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农的外甥开掘每一天爱起早的阿爹,小编把叁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54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咱是个社会底层的人,用咱的口吻讲个笑话,您看后可不要骂咱粗俗。 话说,一个老农每晚受蚊子的欺负,让他一宿也睡不成个安稳觉。 这天,老农从市场的地摊儿上买回来一盒儿蚊

咱是个社会底层的人,用咱的口吻讲个笑话,您看后可不要骂咱粗俗。
  话说,一个老农每晚受蚊子的欺负,让他一宿也睡不成个安稳觉。
  这天,老农从市场的地摊儿上买回来一盒儿蚊香。心想,这回看你蚊子还敢来咬我。
  到了晚上,老农睡觉前把蚊香点燃就躺下啦。从地摊买来的蚊香质量可能有问题,也许老农也对这种蚊香过敏。躺在床上没有多长时间,老农就迷糊过去啦。
  第二天,老农的儿子发现每天爱起早的父亲,都快8点啦还没起床,赶忙进屋观看,发现父亲亮着光身子躺在床上,叫了几声也叫不醒。儿子赶快叫来隔壁二叔,看看这是咋回事儿。二叔摸了摸老农的脉象感到也不是不正常,急忙从水缸里舀来一碗凉水,大喝了一口,“噗”的一口喷向光着身体的老农,老农很快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老农感到浑身发痒,一看满身被蚊子叮咬了十几个红疙瘩。老农非常生气,拿着蚊香就到市场找那个地摊小商贩去啦。
  其实,这个地摊小商贩老农也认识,他是邻村人,叫“二愣子”。看到老农生气的样子,“二愣子”想故意和老农开个玩笑,便问老农:“老哥,咋滴啦,为何脸面这样难看?”
  老农气势汹汹的说:“二愣子,你卖的这是啥蚊香?昨个儿晚上你的蚊香把我熏过去啦,却把蚊子熏的兴奋起来啦,害的让我被蚊子咬了十几个红疙瘩。退货还钱!”
  那个叫“二愣子”的地摊商贩故意歪着脑袋,板着脸指着蚊香盒儿上面的几个字让老农看:“大伯,这几个字认识不?”
  老农看后,不理解的说:“蚊香啊。”
  二愣子诡秘地说:“哎,这就对啦,蚊香、蚊香,就是蚊子要吃着香啊。不把你熏迷糊,蚊子能够吃香喝饱?”
  老农被这小子气坏了,厉声戾气的责骂二愣子:“蚊子是你爹啊!我花钱买蚊香是让你爹来喝我身上的血吗?快赔钱!不然就到工商所告你去。”
  二愣子顿时态度大转,好言好语地说:“大伯,不要生气,我退给你钱就是啦。其实造蚊香的人可能就是蚊子的爹,他不但糊弄了你,也糊弄了我。这不,卖出去的蚊香都退货啦,我真是自找倒霉,白忙活不说,挨了不少骂,还搭进去不少钱。唉,缺德的制造蚊香的那个缺德鬼,尽让咱那身体孝敬他的蚊儿子。”
  老农笑了:“二愣子,你也要多长眼睛,不要只图进货便宜。不然,蚊子没被熏死,熏死了人命,那还了得?!”
  二愣子答道:“大伯,我知道啦……”   

  唉!俺结婚十几年了,什么都老化了。电视机屏幕都是雪花而且还一跳一跳的晃眼;冰箱也坏了;洗衣机光响就是不转圈;老婆也老了。俺周围的所有一切都不能用了。俺不由的唱起了血染的风采:如果是这样,请不要悲哀……
  在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俺把一个收破烂的男人喊到了家里。俺指着家里的一切说,告诉俺这些还能值几个钱?
  收破烂的环顾了一周,然后伸出一根手指!
  1000?
  收破烂的仍然伸着手指不动。
  100!?哇靠!不会吧?
  收破烂的扭头就走!
  俺一把薅住他,行啦!行啦!100就100,成交!
  收破烂的把所有东西都装上车,等他付过钱之后拽着俺的女人就朝外走!
  哎!怎么俺的女人你也要带走吗?我不高兴地说。
  收破烂的紧紧拽着俺的女人回头冲诡秘的一笑说,家里这一切能值几个钱!不是你说的吗?当然应该包括屋里的女人。
  行行行!我真服了你!我心烦意乱地说,你可真会抠字眼子!既然我这么说了,你就把人带走吧!
  收破烂的得意地哼着小曲,拉着摞的老高的物体的板车,沐浴着夕阳金色的光芒摇摇晃晃慢慢离开俺的家。
  俺的女人蜷坐在板车的最高处——冰箱的上面一语不发。
  一摇一晃的平板车行走的非常缓慢!
  俺侧身回屋的刹那,看见随着板车同样摇晃的女人,满脸滚动着亮晶晶水珠。
  本来俺准备挥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啊你为何如此的悲伤?
  为了安慰自己,俺高声激昂唱起来:如果是这样,请不要悲伤!共和国的土地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孤零零的一个人,空空如也房子。
  一个人终于自由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俺想要的生活?
  夜色悄然而至,俺没有吃饭,就在卧室的地铺躺下。
  闭上眼睛,往事却历历在目,就象100集的电视连续剧一样不停的播放着……
  呜呜呜……突然耳畔传来一阵轰炸机的声音。
  俺知道这是该死的女蚊子来了。
  男蚊子不嗜血,只有这不要脸的骚女蚊子才吸人的血。
  而且它们还非常的狡猾,你知道它落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等你一挥手,它们就逃之夭夭了。不是困到极限,被蚊子骚扰的根本无法入睡!
  你醒着它不进攻你,你一闭眼,它就飞过来咬你!它们可能看过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论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扰,敌疲我打!
  反复反复俺被蚊子调戏的俺火光大发!一骨碌爬了起来,深恶痛绝地对女蚊子骂道:我操你个族宗八辈——在咬俺!
  骂完,躺倒继续睡觉。
  还没有刚闭上眼睛,靠它M的蚊子们又都围了上来。
  你们咬吧!喝饱了你们就不咬俺了吧?俺投降、俺妥协!行了吧!
  乖乖!咬了个母指盖大的一个包包!不行!老虎不发威还以为是病猫呢?
  俺起来四处找蚊香!老鼠洞、牛逼窟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蚊香。
  俺这才想起俺从来没有用过蚊香,因为俺怕蚊香有毒。以前俺女人要用蚊香,俺就喝斥她:既然能熏死蚊子,时间长了也能熏死人!
  俺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个蛇皮口袋。用脚踢了一下,软软的。掏出来一看,俺立刻笑了。原来是蚊帐。
  说起蚊帐,1998年发洪水那年。大水一来,把鱼塘里的鱼冲的到处都是。因为俺没有鱼网,看见别人每天大把大把逮的鱼往家拿!俺就眼红了,喊着俺的女人一起,在小河沟里俺们一人扯着蚊帐的一角,拉网试捉鱼,好家伙!大的小的都逮住了,只是蚊帐染成了水锈红,还破了几个大口子。
  中啦!有肉吃也别嫌肥了!
  俺把蚊帐四角摊开,将它挂起来。
  不行,这几个破洞太大啦!别说蚊子,就是TNN的扑楞饿子都能进来!
  俺从俺的衣柜里找出几件俺不穿的衬衣,用大头针别在几个破洞的地方!
  什么是防微杜渐?什么是未雨绸缪啊?哈哈哈……
  靠TMD的蚊子,你有本事在过来咬俺啊!捞不到了吧!嘿嘿!
  俺有了导弾防御体系,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哈哈哈哈……
  乖乖!都2点啦!大半夜过去了!赶紧睡觉!明天还上早班咧!
  刚困的闭上眼睛,狗日的蚊又过骚扰俺来了!
  真郁闷!郁闷的俺想到了轻生啊!
  失败啊!真是俺人生的失败啊!
  如果是这样!请不要悲哀……在心中唱道。
  迷迷糊糊俺沉沉地睡去!
  天刚蒙蒙亮,俺就醒啦!睜眼看看蚊帐的四圈都是喝的肚子鼓鼓的蚊子!它们都在睡觉呢?
  靠!喝完俺的血,你们就以为万事大吉了吗?
  啪!你喝了俺的血,俺要了你的命!
  打死一个蚊子,俺就狠狠地骂一句:
  靠你祖宗八辈!还跟俺呈脸不!
  消灭干净!俺摊开两手!娘来!血呼呼地!除了蚊子的尸体,可都是俺的鲜血啊!
  俺摇摇头一想:靠!既然是一场战争,那有不流血牺牲地!
  对不?朋友!   

小月不愿意谈论这些事,说句:“我不清楚,你问我爹去。”就低头用力撑了一下竹篙。 船到了岸,那人付了钱匆匆扛着化肥走了。河对岸的沙滩上,游狗还在发泄着爱情的嘶叫。门门钻了出来,水淋淋的,又要给小月讲起他的所见所闻,小月骂道: “快滚蛋吧,你这么死皮赖脸的,让我爹知道,要了你这条小命哩!” 小月走回来,爹还没有睡;蹲在捶布石上吸“一口香”。小月只叫了一声“爹”,就进了她的小房子里去。 这小房是一个月前小月缠着爹收拾起来的。山窝子里的人家,当屋窗子下,都是有着一个大炕的,七大八小的孩子,凡是没有结婚,就一直保留着这块乐土的炕籍,和父母打铺儿来睡。小月长到十四岁上,来了月经,从此害羞上了身,就不愿意和爹睡在一起。但山窝子里自古以来没有书上写的父母和子女从小分床睡觉的习惯,她就恨着爹身上的一股汗臭味和烟酒的呛味,尤其爹的一双脚伸过来顶住了她的枕头,她就要用被子或者衣服捂得严严实实。她不停地要求把西边的杂物间空出来,她单独去住,爹终于同意了。她把房子精心收拾了,视作是一个养自己女儿心的窝巢:一回来,就进去关了门;一出门,就顺手搭了锁。谁也不能进去,谁也不能得知女儿家的秘密。 爹在院子里叫她了。 “小月,锅里的盆子温有剩饭哩!” “我不饿。”小月说。 “你出来,我有话给你说哩。” “说什么话嘛,睡吧。”, 小月解开了头发上的卡子,“哨”地丢在桌子上,就坐在了床沿上了。她没有睡去,也没有再动,预备着爹只要一动气,她就一下子钻进被窝去。 爹在院子却没有再说什么,很响地着烟袋。过了好大一会儿,拖着浓重的鼻音说: “你睡吧。你一出门嘻嘻哈哈的,一到家就没一句话要说,我知道你烦你爹哩。擦黑我把堂屋的蚊子熏了,你老是锁了小房门,蚊子也熏不成。你要睡,就把蚊子熏熏,熏蚊草在墙角放着,你自个点吧。” 小月突然心软起来,觉得对不起年老的爹了。隔窗望去,月光下院子空空的,爹一个人蹲在那里,样子很是可怜。她没理由和爹赌气了,从小房走出来,坐在台阶上,又将口袋的一盒清凉油递过去。 “爹,我有清凉油呢,蚊子咬不着。你也擦擦,离眼皮远点,就不会酸得流泪了。” 爹擦了一些在额上,揉揉,问道: “你一直在船上?” “嗯。” “天这么晚了,你不收船,让爹不操心吗?” “没事的,爹,他谁敢……” 她说过半句,就不说了,想起了刚才河里门门的事,耳根下不禁又热了。 “渡船的人杂,什么人都有,你这么大了,总有不方便的。咱真不该就包买了这船,三亩地要种好,也就够咱们父女忙活的了。” 小月最害怕的是爹说这话,爹已经是第三次这么说了。分地的时候,爹一定要那头老牛,小月一定要这条小船,父女俩别扭了好多天,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牛和船都包买了。但作爹的心思,一直是疙疙瘩瘩的,尤其每天见小月穿得漂漂亮亮去渡口,他额头上就拧个疙瘩。 “家里什么都可以不要,这船不能没有。”小月低低地应着爹,语气很坚决。 “我怕才才家对咱有了看法。” “他管得了咱家的事吗?现在地分了,队长都不起作用了,我上天入地,碍他家的什么事了?!” “甭胡说!”爹生了气,“什么人都可以忘,才才和他娘的好处咱可不敢昧了良心。牛病成这样,你心上放也不放,多亏了人家帮我料治,今黑老秦又来给牛看了,糟蹋了才才家一只大白公鸡呢。” “你又让老秦瞎整治!” 爹正要骂,院门响了一下,他赶忙咽了一口唾沫,问:“谁呀?”门外很沉重地响动了一下,接着应声:“大伯,是我。”才才就推了门进来。 才才憨憨地站在门下,盘绕在门楼上的一树才发蔓的葡萄,今年没结果实,枝叶将月光筛得花花点点。小月先看见他一身的光点叶影,还以为穿了件什么衣服,后来才看出是光着膀子,那衫子竟两个袖儿系在腰里,屁股后像是拖了个裙子。才才看了她一眼,眼皮就低了,慌乱在葡萄叶影里将衣服穿上。 “小月,给你才才哥倒水去。” 她没有动。 才才却又返身出去,一阵响动,拖回来了好大一捆青草。 “大伯,牛今日好些了吗?我割了些草,夜里要多喂几次哩。” 王和尚很是感激,走过去帮才才把草放在牛棚门口,一边叫着小月:“怎么不去倒水?”一边领才才进棚看了看牛的气色。出来说: “你在地里忙活了?” “我锄包谷了,大伯。我到所有的地里全跑着看了,今年包谷长得最好的,要数咱两家了。我又施了一次尿素,还剩半袋子,明日我给你拿来吧。” 王和尚说: “你们年轻人种地,总是尿素尿素,我才不稀罕花钱去买它哩。这天好久不下雨了,若再红上十天半月,包谷就要受亏,我想把牛棚粪出了,给包谷壅了土,这倒能保墒呢。” “那我明日一早来出粪吧。” 小月将洗脸水端了来,又进屋拿了自己的香皂、毛巾,就站在一边看着才才——才才光着身子,披一件白粗布衫子,衫子的后背全汗湿了,发着热腾腾的酸臭味。胳膊上,脸上,被包谷叶拉得一道一道红印痕——就心疼起来,说: “这么热的天,真都不要命了!那几亩地,粮食只要够吃就得了,一天到黑泡在地里,就是多收那百儿八十,集市上包谷那么便宜,能发了什么财呀?” 王和尚正站在葡萄架下摘了几片叶子,用手拍拍,要才才夹在裤腰下生凉;听了小月的话,白了一眼,说: “这是你说的话?农民就是土命,不说务庄稼的话,去当二流子?才才好就好在这一点上,难道你要他去和门门一样吗?” “门门怎么啦?” “瞧瞧他种的庄稼!和咱家的地连畔儿,包谷矮了一头,一疙瘩粪也不上,他哄地,地哄他,尽要长甜杆了!” 小月没有到地里去过,也不知道门门家的庄稼长得到底怎么样。但她却看见门门穿得怪体面的,每一次荆紫关逢集都是吃喝得油舌光嘴的,他家是最早买有收音机的,前几天似乎还看见手腕子上一闪一闪的,怕又戴上手表了呢。 “可是,”小月说,“全村里就算门门日子红火哩。” 才才说: “河南人爱捣鼓。” 小月便说: “人常说:天有九头鸟,地有湖北佬。你是湖北人,你就整天死守在家里?才才哥,你说说,这牛喂得着吗?病得这个样子,不如早早出手卖了,倒落得省心。” 才才说: “我也是这么个想法,给大伯说过几次,他不依嘛。” 王和尚说: “当农民的没个牛,还算什么农民?” 才才说: “大伯,就那么些地,把牛喂一年,就用那么几天,犁的地又不深不细,还不如用镢头深挖哩!” 王和尚说: “你们年轻人做庄稼,心都太浮。牛耕地就说是不深吧,它可以推磨拉碾,可以踏粪;没有粪种甜地不成?往后谁也不许弹嫌我这牛!” “爹总是死脑筋!” 小月嘟哝了一句,就拿眼光暗示才才。才才却再没有言语。她便生了气,坐到远处的木墩子上.给了爹和才才个后背。 院子里一时静悄悄的。院门水道下跳出了几只蛐蛐,“曜曜”地发着清音。小月烦起来,又是一身的汗水。 王和尚默默抽了一阵烟,将竹根管烟袋又递给了才才,自个百无聊赖地站在月下,接着,到牛棚里又去看病牛了。 小月就对才才说: “你那嘴呢?到你说话的时候,你话就那么金贵?!” “他毕竟是老人呣。” 王和尚在牛棚叫着才才,要他帮忙给牛铡些草。才才看看小月,“嗤啦”陪个笑脸,还是起身去了。 小月拧身就进了她的小房里,“砰”地关门睡下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农的外甥开掘每一天爱起早的阿爹,小编把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