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位上了年纪的奶奶,你爸你妈让你姨姥娘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97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秋仲的早晨,难得一见的天高云淡。浩淼的天空,如蓝色的海洋一般,白云则在这海洋里悠然的飘逸着。 空气十分清新,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显得十分柔和。 大学公寓的一间女生寝室

图片 1
  秋仲的早晨,难得一见的天高云淡。浩淼的天空,如蓝色的海洋一般,白云则在这海洋里悠然的飘逸着。
  空气十分清新,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显得十分柔和。
  大学公寓的一间女生寝室里,传出快乐的说笑声。
  一位上了年纪的奶奶,从兜里掏出一堆钞票来,放在玲玲的床上,数了起来。除过两张红色的,三张绿色的,其他差不多都是五元一元的,尤为一元为众。
  “奶奶,摆一床的钱,您这是在洒财呢还是炫富那?”
  “奶奶嫌乱,整理一下,带着也方便。”奶奶很仔细的数着,一边数还一边在心里计算着。
  “奶奶,这么聚精会神的,您在算计什么呢?”
  “没计算什么啊,玲玲。你看这一堆的钱,我都数不清了。”
  “数它干嘛呢,用的时候拿出来花不就行了。奶奶,您就别数了,装起来吧!”
  “好好好,我宝贝孙女的建议就是正确,数不数的都要花。这也算数完了,数完了,再有,我也不数了。”说着,奶奶把零钱叠巴好,放进贴身的衣兜里。
  “奶奶,您就在这多住几天,陪陪玲玲吧?”玲玲拉着奶奶的手,恳求着。
  “傻孩子,先不说你那躺在床上哼呀嗨的爷爷,家里你弟弟就不管啦?”
  “我姨不是在咱家照看着吗?”玲玲说道。
  “你姨家里就没事啊?你姨她家就靠她一个人,要喂鸡,要照看你的两个表弟,还要去地里看菜浇水。你姨父在乡里上班,一天到晚忙的顾不了家。就这都耽误你姨了好几天,已经不好意思了。奶奶得抓紧回去替换你姨,让你姨赶紧回她家照料一下。”
  “我爸妈从来就不管家,也不关心我们。”玲玲有些生气:“把家里的一切都扔给了奶奶,所有的事都是奶奶在忙碌。”
  “玲玲啊,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爸你妈还不是为了让咱这个家的生活过得好一点,才跑那么远的地方去打工吗?你看看,咱家的新房,不是你爸你妈挣钱盖的吗,你能上大学,这学费不也是你爸妈挣的吗?你爷爷还有病,也需要钱。咱们现在生活能好起来,都是你爸你妈的功劳啊。你爸妈在外也是很辛苦的,要体谅你爸妈,你说是不是啊玲玲?”
  “奶奶,这些我都知道,知道爸妈在外也不容易,辛苦打工也是为了家,也很感激爸妈。可一看到您在为我和弟弟这样的操心,还要千多里地的来送我,我心里就难受。”说着,玲玲的眼睛红了。
  “瞧瞧,我家玲玲都是大学生了,还像个小孩子,好像眼泪是别人的。奶奶这不是为了沾沾光,赖着要跟我的孙女来大学校里来一趟,也当一回大学孙女的奶奶嘛。看到我宝贝孙女能考进这么大的一所学校,有出息了,心里真是高兴啊。”奶奶开怀的笑起来。
  “可是,奶奶要回去了,我舍不得,心里有些难受。奶奶,能再住一天吗?”玲玲扑到奶奶的怀里,抽泣起来。
  “不要难受啦,就再住一天,不还是要走?要不,咱把家搬来?”
  “奶奶,你又笑我。”玲玲撒娇的摇摇奶奶的胳膊。
  “再说了,你屋里还有三个非常好的小姐妹,以后在一起聊天玩耍,多热闹啊。这个城市又大,没事了一起结伴出去转转,也能长点见识。要是以后想奶奶了,奶奶就来,两三天的路程,也没多远。只要你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你不叫奶奶来都不行。”奶奶疼爱地拉着玲玲的手。
  “嗯,奶奶。”玲玲将头在奶奶的怀里靠得更紧了。
  奶奶笑着抚摸了一下玲玲的头发:“我就知道我家玲玲是最懂事的。”
  “奶奶,玲玲保证听奶奶的话,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找份好工作,报答奶奶的恩情。”
  “这才是奶奶的宝贝孙女,但不能再说什么报答了,多外气啊?咱们可是亲亲的一家人。好了,时候不早了,奶奶还要赶到长途汽车站,要不误了点,就赶不上趟了。”
  “奶奶,您真要走啊?”玲玲用泪眼望着奶奶。
  “都当大学生的人了,看看你这眼泪吧嚓的,还不如奶奶有觉悟。把掉眼泪的功夫用到作业上去,那才是奶奶的好孙女。”奶奶慈祥的笑着,在玲玲的鼻尖上轻轻地捏了捏。
  “那我送奶奶去长途汽车站。”玲玲站起身来。
  “你真把奶奶当文盲了啦?你学校门口有个站牌,就有到长途汽车站的班车。咱们是坐来的,我就坐不回去啦?是不是小看奶奶了?”
  “奶奶。”玲玲拉着奶奶有些粗糙的手,轻轻揉搓着。
  “好了,好了,别揉了,再揉奶奶的手也不会嫩了。看看玲玲你,小脸蛋都变成苦瓜秧了。别儿女情长的了,我家玲玲都成了还珠格格了。”奶奶说着,提起了那个印有苹果图样的粗布袋子,挎在肩上。她想了想,从贴身衣兜里又拿出两张红票子递给玲玲:“多一块钱就多一点底气。”
  “奶奶,我手里的钱够用了,奶奶路上还要用,我不要。”玲玲坚决不要。
  “放心吧,奶奶的路费一分不会少,全在身上那。拿去,别让奶奶操心。”奶奶拉过玲玲的手,硬塞给了她:“穷家富路,在外一分钱都顶用。”
  “奶奶,我不放心让您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玲玲只好勉强接了过去。
  “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又不是让奶奶用脚走着回家,长途汽车会把奶奶安全的送到乡里,到时让你姨夫接上我就回去了。”奶奶安慰着玲玲。
  “那也得让玲玲送奶奶到长途汽车站啊?”
  “送什么呀?你再跟着送我跑一趟,来回就是两个多小时,是不是还要我再把送你回来啊?”
  “奶奶。”玲玲抱着奶奶不放。
  “好了好了,玲玲听话,别是想着让奶奶也掉泪吧?”
  “那奶奶一路上要小心,要照顾好自己。”玲玲知道奶奶的个性。
  “奶奶快奔七的人了,知道怎么照顾好自己,玲玲就不要为奶奶操心了。”
  “我送奶奶到学校门口吧?”玲玲就是舍不得让奶奶走。
  “行啦,你在屋里还直掉眼泪呢,看着我上了车,你还不上演个哭天嚎地啊?还是别送啦,奶奶一边走还能一边看看我孙女这大学的风景。玲玲,记住,以后奶奶不在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别扣扣索索的,对不住自己的身体。好了,不多说了,奶奶得赶紧走了。”奶奶满脸慈祥的笑着,对玲玲对铺正在聊天的女孩子们说道:“玲玲是你们的同学了,有什么事就互相照顾一下。玲玲就让你们多费心了,谢谢了。”
  三个女孩子急忙站起来,围在奶奶的身边:“奶奶,您就放心回家吧,玲玲和我们以后就是亲姐妹了。我们都是从外地来的,以后一定会互相照应互相帮助的。”
  奶奶满意的点点头,看了一眼满脸泪水的玲玲,猛得转身走出了寝室。
  背影里的奶奶,肩膀在微微颤抖着,
  “奶奶。”看着奶奶走了,玲玲扑在了床上哭了起来。
  “玲玲,别伤心了,奶奶着急着赶回家,是操心家里的事。看看你的奶奶多好啊,那么疼爱你,这么大老远的还来送你,一切都在考虑着她的孙女。真让我们羡慕嫉妒恨。”
  “是啊,玲玲,看你和你奶奶多情深啊。你们之间一点代沟都没有,不管是从思维方法还是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态度和兴趣爱好方面,不存在任何的心理距离或心理隔阂,何况还是隔代呢。”
  “我和我妈之间就有代沟,可能 就是由于年龄和经历的不同,两个人的思考方式也不相同,说不了两句就会争吵。”
  “玲玲,你奶奶真的很慈祥,很温暖,也很阳光,让感觉很亲近。有这么好一个奶奶,你真幸福。”
  “嗯。”听到室友们赞扬奶奶,玲玲点点头,坐了起来,开心多了。
  “从你家到学校,是不是路程很远啊?”室友问玲玲。
  “嗯,先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然后再倒一趟长途汽车。”玲玲答道。
  “噢,路费要三四百块钱啊?”
  “嗯,火车和长途汽车车费是很贵的。你是怎么知道的?”玲玲惊异的问道。
  “在奶奶数钱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零零整整的一共是五百六十七块,奶奶后来又给你了二百,剩下三百六十七,估摸着路费也就是你说的三百六十块钱了,差五块就三百六十五天,一整年了。”
  “坐火车要一天一夜啊?有卧铺还好。”
  玲玲一听,整个头都懵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刷刷地流落下来。
  “玲玲,玲玲,你怎么了?”室友们慌了神。
  “两天一夜,就是三天时间啊,那我奶奶这些天怎么过?我怎么这么蠢啊。奶奶!奶奶!”玲玲不顾一切的哭着,叫着,跑了出去。
  三个姐妹一看,用目光互通了一下,也急忙跟着跑了出去。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第一次接见中学红卫兵后,号召全国大中院校学生来北京串联“取经”。

垛垛,我亲爱的孩子,爷爷到过摩达岭已经三天了。三天多的时间,我感觉自己就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闲赋的时间多了,我想,就把我来这里的所见所闻用写信的方式说给你吧,虽然,你也许看不到这封信,但是,我写出来,用心念着的时候,就感觉冥冥中,你在仔细倾听。

可以见到神一样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坐车不花钱,又被称为革命行动,十五六岁,正是不安分年龄的中学生们,岂能不欢呼雀跃。林弘的学生们,胆大点儿的自己组合,已经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学校。家长们担心孩子们的安全,要求学校派老师带队,分批次、有组织的去北京。带队的美差落到林弘和小刘老师头上。

——题记

林弘担心秀秀胡闹,临行前把母亲接到家坐镇。

这么多天没见到你了,垛垛,当我看到你朝我飞跑过来的时候,爷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拉着你的小手往家走,垛垛,你知道么,拉着你的手,这是爷爷多渴望的时刻啊!

小翠想,这样最好,借此机会会一会婆婆。于是,洗床单换新被,把婆婆要住的西屋,收拾得干干净净。

回到了家,爷打开包,给你拿来你金枝奶奶给你买的玩具和好些好吃的,你的眼珠盯着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好东西,兴奋得眉飞色舞。你爸和你妈来了,还带来了你姨姥娘。

林老太五十八岁,身体不怎么好,又是一双解放脚(原来裹小脚后来放开了),走路干活都不太利落。三年前,林弘的前妻去世,为照看孙女秀秀她不得不来到二儿子林弘家住,直到小翠嫁过来后,才回去跟大儿子过。这次,一是想秀秀,二是趁此机会考察一下新儿媳妇,很愿意来。

来到屋里,你爸你妈让你姨姥娘上炕上坐,我也忙着往炕上让你姨姥娘坐。我并不知道,我走之后,你姑已把我去内蒙的真实目的告诉你爸妈他们了。

林老太和邻居们熟得很。她一到,邻居们对小翠那是交口称赞:

你爸妈他们不高兴,咱爸真是的,就凭他的条件,想找老伴在咱家这里还不是扒拉着挑?还用跑内蒙那么远的地方去找个女人?人生地不熟的,去那里遇到点事怎么办?指望谁?

“你这个新儿媳真是不错,过日子是把好手,比先前那个强。人长的好,脾气也好,说话和气。调来才半年,大家都说小谢医生好,请她去看病,随叫随到。有时是后半夜睡得正香,爬起来背上药箱就出诊,难得呀!”

你姨姥娘早年离婚了,这些年一直在城里打工,这回能回来,是你爸妈的主意,去把她找回来的。我刚到家,一点也不知情。

“当初提亲时,你还不大愿意,我看这会儿,你就偷着乐吧!”

你姨姥娘进屋之后,神色有些忸怩,看她别别扭扭的样子, 我心里挺奇怪的。

“你这次得住个十天半月的吧,我劝你要好好说说你那宝贝孙女。那丫头太倔了,就没听她叫过一声妈。不叫妈,连声阿姨也不叫,总是那么别别楞楞的可不好。人家带过来丫头玲玲管你儿子叫爸,爸的,小嘴儿甜着呢!人心换人心,八两对半斤,凡事就怕颠倒颠呐!秀秀比玲玲还大三岁呢,哪有个姐姐样!非但不让着点,还净拔尖儿!好像玲玲就来过两三次,都没住下。当天就回去了。我说这话你别不爱听,是为你儿子好!”

把你姨发姥娘送进屋,你爸妈借故出去了,走的时候他们还没忘了喊着你,你一个是贪吃贪玩,恋着这些新鲜东西,再一个是想爷,好些日子没见了,粘着爷不愿分开。见叫不走你,气得你妈恨恨地骂了一声,这小孩子,真不懂事。我挥手拦着你妈,叫他在这玩,你喊他干什么。你爸妈无话可说,只好两个人一起走了。

听了这些话,林老太高兴不是,不高兴也不是,内心五味杂陈。常言说,隔层肚皮如隔山,天底下的后妈多了去了,刚开始大多数都想当好,时间一长,因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打得不可开交,后妈当难,当好的少。难道小翠是少数中的一个?

你姨姥娘局促不安地在炕边坐着,我问她,不是说在外面打工吗,还挺好的吧?

这一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家里就林老太一个人,她轻轻地打开衣柜:衣柜里整整齐齐地摆着秀秀的衣裳。翻看一下,有好几件是新做的。再要翻看玲玲的衣裳,没有。伸出的手缩了回来,于是迅速关上衣柜门,一屁股坐在床边上,不好意思了。闷心自问:我这是干啥呢?咋这么苛薄?小翠是媒正娶来的,儿媳分什么亲后?秀秀的亲妈活着时对自己好吗?那时候,在床边上坐一坐,人家都嫌脏!老家的大儿媳待见自己吗?几天来,小翠一口一个妈地叫着,饭菜做好了,恭恭敬敬让自己先吃。自己是越活越糊涂了,怎么就不知好歹呢。

你姨姥娘嚅嚅地说,好什么啊,不容易,遇到好人家还好,遇到混蛋人家的什么事都能遇上。

自责中的林老太,忽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开门一看,是儿媳小翠带着担架把秀秀抬回来了,顿时大叫:“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

这些年她一直在外面当保姆了,能想象出来这个工作干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妈,先别急,啊,别急!进屋安顿下来再说!”小翠说。

我跟她说,那就回来多呆些日子,歇一歇,反正孩子也大了,不用你太劳累了也能过得去。

秀秀这丫头真行,左脚骨折了,从受伤到包扎完毕,只叫喊几声疼,掉了几滴眼泪,等躺在床上,看见奶奶了才放声哭起来。奶奶上前两步,抱着孙女的头:“不哭,不哭!秀秀乖,秀秀是刚强的孩子!”说着自己的眼泪吧哒吧哒地往下掉。

你姨姥娘看了我一眼,又把头低下去了,她说,这回回来我也不想走了,孩子不愿意让我再去给人家干了。叫我在家好好过日子。

小翠劝:“妈,别太担心,没大事,几个小孩一起打打闹闹摔的。”

我连连点头,这样对这样对,早就该这样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位上了年纪的奶奶,你爸你妈让你姨姥娘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