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周叔伯走入我们视界,余晓晓本认为把害死老爹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04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前年国庆长假的时候,宋晓晓是一个人过的。 当然,也不全对。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她在夜店喝醉了,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将她带回了家。 只是后来,就没有再联系了。 事后想想,

前年国庆长假的时候,宋晓晓是一个人过的。
  当然,也不全对。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她在夜店喝醉了,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将她带回了家。
  只是后来,就没有再联系了。
  事后想想,她连那家伙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整个过程的后半段,她其实是醒的,只是故意装睡。
  她只记住了一点,他折腾女人的功夫还不错。
  
  去年中秋,她回了趟家。
  如是不是妈妈在电话里一再强调,说是爸爸身体不好,很想念自己,打死她也不回去。
  爸爸的身体,晓晓是清楚的。
  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当了四十五年的局级领导,现在退下来了,身体上的三高是免不了的,更重要的一高,就是高级寂寞。
  没有会议可开,没有命令可下,没有文件可签,更没有下属可骂。
  爸爸总不可能把气撒在妈妈的身上。
  因为,妈妈一直是爸爸的最爱。
  再说了,如果当初爸爸不是主动追求妈妈,那他这辈子跟仕途,也就扯不上任何关系了.至多,能混个优秀教师什么的,就顶破天了。
  是外公,当年,位高权重,在市政府的某个重要位置上。
  所以,爸爸才跟着沾了光,离开了吃粉笔灰的孩子王职业。
  
  去年动身的时候,晓晓心里就盘算好了,并事先与福建公司的一位男同事夏宏打好了招呼。
  如果万一,妈妈是逼她回去相亲,她就把夏宏这块挡箭牌及时在妈妈面前推出来。
  反正这个自己瞧不上眼的暖男,三年来一直在对自己死缠烂打。
  可她就是没有让他突破自己的那最后一道防线。
  当然,在外人眼里,她的那道防线,前年就已经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给破了。
  后来,也有几次,是在她主动或半被动中由好几个男人完成的。
  只是,面对夏宏,她有自己的打算。
  说到底吧,这个三十五岁的北方男人,生得高大威猛,五官更不会差,对她,好得没什么可挑的。
  好几次凌晨三点,她故意拔通他的电话,在接通以后,只是呻吟一声,便果断挂断。
  二十四分钟后,夏宏会准时出现在她的出租屋门前。
  有一回是冬天,气温十度以下,他竟然穿着睡衣出现在她面前,上衣还穿反了。
  如果晓晓嫁给这样的男人,每时每刻那种被捧在手心的感觉,好是好,可她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到底缺什么呢?难道是金钱?
  晓晓果断地摇了摇头。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不是拜金女。
  记得读大学时,宿舍里的其他同学个个对家里提要求,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非苹果不可,她则认为手机华为更好些。电脑联想就可以了。
  至于穿的、化妆品、零食,包括每月必需用的卫生巾,她只选适合自己的牌子,而不是最贵的。
  那么,晓晓到底认为摆在面前的这个暖男夏宏,缺点什么呢?
  那个答案有时就在嘴边,可它总是故意和自己作对,她一伸手刚要抓住它,它又耍滑头般缩回去了。为了哄着它下次再冒出头来,晓晓还得心平气和,生不得半点气。
  没料想,她的猜想完全正确。
  去年妈妈那一关,总算过了。
  当妈妈那天和夏宏通过电话,又看了手机里晓晓动过手脚的一张合影照片后,立刻直夸“我女儿的眼光真不错!”
  这个叫夏宏的男人,在妈妈眼里,就已经很不错?
  那下一个人出现的时候,还不知妈妈到时会是什么样惊讶的表情呢。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的,她已经决定了,今年中秋节,她要带另一个小男人回家。
  当然,“小”是相对的,比起夏宏,他是要小。个子也小,年龄更小。
  可他站在自己面前,还要高出一个头呢。
  他对她的杀伤力,就是那双眼睛。
  书上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
  她试过多次,扒在那扇窗口,朝里面偷窥,看到的只是一团云雾,就像当年站在庐山含鄱口,遥望五老峰一般。
  难道,这,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魅力?
  难道,这,就是她今生在爱情里遇到的死敌?
  难道,这,就是她要准备攀登的又一座高峰?
  当然,她不想自己被认识的男人或女人,贴上享乐主义的标签。
  但是,她在心里信奉的一条铁的定律是:男人床上那方面的能力,一定要好!
  如何证明呢?
  除了羊入虎口,以身犯险,她想不出更厉害的一招。
  除非,除非另设一个美人计,让她的某个闺蜜或死党做一次陪睡体验,然后,向她递交一份不少于三万字的陪睡报告?
  决不!
  古人有云,肥水不流外人田。该自己做的,就不必劳驾闺蜜受累了。因为……
  因为引狼入室的后果,具有无限潜在的风险。
  也对,我更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不贪心。她不喜欢玩猫捉老鼠的前戏动作。
  眼下唯一的办法,只能牺牲夏宏了!
  连试都没试,就让他出局,这对这个男人,是不公平的。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绝对公平的呢。同一间大学毕业,就算同样优秀的两个人,找的工作赚的钱,是有区别的。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句话,还是上大学时一位学姐的口头禅。
  如今,她果断地借用一下。比起官场上的女人,或是古代皇宫内的争宠手段,她,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当她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辞工。
  为什么呢?
  当夏宏被惊得目瞪口呆的时候,他还沦陷在追求晓晓的桃花梦里没有醒来,而晓晓已经举起了手枪,要送他上路……
  当然,要弄明白一个女孩子的心思,比高考试卷上那道无人能解的数学题还要难一万倍。
  夏宏临“死”的时候,他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以后遇到别的女孩,要如何改正。白白花了三年的光阴,竟然换不来一点教训。遭遇这种失败的打击,实在是死不瞑目。
  可是,晓晓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大清早便从他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是时候让小男人出场了!
  他叫孙彬。
  是的,非常普通的一个名字。古代的孙膑,还写出了《孙膑兵法》,可他,估计连一篇像样的作文都写不出。
  因为,他是学体育的,现在是一家大型私企培训机构的围棋教练。
  和他整天打交道的人,有美女,有老头,更有带着红领巾的小学生。
  他口头整天讲的,不是八股文,不是七律绝句,更不是现代散文和小说。
  “气、连、断、抱吃、门吃、双吃、增子……”在她眼里,他口中所有的这些,就是一首首最美的诗。
  最初,她是不碰围棋的,甚至认为棋类是男孩子玩的,女孩子应该敬而远之。
  有一次,她在网页上无所事事地浏览,一个《徐莹围棋教学》的视频弹了出来。
  原来,徐莹的围棋下得那么好,她的课讲得更棒!
  “我也要学!”
  她那天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幸亏当时是在房间,旁边没有外人。
  从小到大,只要决定了的事,她就会去做,决不拖泥带水。
  毕竟在网上看视频,没有面对面听老师讲更直接。于是,她报了一个在新公司附近的围棋培训班。
  第一节课,那个叫孙膑的男人就出现了!
  以前,晓晓和夏宏在一起,看重的是这个暖男呵护自己的过程。
  如今,晓晓一改原有的作战方案,她决定不管过程,只要结果。
  如果,一切是良性发展的话,最好的结果就是,今年国庆中秋长假,她可以带孙彬回家见妈妈。再推算远一步,元旦结婚,也是可以的。不就是办三四十桌酒席么,估计她爸爸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
  陪睡考验过后,孙膑完全合格,在自己曾经有过的那几个男人的经验里,完全胜出!
  还有,孙膑与夏宏最大的差别,就是浑身上下有一种“霸气”。
  是的,她总算明白了。原来男子汉的霸气,在夏宏的身上,是看不见的。
  三年来,她所看见的,只是夏宏的“绝对服从”。有很多次,她故意站在他面前,狠下心来提出各种过分的要求,其实内心,是渴望这个男人会拒绝的。
  可是,夏宏每次的选择是“OK”。
  从更深的层次来分析,他这样做的结果,无非是害怕失去自己。
  这种害怕,其实是一种自私懦弱的表现!
  不是么?只想自己,不考虑别人。只要满足自己的意愿(比如哪天可以和晓晓生米熟成了熟饭),眼前该忍的一切,都必须忍下。
  那么,当意愿达成以后,甚至是结婚以后,他,会不会一下子就变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呢?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电影电视剧中,有太多这样的男渣。
  相反的,在一个有着霸气的男人面前,她好像由一个生来富贵的相府千金,骤然转变成为一个俯首听话的小学女生。
  她会懂得看环境,分场合。什么是对的,什么是过分的。什么时候该撒娇,什么时候必须见好就收。
  
  上个周末,晓晓和孙彬一起开车去郊外玩。
  白露刚过,虽然太阳看起来很大,其实气温并不高,并且清早和傍晚有风吹过肌肤,还有一丝丝的凉意。
  出门的时候,行程其实是不确定的。大致的目的地,是想找片树林野炊,或者是爬一座300米以内的山,活动一下筋骨就可以了。
  可是,接下来突发的一件事,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谢天谢地!在晓晓看来,必须要感谢这次突发事件,不然的话,她还下不了最后的决心。
  当车行驶至一口林边的池塘时,晓晓听到有小孩子的哭声。
  孙彬听到的,是另一个小男孩的求救声。
  不好,有人落水了!
  在晓晓还没明白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孙彬早已停车、脱上衣、跑步、跳入塘中。
  这几个连惯性的动作,孙彬几乎是在七十秒之内完成的。
  面对池塘上面溅起的一人多高的水花,晓晓这才记起自己并不清楚孙彬到底会不会游泳。
  半个小时过后,一个约八九岁的光头小男孩被孙彬救上来了!
  岸上另外的三个男孩总算停止了哭声。
  孙彬在把光头抱进车里的同时,对岸上的三个小孩大声吼了一声“你们快回家!”
  光头因为救得及时,已经脱离了危险。
  家长赶来了!
  校长赶来了!
  老师赶来了!
  记者赶来了!
  原来,被救的光头男孩的父亲是某报副刊的主编。
  孙彬舍己救人的事迹很快上了本市报纸头条!
  而我,宋晓晓结婚的计划书,已经在心里打好草稿!
  今年三十五岁的我,遇到三十二岁的退伍军人、围棋教练孙彬,还等什么?
  
  妈妈,今年国庆长假,我要提前回家!
  妈妈,请您作好心理准备,这次和我一同回家的,还有一个名叫孙彬的准女婿!   

       “朋友圈都炸了!”

1再次遇害

       朋友糖吃饭时和我说。我很淡定的笑了下“这下你们这些吃瓜群众是不是都被打脸了。”

余晓晓本以为把害死爸爸的凶手已绳之以法,当自己的内裤塞进嘴里的时候,她绝望的挣扎着,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糖一下子歇菜了。

梦里,爸爸临死前让余晓晓好好照顾妈妈,一想到妈妈可能就站在村口槐树下,仰长了脖子等待着她回家,妈妈鬓白的头发,她已经经历了丧夫之痛,如果自己再有任何事,妈妈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

     其实就是前同事晓晓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在毛里求斯结婚的照片。对于我们快三十岁的人来说这不是什么新闻况且她老公我们科室人都认识,但引起那么大骚动的是,她老公很有钱而且有点小名气,最主要是年龄很大,比我朋友爸爸还大两岁。

第一次余晓晓能逢凶化吉,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她无比期待周逸能再一次驾着七彩祥云来救她。

     几年前,周叔叔进入我们视线,是因为他老婆得了癌症,在我们科室住了大半年后去世的。周叔叔为人很谦虚和蔼,对生病老婆特别好,包下一个病房请了阿姨天天在这边陪着,他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儿子也天天过来。

双眼再也无力支撑,手渐渐的垂下,爸爸妈妈越来越远……

     他老婆去世后不到一周,护士长上班在换衣服说,周叔叔给她电话,让护士长多照顾点晓晓。护士长说当时听了下巴快到掉下来了,随后全科室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

强烈的疼痛让余晓晓不得不睁开疲劳的双眼,皮鞭一鞭又一鞭抽打在她的身上。

       立马科室议论纷纷,各种说法都有,有说他们在周叔叔老婆去世前就勾搭上了;有说晓晓看中他家钱;更有甚者说这男的就是图晓晓年轻新鲜玩玩而已的;也有人说这男的不会和她结婚的,家人不会同意特别是他儿子,这关于家产问题呢…反正是各种鄙视各种讽刺各种不看好。

“救命啊!救命啊!”

    连护工阿姨都在晓晓面前说,我女儿如果找个比我大的男的,就打断她的腿,那么不要脸。弄得在一旁一起上班的我很是尴尬,而晓晓却没有任何表情和反应,该干嘛的还干嘛。

“求求你不要打了,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我。”

      后来晓晓调到门诊上班了,又过了一年在急诊轮转时正好和她同组,我们就聊起来了。她讲了她的家庭,父母在她不到两岁就离异了,爸爸从来没有看过他,妈妈在铁路局上班为了她一直单身。她一直喜欢年纪大的男的,当初和周叔叔在一起是觉得他人好,很有安全感。晓晓说她很享受现在一切,感觉周叔叔就是一本书,每天给她不一样的感觉让她更有激情和冲劲。

余晓晓企图挣扎开囚禁她的手铐,她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手铐依旧紧紧禁锢着她的双手,身体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无比恐惧。

      我那时虽比晓晓大,但还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她那感觉我是无法体会的,但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她。

那个人戴着黑色面罩,他停下来鞭打余晓晓,又似笑非笑的观察着余晓晓的一举一动,他更喜欢余晓晓像一只被宰的羔羊。

      后来大家各奔东西,彼此都没有联系,偶尔聚会都没有她,大家提到她还是各种听说,听说有人前几天看到她穿着一身名牌衣服,一副贵妇样;听说她最近晒出在游轮上玩冲浪的照片了;听说她自己办了家体检中心了;听说他们快要分手了;为啥?听说那男方家里死活不同意结婚;听说晓晓不甘寂寞又去找个小男人;听说…看着大家七嘴八舌说着,那说话的语气,那谈论时的表情,不知是羡慕还是妒忌。

余晓晓趁着那个带黑色面罩的男人没打她的时候,她迅速的观察了周边的环境。

         时隔六年,终于在朋友圈看到她结婚的照片,以前一直处于听说的人现在终于看到了现实。

瓶瓶罐罐的试剂,五彩斑斓的颜色,余晓晓此时没心思去打量那是什么液体,自己被铐在手术台上,头顶巨大的手术灯光让她睁不开眼睛。

      看到糖那样,我笑着说,你是不希望他们有个好的结果吗?难道老夫少妻都是因为女的贪图男方钱,男方垂涎女方美色吗?我们都是吃瓜群众,不要用恶意的眼光去看待这样事情。

手术台旁边有打好包的无菌包,备用的手术刀,还有余晓晓没有见过的器材,她非常惊恐,这些人到底要干嘛?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万个为什么占据了她的脑海。

       网上也有很多嫁给豪门被抛弃的人,但也有通过豪门自己成功的人啊。晓晓和周叔叔谈了七年恋爱结婚,我相信对于他们来说这七年一定过的很辛苦。社会阶层不一样,晓晓要融入进去不是件易事,她一定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拼命的学习努力才能更好站在这个男人身边。

“求求你,放过我,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余晓晓经历过几次生死的人了,她知道自己必须冷静,她强迫自己快速冷静下来,才有一线生机。

      这个男人只给晓晓带入一个不一样的平台和世界,但要怎样在这个世界里生存下来,是靠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不断地变好才是王道。这七年吃瓜观众都还在处于吃瓜的位置上,而表演者已经演变成成功者了。

“哈哈!”那个带黑色面罩的男人突然一声笑。

        就如一篇文章说的,相信我,每个女人都想成为邓文迪。

“你不是正眼都不瞧我吗?怎么也会向我求饶?”说着带黑色面罩的男人,取下面罩,恶狠狠的盯着余晓晓。

“啊!”余晓晓忍不住一声尖叫,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瞳孔不由得放大,她到了恐惧的极限。

那张脸太过熟悉,昨天还在和女朋友情意绵绵秀恩爱,今天抱着女友的裸尸痛哭不已,此刻却拿着皮鞭鞭打着余晓晓,她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余晓晓想到那个女孩死的那么惨,自己会是下一个她吗?她不由得身上汗珠淌下。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房东不是认罪了吗?难道是她的男朋友杀了自己的女朋友嫁祸给房东的吗?可房东为什么要承认?这一切为什么都会被她遇到,余晓晓开始怀疑老天对自己的不公。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余晓晓,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你也觉得我吃软饭是不是?”那个男孩歇斯底里的拿着手术刀,在余晓晓那张清秀的脸上比划着。

余晓晓怕极了,生怕自己一句话不对,那个男孩的刀划了下来……眼泪从眼角流下,模糊了她的双眼。

“我为什么看不起你?求求你放过我吧。”余晓晓带着乞求的口气,希望男孩不要伤害她。

“放过你,哈哈!放过你,谁他妈的放过我。”男孩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余晓晓觉得和那个打游戏的大男孩判若两人。

“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你把刀放下好不好?我求求你。”余晓晓声音都带着颤抖。

那个男孩拿着刀突然悲伤的痛哭起来……

“橙橙她死了,她死了。”男孩自言自语道。

“你别哭,你坚强点,杀手凶手已经受到惩罚”余晓晓小声的念叨。

“不,不,是我害死橙橙的,是我害死了最爱我的人。”男孩子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余晓晓由于伙食不好,极度显瘦,她企图把手从手铐里拔出来。

“是你,是你,你们都得死,是你们害死了橙橙。”突然男孩子一下暴怒起来,重新把放下的手术刀再一次架到余晓晓的脸上。

“你冷静,别冲动,有事好好说。”余晓晓极致的克服自己的恐惧,尽力安抚对方不要伤害她,想伺机逃跑。

“爸爸,求求你在天上要保佑我。”余晓晓闭着眼睛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余晓晓,你知道吗?我不是窝囊废,我是怀才不遇啊,那些老板根本不会赏识我的作品,我炒了那些老板,橙橙她为什么就不能在等等……你看我这个作品多好啊,创意多么新颖啊。”男孩把设计的建筑图,塞到余晓晓眼前。

余晓晓不懂建筑,看着图纸上的一笔一画,就算别人慧眼不识人,你也没必要这么害人吧。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周叔伯走入我们视界,余晓晓本认为把害死老爹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