的一样,既合体又好看。到理发店还整了头发。我看了来信非常高兴,三天两头的想,她是啥样啊?是不是和照片一样啊。我整天干活,本来就黑,现在都快晒成黑人了。他会不会相中我啊?我怀着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她的到来。
  我们部队在河北一个大山里,正在搞工程建设,整天炮声隆隆。春花坐上火车到了保定又改坐长途汽车到永欣县县城,找到了部队在县城的办事处。办事处在一个有二层小楼的院里,院的西面有一个三间的平房是食堂。
  她小心翼翼地走进院里,只见几个军人在说话,见她进来,忙问:“小姑娘,你找谁啊?”
  “这是7375部队吗?”
  “是呀,你找谁啊?”
  “我找三中队的张春生。”
  “哦!张春生。李达明,快出来!有人找你们中队长。”
  随着喊声,一个瘦瘦的黑黑的穿着一身退了色的军装的高个士兵出来四下看看忙问:“谁找俺中队长?”
  “我找呢!”春花红着脸说。
  “你是他什么人?”
  “我!我!”春花有些窘,不好说,但又必须说,红着脸微微一笑说:“他是俺对象。我出差顺便来看看他。这是俺的介绍信,不信你看看。”春花不好直说俺两谈恋爱一年了还没见过面。遂改口说顺路来看看他。
  一个穿四个兜衣服的低个军人接过信看了一眼给春花说:“好,一会有车回驻地,你跟着去吧!”
  说着一个战士端一个凳子给春花说:“坐吧。”又端一碗白开水,冒着烟雾放到她跟前石板上。
  春花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心想总算找到地方了。初春,太阳暖暖的,风还是凉凉的,春花身穿新买的灰色外衣里面露着紫色毛衣,衬的她白腻的脸红红的。
  一辆绿色的军卡车轰轰地发动起来,一个军人对春花说:“上车吧,咱一块回营房。路过工地也许你还能看到春生呢!”
  “哦。”春花心想,这有点像当年的苏联英雄保尔柯察金在工地会见恋人的情景,怪有意思。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小心地行驶着,几个军人站在车厢边扶着车帮说话。春花不好开口,只是迎着风朝前看着。山风把她的刘海吹得向上飞去,她感觉有点冷了。
  一个军官模样的军人脱下军大衣,说:“车进山了,要冷了,穿上吧!”
  春花不好意思,红着脸说:“谢谢首长,我不冷,您穿吧!”
  一个战士忙把大衣接过来递给军官说:“排长,这里还有一个大衣没人穿,让她穿吧?”
  春花看着这个战士从一个大包里取出一件新大衣给了她。春花不好意思地披在身上,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穿军服。既稀罕又激动。两眼看着前面,满眼的高山峻岭,长着树木花草。一冬枯黄的山岭如今绿意浓浓。多姿多彩的花儿,迎风摇拽。桃花格外耀眼注目。一条小河跟随公路无尽头的向山里延伸,清清的河水哗哗地流着,一阵阵山风刮的春花有些凉意,汽车掀起的尘土尾追着汽车不停地飞扬着。春花就势把大衣顶在头上,既暖和又能挡住飞扬的灰。露着两只眼看着前面的路。
  大约跑了二个多小时,只听前面有放炮声。“注意安全,前面到工地了。”排长拍了一下车头说。
  司机回话说:“知道了,放心排长。”
  刚转过一个山头,有一片开阔地。“张春生!张春生!”车上一个军人向路边行道树前坐着的几个军人喊话。
  听到喊声,一个军人急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只见他中等个,头戴草帽,胸前围着白色帆布围裙,身穿退了色没有领章的旧军衣,双手带着白布手套。黝黑的脸,瞪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笑着对喊话的人说:“回来啦!”随招招手。
  “你看谁来了?”刚才喊话的军人指指蒙大衣的春花说。
  “谁来啦?我不知道啊!”
  这时车开到跟前停了下来。春花掀开大衣露出一条缝,看着眼前的军人心想:咋和照片差这样大啊,这哪里是个军人,分明是一个干活的工人。遂合上大衣不再看了,一股失望的念头拥上心头。
  春生忽然明白了什么,心想才收信两天人就来了,这么快呀,忙说:“春花,你先走吧,我一会就回去了。”

我15岁就认识的朋友有一天在QQ上跟我说“我现在特别怀念八十年代写信的日子,感觉那才是美好。”

(一)
  房子是家的象征,有了房就有了家。有了家就有了温馨。家是避风港,家是遮风挡雨的地方。家是人生养生息的地方。有的人家有几套房,不再为住房烦愁操心。有的人家为了住上一套像样的房,苦苦奋斗了一生,也未必能到手。张老汉就是这样的人家。
  张老汉年已六十有余。身体很硬朗,吃啥啥香。胳膊腿倒也灵便,一天走个十里八里的不成问题。小日子虽说不是小康,但也过得不错。用张老汉的话说:“有吃,有穿,没啥烦愁的事,天天开心就好。”但最近张老汉遇到了烦心事,笑脸没了,阴云布在脸上。什么事让张老汉这样烦愁呢?
  原来张老汉住的地方要拆迁改造了。开发商答应拆一还一,如果还想扩大住房面积按优惠价购买。张老汉有六十平米的房子,他想孩子们都大了,虽有了自己的家,但有时回来也没个地方住,自己做了一辈子的住好房的梦,这回机会来了,可不能错过。张老汉看了图纸,又看了地方,感到不错,就和孩子们商量买房子的事。大家一致支持他买房。还答应支援老爸一部分钱。张老汉有了孩子们的支持,这才咬咬牙下了狠心,在原有面积的基础上又买了六十平方米面积的新房,两下加起来就是120平米的新房了。于是张老汉就和开发商签定了合同。约定两年后新房交付使用。
  自从签了合同张老汉整天乐哈哈的,逢人就说:“我也快住上新房了!这一辈能买上一套新房真不容易啊!”张老汉没事就隔三差五地跑到工地看,工地上推土机,挖掘机,汽车。人来人往热火朝天,一派繁忙景象。张老汉心想:好!照这样干下去用不了两年就能完工,说不准还能提前住上新房呢!张老汉像个孩子似的整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新房的到来……
  两年很快过去了,小区的高楼起来了一部分,有的起了半截,有的刚起了个地基。工地上的几百号人一下子没有了。业主们慌了,一打听,原来开发商携款逃跑了。这一下惹怒了业主们,哭呀,叫呀,骂呀,上访呀,找人呀,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张老汉和老伴一块来工地看,冷清清的连个人影也没有。老伴说:“咱的命咋这样苦啊!正说这辈子也住个新房呢,谁知遇到这个没良心的开发商,这不是坑人吗?”
  
  (二)
  张老汉再也不去工地转悠了,心中又急又恼,想想自己这一辈子为了房子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往事又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眼前重现。
  张老汉十几岁上就参军,尔后提了干,入了党,当了军官,确实风光了一时。女大当嫁,男大当婚。张老汉年已25岁还没有女朋友。每年回家休假,父母亲都是抓紧有限的时间,托人给他介绍对像。人倒是见的不少,一说到房子就傻了眼。原来张老汉父母生了四个子女,一家人都挤在一间30平米的房子里。张老汉也实在,女的问啥就如实地说啥。女的说,咱要是结了婚住哪里?和你父母住一个大屋?一说房子张老汉就没话说了,女的见势也就不再谈了。短短20天的假期倒是很忙碌,却一个也没谈成就回部队了。
  张老汉父母也很内疚,孩子一天天大了,因为房子找不着媳妇,当爹妈的哪有脸见人!张老汉爹愁得整天在院里转游。转了几个月也没想出办法来。这时别人又给张老汉介绍了一个。他爹急急忙忙把情况和女方的照片寄给了他。张老汉倒也迅速,马上回话说:可以谈谈。俩人就这样在信上一来二往地谈得也很热闹。张老汉这回接受教训,先说房子的事吧,不然谈了半天人家又要给你吹掉的。他先下手为强说:我现在在部队,家里没有房子供我结婚,但总有一天我会有房子,会有很大很好的房子。你若愿意跟我谈,咱就谈下去,如果因为眼下没有房子,不想谈,咱就到此为止。
  姑娘收到信笑了,心想这人怪实在。忙给父母亲说起这事,两老人说:这就看你了,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今天没有还能到老也没有?早晚会有的。姑娘给张老汉回信说:“只要你人好,有事业心,对我对家里好,我就谈下去。至于房子,顺其自然,谈成了有没有房都能结婚。反正你常年不在家,回家休假了,咱再想办法啊!”张老汉收到来信高兴得一夜没睡好。心想这姑娘真通情达理,下决心谈下去,还要谈成。很快他把这情况通报给家里,父母亲深知这是个懂事理的女孩子,很受感动。但当父母的不能看着儿子成家时借房子住啊!
  一天张老汉的爹为房子的事又在院里转悠,忽然眼睛一亮有了想法,他用步子在院里丈来丈去,啊!行,还可盖个20平米大小的房子,不就是院子小点吗!张老汉的爹赶紧写信告诉儿子说:“在咱院里我给你盖一个新房子,就是买不起新砖,我拾旧砖,用泥脱坯也能垒成墙啊!问题是木料不好解决,你能不能找部队,想办法帮助解决盖房的木料?”张老汉看了父亲的来信,知道家里为了自己成家有个房子难成这样,差点掉了眼泪。暗暗下决心,努力工作一定干出个名堂来。
  这一年又到了休假回家的时候了,张老汉拿着部队给地方政府写的帮助解决建房木料的信,高高兴兴回到家里。当然谈了一年的女朋友这会也见了面。姑娘高高的个,瘦瘦的,长得白白净净的。高中文化很有气质和涵养。两人一见就相中了。这门亲事也就定下来了。张老汉一家人更是高兴,商量趁儿子回来休假,一定要想办法把房子的问题解决了。
  
  (三)
  张老汉拿着部队的信去木材公司找领导批木料。那时还是计划经济,买什么都要有票、证,不然是什么也办不成的。公司领导见了信说:“你这信到这里还不能用,还要去政府计划委员会批了,我们才能卖给你。”那时张老汉还年轻,不懂地方的这些程序。心想,只要你卖给我木料,到那找都行。于是张老汉东问西打听找到了市政府的计委。管事人一看信,又看张老汉是个军人,问了句“你结婚盖房用是吗?”张老汉本来坐着,听到问他马上站起来,向对方敬个军礼,认真的说:“是的,我家六口人,挤在一间30平米的大屋里。我今年27岁了,到了结婚的法定年龄,就是因为没有房子,谈不成女朋友。现在好容易谈了一个,请领导帮助我解决盖20平米房子的木料。我们自己脱坯盖房。”张老汉认真老实的介绍,也许感动了这位办事的同志,说了句:“是个实际问题啊,解放军的难处应该帮助,你等等。”说罢拿着这封信到另外一个屋去了。张老汉也不知是啥意思,啥楞楞的站那里等着。不一会那人回来了。然后在信上盖了一枚公章。说:“你这是实际问题,又是现役军人,应该照顾。领导批了,你去木材公司办去吧。”张老汉拿着刚印上大红章的信,激动的行个军礼,再三表示感谢就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张老汉给父亲一说,又一看信,父亲高兴的合不上嘴。说:“瑞丰,你不简单,还真的批下来了。不过这院里地皮是人家房管局的。要盖房还得给人家说,批准了才能盖啊!”一听这张老汉傻了脸,心想咋这么多事啊!为了房子张老汉只好硬着头皮又走进了房管局的院子。进了院,一眼看见“办公室”的牌子。张老汉进去行了个军礼,把盖房的事说了一遍,问该请示哪个领导。那人让他进第三个门张局长屋。张老汉出来走到第三个门,一看门关着,敲敲也没反应,又回头问办公室。答说:领导可能出去了,你改日再来吧。这次虽然没办成事,起码认了门,也是个收获吧。过了两天张老汉又去了,门虚掩着,张老汉敲门里面应声:“进来!”张老汉推门轻手轻脚的进去了。只见对面桌子里侧,坐着一个光头,浓眉大眼40来岁的中年人。看样像个当官的。正坐那里喝水看报纸,一见来人是个军人,立即放下报纸奇异的看着张老汉说:“解放军同志有什么事吗?坐下说。”张老汉听对方说话很温柔亲切,立即放松了许多。说:“张局长,我有件关于盖房子的事要向你汇报,这是部队的信,你看一下。”说完张老汉双手规规矩矩把信递了过去。等对方看完,张老汉祥祥细细把盖房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还加了句说:“请领导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吧,我确实需要一间房。”张局长听了汇报,又看了信,笑笑说:“你说的情况我知道了,是个问题,你把信留这里我们开会研究一下在回答你,过两天你再来听信吧。”“好,谢谢领导。”张老汉又是立正敬礼,再三感谢就离开了办公室。
  老父亲听了儿子的叙说,感到有门。让他抓紧时间,再去跑跑。过了两天张老汉又敲开了领导的门进去了。张局长含笑说:“解放军同志,你的事我们研究过了,你结婚没房子确是一个问题,我们尽最大努力帮助你,我们局里决定派人去你那里给你盖一间房,产权是公家的,你们交房租只管住就行了。和现在你们住的旧房一样都是公家管理,这样你们也不用作难了,保证不耽误你结婚,这封信你还拿回去买木料干其他用吧。”张老汉一听激动的不知说啥好了,又是站立敬礼又是连连感谢。这房子算是有着落了,全家人高兴的了不得。女朋友一听也高兴的说:“我没看错人,你真有本事,我就等你娶我呢。”
  
  (四)
  半年后张老汉家的院里多了一间20平米的房子。邻居对张老汉的父亲说:你儿子真有本事,能让上面来家里盖一间房,不简单。父母亲听了乐的合不上嘴。当然媳妇也如期娶到了家。张老汉为此很自豪的说:“看来这房子的梦没有白做,只要努力房子会有的。”
  一年后张老汉的媳妇要生孩子了,媳妇对他说:“你家住的离我们单位远,你又不在家,将来有了孩子喂奶就是个事,来回跑时间就不够用,不如趁这个机会我给领导要求一下,让单位给解决一间房,我带着孩子也有了立足之地。上班也方便。”张老汉一听是个理。既然是个理那就争取一下吧。于是张老汉媳妇挺个大肚子,找领导把要房的理由说了一遍,管后勤的同志倒是很同情她,赶紧向领导汇报,领导是部队转业下来的,很理解部队家属的难处。同意给她在二楼仓库改一间10平米的的房,作单人宿舍,临时先住。房子顺利的解决了。孩子也生下来了,这个家立马就搬进了单位的房子里。房子虽小,但也很温馨。下楼就上班,下班上楼就是家。产假已结束张老汉的媳妇顾了个保姆看孩子,生活就这样顺顺当当过下去。
  在孩子两岁时,单位调房子又给张老汉媳妇调了个12平米大点的单人宿舍,张老汉趁休假回家把房子粉刷了一遍。打扫的干干净净。找来弟兄们帮忙高高兴兴搬了进去。张老汉很是满意,感谢领导的理解和帮助。心想自己要是转业地方当了领导也会像他们一样体察民情的。张老汉35岁上真的转业回来了,虽然按排了工作也给了安家费,但房子始终没有解决了,还是住在老婆单位给的这间房里,心安理得的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平淡淡的生活。
  一晃又是几年,老婆单位要盖家属楼了,还是单元房,长这么大还没住过单元房呢,两口一听高兴的不得了,憋足劲想要套房。那时住房都是分配制,交房租就行了。从楼房挖地基开始,两口子就开始跑上跑下。今天就找这个领导,明天找那个分房委员会的成员,还托关系找上面的人说话。单位制定了分房的条件。张老汉老婆也在其中。还真是有福气,房子交工了,他们分了个四楼一套60平米的房。大的房间12平米,小的7平米。两口子很是高兴了一阵子,搬进新房那天,张老汉把亲朋好友请来摆了一桌酒席,好好庆祝了一番。张老汉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住这样的房,解手不出门,做饭有伙房,这真是天堂啊。张老汉高兴的说:如今的生活真是芝蔴开花节节高啊。
  在单元房里一住就是几十年,孩子大了,都成家另立门户了。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自己也老了,改革开放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都千方百计的卖旧房换新房,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张老汉这套房房改后也成自己了。他眼气的和老伴说:“咱啥时候也能住上宽松的新房子,有客厅,有吃饭厅,有卫生间……孩子们来了也有个地方住。”老伴说:“是啊,我跟了你一辈子,为了住房咱操了一辈子房子的心,眼下人家都住上新房了,我们啥时也能改善一下啊!”张老汉给老伴开玩笑说:“你跟我结婚压根都不说房子的事,现在老了咋也提起房子事了!”老伴说:“那时我要给你要房子,咱两能过到现在?我跟你做了一辈子的住好房的梦,到头来老了还是这套老房,连个客厅,饭厅也没有,孩子们的孩子也都大了,让他们来家咋住?我做梦都想有套大房子,像人家似的宽宽敞敞,亮亮堂堂享受享受住新房的乐趣。”张老汉为难的说:“我何尝不是,做梦都想有新房住,让你这辈子没白跟我过!听说咱这要开发了,拆一还一,咱这是60平米的旧房,还能给咱返回60平米的新房。咱凑个钱再买个几十平米,这房就大了。”“哪是啥时候的事啊,等我老的走不了路了,还不知能看上新房不!”老伴底气不足的说。张老汉打气似的说:“放心吧,听说规划都通过了,说拆也快,咱就好好等吧,一定让你住上新房,到时搬新家时,咱们也像年轻人似的浪漫浪漫!”两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住新房的梦想。憧憬着有那么一天住上新房的生活。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张老汉住的地方真的开发了。布告贴出来了,工作人员家访了。政策也明了。张老汉和老伴高兴的了不得,拿着周转费,在另外地方租了两间平房,凑合着过两年返回老住地,到那时住的就是大房新房了。这两年虽然条件差些,但老两口互相鼓励着,支撑着,做着住新房的梦也就不知苦了。

我们是什么时候不再写信的呢?

我想,大概就是人手一部手机,手机能发短信,是每个办公桌每张书桌上有了台个人电脑,开始是聊天室后来用OICQ再后来用MSN再再后来人人都上球球如今都在玩微信……之后吧,人们就不再写信或很少写信了,大概。

不知道现在学校的语文课还有没有一堂关于“如何写信”的课程?我记得自己是在小学二年级学习写信的。那天的语文课后,我写了人生的第一封信,寄给老家的一个同学,她的小名叫“欢乐”,按辈份我得叫她姑。

信是怎么写的早就忘了,寄信的地址写了父亲部队的番号“6190”,当年,我爸也常给在老家的我妈写信,信封下边的地址耳熟能详。也忘了怎么买的信封和邮票怎么寄出的信,却记得很意外地收到了回信,我本以为是有去无回的,也不确定欢乐是否会收到那封信。信是写给我爸转交的,他替我先拆开了。欢乐同学在信里说“收到你的信很高兴!”我似乎看到一种高兴的心情穿透信笺,一直穿过这么多年我还记得自己也是收到回信的欢乐心情,她说”得知你参加了数学比赛很高兴”,我才想起自己写信纯粹是为了完成作业,在信里吹嘘我参加数学比赛,却没告诉她城里的小学有晨读,班长带领读《最高指示》,数学课学珠算,而我在农村上的一年级只学了aoe,只能在每天的珠算课上干瞪眼,算完了把算盘珠子拔上去。她在信中礼貌地用了“亲爱的”这样的称呼开头,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忘了什么时候不再写信,却记得写过的第一封信。不知欢乐是否还记得?下次回老家的时候还可以去问问她。

那时候父母都上班,大概是因为照顾不过来我们姐妹仨,而大姑家的哥哥姐姐都已经长大成人参加了工作,小妹妹被送到大姑家生活了一年还是两年我忘了。那时候我和二妹都在我爸的授意下给大姑写信。大姑后来说起,我才知道在信的开头,我写的是“妹妹、大姑和姑父,你们好”,没分清长幼尊卑,而小我两岁的大妹妹的信没犯这种错误。我大姑师范毕业,据说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小楷,如今大姑已经仙逝,我还记得这个教诲。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欢乐同学在信里说,张老汉有了孩子们的支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