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剥龙失脉失踪时,以上数者尽属阳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55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覆箕覆掌是鬼龙,漫来此处说真踪。请君细看前头穴,莫要参前失后空。 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明堂里面停潴水,第一宽平始为贵。侧遨游倾堆撞射身,急泻崩腾非吉地。

覆箕覆掌是鬼龙,漫来此处说真踪。请君细看前头穴,莫要参前失后空。

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明堂里面停潴水,第一宽平始为贵。侧遨游倾堆撞射身,急泻崩腾非吉地。请君未断左右山,先向明堂观水势均力敌。明堂亦有如锅底,横号金船龙虎里。直号天心曲御阶,马蹄直兮有曲势。明堂要似连花水,荡归左位长公起。荡归右处小公兴,若居中心诸位贵。大抵明堂横为贵阳市,其次之玄关锁是。荡荡直去不回头,虽似御阶非吉地。明堂要如衣领会,左断右港方为贵。或是曰陇与山脚,如此关阑真可喜。忽然横前无关锁,地劫风吹非吉利。请君来此细消详,更分前官并后鬼。左胁生来缙笏样,右胁生来鱼袋形。方长为象短为水,小巧是金肥是银。看此样形临局势,中间乳穴是为真。

顺流随水案无力,此处名为破城地。若是逆水作案山,关得内垣无走气。

龙家不要论五行,且从龙上看分踭。踭龙夺脉是鬼气,鬼气不归龙尚行。

第一禄存如顿鼓,脚手对对随身去。平行有脚如剑芒,族节播幢排次序。此等星辰出大江,中有小贪并小巨。辅弼侍从左右生,隔岸山河远相顾。此身龙身作州县。雄据十州并一路。忽然诸山作垣局,更求吉水为门户。若得吉水为门户,万水千山不须做。

相其阴阳揆以日,南北东西向无失。乃陡南冈景与京,此是望穴识龙形。

坪中还有水流坡,高水一寸即是阿。只为时师眼力浅,到彼茫然无奈何。

要知此星名侍卫,入到垣中最为贵。东华西华辨水横,水处四周列峰位。此是垣前执法星,却分左右为兵卫。方正之垣号太微,垣有四门号天市。紫微垣外前后门,华盖三台前后卫。中有过水名御沟,抱城屈曲中间流。紫微垣内星辰足,天市太微少全局。朝迎未必皆真形,朝海拱辰势如簇。千山万水皆入朝,入到怀中九回曲。入垣辅弼形微细,隐隐微微在平地。右卫左卫星傍罗,辅在垣中为近侍。右两一星本无形,是以名为隐罐星。随龙博挟隐迹去,爪迹便是隐曜行。只缘飞宫有九曜,因此强名右两星。

虽然已识枝中杆,长作京师短作县。枝中有干干有枝,心里能明口能辩。

藏形之时形藏煞,却是地中暗来脉。北地平洋千百程,不然彼地都是弼。

赐带鬼形如爪瓠,二条连移左转去。回头贴来侍从官,前案横交金玉盘。玉盘赐将金盘相,左右在人心眼上。重数如多赐亦多,一重数是金屏带。二重是屏三金带,横转穴前官转大。子孙三代垂鱼袋,右上三鱼虎身外。三代子孙赐金带,三重横盘能外生。四重即是赐金玉,重数如多福最深。此是龙家赐带鬼,莫将龙向左边临。玉几方屏武曲形,身后是几几外屏。几屏须要问先后,未有屏先几后生。几屏如在后头托:此是公候将相庭。

假如两水夹龙来,便看护缠那边回。护缠亦自有大小,大小随龙长短来。

善论大地论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鬼山多向横龙作,正龙多是平地落。

此总结上文。

南冈望见北上山,山奇水秀疑似问。北冈望见南山水,矗矗尖圆秀且丽。

两重也作典专城,一重只出承辅尉。鬼山亦自有真形,形随三吉辅弼生。

廉贞不生吉星峰,定隔江河作应龙。朝迎必应数百里,远望鼓角声冬冬。几见廉贞高耸石,便上顶头看远迹。细认真龙此处生,华盖穿心正龙出。此龙最贵难寻觅,五吉要耸华盖出。此等真龙不易逢,华盖三峰品字立。两肩分作护龙,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为缠护龙,前迎后送生雌雄。雌若为龙雄珍重应,雄若为龙雌听命。问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瘠瘦不同。低肥为雌雄高瘠,只求此处识踪迹。

只恐寻龙到此穷,两水夹来风荡散。也有军州并大邑,直到水穷山绝岸。

四重既是赐金玉,重数如多福泽深。此是龙家赐带鬼,莫将龙向左边临。

公位见上。震长兑少离坎中,此形家常谈,若父母兄弟子息排来,与此不同。

寻得缠护分明了,更看落头寻要妙。缠山缠水如衣屏,向前宽阔看多少。

辅星多为独节鬼,三对平如写王字。三对两对相并行,曲转护身皆有意。

如坤山壬向放壬水,是木见木,主富贵。

君如识得背面时,枝干分明自可知。宽平大曲处寻穴,此为大地断无疑。

平地多如蜈蚣行,脚长便如桡棹行。停棹向前穴即近,拨棹向后龙未停。

子寅辰与乾丙乙,长子真端的,午申戍与坤壬辛,次男此位真。卯巳丑与艮庚丁,三男从此分。酉亥未与巽甲癸,四昌当其位。第一折水长房折,乾丙更要乙。第二折水二男情,坤辛壬同行。第三折水长,仔细分明讲。一龙行宫水口去,儿孙多不吉。龙行位远主防乡,水位却无妨。三龙先行一龙上,入舍兼把养。四龙行位不分明,父子绝人丁。

如此明堂虽是真,锁结交牙诚可贵。问君疑龙何处难,两水之中必有山。

若识弼星隐曜宫,处处观来皆是吉。此星多吉少傍凶,凶盖为藏形本无。

凡本山克向,出百子千孙。如子山午向,即为长克。次又为金克木,金一神,水一神,即遇向行两神也。又巳山亥向,巳属水,亥属火,亦为行两神,可见山克向者吉。

贵龙重重出入帐,贱龙无帐空雄强。十山九水虽同聚,贵龙居中必异常。

回头贴来侍从官,前案横交金玉盘。玉盘赐将金盘相,左右是人心眼上。

武曲星峰覆钟釜,钟釜之形有何故?钟高釜矮事不同,高即为武矮为辅。二者虽然皆吉星,大小不容有差互。武曲端严富贵牢,辅两随龙厚薄取。真龙若行五六程,临院落之时剥辅星。如梭如印如皎月,三三两两牵联行。前关后峡相引从,峡若多时龙猛勇。博到辅星三四重,仔细来此认龙踪。贵巨若无辅弼落花流水,高岭如何住得龙。虽然辅弼是入穴,作穴随形又不同。穴随土峰作钳乳,形神大小随龙宗。圆龙忽然长拖脚,恐是鬼龙如覆构。覆箕仰掌是鬼龙,莫来此处失真踪。请君细认前头穴,莫使参前失后空。

若不穷源论寻宗,也寻顿伏识真踪。古人寻龙寻顿伏,盖缘顿伏生尖曲。

明堂要似莲花水,荡归左位长公起。荡归右位小公兴,若居中心诸位贵。

一龙生处有三龙,言四龙顺序自然均发,惟三龙兼土,水土生旺墓皆同,故吉则三家均吉,节则三这均凶。如卯乙山卯乙向,水上寅甲,出帘幕,官无辰水,出提刑。如巳山本向本水,亦出龙图学士,八位公卿。乾坤艮巽山水出,无乙水不出。乙辛丁癸山水长,出节纶,见乙水出,无丙水不出。卯巳丑山见艮庚,丁水长,出绍衣和尚,短不出。艮庚丁山见卯巳,丑水长,出道士,短不出。酉亥未山见巽甲,癸水长,出尼姑,短出尼童。巽甲癸山见酉亥,未水长,出女贞洁。

更须参究龙短长,又看顿伏星善良。尊星不肯为朝见,从龙虽来桡棹藏。

坎山来龙作午丁,却把地罗差似转。此是阴阳论五行,不似龙家官鬼辨。

金木水火四龙位,生克无穷极。相生为吉相克凶,祸福在其中。

朝山护从岂无穴,轻重多与贵龙别。龙无贵贱只论长,缠龙远出前更强。

明堂里面停潴水,第一宽平始为贵。侧裂倾摧撞射面,急泻崩腾非吉地。

如何识得左辅星,次第生峰无杂形。天门上头生宝殿,宝殿引生凤楼横。楼中千万寻池水,水是真龙楼上气。两池夹出龙瘠高,池中崩倾非大地。地中实是辅弼星,只分有迹与无形。有形便是真左辅,无迹便是隐曜行。纵然不大也节俄,巨浪重重不堪说。巨浪是帐帐有扛,扛曲星峰巧如缺。扛星便是华盖横,曲处星峰不作证。证出贪巨禄文廉,武破周而复始定。天戈直指破军路,此是天门龙出序。若出天门是正龙,不出天门形不真。一形不具便减速力,次第排来君莫误。自贪至破为次第,颠倒乱行龙失序。一剥一换寻断处,断处两旁生拥护。族幢行有盖天旗,旗似破军或斜去。看他横带如巨浪,滚一峰名出帐。帐中过去中央行,不出中央不入相。星形备具入垣行,怪怪奇奇入天象。

缠山转来龙抱体,此中寻穴又何难。古人建都与建邑,先寻顿伏认龙蛰。

子孙三代垂鱼袋,右上三鱼虎身外。三代子孙袋赐金,三重横盘龙外寻。

正神山上水交值,百子千孙出。零神前来水上交,富贵出官僚。零神正神相交著,儿孙遭跌薄。正神百步始成龙,水短便道凶。零神不问长和短,凶吉不同断。每见时师错用心,便谓来主真。若将入首为端的,阴阳何处觅?则取过龙来作主,真龙却无了。须要真龙来卦真,错认误杀人。

顿宿之所虽未住,亦有从行并部曲。顿伏移换并退卸,却看山面何方下。

若不回头卫本身,此是空亡歇灭地。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子寅戌辛壬属木,生在亥,乾亥同宫,为流破长生,来则吉。卯巳丑艮庚丁属水,生在申,坤申同宫,为流破长生,来则吉。酉亥未巽甲癸属火,生在寅,艮同宫,为流破长生,来则吉。

详看朝迎在何处,中有横过水城聚。背后缠水与山回,会合前朝水相随。

玉几方屏武曲形,身后是几几外屏。几屏须要问先后,未有屏先几后生。

金木水火各一官,生命亦不同。查得四行合生命,自然发福盛。

逆转之龙有鬼山,鬼山拖脚背后环。识得背面更识鬼,识鬼之外更识官。

君如识得右弼星,每到垣中多失踪。剥龙失脉失踪时,地上朱弦琴背觅。

此俱以相克言,另是一格。辰为天罗,戌为地网,最称不吉,举二神而其他可知矣。

也有干龙夹两水,更不回头直为地。只是两护必不同,定有护关交结秘。

此是真龙穴后星,星辰也有尖园体。正龙穴后若有鬼,双双回头来护卫。

坤壬辛与午申戌,六位属木无人识。共甲癸与亥酉未,六位属火君须记。以上数者尽为阴,阴山阴水正相应。此是阴阳天地卦,五行这内号四经。不破旺方财禄聚,流破生方损少丁。长生位上黄泉是,干化之年定见刑。此是九天真品诀,毋得经传薄行人。

两山之中必有水,山水相夹是机源。假如十条山同聚,必有十水归一处。

明堂也有如锅底,横号金船龙虎里。直号天心曲御街,焉蹄直兮有曲势。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逝彼百泉观水去,瞻俯溥原观水聚。或陡南冈与大原,是寻顿伏与龙形。

真龙落处阴阳乱,五行官鬼无相战。水龙剥作火龙出,鬼在后头官出面。

困龙坪下数十里,忽然卓立星峰起。左右前后忽逢迎,贪巨武辅取次生。只得一峰龙便活,娥眉也变辅弼形。平行虽云变辅弼,只是低平少威力。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为长雄。男人端貌取料第,女人主家权胜翁。太低寻龙少全格,杂出星峰多变易。两星似巨辅似文,长短高低细辨识。莫道凶龙不可裁,也有凶龙起家国。盖缘未识间星龙,食中有廉文有弼。武有破军间断生,神禄存或有巨武力。十里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太弱成雄。此星龙家间星法,大顿小伏为真踪。一山便断为一代,看在何代生间断。便向止L星定富贵,因弱生旺随星峰。困弱之龙无气力,死路烟入砂砾。千里百里无从山,独自单行少收拾。君如识得间星龙,到处乡村可寻觅。龙非久远少全力,易盛易衰非人力。

两边皆有山水朝,两边皆有水抱岸。两边皆有穴形真,两边皆有山水案。

大抵明堂横为贵,其次之元关锁是。荡荡直去不回头,虽似御街非吉地。

廉贞如何号独火,此星得形最高大。高山顶上石磋峨,伞搐犁头裂丝破。只缘尖焰耸天庭,其性炎炎号火里。起作龙楼并宝殿,贪巨武曲因此生。古人深识廉贞体,唤作红旗并曜气。此星威烈属阳精,高焰赤黑峰头起。高尖是楼平是殿,请君来此细推辨。乱峰顶上乱石间,此处名为聚讲山。聚讲既成即分去,分宗拜祖迢迢路。寻踪寻迹更寻儿,龙来此处最堪疑。却来此处横生峰,形如帐幕开张样。二重入帐一重出,四重五重如巨浪。嶂中有线穿心行,帐不穿心不入相。帐幕多时贵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样。两帐两幕是真龙,帐裹贵人最为上。帐中隐隐仙带飞,带舞低垂主兴旺。天关地轴两边迎,异石龟蛇过处往。高山顶上有池水,两边夹得真龙行。问君高顶何生水,此是真龙顶上气。楼殿之上水泉生,水还两处两迎面。真龙却向泉中过,也有单池在旁抱。单池终不及两池,池若倾崩反生祸。池平两水夹又清,此处名为天汉星。天汉天演入阁道,此星入相居天文天庭。更有卫龙在高顶,水贴龙身入深井。更无水出可追寻,或有蒙泉如小镜。看他辞楼并下殿,出帐耸起生何形。应星生处别立形,此是分枝劈脉证。祖宗分了分兄弟,来此分贪识真性。分贪之处莫令差,差谬一毫千里回。笋峰贪狼纵横计,钟釜枕梭武辅两。方峰是为巨门程,最要来辨嫡庶行。嫡庶不失出帐形,便是龙家五吉星。廉贞恶石众所畏,不晓真阳火裹精。此龙多向南方落,北上众山惊错愕。低头敛妊山朝来,莫向他方妄参错。凡是星峰皆有石,若是土山全无力。廉贞独火气冲天,石骨棱层平处觅。

二疑更看上下转,山水转抱是真龙。夹龙身上亦作穴,此处恐是双雌雄。

便云无处寻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如此之人岂可言,有穴在平原自失。

莫来此处认高峰,道是玄武在其中。亦有高峰是玄武,玄武落处四兽聚。聚处方为龙聚星,四兽不顾只成空。空亡龙上莫寻穴,纵然有穴易歇灭。

朝水案外暗循环,此穴亦非中下地。只要案山逆水转,不爱顺流随水势。

鬼星若长夺我气,鬼短贴身如抱拦。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

五行若水克向上,百子千孙旺。遇向若然行雨神,代代富无贫。

钩钤键闭不漏泻,内气无容外气残。外阳朝海拱辰入,内气端然龙虎安。

时师识尽真龙脉,方知富贵与兴隆。围龙忽然拖长脚,恐是鬼龙如覆杓。

破军星峰如走旗,前头高卓尾后低。两旁失险坑陷,壁立反裂形倾欹。不如此星出六府,上有三台远为祖。然后生出六曜星,贪巨禄文廉武辅。三台星辰号三阶,六星两两鱼眼挨。双尖双圆如贪巨,却在绝顶双安排。双尖定出贪狼去,双圆生出武曲来。上台中台下台出,行到六府文昌台。文昌六星如堰月,穿星六星似环。平顷上头生六星,六处微堆作凹凸。凹中微起似六星,生出九星若排列。

龙长护缠亦长远,龙短护缠亦近挨。大换缠山必曲转,莫把明堂向外裁。

左胁生来执笏样,右胁生来鱼袋形。方长为象短为水,小乃是金肥是银。

与君略举大形势,举目一望皆江河。天下江山几万重,我见破军到处是。禄文曲辅两星,低小山形,真相类。只有高山形象殊,略举大纲与君议。昆仑山脚出阂颜,双双脚是破军山。连绵定出渤海北,风俗强悍人粗顽。生儿三岁学骑射,骨绞刚方是此间。山来陇右尖如削,尽是狼峰更高卓。此处如何不出文,只为峰多反成浊。高山大陇峰多尖,不似平原一锥卓。行行退卸大散关,百二山河在彼间。大缠大护到函谷,水出黄河如颇环。低平渐渐出熊耳,万里平阳渐渐低。大梁形势亦无山,到此寻龙可处是?识得星峰是等闲,平处寻龙最是难。若无江流与淮水,渺渺茫茫不见山。河流冲决山断绝,又无石骨又无脉。君若到彼说星峰,一句不容三寸舌。黄河在北大江南,两不夹行势不绝。行到背脊忽起峰,克州东岳插天雄。分枝劈脉钟灵气,圣贤多在鲁邦中。自古英雄出西北,西北龙神少人误解。紫微垣局太微宫,天市天苑太行东。南北高枝过总顶,黑铁二山雪峰盛。分出秦川及汉川,五岭分星入桂连。山行有断脉不断,直至江阴大海边。海门旺气连闽越,南水两夹相交缠。此是海门南脉络,货财文武相交错。

后缠抱来结水口,前头生脚来相凑。两山两水作一关,更看罗星识先后。

隐藏是形名隐曜,此是弼星真要妙。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

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死。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东西为四派,西北峻恫数万程,东入三韩隔香累。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厅特。黄河九曲为大肠 ,川江屈曲为膀脓。分肢荤脉纵横去,气血勾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君候。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中。

面是平垣中立穴,局内必定朝水缓。荣纡环抱入怀来,不似背边风荡散。

只来山上觅龙虎,又要公头始云吉。不知山穷落平处,穴在平中贵无敌。

鬼星的山形如果象瓜,叫做赐带鬼。官星的山形回头亲近,叫做侍从官。穴山前的案山如果横豆,叫做金玉盘。它们如果都重重环卫朝拱,子孙就都会富贵。武曲星的鬼星如果象几象屏在后头托住,那就有出公候将相的地。

曲转之余必生技,枝上定为小关局。譬如人行走千里,岂无解鞍并顿宿。

大抵真龙无鬼山,有鬼不出半里间。横龙出穴必有鬼,送跳翻身穴后环。

文曲一水何孤单,生枝生足如蜒蛐。乱花蚯垅不接续,三三五五飞翩翩。也似惊蛇初出草,也如蛾颈枕流泉。坑溪反背无收拾,纵然收拾还挛拳。此地葬之主游荡,男不忠兮女不贤。

只缘花穴使人疑,更看护身脚各判。莫来此处认真龙,两水夹龙龙必转。

忽然前面无关拦,水劫风吹非吉利。请君来此细消详,更分后鬼与前官。

九星皆有破禄文,三吉之形辅弼尊。平行穿珠巨食禄,阑掉尖拖是破宫。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凡是凶龙不为穴,只是间行引过身。纵然有穴必是假,假穴如何保久存?时师只来寻龙脉,来此峡内空低蹲。便指缠护为真气,或有远秀出他村。便说朝山朝水好,下了凶事自入门。只缘不识真龙出,前面必出星辰尊。尊星沾了死龙骨,换了破军廉禄文。破军忽然横开张,帐里戈旗出生旺。此龙出作将军形,前遇溪流为甲仗。破禄形象最为多,枝蔓悬延气少平。不为尖刀即剑堪,不作蛇行即掷梭。出逢六秀方位上,上与六气横天河。六气变而生六秀,凶星到此亦消磨。凶星消磨生吉气,定有星辰巨浪波。此是神仙绝妙法,不比寻常格地罗。

移换却须寻回山,山回却有迎送还。迎送相从识龙面,龙身背上是缠山。

前官后鬼须细辨,鬼克我身居后面。官星克我在前朝,此是龙家官鬼现。

此龙若行三十里,内起方峰止三四。峰峰端正方与长,不肯教斜失尊体。峰上忽然生摺痕,此与廉贞何以异。凡起星辰不许斜,更嫌生脚照他家。端峰若生四花穴,花穴端严要君别。宴龙直去向前行,四向谩成龙虎穴。此是武曲钳峡来,间气来此偶生峡。此龙误了几多人,定来此处说真形。要说四花穿心过,但看护卫不曾停。尊星自有尊星体,方正为屏将相位。巨门行龙少鬼劫,盖缘两旁多罗列。水界分处夹龙行,不肯单行走空缺。水界分及乱生枝,权叶虽多夹水随,护龙亦自有背面,背后如壁面平夷。平夷便是贴龙体,龙过之时开形怪异。不起尖圆即马旗,攒剑蟠龙归此地。护卫缠绕如打团,重重包裹外山归。至令巨门少关峡。护送无容左右离。明堂断定无斜泻,横案重重拜舞低。平贪覆巨圆武曲,尖圆方整不能齐。三星尖圆方整处,向此辨别无狐疑。识龙须识辨疑处,识得真支是圣师。

枝干之外识背面,位极人臣世袭官。纵绕已能分背面,面是宽平背崖岸。

护缠多爱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绵延。一重护卫一代富,护卫十重宰相地。

此言正神宜在山,零神宜大水,而归重正神百步一句,欲人认龙要真,不可草草。

君如遇见此局时,两水夹来何处是。与君更为细辨别,先分贵贱星系列。

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

金至火宫人死绝,火入金宫定损妻。金火相刑人自绍,纵然不缢也相离。

两边朝迎皆可观,两边明堂皆人选。两边缠护一般来,两边下手皆回转。

弼星本来无正形,形随八星高低生。要识弼星正形处,八星断处隐藏形。

第四禄存肋扇具,脚手又似扛丝势。此龙只好结神坛,别有星峰生秀气。

请君来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龙背转。若是面时宽且平,若是背时多陡岸。

护卫贴体不敢离,中有泉池暗流入。要识真龙鬼山短,缘有缠龙在后段。

破军皆爱九星变,逐位生龙活虎峰形象现。山形在地水在天,真气下感祸福验。尊星顿起真形了,枝叶皆是禄存占。尊星虽云有三吉,三吉之徐有辅弼。不知三吉不常生,有处观来无一实。盖缘不识破军星,星说定旗拖尾出。走旗拖尾是真形,若出尊星形变生。与君细论破军体,逐一随星种类名。贵狼破军如顿起,一层一级名天梯。顶尖冲前有岩穴,伸顶犹如鸡作啼。顶头有带下岩去,引到平处如蛛丝。欲断不断马迹过,东西有显梭中丝。三吉之星这如此,此处名为吉破地。过坪过水皆如是,定有泉塘两夹随。贪下破军巨门去,去为垣局不须疑。巨门破军裂十字,顶上微圆欹侧取。势啄木上高枝,直上高崖石嘴露。此星出龙生鼎足,爪甲崖岩若鸡距。此龙富贵生王候,五换六移出宰辅。

也有真形无朝山,只要诸水聚其间。汪洋万顷明堂外,内局周围如抱环。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剥龙失脉失踪时,以上数者尽属阳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