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但是她一直在宫殿里,文/网文神农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200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她是奢华者,因为不奢华不符合她的身份,所以她开的车是“玛莎拉蒂”,拎的是LV的包,她使用全球最昂贵的香水“欢乐”。 问题是她欢乐了,还有人不欢乐,这个不欢乐者就是乞丐

她是奢华者,因为不奢华不符合她的身份,所以她开的车是“玛莎拉蒂”,拎的是LV的包,她使用全球最昂贵的香水“欢乐”。
  问题是她欢乐了,还有人不欢乐,这个不欢乐者就是乞丐,当她面对一个乞丐的时候,她显得这样尴尬,一切光彩都不光彩了,一切欢乐也都不欢乐了,她变得激动而无奈,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她想伸出长长的腿,狠狠地踢那乞丐一脚,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踢了他,换来的必定是那乞丐手中的棍棒相加。
  她只傻傻地站在那里,美丽的眼睛里满是窘迫,身子僵直了,恰似一根被野藤缠住的娇弱的小树,从那乞丐的面前挣扎不开。
  她本不应该来到这里的,一个高贵的女人,就像一只金丝鸟,应该住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但是宫殿啊,一个穹庐,把她死死地罩住,没有人看得见她,没有人知道她,这样有什么用呢,奢华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奢华不是用来炫耀的吗?不是吗?但是她一直在宫殿里,感觉不到奢华的价值。
  于是,她把自己的玛莎拉蒂开到这里,开到这城乡结合带。她一直在想,一个绝世的美女,一辆豪华的轿车,当豪华轿车穿过街道的时候,当美女走下车的时候,世人艳羡的目光定会如潮水般卷来,而这才是她要的感觉。被锁在宫殿中,她不要。
  她把玛莎拉蒂开到了城乡结合带,可是一下车,她就遇到了一个乞丐,这个乞丐一只手中拿着一根棍子,(那是不是传说中的打狗棒呢?)另一只手托着一只破碗,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碗,一层层的污垢,碗边上密密麻麻的缺口。在宫殿里,她怎么会见到这样的破碗啊?她分明看到那碗上爬满蛆虫,她心中一阵恶心,几乎要呕吐出来。再仔细看那乞丐,她则要发疯,那张满是泥垢的脸上,竟然有苍蝇盯住不放,那本来不大的眼睛,几乎被眼屎堵塞了!还有那衣裳,破烂的披在身上,遮不住该遮的地方,那衣服上的油污在太阳下只放光,让人的胃不得不抽搐。尤其是那捧着破碗的手,从来没有洗过一般,手上的泥都变成了黑褐色。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她的嗓子里咯咯有声,似乎就要吐出来了,她用纤纤玉手捂住那呵气如兰的嘴巴,回头就往车里钻,她不想多看那乞丐一眼,一个从臭屎里爬出来的家伙,蚊蝇一般在她面前飞舞。
  她很顺利地钻进车子,发动引擎,正要扬长而去,却突然看见那乞丐挡在自己的车子面前,动也不动,恰似泰山屹立一般,她的车子是逾越不过去了,那一瞬间,她无比地气愤,却又像中箭的老虎,内心高贵的尊严一下被那箭射穿了个大洞,她陷入了那洞中,丢失了,不知所措。
  她再次打开车门,走出车子,她变得激动而无奈,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她想伸出长长的腿,狠狠地踢那乞丐一脚,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踢了他,换来的必定是那乞丐手中的棍棒相加。
  面对这种情况,恶心、鄙视都没有用,她只好忍住这些,从LV包里拿出100元钱,放在那个破烂的碗里,然后迅疾回过头,准备再次上车,但背后的人却发出了一声干笑,小姐,就这么多吗?那乞丐说。
  那乞丐的话,恰似一根钢针,一下刺进她内心深处,由不得她,他只好再次转身,什么,100还少吗?她问。
  乞丐摇了摇头,说,太少了,您是什么身份啊?向您这样的身份,至少要给1000元吗?您看您这车,还有您手中的包,我识货的,别看我是要饭的,我也知道这些东西的价钱,您就给100,太少了,与您的身份不符哦。
  那一瞬间,天塌陷了,她撑不住,穹庐崩溃了,她自己险些没有瘫倒在地,她看到那乞丐的脸变了,非同一般,那人如同妖一样,张开大嘴,一下咬住了她的喉咙,她的气息变得那样微弱,彻底被摧毁了。
  你?她望着那乞丐,想要骂出声来,但是下意识告诉她,自己不适宜这样做,一个豪华轿车里走出的绝美女子,如何能骂一个下贱的乞丐呢?她无奈地摇摇头,手再次伸进LV包,摸出了厚厚的一叠钞票,数也不数,全丢进了那破碗里!嘴里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钻进车子,启动引擎,疾驰而去。
  而长街上的众人,望着那疾驰而去的车子冷笑,终于有人骂出来,装什么×,谝什么能,给要饭的这么多钱,吃饱撑的,妈的,有个破车,就牛逼烘烘的,呸!

秦小天感到很不爽,从神仙一样的人物,忽然见变成一个小乞丐。还没有进城就被一个老乞丐喝骂,实在是火大。他忍不住骂道:“老王八蛋骂谁?”这句话是一个陷阱。果然,那个老乞丐骂道:“老王八蛋骂你!”城门洞里传来一片哄笑声。秦小天眼光扫过:“我的妈呀,那里来这么多乞丐?”城们洞里坐了两排乞丐,一个个忙着抓虱子挠痒痒,几个人咧开嘴,露出一口黄牙,嘻嘻哈哈地看着热闹。老乞丐手中也有打狗棍,他恼羞成怒地举起棍子道;“打死你个小王八蛋!”劈头盖脸砸了下来。秦小天以前就是打架好手,如今虽然力气小身体弱,但是眼光和手段都在,见他举棍打来,不慌不忙地侧身闪让,手中的打狗棍突然翘起。他个头矮小,这一棍恰好挑在老乞丐的裤裆中,没有用劲,只是轻轻一挑。老乞丐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着裆部,手中的棍子丢出老远,一个劲在地上乱蹦。秦小天打起架来从不手软,打狗棍横扫过去,砸在老乞丐的鼻子上,老乞丐疼得躺倒在地上直打滚。忽然,秦小天觉得浑身发软,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幅身体是在太弱,刚刚动了两下,就有些气喘吁吁。城门洞里的乞丐全都瞪大眼睛,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小天,一个壮汉站起来,他身上的穿着也很破烂,但是明显比其它乞丐好一些。壮汉目光阴冷,几步来到秦小天身前,弯下腰,似笑非笑地说道:“二狗子,才一天不见就长本事啦,居然敢打老马?是不是想连我一起打啊?哼哼,找死是不是?”他比秦小天高出两个头,身体也壮实,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二狗子?这是他***什么名字?”秦小天哭笑不得,怎么连乞丐也欺负人。他懒得说话,打狗棍猛地翘起,以同样的手法,一棍击中大汉的裆部。那个大汉的巴掌抡到半空中还没有落下,裆部的剧痛就让他惨嚎出声,头刚刚低下,手才捂住裤裆,脖颈后又遭到狠狠的一击,一棍子就被砸趴在地上。看到两人在地上打滚惨嚎,众乞丐都被吓住,一个个心虚地低下头去。谁也想不到,平时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小叫花子,竟然打倒了两个最厉害的人。秦小天到现在还有点懵懂,他用打狗棍指着一个乞丐问道:“这里是哪里?”“双龙镇”秦小天摇头道:“我知道这里是双龙镇,我是问……双龙镇属于哪里?”“不知道!”一个乞丐小声道:“俺们就在这双龙镇讨饭……最远只到过到兖州府……”“兖州府?山东?”在秦小天身前的一个乞丐突然露出惊恐的神情,秦小天头也不回,猛地蹲下身来,手中的打狗棍从肋下向后穿出。乞丐大汉万万没有想到,偷袭竟然也打不过秦小天,手中的棍子扫了个空。他向前踏上一步,再要举棍,忽觉一阵剧痛,一根打狗棍狠狠地刺在小腹上,若是再低半尺,后果不堪设想。他闷哼一声,捂着肚子骂道:“真娘贼……小王八蛋太狡猾……啊呀!”秦小天的攻击连续不断,他翻身而起,一棍抽在对方的脸颊上,“啪”的一声,众乞丐脸上都流露出目不忍睹的表情。秦小天喝道:“你还没完没了啦……”棍子劈头盖脸一顿乱打。那个乞丐大汉终于屈服,还连声讨饶道:“不要打了……我,我……服了,服了!”他怎么也想不通,昨天还被打得半死赶出双龙镇的二狗子,今天咋就变得如此厉害,竟然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心想:“难道二狗子鬼上身了?”“现在是是什么朝代?”所有乞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大宋朝!”秦小天觉得自己真像个白痴,他张大嘴巴:“啊?我的妈呀……”心想:“不得了啦,青帝的什么神器天演也太夸张了吧,竟然让自己回到大宋朝去体悟什么境界。大宋?是北宋还是南宋?兖州府……好像在山东一带,好像大宋朝……应该很繁荣啊,哪来这么多的叫花子?”“哪个皇帝?是什么年号?”这次没有人回答他,乞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似乎都不明白,二狗子怎么会对年号有了兴趣。过来半晌,才有人说道:“不知道啊,谁管他什么年号,只要能讨口饭吃就行了,二狗子……你想干什么?”二狗子?秦小天差点破口大骂,这个名字也太难听了。其实这些乞丐的名字极少有正经的,听他们相互的称呼,什么柱子、坎儿、土羊儿、锅头等等,全是同一类的称呼,那个时代的农民,很少有正式的大名,民间俗话说贱名好养活。秦小天好不容易才忍住怒气,问道:“去去兖州府怎么走?”乞丐大汉躺在地上起不来,他被秦小天揍得不轻,伸着脖子说道:“去兖州府向北走!你……你要去?”秦小天说道:“当然,在这里要饭,迟早要饿死,不如去大一点的城市,活命的机会多。”这话立即引起众乞丐的共鸣,在双龙镇要饭的,总共只有他们十几个乞丐,但是大家都吃不饱,双龙镇毕竟太小。这群乞丐之间也相互排斥,二狗子就是被他们赶出去的,不许他在双龙镇继续行乞,以至于饿死在外面,才被秦小天寄生。乞丐老马捂着下身,艰难地爬起来,骂道:“小王八……呃,二狗子,你小子真狠……”他在地上跳了跳,小心翼翼地松开手,脸色苍白地说道:“疼死我了。”他心里明白,大爷都被二狗子打服,自己恐怕也当不成这群乞丐的二大爷子了。众乞丐议论纷纷,秦小天却低头深思:这里是天演形成的世界?还是天演逆转时间,将自己的灵魂带入?是真?是幻?一时间他琢磨不透。回去是不可能了,难道安心当一个大宋朝的乞丐?简直可笑。寄生在乞丐体内,不代表自己就一宣乞丐,只要能够恢复修为,天下可以任我行!片刻间,秦小天就想清了以后要走的道路,除了继续修炼古仙人法门,其他的一切都不必在意。他抬头看看众乞丐,不再多说什么,轻轻一挥手中的木棍,潇洒地说道:“哈,你们慢慢商量,我走啦,哈哈。”刚说完,肚子里叽里咕噜一阵乱响,饥饿感一下子涌上来。“喂!大个子,给点吃的。”乞丐大汉问道:“吃完就离开双龙镇?”秦小天反应很快,知道这家伙是怕自己抢了他的位置,不由得大笑道:“没错,没错!吃完就走。”乞丐大汉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大约有三十来枚,说道:“给你,说话算数!”秦小天一把抓过铜钱,转身就向小镇里走去,边走边说道:“为好了,你就是请我留下也不可能!”小镇只有一条街,从镇头到镇尾大约有三百米的距离,路上只有少数行人,给人的感觉悠闲而懒散。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冒着青烟,秦小天看见一家小饭铺,门口放着一个圆形的灶子,上面的蒸笼足有半人高,冒着浓浓的白气,闻闻味道,似乎蒸着馒头之类的面食。秦小天刚站到门口,一个伙计就驱赶道:“二狗子,你懂不懂规矩?大清早上门,找不痛快啊。”镇子小,几乎所有乞丐镇上的人都认识。秦小天也不说话,提起手中的钱串晃动了一下。那个伙计惊讶道:“吆?难道你不讨要……掌柜,掌柜……”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出来,说道:“小伙啊,叫什么?这不是二狗子吗?小伙,给他一个窝头,唉,怪可怜的孩子。”伙计说道:“掌柜的,他要买。”秦小天原本握紧了打狗棍,如果伙计掌柜敢欺负人,他会立即反击,没想到老掌柜说出这样的话,握紧打狗棍的手下不由得松了下来,将手中铜钱放在门口的桌子上。老掌柜说道:“哦,买多少窝头?”一文钱可以买二个窝头。一共三十二文,秦小天买了四十四个杂粮窝头,用十文钱换了一包粗粒,大约不到一两。老掌柜说道:“小伙,去盛碗面汤来,二狗子,喝碗面汤再走。”早晨还没有上客,秦小天也不客气,吃着窝头,喝着面汤。其实东西很一般,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吃如此粗糙的食物,但是疯狂的饥饿感,让他感觉这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那一大碗面汤更是好喝。片刻工夫,六个大窝头加一大碗汤下肚,他不敢多吃,生怕撑坏了这具脆弱的身体,其余的窝头全部收摄到储物的戒指里。伙计出来收碗时吓了一跳:“啊?全部吃完啦?哎,二狗子,看不出来,你这么能吃啊!”秦小天抺抺了嘴巴,笑道:“谢谢你的面汤,伙计,去兖州怎么走?”老掌柜在里面听见,惊讶地走出来,问道:“二狗子,你要去兖州府?”秦小天说道:“是啊,很远吗?”老掌柜摇头道:“这一路可不好走,从这里过去,有几处强人山寨,不是大股商队不敢走,你一个人敢去?”秦小天笑说道:“强人?强盗土匪,呵呵,我一个小要饭的,他们抓我干嘛?”老掌柜说道:“那你自己小心了,向北走,最好跟着一个大商队,安全些,小伙,给他包上几个窝头。”伙计用干荷叶包了四个窝头,说道:“掌柜的心好,拿着。”秦小天只得接过,说道:“谢谢啦。”转身离去。身体原来的主人是叫化子,自己可不是叫化子,不过他心里还是很感激老掌柜,这人很厚道。离开双龙镇不久,秦小天就找到了官道,所谓官道就是官家修整的道路,比一般的土路平坦些,而且比较宽大。古代和现代有很大差别,地广人稀,出了城镇村庄后几乎不见人烟,到处是荒山野岭,有进候走一天也看不到几个人影,旱路比水路难走得多。路上也能看见少数赶路的行旅,那都是近距离的小行商或者走亲戚的人,大规模的商队一个也没有看见,有农田的地方倒是有几个人,不过农田并不多。秦小天走出双龙镇后,沿着官道一直向北,傍晚时分,走到一条小河边,下河清洗了一下身体,顺便将一身破烂的粗麻衣搓洗一遍,又仔细清洗了头发。幸好找到一棵皂荚树,要是没有皂荚,头发就洗不干净,然后,他坐在河边修炼起来,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结束。由于有过一次修炼的经验,这次修炼进行得很顺利,修炼过之后,就觉得身体稍稍强壮了一些,没有了那种极度虚弱的感觉。古时候的行路方式和现代完全不同,条件好的也许有一辆牛车马车,或者骑马骑驴,条件差的全*两条脚,万水千山就这么一点点地走过去。秦小天感到非常不习惯,他是曾经会飞行的人,而且已经开始学瞬移,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能力,必须*双脚长途跋涉,这咱滋味很不好受。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不论多么艰苦,时间长了也会逐渐习惯。在路上走了大约二十几天,秦小天渐渐适应了这种方式。他用于赶路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草里或者树木中修炼。空余时间除了赶路,还要搜寻能吃的野菜和草药,偷袭一些野兔野鸡,他现在用石块可以准确击中五十步内的小动物。这天晌午,秦小天担着枣木打狗棍,棍头上挑着两只野鸡,那是用石头射下来的猎物,准备晚上烤着吃,他顺着官道一路晃悠,嘴里哼着小调。这些天来,他已经完全想明白,只要坚持修炼,迟早会达到原来的水平,现在着急上火也没有用。经过几十天的锻炼和修炼,秦小天的身体逐渐强壮起来,虽然个头只有一百六十几公分,但是体重增加了许多,身上不再是瘦骨嶙峋,现在,他有信心打赢几个壮汉。一切从头开始的感觉并不好受,但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以前的他不可能体悟到这些变化。秦小天每天都在专心致志地修炼,清楚地把握着身体的每一点变化,和过去修炼时快速提升修为不同,这次的修炼是以境界带动修为。他原来的身体已经达到烟澜崧境界,也就是入门后的境界,而现在的身体还是一个普通凡人的体质,所以只能以境界来提升修为,补充原来境界缺失的部分,这样才能打下坚实的修炼基础。从远处传来隐隐的声音,秦小天回头望去,只见身后大路上腾起阵阵烟尘,烟尘很淡,因此他看得十分清楚,心想:“也许是一支商队?”果然是一支大商队,大约有五六十辆大车,是清一色的牛车,车轱辘极大,车子上的货物用草帘覆盖着。二百八十多人,其中有一百多个大汉,头戴斗笠,身上挎着腰刀,手中提着长木柄的大刀,那是宋朝特有的朴刀。所有人都是步行。秦小天站在路边等着待牛车过去。那些是大汉都是身穿灰色或者蓝色的衣裤,一个个汗流浃背,从身边走过时可以闻到浓烈的汗臭味。一开始还有几个大汉注视他,很快人们就对他视若无睹。他心里不禁好笑,自己的样子实在没有任何威胁性。车队很快过去,秦小天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不能和这些人搭讪,即使上前搭讪,也不会有人理睬,这世道小叫化子连阿猫阿狗也不如。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前面一片喧嚣,那支商队找到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开始扎营,大车围成一个圆圈,有人给牛喂食草料,几堆篝火熊熊燃起。秦小天远远观望,他不想*上去后又被撵走,自己找了一个避风的空地,捡了一些枯树枝,用一块尖利的石头在野鸡翅膀下开了一个口子,掏出内脏,从戒指中职出一些草药塞进去,用泥巴将野鸡裹成一团,在地上挖了一个坑,燃起火堆。叫化鸡的做法只能应急,其实并不好吃,真正好吃的是改造过的叫化鸡,需要很多道工序。可是现在这种叫化鸡最正宗,的的确确是叫化子吃鸡的方式。两只叫化鸡下肚,秦小天觉得很舒服,两只野鸡加上草药,足够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营养。照例开始每天的功课,他熄灭火堆,重新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盘腿坐好开始修炼。凌晨时分,秦小天心中忽然一动,立即清醒过来,他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抄起打狗棍就向商队潜去,很快来到商队附近。天上没有月光照射,在篝火的映照下,他看到周围有影影绰绰的影子,心中一惊:“强盗?土匪?”刚想往后退,几条黑影已经*近,他急忙低伏身体。“杀啊!”周围忽然亮起很多火把,秦小天身边也有几支,他无处藏身,当即被人发现,一把朴刀当头劈下。秦小天手中的打狗棍猛地点在那人的手腕上,身体向侧面闪去,大叫:“哇,杀人啦,救命啊”撒腿就跑。那人一刀劈空,只觉得手腕剧痛,大骂道:“直娘贼,砍死你!”没等他发飙,旁边一个小头目喝骂道:“混蛋,快冲!”众土匪早已看清楚秦小天的打扮,那是一个小叫化子。秦小天还以为自己能够脱身,谁知一个大汉躲在树后,他刚退到树边,就被那个大汉一把揪住脖领,没等回头,那个大汉抖手发力,将他扔了出去。不远处是个大树干,秦小天迎头撞去,这要是撞上去,即使脑袋不开花,也会撞个半死。这些天的修炼没有白费,他缩头扭身,团起身体,肩膀首先撞上树干,一阵剧痛,身子滚落下来。“三爷好手段!”有人夸赞道。那个大汉出手后看也不看,喝道:“跟我杀!”带着大队杀向营地。秦小天就地躺倒装死。这时候也只能如此,他也许能打过两三个大汉,但是五六个大汉围拢过来,而且个个手持兵刃,他就没有把握了。这具身体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也不能轻易舍弃,因此只有装死这一条路。可是装死也有人不放过来,大队的土匪冲了上去,一个瘦小的汉子却留下来,用手中的腰刀轻轻捅了他一下。就在他收刀的刹那间,秦小天猛地跃起,一下子将他扑翻,手中忽然多了一块尖利的石头,紧紧地顶在他的喉头。“想死你就动!说,你们是什么人?”那人吓傻了,他以为秦小天已经被打死,没想到会蹦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死人`````活````啊````炸尸`````鬼啊!”他终于用了自己的判断,三寨主出手怎么可能留下活口?那就只有诈尸这一种解释。秦小天不由得笑起来,这家伙显然是为了躲避撕杀,偷偷留下来准备捡便宜的。他笑到:“别乱叫,你见过像我这样的鬼吗?”说着收回尖利的石块。那人手臂一动,悄悄握住腰刀的握柄。秦小天笑到:“想让别人死的人`````往往自己死得更快,你信吗?”那人的手顿时不敢在动,他可不傻,眼前这个叫花子很特别,想了想说道:“你想要怎么样?”“没什么,只要不牵连到我就行,嗯,我该走了,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嘿嘿。”秦小天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修炼,可是还没等离开,一队土匪从两人身后过来,其中一个头目喝道:“猴子,你怎么在这里?直娘贼,你又躲在后面!”那人笑的脸色煞白,急道:“不是的,大板哥,是这位小兄弟要入伙``````所以`````”秦小天走不掉了,周围这些强盗大汉,一人一刀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他心理忽然一动,当土匪也许不错,除了打劫外,大部分时间应该很空闲,于是说道:“是啊,小子也向往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小子见过大板哥。”顺杆爬他也会。那个叫猴子的暗暗松了口气,他生怕秦小天来上一句:“大王饶命啊。”那就彻底完蛋了。大板扫了一眼秦小天,对这个瘦弱的少年没啥感觉,说道:“给他一把刀,孩儿们,跟我冲!”有人扔给秦小天一把绣迹斑斑的破腰刀,刀柄都松了,握在手中,刀身乱晃。这刀能砍人?秦小天压根就不想用刀砍人,他跟着大队的强盗,小腿迈得飞快,步伐却极小,很快就落在队伍后面。再一看猴子,比他喊叫得还卖劲,步伐同样也很小。两个难兄难弟互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一丝微笑。猴子小声道:“兄弟,你叫什么?”来到大宋朝后,第一个正式询问秦小天姓名的人,居然是一个瘦弱的土匪。“小天,你就我小天就行了。”“我姓张,大号叫张厚,江湖上有个绰号,叫猴子。”他似乎很得意自己的绰号,又道:“小天,以后跟着你猴子哥混,保你天天吃肉,如何?嘘,我们躲在这里,等一下再冲上去。”秦小天心里好笑,这家伙才刚刚认识,就急着收小弟。商队和土匪势均力敌,双方死伤惨重,不过土匪有增援,人数也多,五六百个小喽罗,加上三个武功不错的寨主,商队死伤增多,渐渐抵挡不住,大车围成的防御圈破开几个口。张厚小声道:“唔,差不多了,我们上,记住,别冲进大车圈里,就在外面捡便宜,跟我来。”秦小天无法阻止土匪杀人,但是自己肯定不杀人,他跟着张厚来到大车前,举着破烂的腰刀,两人就像一队没头的苍蝇,到处乱串,就是不冲进去撕杀。商队的汉子开始突围,二百八十多人,死伤了一大半,只有五十多人冲出包围圈,四散奔逃。一个跑散的大汉正好遇到到处乱跑的张厚和秦小天,恶狠狠地说道:“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拿命来!”

【导言】

本文是“网文神农”的第59篇原创文章,平凡的世界系列第2篇。

PS:新的粉丝们,希望你们一直会喜欢。我的写作风格会有变化。但是最喜欢你们提批评和建议,也希望写写你们感兴趣的或者周围的一些事情,欢迎你们告诉我。

请收下我诚挚的谢意。

文/网文神农

林宛如每天晚上都神神秘秘地拎着个包出门,半夜才回来。

本来已经准备安排婚期的男友张进犹豫了。

因为他发现她手中的钱越来越多,而且她不肯说哪里来的。

他想着她一定去坐台赚外快了。原来她这么爱钱。

因此,他假装不知,天天和朋友出去泡吧。

她不是拼命赚钱么,那我就拼命花钱。

这天晚上,场子被扫了,应该是被举报了,不然哪有这么早来扫场的。

他打她电话,打不通。

朋友把他顺带捞了出来。

自感有些晦气的张进只好回家,突地他像猫一样偷偷躲进一旁的灌木丛中。

走在后面的准备出去走路的大妈狐疑地扫了一眼,站着看了很久。

一身便装的林宛如这时出门了。

她小心地看了一下四周,拉拉兜帽,快速地疾走。

没多久到了CBD的一个厕所里。

这附近就有好几个大型的娱乐城。

张进等了很久都没看到她出来。

他想着,要找哥们去看看哪里有手机GPS定位,要把那对奸夫淫妇当场抓住。

正想着,出门撞上了人,他正要道歉。

对方已是笑着搂了上来,一左一右。

“张哥,你今天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

“对呀,张哥可坏了。”

“张哥,我们今天转场了。”

“好好好......”

张进招架间撇进旁边一个脏兮兮地乞丐拿着搪瓷碗颤悠悠地走来。

“咦,臭要饭的,给你10块,不用找了,死开!”

“张哥,我们走啦。”女孩扔下2个硬币在地上。

女孩们一边骂乞丐一边拉着张进走了。

CBD的墙角,乞丐坐着,无声地哭得伤心,不一会,他面前的搪瓷碗就满了,然后又浅了下去,又满了......

张进想着,说不定等下会在酒吧碰见她呢。想着,就拉开了女孩们的距离。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是她一直在宫殿里,文/网文神农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