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晴是风的女朋友,以流浪歌手为圆心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3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座古堡静静地悬浮在黑暗中,微黄的光从顶层的窗户泄出,在夜幕下如同快要死去的萤火虫。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窗前,像嵌在画框里的墨迹般纹丝不动。 夜莺街街头,风正坐在一家

图片 1
  一座古堡静静地悬浮在黑暗中,微黄的光从顶层的窗户泄出,在夜幕下如同快要死去的萤火虫。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窗前,像嵌在画框里的墨迹般纹丝不动。
  夜莺街街头,风正坐在一家餐馆门前的台阶上,望向人头攒动的地方。人行道中央,一位流浪歌手正闭着眼自弹自唱,歌手散乱着头发,完全沉浸在自我营造的寂静与世界的喧嚣中,颇有几分遗世独立的气质。以流浪歌手为圆心,游客们拥挤地围成好几个圈,人们三两成群,有的讨论着歌声,有的谈论着歌手的故事。后来的人也受到吸引,不断加入这以人为主菜的宴会中。
  “嗨,风,等了好久了吧。”
  风懒散地转过头,看着身旁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
  “都习惯了,你哪次不迟到。”
  青年陪着笑脸说:
  “那这次吃饭我请客。”
  餐馆中,两个人相对而坐,风戏谑地看着青年,青年故作镇定的喝着饮料。过了一会儿,青年终于受不了了,说道:
  “就知道你很不正常,你看我干嘛,难道对我有意思?”青年露出恶心的表情。
  “突然发现你的轮廓特别像一个人。”风表情略显沉重。
  “像谁?”
  “一个梦里的人。”
  “只怕你是在梦里对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青年露出惊恐的表情。
  风轻轻笑了笑,“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不过要是能一直睡着也不错。”
  “那就死喽。”
  “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蠢家伙。”
  “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说话。”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认真起来,
  “因为希望,哪怕那希望只有针尖大小,哪怕那希望变成虚无。”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吗。”
  风低下头想了一会,“记得,是一年前。”
  “那时我刚来到这个城市,对一切都充满恐惧与期待,是你给了我希望。”
  “有这么夸张吗,记得那天下着雨,我看到你全身裹着黑色衣服,蹲在人家屋檐下,就带你进了一家餐馆,那次你可是吃了我三天的饭钱。”
  青年依旧认真的说:
  “如果那次你没有帮我,我可能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风吓了一跳,说:
  “你那次难道是想不开?”
  “我可不会像你们这群人。”
  “其实第一次看到你我是把你当成乞丐了,那时你的头发就和外面的流浪歌手一样。”
  青年露出笑容,
  “对外面的歌手有兴趣吗?”
  风意味深长地看了青年一眼,
  “没有兴趣,难道你有?”
  “我是指他的歌……等一下。”
  青年站起身来走出餐馆,过了一会,青年带着一脸茫然的歌手走了进来,歌手抱着大吉他,走起路来就像电影里的卓别林,周围的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风睁大了眼睛,然后站起来和歌手握了个手。
  “你好,不好意思,我朋友打扰你唱歌了。”
  歌手微笑着说,
  “没事,我正好也打算吃点东西。”
  风看着歌手说,
  “吃什么随便点,这顿我请客。”
  青年摸了摸下巴,坏笑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其实我朋友是对你的歌感兴趣,”青年说,“风,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风暗暗瞪了青年一眼,对歌手说,
  “其实特别喜欢你的歌,你的歌总能让我感到一种悲伤与孤独。”
  “谢谢,不过这个问题可能无法给你解答,我也不知道它会传递出什么样的感情。”
  “为什么呢?”
  “写歌时我是完全跟着感觉来的,并不想把什么额外的东西放到里面,我喜欢纯粹的东西。”
  “大致了解一些,那你的歌受到你的经历的影响吗?”
  歌手哈哈一笑,
  “哪有什么经历,你看看那么多有名的歌手,仿佛每个歌手都经历过一段深入骨髓的故事,然后自己就变得大彻大悟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歌手就真的比普通人优越吗。普通人仿佛总是沉默不语,名人们仿佛热衷诉说,无论是带着怎样的目的,这才是这些人的真正差别。”
  “有道理,那才能呢?”
  “才能这东西不值一提,你看看蚂蚁,会不会觉得这个蚂蚁搬得东西更重就觉得这只蚂蚁更厉害,只不过世人喜欢自己增加负担,或许这也是一种生活意义。”
  “那你想成为名人吗?”
  “我嘛,不知道,但更想以现在的方式过完一生。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遭家人嫌弃,然后就离家出走了,不知不觉就在街头唱了近三十年,习惯了。”
  “三十年您都没和家人联系?”
  “虽然没有为当初的做法后悔,但也不太好意思联系,不过我一直关注着那边,等那边有人死了,或许我就会回去了。”
  “怕也不见得。”一直沉默的青年说话了,“三十年或许你觉得很久,足以冲淡一切,但只要情感存在,哪怕只有一丝,也可能会突然改变一切。”
  “嗯,这我同意。”
  吃完饭,歌手便离开了。青年看着风说,
  “你真的喜欢他的歌?”
  风的表情又变得懒散起来,
  “完全没有兴趣,相比他的歌,我对那围成一圈的人群更感兴趣。不过你还真是神通广大,总能做一些我不敢做的事,你是怎么把他带来的。”
  “可能我有超能力。”青年戏谑地笑了笑。
  “你刚才说的那段话倒是很有深度,从哪抄的?”
  “那可是我多年的生活感悟。”
  “对了,刚才不是说你特别像个人吗,想不想听一听。”
  “说一说吧。”
  “最近我时常梦到一座古堡。”
  青年吃了一惊,说道:
  “什么古堡。”
  “这梦很压抑,也很真实,每次都是支离破碎的片段。古堡孤立在黑夜中,被无际的森林包围着。整座古堡只有顶层的一扇窗户亮着光,窗户边好像站着一个人,越来越感觉你和这个人特别像。”
  青年摸着下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青年开口道:
  “你不是说在夜晚吗,为什么会看到那个人和我像?”
  “其实就是身形差不多,可能是想你了。”风嘿嘿一笑,“毕竟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真正的朋友。”
  青年瞪了风一眼,
  “别恶心我。”
  “不过这个世界确实有很多事特别巧合,不觉得吗。”
  “怎么说?”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也就请你吃了一顿饭,之后我们便能经常见面,在这个你我都陌生的城市,我们也成了相互间唯一的朋友,你说巧不巧。”
  “不巧,是我选择了你成为我的朋友。”
  “不要自恋……”
  “不过,风,我今天第一次知道我是你唯一的朋友,实在看不出来,你没有别的朋友了?”
  “不是,朋友很多,因为所有认识的人都可以称为朋友。我想我做这个梦也是有理由的,也许暗示着我该离开了。”
  “离开?”
  “对,”风坚定地说,“那座远离尘世的古堡始终在我脑中徘徊,那在枝头沉睡的猫头鹰,在塔尖嘶鸣的夜枭,在月光中跳舞的精灵……那里才真正属于我。”
  青年沉默着。
  “而在这个俗世中,刚才那位歌手说得对,我们都喜欢给自己增添负担,总是一头扎向自己不想去的方向,总是在无际的欲望洪流中滚来滚去,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呢。”
  青年看着风说,
  “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其中也有美丽的东西。”
  “这我不否定,不过所谓意义也好,无意义也好,我们始终都在给自己寻找借口,本质却各过各的生活,互不理解。”
  青年笑着说,
  “你这么说我都想离开这里了,不过幸好有你在这里,不是吗。”
  过了许久,风才开口说话,
  “你说得对,或许这就是你说的希望。”
  “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你会怎么样?”
  “干嘛说这种难受的话,不过我想我会离开这座城市。”
  
  青年已经好久没出现了,风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每个清晨,跟随人群去为生存而努力,每个下午,在相同的路上往回走,偶尔会在忘记世界的流浪歌手前驻足。这一晚,风做了一个梦:
  风抬起双手,却只看到了黑夜,无名鸟在古堡外盘旋哀鸣,精灵看守着古堡的大门。城堡威严而沧桑,风使劲呼喊,却只有房间里的蜡烛闪烁几下回应这呼声。风站到窗户前,山峦般的森林在眼中连绵不绝。
  突然,风的身体亮起一道光,青年从风的身体里走出。风使劲喊青年的名字,可是风仿佛是一个隐身人,青年完全看不到风。青年站到窗户前,伸出手仿佛要触摸什么,然后走到书桌前,在纸上写下:
  “风,我的白天,是你的黑夜,我的黑夜,是你的白天,只有在黑夜里,我才能逃离这座古堡,我在这座古堡长大,我知道,这里并不适合你,每一次逃离,我的身上都会多一道伤痕,如今,我再也没有力气离开了,希望你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生活,哪怕它是贯穿生命里的孤独。”
  清晨,风睁开眼睛,看到了桌子上的白色信封,风仿佛一下子沧桑了许多,久久地坐在床沿上。突然,风站了起来,将信封放进抽屉里,然后一头扎进急促的人群中。
  从此,青年再也没有出现。   

“铃铃铃……”一阵铃声传来,风拿起了身旁的手机一看,楞了一下,是晴打来的。

图片 2

晴是风的女朋友,不过他俩已经分手了,很久没联系了。

流浪歌手

过了一会儿,风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风,我们这个周末老地方见好吗?”“好”面对这个自己曾经日夜想念的人,风怎么可能忍心拒绝,只是不知道她找自己有什么事。于是他们又再闲聊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去年夏天九月底去了一趟厦门,追寻那个所有文青梦中的鼓浪屿,从早上坐船上岛,一天的游荡无方再加上一场毫无征兆的大雨,可能是对于这个文青圣地的向往太过深切,当真正看到的时候,心中却有一丝丝沉重的失落;磨磨蹭蹭的到了傍晚,便迫不及待的离岛,在船上看着那一点点远去的鼓浪屿,心里默念,以后估计再也不会来了;有些东西或许只能存在向往之中吧!那样的才是最完美的。

风的思绪又被拉回了大学时代,那时候他们很喜欢去佳人餐馆吃饭,因为那里价格不高,而且环境也不错,很是适合学生消费。他还记得他每次都会点那里的招牌意面,而每在这时,晴都会吐槽他,每次都吃这个,就不会有点新意。而他这时总会反驳,我这叫专一,像我这种男生,如果你错过了,就再遇不上了……

作为一个吃货,纵是没有完成一个伪文青的朝圣,但是为腹中的馋虫朝圣可是不能有一丝丝懈怠,晚上在中山路步行街,完全符合一个小吃街的节奏;嘈杂、人流、香味。吃过了现炸春卷和热腾腾的花生汤,走在街道端着一碗章鱼丸子肆意的闲游;

周末,风差不多到约定时间的时候就来到了餐馆。不过晴还没到,于是他就先一个人坐下来,默默看着窗外的景色,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学校还是那所学校,餐馆还是那间餐馆,只是偶尔看到一对对年轻的情侣走过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已不是他的时代了。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突然,一阵风铃的声音响起,风抬头往门口看去,正是经过一番特意打扮的晴。晴在看到风之后便笔直走过去并坐在了风身边,风看着曾经的佳人,一番感慨,由于太长时间没见面,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只生疏的说了句“好久不见,你最近好吗”,气氛有点尴尬,“哈,我们先点餐吧”,晴说。晴点了份鱼香意面,然后,晴看了下风,“给我来份海鲜意面吧”风说。晴有点惊诧,她不知道风什么时候换了口味,于是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风“换口味啦?”风笑着说“免得你又说我没新意,你说得对,换个口味试一下,或许会有意外收获”。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听着风的这番话,晴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之所以约风来这个地方就是想唤起风关于他们两个以前甜蜜的回忆,因为虽然他们分开了一段的时间,但是晴却发现,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忘记风,所以这次她放下骄傲来约风,就是想挽回他们之间的感情。

风雨里追赶

“那是不是表示你不在专一了啊?”晴有点苦涩的看着风问。风突然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晴会问这样的问题,这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当初是晴提的分手,而且还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挺过来的。好不容易他现在走出来了。就好像一个很乱的房间,好不容易收拾干净了,现在被她一句话,又被打的七零八落了。所以风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雾里分不清影踪

刚好,就在这时,服务员上菜了,这才让场面没那么尴尬。两人不再对话了,只是安静的吃着,整个过程中两人几次欲言又止,但是谁都没把话说出来,因为有些东西太沉重了,谁都不想打破现在的宁静。

天空海阔你与我~~~”

终于吃完了,风说,我送你回家吧,然后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晴突然拉住风的手说,我不想那么快回家,你陪我走走好吗。再次感受到晴的手的温度,风的心在颤抖,但他还是装作镇定的说,好吧。

一首beyond《海阔天空》突兀的窜入我的耳埚,在听到那唱歌的瞬间,心中一阵澎湃,口中不禁破口大骂“他妈的,唱的太难听了”,虽然作为一个伪文青,但是beyond却是唯一要捍卫的偶像!

两人肩并肩得走着,谁都没有说话,不知不觉,他们就走到了情人湖,那是他们大学时经常来的地方,他们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静静的欣赏着这迷人的景色。

扔下手里还没吃完的章鱼丸子,脚下生风,凌波微步无师自通,迅速判断着歌声的来源,转过一个街头便找到了那个“歌手!”;

湖水,微风,伊人在旁。

只见一个消瘦男的抱着吉他独自唱着,并没有人驻足停留反而更多的是捂着耳朵匆匆躲开,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嘴里言语着什么,很明显应该说的是“唱的真难听!”

“冷不冷”风问。晴摇摇头说到“不冷”接着她又说到“但心底有点凉。”风心头一动,看向晴,才发现她两眼泪光闪闪,风真的很心疼,他好想紧紧的抱住她,但一想到她当初离自己而去的情景,他心里终究过不去这道坎,所以为了压制内心的悸动,他只能握紧自己的拳头。

“哼哼,果然群众的耳朵是雪亮的!”心里洋洋得意的对这个歌手做了一番贬低;没想到这个“歌手”竟然直直的朝我走了过来,可能是周围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这里,让他产生了误解,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他拿着一个盒子看着我。此刻的尴尬丝毫不亚于裤子的皮带突然断掉。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晴是风的女朋友,以流浪歌手为圆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