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黄金年代辆二八大杠载得是生龙活虎段时光,伍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米伊还是伊米?                                     第三回  孤独                                                         《准与松与妖

米伊还是伊米?

                                    第三回  孤独

                                                        《准与松与妖》

        那老道做好事用车把阿准送到了市里,找了一家旅馆,付了三天的房钱,好让阿准有时间去找那位医生。

  阿准把小松安置在旅馆,自己去找那位刘医生,按地址所写去找医院所在。第二天阿准一大早就出发,边走边打听,过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医院里。别说这医院还算有点规模,各个部门齐全,医院也算干净。在阿准看来就不是有点规模了,那简直是气派豪华,用他的话说就是:“好几栋好几层的楼”。阿准走进大门一看三三两两的人还不少,就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问:“我问一下,这里刘福寿医生在吗?”。白大褂扶了扶自己的小眼镜说:“刘福寿?我不知道,你到别的部门问一下吧,这边没有叫刘福寿的医生。”。阿准又来到另一座楼,看到窗口里坐着一位年轻俊俏的女医生,就去问:“姑娘,我问一下,刘福寿医生在这么?俊俏小医生抱歉得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是负责接待的,认识的部门医生不多,你去里面部门问问吧。”阿准看小医生笑起来更好看了,就问:“你在这接待,他们不让你给别人看病吗?”。小医生还是笑了笑:“这个,我只负责接待的。”阿准看小医生确实不知道就进了楼,见到一个白大褂就问,结果依旧很无奈。阿准就纳闷了:“大伯说他医术很好,应该很有名气的,为什么这医院人都不知道他呢?”。阿准在楼里转了半天没有问到,准备去其它楼里问问,刚要出门,就见外面风风火火跑来一群人,边跑边喊:“快让开!快让开!”阿准赶紧站在一边就见这一群人中间或扶或抬着几个人,哼哼唧唧的,更甚者身上血染衣襟。刚进大门就吆喝:“医生呢,快来,急诊!快来,我哥们被砍了。”。窗口里面招待的俊俏小医生赶忙跑出来冲着一边就喊:“刘医生,急诊,快来!”阿准一听刘医生,心想都姓刘,难不成是一家?就等着看看。

  医院里突然来了这群急诊伤员,一顿忙乱,把伤员处理好了,该手术的手术,该包扎的包扎,该吊瓶的吊瓶。俊俏小医生跟着忙完了,刚走到接待窗口前面要进去,就听见一声:“靓妹儿,你好啊。”,回头一看立马嘟嘴翻了个白眼快步走进招待室里面:“怎么又是你!”。

  “有缘啊,哈哈,一会不忙了,去吃个饭吧”

  “什么有缘啊,你天天打架,不来这才怪!”

  “来这顺便看看你啊。”

  “我才不要你看,流氓!”

  “哈哈,这么忙,我一会给你买个饭吧。”

  “不要,你好烦,我还要工作呢。”

  “好好,你忙,我去一边待着。”

  俊俏小医生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又白了一眼,就看到刚耍流氓的小青年真去一边坐着,然后就用一副乐呵呵的笑脸盯着自己。

  小青年看着俊俏小护士,心里甜滋滋一阵幻想,突然就被一个小伙子冲出来挡住了视线,不觉一阵火起,走过去把阿准肩头一扳就瞪眼一问:“你谁啊!”,小青年这一扳就一惊:“这家伙不简单,刚扳他那下费了不小的劲,身板够硬实的。看这小子穿的比我还low,要是敢泡我的靓妹,一会打他个半身不遂!”。

  俊俏小医生顿时生气了抢着说:“你干嘛,人家是找我的,关你什么事,你干嘛这么横!”

  “他是谁?你这么护着他”,“看什么看找打啊。”小青年一边不满小医生一边呵斥小伙儿

  “我...”小伙刚想说话又被小医生抢了,

  “人家有事问我,你一边去”,然后冲又着小伙儿说“一会咱们去吃饭吧,你问的事到时候再说。”

  小青年听她这么说,气的眼都要红了,强忍平复了下心情说:“我也有事问你,我也要一起去吃饭。”说完不等小医生答复闪一边去了。小医生生气也是无可奈何。

  小医生忙完带着一边等着的小伙子找了一家饭馆,点完菜,小医生想起还不知道这小伙名字就问他姓名,小伙儿答道:“我叫阿准,太行山北边的。”,

  “奥,我叫许青青,你说的那位刘福寿医生我真的没有在医院听过,那个急诊的刘医生叫刘镇刚,你可以去问问他。”

  “那今天那个恶言恶气的家伙是谁啊”

  “老子叫阿飞,请多指教!”

  阿准刚问完就听见一声回答,门外走进来回答他的正是他说的小青年。

  “刚是谁说我恶言恶气啊,嫌自己命长了吧。”

  小青年径直坐到这一桌冲老板吼道:“老板加副碗筷!再加个菜!”。

  二人没想到这叫阿飞的小青年果然跟着他们来吃饭了,有一回没见着他,现在冒出来了。

  阿准两人都闭口不言,省得再惹这位瘟君。可这阿飞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朝阿准伸出手:“阿准是吧,你好”。阿准一看纳闷了:“要握手?”。刚一握上就有一股大力传来,阿准苦笑一下果然没这么好心。小医生许青青就见两人握手估计也是在暗中较劲,就见阿飞开始笑呵呵的,慢慢的眉头开始皱起来,笑得也不再自然,到最后简直成了龇牙咧嘴,而阿准却一直面不改色的。许青青不由得暗笑心想这阿准看不出来还挺有力气,正好教训一下这阿飞。

  阿准见阿飞开始龇牙咧嘴又不好意思喊停就慢慢松掉力气,化解了尴尬。阿飞干笑两声:“哈~哈哈,青青,你原来叫青青,上次你还不肯告诉我,现在我知道了。”,许青青也是无可奈何,这阿飞和她见了不过两三回,就像个橡皮糖一样甩不掉了。阿准把话题又转到正题查问刘福寿这个人,许青青决定带她去问一问那个急诊的刘医生。

  “对了阿准你找刘福寿干嘛啊?”

  “我朋友病了,需要找他。”

黄金年代辆二八大杠载得是生龙活虎段时光,伍大维好饱随地说。  “病了,什么疑难杂症啊,一定要找他吗?”

  ”恩,病得很重,我大伯说非他不可。”

  “是吗,那要不要我先去看看你朋友啊,他住在哪?”

  “阳光旅馆,离这好远,我转了一上午才到这医院的。”

  “什么!你走着来的,怪不得。一会骑我的自行车咱们去看看。”

  阿飞见两人你来我往没自己啥事,争道:“那我呢?我也要去。”

  许青青呸了一声:“哪都有你!”

  吃完饭阿准骑车带着许青青去了阳关旅馆,结果半路上还真遇上了不知道从哪找了个自行车跑来的阿飞,只好带着他一起去。

  骑车有一个半小时左右来到了阳关旅馆,阿准来到房间推开门指给许青青:“诺,他叫小松,伤的比较重,只能躺着。”许青青看自己几个推门进来小松都不曾醒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看来这人的确病重。阿飞好奇窜过去把盖的被子一掀,装模作样说:我先把把脉!”,刚搭上手腕就跳了起来大骂了一句:这他妈是死人吧,都凉了!”阿准一惊不会吧上午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再说昨天不是还在村卫生所看了一下嘛,许青青听完心中也咯噔一下跑过去用手一摸,果然体温都快没了,就冲阿准大吼:“你是不是傻啊,这病这么重不去送医院,还找什么刘福寿,等找到人早死啦!”

  许青青赶忙跑到服务台要打急救电话,可这老板横着眼跟她说:“别说急救电话,就是报警电话也得先交钱!”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还遇到了这位财迷老板。无奈,交了钱赶忙打了急救电话。倒也快,不一会急救车飞奔而来,由于人员限制只带上了阿准和许青青,阿飞自己一个人又往医院赶。

  小松被送上了急救车,在车上就开始了急救措施,到医院直就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二人在门外焦急等待着,阿准心在车上早已凉了半截,要不是许青青说要去看看,小松现在没准就已经不在了,自己可没办法回去了。许青青工作时间早就到了,就先去接待室了,剩下那个阿飞还不知道在哪,阿准现在急得六神无主,三魂都快丢了七魄,不觉感到了无尽的孤独。

下一回

司机说“你一个骑自行车的撞上我,你10辆都赔不起”。
抬头看了一眼“好贵的面包车”。

你等一等。

“你一个骑破自行车的,撞到你,我电动车能赔你5辆”。

我们采访的是那个女孩的同伴。当时她们在一所比较偏僻的县城中学上高二,下了晚自习,一起步行回家,一名骑山地车的男子在她们旁边下了车,自称是她们班主任的同学。她们立刻对他有了好感,女孩子嘛,都喜欢年轻的男班主任。走了一会儿,男的说,这样走很慢的,还是我用车子送你们吧。两个女孩正要推让,男的对后来出事的那个女孩说,先送你吧。因为她比我长得漂亮,我们采访时她的同伴说。同伴看着女孩上了山地车,是坐在男子前面。马上就是下坡,男子跨上车越骑越快越骑越快,等同伴终于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山地车和女孩已经不见了。女孩被带到了玉米地里,她的下身被撕裂了,身上摧残得几乎没有一处皮肤的原色。许多人在玉米地里寻找女孩,她已经爬到一个水沟里躲起来了,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但害怕流氓还在附近,不敢答应。天快亮时,女孩听到了父亲的呼喊,才呻吟了一声。父亲跌过去,一把抱住女孩,呼唤了一声,我的女儿!父亲用衣服把她包住时,她在父亲怀里失去了知觉……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1

去吧,去吧,别扫了大家的兴。

10月的时候,千想万想的决定回家骑一次车。也一样,从决定到出发用了一个小时,头盔、手套都没带,到江山又买一套。车子打包,坐着大巴车从杭州到江山,下车已经是晚上9点。第一次骑过之后就再也没动过,车胎已经没气了。拉着车子整个江山城的找充气的地方,结果大多数都是打气筒气嘴不对。

那是肯定的,他是哪个科的?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2

下得楼来,打过招呼,伍大维发现刘革和马西的老婆骑的也是山地车,开玩笑说,女人骑山地车可不太好哦。

2013年手术结束后第3天,在几个朋友骑车朋友的带领下也准备骑车。还是那不变的性格,喜欢就买,买就马上。中午决定要买车,两家捷安特的店看下来。2点左右,便已买好。XTC880,6200的价格愉快的成交。店里拉出来,就和他们一起去骑车。一个下午30公里下来,到家后发现伤口已经有点裂开流着血。我都忘了我动过手术,医生交待这半年不要做剧烈运动。

伊米突然从刘革老婆手中夺过山地车,飞驰而去,风飘过一句话,我去找人。

2015年半年为了一辆车,紧接着各种换。之前骑山地车的装备除水壶外,其他全换新装。车子换了以后,发现可以跑得更远。一天最多跑过320公里,一终于敢一个人从杭州跑回江山跑回家,从杭州出发跑出更远的地方。后来,没事总是骑车骑车,休息天基本有一半在路上翻山越岭。为了去更远的地方,看更美的风景。时常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总会打开地图,看着地图规划着新的路线。

刘革进来,问伍大维,感觉怎么样?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3

别说没啥,刚才把我们吓坏了,以为你脑子出毛病了呢。

很多时候在路上骑着,前方一辆面包车突然刹车,差点撞上。

对,你为什么不跟急救车一起到医院来呢?你是骑车子回来的吗?

2015年时,觉得这山地车不好玩,要换个更好的山地车。骑久了,一切都从简。一水壶、一头盔、一手套、一码表随时准备出发。也不会和以前一样,出去骑个车,车上装满各种包、各种灯以及那个大锁。各种论坛泡下来之后,决定上公路车,组装呢?还是整车呢?组装便宜点,开始组装吧。从4月付订金准备组装,一直到6月货到货,中间车架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一个车架真是操碎了心,从国外发货转到台湾,台湾又转到天津,天津再到杭州。我不太关注配件,也不跟人聊多少配件。我想一次到位,其下的时间就是拉出去在路上,而不是一直停在脑海里。

伍大维哪管这些?车轮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伊米的脸色越来越骇人,尖叫越来越凄厉,不要,不要!

二八大杠,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还是中学生啊?

西湖边

山地车?

第二天,开始一个人从江山骑到28都又当晚返回江山。来回200多公里,晚上打着手电在骑车。10月深山的夜晚特别冷,穿着短袖差点冻成一个傻逼。又从江山打包回来,开始重新上班的日子。周未或放假,渐渐开始了越骑越远的日子。从杭州到乌镇,从杭州到安徽绩溪……每个周未几乎都骑个130公里以上,以杭州为中心方圆200公里都可以一天来回。感觉骑车都成了一个仪式,每次离职都会回去骑个江山到28都。

对。怎么突然想起这事?你认识她?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 4

嗨,说这话才像娘们儿呢,等你好了,我们一起谢谢我那哥们儿就行了。

小的时候学自行车,二八大杠从来不敢骑,太重。摔倒之后整个人都在压在下面,动弹不得,车重量已超过当时我的体重。爷爷喜欢用独轮车,推着货物。而父亲在后座上放两个大筐,一边一个。一次能载近150多斤货物,骑30多公里,为了一个集日,为了一家的生存。有时我也坐在前面三角架上,遇到上坡时下来帮忙推车。

喝完水,伍大维再次问,你为什么要拿石头?还那样盯着我?伊米说,医生说了,你要少说话。

马路上骑着,遇到飞奔的电动车。对方骂到

没啥,就是皮肉伤加一点轻微脑震荡。

xtc880,原谅这些很low的装备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喂,喂……

后来三轮车出现,能拉得也越来越多,二八大杠也退出生活。摩托车更加方便、高效,使得三轮车也退出生活。各种轻便的自行车取代笨重的二八大杠,接着电动车又取代了轻便的自行车。最后汽车成为现在的样子,成移动的停车场。

正说着,两辆山地车突然从后面窜了上来,两个小男孩躬身骑在车上——不,确切地说是站在车上——对他们吹了两声口哨,唰地掠过去了。

colnago

你紧张什么?

我可能会骑一辈子的车,因为热爱,因为在路上,因为更健康更环保,因为我用我每一步在丈脚下的土地。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爱骑车,正好你也会骑车,希望在70岁的时候还能听着《一路上有你》一起翻山越岭。

那……后来呢?

曾经我们是自行车大国,路上来来往往的二八大杠。一辆二八大杠载得是一段时光,载得是一段爱情,载得更是一段心酸。每天通勤二八大杠,二八大杠后座热恋的恋人,二八大杠大梁上年幼的孩子,更能挑起一家的生存。

一会儿,刘革和另一位医生进来了。刘革说,大维,消消气,认识一下,这是我哥们儿,刘医生,你这么快找到床位就是靠他帮忙。

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不买车”。我说杭州太堵,不方便。如果我现在在江山打死我也会买一辆车。我这边交通各种方便,坐车也不用车,有辆电动车或自行车都能节约一半的时间。

不认识,是有人向我提起,我顺便问问你。

因为骑车这事没少被别人骂,脑子有坑呀买这么好的自行车。我妈只说过一次“你买个车只能你一个人骑,骑回家谁会管你这车多少钱,人家总是觉得你这车不如一辆汽车”。的确,在村里人的眼里只要是喝汽油的就是车,就证明你家厉害买得起车,从不管这车好坏,而且还要大。我很淡定的跟我妈说“骑车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你管他们呢?反正我们一年也不回来几次。就像这房子一样,当年是全村第一幢小楼,现在是最破的一幢。10年了,我们在家的时候都不超过100天。又何必计较这些呢?”

人有时候是会这样的。伍大维安慰性地说了一句。

依旧是无语,我们所有骑车的都讨厌骑电动车的民工。不是因为看不起民工,而是因为骑个电动车乱骑,车上还载好多东西。一个电动车的宽度都快赶上一辆汽车,有时后面还拖着个手推车(拉水泥拉沙的那种)。之前骑着自行车被撞过一次,扬长而去。那是骑行这么多年,第一次摔倒。

护士进来了,给伍大维打完针,对伊米说,你去交个费。

车子快,你就紧张成那样?

伍大维说,我没事,就是心里闷得难受,你快告诉我。

问话的医生说,我们都出去吧,让病人休息一下。

刘医生看着伊米,微笑了一下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米往后缩了缩,一只手并不坚决地拒推着伍大维的胸,伍大维还是把伊米拢进了怀里。

别急。伍大维很来劲地说。伊米嘴里还在低声地嘟哝,越骑越快,越骑越快。

刘医生又说,我们是在哪里见过的吧?

伍大维说,她不骑,我载她,正好减肥。刘革说,走吧,一会我们轮流载。伍大维说,虚伪!你们的车子没后座,能载吗?

伍大维有气无力地说,她根本不会骑车。她就是骑车走的!马西说,不信等她来了你问她。

伊米的身子先是蜷缩,然后便打开了,闭着眼睛模模糊糊地说,又梦见山地车了,越骑越快。

伊米问,怎么去?伍大维说,骑车去。

马西说,大不了坐前面呗,我没意见。几个人大笑,除了伊米。她的脸色是比早上伍大维看见的更差了,不过,她坐在伍大维宽大的脊背后面,没人察觉。

伊米进来,定定地望着伍大维,给人感觉是她整个脸上只有一双眼睛。

李美皆,女,山东潍坊人。评论家,作家。现居北京。著有评论集《容易被搅浑的是我们的心》、散文随笔集《说吧,女人》、长篇小说《说吧,身体》等。

你有福气,这就是找小媳妇的好处,什么时候感觉稀松了,可以找我这哥们儿,他是整形科的,处女膜都可以修复。

伍大维的手在床肚里摸到了那本旧通讯录,拿出来,翻到某一页停住了,向电话机走去。

两个女人正在紧张地考虑怎么办,忽见伊米一只手揪住伍大维鼓荡的衣服,另一只手奋不顾身地向他头部抓去。

伍大维望着伊米恍惚的背影,嘱咐了一句,伊米,你需要休息。

伊米忽然醒过来似的,扔下手里的石头,大声叫道,快救他!

我是会了,可是我又不会了。伊米低下头,看着床单上一块被漂洗过的污渍的暗痕,飘忽地说,我不知道拿那辆山地车怎么办。我在路边坐着,守着它。我看见车轮又转起来了,越转越快。

刘革看了马西一眼,扭头对伍大维说,你带她们慢慢骑,不要管我们。说着就加速了?马西心领神会地跟上。伍大维说,那怎么可以。上半身就在车子上立了起来。伊米原本手搂在伍大维腰上,这时也只好紧紧地抓住车座了。刘革和马西的老婆巾帼不让须眉,骑得跟伍大维一样快。

伍大维放下了电话。

伍大维热情倍增,在伊米的呻吟中一路到达了巅峰。

伍大维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着陌生的白色房间,以为自己到了天堂,伍大维环视左右,问,伊米呢?刘革说,她去找人救你,现在还没回来。马西也说,幸亏她骑车去找人救你。

伍大维和伊米便忙活着起床洗漱,简单地冲了杯奶粉吃了点饼干。

伍大维气得抽了手别过脸去,谁也不理了。

伊米。伍大维叫了一声。伊米抖了一下,大梦初醒地望着伍大维,眼珠黑黑的,好像刚刚从很远的地方回来。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黄金年代辆二八大杠载得是生龙活虎段时光,伍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