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熟悉东瀛文学的西藏女散文家唐诺前几日说,通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71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村上春树新长篇《1Q84》上下两卷从5月底发行至今在日本已卖出200万册,而村上旧作《挪威的森林》从1987年以来也已累计销售达1000万册,同名电影已经在兵库县的砥峰高原开拍,预计今

 村上春树新长篇《1Q84》上下两卷从5月底发行至今在日本已卖出200万册,而村上旧作《挪威的森林》从1987年以来也已累计销售达1000万册,同名电影已经在兵库县的砥峰高原开拍,预计今年秋季就将上演。从这些日本媒体的报道来看,2009年的日本文化界基本上被村上春树“统治”。不过任何信息都可能有其片面性,在这些貌似“喜人”的数据后面,那些被剪辑的多余素材在哪里?

性格中的特质

  先来看看《1Q84》200万册的销量哪里来的?《1Q84》的实力和村上春树的号召力是放在那里的,不过为销售这部小说,连日本国家电视台都出动大力推荐。据说,在《1Q84》发行当天早上,日本NHK电视台居然在摆满《1Q84》的书店里进行实况转播,主持人报道小说发售犹如一件重大突发事件。这样的国家级待遇,在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位作家,这可能对其他日本作家也有所不公。至今,在日本地铁站,《1Q84》巨幅广告仍随处可见。“村上春树”与“漫画”一起,俨然成为日本文化的两面旗帜。

采访过村上春树的日本女记者告诉我一个采访窍门,并且说:“这个窍门只能用于面对他的时候,对其他作家是无效的!”

  这样的优待,其他作家和文学评论家不眼红才怪,日本女作家松浦理英子的一句话也许代表了反村上人士的心声,她曾经说:“我觉得村上这样写小说是犯罪行为。”关于村上,熟悉日本文学的台湾作家唐诺前些天说:“我也觉得这样写是犯罪行为,在《海边卡夫卡》里一个流浪汉居然煮红茶、烤培根……”另一位评论家松浦寿辉的批判也具有代表性,他说:“村上春树的文章既没土地的味道也没鲜血的味道,有的只是媚俗与撒娇的混合体,连这个有时也会被切断,所以读他的小说会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不过村上的回应倒也干脆,“文学评论是一堆马粪!”村上春树与文学评论界的对立,在日本文学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据说,了解村上春树的记者一开头都会直接问他:“您今天早上跑步了吗?”对这么友好的提问,哪怕村上的情绪不在佳状态,他也会马上扭转过来,而且记者得到的回答基本上离不开下述内容:“是的。跑完了以后,刚才还到游泳池游了1600米,跑完步游泳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在村上春树的盛名之下,“日本文学这些年已经荒败了好多年,一塌糊涂。”唐诺对笔者说。这句话也许真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翻开这几年的日本文学最高奖芥川奖获奖名单,获奖作家越来越低幼化,题材越来越私密,话题越来越多,而离文学越来越远。前几年的《裂舌》(几个月前国内也曾引进出版),许多人都认为要不是作者和村上龙的亲密关系,很难想象这样的垃圾也能得奖。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清新淡雅,不过就此能获芥川奖实在不服众。而中国人杨逸《浸着时光的早晨》获奖也是一个笑话,因为小说委实糟糕,只是题材确实讨好当时的政治环境,作者本人离作家的气质也相去甚远——幸好这部小说因题材敏感无法引进。而当村上享受着畅销带来的巨额收入的同时,据唐诺介绍,他接触到的不少日本纯文学作家生计十分困难。

其实,村上在随笔中曾写过:“早上跑17公里,中午游1700米,傍晚再跑13公里。”如此看来,村上春树近的长跑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熟悉东瀛文学的西藏女散文家唐诺前几日说,通晓村上春树的新闻报道人员一初步都会一向问他。  不过,根据国内出版界的坊间消息,争夺《1Q84》简体中文版权的暗战也已持续数月,不过几大出版公司在开价上依然十分胶着,日本那边乐得看到版权费的支票上多添几个零。据说,《1Q84》韩语版权卖出15亿韩元(约合840万元人民币),不出意外,国内出版社或许真会有人再做“冲头”。

他往往喜欢对记者开头的提问做非常详细的解答,类似于城市的空气不新鲜啦,要跑只能集中到早上啦,湿气少,天空也显得高,等等。

村上春树一向不与媒体合作,这个做法跟他的畅销小说一样出名。为数极少的接受采访一般都安排在新书出版以后,而且不是哪家采访都接受,他觉得合适才答应,否则免谈!

有的日本评论家指出,他的上述性格跟他长年坚持长跑练就的忍性有关系。据他自己说,跟下决心一辈子写小说完全是同一个时间段,一辈子跑步的想法也开始付诸实践了。

村上春树毕业于神户的高中,但对母校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就连母校校庆请他写贺词,他也压根儿不理睬。对读了7年才读完的早稻田大学,他几乎也是无话可说。村上对神户的高中有一段苦涩的记忆,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的高中要求男学生沿着六甲山根儿跑十多公里,男孩子一个劲儿跑,女孩子沿路为男孩子喊加油,别的男孩子跑过去的时候,沿路的女孩子喊‘加油啊加油啊’,可偏偏到我这儿,女孩子却冲我大声喊:‘村上君,不必勉强啊!’”

两年前,日本一杂志发表了村上春树的长文《某个编辑的生与死》,引起日本文坛的广泛关注。这篇长文是为了声讨一个叫安原显的文学编辑而写的,村上愤怒地指责他擅自把自己的小说手稿窃为己有,导致手稿变成黑市交易的商品。在这篇长长的檄文中,村上一方面承认了安原显在他无名的时代曾经热心地帮助过他,另一方面也说,自己的成名对安原显来说是一件极不愉快的事情。尽管他们的个人恩怨如此之深,村上春树却始终没有当面与安原显撕破脸皮,而是在他病逝后公开发表了这篇檄文。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熟悉东瀛文学的西藏女散文家唐诺前几日说,通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