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顺治七年配合刘文秀进军四川,历史上的白文选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96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孙、李构隙本末 白文选从小放羊务农,体大食多,膂力过人,生性好弄刀棒。崇祯四年,他与冯双礼参加张献忠军队,任火头军、士勇,每次作战,战功卓著。崇祯十七年,张献忠封白

孙、李构隙本末

白文选从小放羊务农,体大食多,膂力过人,生性好弄刀棒。崇祯四年,他与冯双礼参加张献忠军队,任火头军、士勇,每次作战,战功卓著。崇祯十七年,张献忠封白文选为前军都督。 曾经脚在战场上受过伤,人称“跛将军”。

作者:齐云轲

张献忠起于陕西,有养子四人。孙可旺、艾能奇、李定国、刘文秀,献忠养以为子,皆冒姓张;然稍违其意,挞之至百余。故四人虽为献忠所亲信,而两腿恒溃烂,更无完者。可旺本名旺儿,米脂人;幼无赖,乡人恶之。与母同居。受直为人赶驴,远出数日返,不见其母;问之邻人,皆云不知。可旺讼之官,官怒曰:‘汝出门时,原未尝以母托邻人;今汝母自他适,邻人安所知’!因杖之。可旺愤怒无归,逃而为贼。初入贼营,为主者负锅;雪天行山路六昼夜不息,两足十指俱落,疲困不能行,遂弃所负锅。至晚,主者炊无锅,欲斩之;旁一贼力救,得免。可旺苦甚,逃出营;遇献忠,收为伴当。可旺性狡黠,犹伺献忠意。能奇、定国皆愚蠢无知,故献忠尤喜可望,抚为长子;众贼遂呼可旺为大哥。献忠既得志,以可旺为平东将军、能奇为定北将军、定国为安西将军、文秀为抚南将军;又以王尚礼为中军府都督、白文选为前军都督、王复臣为左军都督、冯双礼为右军都督、王自奇为后军都督。军中于是称可旺〔为东府、能奇〕为北府、定国为西府、文秀为南府。而彼此往来,则皆称为兄弟;属下文武,皆称师主。诸贼中,可旺稍识字;故献忠平日一切密谋,惟可旺独参之。每遇敌,可旺能率部下坚立不动,贼中呼“一堵墙”。

顺治四年,肃亲王豪格率清军征四川,张献忠阵亡,白文选随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率大西军余部由川南下,转战云南、贵州。清军逼近广东、广西,形势紧迫,李定国提出联明抗清,依附南明桂王朱由榔,白文选积极赞同。

图片 1

自献忠死于川,丁亥春,可旺、能奇、定国、文秀同王尚礼等由贵州走云南,首攻曲靖府。时隆武差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朱寿琳率总兵孔思诚、副总兵孙守约、监纪通判张京元驻札曲靖;三月贼至,寿琳同道府有司坚守,以炮石击伤贼无算。可旺乃率众力攻三日,城陷;执寿琳等。寿琳不屈,可旺劝之至三,骂愈烈,遂遇害;〔思〕诚、守约等俱降。先是,黔国公沐天波以听信家丁,刻害土司激变;沙定洲陷云南,沐天波走大理府。沙定洲据云南,请乡宦大学士王锡衮相见,王不屈。贡生唐泰为沙定洲谋主,劝定洲杀王,并杀诸乡绅;云南大乱。洱海道杨畏知集义兵讨定洲,相拒于楚雄府。及可旺破曲靖,定洲以兵死相袭;可旺一战大败之,定洲溃逃。可旺乘胜破云南,分兵袭楚雄。杨畏知战败被擒,初不屈;可旺以畏知同乡,闻其任云南甚得士民心,故欲降之以收人望,多方劝之。畏知降;可旺待之甚厚,畏知遂为之用,因与定国联姻。畏知既降,沐天波遂走永昌;刘文秀引兵追至永昌,王自奇入城,擒天波回云南。天波请降,可旺乃命天波招降各府;云南三百年知有沐国公,凡各土司闻天波归顺,无不降者。

顺治七年配合刘文秀进军四川,十月,攻取遵义。

白文选,是南明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个人物。他深明大义、顾全大局,为南明统治的延续、捍卫南明流亡政权做出了杰出贡献;可是,他为何最后也降清了呢?历史上的白文选,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可旺既据有云南,耻其名不雅,改名可望,因与能奇等各复原姓;可望称平东王、艾能奇称定北王、李定国称安西王、刘文秀称抚南王。是时四人并大,各领一军不相下;而艾能奇、李定国兵尤多。可望意欲并之,而兵独弱,恐不能得;先与王尚礼私议。尚礼曰:‘自然应尊大哥为主;但得定北师主无异议,无不从矣’。可望因嘱尚礼往说能奇曰:‘我等兵马虽多,号令不一;若不尊一人为主,恐难以约束。众议欲请公与平东议一人为主’。能奇曰:‘大哥有学问,我等不及;自当尊之’。尚礼复可望,遂传令四月初一日各营兵将同赴演武场尊可望为主。及是日,李定国先到营中,□放炮,将“帅”字旗扯起;可望与能奇等后至,可望遂问曰:‘我尚未至,谁升“帅”字旗’?众答曰:‘西府老爷先至,众将不知,照往日例,遂将旗升起’。可望曰:‘军中旧制:主将入营,方升帅旗;天下所同也。今日既以我为主,应候我入营,方升旗放炮;若西府入营,何升旗?目中明无我矣,我安能为众人主乎’!刘文秀曰:‘此西府一时之误,望大哥姑容’!可望愤不已,尚礼请责旗鼓官赎罪,可望亦不允。定国曰:‘我与汝兄弟耳。今日因无主,尊汝为首领,遂欲如是;异日可知矣!汝不做则已,我何必定靠你生活’。众人多方劝解可望登座发落;可望怒曰:‘必欲我为主,必杖定国百棍乃可’!定国怒曰:‘谁敢打我’?可望曰:‘定国不受杖,则军法不能行;异日何以约束诸将’?众力劝不已,定国喧哄愈甚;可望怒,欲上马去。白文选从定国后抱持之,曰:‘请老爷勉强受责,以成好事。不然,从此一决裂,则我辈必至各散,皆为人所乘矣’!于是王尚礼、冯双礼等同将定国按倒于地,特杖□之;杖至五十,定国不得已呼曰:‘我今服矣’!众乃为求免,遂舍之。是日,可望遂为诸将主,于是军中无敢不服者。是可望之能用其众在此,而定国之嫌隙亦由是成矣。是晚公会既散,可望私入定国室中,再三慰之曰:‘不如是,号令不行,众军皆叛;我等何能行’!从此四人虽并肩仍称兄弟,每公事相会四人并坐于上;然各营诸将赏罚,则一禀于可望。

顺治八年,刘文秀自四川回到云南,白文选留守嘉定,任总兵,挂定虏将军印。

一、农民义军

戊子秋,可望得钱邦芑招降书,欲要封王爵;朝议未决。己丑春,广西总兵陈邦傅畏李赤心、高必正势盛,恐为所并,欲借援可望;乃假铸“秦王之宝”,命其私人胡执恭往云南封可望为秦王,能奇、定国、文秀三人为国公。定国等心疑其伪,与能奇、文秀议不受;乃可望欲借王号以压三人,劝三人同受。能奇曰:‘我等自为王耳,何必封’!定国曰:‘我等无尺寸之功,何敢负朝廷之封’!可望不悦,相持不决。越月余,能奇病死,可望乃独受秦王之封;而定国、文秀卒不受,仍各称帅主。可望既假称王,乃使人讽定国、文秀,欲其拜见叩贺;定国不从,文秀劝曰:‘以弟拜兄,亦无不可’。于是定国勉强下拜。此后公会,定国、文秀俱左右列坐;然定国终愤愤,可望亦心衔之。后朝廷知可望受胡执恭伪封,众议□不决。督师堵胤锡请之于上,封为平辽王;差佥都御史赵昱至滇封之,并封定国为康国公、文秀为泰国公。定国知此封出自朝廷,与文秀议欲受封;可望已称秦王,不欲受“二字”王,乃咈然谓定国曰:‘汝前不受封,今何为而受乎’?定国乃不敢受。

顺治九年三月,吴三桂引清兵入川,白文选败走永宁。五月,由遵义出。八月,收复重庆,斩副将潘应龙,会师嘉定,图取成都。与刘文秀约定攻打保宁,兵至顺庆,见江里飘满尸体,知道刘文秀已经兵败,于是班师重庆,挂恢讨左将军印。十一月初一日,白文选统领马、步兵五万余名进攻辰州,擒杀总兵徐勇。又招降胡茂桢于常德,从此名声颇著

17世纪中叶的明朝末年,是中国历史上着名的乱世时期。统治中国业已200余年的大明王朝,此时宛如一位行将就木的耄耋老人,身上的毛病很多,且已经千疮百孔、病入膏肓,毫无生机,大去之期不远矣。

及庚寅秋,可望出黔,命定国守云南;定国终日操演兵马、制造盔甲,一年练就精兵三十万人。至壬辰三月,乃致书可望,欲出楚立功以报朝廷;可望不能止,乃听之出。四月,至贵州,可望命冯双礼等领兵二万人同行。五月,由镇远下偏桥,一战复沅州;复大战,遂复靖州。六月,至全州;大清定南王孔有德兵出接战,败绩。有德等严守关,以精骑三千大战;定国直前杀数人,纵兵围杀,有德大惊,急传令百姓守城。次日,定国同冯双礼兵至城下。有德乘城,见定国兵马强盛,知不敌;乃回宅运火药于室内,嘱家人曰:‘事急,则举火’!次日大雨,城破;有德自回家,杀其爱妾数人自缢,命家人纵火,阖门焚死。余一子七岁,定国收养之;并擒陈邦傅及子曾禹解至贵州,诛之。广西既破,金帛山积;定国贪而愚,凡部下所掳之物,定国必兼取之。冯双礼以是不服,密启可望云:‘定国专擅之甚,后恐难制’!八月,定国复衡州;凡永、彬一带望风而降。定国兵至江西吉安,凡招抚所到,定国委选州县官。可望封定国为西宁王、冯双礼兴国侯,差杨惺先往封;至衡州,李定国曰:‘封赏出自天子,今以王封王,可乎’?遂不受封。可望虑定国功大权重难制,楚、粤人心归之;因为书召之,不至。十月,可望出兵至沅江,命张虎督兵复辰州;连书催定国至靖州相会,意欲图之。定国心腹人龚铭至沅州见可望,探知其意;密书报定国,令勿来、来必不免。癸巳正月,定国行至武冈州;见书叹曰:‘本欲共图恢复;今忌刻如此,安能成大功乎’!因率所部走广西。

顺治十年,跟随孙可望战清军于宝庆、常德,败回。因安南没有上贡,围交冈而破之,回守奉天,后移安龙(今属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天启七年,灾荒严重的陕西首先爆发了农民起义。起义的火种在干柴似的的北方大地上迅猛燃烧、蔓延,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明朝政府这个国家机器运转失灵,扑灭起义烈火成了一个无法实现的遥远梦想。

四月,可望与大清兵战于两路口,大败;走回贵州。八月,闻李定国驻兵柳州,命冯双礼统兵三万往袭之;定国闻可望兵至,烧粮而走。双礼谓定国怯,率兵追之;定国回兵有击,双礼大败而回。时上在安龙,愤可望陵逼,遣武选司员外林青阳、翰林院孔目周官封定国亲王,命将兵至安龙护驾;后可望知之,甲午三月忿杀宰相吴贞毓等十八人。

顺治十三年,孙可望谋叛南明,忌惮李定国,让白文选催促朱由榔移驾贵州。白文选虽是孙可望部将,但心里不认同其做法,将实情告知朱由榔,故意迟行,等候李定国,李定国至安龙,白文选归附之,奉朱由榔归云南。因功朱由榔封其巩国公,令回贵州,稳住孙可望。孙可望对此十分忿恨,夺其兵权,并将其关押。

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白文选,在十八岁那年投入农民起义军中,在时势中被推上了历史舞台成为了乱世英雄。

至乙未冬,定国败于粤东,回札南宁;可望又遣张明志、关有才引兵潜赴南宁袭定国,复为所败。丙申三月,定国乘胜入安龙迎驾,径赴云南,与可望议和。丁酉八月,可望以白文选为总统、马宝为先锋,统兵十五万入云南,札于交水。文选曾与马宝密商为定国内应,至是文选竟率兵定国合,还击之;可望大败,走回黔。左右皆叛,文秀率兵急追之;可望恐不免,遂入楚降大清。其部下兵将,皆为定国所有。

顺治十四年9月,孙可望举兵反叛南明,听从部将马宝的建议,复用白文选,并发兵十四万南攻昆明,企图一举消灭李定国,令白文选、马宝为先锋,但白文选并没有执行这一命令,与李定国、李文秀共同平定了孙可望的叛乱,孙可望降清,白文选以功封为巩昌王,挂荡平大将军印,赐“心膂藩臣”金章。

图片 2

观此,则知构隙本末,曲在可望、不在定国明矣!

顺治十五年,白文选率军四万驻守七星关(在今贵州毕节西南七星山上),抵御清军,后战败入滇,与李定国转战滇西,有兵五万余众,坚持抗清。李定国与白文选会师后,两人都认为云南内地虽然被清军占领,散处在云、贵、川的兵力还有不少。

白文选,本名可撰,字毓公,陕西吴堡人。民国之前的史料没有记载他的出生年月,到现当代,有人考证出他出生于明万历四十三年,但是不为学术界认可。他的祖父、父亲都是读书人,祖父白云滋还曾是明朝的廪生。

续孙可望踞云、贵事

顺治十六年,永历朝廷的逃入缅甸,对诸将的坚持抗清必将在心理上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因此,他们感到当务之急是把永历帝从缅甸接回国内。经过商议以后,由白文选先领兵进至磨整、雍会,这里已是缅境地区。当时缅甸官员有一种错觉,以为朱由榔入境避难,明朝的军队大概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已经不堪一击。他们看到白文选军中有不少马匹,就派出一二百骑闯入明军营中抢马。

生在书香门第的白文选肯定也读过书,只是对考八股文不感兴趣,倒是对兵法和舞枪弄棒颇为热爱;加之,到他这一代家道败落,只好给地主放牛,所以早年的日子过得也很紧巴。

崇祯甲申张献忠入蜀,僭号成都,残忍不可尽述。岁丁亥,大清肃王统兵至蜀,杀献忠于西充县之凤凰山。其党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白文选、冯双礼、王尚礼、王复臣等领溃众夺重庆江,杀隆武所封平寇伯曾英,遂由遵义取贵州。值云南土司沙定洲与妻范氏叛踞省城,黔国公沐天波走楚雄,定洲围其城;可望等诡称援师,由贵州兼程于三月二十八日屠曲靖,定洲解楚雄围,悉众走阿迷州,遇可望等于蛇花口战败,定洲集溃众遁守佴革龙。可望取云南,李定国推可望为平东王,其相雄长如故也。

白文选大为震怒,下令整顿兵马,立即反击。缅方抢马的士卒被文选部下兵将追到河边,纷纷溺水而死。缅军主力在江对岸列阵,准备迎战。白文选命令部下士卒砍伐树木编造筏排,渡江作战。缅军自恃人多势众,对南明军队看不上眼,白文选兵坐在木筏上鱼贯而渡,刚渡过一百多骑兵,白文选在对岸下令吹起号角,百骑一鼓而前,缅军抵敌不住,阵势大乱。明军占领滩头前进基地后,文选主力陆续渡河,全面进攻,缅军大败,被杀伤兵据说在万人以上。缅甸当局这才知道明军强劲,收兵入城据守。白文选意欲攻城,又担心城内的永历帝的安全,不敢莽撞行事。

陕西爆发农民起义的时候,白文选也就十来岁的样子。既然不能靠读书考取功名,那也不能天天给人家当佣工做牛做马呀!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旋以兵袭天波,有佴海道杨畏知统义旅与可望等战于禄丰县之启明桥,畏知被执随营;天波走永昌。可望至大理,天波自永昌遣其子为质,可望许之;阴令心腹混于沐众至澜沧江,夺铁索桥。比沐众到永昌,可望兵亦到;天波仓卒不备,被执回滇。戊子,可望、李定国、刘文秀领兵围沙定洲于佴革龙,擒定洲、范氏剥皮游示。天波恨既雪,听可望指示,分檄号召各土司出兵认饷。遂巢穴云南,营土木;铸造印敕,设六部、九卿、科道。昆明乡原任御史任僎倡称国主,率众推戴;可望令僎兼礼、兵二部尚书。时惟李定国多所扞格,可望密与文秀商擒定国于教场,责百棍示威:定国之嫌始此。

缅甸官员质问朱由榔:“你到我国避难,为何杀我地方军队?”朱由榔并不知道白文选率兵前来接驾的详情,回答道:“既是我家兵马,得敕谕自然退去。”随即派官员赍带敕令命明将退兵。缅甸当局惟恐永历使臣同白文选见面后,各自了解对方情形和缅甸态度,不让永历官员出城,而自行派人将敕文送至白文选营。文选叩头接受敕文,当天就下令退兵。

于是乎,十几岁的白文选和冯双礼等人一起加入到了八大王张献忠的农民义军中了,走上了与朝廷势不两立的道路。

可望自揣:昔皆比肩其事,思所以压服其心;杨畏知、袭彝同赴广西浔州府永历处请封,有庆国公陈邦傅矫诏遣标官武康伯胡执恭由间道齎敕印往封可望为平辽王,改名朝宗。执恭至滇迎可望意,又私改敕印封可望“秦王”,以悦其心。铸“兴朝通宝”。

顺治十八年,与李定国会师阿瓦,复遣人索要朱由榔,缅甸当局不答应,白文选大败缅军,缅军退保新城。白文选准备以水师攻之,遂在上游造船,被缅军所焚。大军移师洞乌,不久溃走锡箔。

从军后,白文选有勇有谋,懂兵法,关键是还认识字,这可了不得了,正是农民军中的稀缺人物。军队中睁眼瞎子一抓一大把,认识字的却难有一筐。白文选自然也就被张献忠所器重,逐步提拔为高级将领。

庚寅,可望败匡国公皮熊于贵筑,杀忠国公王祥于绥阳;兼定北将军艾能奇病故,可望悉收其部曲,声势益张。永历内阁严起恒、总督杨鼎和及科道官追论陈邦傅矫诏、胡执恭假敕印之罪,可望令裈督贺九仪等往南宁护驾,遂盗杀严起恒等以泄“追论”之忿。杨畏知既脱虎口,不欲回黔,永历留为相;可望怒,差指挥郑国于永历处拏畏知回黔杀之,令贺九仪、张胜、张明志移驻永历于安龙所。改所为府,令范应旭知府事;凡永历及随侍文武支粮,提塘章应科与旭造册,开“皇帝一员、皇后一口”,余可知矣。又令李定国攻广,以冯双礼与陈国能随之。揣可望之心,以定国胜则可以崇功、死则借以除患、败则可以加罪;不意突破广西,子女、玉帛定国无不私厚。双礼、国能归报,可望即调撤定国,定国疑中谗,不赴;封西宁主,定国亦不受。可望以冯双礼为兴国侯,率兵往擒;双礼败归,可望恐迫则生变,仍善养定国家口于云南。壬辰三月,可望以成都、叙府、重庆各要地皆吴三桂同定西将军开服,令刘文秀领兵复四川。三桂同定西将军撤兵回保宁,文秀追至保宁;一战而十余万众立膏锋刃,获都督王复臣杀之。刘文秀止单身走,可望责令投闲:文秀之嫌始此。

十一月,清军吴三桂、爱星阿会师木邦,白文选凭江险据守锡箔。清军自木邦一昼夜行三百余里,白文选猝不及防,兵败腾越茶山,南明降将马宝、马惟兴、祁三升等追赶白文选。十一月二十五日两军相会于孟养(猛卯,距锡波江约800余里),马宝带着吴三桂的书信劝他投降。白文选仓皇之间投降清军,计官员499员、兵丁3800余人、家口7000余口,共11299人,马3260匹、象12只。

图片 3

李定国避粤攻新会,为大清击败,仅存兵二千。至丙申春,定国将奔回安龙;可望恐定国以永历为奇货,亟遣心腹叶应桢随白文选同往安龙探听定国动静,即逼永历移黔。永历合宫惨哭,白文选亦泣下;遂以定国无他志报可望。及定国见永历,即挟之行。

康熙元年十一月,封承恩公,隶汉军正白旗,给三等公俸禄。康熙六年,封授为光禄大夫。康熙七年,加太子少师。康熙十三年,白文选病卒。康熙十四年,康熙帝遣礼部待郎兼翰林大学士杨正中,御祭白文选之灵。

大西国大顺元年,张献忠在成都城建立政权,白文选为前军都督,被委以重任。

可望谋夺永历,复遣文秀至曲靖府;文选意在永历,与定国一同护行。刘文秀与可望□都督王尚礼、王自奇、贺九仪等守滇,文秀闻定国奉永历回滇,阳与尚礼等密议勒兵守城,自以数骑会定国,云‘我辈将以秦王为董卓;但恐诛卓,又有曹操’!定国指天设誓,同文秀迎归云南,即倡言秦王若尊永历,我辈当尊秦王。未几,封李定国为晋王、刘文秀为蜀王;艾能奇之子承业为镇国将军,管延安王事。以定国办事金维新为行在吏部侍郎兼都察院、龚铭为行在兵部侍郎、白文选为巩国公、王尚礼为保国公、王自奇为夔国公、贺九仪为保康侯。马吉翔工弥缝,仍以文安侯入阁办事。适白文选往黔,令可望赴滇保驾,将钱粮归之永历,兵马交定国、文秀经营川、广;可望以妻子尚在云南,忿衷不露。永历令可望□□□护卫东昌侯张虎送可望妻子赴黔,又赐虎金簪一杖,令从中开导;虎既回黔,详言永历赐簪密令行刺,以媚激可望。时可望妻子已至黔中,无复顾忌,遂大言永历负义,定国、文秀谋反;追文选巩国公敕印:文选之嫌始此。

大西军虽然在四川建国,但却无法打开局面,加之张献忠施行的一系列不符合地主阶级利益的政策,引起了他们的强烈不满,纷纷起来搞破坏,动摇了大西国的统治基础。

可望决意攻滇,有马维兴白文选密议乘机反正,言于可望曰:‘白文选恩受有年,昨在滇受封,屡辞不允,实出无奈;今重加爵赏,用为总统,必恩感图报’。可望即以冯双礼守贵州;封白文选为征逆招讨郡王,总统兵马。定国、文秀方揣势迟疑,忽文选来归,即请封白文选为巩昌王,遣内阁文安侯马吉翔视师,同定国、文秀、文选等于丁酉九月十四日至三岔,距交水二十里下营。可望因总统之变,欲引兵回黔;马维兴、马宝等绐言:‘逃文选,不过一人;有他不多,无他不少。尽这兵马,做个明白’。可望大喜,密议安定侯马宝、临潼侯武大定、汉川侯张胜等率劲旅四千,由寻甸寻道攻袭滇省,可望仍于交水索战,令首尾不能兼顾。马宝、马维兴于十八日夜各差心腹,将可望密议报知定国等,且催速战。定国等即于十九日交锋,直扑马维兴;维兴内应,余悉瓦解。可望逃回贵州,即遣其大理卿杨惺先奔赴经略洪承畴前军降大清。李定国回滇省,于浑水塘收马宝;擒张胜,剥其皮。文选、文秀追可望尚远,冯双礼言追兵已到,促可望携家口前奔,自请断后掩其玉帛,追兵方至。可望自智自尊,一旦被愚、被卖,殊可捧腹。至长沙,承畴疏闻,大清封可望为义王。

大顺三年,张献忠被迫放弃成都,另寻出路,却在西充县为清军射死,由于事发仓促,大西军损兵折将,元气大伤。最后,大西军余部在张献忠几个义子孙可望、李定国等人带领下杀出清军重围,向南撤离,来到了云南。

李定国以黔、蜀、辰、沅镇将皆可望所设,悉调赴云南。核功罪,封冯双礼为庆阳王、马进忠为汉阳王、马维兴为叙国公、贺九仪为广国公、马宝为淮国公,余爵不赘;可望部下德安侯狄三品、岐山侯王会、荆江王张光翠等降级有差。凡永历左右,皆定国心腹;正睥眤尊大,而大清兵三路入矣。

图片 4

吴三桂兵取云南

二、南明干城

大清封吴三桂为平西王,居秦之汉中府。顺治十五年,三桂偕定西将军固山额真侯墨勒根由四川一路,令荆州之宁南靖寇大将军宗室洛托由湖广一路、征南将军固山额真卓布泰由广西一路,定于二月二十五日三路出师,先取贵州;命安远靖寇大将军信郡王铎尼自都门统领大兵入黔,分三路进取云南,换宁南靖寇大将军回荆州弹压。三桂由沔县至朝天驿,顺流击楫。三月初四日,抵蜀之保宁府;具舟舰,载军糈。预揣蜀之重庆府水陆交冲,请以副将程廷俊为重夔总兵,设水陆官兵五千。三月初七日,起营过南部、西充,犹见数家烟火;自顺庆而前,大路枳棘丛生、箐林密布,虽乡导莫知所从。惟描踪伐木,伐一程木、进一程兵。三月十四日,至蜀之合州,俨同鬼域。合州属重庆,永历重庆总兵杜子香以轻舟哨至合州江口。此合州江北,则自阳平合翟汝至合州南,有绵州一江横出于合江南,水势汹涌。三桂偕定西将军挥甲兵跨马渡江,杜子香弃重庆,分水陆奔逃;三桂偕定西将军由铜梁、壁山、来凤、白石进发。铜梁、壁山二县属重庆;凡驻营帐房左右,满地头颅,皆张献忠及摇黄十三家所戕杀。间有庐舍,入视,则残书、坏券与糜烂之躯具在。四月初三日,三桂军至重庆,为明玉珍负固之地,铁壁金城,足称天险。蜀、楚界中如房、竹、归、□、大昌、大宁有塔天保、郝摇旗、李来亨、袁宗第、党守素,贺州、施州卫有王光兴,长寿、奇县有刘体仁、谭诣、谭宏、谭文,达州有杨秉胤、徐邦定等连兵分守;三桂俱不之问。以永宁总兵严自明合镇兵马留重庆,与新设重夔总兵程廷俊合防,固根本;调陕西炮火,裕城守。十三日,搭浮桥,渡黄葛江;溽暑薰蒸,心迷目眩。翌日,渡綦江,历东溪、松坎、新站、夜郎。其中如滴溜、三坡、红关、石壶关,上摩九天、下坠重渊,人皆履涩、马皆钉掌,节节陡险,一夫可守;晋王李定国、蜀王刘文秀预遣将军刘正国率兵众据险设伏。二十五日,三桂偕定西将军抵三坡,刘正国由水西逃奔云南。自铜梓至四渡站,明将军郭李受、刘董才、王明池、朱守合、王刘仓、总兵王友臣等以家口并五千兵众降大清;三桂偕定西将军收服遵义。五月初三日,自遵义由新站、乌江、养龙、息烽、礼佐会宁南靖寇大将军于贵州。十一日,回息烽,袭明将军杨武大营于开州之倒流水。回遵义,有水西宣慰使安坤、酉阳宣慰使冉奇镳、蔺州宣慰使奢保受等降大清。兴宁伯王兴受李定国指授,回绥阳;子友臣首先归降,遂亲诣军前缴敕印,三桂与以盔甲、名马、金币。七月初二日,新津侯谭宏等率众攻童庆,败回。

大西军在云南平定了沙定洲之乱,取得了明朝世守云南的黔国公沐天波的信任,在云南立足,后来审时度势,决定联明抗清。

广西一路,征南将军卓布泰与提督线国安抵独山州时,大清使日传上谕:‘克取贵州,如云南机有可乘,大兵马匹行得,即乘势进取,不必候旨;如兵马疲弱,侯安远靖寇大将军信郡王到日,三路进取云南。宁南靖寇大将军驻贵州,侯开服云南回荆州’。三路承旨,屯□养锐。三桂始终以重庆为忧,调四川巡抚高民赡于重庆弹压,又调建昌总兵王明德赴重庆协防;檄永宁总兵严自明俟王明德至重庆,即领所部官兵赴遵义:厚重、遵两镇之防,固川、黔一线之脉。值安远靖寇大将军信郡王铎尼统大兵入黔境,先约三桂会商;三桂自遵义六百里至平越府之杨老堡,同信郡王等与经略洪承畴会订师期。晋王李定国受黄钺,同王公侯伯将军冯双礼等悉众扼盘江河,踞鸡公背,谋攻贵州,相违咫尺;巩昌王白文选同窦名望等四万余众守七星关,嗣抵生界扎营,离遵义一日之程示攻遵势,牵制应援,以助定国复黔之举。三桂兼程回遵义。前此数月,三桂驻遵义、征南将军卓布泰驻独山州、信郡王在武陵,惟宁南靖寇大将军驻贵州;当大众未合之际,定国观望逡巡。及杨老堡订期进兵,定国始秉钺而出,事机已失矣。十一月初十日,三桂统藩下四镇及援剿左路镇总兵沈应时、右路镇总兵马宁等自遵义出师,白文选于二十日五更自生界遁回七星关守险。此关四山壁立,水势涌汹;山上树木参天,名曰天生桥,其实未尝有桥。三桂先在遵义厚养乡导,朝夕垂问,默识于心;十二月初二日,于水西苗猓地方安营,次晨忽由天生桥进乌撒军民府,扼七里关大路。文选侦三桂从别路越险进兵,弃七星关,走可渡桥;即焚桥走沾益州,思奔云南顾家口。李定国见信郡王中路兵前进,即退回盘江河;又报征南将军广西一路甚急,自领部众堵御。定国连败于安龙之罗炎河、凉水井,撤寨踉跄奔回;奉永历并宫眷大营,于十五日弃云南走永昌府。白文选中道飞奔大营,定国留文选驻守玉龙关;盖永昌之要道也。三桂至乌撒剿白文选余众,收降之;设官安抚毕,涉可渡河、出交水大道,晤信郡王征南将军于板桥。己亥正月初三日,三桂等收服云南,明公侯伯将军镇将胡一青等,士司总兵龙世荣等降。

永历四年,大西军决定兵出云南,正式拉开了抗击满清征服者的隆重序幕。为了保证后方稳定,孙可望派白文选去平定贵州。白文选率军横戈跃马,直接奔向了贵阳。守在贵阳的是南明匡国公皮熊,此人仇视农民军,表示将坚决抵抗。但是,当大西军兵临城下,眼看就要破城了,皮熊却扔下军队不顾,仓皇而走,部下便投降了白文选。

是时大兵云集,镇静为难;益以逃降之众、逃窜之兵掠入口资粮,无所不至,滇民水深火热。定国犹在永昌,三路议信郡王驻镇省城,以多罗贝勒尚善领中路兵马,计定师期。三桂于初八日移营罗次县。十二月初二日,谭宏等悉众再犯;三桂设备严□□□□□自相猜忌,宏、诣杀谭文降大清;封谭宏为慕义侯、谭诣为向化侯。又闻冯双礼、狄三品等与白文选下自乌撒,追散之。将军王安等持白文选金印、金章过金沙江,逃往四川建昌卫。十五日,三桂发檄招抚,密授狄三品方略,并谕川南诸镇将归诚。二月初五日,三桂自罗次出师,征南将军多罗贝勒同于一日自云南出师。初九日,三桂出镇南州,征南将军合兵杀明总兵王国勋于普湖,又追败白文选等于玉龙关之西,获巩昌王金印。追至沧澜江,溃兵烧毁铁索桥;大兵扎筏过江,马玉同杨筠白上流觅渡,一叶扁舟,几罹不测。十五日,李定国自永昌奉永历并宫眷大营奔腾越州。三桂扎筏渡江,江不甚宽,水势甚恶。其地每自清明至霜降,有青草瘴;凡往来,虽士人亦恶之。过江二十里,有磨盘山;所入之路,坎陡箐深,屈曲仅容单马。定国度大兵累胜穷追,必不戒;设栅数重其间:窦名望初伏、高文贵二伏、王玺三伏,每伏兵二千,约俟大兵至山巅,号炮起,首尾横突截攻,必无一骑返。我军筏渡澜沧江、潞江逐北数百里,无一夫守拒;谓定国窜远,队伍散乱,上山已万有□人。而降官卢桂生来泄其计,则前驱已入二伏;诸帅急退,传令舍骑而步,以炮发其伏。伏兵死林箐中者三之一,伏起而鏖斗死者三之一。定国坐山巅闻信炮失序,惊骇;忽飞炮落其前,击土满面,乃奔窦名望、王玺皆战死。穷追至腾越州西百二十里,为云南迤西尽界,即三宣六慰、缅甸。三十日,振旅班师。闰三月十一日,三桂抵姚安府,永历东阁大学士张佐辰、户部尚书孙顺、侍郎万年策、都察院钱邦芑、少卿刘泌、兵科胡显等一百五十九人先后降。德安侯狄三品等受三桂密指,以庆阳王冯双礼并勘定大将军金印及金册赴军前。二十三日,三桂等旋师昆明,景东土知府陶斗、蒙化土知府左星海、发江土知府木懿等暨各土州县降。延长伯朱养恩、总兵龙海阳、吴宗秀自四川嘉定走雪山至云南,巩昌王部下将军王安等自川建昌卫至云南,缴白文选荡平大将军金印。心膂藩臣金章、将军郝承裔、广平伯陈建杀咸宁侯高承恩自雅州至云南,宁国侯王友进、总兵杜子香、陈希贤等、乌撒土知府安重金、东川土知府禄万兆、乌蒙土知府禄世孝、镇雄土知府陇宏勋等俱自川来降。四月二十四日,三桂以冯双礼请旨,待以不死,解京安置;续封狄三品为杼城侯,余各差等授级。其为李定国率引出边者,亦先后归降;如大学士扶纲、兵部侍郎尹三品、翰林刘{氵茞}、贵州布政宋企鋘等、淮国公马宝、叙国公马维兴、武靖侯王国玺、怀仁侯吴子金、宜川伯高启隆、公安伯李如碧、阳武伯廖鱼、都督王朝钦。总兵单泰征缴故汉阳王马进忠敕印,将军杨武缴永历母皇太后金宝一颗。维时滇民离散,斗米三两;发帑金十五万两赈给。

而后,白文选又向遵义、嘉定进军,并在四川嘉定驻守。后来,他又奉命出征湖南、广西等地,立下赫赫战功。

其边外情形,缅甸留永历与宫眷及黔国公沐天波等于境内,布兵众拒晋王李定国、白文选于境外。定国无永历可恃,无根本可凭;暂驻遐荒,用永历敕印,将各土司概加勋爵,令其内应。元江土知府那嵩受总督衔,为定国密传敕印;各土司有听命者、有两可观望者、有不从而自出首于大清帅者。维时三桂奉旨驻镇云南,又总统满、汉大兵。明延长伯朱养恩、将军高应凤、总兵许名臣、土司总兵龙赞阳等前皆归降,至是复与元江合,许内应定国。九月二十一日,三桂自云南出师至石屏州,土司总兵龙荣率赘婿黔国公之子沐忠显赴军前。那嵩等负固元江,十月初六日三桂率满、汉兵围其城;十一月初六日破元江,那嵩合室自焚。十二月初六日,信郡王遵旨赴京。二十三日,三桂还军云南。

正在大西军融入南明军队,对清作战显现出威力的时候,李定国和孙可望二人却闹起了矛盾。孙可望认为自己年长,是大哥,所以要李定国、刘文秀等人绝对服从他。为树立权威,他曾以校场误升旗为由将李定国打了军棍。李定国先到校场,命令升帅旗,孙可望到了以后大怒,认为自己是主帅,主帅不到,其他人升旗是越权,就要打李定国。李定国不服,最后在白文选等人劝解下,勉强受刑。

十七年,永历在缅甸;朝廷度外置之,议撤兵节饷。而三桂擅□权,必欲俘获永历为功;遂有“渠魁不翦,三患二难”之疏。乃命内大臣爱星阿为定西将军,赴滇会剿;颁敕印于各土司,并购缅擒献。十八年九月,满、汉土司及降卒七万五千并炊伋余丁共十万,由大理、腾越出边。三桂、爱星阿将五万人出南甸、陇川、猛卯;分二万余出姚关,总兵马宁、王辅臣、马宝将之。十一月,会师木邦。闻白文选方扼锡箔江,遣前锋疾驰三百余里及江滨,白文选毁桥走茶山;令马宁等分道追文选,俾不得窥木邦后路。而大军筏渡趋缅,以降人为乡导。十二月,抵兰鸠江,缅人遂执永历及其母太后等并从官家口献军前。文选为马宁等追及,亦以兵万余、象马数千降;留提督张勇以万人守普洱,备定国。

图片 5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顺治七年配合刘文秀进军四川,历史上的白文选

关键词:

上一篇:以上数者尽属阳,亦有高峰是元武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