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杨振文的夫人胡蜀芬正在客厅弹着钢琴,现在不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53 发布时间:2019-10-05
摘要:三十六在县里耽误了一天。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副县长。我们这帮写小说的家伙,观察力都极佳,一进县委大院先都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女干部,几个人窃窃耳语,惊讶此地竞有这么一位

三十六 在县里耽误了一天。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副县长。我们这帮写小说的家伙,观察力都极佳,一进县委大院先都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女干部,几个人窃窃耳语,惊讶此地竞有这么一位文雅又美貌的女干部。她正在和几个粗壮的农民谈话,愈显出身材的柔美,说话时的动作也——怎么说呢——很帅;衣着剪裁得合身且讲究,让我们几个北京人惭愧。 一问才知道,她原是上海知识青年,文革前就去了新疆农垦兵团,七二年随爱人来到陕北,她爱人的老家在这儿。来了之后先当了几年农民,又当了几年工人,再当了两年干部,去年被选为副县长。 “孩子呢?几个?” “两个。一个跟我在这里,一个在上海跟着外婆。” “不想吗?” 她笑,笑得很潇洒:“我想他,他不想我,从小跟着外婆,不愿意到陕北来。在这儿的这一个又不愿意到上海去。” “哪年到的新疆?” “六三年。” “石河子?” “对,石河子。” “总理当年不是去过?” “对,当时我就在。” “自愿去的?” “对,自愿。”她稍犹豫一下,又说:“也不完全是。我的出身不好,考大学时虽然分数名列前茅,但我的出身不行,没上成。我当时觉得这也没啥了不起,干什么不是一样?让党看我的真心好了。现在有些遗憾,就是没有上过大学。我现在正在上业余大学。” “您的上海口音并不重。” “南腔北调。陕北话我也能说,上海话也能说,维族话也能说几句。” “三十几?” “噢——!四十几了!” “不像。” “不像吗?”这回笑得却不像个县长,像个女人。从那笑中能感到她多么希望自己还年轻,多么高兴自己还只像三十几岁。“不,老啦——”她又说。当然,她想起自己十八、九,二十几岁时来,难免会有万千感慨。 “不想调回上海吗?” “现在不想了。这儿有我的事业,也很好。” 女县长走后,我们几个人说:“嘿,这就是一篇小说。” “太行山人士”说:“你们他妈的就知道小说,听来一点事,加上些美哉壮哉的文学词汇去制造一篇小说。抽疯。” “废话。你说怎么写?” “我说咱们都别写了,不如改行当小偷儿。你能写出她心里的一切来吗?外表的和藏在心底的,眼前的和那四十几年的,加在一起才是她这个人。你能吗?你只能偷人家点儿东西,于你制造一篇小说有用的,先定下个原则,要写成一个什么样的,强者文学吧,阳刚之美吧,乐观坚强忠诚深刻高昂……要不你吃什么!” 同行的几个人都说这小子酒喝多了。而后大家都躺下,抽着烟,默默地望那窑顶。

到了外婆家,舅妈也没有烧饭,正在与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玩耍。悦尔看见舅妈,连忙上前向舅妈问好,舅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鼻子里轻轻“嗯”一声,算是回应。

当时的师范学院重在培养教师,反“白专”道路,不提倡学生搞创作,杨振文虽然学的是中国语言与文学,也只能偷偷写作,偷偷寄出去。直到快读大三的时侯,当时全国少儿读物紧缺,《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号召作家和具有条件的教师都来关心和参与儿童文学创作。看到这篇社论,杨振文便觉得自己既可以当教师,又可以搞创作,很是高兴。于是那年寒假,他开始构思写作儿童文学,《芬芬为什么愿意剃光头》便诞生了。

是啊,外婆老人家不容易。解放前嫁给外公,也算是门当户对,大小姐与公子哥的结合,珠联璧合。不曾想,婚后好日子还没过几年,解放后,就经历了一系列的迫害,外公他老人家承受不了身体及精神上的压力,一气之下,卧轨自杀。当时外婆真是吃尽苦头,一个人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一边在纺织厂做工,一边还得忍辱负重,承担外公的历史遗留问题,要不是看在三个幼小的孩子没人养活,恐怕在那个年代,年轻的外婆也会含冤离去。

图片 1

当然,悦尔妈妈也是拎得清的人,为了不让外婆难做,主动写了一张字据,内容是悦尔只是暂时居住此地,如果今后拆迁房屋,愿意放弃分配房屋的权利。这样,舅舅舅妈才转怒为喜,与外婆一起同意接收悦尔回到上海。

“我是地道的农民出身,小时候家里没房没田,租住在祠堂里。”杨振文回忆,“小时候我跟外婆很亲,外婆最爱讲故事,我是听着外婆的故事长大的。”

转过头对外婆和舅舅说“今早请假搭(带)小宁(人),忙啥(死)了,又耽搁一天工滴(资)”。外婆没有搭讪,赶紧到厨房间做晚饭。舅舅凑上前去说“小毛豆(小人),老乖额。悦尔也是我们的外甥女,阿姐在新疆老苦额”。“来,小俊过来,叫姐姐”,小男孩默默地走过来,怯怯地叫了悦尔一声“姐姐”。悦尔顺势摸了一下他的头,感觉表弟又长高许多。

培育新人“比自己的作品获奖还高兴”

如今政策允许,夫妻双方都是上海知青,在上海有亲属做监护人,就可以为孩子在上海落户口。悦尔妈妈得知这个消息,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赶紧与外婆联系,当时她的姐姐已经嫁人多年,相夫教子,少有来往,也不参与此事。只有小弟刚刚成家,单位没有分房子,只能和外婆挤在一起,小小的亭子间,三个人已经很拥挤了,得知外甥女也要挤进来,舅舅舅妈不知道有多么的不愿意。

第一次给“偶像”写信 “偶像”突然出现在眼前

悦尔对外婆笑笑,看着屋内灰暗的灯光,狭小的空间,摆放着外婆的衣厨,五斗柜,床,再加一个小饭桌,几把凳子,感觉就没有空间了。

走到门口就听到悠扬动听的钢琴声,杨振文的夫人胡蜀芬正在客厅弹着钢琴,而他则坐在客厅沙发上与友人聊着天,内容大多是文学那些事。我立刻加入了他们的谈话,听杨老述说他的文学之路。

因为妈妈就是这样,好吃的,好用的,永远总是想着悦尔,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她,让她快乐,让她幸福。

正在这时,里屋响起舅妈的声音“依在(现在)又多一个宁(人),阿拉小俊没人疼喽”。舅舅接着说“好嘞,声音轻地,外头听得到”。因为墙壁不隔音,悦尔和外婆同时听到这句话,她们都默不作声,还是外婆说了一句“困高(睡觉),明朝(明天)在刚(说)”,拉灭电灯,和悦尔一起睡下。

悦尔此刻有些想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现在新疆情况如何?间或也有些想大林,不知道他现在还在新疆吗?反正,悦尔的内心有些酸楚,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想着想着,睡意朦胧,慢慢睡着了。

上一章 相见不如怀念(四)

“《福大接亲》的主人公原型也是我身边的一个真实人物,是以我一个堂哥为原型,写的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家乡的人看到这个故事都知道我写的是堂哥。”杨振文告诉我们。

就这样,外婆也是左右为难,悦尔妈妈见此情景,一咬牙,为了外婆也是为了姊妹情深,小小年纪远赴新疆。扎根在农场,吃尽了苦头,而妈妈本人呢,心强好胜,瘦小的身子骨由于过度的体力劳动,从此就没有胖过,长身体的时候缺营养啊。每逢回到上海,与外婆相见,两眼泪汪汪,抱头痛哭,心里特别不愿意回新疆,但也不得不回新疆。

“语文课上,老师把他的作文在全班当范文念,语文老师一边念一边赞赏文章写得至情至深,还将文章贴到墙上供同学们学习。”妻子胡蜀芬忍不住说话了,她和杨振文是高中同班同学,她说高中时期的杨振文是个很老实的人,他们几乎没有过交集,但胡蜀芬对这件事情记忆深刻。

记得妈妈曾经跟悦尔说起,善良的外婆为了三个孩子没有再嫁人,自己含辛茹苦,没日没夜干活,靠自己的双手养活一家人,真的很辛苦。当时妈妈在家中排行老二,本来是轮不到她去新疆的,因为她还有个姐姐,按照年龄,应该是老大先去响应号召,但是任凭街道干部如何做工作,姐姐是哭死哭活,不愿意去新疆。

1965年底,杨振文被调到了湘潭地区文化部门工作,后来地市合并,机构改革,他又到了湘潭市文联,直到担任市文联党组书记兼主席。为了发现和培养青年作家,多年里他不知组织了多少次读书会和笔会。读书笔会的形式多样,请省里的知名作家讲座,也有一起看书读书,还有讨论各自的作品等。每次笔会前,杨振文都会要大家提前准备好作品。通过这个读书笔会,这些年轻人进步很快,他们中有谭仲池、晓宫、谷静、萧建国等人,他们后来都成为了知名作家。参加读书笔会的20来个年轻人大多成为了省作家协会会员,其中有7人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杨振文的夫人胡蜀芬正在客厅弹着钢琴,现在不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