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雨也比先前大一点,车子开进林园镇主街的时候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毛毛的细雨中他遇见了她。微微的湿风掀开她那稍长的短发时,亮晶晶的眸子在他的脸上轻轻一滑,如同流星似的一闪而过,不经意地转身,她也发现了他。 素味平生的他和她在雨中一

  毛毛的细雨中他遇见了她。微微的湿风掀开她那稍长的短发时,亮晶晶的眸子在他的脸上轻轻一滑,如同流星似的一闪而过,不经意地转身,她也发现了他。
  素味平生的他和她在雨中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在意谁的存在。
  街上的霓虹灯开始眨起了调皮的眼睛,天暗下来了,雨也比先前大一点。
  他和她都没打伞,任凭风雨抚摸着。
  在正前方的香樟树下,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向他呼道:喂。你啥意思?为啥老跟着我不停地走吗嘛?流氓啊?我报警了!
  听到喊话,他抬起正在寻路的眼睛,恐惶地答道:哦……我哪是跟你了。你向前走,不兴我也朝前行吗?
  他费力地解释,她吃力地理解。双方终于又朝前走了。
  天黑下来了,她好像有点儿害怕。因为这时她和他走在同一条幽僻的小道上,旁无别人。她戒备着小声道:大哥,你不是贼吧?你叫啥?你干啥?你家在哪……她嘟囔着。
  他默默地听着,耷拉着头只顾朝前走。
  转了个弯,有灯亮了。
  走了好长的路,背负行囊的他想歇会儿,于是坐在路旁的灯光下。
  她也累了,小心翼翼地跟着坐下,只是离他好远。
  她仔细地打量他。昏暗的灯光里,一张憔悴的脸上两只闪亮的眼珠,在双眼皮里打着转,高挺的鼻梁下,厚厚的嘴唇中露出几颗白白的牙,正在嚼着什么……
  “过来吃点吧,饿了。”
  她的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沁肺润心的暖意来,这暖意使她想起了有人跟她说过的类似的话。她向前挪了挪凑近他,她看清了他。他像一个人,她的父亲。小时候她父亲就是这样坐在地上,一手拿着食物扬起,一只手放在腿上的姿态,冲着她打招呼的。
  她暂时卸去了防备靠近他,接去了他拿出的几块饼干。
  她和他叙起了家常,她知道了他的一点家务事,他也知道了她的一点。
  他是一个教书匠,妻子是父母给娶的,两人没感情,更没有共同语言,硬挺着生了两个孩子,现在离了。
  她和他都是60后,她丈夫做生意有了钱,嫌她丑了,不时尚,现在也分了。
  一阵絮叨后,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沉默里她和他互相消化着彼此的遭遇,沉默使他们仿佛又拉近了些许距离。
  “咱们吃亏大了,父母包办的,哪像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喃喃地说。
  他支吾着,继续嚼着剩下的丁点儿饼干,望着远处马路上隐隐的车灯、斑驳的树影,一种难言的心痛袭上心头……
  怀揣着理想,憧憬着希望,豪气天高地拼搏着事业,他终还是摔在了爱情的坑洼里。
  “哎!茫茫人海,知已难觅啊!”深深地思索中,她不禁感概出心语来。
  低沉的感叹如同控驹的缰绳勒住她向前疾驰的马,停住了话语,她也陷入了沉思。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二者皆可抛。”她像孩子一样雀跃,腾地站了起来,向他扬手道:起来,走吧,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的……”
  雨在不知不觉中停了,夜风吹散了空中的几丝残云,天空显得清明起来。
  昏暗的灯光里,他和她抬起头向夜空望去。
  他们看见了星光……

图片 1

有时候和一个人的相遇,是一次改变人生历程的邂逅。

若捷有你

夜已深,四周一片静寂。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天上挂着的那轮明月,在早春的夜里,有点孤寒。稀疏的星星似乎困了,悄无声息地暗淡着,不那么欢快的眨巴眼睛了。

【上一章 】

依着九龙桥的栏杆,兰兰泪眼婆娑,头发松散地搭在胸前,站了大半夜了,双腿又酸又麻,身子瑟瑟发抖。是走?是留?如何存在?

从苏城到锦江林园镇全程680公里,驾车需要8个小时。若是坐动车则只需花4.5个小时,不过在这之后还需要转一趟公交车和一趟城际巴士。考虑到肖妍晕车的体质,我和肖妍是赞同乘坐动车回去的,可陆羽和方嵊两人却一致认为自驾比较方便,于是在出发当天,我们以三局两胜的猜拳游戏终结了这场为期一周之久的辩论赛——最终决定自驾出行。

九龙桥,你可记得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和他来到这里,他用有力的双臂把我紧紧抱在温暖的怀抱,然后兴高采烈地让我俯身看你,月光如水的夜晚,我看到了你一侧九个头的尊容,你的雄伟壮观,三个桥洞下,碧水潺潺……你偷听着我们的情话,见证了我们的爱情。

8个小时的车程,我和陆羽两人交替着驾驶,倒也没觉得十分疲惫。车子开出锦江市区30公里后,我最后一次将主驾交给了陆羽。由于头天下了雨,路面有积水,车子走在坑坑洼洼的泥泞小道上不是很稳,看着一路横冲直撞的路人和车辆,即便距离林园镇也不过40公里路程了,我却实在没有信心开下去。

九龙桥,你可记得那年阳春三月,我穿着婚纱坐在车里,吹吹打打从你桥上经过,你可看到我脸上绽开的幸福花朵?

好在陆羽这次驾车相当娴熟,饶是路面颠簸肖妍却依然熟睡着没有醒来。车子开进林园镇主街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街道两旁的路灯亮起暖黄色的灯光,路上只见稀稀落落的三两个行人,隔着车窗玻璃远远就能听见商户拉动卷帘门的声音。

九龙桥,你可知道,你旁边作伴的绿柳是我刚代课那年带着学生亲手栽下的?这么多年了,寒来暑往,你们是不是也心生情愫,依依不舍?

镇子与我上次离开时没有太大的变化。车子一路从滨河路两旁居民家窗口照射出的灯光中穿过,看着车子愈来愈近我忽然有些鼻酸。如果妈妈还在,那里一定会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的。

九龙桥,你可知道,世事无常,诸多变数。人心是会变的。好变坏,坏改好,感情随着似水流年会淡薄?

车子拐过街角朝肖妍家开去时,我远远就看见她的爸妈站在她家门前痴痴张望着。待车子停稳,我想起肖妍还在睡觉,准备叫醒她时,才发现她大睁着眼睛、直挺挺地坐在车座上。她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拉着门把,不等发动机熄火,便跳下了车。

九龙桥,你有九个头,不,两侧你有十八个脑,能不能告诉我,痴情的脚步能否追上变心的翅膀?

“呜、哇”,肖妍蹲在路边呕吐起来。

兰兰乱心似海涛翻涌,痛不欲生,想到伤心气愤处,不由得双脚爬上了栏杆,恨不能两眼一闭,双脚一蹬,一头栽下桥去。

“我这回来一趟,还让你跟着受罪。”看着肖妍一路上睡得沉,还想着她这次是不是没事,没想到她竟一直憋着。

这时候,兰兰感觉到一丝暖意,一只胳膊被一只手牢牢捉住,她红肿的双眼无力地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位男士,没错,是一位中等个四十岁开外的男士正拉着他。

“哎呀,妍妍呐,真是苦了你这孩子了。你这每次回来一趟都要瘦个好几斤……”身后传来肖妈妈的声音,我顾不上招呼她,只忙着一手给肖妍顺后背,一手递纸巾。直到她摇晃着脑袋,摆手让我停下来,我站直身子才看见站在身旁的肖妈妈眼里竟擒着泪花。

兰兰不好意思地抽回胳膊,慢慢地从桥栏杆下来。他问:“别怕,我是桥东头三街的。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她默不作声,低着头,一只脚开始向前挪。他接着说:“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她收回那只向前移动的脚,驻足,沉默。

“婶子,您没事吧?”

“我和孩子的妈是明媒正娶,结婚前没有一点感情基础。她初中毕业,从小受家庭影响,非常迷信,她姊妹四个,上面三个哥哥,她小幺妹受到全家宠爱,个性强且暴躁。”他停了一下,看了看旁边的兰兰。兰兰没有要走的意思。或许她还没想好往哪里走。

“没事儿、没事儿。”她抬起手背擦了擦眼角,用略带尴尬的语气说:“晚上露气重、露气重。”

“刚开始那几年,日子还好,小打小闹的也过来了,她说桌子上的东西放的不是地方了,就挪挪,房子风水不对了就请先生来破破,家里天天香雾弥漫,也就罢了。可自从前年出外打工春节回来,她变了,鸡骨头里挑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过年的,别人家欢声笑语,我们家鸡飞狗跳,天天吵天天闹。”他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兰兰。兰兰抬头对着他苦笑了一下。他又看了一下手机。说道:“现在十二点多了,去附近饭店吃点东西吧”

“晕个车而已,又死不了人……真是的!”肖妍边擦嘴角,边伸手拽过肖妈妈的胳膊。我头一次见她吐完之后还这么有精神。

没吃晚饭的兰兰,吵架出来的急,忘了带钱,又冷又饿,不知是他的故事想听下去的缘故,还是饿的原因,鬼差神使地跟在他身后,像沉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的一根稻草,不又像迷途的羔羊任人牵着……

肖爸爸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也许是在车子停稳的那一刹那,也许是在肖妍从车上跳下来的那一瞬间,又或者是在她挽起肖妈妈手臂的那一刻。然而这些我都无从知晓,当我想起车子拐过街角时,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有两个身影在寒风中摇晃着等候我们的到来,我想起这些的时候,灯光下已经不见了另一个身影。

穿过桥北熟悉的小学门口和中学门口,来到国道边的一家羊肉烩面馆。午夜的饭店,快打烊了,只见刚吃过饭两个男的在结账。空荡荡的大厅,他们随便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前,他倒了两杯热茶,等候这家餐馆出了名的羊肉烩面。

这个晚上我睡得不太安稳。我想起了我那从未见过的父亲。

兰兰抬起头,用手捋一捋凌乱的头发,红红的眼睛看了一下对面的男子。自己是桥西四街的人,一个镇四个街,人多了一道街的人都不认识,再说自己是外地嫁过来的媳妇,社交又不广。灯光下的他,又黑又瘦,有点憔悴,很疲惫的样子。开口问“后来呢?”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雨也比先前大一点,车子开进林园镇主街的时候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